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夏夏 >> 我和DAS在路上
字体∶
一个人的老挝(七)

夏夏 (发表日期:2007-06-01 21:54:03 阅读人次:2530 回复数:6)

  一个人的老挝-----我和DAS在路上的故事(七)

  


  
(图,2006年1月我一个人在老挝)

  
一,

  
从金边到万象,走的是Stung Treng边境,穿越柬埔寨的北部和老挝的南部。不是常规线路,走的人不多,只有那些勇于尝试且能吃苦的旅行者才会如此选择,我恰好属于这一类,况且,我别无选择。

  
金边到Stung Treng的路颠簸不平,几乎全是绕山而行。我心依然哀伤。“我为你翻山越岭,却无心看风景。”我把头埋向双膝,不作声,也不再流泪。

  
邻座德国人,JoJo,三十出头,身材高大,笑容温和。我不同于一般行者的情绪,使他对我极关注,颇有大男人要保护小女子的绅士意向。他不时关切的问我,你怎么样?感觉好一些吗?

  
抵达Stung Treng, 已是傍晚七点。柬国边境小镇,简陋安静,却有着一个非常整洁干净,专门为过境游客提供住宿就餐的旅馆。我和另外一个澳大利亚姑娘HauRen合住一间双人房,每人2。5美元。

  
我到街上默默地转了一圈,第一次为自己买了一包烟,柬国产,啥牌子,忘了。

  
回到旅馆小餐厅,同车的十几个老外几乎全在那用餐,聊天。JOJO向我招手。我点了一瓶啤酒,并点着一根烟。几个美国女孩在邻桌,正轮流吸着大麻,见我走来,也递给了我。我猛吸一口,几乎要被呛着。JPJO看着我说,女孩子吸这个不好。我笑笑,说,我不好这个,偶一为之。

  
小餐厅突然响起了音乐。BOB Marry。稍有醉意的美国女孩低声跟着唱,OH,WOMAN NO CRY,EVERYTHING GONA BE ALL RIGHT。。。。。。香烟,啤酒,麻草的味道,混着牛排,Hot Cake的香味,还有几分肆无忌惮的歌声,这个边境小镇的宁静夜晚,刹时热闹而充实。

  
或许,旅行生活便是如此。一切充满了未知与诱惑,谁也无法预料,将会遇见什么。“别让自己在异乡哭泣。”我甩甩头,努力让自己快乐。

  


  
二,

  
小镇到出境点,要乘坐快艇近一小时。著名的湄公河从老挝流向柬埔寨,过了边境便是老挝南部的四千美岛。我们的快艇来了,很小,仅能坐四人,仿佛一摇晃,便会掉入水中。另外一艘小艇运送行李。两艘小艇并肩前进,水花渐湿了一身,两岸的青山由平常转向幽深,迎面而来的风极大,空气极清新,我们快乐刺激得尖叫。

  
途中在一个小岛休息。我和HauRen,JOJO把串串脚印留满整个柔软的沙滩。细细的白沙闪着金光,似乎是某种矿物质。

  
(图,个儿高大的JOJO的脚与我的脚)

  


  
不知道是不是金子?我问他们。

  
或许是。我们每人带一大包回去吧。JOJO回答。

  
我们哈哈大笑。

  
柬国边境是两间极小的木屋,搭在类似码头的高处。几个身穿警服的男子站在屋外,似乎在等着我们。十几个人陆续到达,我们一起上岸排队出境。

  
以为这个山高水远的边境官员会有什么举动为难我们,然而,平安无事。他们微笑着说,欢迎下次再来柬埔寨。

  
对岸便是老挝。告别柬国,五分钟后,踏上老挝的土地。

  


  
三,

  
老挝,与中国云南接壤,是一个发展中的小国,人人礼佛,民风淳朴。

  
然而,在老挝入境处,工作人员向我们每人索要一美元。两个法国人据理力争,责问何来此费用。或许他们并不在意一美元,只是不愿意助长此风气。入境员不加理睬,把他们的护照摆在一边。其余的人乖乖地交了一美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此类事情,在第三国家边境多有发生,有时甚至发生在大使馆。花一美元买平安,买双方快乐,何乐而不为?最后,我看到两个法国人也妥协了。边境工作人员不怕与游客耗时时耗力,而游客的时间与精力,却十分珍贵。

  
澳大利亚姑娘准备到南部四千美岛中一岛住上十天半个月。据说,在岛上的日子如神仙般快活。家庭小旅馆就建在沙滩上,多为小木屋,有的就直接搭在河面上,伴着哗哗流水声人眠,睁开眼便是青翠的绿竹与水草;清晨,有时雾大,轻纱般笼罩着整个河面与木屋,不为仙境为哪般?

