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字体∶
一份来自非洲的报告

老唤 (发表日期:2011-12-16 07:53:11 阅读人次:2570 回复数:16)

    一份来自非洲的报告

  
编者按:

  
1,这份报告复制了第一次非洲动物代表大会的录音。

  
2,为了便于阅读,编者将全文分为若干小节,并标明了发言者的身份。

  


  
灰鹦鹉(主席团主席):

  
[感谢大家的信任,作为主席团主席,我宣布:第一次非洲动物代表大会现在开幕!]

  
(掌声)

  
[大家已经知道,非洲在变化,朝着民主的方向。但是这个变化并不包括我们非洲的动物世界。我们动物世界是不是也应该变成一个平等自由的世界?如果应该的话,能不能变成一个平等自由的世界?如果可能的话,怎样变成一个平等自由的世界?这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只能靠我们自己来解决。

  
[我相信:这些问题的解决也会改善我们和人类的紧张关系。

  
[今天,我们在这里开会,就是希望大家来讨论这些问题。只要我们群策群力,一定能够得出一个合理的结论!]

  
(掌声)

  
[希望大家能踊跃发言,提出有建设性的意见!]

  
(掌声)

  


  
狒狒(代表):

  
[我想提请大家注意:今天我们的大会是非洲动物的代表大会,就是说,只有非洲动物才能参加我们的大会。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到,我们之中还有老虎!]

  
(骚然)

  
[不用说,老虎原本是生活于亚洲的动物。它们来到非洲是因为人类的所谓良心发现。由于他们的滥杀,老虎已经频临绝种,特别是中国的华南虎已经绝迹。人类为了给自己赎罪,或者说,为了表现他们的仁慈,才把老虎运送到我们非洲的草原上来。这就是说:老虎属于移民,而不属于非洲动物。它们不但无权参加非洲动物的代表大会,甚至不应享有选举的权利!]

  
雄狮(主席团成员):

  
[狒狒说得对!大家知道,非洲的肉食动物从来不主张滥杀。它们捕食猎物只是为了充饥,为了生存。并且这也有助于维持我们草原的生态平衡。但是,这些亚洲的移民,它们根本不能理解我们的观念,它们的本性也不可能让它们遵守我们的风俗习惯。如果体力允许,它们可以一口气咬死五六只羚羊或者角马!它们是一些生性残忍的暴徒!在不远的将来,这些入侵者一定会打破我们的生态平衡!……]

  
狒狒:

  
[我再补充一个细节:我的儿子就是在河里玩耍的时候被一只老虎咬死的,而且这只老虎咬死我儿子并不是因为饥饿,它完全出于兴趣,一种残忍杀戮的兴趣!]

  
(会场上又一片骚然)

  
雄狮:[你们,你们这些头上长角的家伙为什么一言不发?]

  
猴子(主席团成员):[我们应该先听听大家的意见!]

  


  
老虎(代表):

  
[谁愿意背井离乡?

  
[把我们送到这里来的是白种人,不管是出于同情,还是为了赎罪,但是他们并没有征求过我们的意见。

  
[谁愿意背井离乡呢?在亚洲,我们不是被猎杀,就是被动物园圈养,当作展品,或者去杂技团服役……我们没有自己的家园……

  
[为了老虎最后的一点儿尊严,我们愿意尊重大家的意见。但是,在征求所有非洲动物代表的意见之前,我想澄清一个误解。

  
(停顿)

  
[为了澄清这个误解,我先举一个例子。

  
[有一种动物叫做狼,不知道大家听说过没有。狼主要生活在北半球的寒冷地带。在人类到达那里之前,那里像非洲草原一样,所有的动物都按部就班地生活着。狼是肉食动物,但也像这里的狮子、猎豹一样,只是为了生存而狩猎。它们过着勤俭的日子,因为捕捉到一只野兔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自从有了人类,狼才背上了凶暴残忍的罪名。它们成了人类的公敌!人类在大肆宣传狼的凶暴残忍的同时,还用尽了各种手段捕杀狼群。时至今日,狼已经成为几近绝种的稀有动物!

