首页 >> 个人集合 >> 夏夏 >> 我在日本
字体∶
他们吃的是漂亮

夏夏 (发表日期:2007-05-18 21:12:02 阅读人次:1922 回复数:2)

   他们吃的是漂亮

  


  
1,

  
历来对天南地北的美食百吃不厌。

  
在中国,从南吃到北,从东吃到西。最爱的,还是广西人的混合口味。不象川菜那么麻辣,不似粤菜的清淡,没有苏杭一带沪菜的精致,也不是北方菜的大气粗躁。无法说清广西人的口味,恐怕,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才了解。

  
在中国南方时,一到周末,一大堆平日嘻嘻哈哈喝喝酒跳跳舞的朋友,就会咋咋呼呼的聚在一起,无非还不是吃吃喝喝。黄田牛红,钟山小周狗肉,青蛙腿火锅,八步的寿子鱼,牛杂煲,干锅兔肉,酸菜鱼,清补羊肉,还有信都鸡煲,贺街鱼。。。。。。数数菜谱,便能让我流下口水。

  
带着DAS到我的家乡,因为一路上,总向他吹嘘广西菜如何了得,我心想,这回可要让他一饱口福了。可惜,对中国菜孤陋寡闻的他,一看到狗肉,鱼头,牛杂之类的东西,便不开胃。

  
问他为何,他摇摇头,说:吃这些动物的特殊部位,无法下咽。

  
他觉得,我所在城市最好吃的菜,是糖醋排骨。我只有恨他不识货。

  
他最无法理解的是,我和乐乐等好友,每天在酒吧,都要吃对面小店的炒螺,辣辣的,油油的,而且一吃就是两碟。他还最怕看到我们吃桂林盐锔鸡的鸡脚。当他看到我们几个女人在啃鸡脚时,总是摇头,好言相劝:再美丽的女人吃鸡脚,也会变得不美丽的。

  
有一次,我带他去喝粥,是桥头的露天档口。我点了青蛙粥。他并不明白青蛙粥是如何回事,以为是一种青蛙味道的粥。热气腾腾的粥上来了。他用汤勺一拌,一个青蛙头冒了出来。

  
“天啊,这是青蛙!”他大惊小怪。

  
“没有青蛙的能叫青蛙粥吗?”我乐了。

  
他却拒绝吃粥了。“我不能吃有青蛙的粥。”他态度坚决。

  
我拿他没法,只有打包回家。

  
与他相处久了,渐渐了解,日本人不喜欢吃动物的头,脚,内脏等之类的东西。“日本人的饮食文化,讲究精致美丽。”他时常对我说。

  


  
2,

  
在印度的时候,在东部海边的小村庄,信仰印度教的老妈妈,每天给我们做素食的咖哩饭。就是用咖哩与一种豆类捣碎拌在一起,浇在饭上。那时远离城市,无欲无求。我们象印度人一样,用右手抓饭,吃得颇香。

  
当时我笑他,你看这黄色的咖哩,如此不好看,你怎么天天吃不厌?

  
他装出很有学问的样子,说:你不知道,印度人食物简单,是很健康的吃法。

  
好不容易回到了西藏。在中国,第一顿饭,我带他去吃四川火锅。肥羊肉,嫩牛肉,放进红汤里涮啊涮,他吃得非常满意,抹着嘴说,中国菜真是名不虚传啊!我又笑他,是你想吃肉了吧?

  
他说日本人也喜欢吃火锅,只是不是麻辣口味的。

  


  
3,

  
终于来到了东京。他非常兴奋,“我要让你见识真正的美味!”

  
第一顿饭,和他们全家去吃旋转寿司。就是围成一个大圈,上面摆满各式各样的寿司,旋转着让你任意挑选。确实是精美之极啊。美丽的小碟子上只摆着一个或两个饭团,顶部是各种各样,颜色鲜嫩的鱼生,还有螺肉,蟹肉,贝壳肉之类的海味,无一例外,全是生肉。蘸着日本式的酱油,芥末,一口一个,实在鲜美。

  
最初几个,我吃得津津有味。“我爱寿司!”我下了断言。DAS放心了,因为之前,我一直告诉他,我也许会受不了生鱼生肉的味道。

  
岂料,多吃了几个后,我突然觉得异常的不舒服。那种生鱼的味道不断涌上心头,说不出的难受。我想,我还是无法适应这种饮食文化吧。接下来,我只能点布丁,冰其淋之类的饭后甜品。

  
从此,当他家吃鱼生时,即使是昂贵的吞拿鱼,我也无法下咽。

  
(图,在超市买的售司与刺身)

  


  
后来陆续去了许多餐厅,专门吃鱼的,吃面的,小型家庭式的,口碑很好要排队等位的,无一不是做工讲究,精细,份量小,配上各种各样的调料。

  
当然,吃得最多的,还是他家里的家常菜。

  


