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夏夏 >> 我在西藏
字体∶
地球上的一滴眼泪

夏夏 (发表日期:2007-06-16 21:03:53 阅读人次:2362 回复数:11)

   

  
“有人说,高山上的湖水,是淌在地球表面上的一滴眼泪。”

  
------齐豫的歌

  
雪山,圣湖,我此生所爱。

  
翻山越岭去看雪山,跋山涉水去看圣湖,痴迷的,是那份纯与静。

  
高原湖泊,是我心中的仙女,她静静地躺在高原,一尘不染,美丽绝俗。

  
西藏的那木错,羊宗雍错,我曾多次静静与她们面对面,心对心。北疆的喀那斯,塞里木湖,帕米尔高原的卡拉库力湖,虽说只有一面之缘,却也让我无数次想念。

  
让我试着忆起,与高原湖泊的第一次缘分,那是青海湖。多年以后,阿里那蓝得令人发指的班公错,还有,日夜守护着,神山岗仁波齐的玛旁雍错。

  
一,

  
时光流转,2000年5月,青海湖,鸟岛

  


  
那是我第一次上青藏高原。去青海,只为了去看青海湖。

  
依然是需起个大早。汽车沿着青藏线驶出了西宁。路过湟源县,倒淌河,一路上掠过的是白杨,贫瘠的土地。到了日月山,就看到了一座座的雪山,此时,天空特别的蔚蓝,第一次真正的感受高原的蓝天白云。再一会,远远的看到了青海湖。

  
青海湖,蒙语叫“库口诺尔”,藏语称“错温波”,意思为“蓝色的海洋”。湖,是我心中神奇浪漫的象征,仿佛就要与梦中的情人相见,我的心通通直跳。

  
终于,天边出现了一抹无边无际的蓝,青海湖,真的就象海,不象湖。这滴地球上的眼泪,被阳光照耀着,在雪山草原,蓝天与白云的相互辉映下,晶莹剔透,象一颗蓝宝石,纯净,安宁。远处望去,它有三层颜色,第一层是蓝紫色,第二层是蓝绿色,然后才是看不到边的宝石蓝,我看痴了。

  
汽车绕着青海湖跑了几个小时,依然看不到边际。一路上,白色的是成群的羊,黑色的是闲散的牦牛,想起了自己心底曾要当牧女的梦想,便是这样,一路流浪,一路轻轻挥动着手里的鞭儿,希望有谁能停留在她的帐房。

  


  
抵达鸟岛,风很大,也很冷。坐在湖边的草原上,心很安静,只听到风过的声音,鸟叫的声音,时光暂时停留不前。飞鸟略过,不留影踪,若是来世不能做一棵树,那就做一只鸟吧,自由的飞翔,我看着成群的鸟,心里默默祈愿。。

  
很快,便是归期。

  
随着天色的渐暗,我梦中的湖泊,一点一点从我眼中消失;然而,我心底的芜草,却一片一片地在心底蔓生。

  
第一次的高原之行,让我爱上了与往日不同的蓝天,白云。接下来的许多年,我一次又一次向高原走去。

  


  
二,时光流转,2004年9月,搭车班公错

  
记得是9月12日。 

  
海拔4300米的阿里狮泉河。我和一宁(深圳女孩),慢慢适应了高原反应,准备搭车去看日土县的圣湖班公错。

  
一路走来,历经众多风雨,磨出了些许脸皮,我们认为,找便车、搭车,是轻而易举的事。然而,来到阿里往叶城的路口,偏偏事与愿违,经历了分头寻找,再到会合共同拦车,得到的都是摆手摇头的示意。

  
倒是无数辆的士,看到旅行者般的我们,朝着我们飞奔而来,然后,转一个疯狂的大弯后,失望的飞奔而去。高原的阳光,无情地炙热地烤晒,我俩戴着墨镜,蒙着纱巾,犹如两蒙面女侠,可,依然没有壮士,要搭两个越来越泄气的大侠。

