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夏夏 >> 我和DAS在路上
字体∶
泪洒金边(六)

夏夏 (发表日期:2007-05-24 16:08:07 阅读人次:1967 回复数:9)

   泪洒金边-----我和DAS在路上(六)

  


  
一,

  
柬普寨是个让人忧伤的国家。

  
暹粒到金边的路,并不象人们所描述的那么差,旅行大巴安全且舒适。然而,窗外掠过的风景,心会莫名的疼。简陋的木棚房子,站在门前皮肤黝黑的孩子,赤裸上身,茫然失神。看不到他们眼中属于孩童的生气。或许因为困顿,失去了欢笑。这个国家三十多年的内战,给人们带来极大的伤害。在地雷博物馆,看到的录像,众多儿童,因触着地雷而失去手或脚,他们依旧玩耍,却让人看得心酸。

  
这个国家的哀愁,深深的笼罩着我。只有,窗外的蓝天,依然那么蓝。天,如此高,地,如此广。

  


  
二,

  
金边,是个发展中的城市,象中国许多中小城市。

  
自行车,摩托车,三轮车来回穿梭。我们寻找旅馆。三轮车司机给我们推荐,OK GUEST HOUSE,靠近湄公河。是一家不错的旅馆,众多西方人聚集。露天大餐厅,网吧,免费电影,房间干净宽敞,不带卫生间的双人间3。5美元。我们选择有两个大窗户的房间,窗外是一棵大巴蕉树,风来时,叶子象要伸入屋内。

  
我们的旅行生活通常无事可干,也没有计划,一切随心而行。一天中重要的两个时分是日出与日落。有时会起个大早,走到河边,寻找日出的方向。下午,也散步到河边,静静地看天边渐渐褪去的那一抹红。

  


  


  
沿着河边散步,非常舒适。许多东南亚风格的寺庙宫殿精致华美,更让人放轻松的是大小集市,出售各种小吃食物。河边聚满小餐厅,没有桌椅,全部挂着吊床,地上铺着地席,人们坐在吊床上,摇啊摇啊,吃小吃,喝小酒。非常喜欢这么独特的餐厅,食物很普通,烤玉米卤鸡蛋,却因为摇晃着,吃得很有趣。

  
我们有时也买法式面包,几个熟鸡蛋,一点青菜,一些沙拉酱,自己做三明治。我们爱酒,天天要喝威士忌,买一瓶,放在旅馆里,兑着饮料喝,天天都是醉眼朦胧。

  


  


  
三,

  
我们去金边著名的S21监狱。

  


  
S21,是SECURITY OFFICE21 (21秘密办公室)的缩写,又名赤柬博物馆,据高棉文字典理解,是“毒性山丘”或“朝向吴哥忍受罪恶的土墩”。它的前身是一个以西哈努克皇室继承人命名的中学PONHEAYAT,1975年到1978年,红色高棉时期的波尔布特秘密部队将其变成形刑的监狱。如今,是一座博物馆。

  
一间间教室被隔成小小的房间,摆着铁丝床,燎铐等各种行刑工具,成千上万亡灵的黑白照片,控诉着那些惨痛的历史,这里曾经血流成河,尸堆成山。我们看得触目惊心,脚步沉重,心情亦沉重。

  


  
一家展览馆的留言本上,看到一个中国人的留言:要是中国也有一个文化大革命博物馆,向人们展示历史的真实,提醒人们不要重复已犯的错误,多好!

  
真是有见识的中国人!我们的国家,也曾经走过弯路,文化大革命正是一个惨痛的教训,象上演了一场大闹剧,然而,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票价实在太贵!

  


  
四,

  
哀愁渐渐地感染了我和DAS。

  
一周后,我们开始讨论接下来的行程。

  
我想去老挝,持有老挝签证,主要是想从老挝过境回中国的云南。DAS却想去越南或泰国,这两国,他可以落地签证,且还免费。他没有老挝签证。我们去问旅馆的代办处,回答说老挝签证至少要等一周。

  
我们都有点儿泄气。连同柬国沉重的忧伤,我们常默默地吸烟,喝酒,直到无言相对。

  
何去何从,是聚是散,依然是我们的心结。

  
中国春节的脚步越来越近,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而我,却还在柬国。无论如何,我应该踏上归家的路。仅仅认识两个多月的DAS,我还做不到邀请他和我一起回中国。而他,似乎也认识到这一点。决口不提,他是否想与我一同去中国。即使他想去老挝,也只是陪我一程。然而,老挝的签证等待时间实在过长,我没有时间等待。

  
可是,他极力劝我同他一起回泰国。或许我们可以一起踏上去印度的旅程。

  
我再度矛盾。

  
打心底,我不想走重复的再回泰国。而且,我已外出旅行半年,我想念家人,想念馒头白粥和酸菜。即使决定再去印度,我必须先回一趟中国。然而,我可以同他一起浪迹天涯吗?他如此随性,去印度,只是在寻找,寻找他的心所在,神所在,他不知道要呆多长时间,或许一年,或两年。我能同他一起去寻找一种虚无缥缈的境地吗?

  
但,一想到要离开他,自己独自一人穿越柬国北部边境,从老挝南部到北部,回云南,我的心又莫名疼痛。和他相处,即使无事可做,却有一种巨大的默契,默默的行走与感受着,无比舒适。尚且,一旦我们分开,谁又知道,接下来,我们各自又有怎样的相遇?

