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字体∶
也聊韩寒和李承鹏

老唤 (发表日期:2011-12-28 00:49:25 阅读人次:2712 回复数:18)

    也聊韩寒和李承鹏

  
没有亲眼见过57年[百家争鸣]/[大鸣大放]的同志不要高兴得过早,韩寒和

  
李承鹏的帖子只是上级领导送给[广大群众]的两块蛋糕,让大家[欢欢喜喜过个年],这是上级领导对[广大群众]关心体贴的表现。大家要珍惜,不要误解或者辜负了上级领导的爱心!

  
为什么这样说呢?

  
稍微用一点儿智商就能知道,李承鹏的[一人一票]可能吗?如果这[一人一票]只限于他的故乡,哪怕北京,没准儿还有点儿可能,要是新疆/西藏也[一人一票],那还了得?

  
还有韩寒的[松绑]。松到什么程度?多年来我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像旧社会一样能办一家私人的出版社,哪怕杂志社,但是至今迈不出第一步。

  
这里,我决没有低估二位文章价值的意思。我崇敬那些具有天赋才能的人,比如崔健/王朔/韩寒,当然还有李承鹏。因此在我的眼里,如果艺术是一架天平,崔健的一首歌比八个样板戏要重得多;王朔的一篇[顽主]要比所有的[官方文学]的总和都有价值。

  
在我看来,李承鹏比较乐观;韩寒有点儿悲观(不是在褒贬的意义上)。前者更[现实主义];后者更[理想主义]。李承鹏令人激奋,他紧逼现实;韩寒却用直观令人深思。就目前论及[民主]的文章(不难发现两者对[民主]的认识不尽相同):前者倾向于民主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因而呼吁[参选];后者偏于民主是素质的结果,因而呼唤[自由]。

  
一件事情的两个方面,视角不同,各有千秋。

  
但是说到[素质],我认为韩寒是透彻的,同时不得不指出李承鹏的致命弱点:他认为到处小偷的国家可以实现民主,我们当然也有可能。这是偷换概念,杂文地可以,论文地不行。因为外国的一个小偷虽然缺钱,甚至缺德,但是不一定比中国一个普通公民缺少[民主意识]。这就像外国的一个犯人,就是在监狱里也知道自己还有多少可以行使的人权。中国犯人行吗?不用说犯人,就是警察,是不是有人权观念都是个问题!伸手扇嫌疑犯俩嘴巴,不觉得有什么不合适,被打的也觉得罪有应得!这就是现实。

  
说韩寒透彻是因为他看到了现实:刘什么波还关在监狱里,可还有几个人为他的自由奔走呼喊?外国人倒是乐此不疲,不过也有时限,直到他们知道中国人和外国人到底不一样为止。韩寒比李承鹏客气,他所要求的[自由]是一种[残缺的自由],就是说,有限度的自由。有人会问:这样的话,你还要那个鸟自由有啥用啊?当然,这可能是气话,但总不能一口吃成个胖子。

  
但是尽管如此,韩寒还是像大多数中国文人一样,有[拉不出屎来赖茅房]的嫌疑。一个作家要有灵魂是必须付出些代价的。鲁迅说:[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说得也是这个意思。苏俄,不,世界上很多杰出的作家都是在险恶的环境下写出了启迪和鼓舞人心的不朽之作。

  
[存在先于本质]说的也是这么回事,看你选择什么?怎么选择?韩寒的祈求使我担心:他的理想是不是张艺谋?在政权允许的条件下名利双收?

  
韩寒好像看好文人,知识分子……,但是你到出版社/报社/研究所……去问一问:你们选择饭碗,还是选择正义?(当然,不要听语言,要看行动。)

  
这就是素质!

  
实际上,哪儿都没有无限美好的自由!

  
当然,我不是想让韩寒去上街游行。中国人喜欢[天上掉馅饼]:一个好领导,一个好制度,一次什么革命或运动,世界就换了新天。这是幻想,在此意义上,我同意韩寒。

  
但是在这里,韩寒还有一个矛盾:一边感叹素质,一边对粉丝们说:你们都是好样的!(我相信我们这一代人的品质。)就我所知,狭隘的民族主义愤青就几乎都出自这一代人。

  
其实,从本质上说:粉丝和五毛虽然常常对立,但性质是一样的,都是错误的选择!韩寒决没有勇气对自己的许多中国话都说不利索的粉丝说:不要跟着我,要独立思考!你们应该自立,实现自我教育,写自己的文章,走自己的路!