  
我们狠狠的说,下次出门,一定一人带一张沙滩椅,一顶太阳伞,躺在沙滩椅上,脚下立个牌子:低价竞搭两美女搭车,货车请竞,的士免谈。

  
无奈,我们来到客运中心。其实,到日土县是有客车的,可是,它要到正午一点才发车,而且日土离班公错还有十五公里,所以我们没有一开始就选择客车。上路后,看不到一辆货车,才明白,去此方向的车非常少。心里平衡了许多,原来,不是车不想搭我们,而是,它们根本就不到我们要去的地儿。

  
班公错,海拔4242米,一部分位于西藏阿里日土县内,一部分位于境外的克什米尔。不知为何,班公错在我国境内的部分是淡水,而在境外的部分却是咸水,令人迷惑不解。

  
日土号称一个县,却只有一条街道,从街头串到街尾,只需五分钟。顺手拦下一辆单位模样的面包车,是两个藏族的年轻人。我们诚意万千说,我们万里迢迢,从内地过来看班公错,请搭我们到湖边。他们考虑片刻,答应了,而且只要五十元车资。赶紧跳上车,抑制住与班公错就要见面的狂喜。

  


  
车慢慢驶过一个弯,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大片蓝,令人发指的蓝。我心狂跳,深藏在阿里高原上的班公错蓦然在眼前。

  
远处是粉蓝粉蓝,近处却是深蓝深蓝,阳光洒下,波光粼粼,那种纯净的蓝,洁净的美,一生都不会忘记。直至今日,我一闭上眼,都能感受得到。

  
湖边没有一个游人,静静的,我们都没有言语,生怕打破了她的宁静。

  


  


  
(图,我在班公错)

  
久久徘徊在湖边,尽情投入湖水的美。时间过得很快。

  
该离开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客运车。我们又开始期望货车。幸运的是,我们等到了。而且两人车资只要50元。

  
途中,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我和一宁,还有一个藏民,一个司机,一起坐在驾驶室,被交警拦住,说超载了。司机正不知所措,一宁下车,对藏族交警说,我车上的朋友,那个女孩,高原反应很严重,我们没有办法。善良的司机为了我们的安全,好心搭我们回城,你看能否通融?

  
未料,藏族交警大手一挥,说,好吧,那赶紧回城。别耽误了时间!

  
善良的交警,美丽的湖水,给了我一个完美无缺的回忆。

  
三,时光流转,2004年9月,随着藏民去转湖---玛旁雍错

  


  
9月18日,我已在岗仁波齐神山脚下,住了两个晚上,然而,我感冒了,还很严重。看着神山的方向,被一片白茫茫遮盖着,人们说,神山又下大雪了。我再一次盘点装备,睡袋不够暖,羽绒服不够厚,再加上感冒,思前想后,决定忍痛放弃转山,前往圣湖。

  
在院子里转了几圈,都是没有空位的包车。一筹莫展,一辆吉普车开过来,上前询问,是四个藏民要去转湖,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可以搭上我吗?我问。

  
藏民点头同意,狂喜,赶紧扔上行李跳上车与一宁告别。

  
渐渐离神山远去,我没有为不去转山而懊恼。量力而行、随遇而安,是我上高原的基本原则。不远万里,来到神山脚下,一睹了它的神圣,已心怀感激。我再一次对神山顶礼膜拜,象藏人一样满怀虔诚。这个神圣的世界,是信仰的世界,是修行者的世界,我深深的为它感动与震撼,尽管,我仍与它恍如隔世。

  
虽然放弃转山,然而,我能去转湖,又是何等的幸运。很多旅人去转神山52公里,而无法去转圣湖,因为它有95公里,徒步要四到五天。如今,虽说是坐着车转湖,也要五个多小时。看着车上,四个从昌都到阿里,朝拜神山圣湖的彪悍藏族大哥,我既兴奋,又忐忑不安。