  
4,

  
DAS的妈妈是个极爱漂亮,且赋罗曼谛克的女人。家里产自各国的杯子,盘子,碟子,装满整整三大橱柜。玻璃制作的,瓷器的,木造的,盛饭,装汤,吃鱼,摆肉,拌沙拉,放甜点,喝咖啡,喝啤酒,喝果汁,所有的碗碟杯一应俱全。每次吃饭,大大小小摆满饭桌。让我感叹日本饮食文化的精细与繁琐。

  
内容还是最重要。

  
日本人喜欢吃鱼,通常是超市里配制好的,回到自家只需煎煎炸炸,有点象我们的烤鱼,我吃得很是入味。肉类也喜油炸,鸡肉,猪肉拌上面包粉屑,放到油锅里炸,是这儿流行的食品,叫TON KA TSU。还有把各种海味,青菜放入锅里长时间熬的,是O DEN。有时也吃烤肉,火锅,Hamburg steak。

  
每天变化不同的菜式,不变的是,青菜总是做成沙拉。还有,总是用各种各样的调料,淋到已经做好的食物上。用得最多的是日本式酱油,口味偏甜,最终让我感到疲倦,最后我拒绝使用日本调料,只用我在深圳超市买的桂林辣椒酱。

  
他妈妈总是精心策划准备每天的晚餐,(早餐与午餐我们自行解决),经常从下午就开始选菜,配菜,讲究慢慢做慢慢熬,费时费神。一日,我自告奋勇要做中国菜,六点五十分的吃饭时间,直到六点我尚未见动静。

  
他妈妈急了,“SASYA,你怎么还未开始做菜呢?”

  
中国家常菜讲究的是热锅热炒,不到一个小时,我做的菜出炉,无非就是青椒肉丝,煎鸡翅,炒青菜之类的,获得一致好评。

  
我好不得意,对DAS说:你看,中国人多聪明,从不把时间浪费在做菜上。

  
然而,我不得不承认,他妈妈准备的饭菜总是精致美丽,营养均衡。女儿节的时候,她精心做了饭菜。让人吃惊的是,她在煎鱼的尾巴上扎上一朵小花,我从未见过尾巴开着花的鱼。

  
(图,尾巴长着花的鱼)

  


  
5,

  
让我开心的是,在超市,能买到来自各国的食品与调料。中国的自不例外。连饺子,包子,馄吞,都能买到,只是价格奇高,一个包子竟然要人民币约八元。

  
我最喜欢的调料是韩国菜KIN MU CHI的辣酱,就象我们淹泡酸菜用的酸辣酱,每顿饭都离不开它。我还喜欢吃韩国风味的烤肉,在家里,有一个用来烤肉类似铁板烧的炉,各式肉片洒上辣酱,翻来复去的烤,不一会儿便飘香四溢料,有一点象我们的烧烤。不过,那些鸡脚,鸡肾之类的,在超市极难见到。

  
此外,在这儿,我从未见过整只鸡。特别想吃咱们广西的白切鸡,从头至脚,全部上桌。

  
这个愿望自然难以实现。

  
每天,我只有看着精美的日本菜,想象着,有头有脚的全鸡在盘中。

  
(图,日本街头普通餐厅)

  


  


  


  
2007/03/05夏夏




 回复[1]: 哈哈,我就爱看写吃的。 少年行 (2007-05-31 18:07:51)  
 
  去年在阳朔,家庭旅馆的大叔给了我一瓶自制的三花酒辣椒酱,好吃啊!至今还时不时拯救口舌于日餐的清淡当中。

  
华人超市或者家乐福等超市里会有冷冻的整鸡出售,可以买来做白切鸡的,试试?

 回复[2]:  夏夏 (2007-05-31 18:29:33)  
 
  我带来的那瓶桂林辣椒酱已经吃完了.在日本就再也买不到了呢,只有豆拌酱.

  
我曾经去超市找过,想买整只鸡,却没有发现.下次,我去你说的那两家超市看看.谢谢你.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在日本
    春宴 
    秋。游 
    露营归来 
    生如夏花 
    落英缤纷 
    怒放的生命 
    春光美 
    冬去春来 
    秋天的庭院 
    我和婆婆的一点事 
    彼岸花 
    玫瑰园 
    秋冬时装秀 
    我为你做了两年的饭团 
    第七个女儿节 
    白色情人节与自制巧克力 
    成人节及想念那些花儿 
    传统之美(二) 
    传统之美(一) 
     
    夏日海边 
    上天赐我两朵花 
    人生的第一次舞台 
    我每天摆弄的鲜花 
    第一次过新年 
    浅草妖姬及宁静海边 
     
     新年记 
     孩子是孩子,丈夫也是孩子 
    酷妈的底子 
     生活在别处 
     Every little thing----有关餐具 
     琳琅满目,女儿节  
    今夜 
    Look at my eyes看着我的眼睛!  
    夏宴  
    生命,轮回  
    我去参加钢琴演奏会 
    日本房屋的庭院文化 
    Beatles酒吧 
     主妇文化在日本 
    有关信仰 
    在日本找工作 
    此时樱花开 
    山缘--富士 
    我在日本的第一个朋友 
    大年初一的横滨中华街 
    他们吃的是漂亮 
    东京初体验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