  
[请大家想一想,这是为什么?

  
[因为人类占领了狼的领地,并且在那里建造了养鸡场、养羊场、养牛场、养马场……狼群失去了食物来源……在这种情况下,请狮子先生设身处地地想像一下,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狮群闯进了牛棚,该是什么样的一种情况?何况狼的屠杀除了仇恨,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希望羊群或者牛群能安静下来……

  
[当然,我并不想否认,狼群里有极个别像洛波(Ernest Thompson Seton的小说Lobo,the King of Currumpaw的主角)那样彻底与人类为敌的嗜杀成性的家伙,但是它的成名正是因为那是极个别的现象。

  
[我们老虎的处境虽然与狼不完全相同,但是十分类似。我们也有自己的领地,在那里生活着野羊、野猪、野兔、野鸡……自从人类有了枪,这些野生动物就都成了他们的野味,甚至包括我们自己!我们的抗争关系到我们的生死存亡!这难道是我们凶暴残忍吗?]

  
[是啊……](不知是谁在说)

  
[是啊……]

  
[他说得有道理……]

  
老虎:

  
[请狮子先生想一想:我们昨天的经历,也许就是你们明天的命运!我们今天的罪名也许就是你们明天的死刑判决书!]

  
(较长时间的静默)

  
非洲豹(主席团成员):

  
[我能够理解老虎的苦衷。]

  
雄狮:

  
[我愿意重新考虑我的意见,但是……]

  
(掌声和欢呼声,狮子的发言无法听清)

  


  
斑鸠(代表):[我来说两句。

  
[进入议题之前,我们应该对动物这个概念进行清理。我们所说的动物主要是指有脊椎动物,包括我们鸟类,还有鱼类、两栖类、爬行类、哺乳类,只有有脊椎动物才是我们非洲动物的象征!苍蝇算什么东西?还有蚊子!它们属于昆虫类!

  
[难道你们能够想象:一头大象和一只蚊子享有同等的生存权利和同等的选举权吗?]

  
(嘘声)

  
蜗牛(代表):

  
[请斑鸠小姐不要忘记:如果按照您的理论,有脊椎动物的种类只占动物界的不到百分之十,而我们无脊椎动物却占到百分之九十以上,更不用说数量!难道您所希望的平等只是你们少数动物的平等吗?]

  
(笑声)

  
[不!既然我们想要接受平等的观念,我们就应该把生息在非洲草原上的,除植物以外的一切生物都看作动物,都当作自己家庭中的一员,不能再像人类那样!他们把我们分隔成有脊椎动物和无脊椎动物,又把有脊椎动物分隔成鱼类、两栖类、爬行类、鸟类、哺乳类,他们的用意很明显,那就是把我们由低到高层层划分,而他们高居于我们之上,利用这种阶级观念给他们的罪恶行径以合理的招牌,可以用任何手段毫不羞耻地伤害我们,屠杀我们!]

  
(鼓掌)

  
蜗牛:

  
[而我们决不能用人类的愚蠢和愚昧来建设我们的未来!]

  
[讲得好!](发言者不明)

  
[好!]……(此起彼伏)

  


  
猴子(主席团成员):

  
[我们的大会开得很好,我们已经解决了两个基本问题。将来,我们会把这两个决议写进我们的法律……]

  
黑猩猩(代表):

  
[我也来说两句。

  
[我请各位先生,各位女士思考一下:我们所希望的平等是在何种意义上的平等?是在生存权利的意义上的平等吗?]

  
[是!](以草食动物和昆虫的嗓音为主)

  
[那么我们面对的最根本问题就是:我们中的一部分要彻底改变自己的本性!请大家冷静地想一想,这可能吗?]

