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夏夏 >> 我的回忆在旅行
字体∶
我曾拥有一家藏式酒吧

夏夏 (发表日期:2007-06-08 13:51:02 阅读人次:5459 回复数:47)

  我曾拥有一家藏式酒吧

  


  
(图,我爱我的酒吧,那个在吧台前吸烟的人是DAS)

  


  
我曾拥有一家藏式酒吧,那是2003年我去西藏回来之后.

  
那时候,一个人,不远千里来到雪域高原,难忍的高原反应,强烈的日照,和想象中的不一样的拉萨,心情有点沮丧。背着大包去找旅馆,心情更是懊恼,孤独与无助油然而生。晚上为了商量行程,与未曾谋面的驴友约在背包客酒吧。

  
在那,散发着热咖啡,酥油茶的芬芳,摇曳的灯光与烛光,弥漫着灵魂放松的音乐,闲散,自由。然后,我看到,一张张洋溢温暖与快乐的脸,没有防备的倘开彼此心扉,我们很快成为朋友。在温暖的酒吧氛围里,热爱在路上的过客们,找到了自己心灵放松的家园。所有的孤独与焦虑烟消云散。从此,喜欢上旅行酒吧。

  
回来后的日子,心依然在路上,是一种莫名的亢奋。

  
那时候我喜欢玩户外,攀岩、徒步、穿越,样样热爱。夏天,一到晚上或周末,一堆爱玩爱闹爱在路上的年青人聚在一起,或在森山里露营,或在岩壁上倒挂,或在街边酒吧里,喝喝酒,吹吹风,说不着边际的话,做不切实际的白日梦,青春与梦想,高高的飞扬。

  


  


  
说着说着,一个念头便产生了,何不开一个有关旅行、攀岩、休闲,以户外运动有主题的酒吧?让这帮爱玩的年青人有自己的窝,让外地的驴友找到异乡温暖的感觉。

  
与性情相投的乐乐、烈马商量,一拍即合,于是“行者”酒吧在朋友们的期待下诞生了。

  
因为喜欢西藏,酒吧的装饰就以藏族特色为主。

  


  
(图,酒吧里温暖的灯光)

  
不远千里从拉萨寄过来的藏族门帘墙,从尼泊尔过来的印有印度神教眼睛的灯笼,经幡、风马旗高高挂着,酥油灯摇曳着的光,就连桌布都是从丽江带回来的。巨大的珠峰灯箱旁,用哈达衬托下的登山仗,是朋友有一年大转梅里雪山时用过的,他差一点儿倒在了转山的路上,是登山仗救了他,而这根已经吸收了梅里雪山灵气的登山仗,挂在酒吧,他说要让更多的人感受它的神圣与纯净。

  
那件黄色的T桖衫,是朋友的珍藏,特赠于酒吧。上面有中国登山队队长王勇峰的亲笔签名,还有2004年登顶K2的西藏登山队的全体队员的亲笔签名,是这些勇士们第一次将五星红旗插在了K2的顶峰,实现了中国人攀登K2的梦想,而此后仁那的遇难,那件T桖衫便成了永恒的纪念品。

  


  
( 图,暖吧如家)

  
黑色的攀岩墙,是狂热的蜘蛛侠们跳岩壁芭蕾的舞台。不经意的角落里,挂着朋友从埃及带回来的芦苇杆草纸画,展现了埃及最年轻的法王新婚的场面。兵马佣与伏特加并排站在酒柜上,喀什的挂毯与日喀则的小羊羔皮在墙上看着着人来人往。朋友从四面八方回来,都给我们带礼物,于是贵州的瓢神、云南的纳西族文字的蜡染、青海的牛头、黄山的同心锁等等,再加上各种各样的旅行照片、留言、杂志书籍,拥挤而热闹地把酒吧点缀得鲜活而生动.

  
然而,真正让酒吧鲜活的还是人。

  


  
(图,我曾经是酒吧的女老板,他们都说我象藏人)

  
在酒吧里,经常可以看到一些人,一支烟,一本书,一瓶红酒坐在吧台上,极少说话,来了,走了,一切都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也有来去如风的,叫一杯香气腾腾的热咖啡,说说笑笑都成了朋友。还有单纯喜欢我们的音乐风格的,印巴音乐、藏族乐曲,爵士蓝调,全是我们在外淘回来,不用说什么,就静静的感受音乐与异域风情。

  
热爱攀岩的,赤着上身在抱石墙上勾来挂去,自创下各种各样的线路,挖尽心思花样翻新。

  
渐渐的,朋友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温暖。他们到酒吧不再伪装自己,心门渐渐打开,里面的故事与感动拿出来,于是,酒吧里的所有人都成为兄弟姐妹,成为挚友。外地的驴友也慕名而来。来咨询自助游线路的,临行前召开出行策划线路会议的,纯粹想来放松喝喝小酒的,我们苦心经营的感觉终于找到了,那就是家的温暖。

  


  


  
外国人喜欢我们的酒吧,美国的罗瑞,以色列的森姆,日本的林,他们或是路过或是生活在中国。不只一次听到他们的赞美:你的酒吧真棒!我们喜欢你们的酒吧!