  
韩寒和李承鹏在前面走,后面跟着两群粉丝。粉丝们尽管时不时互相贬损,但却唱着同一首歌:[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知道这歌词的潜台词吗?[除了我,你们难道不是傻逼吗?]

  
但是不管怎么说,二位从事着又一次[启蒙运动],至少装点了中国的[民主],尽管很可能还是[水中月,镜中花]……

  
可怜啊!如果画饼可以充饥的话……

  




 回复[1]:  chengli (2011-12-28 08:59:03)  
 
  普通公民缺少[民主意识]

  
这不是死结么。

  
老唤看得真透彻。

  

 回复[2]: chengli很有眼光! 老唤 (2011-12-28 14:20:58)  
 
  

 回复[3]:  老十 (2011-12-28 14:21:09)  
 
  

  
让我怎么想起王二那句

  
光有熵增现象不成

  
大伙都顺着一个方向往下溜,

  
最后在个低洼的地方汇齐,

  
挤在一块儿像粪缸里的蛆

  
汗。。。。。。

 回复[4]: 好! 鬼 (2011-12-28 14:55:20)  
 
  “党组织庞大到一定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人民就是体制本身”!

 回复[5]:  不思不想 (2011-12-28 17:31:37)  
 
  【韩寒的祈求使我担心:他的理想是不是张艺谋?在政权允许的条件下名利双收?】老喚看韓寒透徹。。至少韓寒這些日子有些那個。。。

 回复[6]: 民主需要耐得住寂寞的精英! 鬼 (2011-12-28 21:51:07)  
 
  比如乔治·华盛顿,美国独立战争中率领大陆军团赢得美国独立,但他拒绝了一些同僚怂恿他领导军事政权的提议,而是回到了他在维农山的庄园回复平民生活。

  
还比如本杰明·富兰克林,十八世纪美国最伟大的科学家和发明家,著名的政治家、外交家、哲学家、文学家和航海家以及美国独立战争的伟大领袖,但他的墓碑上却刻着“印刷工富兰克林”。

  
......

 回复[7]: 再来看看伟大的共产党人 鬼 (2011-12-28 22:14:39)  
 
  《水晶棺,共产主义的裹尸布》

  


  
解滨

  


  
据新闻报道,2011年12月28日这一天,朝鲜全国为其最高领导人,国防委员会委员长,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朝鲜劳动党(即共产党)总书记金正日进行“遗体告别仪式”,举殡和下葬。

  


  
下葬? 没听说金正日的墓地在哪呀?这么伟大的领导人怎么可能死无葬身之地呢? 此事乃千真万确。 原来,金家二代的所谓“下葬”,不过就是搬到“锦绣山纪念宫”,也就是他老爸现在住的地方去住。他不是“入土为安”,而是永生永世躺在一个水晶棺里,尸体永久保存。那哪叫下葬,那叫升堂! 而那个“遗体告别”也是多此一举。 既然尸体永久保存,那有什么好“告别”的? 我去谷歌搜了几张锦绣山纪念宫的照片。 我晕,那房子居然比我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主席现在住的房子还要大好几倍,那是个豪华的宫殿啊! 对照起来,毛主席以及世界无产阶级的伟大祖宗列宁同志住的地方简直就跟叫花子一样寒碜。那金二将军不就是个屁点点的小国的头吗? 咋死后还住那么豪华的宫殿呢? 那宫殿每年的维修费、水电费、员工工资都要多少银子啊? 一个人活着的时候享尽荣华富贵,死后还要住那么大的宫殿,还要那么多人伺候,据说光是尸体防腐一项,每年就要花上百万美元,这也太会折腾了吧。要不说他是共产党的领导,还以为他是某个国王或皇帝呢。 那《国际歌》上不是唱“起来,饥寒交迫的人们”吗? 共产党就是这样“饥寒交迫”的?

