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夏夏 >> 我的回忆在旅行
字体∶
那些琐碎的记忆--有关礼物

夏夏 (发表日期:2009-08-26 11:26:36 阅读人次:3719 回复数:35)

  1,

  
我是那样的一个人。自己心里爱的东西,不管别人喜不喜欢,硬是要送给喜欢的朋友。

  
江浙一带的方言把"喜欢"称为"欢喜",欢喜的话,说给欢喜的人听,欢喜的物,送给欢喜的人,一切多么有意味而欢喜。

  
这里要说的是,有关一些礼物。通过我的欢喜,到达我欢喜的人手中。那里边的故事,倘若不说,或许他们永远都不知道。

  


  
2,

  
每次出行,在一起玩的朋友们都嚷着要手信。

  
第一次进藏,还是七八年前,那时藏饰尚稀奇。在八角街买了一些挂在脖子上手上的饰物,拿回常去的俱乐部,朋友们开心地挑挑拣拣,一下便分光了。

  
那时候,心里极喜欢一个清瘦内敛的男孩,因为他的沉默,我觉得该送他一块石头,无言却有灵性。终于,在拉萨一家不起眼的小店,看上两块天眼石。暗纹透亮,颇旧。老板说,旧,是因为从民间淘回来的。我信了,决定自己留一块,送他一块。

  
拿给他时,清醒的他笑了笑:现在市场上的天珠很多是假的哦。

  
我急了,拿过石头便想往地上摔:如果摔下去,碎了,那就是假的!

  
不,别摔,我说说而已。他制止了我。

  
我自己留着的那块天眼石,不再去考究它的真假。后来,跟着我走了许多地方,到达印度西北部,法王十四世达赖喇嘛,亲自给它加持。如今,它静静的挂在我深爱的人脖子上,仿佛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具备了一样的灵魂。不知道,送给那个男孩的另一块石头,静静的躺在哪一个角落,虽然无声,却也能传神吧。

  


  
3,

  
渐渐的,明白了,礼物,无所谓贵重,却在乎轻重,看你投入了多少的真实情感。

  
快要离开家乡了.新年前夕,在一次吃牛杂的晚餐上,九个要好的朋友一起。聊着聊着,小黑突然说起,他在拉萨八角街淘来的刻有六字真言,会转动的戒指,只要1。5元。心细而嘴快的无棱接着嚷:原来你送我的礼物才1。5元啊!我笑了:礼物是千万不能用价钱来衡量的哦!

  
真的,仔细想想,一件礼物,经过友爱的朋友细选,穿越千山万水,与你有缘,方到达你手中,它的价值,是永远无法估量的啊。

  


  
4,

  
离开广西时,把一个用芒果树做成的手鼓,送给了一起开酒吧的好友烈马。因为,他每次到家中玩,总爱拿着那个鼓乱敲,一副非常欢喜的样子。那时,便暗中决定把鼓送给他,却没有说出来。有缘的人,能够相遇,有缘的物也一样,相遇了,喜欢了,便不在乎谁是物的主人,与它有缘的人,便可以拥有它。

  


  
那个手鼓的购得,是在印度的孟买。

  
一直想拥有一个印度手鼓,却因为没有恰当的缘份迟迟不得。五月的孟买街头,忽然下起了大雨。我和DAS跳到街边躲雨,赫然发现,街角摆着几个大小不一的手鼓,一个印度中年男子蹲着,皮肤黝黑,不善言辞,眼神却透着清澈的光。随意敲敲,他便决定要买下其中一个。他是那样的人,时间对了,缘份对了,便不问价格也要买下。他认为,一个眼神清澈的人,做出来的鼓有灵性,鼓声自然与众不同。

  
接着,我们从孟买到瓦拉那西,夜行火车上,戏剧化的事发生了。

  
熟睡时,他随身携带的小包不翼而飞。除了护照(我拿着),他所有重要的东西丢失。现金,旅行支票,翻译器,通讯录,日记本,还有他珍藏多年,在世界各地寻得的各种小件宝贝等等。然而,那只鼓,因为睡觉时抱在手上,却幸运的留了下来。

  
他却坦然自若,他觉得,他包里的东西可以属于任何一个有缘人,那只鼓,因着与他的缘份,所以依然属于他。

  


  
抵达瓦拉那西,住在恒河边上有天台的旅馆。那里,住满了谦卑而内敛的年轻日本人,他们穿古怪的棉麻衣服,不喜欢说话,却喜欢聚在一起摆弄各自携带的乐器。一到晚上,洒满月光的夜晚,全部跑到天台,吉它,手鼓,腰鼓,DIDJERIDOO,吹吹打打,无言却快乐的,渡过一个又一个宁静的夜晚。我们的手鼓,自然加入这样的音乐队伍。

  
后来,这只鼓,我们背着它,经尼泊尔,走西藏,云南,终于回到了广西,如今在烈马的房间里。这段故事,烈马知道后,会更欢喜这手鼓吧。

  


  
5,

  
送给非烟小弟的绿松石,很开心,看到他挂在脖子上。

  
那是在尼泊尔加德满都的银饰店寻得。西藏的绿松石,多为自然古朴,然而在尼泊尔,绿松石通常被镶上了银边。因为喜欢,我一下买了两个。到印度,在汉比,同住一个旅馆的加拿大人JONGE,看上了,要用美金买下,说是回去要送给他的弟弟。我笑了,那么巧,我也是要留着一个送给我的非烟小弟。当然他只带走了一块。

  
这样的两块绿松石,如今,一块,远在加拿大北部的魁北克省,某个男孩的手中。另一块,便留在中国南方广西,非烟的脖子上。说起来还真是神奇。

  