  
我们听到一次次(尤其是外国人)这样的赞美,慢慢变得坦然。在坦然的心境下,我们接受越来越多的赞美,也包括一些质疑和指责。从开始蹒跚起步,到现在渐渐的丰盈,那晃动着的熟悉或不熟悉的脸庞、兴奋的情绪、因为感伤而流泪的夜晚,还有那永远也喝不完的啤酒,都在昭示着:对自由的向往对远方的渴望永远都在赋予我们创造的力量。

  
于是我们又慢慢的沉静下来。我知道,我们已经把这种心境不留痕迹的洒在酒吧的每个角落。它使我们不再东张西望、举足无措,不再彷徨,相反,她在平静中逐渐的摒弃着一些东西,而更执著于自己的追求。酒吧逐渐有了自己的个性--她被慢慢赋予了生命。

  


  


  
(图,用心来煮好咖啡)

  
曾经的我,把旅行当作生活,把酒吧当成生活。那是一种无拘无束的放纵。然而,人生,又能有几次真正的自由与放纵?我庆幸,我曾经拥有那样的日子.

  
近四年过去了,现在的我,远离了那样的生活,远离了酒吧。然而,它依然还在,或许是一种精神,或许是一种向往。我知道,我的朋友们依然在经营着。而我,在远处,默默的观望,或许,哪一日,在某个远方,我能再次拥有一家那样温暖的酒吧。

  
我期待着。

  
夏夏20070607东京

  





Page: 2 | 1 |

 回复[31]: 夏夏你好! 但然 (2007-06-10 15:32:10)  
 
  夏夏,真的能开该多好。我也许能帮你一点点忙?不行弄点虫草啊雪莲啊藏红花什么的,或者牦牛头、人参果、酥油、青稞面什么的。咖啡当然要有,但既然是藏吧呢,还可以弄点酥油炒面、藏族奶茶、蕨麻(人参果)酸奶什么的当甜点。和我一起到过青藏高原的朋友都很中意这些朴素的藏族饮食文化。我家里还有一尊欢喜佛的小塑像,可以捐献出来。

  
很喜欢你的文章、照片和你的真实与直率。不知道你是不是曾经徒步穿越藏北?马丽华的《灵魂像风》、《藏北游记》在多年前就把藏北的魅力带给了大家。

  
很多日本人对青藏高原都情有独钟。我看,一定会吸引来不少常客的。

  

 回复[32]:  夏夏 (2007-06-11 20:28:08)  
 
  书记,待我与国内的朋友联系一下。他们有的现在还在拉萨开着酒吧。让我多取点经,然后再考察东京的地形。或许,东京这边由你考察,你比我在行多了。

  
离别钩,青稞酒要藏民自家酿的,那才叫正宗呢。不过,我想,现在要在东京喝上青稞酒,还真有一定的难度。就象,我想找一只有头有脚的鸡一样,难。呵呵

 回复[33]:  夏夏 (2007-06-11 20:40:45)  
 
  但然,你好,看来你对藏族还真熟悉呢。先谢谢你,谢谢你的佛像,谢谢你的喜欢。

  
藏式酒吧,牦牛头,哈达,唐卡,经幡,风马旗,转经筒,佛像等装饰,一定不能少。我还有藏族最至高无上的法王送我的哈达与佛像呢,在我家收藏着。

  
我也很喜欢马丽华,从我要追你追到高原,到一系列关于藏北的书,我都读过。记得她《灵魂像风》里说的:我们举步走向大森林。我们只能深入到达一半的地方,余下的一半,则是精疲力尽的----"走出"。

  
走入,是不经意的,而走出,却如此的难。

  
或许,这便是对西藏的感受吧。

  
我没有徒步穿越藏北,但是,我搭车走了阿里,走了扎达,转了圣湖,膜拜了神山,见了法王,这些经历,或许,让我与以往的我已不同。

 回复[34]: 想来点 离别钩 (2007-06-11 21:18:48)  
 
  呵呵

  
钩子

  
有点急不可待了

  
安排了几次

  
都没成行

  


  
类似的也行

  
不知到黑白子说的渠道时不时可行

  
如可行的话

  
钩子想先来点

  
价格,最低数量,

  
钩子先

  
来点解解馋

  

 回复[35]:  离别钩 (2007-06-11 21:21:46)  
 
  正宗

  


  
等你们开了

  
在喝

  
呵呵

  
百度了两天了

  
想要的资料太少

  
呵呵

 回复[36]:  但然 (2007-06-11 22:35:56)  
 
  夏夏,实际上,徒步穿越藏北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只是我曾经对自己的一种可能性设想而已。能够搭车走过阿里,抵达圣湖和神山,已非常人所想。何况有缘见到法王?这些经历,不是或许让你与以往不同——我深信,是必然不同。那其中滋味,几乎无法为常人所知,亦难于付诸文字。

 回复[37]: 上海最大的西藏酒吧 陈某 (2007-06-12 11:52:41)  
 
  http://www.news365.com.cn/wxpd/sh/pb/200604/t20060407_893987.htm

  


  
看来还要找一些会跳舞的

  


  

 回复[38]:  書記 (2007-06-12 22:36:05)  
 
  夏曲格桑美朵.

