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夏夏 >> 我在西藏
字体∶
拉萨泪

夏夏 (发表日期:2008-03-16 20:36:06 阅读人次:4191 回复数:19)

  

  


  
(上图,2006年8月,我在拉萨)

  
"喝过的美酒忘记了忘记了忘记了,只有青稞酒忘不了……

  
穿过的衣裳忘记了忘记了忘记了,只有氆氇忘不了……

  
走过的地方忘记了忘记了忘记了,只有拉萨忘不了……"

  
--------- <<拉萨谣>>

  
昨日,一个朋友对我说,喜欢你的名字,每一个字都很漂亮,六个漂亮的字合在一起组成一个名字,简直漂亮得不得了!果真如此吗?"夏曲格桑美朵",我的藏族名字,一个藏族大哥给我起的。"夏曲",藏语之意为"自由自在";"美朵"在藏语是"花","格桑美朵"便是"格桑花",所以,夏曲格桑美朵,便是"雪山下自由盛开的八瓣格桑花"。如此一来,就更美了,是么?

  
感谢我的藏族大哥,给了我美丽的藏族名字。知道吗?我的名字后面的签名档,"甚荒唐,反认他乡是故乡",说的不是我如今身居地,而是那海拔三千米以上的高地,西藏。若有前世,我想我是一个生活在西藏的藏人,若有来世,我依然愿意是藏人。

  
爱一个地方,是如此简单,不需要任何理由。去一个地方,随心而动,更是如此简单。

  
正如西藏,许多人说了无数次,或许却一辈子不成行。庆幸我的勇敢,进藏的五条公路,已亲身经历过。

  


  
不会忘记,几年前,从青藏线出来的那个夜晚,拉萨到格尔木,十月中旬,夜半的高原已飘起雪。我们租的车,在笔直的路上,因为过快的速度一下子煞不住,原地狂转三圈后,所幸的是,车煞住了,我们吓出一身冷汗。司机说,你们对着雪山,感谢佛在佑着你们。

  


  
新藏线,进藏路中最艰难的一条。从新疆的叶城开始,搭车到阿里。一千多公里的路程,五千多米的海拔,强烈的高原反应,抱着氧气袋蜷在车上,头痛欲裂,呼吸困难。到达狮泉河,狂睡三日才可出门。那一段行程,身体,象行走在地狱,心灵,却象行走在天堂。

  
(图,拉萨的天空)

  
自驾越野走川藏线。从成都出发,走四姑娘山,经德格。到昌都后,走文成公主入藏的黑昌公路。一日,遇上前方货车陷入泥泞的堵塞,在零下好几度的荒山里,缩在车上渡过了漫长的一夜。把带去的所有衣物搭在身上,依然哆唆。我蜷在睡袋里,因为极度寒冷,无法合眼,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为何要一次又一次的进藏?为何?即使搭上性命也不顾吗?

  


  
最轻松的,是2006年从尼泊尔到拉萨的中尼公路。因为DAS的签证问题,只能与一个外国团体一起,十一辆越野车,走走停停,浩浩荡荡。那一次,因为有了伴,身体再不适应高原,心里也美。最后从西藏出来,走的是滇藏线。那时的我们,已经旅行近一年,泰国老挝柬普寨,再加上三个月的印度,两个月的尼泊尔,盘缠所剩不多。为了省钱,我们搭拉萨到香格里拉的大班车,四天三夜。车上只有一个藏族司机,皮肤透黑。车很破,来回‘‘哐噹‘’的响,看着轮子下面的路,心提到了嗓子眼,后来索性把眼睛一闭:一切听天由命罢!车子开到第四天,终于开不动了,司机把剩下的路费退还,让我们自己搭车赶路。拦车,换车,等修车,总算平安到达香格里拉。路上,我们吹拂了然乌湖边的风,看到了梅里十三峰。

  


  


