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字体∶
韩寒的孤独和老唤的孤独

老唤 (发表日期:2011-12-17 13:16:11 阅读人次:1982 回复数:7)

   韩寒的孤独和老唤的孤独

  
骂了隔壁的,我想,题目这样改,肯定还会有人认为“老唤借韩寒炒作!”

  
我本来是想把题目定为“老唤和韩寒的孤独”,可是又一想,肯定有人会说“你他骂了隔壁的算老几?”

  
简而言之,我是想把我的孤独和韩寒的独孤区别开来。

  
终于,在韩寒的【这事儿都过气了】一文中看到了少年气盛的韩寒悲哀了。这是韩寒最内心的文章之一。韩寒的出色之处在于:他不断地在走,并且每一步都给读者带来新奇。

  
韩寒终于对粉丝们绝望了:这些连中国话都说不利索的粉丝并不关心他说了些什么,他们只是想当粉丝,就像五毛想当五毛一样。但是这里有一个误解,会说中国话的回帖是通不过监控的。比如:我立刻就回了一贴“韩寒的孤独:简单说,穷逼找财源,傻逼找朋友,叫花子操屁股。。。。。。这叫[有中国特色的网站]。”结果回头一看,找不着了。这说明:传统的中国话是没有立足之地的!

  
继而,他对网络也表现了失望:黑管儿到了猴子手里,只是一支拐杖!但是他不能这么明说:粉丝和五毛是他妈一回事儿!他更不敢像尼采那样宣称“群众是真正的傻逼!”因为他还有顾虑:粉丝是无辜的,不能伤了粉丝的心!

  
但是韩寒终于发出了绝望的叹息,这从他的文字中可以看出来:他开始怀疑,自己文字是不是会像样板戏那样再无回味的余地和艺术的价值了呢?。。。。。。

  
这,就是韩寒的一步!

  
他露出了绝望的神情:他知道自己痛苦的自我嘲讽并不能引起别人的自我嘲讽。尽管在网络上他有众多的粉丝,他还是体味到了孤独,精神分析意义上的孤独。但是实际上,孤独并不等于绝望。记得有人问梅特林克“你最喜欢什么?”梅特林克说:“孤独”。确实如此,孤独的时候,你100%地占有你自己;而两个人的时候,你只有你的50%。。。。。。

  
我的孤独和韩寒的孤独却不同类,我的孤独虽然也出现在前不久,但是是在游泳池,在我的自由泳突然[立地成佛]了之后。

  
朋友们认为我的最大缺点是干什么都从兴趣出发,他们说得有道理。确实如此,当我突然发现了新大陆,我就会不顾一切地投身于其中,忘记其余的一切。当然,这个“新大陆”不是指地理上的,而是心理上的。

  
我发现:自我改造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实现。有人把这种改造叫做“开窍”,有人叫做“立地成佛”。

  
放弃了这种机会实在可惜!

  
正巧,医生建议我改变一下生活方式。他说,我的症状属于【上网过敏症】。【上网过敏症】这个词儿我还是头一次听到。其症状是:一上网就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有一次,一篇文章还没看完就吐了一桌子,把好容易吃进去的毛蟹又都吐出来了。还有一次,一篇文章让我连吐了好几天。。。。。。诸如此类。

  
更巧的是:不远处新建了一个游泳馆,骑车不到十分钟!

  
其实我从小游泳,来到东京,至少一个星期要游一次,因为以前来回一次挺费事儿。

  
我得意的项目是蛙泳和蝶泳,虽然偶尔可以看到蝶泳比较漂亮的人,但是这些年来,几乎没有见过一个像样儿的蛙泳爱好者。当然这里说的不是在电视上,而是非专业或半专业的游泳池里。这使我很得意,但同时又很失落,因为东京的不管什么游泳池都以自由泳为主,而我的自由泳却毫无专业的样子。划水十分吃力,打水没有效果,身体有四分之一处于水面之下,而且速度稍一放慢,下肢就开始下沉。总而言之,恶性循环,纯属业余。

  
多少年来,我一直以为这是我的身体条件所致,太瘦,没有浮力。因而无药可医。

  
但是我也有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当我双腿夹着浮板,我就会游得十分轻松,左右手各划水四五次就可以到头儿(短池25m)。这说明我的问题不在于手,也不在于脚,更不在于力量!我甚至想到像伊安索普那样用游泳衣来解决浮力的问题。

  
就在这种苦闷之中,我突然得到了一个启事!是在睡梦中,我听到了一声大喊:[你的以为你的身体伸得很直吗?]

  
我被惊醒了。身体姿势!这不是自由泳的原点吗?而这也是自由泳和蝶泳/蛙泳的最大区别!

  
我爬起来,背靠着墙壁,双手上举:在我和墙壁之间存在着巨大的缝隙!

  
啊!我一直以为我伸得很直!!!

  
当我尽量减少我和墙壁的缝隙,我找到了应该使用的腹肌和背肌。

  
这就是[立地成佛]的瞬间!

  
我马上跑到游泳池去实践。从0开始:蹬壁滑行!

  
我进入了良性循环:从几米很快变成了十几米!身体也浮上了水面!

  
接着,我的腿也获得了自由,可以自由地控制打水的速度,因而身体变得更加轻飘!

