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夏夏 >> 我在印度
字体∶
生动的活着

夏夏 (发表日期:2007-10-17 14:43:22 阅读人次:2021 回复数:7)

  

  
第一次去印度,是2005年.

  
那年的五月,我受邀在北京写完了一本关于旅行的书.写作的过程,痛并快乐着。承受压力,承受变化,那个过程,或许崩溃,或许烦躁,走过那段路,回首,却是拈花一笑,如饮甘甜。不断的告诫自己:带着信仰而来,就永远坚持信仰,忠实于自己的内心,不随大流,不功利,拥抱快乐与梦想。

  
我做到了。写出来的文字不虚假,不娇情,一个真实自我的表达。

  
然而,什么可以永垂不朽?

  
魏源的《海国图志》,打开国人张望世界之门,站在魏源故居,怀古,一树红花怒放,一本传士之作,后人永远铭记魏源。浯溪碑林,一片摹崖石刻,散发千年的墨香。千年前的元结,贬官南夷,写下《大唐中兴颂》,邀来颜真卿,留下墨宝,那片石刻,千百年来后人瞻仰。里耶秦简,一段神秘的秦朝历史,深埋在一个两千多年前的古井下,无数人闻声而至。江永女书,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创造了世界上唯一的女性文字,然而,人死书焚,所有的爱恨情愁灰飞烟灭,故事却千古流传、、、、、、

  
一本传世之作,一幢屹立千年的建筑,一片摩崖石刻,一段辉煌政绩,甚至一个绝美的爱情故事,亦能千古流芳。平凡如我,如何感受生命鲜活清香?

  
陈丹燕在慕尼黑冬夜街头看到郁金香开放,她伸出手触摸花瓣,“是真的”,她轻声对自己说。我仿若看到那个女子,浑身颤栗,眼泪炙热的流下面颊。

  
世上只有三件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自己的死亡,自己的痛苦,自己的瞬间,瞬间的感动,瞬间的温暖。多少次梦里不知身是客,醒时花落知多少,却又如此眷念不语。

  
生命轻柔的绽放,感受生动的活着。

  
“一个人,她在这个世界上生动地活过了,按照她自己喜欢的方式,沿着她选择的方向一路地就那么走了。她从不犹豫,想到便去做到,几近一意孤行。单此一点,是我们轻易可以做到的吗?她在我们视野中渐渐远去。我们远远地看着她,别无可说,心中只有敬意和惭愧。” 刘树勇《荒谬的真实》书序,说的是阿勃丝,美国摄影师,世界摄影一行里大师级的人物。

  
这段文字,是无穷的力量。

  
在越来越喧嚣的周遭,真正热爱生命的人,快乐并不是每分每秒都那么重要。他的生命需要沉淀,需要思考,需要安静,安静的思考生命的意义,自己活着的模样,时光流过的样子。

  
然后行走,找寻宁静的力量。

  
人的一生,需要那样遥远的抵达。在遥远的遥远的远方。过程永远是最重要的,也许我永远无法穷尽这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然而,我仍然愿意去享受这样痛并快乐着的过程。

  
我决定再次上路。那是一段没有预约的旅程。一走却是五个月。

  
从川西平原成都,从文成公主进藏的唐蕃古道,到孤立于尘世之外的雪域高原西藏,从西藏樟木口岸到奇妙的自然王国尼泊尔,从尼泊尔到与神共存的神秘之国印度,从加尔各答到旅行者的天堂泰国,从曼谷到遗世独立的吴哥,从柬普寨到淳朴祥和的老挝,从老挝再到中国云南的大理。

  
从金沙江到汹涌的雅鲁藏布江,从遥远的恒河到美丽的昭披耶河,从洞里萨湖到静静的湄公河,我从故乡到异乡,再从异乡回到故乡。

  
一段怎样奇特而又漫长的旅程。

  
再次归来,已是2006年的冬日。

  
时间与空间的巨大转换使我几乎迷失。

  
当我再次坐在酒吧,煮上一壶从印度带回来的印度奶茶,那香浓与熟悉的味道溢满整个空间;再换上Ravi Shankar Chants of India的CD,那吟唱般的天赖之音响起,我看着酒吧里的人来人往,汹涌澎湃地想念那些在旅程中经历过的日子。

  
想念云南大理。暖洋洋的阳光,懒散的心情。那是我从老挝回到昆明,忙里偷闲而呆了两日的大理。苍山的雪,洱海的月,四季客栈里只有我眯着眼睛在晒太阳。还有在昆明与朋友阿玲彻夜交心的长谈,至心的温暖。

  
想念老挝,朗巴拉邦宁静的湄公河,缓缓流淌。而我,在河边,叫着一支老挝啤酒,静静的等待日落。在河边有着大通铺的旅馆,遇上的美国人、韩国人、法国人,争先用中文与我交流.万象高耸的凯旋门,寂静祥和的寺庙,阳光下,只有我一个人在静静行走,心会无端的忧伤。

  
想念柬普寨,金边淡淡的吴哥香烟,浓浓的威士忌,还伴着那个国家特殊的历史,听着忧伤的歌。想念暹粒的吴哥,2006年的第一轮日出,到日落,当万道光芒照耀着那些毫无气息的远古遗迹,我听见自己的心,在为它深深沉醉,深深叹息。