  
HauRen力邀我一同前往。而我的心,已飞向中国。就是为了中国的春节,我才毅然与DAS分离。此时,我又怎能突然改变方向,独自去享乐?

  
JOJO,还有其他几个人的目的地均为万象。我们再次搭上一种较大的嘟嘟(三轮车),车箱后有两排座位,可以坐上十来人。车开往南部小城PAKSE,时间合适,可以搭上当日夜班车前往万象。

  
三轮车飞奔而去,路面状况不错,车却颠簸不已。几个美国女孩象顽皮的孩子,把脚吊到车外,更为强烈的感受颠簸。旅行者有许多种,她们属于愿意尝试任何新鲜事的那一种。无论何种行者,率性而为,便是快乐。

  
下午三点,PAKSE车站,恰好有一班破旧的班车即将开往万象,7。5美元,次日清晨到达。我当即买票。JOJO却愿意在小城呆上一夜,他不急于赶路,慢慢享受旅程。

  
“要快乐啊,Chinese Girl!”分别时,他友好地拍拍我的脸。

  
“Yes,I Will!”我笑着点头。

  
拥抱,挥手,告别。

  
旅途便是如此。相遇,别离,别离,相遇,即使是短暂的交会,也如绚烂的花儿,温馨的开在心头。

  
我看了看车上的乘客,全是本地人。我的装扮与他们显得格格不入。不会再有人与我用英文交谈了。一个人的老挝,因为心有牵挂,有了几分落寞。

  


  
四,

  
清晨五点左右的老挝首都,万象,一片宁静,淡淡的月光照着整个城市。冷月无声,却照亮着我的路。找到DAS向我推荐的SABAYDI GUEST HOUSE,是他每次到万象必住的旅馆,在LONGLY PLANT上有介绍,以安全便宜干净著称。

  
我住四人间,1。5美元一个床位,同屋的还有一个美国女孩与加拿大女孩。美国女孩,年轻,漂亮,在中国广州教英文,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她非常惊奇看到我一个人旅行,安静且有韧劲。她说我和她在中国接触的女孩子不一样。“SASYA,你真了不起!”我被她称赞得脸微微红了。

  
她们出门了。我倒头大睡,弥补夜行班车的不成眠。醒来时,已是下午。惊觉,我的头痛欲裂,浑身发烫。莫非是发烧?这还是我一路走来第一次生病。西藏恶劣的自然环境,我却生龙活虎;印度的水质,十有八九游客喝了腹泻,我却毫发未损。未料,在简单纯朴的老挝,在我即将结束我的旅途时,却发烧了。翻出药包,幸好,还有退热散。然而,退热散入喉时的苦劲,几乎让我吐出来。身体的虚弱引来精神的脆弱,我狂思念DAS,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在干什么。他可曾知道,如今的我,头痛难忍,食不下咽。

  
我趴在床上,泪湿了一枕。

  
迷糊间我又昏睡过去。再醒来已是黄昏。摸了摸额头,微凉微凉,居然退烧了。身体却依然虚弱,一天了,未有食物下肚。我决定到街上吃些东西。一家小餐厅,点了一碟炒饭,一粒一粒往嘴里送,心中却依然凄凉,眼泪叭嗒叭嗒往下滴,其他人好奇地看着我,我草草结束晚餐,落荒而逃。

  
路过一家网吧,我给DAS发了一封EMAIL,只有简单几句:你好吗?我在万象,自己吸烟,生病了,哭了。

  