  
(一片沉静)

  
黑猩猩:

  
[大家知道,我们的情况和人类的情况并不完全一样!尽管人类的肤色不同,但是他们公认他们有着相同的本性,他们把这个本性叫做人性。当然,他们和我们的观点不一样:他们基本上认为人性是善的,但我们却把他们的人性看作是恶的。这是清楚地写在我们动物的历史中的。]

  
(赞同的声音)

  
[人类是自私的。他们只是动物这个大概念下面的一个小概念,换句话说,他们只是动物中的一部分,尽管他们认为他们比我们高贵。但是他们不但要主宰我们,而且认为自己是这个地球的主宰,用他们的狭隘和愚昧为地球设计未来!在此种意义上,换句话说,在挽救地球的意义上,我坚决拥护建立一个平等的统一的动物世界,提出我们的主张!]

  
(掌声)

  
[但是,我要说的不止这些。我要说的是,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我们没有一个同一的本性!就拿肉食动物和草食动物来说……请各位相信我的诚意,我说的不是我们自己。虽说一般认为我们猿类是杂食动物,但事实上,我们还是以素食为主,如果需要,我们可以成为彻底的素食主义者!]

  
(赞叹声)

  
[大自然创造出了各种各样的动物,并且赋予它们不同的本性。如果我们要求肉食动物不再吃肉,它们就会饿死。这对它们来说是不公平的。如果我们动物世界的平等是建立在这样不公平的制度之上,那么我们的所谓平等只是一种虚伪的平等!]

  
(沉默)

  
[这就是我们首先要面对的最为严峻的问题!不同的本性!

  
[人类中也不是没有类似的观点。这种观点认为:没有同一的人性。在人类社会中存在着阶级,因此剥削阶级有着剥削阶级的人性,就像肉食动物;被剥削阶级有着被剥削阶级的人性,就像草食动物。这两者是对立的,水火不相容。一方面要反抗,一方面要镇压,因此总是战火连绵。人类的自私注定人类只能在这种你死我活,翻来覆去的状态中生存,这是他们的宿命!也幸亏如此,否则人口的泛滥会让我们毫无立锥之地!]

  
(停顿)

  
[我们决不能像愚蠢的人类那样来设计我们的世界模式。特别是欧洲人,他们来到了非洲,企图按照他们的观念来改造非洲。他们认为肉食动物性本恶,草食动物性本善,于是大量捕杀肉食动物,差点儿毁灭了我们大草原!大家都知道,没有了肉食动物,草食动物的数量就会成倍地增长,我们的草原就有枯竭的危险。那样的话,草食动物也同样会面临灭绝的危险。

  
[我们不能被人类的愚蠢的概念所迷惑,他们会带领我们走向绝路!我认为:我们的平等必须另辟蹊径。]

  
(代表们窃窃私语)

  


  
猎豹(代表):

  
[这位黑猩猩的问题提得很尖锐,但是我不得不指出:它的某些论调仍然受到了人类的影响!

  
[大家想一想,我们动物世界本来是没有善恶之分的,我们每一种动物都是大自然这个链条上的一环,互相连接又互相牵制,缺少了任何一环,这个链条就会断裂!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动物界也没有高低之分。是人类,他们用一个所谓进化论的观点把我们分成了高级的和低级的,而他们人类是最高级的!这完全是别有用心!

  
[他们创造出了一个肮脏的人类世界,在那里,众所周知,弱肉强食是生存的法则,不论西方世界还是东方世界。在那里充满了利益的纠纷,充满了尔虞我诈!到处是掠夺/战争/谎言/欺诈,乌烟瘴气!

  
[他们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以为我们动物也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们认为蚯蚓是低级动物,猩猩是高级动物;认为狐狸是狡猾的,狼是残忍的;认为鸽子是爱好和平的,鬣狗却是无耻的掠夺者!这是什么逻辑?这完全是一种伊索惯用的拟人化的手法,把我们想象得像他们那样肮脏!

  
[大家知道,鬣狗和秃鹫有时会从我们的手里夺去我们刚刚捕获的猎物,我们从来都是毫无怨言。因为我们知道:没有了清洁工,世界就会一片狼籍。鬣狗和秃鹫就是我们草原上的清洁工!当然,还有昆虫们……这个道理,人类应该知道!但是他们总是怀着恶意来看待鬣狗和秃鹫,我们难道愿意把人类狭隘的偏见移植到我们动物世界来吗?]

