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夏夏 >> 我在西藏
字体∶
转神山一周,洗去一生的罪孽

夏夏 (发表日期:2007-06-29 20:42:08 阅读人次:2447 回复数:12)

  转神山一周,洗去一生的罪孽

  


  
冈仁波齐kairas,藏语之意,是“神灵之山”。

  
它巍然屹立,是冈底斯山的主峰,地处中亚、东亚两地交界处。在佛教、苯教、印度教等宗教文献中,对它都有着不同寻常的比喻。然而,它的神山地位,早在公元前几个世纪就已确定。远在佛教未传进西藏前,西藏最古老的原始宗教苯教,就有了对这座山的崇拜,说是有三百多位神灵住在山上。

  
冈仁波齐,还孕育了四条著名的大河,狮泉河,印度河的上游;马泉河,雅鲁藏布江的源头;象泉河,进了印度称为萨特累季河;孔雀河,下游就是著名的恒河。这四条河从冈仁波齐出发,各自向东南西北流去,经过千里万里之后,又汇集在一起,一同流入印度洋。这神奇的巧合,让冈仁波齐凭添了神秘色彩。

  


  
就是这座神山,自古以来,生活在周围的人们,因其独特的造型,神秘莫测的气象变化而深深的迷恋着。也就是这座神山,聚拢了数以亿计的包括蒙古人种、雅利安人种以及一些马来人种的崇拜目光,它让信仰藏传佛教、印度教以及苯教的信徒们千里迢迢赶来对它顶礼膜拜,他们以自己最丰富的想象来抚摸它,以自己最诚挚的心来敬奉它。它作为神山而誉满天下。

  
2004年9月,从新藏线一路走过,我来到了神山脚下。然而,因为神山地区气候的寒冷,我连打几个喷嚏,感冒了。在高原感冒,极为可怕,尤其是到了四千多海拔的神山脚下,这儿只有给转山者休整的简单的饭馆与旅馆,医疗设施极其简陋。

  
我吃下几种感冒药,决定好好休整两天,再考虑转山。

  
转山冈仁波齐,一直是我来阿里的目标之一。据说最先来神山的人们骑马而来,然后是步行,经过长途跋涉,他们觉得自己还不够虔诚,于是,有的人从离家的那一步开始,就五体投地,经过几个月几年甚至一生的餐风露宿,一路磕着长头拜倒在神山的脚下。

  


  
我虽不是坚定的有神论者,却相信这神圣的力量,我也希望通过对自己肉体的折磨,来表达对神山的膜拜与敬意。

  
神说,围着神山转一圈,可洗清一生的罪孽;转十圈,可在五百轮回中免受下地狱之苦;转一百零八圈,即可今世成佛。徒步转山需两到三天,磕长头则需十五到二十天。

  


  
我坐在神山脚下,玛旁雍错旅馆的院子里,看着来来往往,转山回来与即将去转山的人们,心中有着无比的崇敬。这些转山的人中,藏族人占最多,其次是印度人,尼泊尔人。还有的,就是旅行者,来自中国的内地人与外国人。我不知道所有人是不是怀着虔诚,可,在神山的脚下,我看到,每个人眼里,闪烁着圣洁而宁静的光。

  
暖洋洋的阳光,在旅馆的院子里,我随意的写着旅行日记,和淳朴的藏人轻声交流着,所有的时光是如此宁静而美好。这时,一直盘旋在神山顶端的云不见了,神山露出了它所有的容颜。有人说它是雪铸的金字塔,也有人说它是天然的圆轮,在纯静的阳光里,我看到了它呈圆冠金字塔状巍然屹立,顶峰积雪洁白无暇,超凡脱俗。它的附近没有连绵的雪峰,只有单峰孤立,它不象珠峰,也不象梅里雪山,它只是孤傲的、不染凡尘的,看着臣服在它脚下的人们,闪烁着神圣的灵光。

  
它的圣洁让我想起了那首著名的诗: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那一年,磕长头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转山,不为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和我一直笑着说话的藏族大哥,看到神山,脱下了他的帽子,动作是那么的自然,我的心里溢着感动。

  
突然感到,我的心,是如此的平静。那一刻,我拥有了所有在尘世喧闹中,不曾获得的宁静与幸福。没有欢喜,也没有悲愁,只有平静,这,也许就是我一直追求的心灵的最高境界。走过了许多路之后,我发现,所有的路程,都已经不是为了风景,走的是,平平淡淡的宁静的心情。

  
两天过后,神山的气候变得愈发寒冷。我的感冒却未见好转。我不敢冒然去转山。生命最重要,我决定,离开神山,去转湖,玛旁雍错。

  
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即使我无法转神山一周,却能感受到洗去一生罪孽的力量,我始终一往无前。 有些过程,如果过于追求,付出极大的代价,也许适得其反。

  
或许,成熟便是能不断的抛开形式去看穿本质。我想,此趟阿里之行,我已是满足。

  
(特别声明,文中照片由青海朋友阿仁拍摄提供)

  
夏夏20070629东京

  




 回复[1]: 雨 夏夏 (2007-06-29 20:47:05)  
 
  附上这个简单功略,是给雨准备的.