  
比夏夏,悦耳多了,请允许我以后这样称呼你,那么你就快取经吧,地点在麻布,六本木,最好! 不过在日流亡西藏人会不会来找麻烦啊。

 回复[39]:  夏夏 (2007-06-12 22:55:11)  
 
  离别钩,我在拉萨时,最喜欢的也是青稞酒和甜茶,甜香浓厚,酒不醉人先醉了.酥油茶,我倒有点喝不太惯,因为是咸的,但能抵抗高原反应.

  
安排了几次都未能成行,指的是,要去西藏还是要喝青稞酒?

 回复[40]:  夏夏 (2007-06-12 22:59:54)  
 
  但然,你也去了西藏吗?是什么时候?

  
阿里,在八十年代,号称无人区,我为自己曾到那而自豪.

  
不过,最让我心存感激的,是我在印度的西北部见到了法王,这是我一生中的幸运,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从印度回来后,在泰国,所有知道我见到了法王的日本朋友都羡慕不已,因为,他们当中,曾有人苦苦等待,却无缘与他相见.

  
那是我热爱西藏的福报吧.

 回复[41]:  夏夏 (2007-06-12 23:02:40)  
 
  谢谢陈版主弄来的照片.不过,如果找来那么多藏族小伙与姑娘来酒吧跳舞,那成本就大了.偶一为之可以了.

  

 回复[42]:  夏夏 (2007-06-12 23:11:16)  
 
  书记,叫我的藏名啊,我也觉得好听.因为这儿不能注册六个字的名字,所以我就注册为夏夏了.

  
呣,我会尽快取经,多了解他们的经营方式与方法.拉萨的玛吉阿米在国内都好几家了.

  
在日流亡的西藏人?我倒想见见他们.我对他们没有成见,只有心存感激.因为,我在印度旅行的时候,就是在印度的西藏人的帮助下,才见到了法王.还有,在德里,我认识一个喇嘛,他以前在日本呆过,也是一个好人.

  
西藏人信佛,心善.我想,要是有藏吧,他们来酒吧,我想,不会是来找麻烦的,他们是来找家的感觉.

  
呵,我曾说过,我是乐观主义者,总是从好的那一方面去考虑问题.

 回复[43]:  离别钩 (2007-06-12 23:29:22)  
 
  钩子

  
安排了2次都没成行

  
呵呵,是去西藏

  
现在可以了吧

  
据说火车通了以后已经变了

  
呵呵,争取今年去一次

  
你说的青稞酒啥的

  
不知道弄不弄的来

  
呵呵

  
如可以的话

  
想来点

  
待客和自己尝尝

  
呵呵

 回复[44]:  書記 (2007-06-12 23:43:04)  
 
  钩子你写字怎么那么怪阿,又不是诗,两个字就换行,你写不累。看得人都累了。你不是想喝青稞酒,想晕了吧。

 回复[45]: 这叫梨花体书记, 离别钩 (2007-06-13 01:29:50)  
 
  呵呵

  
最早是在

  
朋友圈里互相取乐学赵大诗人来着

  
玩久了

  
到改不过来了

  
青稞酒钩子是想早点喝上

  
呵呵

 回复[46]:  夏夏 (2007-06-14 13:29:15)  
 
  钩子,这样叫你行不?好象比较顺口.

  
今年准备啥时候去西藏?

  
去年火车通了以后,西藏变化巨大,汉人也越来越多.我建议你要去趁早呢.

  
不过,西藏是每个人的西藏.只要你爱她,她也会用美好来回报你.我也一定会再去西藏的,不管她的外表变化多大.她的内在本质永远不变.

  
你看过<<西藏七年>>吗?

 回复[47]:  夏夏 (2007-06-14 13:32:00)  
 
  书记,待我觉得机会成熟了,我就问陈版主要你的联系方式,咱们好好策划.呵呵

  
不过,如果你想联系我,那也成,我的MAIL是,2046tibet@163.com.希望我们慢慢多了解且交流.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的回忆在旅行
    灵魂的季节--湖南人文之旅<下> 
     灵魂的季节--湖南人文之旅<上> 
    信州高原的冬天 
    夏色の北海道 
    日光的秋天 
     那些琐碎的记忆--有关礼物  
     伊豆,带着狗去旅行  
    那几天,在塞班(Saipan)  
     沉静温和沈从文 
    江永女书,人死书焚 
    我曾拥有一家藏式酒吧 
    两个人的凤凰  
    佛眼,我的TATOO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