  
(鬣狗和秃鹫,还有昆虫们大叫其好)

  
[不同的本性?](猎豹继续说)

  
[这是人类为了争权夺利而制造的谎言!为了说明这一点,也许我下面的话会重复狮子的某些观点,不过,这是为了更清楚地表明事情的真相。众所周知,在欧洲人没有来到我们非洲之前,在非洲人还能和我们和平共处的过去,我认为我们的世界还是一个生态平衡的世界,还是地球上的一个世外桃源。我甚至认为:那就是人类所向往的民主的、自由平等的世界!

  
[固然,我们和狮子属于肉食动物,为了维持生存,我们不得不猎杀羚羊或者野牛。但是请大家注意,大部分时间,我们和草食动物是和平共处的。我们从没有像人类那样滥杀!我们只是为了吃饱肚子,我们适可而止。我们从不搞囤积,鬣狗和秃鹰也从不浪费!这是有目共睹的!

  
[是人类,他们占有了我们的生存空间,掠夺了我们的自然资源,把我们限制在一个狭小的区域,让我们生存竞争,让我们自相残杀,让我们自生自灭!而且人类的欲望是没有止境的!他们为了一种叫做钱的小纸片竟然实行种族灭绝!这些卑劣的东西,他们利用他们发明的各种武器,寻找我们,跟踪我们,屠杀我们!特别是英国人,他们把屠杀称作狩猎,伪装成一种高尚的运动或者娱乐……大象,你为什么不发言?你应该深有体会。你总是摆出一副温文尔雅的姿态!而他们正是利用了这一点!他们为了得到你们的象牙对你们实行了种族灭绝!这是不共戴天的仇恨!而你们却寄希望于唤醒人类的良心,还给他们当劳工!这是可耻!还有犀牛!亏你们白长了那么大的个子……]

  
灰鹦鹉:

  
[请注意表达方式,我们不搞人身攻击!]

  
猎豹:

  
[我并不想攻击谁,我只是陈述事实。]

  
乌龟(代表):

  
[听朋友们说,由于人类的干涉,海洋动物也像我们草原动物一样面临着灭顶之灾!]

  
鳄鱼(代表):

  
[是的,我可以证明猎豹所言都是事实。因为我们鳄鱼有着和大象、犀牛同样的遭遇。这些遭遇的惨状是其他动物所无法感受的。就因为我们有一张既坚固又华丽的皮,我们就得任人宰割。你们可以到世界上的豪华都市去走一走,看看有多少皮包和皮鞋是用我们的皮肤做成的!如果不是因为我们是两栖类,恐怕世界上已经连一条鳄鱼都没有了!]

  
[打倒人类!](喊声来源不明)

  
[打倒人类!](许多喊声)

  


  
黄金眼镜蛇(代表):

  
[对!打倒人类!

  
[我们蛇类和鳄鱼有着同样的命运,甚至更为悲惨。但是,为了维护生存的权利,我们反抗了,并且将一直反抗下去,直到他们人类认识到是他们侵占了我们的领地,认识到我们和他们一样也有生存的权利!值得我们骄傲的是,我们黄金眼镜蛇是动物界里给人类造成最大伤害和威胁的动物!……]

  
蚊子(代表):

  
[别忘了还有我们,应该说我们比黄金眼镜蛇更具攻击力,特别是我们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潜力!]

  
(沉静)

  
[大会开始的时候,有些动物认为我们属于昆虫,昆虫不属于动物!这种言论和人类如出一辙,把动物分成三六九等,其本质是反民主的!有的动物自以为高出一等,以大欺小,这完全是弱肉强食的人类社会造成的偏见!或许在我发言以前,没有谁会想到我们的存在。然而说到杀伤力,有哪一位敢与我们较量?与人类对抗,说到底,只有我们蚊子是主力军!当然,我们还要与细菌联合起来。细菌的实力想必诸位都知道,有谁还像人类那样,赞成把细菌也排除在动物界之外的吗?]