  
西藏,我一生都会重复的地方,永远也走不够。而经历千辛万苦,便是为了抵达拉萨。

  
拉萨,这个信仰之城,日光之城,是个没有孤独的城市,如我可以坦然恋着的男人,是我的心灵归宿。

  
(图,拉萨大昭寺与日夜磕长头的藏民)

  


  
每次走在拉萨的街头,有种回家的畅快。拉萨城阳光灿烂,空气鲜美如牛奶,还有一种散淡出俗的悠闲,它感染着来到高原的人们。

  
迎着高原的风,脚步轻盈。这儿聚集着各种各样的人们。来去匆匆的过客,因为时间羞涩,与做不完的公务,他们嗅一会高原的空气;热爱高原的行走一族,他们有大把时间却没有过多的钱;西藏的热恋者,把它当做故乡,甚至留了下来;还有虔诚的朝圣者,身无分文的乞讨者,失意者,颓废者,失恋者,失业者,所有人都找到自己想要的抚慰。这是个包容的城市,我以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着,晒晒太阳,吸吸烟,喝喝青锞酒。

  
这一切,与这个城市的信仰有关。简单宁静的藏人,四处林立的寺庙,四处袅袅的桑烟。看着他们悠闲的脚步,快乐平和的生活,会不知不觉把步履变得平缓,把自己物欲降到最低。一切在不经意中改变,时间变得充裕漫长,不再担心时间的压迫。可以到大昭寺广场门前痴痴的坐上一天;也可以静静的倾听乞讨者如泣如诉的歌声;可以天天在旅馆里睡懒觉,然后到走廊与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微笑聊天;什么都不想做,便坐在旅馆的门口吸着一支烟,仰望着蓝天白云发呆。在拉萨,一切便得简单而纯粹。

  


  
(图,拉萨布达拉宫一角)

  
在拉萨,每个陌生的人都可以交谈成为朋友。不需要介绍,不需要知道姓名,就能坦诚相待,彼此充满友好与真诚。旅馆的门口,走廊,留言栏的前面,八廓街的摊位,随时都可以交到朋友,还可以与任意中的一个逛街或者结伴出游。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或许只有在拉萨相见的缘分,可是,这有什么重要呢。

  
在拉萨,一切随意而随缘。街上有很多乞讨者,他们靠沿途布施来到拉萨,心里充满着感激。大昭寺门口,许多天天都在磕长头的孩子,他们以乞讨为生。他们向你乞讨一次后,绝不会向你伸手第二次。他们笑容灿烂,看不到忧愁,过着简单而快乐的生活。

  
随风飘扬的经幡,轻轻转动的转经筒,喃喃的念经声,虔诚的五体投地,浓浓的酥油茶香,这是一个平和的城市,连呼吸都如此平和。然而,如今,是什么在打破着他的平和?

  


  


  
(图,藏文化,能得到尊重与保存吗?)

  
我深深的思念着他,心在为他流泪,为他的和平与宁静祈祷。

  
20080316东京

  




 回复[1]:  无悔 (2008-03-16 20:48:33)  
 
  http://jp.youtube.com/embed/iwXNiTFzok0

  
http://jp.youtube.com/embed/Om5-R4Jc-Tk

  
http://jp.youtube.com/embed/o0rprGKO9-8

  
http://jp.youtube.com/embed/cApX9wXmnwc

  
http://jp.youtube.com/embed/lx9JlkqRuTY&feature=related

  
http://jp.youtube.com/embed/oxei39nu79Q

  
http://jp.youtube.com/embed/Uy6kc2s3j8Y

  
http://jp.youtube.com/embed/n0BnGKtAh6c&NR=1

  
http://jp.youtube.com/embed/3bD_DBV9_QQ

  

 回复[2]:  小林 (2008-03-16 21:12:40)  
 
  

 回复[3]:  夏夏 (2008-03-16 21:42:07)  
 
  今天傍晚看新闻,没想到,军队装甲车都开上了拉萨街头.