  


  
听说共产党人都是唯物主义者。 既然是唯物主义,就要相信科学,注重事实,不迷信。 按照科学观点,人死如灯灭,生命停止,不会复活了。事实上,保存尸体,就跟保存一团腐肉一样毫无意义。 尸体本身不会感觉到任何厚待,也绝对不可能继续对世界发生任何影响。 所以,从科学的观点来看,长久保存尸体纯粹是瞎折腾。你也许会说:人是感情动物 —— 保存尸体,随时可以供别人瞻仰其遗容,也可表达对死者的一种怀念和寄托嘛。 但谁都知道,那个福尔马林浸泡中的僵尸,容颜其实早已毁尽,比死猪还难看。那“栩栩如生”的面孔,不过是人工精心化妆甚至伪造的结果罢了。 要说瞻仰遗容,现代技术可以丝毫不差地复制出和原型一模一样的、如假包换的人像,如石膏像,铜像,蜡像等。为什么非要拿一具恶心透顶的僵尸来糊弄人糊弄自己呢? 看来共产党并非唯物主义者。

  


  
有特权的人死后,尸体经过特殊处理,长久不腐烂,这并非共产党的独创。 几千年前埃及的木乃伊制作技术就达到了精湛的水准。古埃及的法老大多是这样保存尸体的。 但后人并没有把那项技术发扬光大,因为人们知道了人死后不可能复活这个道理。 保存尸体完好,并无任何意义,且劳民伤财。 我们中国就一直有“入土为安”这种习俗。西方社会也有“back to earth”的说法。所以,近千年来,埃及古老的裹尸术濒临绝迹。 但到上个世纪二十年代,裹尸术却得到了发扬光大。 而对这种古老的裹尸术发掘并继承的,恰恰是那个高喊“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的共产党。

  


  
1924年1月21日,列宁死去。以杀人魔王捷尔任斯基为首的治丧委员会决定将列宁的尸体长期保存。当时谁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可以长期保存尸体。经过反复讨论,决定由解剖学家沃罗比约夫、生物化学家鲍里斯·兹巴尔斯基等人组成列宁遗体保护小组。使用当时最先进的技术,该小组成功地将列宁的尸体保存,并存放在水晶棺内。 后来兹巴尔斯基曾因保护列宁遗体有功而荣获斯大林奖金、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称号和列宁勋章。

  


  
列宁的尸体保存成功,在共产党世界一发不可收拾,古埃及的裹尸术从此走上了现代化之路。 1949年7月2日,保加利亚共产党领袖,国际共运的著名活动家季米特洛夫病逝。苏联领导人决定为季米特洛夫作遗体防腐处理。由苏联科学家兹巴尔斯基父子和几位苏联科学家担负起季米特洛夫尸体保存的重任。 季米特洛夫的尸体保存了40多年。1990年,苏共和保加利亚共产党垮台后,季米特洛夫的尸体从水晶棺中移出,被葬在其父母的墓地。 1999年,其原陵墓被拆毁。

  


  
1952年初,前蒙古共产党领导人之一,杀人如麻的总理乔巴桑死后,由老兹巴尔斯基的儿子小兹巴尔斯基负责对其尸体进行防腐处理,工作在蒙古首都乌兰巴托进行。但在2005年,其尸体被从水晶棺内搬出来火化,其陵墓也被拆毁。

  


  
1953年3月5日,斯大林死去。 斯大林死后两个小时,尸体就被送到列宁墓下面的特别生物实验室进行解剖和初步处理,防腐处理进行了3个月。这期间重新制作了水晶棺,将斯大林的尸体和列宁尸体安放在一起供人们瞻仰。 1962年,根据赫鲁晓夫领导下的苏共22大做出的决定,斯大林尸体被移出列宁墓的水晶棺,埋葬在克里姆林宫墙下。 中共曾经指责赫鲁晓夫对斯大林“鞭尸”,就是指这件事。

  


  
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领导人歌特瓦尔德在参加斯大林葬礼期间患了感冒,返回布拉格不久就因肺炎在3月14日去世。苏联科学家也应邀为歌特瓦尔德作了遗体防腐处理。但1956年捷克斯洛伐克领导人宣布:以这种方式保存遗体“不符合人民的传统”。 1962年,在其家人的要求下,他的遗体本从水晶棺搬出来,随后将遗体火化安葬。

  