  
(停顿)

  
[要想与人类对抗,我们必须彻底改变传统的观念!

  
[人类已经发明了对付狮子和大象的武器,但是他们永远也找不到对付我们的法子!他们虽然有了原子弹,但是原子弹只能对付他们自己,却对付不了我们蚊子!因为我们可以无处不在,我们成群结队,不可数计,并且我们有着出类拔萃的繁殖能力!特别是,如果大家能够像大家庭的一员那样善待细菌,如果细菌能够和我们协同作战,不用说抵抗人类,就是消灭人类也是完全可能的,只要我们敢想,敢干!]

  


  
细菌(代表):

  
[我们愿意和大家协同作战,只要你们不像人类那样,否认我们也是动物!]

  
[我们种类繁多,远远超出人类的想象。我们变异的速度超过人类研制新型药品的速度,并且我们是主动的一方,他们是被动的一方,他们永远也赶不上我们!这是我们能够做出的第一个,也是最基本的保证。]

  
(鼓掌)

  
[欢迎细菌!](喊声来源不明)

  
[欢迎细菌!欢迎细菌!……](喊声响成一片)

  


  
秃鹫(代表):

  
[蚊子的意见值得考虑。]

  
(停顿)

  
[我们还要考虑:人类的民主对我们动物世界是有利,还是有弊?]

  
犀牛鸟(代表):

  
[请你把问题提得具体一些!]

  
秃鹫:

  
[根据人类的统计,人类繁殖到10亿人口经过了几百万年,但是,从10亿增长到20亿,只用了125年时间;从20亿增长到40亿,用了44年;而从40亿增长到现在的70亿,用了却不到40年时间!这说明人类是以级数的速度在繁殖。大家已经知道,随着他们人口的增长,我们的领土在急速缩小。请大家想一想,如果人类真的普遍实现了民主,消灭了战争,普及了医疗,那么人口的增长必定会更加迅速。这样下去,用不了几十年,我们还有立足之地吗?难道我们在荒无人烟的沙漠中也能生存下去吗?

  
[到目前为止,就我所知,人类连自己的这个无法解决的问题都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难道我们还希望他们能大发慈悲,首先考虑到我们的处境吗?]

  
(沈默)

  
[人类盲目地相信:明天会比今天更加美好,而实际上呢?通货在不知不觉地膨胀,人们却视而不见;他们只看得见工资在慢慢增长!这就是人类的本性!就像赌徒,即使已经倾家荡产也念念不忘自己曾经赢过一次的荣光!随着人口的暴增,生存空间和自然资源日益短缺,生活已经日趋艰难,并且以后会更加艰难。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难道能够把我们的命运托付给人类吗?]

  
(停顿)

  
[有些动物对人类抱着幻想,这里我就不指名了。它们认为有朝一日我们能说服人类,它们认为有朝一日人类会认识到自己的傲慢与偏见,会反省,会竭尽全力来挽救地球免遭毁灭。他们也会向我们道歉,改善我们的生活环境。

  
[在这里,我告诉你们:我们不可能说服人类!

  
[我请这些动物重温一下人类的历史:他们所谓的文明,在我们看来就是野蛮!他们的所谓进步,在我们看来就是走向毁灭!

  
[但是人类狭隘的理性是不会理解这一点的。即使有人能理解,他们也不得不走一条上帝为他们安排的道路。这就是人类的宿命!

  
[他们没有自由的意志,就是说,他们也是不由自主的。他们生活得也很痛苦,无奈,在欲望的烈火中挣扎:没钱的渴望有钱,有钱的必须更有钱,否则他们就无法在那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生存下去!他们被一个无形的力量驱使,根本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能希望他们能主宰自己的命运?怎么能希望他们能有良心,能顾及到我们?怎么能希望他们能听取我们的意见?

  
[他们怀着恐惧,战战兢兢地度过每一天。面对着自己造成的惨象,他们愚蠢地幻想着,将来有一天,在地球毁灭的那一天,人类可以逃到月球或者火星上去!还好,他们没有狂妄到想要在太阳上登陆!