  
一想到这些,我的头疼痛得厉害。不是因为酒精。

  
DAS也有同样的忧虑。

  
“SASYA,如果你要离开我,我非常伤心。但是,我却不能保证,在你离开我的日子里,我不会有新的MEETING。而你,我也在担心,在路上,有新的遇见,会有新的改变。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满脸忧伤。

  
“我也是同样的心境。然而,我也没有主意。我必须回中国过新年。”我狠下心来,去意已决。

  
他默不作声。我知道,他总是尊重我的决定。

  
但,我依然下不了决心,一个人离开。

  


  
五,

  
终于,1月11日,他喝多了熟睡。我没有与他再商量,独自一人到附近的旅行社代办点,买了次日金边到边境STUNG TRENG的车票,12美元,行程12小时。

  
他惊呆了。

  
“SASYA,你不需要我。如果你需要我,你不会选择离开我。”他伤感之极。

  
我无言以对,只有不停地说,不,不是这样的。。。。。。

  
我们终于要分开了。

  


  
1月12日。

  
清晨,他送我到乘车点。他穿蓝色的T-SHIRT,蓝色的沙龙,看上去象柬普寨人。因为走此线路过境到老挝的游客并不多,是面包车,十二人,除我之外,全是洋鬼子。众人面前,我们没有顾忌,我的眼泪哗哗直流,DAS也哭了。

  
“答应我,给我EMAIL,告诉我,你的下一步计划。我依然等待你和我一起去印度!”他再三对我说。

  
我说不出话来,只有不断的点头。

  
他蓝色的身影变成一个小黑点,我的泪水,依然不断。

  
坐我身边的德国人看了,说,他是你的男朋友吗?你们感情那么好,为什么要分离?

  
一句话,再次将我陷入泪海。

  
为什么我们要分离?

  
我也不知道。是因为我们的感情不够深?亦是缘分不够深?还是因为漂泊在路上的感情,结局注定是分离?即使,我们曾相爱,也将各自重回各自的生活轨迹,走回原来的路。

  
这一别,或许便从此天涯海角。

  
或许今生永不再见。或许会再度重逢。

  
一切只能由命运来抉择。

  
泪别金边。

  
我的泪,如雨下。

  
我的心,如刀割。

  
夏夏2007/04/20

  


  


  




 回复[1]: 好长寿,羡慕中 水双 (2007-05-24 16:47:46)  
 
  夏夏20007/04/20

 回复[2]:  夏夏 (2007-05-24 16:52:55)  
 
  晕,这都让你注意到了.真不好意思.我已经改正过来了.

  
还有,我刚看到一个中日翻译器,所以我把文章试着翻译成了日文,这下可以叫DAS也来看了.

 回复[3]: 夏夏 雪非雪 (2007-05-24 19:00:11)  
 
  经这个翻译器一翻,你文字的个性就不知道给翻到哪里去了。

  
私の涙、雨の下のでようです。

  
私の心、もし刀は切るならば。

  
——这日语,DAS看了才真会晕呢

 回复[4]: 你那种文章 水双 (2007-05-25 07:14:51)  
 
  ,放在翻译器里的话,中日双方都晕倒。现在看了一下日文,果然晕倒。翻译器能把你的创作地道地译出来的话,翻译家们都要去跳崖去了。另外,你喂给DAS这种晕倒的日文,就害人了。

  
例如:第一段标题:柬普寨是个让人忧伤的国家。

  
被机器翻成这样的日语:カンボジアの普遍的なとりでは個が人の憂え悲しむ国家を譲るのです。莫名奇妙。

  
由我这个业余翻手翻的话,是这样的:

  
1,(比较老实)カンボジアは人を悲しませる国である。

  
2,(比较跳跃)カンボジア,悲しい国。

  
3,(比较文艺)カンボジア,悲しまずにいられない国。

 回复[5]: 还有,柬普寨 水双 (2007-05-24 19:47:25)  
 
  一般是柬埔寨。不知是否被改成了新的译名。

  
不约而同地和非雪的意见一样了。所以建议把日本字,撤了为妙。

  

 回复[6]:  夏夏 (2007-05-24 20:56:45)  
 
  我晕!

  
我还说呆会就让DAS来看呢!

  
看来先撤为妙!

  
谢谢各位!

 回复[7]:  依莫托 (2007-05-24 22:29:14)  
 
  夏夏:你的故事非常美。但我读起来感觉到它们的匆忙。你的文字也许还可以再停留一点,会更动人。

 回复[8]:  夏夏 (2007-05-25 15:30:44)  
 
  依莫托,谢谢你的建议.我会好好想一想.

  
有时,我想,写得过细,看者也许会不耐烦.不过,多描述,是一种更完整的记忆.以后,自己读起来会觉得很有意义.

 回复[9]:  志村犬 (2008-07-06 02:15:15)  
 
  唉,忠孝不能两全啊。你老公就压根不想陪你回中国吗〉?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和DAS在路上
    一个人的老挝(七) 
    泪洒金边(六)  
    2006年的第一轮日出,吴哥(五) 
    再度别离(四)  
    时间就是用来浪费的(三) 
     “我想与你一起去旅行”(二) 
    2005,秋,遇见(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