  
想念泰国,阁帕岸岛,无人的COCONET海滩,犹如尘世之外。月圆的夜晚,等待圆月的降退,在海边坐至天明。什么也无需想,什么也无需做,每日只为了听海里面,会有怎样的四季变迁。而五光十色的曼谷考山路,全世界旅行者最大的汇集地,白天黑夜都不会安静。遇上形形色色的人,交流形形色色的事,原来这个世界上,有许多飘于俗世之外之内的活法。

  
想念印度。想念阿格拉,想念斋普尔,想念北部印度南部印度神奇的遭遇。那些在印度短短的近三十天的日子,道不清说不明。印度就象一个美丽的坏女人,让人既恨有爱,却永远无法忘怀,永远想无数次的奔向她。无法言述的印度,我只有三个字:我爱她。

  
想念尼泊尔,喜马拉雅的另一侧,那加括宁静的小山村,我睡在可以看到雪山与日出的旅馆里,我在想我的流浪生活。与不同肤色、不同笑容,却一定真诚热情的人们一起唱歌、舞蹈,若不是在流浪,我能感受这样的美好吗?而博卡拉洁白的雪山,宁静的费瓦湖,依然是躺在可以看到雪山的小旅馆里,我不动也不说话,任凭阳光洒入,窗外的雪山在泛着圣洁的光。加德满都泰米尔区梦游般的二十日,遇上印度小男生会说话的眼睛泛出的光芒,成为我赖在加都最美丽的理由。

  
想念西藏,我前世生活的故乡,那是我一生都会无数次重复的地方。樟木口岸,再次重逢2004年在阿里遇到的藏族帅司机,是他,将我送出国门。珠穆朗玛,圣洁的第三女神,她知道我千里万里朝圣的心,从未吝啬她绝美的容颜,第三次没有一丝云彩地展露她的美丽。在她面前,我深深沉醉。日喀则,扎什伦布寺,那是朋友阿仁七百年前为之添灯的寺庙,那个温暖的下午,我为他深深乞福。山南青朴,苦修者的圣地,灵魂的季节,让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些存在,是精神上的富足与幸福。拉萨,我心中的圣城,我再三的奔向她,在佛面前,我深深葡匐在地,我知道,那是我全身心的五体投地。

  
想念川藏线,从丹巴美人谷到德格印经院。黑昌公路,从昌都到那曲,一千二百年前文成公主进藏的公路,与朋友阿展的足迹共同走过。困在车上无比寒冷的夜晚,心情沮丧近乎零下。然而战胜种种艰险,重遇美如仙子般的那木错时,心却狂喜得近乎爆炸。再多的艰难困苦化为一阵虚无。

  
那些记忆深处的日日夜夜,那些人,那些事,那些路,那些足迹,有些随风,有些入梦,有些永远留在心中。一直觉得,每一次出发与归来,自己都象是走在一排排琴键上,我走过的地方,高高低低,奏响过,是那种叮咚的旋律。

  
在那些个清晨,在那些个夜晚,那种清脆的感觉妙不可言。

  
然而,何处是终点,我依然不知道。

  
公元641年,远嫁西藏的文成公主,沿着黑昌公路,历经三年的风风雨雨,抵达拉萨。

  
公元629年,西天取经的唐玄奘从长安出发,经新疆火焰山,翻越帕米尔高原,历经16年的的磨练苦难,抵达印度。

  
公元399年,为求取佛经真经的佛僧法显经中亚与喜玛拉雅,经历13年艰辛长途跋涉,抵达印度,并在印度居住游历居住六年之久。

  
而我,不经意间沿着历史的遗迹,最终也抵达了同样的目的地,尽管晚了近两千年。

  
“天空中没有痕迹,我已经飞过。”

  
我生动的活着.心怀感激.

  


  
夏夏

  
写于2006年2月第一次行走印度归来

  
修改于2007年10月东京

  




 回复[1]: 生动的活着,足矣 陈某 (2007-10-17 15:35:57)  
 
  >> 何处是终点,我依然不知道。

  


  

 回复[2]:  琼瑶 (2007-10-17 22:32:27)  
 
  离开汉语环境多年了,这样优美的文字真是お久しぶり。

  
谢谢夏夏的美文

 回复[3]:  蛇 (2007-10-17 23:01:22)  
 
  > 琼瑶

  

 回复[4]: 琼瑶的老公 平鑫涛 (2007-10-17 23:42:27)  
 
  2楼是琼瑶,我就是平鑫涛——琼瑶的老公

 回复[5]:  夏夏 (2007-10-18 20:53:52)  
 
  琼瑶?

  
为什么?

 回复[6]:  远帆 (2007-10-19 11:20:08)  
 
  “每一次出发与归来,自己都象是走在一排排琴键上,我走过的地方,高高低低,奏响过,是那种叮咚的旋律。”

  
走过的每一步,都是人生乐章的音符。谢谢你的优美文字!

 回复[7]:  旅人 (2008-01-07 00:06:34)  
 
  夏夏是真正的旅行家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在印度
    那些疯狂过的事 
    那些疯狂过的事之入浴恒河 
    美丽坏女人(四)----流落他乡的藏人  
    美丽坏女人(三)----宁静之地,达哈姆萨拉DHARAMSHALA  
    美丽坏女人(二)---旧德里之疯狂混乱  
     美丽坏女人--印度(一)  
    一滴爱的泪珠  
    生动的活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