  
无法相信,这就是拉萨?

  
<<回到拉萨>>,还能放声歌唱吗?或许,拉萨,再也回不去了.

 回复[4]: 夏夏不要担心不要哭 陈某 (2008-03-16 21:50:48)  
 
  要相信党和政府有什么不能搞定的

  
装甲车算个啥,俺们还有原子弹呢

 回复[5]:  志村犬 (2008-03-16 23:04:48)  
 
  陈老大别吓唬人家夏夏,拉萨的事很快就会搞定的。问理由?理由嘛。。。

  
还是那句话,要相信党和政府有什么不能搞定的

 回复[6]:  无悔 (2008-03-16 23:07:55)  
 
  夏夏,这才是藏文化。

  


  
铁蹄下的拉萨

 回复[7]:  夏夏 (2008-03-16 23:44:39)  
 
  无悔,这是什么时候的照片?

 回复[8]:  芷焉 (2008-03-17 00:06:21)  
 
  夏夏,晚上好。我也很想去西藏呀。

 回复[9]:  东京博士 (2008-03-17 07:23:22)  
 
  汉人治汉都出汗,团结人家55个外族拿什么来服人。

 回复[10]: 藏人变得像汉人,汉人变得像鬼 蛇 (2008-03-17 11:33:05)  
 
  (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

  
在拉萨见四个藏人,喝了80听百威啤酒和30瓶拉萨啤酒,又醉醺醺地开车换地方继续喝。据说,拉萨人喝啤酒之厉害,一个顶内地好几个,而且随大流,时兴哪个品牌大家就都喝哪个品牌。因此时兴的品牌往往可以占到80%以上的市场。人口不多的拉萨消费的啤酒可以超过内地上百万人的大城市,于是各啤酒公司纷纷到拉萨竞争。我在拉萨的时候,银子弹啤酒请来两个黑人巡回在各酒吧表演吐火杂技,百威啤酒则请来英国乐队到各酒吧巡回演出。

  
一位拉萨的藏族朋友这样说:拉萨眼看要变成“蛰萨”了。在藏语中,“拉萨”的意思是神住的地方,而“蛰萨”是鬼住的地方。这话让我吃惊,但是细看拉萨的世俗化状况,也就能理解这话的意思。

  
最典型的是在网吧里看到寺庙僧人玩网络游戏,一边拼命使用各种武器射击杀人,一边口中大骂脏话,“蛰萨”的感觉真是很强烈。即使是在林卡那种环境,也往往感觉怪异。藏族人过去逛林卡是用帷幔在树林里围一个空间唱歌跳舞。记得当年我常去林卡听歌,漂亮的帷幔带着神秘色彩,让我有时忍不住伸头往里看,碰到好客的主人,就会邀请我进去喝酒。现在再看不到那种景象。拉萨周围建起很多“度假村”。一栋栋玻璃房子,不怕风雨,吃住齐备。但已经没有歌舞,只能听到哗啦啦的麻将声。人们一打就是几天。除了睡觉和吃饭,就是在麻将桌上打牌数钱,把美好的林卡变得恶俗。

  
曾是西藏最美的罗布林卡,本来清净幽雅,花草芬芳,现在大门两侧是卖烧烤的小摊,乌烟瘴气。我那次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畸形汉人趴在地上要钱,形状如狗,吓人一跳。里面到处是畸形乞讨者,都把最丑陋的畸形部位展现在外。而转经的地方则是挤满了喧哗叫卖的摊贩。

  
连藏王也变成用来赚钱的符号。拉萨一个藏餐厅用历代藏王给包间命名。人们定包间的时候会说“定一个松赞干布”,似乎是在买卖祖宗。今日拉萨色情场所处处都有。汉族妓女为主,也有藏族妓女。光天化日下就有妓女动手拉过路的单身男人,让人感慨圣城的沦落。

  
城市在变,人也在变。十几年前,藏族民风还普遍淳朴,即使对陌生人也热情招待,吃住不要钱。现在哪怕是在偏僻乡下,有病人要送医院求邻居出车,不先给钱也不干。老一辈藏人这样形容这些年发生的变化——“藏人变得像汉人,汉人变得像鬼”。

  
2006-5-10

  
+++++

  
同化!