  
6,

  
第一次从印度回来时,送给曾说过要相依为命的乐乐,是一件淡绿色的纱丽,绣着发光的珠片,轻薄如纱。如此美丽的纱丽,就是摸着它,想象着,心情也会美丽起来。

  
与它一起购来的,是我自己留着的一件粉红色纱丽。

  
斋浦尔,因为街道上粉红色的古老建筑,被称为粉红之城。为了纪念这个粉红的记忆,我决定要在这个城市买下纱丽。纱丽店里琳琅满目,各种轻盈的颜色,美丽之极。一下子,我便喜欢上粉粉的红色与绿色,大为赞赏。店里留着小胡子的老板自然欢喜,自豪的扯下另外几款华丽大纱丽,说,瞧,这都有上千年的历史呢!

  
他教我如何穿纱丽,与我拍照,最后,他用极其真诚的语气说,他非常喜欢从中国来的小姐,决定要把纱丽半卖半送给我。告别时,他握住我的手,还在我的手心划了一个圈,我相信,那是一种轻佻的挑逗。然而,我的心情依然愉悦。500卢比一件的纱丽,折算过来只是人民币一百元。当时穿着纱丽,与想象着乐乐披上纱丽的美丽心情,却是千金不换。

  
我知道,在家乡的乐乐,一定没有机会穿那件淡绿色的纱丽外出,然而,当我想象着,偶然,她站在衣橱的镜子前,比划那件纱丽,总是不知觉会微笑。

  


  


  
(图,我在尼泊尔与印度常穿的潘佳比)

  
7,

  
新年前的家乡,已经有点冷。

  
12月30日,是朋友无棱的生日。那件淡蓝色麻质吊带连衣短裙,是九月时在大理闲逛时买下。因为那朵朵盛开的花,让我极喜欢。想留着下次到海边时,穿上它,再美丽不过。

  
2月,无棱要去泰国的海边渡假,籍着她生日的理由,我决定让她穿着蓝色的吊带裙,到海边,圆我美丽的梦。

  
一大堆朋友的生日会,在小黑的家里。切了蛋糕,朋友们便嚷着无棱要试穿吊带裙。几分钟后,伴着音乐,踏着猫步,无棱性感十足地走了出来。相机的闪光灯不断的闪,配合拍照,她大方的摆弄各种POSE,一群人乐翻了。

  
一个可心的巧克力蛋糕,一件普通而美丽的生日礼物,一群可以交心的朋友,生日聚会是如此友爱而温情。

  
我真快乐,尽管,我不再有机会,因为那条裙子而亲自美丽。

  


  
8,

  
还有,绣着佛眼的T- SHIRT。在加德满都,我们三番五次挑选喜欢的设计,亲自配色,看着绣工一针一线的把眼睛绣在衣服上。如今,穿在烈马,乐乐的身上,他们一定没有想到,那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T-SHIRT呢。

  
送给骨感MM的尼泊尔麻制小帽,蓝色与亚麻原色混在一起,价格并不高,却仿佛看到了喜玛拉雅山下清新可人的小花。

  
临走时,把爱着的书送给小黑,《我的堪卓玛》,说的是拉萨,象心中的女神一样的拉萨。不管他喜欢否,于我,喜欢的东西要与他人分享,便是极其欢喜。

  
还有,每次回来,总要带着各地的烟草。西藏的雪域牌,泰国的LM,柬埔寨的吴哥,印度的BILI,鼻烟,尼泊尔的HASH,不知道,所有吸过的朋友还记得吗?

  


  
9,

  
那些琐碎的记忆,需要说上好长好长的时间。

  
礼物,便是那样不经意间留下的线索。

  
因为友爱,因为投入着情感,变得灵动而温情。

  
因为礼物,珍惜着送礼物与收礼物的心,珍惜一起走过的人。

  


  
夏夏2007/01/19

  





Page: 2 | 1 |

 回复[31]:  雨 (2009-08-28 10:36:53)  
 
  夏夏还去了青朴山了 当时不知道怎么去,就放弃了

 回复[32]:  夏夏 (2009-08-28 13:25:35)  
 
  好的,小草.

  
下次写写收到的礼物.

  
最近比较少见你,忙啥?

 回复[33]: 雨,我去了两次青朴山呢 夏夏 (2009-08-28 13:31:13)  
 
  从桑耶寺上青朴山,坐拖拉机上去,在桑耶寺外面等那些上山的车,瞒惊险.

  
也许现在有比较好的车到山脚了.到了山脚,就要自己背着行李上山.一路上,会看到许多前来修行的信徒,他们有的住到山洞里,有的住在自己搭的帐篷里,有的住在庙里,条件很艰苦.有一个尼姑庙,那些女孩眼神清澈,仿佛来自其他的世界.

 回复[34]: 夏夏了不起 雨 (2009-08-28 23:32:41)  
 
  

 回复[35]:  雪非雪 (2009-08-29 10:54:15)  
 
  夏夏钟情佛眼,叫我想起你家小夏夏那双乌溜溜的黑眼睛。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的回忆在旅行
    灵魂的季节--湖南人文之旅<下> 
     灵魂的季节--湖南人文之旅<上> 
    信州高原的冬天 
    夏色の北海道 
    日光的秋天 
     那些琐碎的记忆--有关礼物  
     伊豆,带着狗去旅行  
    那几天,在塞班(Saipan)  
     沉静温和沈从文 
    江永女书,人死书焚 
    我曾拥有一家藏式酒吧 
    两个人的凤凰  
    佛眼,我的TATOO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