  
这么简单吗?多少年的困惑……

  
我的手脚配合是一对一,就是划一次手,打一次水。几天时间,我就进入了蹬壁慢游25米手脚各5次,快游各6次的状态。

  
我计算了一下:索普在打破400米世界记录的时候,第一个50米,单臂动作27次(加入水,手脚配合1:3),以后是28/30……最后两个50米是31/31。

  
以25米计算是14次。

  
在我看来迄今为止[水性]最好,无可挑剔的自由泳选手是中国的孙杨。他在打破1500米世界记录的时候,第一个50米是26(手脚配合1:1/2/3),以后依次是27……28……最后的50米:单臂动作33次。

  
以25米计算是12,5次。

  
这说明孙杨的动作效率高于索普。当然还应该把中/长距离的因素考虑在内。不过也不能忽视索普借助了[鲨鱼皮游泳衣]的浮力。

  
还有,索普身高196,而孙杨198!

  
我才176!单臂动作12次。

  
几个月前,在游泳爱好者里,我的自由泳还是中等,但是现在……

  
在我进入暮年的时候,我终于证明了我的动作效率!

  
当我那么轻松地在水面滑行……当我看到周围的羡慕的目光,我暗自高兴,但这高兴里有95%却是孤独和悲哀!

  




 回复[1]:  伴我醉 (2011-12-18 19:27:47)  
 
  我也孤独,强烈呼叫球迷,今晚巴萨对桑托斯。

 回复[2]: 你推荐的电影豺狼很好看 夏雨 (2011-12-18 21:56:53)  
 
  孤独可以理解,悲哀却是为什么?是不是来得太晚了?

  
早有早的好,晚有晚的好。人生有涯知无涯,越往后,你发现的新大陆层次会越高。

  
你推荐的电影豺狼很好看,因为老是停老是停,只看到他明知身份行径暴露,不撤退,却跑到了伯爵夫人的家.虽然才看到一半,但觉得是个大人(おとな)电影,不是指色情,是指成熟,理性的意思.

 回复[3]: 目前 老唤 (2011-12-18 22:29:12)  
 
  足球的历史由梅西来书写!!!

  

 回复[4]: 没想到 自带板凳 (2011-12-19 08:42:40)  
 
  桑托斯如此的不堪一击。

  
巴塞隆纳实在是太完美了。

  
梅西实在是太出色了。

  

 回复[5]: 韩寒的彷徨 老唤 (2011-12-21 08:53:41)  
 
   》》:[ 又到了一年的底,今年比较懒,写的不多,许多事情都没有机会说,这两年也没有安排任何和读者见面的活动,所以如果大家有什么想要问我的问题,可以在这几天里留言在文下,我会选择一些回答,绝不说那些走过场的客套话,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没什么不好意思的,都回答给大家。](韩寒的最新短文)

  


  
韩寒:[如果大家有什么想要问我的问题]

  
大家:[没问题!]

  

 回复[6]:  夏夏 (2011-12-21 16:39:51)  
 
  孤独是因为你不够充实!哈哈

 回复[7]: 相处的艺术 weilin (2019-12-10 21:00:18)  
 
  孤独与孤单

  
“记得有人问梅特林克“你最喜欢什么?”梅特林克说:“孤独”。确实如此,孤独的时候,你100%地占有你自己;而两个人的时候,你只有你的50%。。。。。。”

  
思维的最大乐趣,永远只会出现在那“独享的一点点”属于“孤独”的范畴。在眼前的“终点”再深入一点点,就像咬着牙坚持到最后同时获得高潮,才能最满足地享受那一瞬间、、、

  
孤独是心理的。孤单是生理的,又叫独处。所以,孤单的人喜欢孤独才是“你100%地占有你自己”。而两个人的时候呢?你能占有你的多少,则是取决两个人的关系中互相影响和互相控制的比例。而且这种比例在不同的事物上是

  
取决于相互之间的依赖程度而会变化。对于权重存在巨大差异的二者,这个关系就简单多了。而对于普通民众,这里便清晰地呈现了为什么那些“善解人意者“会获得远远超过一般人的幸福感。经济学中这叫边际效益。

  
到此,“高智商”的人一定能发现人生中至关重要的“相处之道“:按照“双方核心价值的权重”恰到好处地利用相互之间的依赖程度按排“各自决策的权力”产生难以被替换的默契,被美其名曰,相处的艺术。

  
这就是为什么狗儿也可以比很多人都活得更精贵,司机也有机会做大官。韭菜并非没有发达和幸福的机会。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老婆和我的最爱 
    纪念刘晓波 
    悼五道 
     文贵的智商 
    中韩比较 
    【谁不说俺家乡好】 
    【我终于死了】 
    《雷雨》与“俄狄浦斯情结”  
    【信、达、雅】是个假命题! 
    中国还有学问吗? 
    2015年老唤美术金奖 
    智商 续 
    求助 
    我是汉奸我怕谁 
     战争万岁! 
    忍无可忍! 
    中國人為甚麼老被別人肏? 
    也聊韩寒和李承鹏 
    [哭]的机制 
    孙中山和毛泽东 
    韩寒的孤独和老唤的孤独 
    一份来自非洲的报告 
    [善]与[忍]的最简史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