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字体∶
【信、达、雅】是个假命题!

老唤 (发表日期:2016-04-28 00:54:54 阅读人次:2516 回复数:9)

   【信、达、雅】是个假命题!

  
据说【信、达、雅】作为【翻译的标准】最先是由严复老先生提出来的,他在《天演论》的“译例言”中写道:“译事三难:信、达、雅。”而后,这【信、达、雅】作为信条竟然在我国翻译界统治至今。

  
我孤陋寡闻,不大了解严复何许人也,早年读过《天演论》,知道他是翻译家,积极介绍西方思想,并且知道他拥戴恢复帝制,仅此而已。

  
且不管严复老先生是何方神圣,我这里就事论事,就说说【信、达、雅】。

  
我也有过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年代,一边儿翻译一边儿想着【信、达、雅】。后来到了国外才知道:【信、达、雅】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外国只用一个词儿(或说词组)来要求翻译,那就是【忠实原文】。

  
【信、达、雅】的【信】其实应该就是忠实原文的意思,如此看来,【达】和【雅】就成了废话。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说【信达雅是个假命题!】

  
根据严复老先生的意思,我猜想:他恐怕把【忠实原文】想得过于简单了,否则不会画蛇添足,或说脱了裤子放屁,在【信】的后面再加上【达】和【雅】。

  
【忠实原文】指的不仅是在意思上忠实,还要在风格上忠实。这是一个更为高端的要求,它要求翻译者要十分了解作者,和作者有着一样的(起码是近似的)思想和感受。一个有翻译价值的文学家,或者哲学家、思想家,他的文风与他表述的内容是浑然一体的:他的朴实或者华丽、他的艰深或者流畅、他的幽默或者粗俗……都是他思想感情的表露,像血肉一样不可分割。你怎么可以用【达】和【雅】来统一要求呢?

  
比方说伟大的美国作家萨林杰,他作品中的人物张嘴就是粗话,这表达了他们对美国现状的态度,你把他们【雅】了,那你什么意思?

  
有人还强词夺理,说该雅就雅,该俗就俗,雅俗都有美学意义,这就是【雅】。这也就是我说脱了裤子放屁的道理。【忠实原文】不就得了么!

  
【达】更是一句废话。因为我们很难想象一部词不达意或者前言不搭后语的作品却值得翻译出版。换句话说,如果一个翻译者连忠实原文的表达都感到困难,那么他是否该考虑考虑从事其他更适合他的工作。

  




 回复[1]: 老唤看看这个翻译是否信达雅 骏骏 (2016-04-28 06:34:28)  
 
  

  

 回复[2]: 据说 老唤 (2016-04-28 12:43:29)  
 
   据说严老先生是我的老校长,虽然只干了一年,但我还是有些诚惶诚恐。并且话说回来,在中国人连饭都吃不上的年代,他为大家送来了一碗粥,不管怎么说,一碗粥总是聊胜于无的。

  
我要说的是:他所创建的翻译【理论】实在是业余,不能再作为专业工作人员的信条而被继续信奉下去了。其实他自己就是他的翻译理论的受害者。

  
在他的译著中,他一会儿【雅】,像改编;一会儿【达】,像直译或硬译,就是缺少【信】,因为你很难看到原作者的风格。他把别人的著作都改成了自己的作品。

  
并非我一个人这么看,这里可以借助贺麟的【严复的翻译】列举一些前人的评价:

  
傅斯年:“严几道先生译的书中,《天演论》和《法意》最糟……这都是因为他不曾对于原作者负责任,他只对自己负责任。”……“严先生那种达恉的办法,实在不可为训;势必至于改恉而后已。”(见《新潮》一卷三号532及539页)

  
蔡元培很客气:“……他的译文,又很雅驯,给那时候的学者,都很读得下去。所以他所译的书在今日看起来或嫌稍旧,他的译笔也或者不是普通人所易解。”(见《五十年来中国之哲学》第1页)

  
张君劢直击要害:“以古今习用之说,译西方科学中之义理。故文学虽美,而义转歧。”……“总之,严氏译文,好以中国旧观念,译西洋新思想,故失科学家字义明确之精神。”

  
贺麟最为体谅严复,他写道:【他(严复)在《天演论》例言里曾经声明过:“词句之间,时有所颠倒附益,不斤斤于字比句次。”又承认他那种译法,不可为训,劝人勿学道:“题曰达恉,不云笔译,取便发挥,实非正法。”这种真实态度,也值得称他一个“信”字。】

  
诸位或许都看到了问题的所在,却没有指出问题的根源:【信、达、雅】三重标准。

  
严老先生也确很谦虚,但是话说回来,他自己都认为他的翻译【实非正法】,那么谁还能践行他的翻译理论呢?