  
[地球是要毁灭的,但是不是因为地壳的变化,也不是由于外星人的破坏,而是人类自己造成的!而且,他们所谓的科学发展得越快,地球毁灭的日子也就越近!

  
[遗憾的是,人类决不会认识到这一点,因为他们把自己看作是万能的,是战无不胜的!

  
[放弃幻想吧!](秃鹫在声嘶力竭地呼喊)

  
[放弃幻想吧!](鬣狗在呼应)

  
秃鹫:

  
[我们为了生存,必须消灭人类!至少也要像他们对待我们那样,把他们限制在一个固定的生存空间里!难道你们希望有那么一天,在人类的历史教科书上,我们,也许只除了作为他们的食物的,随时有可能被执行死刑的鸡和猪、牛和羊,我们所有的动物都像恐龙一样,成为历史上曾经的过客吗?]

  
(鸦雀无声)

  


  
灰鹦鹉:

  
[难道只有战争是解决纠纷的唯一办法吗?

  
[在做出结论之前,我想谈谈我的梦想。这个梦想由来已久……

  
(停顿)

  
[我要说的不是人类,而是一个人,一个具体的人,一个普通的人……]

  
[十年前,他从一个鹦鹉贩子手里买下了我,用去了他所有的存款。他每天教我说话,给我讲故事,教我唱歌,让我欣赏音乐……也因此我才知道了人类中还有安徒生,还有贝多芬那样的人……]

  
(灰鹦鹉越说越慢)

  
[他也向我诉说他的烦恼。他说他对不起我,不能给我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因为他的工资只有这么一点儿……]

  
[他请我原谅,说他不在家的时候会给我拴上一条锁链,并不是怕我逃走,而是拍别人把我偷走。如果我愿意的话,随时可以离开他,到自己愿意去的地方去……]

  
(沉默)

  
[但是我没有离开他,我和他在一起生活了十年。十年,十年之间发生了很多变化,他结了婚,有了孩子,两个很可爱的孩子,我的新朋友……

  
[有一次,我问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他说,他不仅喜欢我,也喜欢所有的动物。

  
[我说,为什么别人不像他一样?

  
[他说,他的很多朋友都像他一样啊!

  
[我不以为然,就提到了那个鹦鹉贩子。

  
[他说,他是钱迷心窍,他的良心蒙上了灰尘!他还说,金钱和权利就是灰尘!为了金钱和权利,人们还发明了谎言和武器,分成几大阵营互相残杀!为了立于不败之地,还需要军队和领袖,党派和主义,还需要不断地扩张,不断耗费着大量的自然资源……]

  
[我问他,怎样才能清除掉蒙在人类良心上的灰尘呢?

  
[他说,如果世界上普遍实现了真正的民主,人类才有了清除良心上的灰尘的条件,所有的问题也就都有了解决的希望!

  
[后来,他也加入了为民主而奋斗的行列,他每天回来都高兴地告诉我他们的行列又多了几个人……

  
[我也曾嘲笑他的幻想……但是,看上去一潭死水的非洲真的开始走向了民主!

  
[是的,是他,是他给了我一个希望,一个幻想……一个梦……因为他和我们一样,怀着同样的忧虑,怀着同样的希望!

  
(沉默……)

  
一个喊声:

  
[那么,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人类才能把自己的良心洗干净呢?](提问者不明。)

  
(一片寂静,没有回答,只有回声:)

  
[那么,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人类才能把自己的良心洗干净呢?]

  
[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

  
[……]

  
(录音到此中断)

  




 回复[1]: 欢迎尖刻评论 老唤 (2011-12-16 09:16:12)  
 
  版权所有,请勿转载/转贴,否则你后果不堪设想!

 回复[2]: 写得挺长。 自带板凳 (2011-12-16 09:38:26)  
 
  我说怎么不出来喝酒呢,原来正在酝酿大作。

 回复[3]:  夏雨 (2011-12-16 14:07:52)  
 
  嘻嘻,细菌也拎出来了。

  
病毒怎么不出来呀?