  
五,

  
回到旅馆,我再次蒙头大睡。我知道,睡眠是补充体力的最好方法。次日醒来,阳光明媚,体力似乎恢复了,精神也随之恢复。同屋又住进一个女孩,印度尼西亚人,却生活在美国,热情,爽朗且自信。我们交谈甚欢,结伴租自行车逛万象。

  
万象,一个极小的首都城市,人们过着安静怡然的生活,与世无争。正因为这种怡然自得,吸引了众多西方游客。通常,他们抵达曼谷,下一站便会选择万象或暹粒。当然,万象城里还有许多可观赏之处,如许多佛教寺庙,或金碧辉煌,或年岁古老,却都保存完好。

  


  
(图,万象金碧辉煌的大皇宫)

  
我和印尼女孩骑车缓缓而行,在阳光下,在寺庙里,发随风而舞。

  
然而,我们虽结伴,心却依然是在独旅。

  
这是旅行中的原则,保持距离,保持一定的沉默。很多时候,一个人选择上路,不是因为要达到什么目的,仅仅是听到了内心真实的声音。为了遵循自己内心生活,许多人为此付出着极大的代价。选择旅行,在失去许多的同时,又得到了许多。当一个人的内心世界满满当当,他便能充实的活着。寂寞,心却不会孤独;沉默,语言却不匮乏。

  
路,越走越远越沉默。

  
而时光中,每一个能沉思默想的瞬间与片段,又是如此难得。

  
我骑行在万象温暖的阳光里,若有所悟,心,也渐渐暖和。

  
一个人的老挝,在我从南部的边境穿越到北部的琅芭拉绑,再从老挝BOTON边境到中国边境云南省么汗,宣告结束。

  
内心的煎熬,身体的病痛,精神的偶得,其中滋味,冷暖自知。

  
或许是苦旅,或许是甘旅,一切已不再重要。

  
因为,我相信着,一切将趋向光明,但,必先经过黑暗。

  
(图,我和印尼女孩在万象凯旋门前舞动的影子)

  


  
夏夏 20070601 东京

  




 回复[1]:  夏夏 (2007-06-01 22:00:14)  
 
  LAOS,是我个人极喜欢的一个小国.

  
宁静,淳朴,却不失风情.

 回复[2]:  林祁 (2007-06-02 19:08:54)  
 
  你的照片拍得很棒!

 回复[3]: where are you come from? tashiro (2007-06-03 17:12:05)  
 
   Hello, Sasya. Are you come from Nanning of Guangxi? I come from there. Now I am in Yokohama of Japan. I stay here about 10 years. My E-mail: tashiromasae@yahoo.com

 回复[4]:  夏夏 (2007-06-04 13:50:29)  
 
  林祁,这张舞动的影子,也是我很喜欢的照片呢,那时候,是落日时分,阳光正照在凯旋门上,不是很强烈的光,温和.而我们舞动的影子,充满活力与张扬,我感觉非常美.呵呵

  
TASHIIRO,HELLO!我也来自广西,不过不是南宁.我去过一次横滨的.或许,下次,我再去时,会和你见面.我们是老乡哦,真不容易!

 回复[5]:  志村犬 (2008-07-06 02:29:50)  
 
  全部看完了,好文章!拿去国内论坛发吧,挺吸引人的。

  
你真不简单,这种旅行令人向往。我想去泰国海滩,晒晒太阳,抽抽大麻

 回复[6]: 志村犬好. 夏夏 (2013-06-05 00:01:14)  
 
  谢谢你对我这一系列文章的所有回复.我也是现在才看到你的一一回复与提问,几次让我笑出声来.

  
我和DAS在路上的故事,记得是我刚到日本时,国内的一家杂志的编辑约我写的稿.后来因为生BABY,就停了下来.这一停就是五六年,真惭愧.

  
现在回头看自己的文字,那么真,那么诚.我又有了它接下去写的冲动了.

  
谢谢志村君,真的.把它写完,再自己为自己出一本书,老时,就当做自己的回忆录.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和DAS在路上
    一个人的老挝(七) 
    泪洒金边(六)  
    2006年的第一轮日出,吴哥(五) 
    再度别离(四)  
    时间就是用来浪费的(三) 
     “我想与你一起去旅行”(二) 
    2005,秋,遇见(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