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夏夏 >> 我在印度
字体∶
美丽坏女人(四)----流落他乡的藏人

夏夏 (发表日期:2008-01-15 23:04:38 阅读人次:2177 回复数:7)

   美丽坏女人(四)----流落他乡的藏人

  
 这个世界上,有着那么一些人,他们正在被放逐,有的被现实放逐,有的被历史放逐,有的被正直放逐,有的被青春放逐……他们辗转混迹在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心里念念不忘的,是故乡,是那片走到哪儿,都不会忘记的土地。。。。。。

  


  
(图,飘扬的经幡,请告诉我,我何时才能返回家乡?)

  
一,在印度学习英文佛法的青海藏人—贡噶

  
抵达达哈姆沙拉的第二天,所有外来的旅行者都要去当地安全局登记。办公室里的印度小伙非常热情,问这问那,他说,从中国大陆来的游客极少,所以他好奇。正在等待登记的,还有另外一个藏族小伙,白衬衫,蓝色牛仔裤,眉目清秀,透着一种藏人特有的敦厚。他似乎在仔细的听我们的谈话。我朝他点头微笑,说了声,扎西德勒。

  
办完登记,我慢慢走在街头。“Hello,Wait me please!”我回头,藏族小伙正朝我快步走来。“我,我可以和你说话吗?”他突然用汉语,有点不流利。“当然!”我笑了。我们顺便走进一家小茶馆。“我好开心,你是我第一个用汉语说话的人!”他也笑了。

  
他叫贡噶,青海藏人。1997年,来到印度,当时17岁。自小,他被家人送入寺庙。为了朝佛,他与一些伙伴来到拉萨。在拉萨,一个喇嘛告诉他,要学好佛法,最好去印度。于是,他们一行近四十人,翻越雪山,步行了一个多月,经历重重险阻,来到尼泊尔,最后抵达印度。他被带到佛学院学习,三年期满后,他来到达哈姆沙拉的英文学校学习英文佛法,直到现在。而今,他白天上英文佛法课,晚上自学汉语。他学习汉语只有半年,我是他第一个遇到的中国人,他非常庆幸,能与我说汉语。

  
“为什么你要自学汉语?”我看着他因为习佛而有的温和眼睛。他说,他能说藏语,英语,印度语,尼泊尔语,却不会说汉语,将会是一种遗憾。而且,他希望以后能够回到家乡,他的父母亲,还有两个妹妹还在家里。他很想念他们,不知道他们现在好不好。说到这,他低下了头,眼睛红了。

  
我假装没有看到。心,却痛了起来。一个少年,冒着生命的危险,远离家乡亲人,在遥远的地方生活了近十年,他怎能不想念亲人与家乡?如今,家乡却是个回不去的未知数,他怎能不心伤?

  
如果回到中国,我有机会去青海,我一定去你的家乡,看望你的家人,告诉他们,不要为你担心与牵挂,你过得很好。我握着他的手,对他承诺。

  
后来,我回了中国,回了西藏,却没有机会去青海。再后来,我到了日本,离他的家乡越来越远,我的承诺也遥遥无期,一想起这,我的心隐隐作痛。

  
如今,不知道我这个藏族兄弟,他是在印度还是在尼泊尔?他温和清澈的眼睛,是否还透着淡淡的忧伤?无法忘记,我在印度的最后一夜,是在加尔各答,与我同屋的一个日本女孩刚从达哈姆沙拉回来,她问我,如何看待在印度的藏族人。

  
“我很难过。。。。。。。”我只说了四个字,便无法再说一句话,泪水汹涌。“I am sorry,Don’t cry.”女孩轻轻的拥抱着我,她读懂了我的愁苦。那一夜,我深深的想念我的藏族朋友贡噶,想念那片土地,我走累了,倦了,便可以回家。然而,他却不能回家,我是如此难过。我明白,对于西藏,对于藏人,因为我所经历的种种,除了热爱与想念,多了一种无法言述的疼痛。

  
深深祈愿,所有流落他乡的藏族兄弟姐妹,能早日平安回到自己的家乡,见到他们的亲人。

  
二,生活在德国的康巴汉子

  
在离开达哈姆沙拉到德里前,朋友的朋友告诉我,不要去买票了,可以搭便车。愿意顺便把我们捎到德里的,是一个康巴藏人,他叫SONA,生活在德国。

  
我并不认识他。然而,他却认出了我。

  
那日,我走在去法王寺庙的路上,他直接走到我面前,说,Hi,nice to meet you!。我楞了一下,很快回复正常。不知为何,在达哈姆沙拉,觉得所有的藏族都是自己的兄弟姐妹般亲切友好,我不设防。我再看他,瘦削修长,一张典型的康巴汉子的脸孔,轮廓分明,一头长发扎成马尾,一派桀骜不羁。对帅男子,我易生好感,更何况,他是一个康巴藏族!