  
玛旁雍错,即“永恒不败之湖”。

  
面积412平方公里,海拔4580米,在朝圣者心中,她是梵天仙境,是佛祖赐给人类的圣水。印度神教里,有对圣湖如此的赞颂:“凡是身体触到玛旁雍错的土地,或在它的浪潮中沐浴过的人,将走进勃拉马的天堂;凡是饮过它的水的人,则将升上湿婆的天宫,并解脱百次轮回的罪孽。”朝圣的人们从四面八方千里万里赶来,就是为了喝上一口圣水,临走时还要把圣水带回去,送给亲人。

  
我搭的车渐渐驶向天边的一抹蓝。我的心再一次开始狂跳,虽然看了越来越多的高原湖泊,可每一次与湖的相约,我依然如要与恋人见面般,激动。

  


  
那抹蓝越来越近,湖水很静,有风,有阳光,点点霞光如碎金般在湖面闪烁,玛尼堆的经藩在风中摇曳,湖边没有一个人,天啊,如此安静!原来安静,是如此的有力量,它轻轻的掀开了我心底最柔软的角落,一些温润的潮湿的暗香,在心底一点一点的蔓延,我忍不住轻轻落泪了。

  
而此时,我又看到了远处的神山,露出了它所有容颜。岗仁波齐神山,向东南十多公里便是圣湖,巍巍神山,倒映在绸锻般的圣湖水中,他们千万年相依相偎,彼此爱恋,亘古不变。

  
我想,活在世俗里的恋人们,如果能到神山圣湖来许愿,那么,他们的爱情也一定能永恒而洁净吧。可,这世上有永恒的爱情吗?我不渴望永恒,只要真心的交会,哪怕只有一刹那,也将是永恒。正如我与圣湖,仅有一面之缘,可留在心中,无数遍回想,那也是永恒。

  


  
我再一次明白,神山圣湖,在朝圣者眼里的神圣地位。在神灵飞舞的圣湖之畔,我沐浴在神的圣光之中。我的脑海,变得空白,红尘俗世离我远去,我随着藏民,对着圣湖磕着长头,我的心,没有任何的杂念,只有一片纯净、圣洁。

  
我是何等的幸福,可以随着藏民,围着圣湖转上一圈。你可以想象,我的眼光,一直追随着雪白的神山,与蓝得眩目的圣湖。另外一座雪山,那木那尼雪山与神山遥遥相望,两座雪山与圣湖相互映照,五彩的经藩,在风中飘啊飘,我感觉幸福得简直要眩晕。我无法言语,只有心中无数遍感动,一次又一次的对着神山圣湖许愿:愿我爱着的家人与朋友们平安快乐。

  
转湖转到一半,藏民又把车停了下来,说要取圣水煮茶。

  
我明白他们的信仰。我们一起盘着腿,喝着用圣水煮的酥油茶与糌粑。他们说,喝一口圣水就能洗去心灵中的五毒,就能免去一生的罪孽。

  


  
经过每一个寺庙,我们都要进去朝拜。在佛前磕长头,在佛前许愿。经过最大的玛尼堆,他们虔诚地献上哈达,并把哈达洒向圣湖,我在一旁,静静的感动着。希望自己也有恒古不变的信仰,因为有信仰,心中才有如此宽广与宁静。

  
随着藏民去转湖,玛旁雍错,我得以从各种角度静静的欣赏她。在心中默默地感觉着我与她的缘分的同时,也在心中无言的感激,愿意搭着我,与我一同转湖的淳朴的藏民们。

  
五个多小时的转湖结束后,与他们在巴噶兵站告别(他们将去往狮泉河),我一一记下了他们的面容与姓名,有缘千里也能相见,这是我们的缘分。

  
当晚,我在巴噶兵站藏民开的小招待所住下。明日,我将在这拦车搭到日喀则或拉萨。

  
夜里,一个十几张藏式小床的大通铺里,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个人。屋外的风呼呼的吹着,手机没有信号。而那个门关了好几次,都关不严实,我的心因为害怕而狂跳。

  
这样的夜是要一个人独自勇敢面对的,我躺在满是酥油味的床上,胡思乱想,辗转反侧,终于在下半夜时因为累得不行而沉沉睡去。

  
梦中,我回到了那蓝蓝的,静静的圣湖边,我围着她在不停的转啊转啊、、、、、、

  