  
1969年,越南共产党领导人胡志明还在病危期间,苏共中央就决定派由小兹巴尔斯基的学生捷勃夫率领的专家小组着手准备为胡志明作遗体防腐处理。胡志明于9月2日死去。 由于北越没有必要的设备,苏联专家建议将胡志明的尸体运到莫斯科处理,遭到越共领导人的坚决反对。于是苏联用飞机将设备运到越南。 1975年5月越战结束后,胡志明的尸体被陈列在河内的胡志明纪念堂的水晶棺中至今。

  


  
据传金正日的老爸金日成的尸体也是俄国人帮助作防腐处理的。那时苏联已经解体。今天金正日的尸体是由中国专家还是俄国人帮助处理的,目前还不清楚。估计北韩在这方面早已发展出了自己的先进技术。一国有父子两人都躺进水晶棺的,在人类历史中尚属首次。 假如今天朝鲜人民的伟大领导人金正恩将来死后也躺入水晶棺,那朝鲜将再次打破其首创的世界纪录。

  
目前世界上躺在水晶棺里的,总共只有列宁,胡志明,毛泽东,金日成四人。加上刚刚步入水晶棺的金正日,一共五人。这五人在世时全是共产党领导人。 一个高呼“解放全人类”的政党,一个以实现“共产主义”为最终目标的政党,一个深信“从来就没有救世主”的政党,居然对其领导人的僵尸如此迷信,难道他们真的是人类的救世主?

  


  
世界现代历史中的伟人可以说是层出不穷。 随便就可以说出一大堆,如居里夫人、爱因斯坦、马丁.路德金、圣雄甘地、特丽莎修女,等等等等。 他们对这个世界的贡献不是金家父子可以相提并论的。但他们的遗体并没有放入水晶棺供世人瞻仰,更不必每年开销上百万美元来伺候。 保存“领袖遗体”只是共产国家的国粹。 共产主义的首脑们,和古埃及的法老们居然想到一块儿去了,这真是异曲同工。那几个水晶棺里躺的,不过是使用现代技术制成的木乃伊。 而水晶棺本身,无异于共产主义的红色裹尸布。

  

 回复[8]: [转帖]大腚下的对话——韩寒新思想最精辟的宣传画(图) 夏雨 (2011-12-29 11:30:10)  
 
  


  


  

 回复[9]:  单行道 (2011-12-29 12:58:58)  
 
  普通公民缺少[民主意识],还不就是中共半个多世纪愚民教育的结果。

  
至少民国时期受过教育的人民主意识应该比现在强。

  
中共一方面经济上搞自由化,一方面意识形态上搞封锁,结果造就了一个畸形的资本主义社会。只能称之为封建资本主义或者说是权贵资本主义。

  
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老百姓理解不了自己纳税的钱在养活着官僚,而总是认为因为有官僚的英明领导才有自己的事业,生活。当然即使百姓理解,知道了这样的简单事实,但也是无可奈何,因为这些官僚权利没有制约,翻手可以让你活得好,覆手可以让你死得快。宪法基本上摆设,公检法则变成了迫害穷人,异己的工具。

  
在这样一个畸形体系下,基本上同意韩寒的观点,目前民主对中国人来说是奢求,可望而不可得。如今中国人跪惯了,站起来反而不习惯。现在换谁当领导,中共倒不倒都一个球样。

  
难道就解不开这个死结?目前的话,还是自由比民主重要吧。开放党禁报禁,言论自由,还历史以真实。待到唤醒了国民的民主意识再谈民主也不迟。

  
没有从上而下渐进的改革,等待的只能是从下而上的爆发性革命。

 回复[10]:  chengli (2011-12-29 13:16:37)  
 
  “改革派”死,“革命派”被镇压,这就是现状。

  
即使革命又如何,如果不能融入文明社会,天朝还是在这个圈里循环。

 回复[11]:  chengli (2011-12-29 13:18:27)  
 
  “开放党禁报禁,言论自由,还历史以真实。” 千万别指望酷吏能做这事。

 回复[12]: [大腚下的对话] 老唤 (2011-12-29 14:31:07)  
 
  作者是谁?

  
太杰出!