  

 回复[11]:  夏雨 (2008-03-17 14:18:11)  
 
  可怜的拉萨

 回复[12]:  陈某 (2008-03-17 14:46:36)  
 
  新华社:达赖集团破坏西藏社会稳定注定要失败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3月17日02:21 新华网

  
新华网拉萨3月16日电(新华社记者)近日,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市极少数人进行打、砸、抢、烧等破坏活动,扰乱社会秩序,危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自治区有关部门依法采取有效措施妥善处置,维护西藏社会稳定,维护法律尊严,维护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目前局势已基本平稳。

  
3月10日下午,拉萨市哲蚌寺约300余名僧人无视国家法律及寺庙有关管理制度,企图冲入拉萨市区制造事端。被执勤人员劝阻后,多次进行冲撞,漫骂殴打我执勤人员,气焰十分嚣张。当日,10余名色拉寺外地学经人员在大昭寺广场打出“雪山狮子旗”,呼喊“西藏独立”等口号。3月11日至13日,个别寺庙部分僧人继续聚集,呼喊反动口号,把我维护秩序的工作人员的克制视为软弱,投掷石块,泼洒石灰、开水,致使几十名执勤警察和干部受伤,多人重伤。哲蚌寺3名僧人还用刀具自伤肢体并互相拍照,企图掩盖真相,混淆视听。

  
3月14日,滋事活动进一步升级。一些暴徒开始在拉萨八廓街聚集,暴徒们呼喊分裂口号,大肆进行打砸抢烧活动,并暴力冲击公安派出所、政府机关,抢劫银行、商铺、加油站、市场等。据初步统计,暴徒在拉萨市已造成包括3所中小学在内的22处建筑物被烧,数十辆警车和民用车辆被焚毁,致使10名无辜群众被杀死、烧死,公安民警、武警战士重伤12人,其中2人生命垂危,国家和人民群众财产遭受很大损失。

  
在事件处置过程中,我执勤人员面对滋事暴徒保持了极大的克制,始终忍辱负重,耐心劝解、疏导,坚持文明执法。对自伤人员,有关方面也本着人道主义原则及时施救,尽量避免人员伤亡。

  
拉萨少数暴徒的野蛮行径,激起了西藏社会各界的强烈愤慨和严厉谴责。佛协西藏分会副会长洛桑巴赤来曲桑说,党和政府拿出大量资金维修寺庙,对年老体弱的僧人解决生活上的困难,但是达赖集团却操纵暴徒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这是不得人心的。自治区政协常委拉宗卓嘎说,看全国“两会”的报道,别的省区都在大谈经济建设,西藏却不得不拿出很多人力、物力来反对分裂维护稳定,内心有一种酸楚感,那些搞闹事活动的人是民族的败类,达赖的行为必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一些群众在看到政府依法平息闹事活动、拘捕犯罪嫌疑人时,自发地鼓起掌来,要求严惩不法分子。