  

 回复[3]: 严复【信达雅】的【流毒】 老唤 (2016-04-29 23:32:52)  
 
   如果我们追寻刘仲敬拙劣翻译的源头,于是就发现了严复。

  
小刘说:【我觉得自己象清末民初的译者,例如严复】。

  
原来如此:他把严复当成了偶像!

  
且不说当时的翻译条件多么的拙劣,就如严复,留英仅仅两年,专业驾船,还不算文科;就是后来的鲁迅,如此隽永的文笔,他的翻译也很难恭维。

  
我们可以把清末民初的思想启蒙称作中国的【小文艺复兴】,与欧洲不同的是:

  
1,欧洲的文艺复兴是自发的;而我们是进口的。

  
2,欧洲的文艺复兴改变了世界:列举其中的巨匠都是家喻户晓: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但丁、薄伽丘,哥白尼……就连休谟也应该算作一个,他来得晚,但是更深刻!

  
但是明末清初的文艺复兴,却仅限于一小部分知识界,就如鲁迅:【一有闲空,就照例地吃侍饼、花生米、辣椒,看《天演论》”。并且是隔靴搔痒的。

  
确实,【天演论】的译文里有些词汇在今天我们也耳熟能详,但是还是有其词不达意的地方,鲁迅用“进化”代替“天演”,大概就是无神论者对【天】的一种本能的反应吧。

  
如果说【达】 是废话,那么【雅】最是害人不浅,【雅】要求【阳春白雪】,于是乎只好【再创造】,于是乎:不文不白,莫名其妙。这在严复和小刘的文章里都比比皆是。

  
聪明的叔本华认为:一个聪明的人说出来的话一定是有内容而简单明了的。只有那些为了掩藏智商欠缺的人才故弄玄虚。当然,专业术语是另一个问题。

  

 回复[4]: 译文社挺有意思 老唤 (2016-04-30 21:21:21)  
 
  合同我还没签,也不通知我,又再版了,不过译者确实变成我了。

  
我是真正的毛主席的好战士,为人民服务,没有报酬。死后看来是非进天堂不可了。

  


  


  

 回复[5]:  二进宫 (2016-05-01 15:46:38)  
 
  出书了

  
小样儿的,这回我看谁还敢吱声

 回复[6]:  金枪鱼 (2016-05-03 10:05:50)  
 
  微信广为流传的一个段子

  
小时候上学,把“English”读为“应给利息”的同学当了银行行长 ; 读为“阴沟里洗”的成了小菜贩子 ; 读为“因果联系”的成了哲学家 ; 读为“硬改历史”的成了政治家 ; 读为“英国里去”的成了海外华侨 。 而我,不小心读成了“应该累死”, 结果成了普通劳动者……

 回复[7]:  二进宫 (2016-05-03 15:11:54)  
 
  嘿嘿嘿

 回复[8]:  二进宫 (2016-05-03 15:14:38)  
 
  上帖仅供金枪鱼参阅

 回复[9]:  夏夏 (2016-05-04 22:53:10)  
 
  

  
【忠实原文】指的不仅是在意思上忠实,还要在风格上忠实。这是一个更为高端的要求,它要求翻译者要十分了解作者,和作者有着一样的(起码是近似的)思想和感受。

  
说得对!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老婆和我的最爱 
    纪念刘晓波 
    悼五道 
     文贵的智商 
    中韩比较 
    【谁不说俺家乡好】 
    【我终于死了】 
    《雷雨》与“俄狄浦斯情结”  
    【信、达、雅】是个假命题! 
    中国还有学问吗? 
    2015年老唤美术金奖 
    智商 续 
    求助 
    我是汉奸我怕谁 
     战争万岁! 
    忍无可忍! 
    中國人為甚麼老被別人肏? 
    也聊韩寒和李承鹏 
    [哭]的机制 
    孙中山和毛泽东 
    韩寒的孤独和老唤的孤独 
    一份来自非洲的报告 
    [善]与[忍]的最简史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