  
四,时光飞逝,2007年6月

  
如今,我蜗居在城市里。

  
有时,看着窗外天空的蓝,会与高原的蓝比较。零海拔的东京,与三千五百以上的西藏,完全没有可比性。所幸的是,东京的蓝天,尽管没有高原的广阔辽远,却也清透。

  


  
“有人说,高山上的湖水,是淌在地球表面上的一滴眼泪;

  
那么说,我枕畔的眼泪.就是挂在你心间的一面湖水。”

  
只要心中,有一面湖水,有一片蓝。那么,无论在哪儿,都是一样的吧。

  


  
夏夏20070615东京

  
(特别注明,文中部分图片由青海朋友阿仁拍摄提供)

  




 回复[1]:  Jasmine (2007-06-16 21:34:54)  
 
  夏夏读了你很多游记,觉得非常喜欢,想知道是什么促使你放弃眼前的一切,跋山涉水去旅行的?

 回复[2]: 冲动。 我是局长 (2007-06-16 22:17:58)  
 
  这个东西不是每个人都有。

  
每个人的命运也由此决定。

  
比如台湾的三毛,她天生就是那样一类人。

  
学不来的,你也不要问“是什么促使你放弃眼前的一切,跋山涉水去旅行的?”。

  
即使你知道了原因,你也不一定能去。因为这是命运。

  
比如我现在就不能去跋山涉水,我要上班养家糊口,要照顾我的两个孩子。

  
这也是命运。呵呵呵。

 回复[3]:  夏夏 (2007-06-16 23:20:42)  
 
   Jasmine,你的问题,很难回答.我想了很久,也不知道是什么.

  
或许,正如局长所说,是冲动,还有,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

  
这个东西不是每人都有.

  
或许,是这样的.

  
前些年,国内流行一首歌,冲动的惩罚.

  
这个世界是公平的,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所以,冲动,或许是好,或许是不好.全看各人感觉,各自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另外,我觉得,冲动也可以解释为一种激情.

  
71岁的老者,还能去登珠峰,那么局长,为何不可以跋山涉水呢?

  
正如你所说,是现在不能.谁又能预料,以后,能不能呢?

 回复[4]:  Jasmine (2007-06-16 23:32:51)  
 
  夏夏说的有道理,局长太保守,谁能料到以后能不能呢?

 回复[5]: 2楼大卫兄好 蓝色海洋 (2007-06-17 18:59:50)  
 
   这是我看到的大卫兄最有悟性,最赋有哲理的一段评述,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佩服!

  
借夏夏一方宝地,借花献佛了。

  

 回复[6]: 不敢当不敢当 我是局长 (2007-06-17 11:34:09)  
 
  谢蓝海大兄的花儿。

 回复[7]: 茉莉花儿 我是局长 (2007-06-17 11:39:48)  
 
  那以后咱俩去跋山涉水好不好?

 回复[8]: 仔细看了 雨 (2007-06-17 21:43:06)  
 
  能了解你的感受,实在佩服你居然搭车,而不是包车。

 回复[9]: 纯与静 xtr (2007-06-18 00:39:30)  
 
  as always, really enjoy your writing.

  
check this: http://www.nps.gov/crla/

  
I had some Crator Lake photos before but can't find them now.

  

 回复[10]: 夏夏呢? 雨 (2007-06-21 14:20:13)  
 
  

 回复[11]:  夏夏 (2007-06-21 23:22:51)  
 
  雨,我在这呢.真晕!

  
最近有点事,有点忙,不能象勤劳的小蜜蜂一样写文章了.呵呵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在西藏
    经幡 
    修心 
    带着四支烟去流浪----2004西藏篇(旧文存档) 
    二子请进,和你交流一下 
    拉萨泪  
    天葬  
    转神山一周,洗去一生的罪孽  
    磕长头,朝圣  
    地球上的一滴眼泪 
     扎达,古格,无声的召唤 
    走过新藏线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