  
坐在车的后排,我们聊得很好。他侧身与我说话,长发时而拂近我的脸,我嗅到一种淡淡的清香。他的父母,59年来到达哈姆沙拉,十几年后,他出生并成长在达哈姆沙拉。康巴人特有的精明强干,让他从事商业。后来,他有机会去了德国,并加入了德国籍。如今,他奔走于世界各地,开展贸易。因为他拿的是德国护照,所以他非常容易出入中国,他每年都会回四川甘孜州一趟,他说,他是去收购一些天眼石,蜜腊,绿松石等藏区特有的物品,欧美人喜欢,价格其高。他现在拥有五年期的印度签证,在德里的西藏区,他有着一栋小房子,而在德国的汉堡,他有着自己的小家庭。

  
这是另外一类生活在他乡的藏人。因为拥有发达国家的国籍,他们是自由的一群。生活富足,来去自由。他们是新生的一代,对家乡,观念淡薄。然而,血液里流着的,是藏人的血,天生的不羁,让他们总是奔走不息。原本,他们应该策马奔腾在茫茫草原,象风一般自由,象鹰一样飞翔。

  
他说,他喜欢我的眼睛,那种喜欢的感觉,让他很温暖。我含笑听他说话,没有言语。我很乐意听到一个康巴藏人说喜欢我,这让我感到亲切与感动。我知道,这是异域的一种情愫,纵然萍水相逢,转瞬即逝,却能温暖我的旅途。

  
那是一段感觉美好的旅程。不会忘记,那段最后离开达哈姆沙拉的路程,我坐着车,车上播放着,天赖般的西藏音乐与歌声,我的身边,坐着一个康巴帅男子,他的长发,透着清香,他微笑着对我说,I like you.

  
后来,我们没有了联系,缘来缘去,一切自然而然。

  
如今,是深夜。我坐在电脑前,一抬眼,便可以看到法王送给我的佛像,那些走过的路,发生过的事,留下印记,刻在心里。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飘在他乡,幸福的人,想念家乡,便踏上归程。然而,有些人,他们一生被放逐,纵然深深思念家乡亲人,却无法回去。

  
再次祈愿,天下所有的飘落他乡的藏人一生平安。扎西德勒。

  
(待续)




 回复[1]:  蛇 (2008-01-15 23:24:56)  
 
  "夏曲格桑美朵"是你嘛?一个朋友突然在MSN上问我认不认识一个住在东京、名字叫夏曲格桑美朵的女孩,刚开始我没作一点思考,立刻就说不认识,后来一琢磨,是夏夏吧,估计没错。

  
+++++

  
查了一下,果然没错∶

  
> 那些千山万水,欢笑眼泪,总要有些入梦,有些随风,有些长留在心中.于是,有时疯狂,有时迷惘,有时唱~~~

  

 回复[2]:  雨 (2008-01-15 23:12:35)  
 
  终于等来了夏夏的坏女人

  

 回复[3]: 蛇好 夏夏 (2008-01-15 23:22:58)  
 
  谢谢你的邮件.我给你回邮了.

  
夏曲格桑美朵,是我的藏名.你刚才查到的是我很久很久以前的个人主页吧,那儿已经荒芜了.我现在有一个搜狐博客,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有很多BABY的照片.

  
http://xiaxiaxia2046.blog.sohu.com/

 回复[4]: 雨 夏夏 (2008-01-15 23:24:24)  
 
  不好意思,最近忙碌不已,都没有时间写文章呢.

  

 回复[5]:  蛇 (2008-01-15 23:26:04)  
 
  夏夏,邮件收到了,不好意思哟,那段时间太忙了。

  
原来这里有你自己的介绍,怪不得感觉有印象呢。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76&&kno=003&&no=0003

 回复[6]:  小鸟 (2008-01-16 09:55:04)  
 
   雨 (2008-01-15 23:12:35)

  
终于等来了夏夏的坏女人

  
雨 (2008-01-15 22:49:24)

  
严重鄙视煽情风~~

  
~~~~~~~~~~~~~~~~~~~~~~~~~~~~~~~~~~~~~~~~

  
送给小才女夏夏。

  


  

 回复[7]:  志村犬 (2011-06-10 20:13:28)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在印度
    那些疯狂过的事 
    那些疯狂过的事之入浴恒河 
    美丽坏女人(四)----流落他乡的藏人  
    美丽坏女人(三)----宁静之地,达哈姆萨拉DHARAMSHALA  
    美丽坏女人(二)---旧德里之疯狂混乱  
     美丽坏女人--印度(一)  
    一滴爱的泪珠  
    生动的活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