  
有足够证据证明,这次破坏活动是境外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和指挥的。达赖集团1959年叛乱失败逃往国外后,不甘心失去他们在旧西藏的封建特权,不愿意看到新西藏日益发展繁荣和各族群众安居乐业的大好局面,一刻也没有放弃分裂破坏活动。他们60年代重组叛乱武装,对西藏边界进行袭扰。80年代策划拉萨骚乱,妄图将西藏从祖国分裂出去。近年来,达赖集团口头上表示已经放弃“西藏独立”,实际上并没有停止分裂破坏活动。达赖去年窜访欧美时多次声称:“2008年是关键的一年,奥运会也许是藏人的最后机会了”,呼吁有关国家在与中国打交道时,把“西藏问题”与北京奥运会联系起来。今年1月接受记者采访时,进一步要求其支持者在北京奥运会期间举行示威游行,并借此宣扬藏人的请求。达赖集团“藏青会”在今年“3·10”声明中明确叫嚣,“不惜流血和牺牲生命也要恢复西藏的独立”,“永远不会放弃争取西藏彻底独立的斗争”。从3月10日开始,“藏青会”等组织开始举行从印度到西藏拉萨的所谓“挺进西藏运动”。组织者宣称,一旦活动在境外受阻,将发动各种抗议活动,并煽动境内藏区僧俗群众闹事,内外配合、统一行动。拉萨出现闹事事件后,达赖集团通过各种渠道与境内联系,频繁向境内发布指令,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行动起来”。拉萨极少数人进行的打、砸、抢、烧等破坏活动,再一次证实达赖集团鼓吹的所谓“非暴力”,只不过是欺世盗名的幌子。

  
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早已是国际社会共识。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承认所谓“西藏流亡政府”,达赖集团制造的一系列闹剧和破坏活动很不得人心,也遭到国际社会的坚决反对。3月10日,几名“藏独”分子妄图闯入希腊古奥林匹克遗址,通过点燃火炬的方式“抗议即将在北京举行的奥运会”,闹剧刚一开始,他们的火炬就被希腊警方扑灭,所谓“火炬手”也被赶出遗址。近日,所谓“挺进西藏运动”没走多远,就被早已等候多时的印度警方悉数拦下,并拘捕了参加活动的“藏独”分子。事实已经并将继续证明,达赖集团的捣乱破坏活动永远不会得逞。

  
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已经依法采取坚决措施,严厉打击违法犯罪分子,基本平息了事态。西藏稳定绝不容破坏,人民利益绝不容侵犯,法律尊严绝不容践踏。当前,西藏各族人民正在聚精会神谋发展,一心一意搞建设,为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而努力奋斗,达赖集团破坏西藏安定和谐的图谋不得人心,是注定要失败的。

  

 回复[13]:  高沐 (2008-03-17 14:49:36)  
 
  圣地不圣,秘境不秘?

 回复[14]:  夏夏 (2008-03-17 17:38:32)  
 
  自青藏铁路开通以来,大量汉人涌入西藏,圣地文化遭严重破坏.

 回复[15]:  夏夏 (2008-03-17 17:44:53)  
 
  新华社的报道失实.

 回复[16]:  看客 (2008-03-17 17:49:33)  
 
  拉萨动乱,汉藏政治难解习题

  
DWNEWS.COM-- 2008年3月17日9:17:0(京港台时间) --多维新闻网

  
中国时报白德华/“在西藏开枪,中共还想不想办奥运?”网友发出这样的疑问。要不是透过特殊程式,这两天上网搜寻关键字,网页几乎都失灵,“专政”力量还是很强大。满布重兵及坦克,不知实情的民众或许还称庆“对待暴徒就是要这样”;但如真开了枪,难道不担心后座力,引起国际社会抵制奥运?

  
“汉藏冲突是结构难题,恐怕几辈子难消解!”热中进藏的“驴友”小黄说,“两年前青藏线通车,北京认为给西藏带来发展契机,藏人不是该五体投地感激吗?”小黄说,其实不然,就他几次进藏感受,“藏人根本不屑这铁路。”

  


  
藏人乐天知命宗教成生活依托

  
两年前,记者也随著青藏线通车进藏采访。感受最大的,不是西藏的蓝天很蓝、绿水很绿,而是藏人乐天知命,和汉族截然不同的生命观。宗教不止是藏人的信仰,而是一种生活处处可见的依托。不管前往后藏林芝路上,或攀上五千公尺的可可西里,渴求生命和平及来生幸福的“玛尼堆”及“五幡旗”,处处可见。

  
当时,一位来自河南的“援藏”干部说,“藏人这辈子要的不是财富,他们对财富很淡薄,每月工资一半都捐给寺庙了,所以也不懂储蓄。他们要什么?不知道。可能要的是生命解脱,来生的幸福吧!”