  
(不算评论哈)

 回复[4]: 问题很复杂 老唤 (2011-12-16 18:02:43)  
 
  病毒!它只是一个遗传因子,还不构成细胞。

  
它可以寄生于细菌,但是没有自己的主张。

 回复[5]:  夏雨 (2011-12-16 22:00:26)  
 
  它可以影响宿主,继而支配宿主。

  
容我慢慢读来。

 回复[6]: 新党八股 NHK (2011-12-17 03:13:52)  
 
  改头换面,老调重弹。

  
前半新鲜,后半腻烦。

  
自鸣不凡,说教颇繁。

  
词陈调烂,药腐汤换。

  
换面八股,不女不男。

  
刻意标新,作秀难掩。

  
自作多情,白扔不拣。

  

 回复[7]: 提醒 老唤 (2011-12-17 19:37:12)  
 
  有些问题就请不必费心啦!

  
比如:

  
人口问题大家已经知道了……

  
环境问题早就开始解决了……

  
卡夫卡那样的风格是否已经过时了?……

  
……

  

 回复[8]:  夏雨 (2011-12-24 00:47:15)  
 
  《最严密的解读和最尖刻的批评》

  
不好意思,做不到最严密和最尖刻,只能谈谈感想而已。

  
1,本篇像童话或者寓言。因为看过“人猿星球”和病毒毁灭人类等等的科幻恐怖电影,对本篇拟人化的手法一点不觉得荒诞,所以也不认为是卡夫卡那样的风格。

  
2,说人口问题,环境问题,生态平衡问题不必谈了。

  
我想起刚到日本时,对当时一个救野鸭子事件,很不理解。日本人出动警力,还要登报上电视。大家卡娃伊呀卡娃伊伊呀,热闹得不亦乐乎。我却无动于衷。觉得不可思议。用这些资源去救人多好。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善良,与他们想法不一样,后来才想通,这就是中日两国人思维的差异。

  
只有当人的生存(生老病死)有了极大的保障时,尊重生命的涵义境界才延升到动物界,而不是仅仅源于宗教。先进国家大抵如是。

  
但是,在中国,资源贫乏不能保障所有人的生存时(58年饿死人的记忆犹新,直至现在还不能杜绝有人挨饿的事),我们把动物首先看作是满足人的生存的物资。

  
现在中国虽然还没到资源极大丰富的地步,但是,尊重生命,动物也是生命的思想已经开始为人接受了。清华女才子蒋方舟曾经说起,为微博上救狗的事儿和男友吵了两天架,“他是救狗派的,我说救什么狗啊,人都不救还救狗,我是这个派的。吵了两天,最后我妥协了。我还是被说服了。”

  


  


  
3,文中这一段是不是老唤的预言,

  
《人类盲目地相信:明天会比今天更加美好,而实际上呢?通货在不知不觉地膨胀,人们却视而不见;他们只看得见工资在慢慢增长!这就是人类的本性!就像赌徒,即使已经倾家荡产也念念不忘自己曾经赢过一次的荣光!随着人口的暴增,生存空间和自然资源日益短缺,生活已经日趋艰难,并且以后会更加艰难。》

  
我也觉得随着全球化,美国金融危机,欧洲债务危机,中国经济危机,日本也不妙,不知有哪一个角落好一点。欧美日大多数人的收入下降,财富都集中到了大财团和权贵集团手里。将来随着中国印度等更多贫穷人生活水平的提高,生存空间和自然资源日益短缺,全球的底层民众生活会日趋艰难。

  
不过,那将是十几代以后的事吧,那时的人们也许会有智慧解决的。

  
我对中国中期的前途是看好的。

  
瞎说一气,请指正。

 回复[9]: 哎,老夏! 老唤 (2011-12-24 11:22:32)  
 
  我越来越清楚地看见了你脑子里的那些[格子],长年累月由成见或者说概念形成的[格子]。

  
你或许认为:

  
》》:[只有当人的生存(生老病死)有了极大的保障时,尊重生命的涵义境界才延升到动物界……]

  


  
但是无视下列可能:

  
[十年前,他从一个鹦鹉贩子手里买下了我,用去了他所有的存款。]

  
你一定也会认为:当这个人没有饭吃的时候,会把灰鹦鹉烤着吃了。

  
靠着这样的概念,不可能[去蔽](摘掉眼镜)而达到[澄明](进入本真)。(对不起,为了方便,借用了海德格的概念。)

  

 回复[10]:  夏雨 (2011-12-27 20:04:02)  
 
  呵呵,

  
你知道我脑中的[格子]?