 回复[13]:  夏雨 (2011-12-29 14:58:36)  
 
  贴出者叫自田光誠2,但不知道是不是原创。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page=1&boardid=1&id=8010825

  
形象思维(漫画)比抽象思维(文字理论)好懂。

  
对民众普及的最好使的手段是漫画。

 回复[14]: 原来是[变态辣椒] 老唤 (2011-12-29 15:05:58)  
 
  


  


  
btlajiao.com

 回复[15]:  夏雨 (2011-12-29 15:36:14)  
 
  哈哈,如果老唤的愿望只是想办出版社或杂志,就应该力挺韩寒。

  
请看,

  
〉在新的一年里,我要求更自由的创作。。。。但是如果两三年以后,情况一直没有改善,在每一届的作协或者文联全国大会时,我将都亲临现场或门口,进行旁听和抗议。

  
类似的,韩寒做过一次,抗议百度,好像是没有出马就成功了。

  
过两三年就算到2015年吧,韩寒要领头出马pk当局了,,,想一想可能出现的各种局面,,,呵呵,,,,

  
再过两三年,这时间我们等得起。

  
老唤的愿望有门了。

  
现在要紧的是积蓄力量。

 回复[16]:  panuen (2012-06-06 19:46:12)  
 
  老唤的版权问题解决了没,需要不需要去腾讯微博找人求援下

 回复[17]: 要自由不要伟大 weilin (2019-12-07 13:25:18)  
 
  “其实,从本质上说:粉丝和五毛虽然常常对立,但性质是一样的,都是错误的选择!

  
韩寒决没有勇气对自己的许多中国话都说不利索的粉丝说:不要跟着我,要独立思考!你们应该自立,实现自我教育,写自己的文章,走自己的路!”

  
中国人最喜欢喊口号,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将上面的文字简化,再简化,将它翻译成一句口号:

  
要自由不要伟大。

  
你伟大别人就韭菜了。他一尊,全国人民就韭菜了。道理就这么简单。

  

 回复[18]: 伟大里面都藏着一条狗尾巴 weilin (2019-12-07 19:53:45)  
 
  “要自由不要伟大”这句口号,今儿只剩下一半了,因为自由死清光了。于是,只能考虑怎么才能“不要伟大”。

  
怎么才能“不要伟大”呢?据说最好的办法是,从自己的内心深处“彻底的狂踩一切伟大”,

  
看见“伟大”就往死里踩。不信,可以试试,看看会不会踩错。

  
现在网上能见光的中国文字“不伟大的”瞬间就404了。除了忽悠长命的,

  
剩下的都是“赞伟人“、“讲智慧”、让人变得“更伟大”的关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的道理和故事。

  
“好伟大啊!”,永远是中国知识阶层的主题曲甚至唯一话题,

  
除了赞美歌颂“伟大”基本上看不见有质疑和批判伟大的文字。

  
靠“伟大”吃饭的中国知识分子,肚子里装的,除了伟大还是伟大,所以,他们在“伟大”面前,满身都鼓荡着“浩然之气”,看见比自己“伟大”的人物他们都是谦恭着腰,降低身段,仰着脖子,眼角上瞟,作出标准的“高山仰止”,长长地伸出双手,笑颜如花,原本直立的身躯,硬是可以表演柔术一般地神奇的弯成,一条标准的巴儿狗体型。

  
中华民族一伟大,自由就死清光。

  
从那些不含一丝自由的“自我克制的伟大”里,你会发现,全部都是,再说一遍,全部都是,大尾巴。

  
中华民族活到现在,只有尾巴大,从来绝对没有一丝一毫的真伟大。不信,不妨拿来炫耀一下吧!

  
爱伟大的人啊!无论你是哪里的人,无论你是什么社会制度下的人,都只能长出一条大尾巴。

  
如果你见到“任何伟大”都敢拼命地踩,你会发现,那些“伟大”里面,全部都,藏着一条狗尾巴。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老婆和我的最爱 
    纪念刘晓波 
    悼五道 
     文贵的智商 
    中韩比较 
    【谁不说俺家乡好】 
    【我终于死了】 
    《雷雨》与“俄狄浦斯情结”  
    【信、达、雅】是个假命题! 
    中国还有学问吗? 
    2015年老唤美术金奖 
    智商 续 
    求助 
    我是汉奸我怕谁 
     战争万岁! 
    忍无可忍! 
    中國人為甚麼老被別人肏? 
    也聊韩寒和李承鹏 
    [哭]的机制 
    孙中山和毛泽东 
    韩寒的孤独和老唤的孤独 
    一份来自非洲的报告 
    [善]与[忍]的最简史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