  
神山冈仁波齐、圣湖玛旁雍错自助游功略

  
行:从阿里狮泉河到神山,搭开往普兰的班车,两天一班,到塔钦下车,就到了神山的脚下了。从扎达到神山没有班车,连车都少,很难找车,只能包车,包车还要费一定的口舌,看你的运气了。我们搭车,每人275元。从神山到圣湖也没有班车,只能凭自己的口舌搭车,我搭到与藏民一起转湖的车,车资50元。

  
住:神山脚下的玛旁雍错旅馆,干净整洁,40元每人。可以在二楼茶馆看着神山喝酥油茶写日记。冈底斯旅馆破旧价格也不低。新的冈底斯旅馆豪华方便有厕所,可是马桶却是没有水的。开价每人80元,可以每人50元。圣湖旁住宿可住霍尔村,有小旅馆。也可住巴噶兵站的小招待所,不干净,每人20元。建议到湖边带上帐篷,在湖边露营,住在神山圣湖的照耀下,简直是住在天堂。

  
吃:在神山下冈底斯餐厅用餐,川菜馆子,味道好,当然价格不会便宜,在神山价格都一样。在圣湖旁巴噶兵站也可以吃到川菜。在霍尔村吃的是藏面,肚子饿时,啥都好吃。

  

 回复[2]:  雪非雪 (2007-06-29 21:16:39)  
 
  第二张照片,可以省去一个字,只叫“神”即可——我想。

  
向“神”敬礼。

 回复[3]: 好家伙 我是局长 (2007-06-29 21:27:27)  
 
  连坦桑尼亚的朋友都来了。

  

 回复[4]: 雪 夏夏 (2007-06-29 21:34:16)  
 
  雪看得真切,那样一座山,确实是,只叫"神",即可.

  
许多人,在见到他的那一瞬间,眼泪便会"刹"的流了满面.

 回复[5]: 局长 夏夏 (2007-06-29 21:35:57)  
 
  那不是坦桑尼亚朋友.那是磕长头转山的藏人.

 回复[6]: 哦…… 我是局长 (2007-06-29 21:58:58)  
 
  知道了。谢谢啊。

 回复[7]: 无语 离别钩 (2007-06-29 22:22:41)  
 
  

  

 回复[8]: 夏夏,我很感动 雨 (2007-06-30 01:11:21)  
 
  被神山感动,被文字感动,被图片感动,更被你感动。

  
走前可能不上网了,旅途上也许不是很方便上来,但是我会想着你,想到镜子里的朋友们,祝福你,在布达拉宫,为你祈福,为各位祈福。

  


  
阴睛无定 夏至雨来的时节 在路旁等候瞭望 是我的欢乐。

  
从不可知的天空带信来的使者们 向我致意又向前赶路。我衷心欢畅 吹过的风带着清香。

  
从早到晚我在门前坐地 我知道我一看见你 那快乐的时光便要突然来到。

  
这时我自歌自笑。这时空气里也充满着应许的芬芳。----泰戈尔

  

 回复[9]: 感动 但然 (2007-06-30 09:25:44)  
 
  面对神山,面对阿仁呈现给我们的这些照片,语言是多余的。

 回复[10]: 谢谢 夏夏 (2007-06-30 16:16:41)  
 
  谢谢各位的感动.

  
雨,我也在为你祝福,一路平安!

  
夏和雨,如影随行.

 回复[11]:  夏雨 (2007-06-30 17:37:21)  
 
  夏和雨==夏雨.

 回复[12]:  老赵 (2009-11-13 01:30:12)  
 
  有些失眠

  
又把夏夏的一些游记粗读了一遍

  
感觉自己越走越远了

  
记得当时初读此文时候我都对自己说。争取尽快去

  
这一个尽快已经2年过去了

  
说是俗事缠身,其实还是自己心不安静

  


  
呵呵

  
在对自己说一句尽快吧

  
汗。。。。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在西藏
    经幡 
    修心 
    带着四支烟去流浪----2004西藏篇(旧文存档) 
    二子请进,和你交流一下 
    拉萨泪  
    天葬  
    转神山一周,洗去一生的罪孽  
    磕长头,朝圣  
    地球上的一滴眼泪 
     扎达,古格,无声的召唤 
    走过新藏线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