  
五九年毛泽东“和平解放”西藏,达赖流亡印度。对“毛主席”来说,多数藏人是怀著崇拜的心情,认为毛泽东解放农奴,打破西藏千年政教合一传统、人分九等的不公平待遇。但他们更尊崇流亡的达赖喇嘛,达赖是他们信仰的核心。

  
汉人不解的是,五十年来北京花上千亿资金“援藏”难道错了?不是错,原因出在带著「大汉沙文主义”的干部不尊重藏人。

  
干部轻视藏人千亿援藏未奏功

  
河南籍干部说,“要不是中央大力支持,藏人今天的生活牛马不如。他们哪来的铁路公路还有机场?”藏人传统上佩戴刀剑,汉族干部说,“藏人半夜一酗酒就动刀动枪,要不是宽大处理,早就依法惩治了。”

  
藏族真的没能力自治吗?“藏独”的网友说,藏族会管理自己的国家,就像不丹一样。“为什么藏族就不能和要求自由的汉人一样争取自由?”

  
但汉族真的让藏族“文化消融”吗?资讯化时代,独特文化的消失恐怕不是特性,而是共性了。到印度或尼泊尔看看,其实藏族年轻人一样打著撞球,一样穿牛仔裤,老年人也不再穿传统服饰。

  
显然,汉藏不同的生命价值观,才是藏人要求自治及抗争的主因。对汉人来说,永远不解为何耗掉千亿财政援藏,却那么多藏人想独立?

  
对藏人来说,也不解为何达赖多次表明自治(非独立),北京就是永远不信。藏人不是想恢复政教合一的陋习,只是想在这片信仰的国度,用自己的方式,与世无争地活著。

  
生命价值观不同自治问题无解

  
记者曾在青海湖畔遇见一位藏胞,三步一叩、五步一拜地只身前行,前面五公里处是他的板车及行囊。叩拜完这段行程后,他先将板车前拉五公里,再走回原地重复叩拜行动。一问之下,藏胞要叩拜地走到拉萨大昭寺。近两千公里路程,至少花上三年时间。这就是藏人的信仰。

  
或许北京当局没想要开枪,因为他们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但地方干部的优越性作祟,加上只会“防堵”,“拉萨事件”很可能演变另一波汉藏冲突无可弥补的错误,且可能为北京奥运投下巨大阴影。

  
日前,许多流亡藏人试图翻越喜马拉雅山返回西藏。为阻止藏人回国,西藏自治区登山协会签发了一分英文文件,关闭珠穆朗玛峰。申奥时,中共曾信誓旦旦要借奥运改善人权,现在全球瞩目中国之际,如何处理好“拉萨事件”,将考验胡温政府的智慧。

  


  

 回复[17]: 夏夏 小小鸟儿 (2008-03-17 23:06:05)  
 
  你希望咱解放军用空手道镇压叛乱哪?

 回复[18]:  我是部长 (2008-03-18 00:22:07)  
 
  您家解放军不就是叛乱起家的吗?轮到自己叛乱了叫“起义”,“会师”。

 回复[19]: 夏夏 杜海玲 (2008-03-22 13:27:55)  
 
  这篇我搬走了,汇报一声。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在西藏
    经幡 
    修心 
    带着四支烟去流浪----2004西藏篇(旧文存档) 
    二子请进,和你交流一下 
    拉萨泪  
    天葬  
    转神山一周,洗去一生的罪孽  
    磕长头,朝圣  
    地球上的一滴眼泪 
     扎达,古格,无声的召唤 
    走过新藏线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