  
其实我也总是在找我长年累月由成见或者说概念形成的[格子]。你知道就说出来,说得准,我佩服你,送你蛋糕,

  
至于[十年前,他从一个鹦鹉贩子手里买下了我,用去了他所有的存款。]

  
赫赫,我忘了说,那里面有你的原型。我理解人养宠物。高度欣赏他的爱心。嘻嘻。

  
但你也一定会理解,隔壁那个哭得死去活来的国家,老百姓是不养宠物的,因为会被人偷去吃掉的。当然,金家是养的。

  


  

 回复[11]:  夏雨 (2011-12-28 00:06:22)  
 
  呵呵。我在找与老唤的分歧。

  


  
动物的生命应该尊重。

  
这是对生命意义更为拓展的理解。对人与自然界的位置的一种审视。使人类成为文明人的内容,增添了更丰富的含义。

  
但是,如果这种精神的东西成为社会上普遍的共识,我觉得需要有其一定的经济因素,这就是只有解决了温饱问题,人才有余暇去关注动物。我在8楼说的是这个意思。

  
当然,个别人有爱心吃不饱饭也要养宠物的,有人念佛吃素不杀生的,这不属于我说的范围。

  
一般人认为关心动物是善的表示,虐待动物的人有恶的品性。

  
但是,老唤看得比这高。

  
我自己关注的一切都是有关人的事情,心里的仓库装得满满的,动物事情便放不进去了。问题在功利性,在于狭窄,在于,,,

  
老唤写这文章,确有深意。老唤在代替动物向人类发出呼唤,可是,真的,起初,我不以为然。

  
这方面,我承认老唤的视野(人,兽两界)比我开阔,情操比我丰富,意识比我超前(真话,不是调侃哦)。

  


  
你看,我想到了,就赶紧写出来。

  
不好意思。嘻嘻。

  
呵呵

 回复[12]:  夏雨 (2012-09-09 11:14:26)  
 
  研究尼泊尔虎的科学家发现保护老虎的新方法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9月08日 转载)

  
科学家们通过架设在奇旺国家公园的移动感应照相机发现,老虎形成了夜间活动的习性以避开人类。

  
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IIP)《美国参考》从华盛顿报道,由美国和尼泊尔科学家组成的一个科研小组发现,生活在尼泊尔一个国家森林中的老虎正在调整它们的生活习性,以便更好地与人类共享这片土地。 (博讯 boxun.com)

  


  
这项研究是在奇旺国家公园(Chitwan National Park)进行的。奇旺国家公园坐落在喜马拉雅山脉的一个山谷中,约有120头老虎生活在这里。来自密歇根州立大学(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系统整合与可持续性研究中心(Center for Systems Integration and Sustainability)的科研小组在奇旺国家公园的道路和小径上放置了移动感应照相机。

  
科研小组在观察了两季之后发现,老虎主要在夜间四处活动,在森林中寻找对他们来说是重要资源的木头和草,显然是为了避开白天走在公园小径上的人群。而其他地方的老虎通常在整个白天和夜间都四处活动,交配、猎食或巡视它们的领地。

  
尼尔·卡特(Neil Carter)是一名博士生,他同密歇根州立大学的刘建国和3名尼泊尔学者一起参与该项目的研究。卡特说:“老虎需要资源,人类需要同样的资源。如果我们根据传统观念认为老虎只能在专为他们划出的地方生存,就总会发生冲突。”

  
参与这项研究的尼泊尔学者来自尼泊尔的社会和环境研究所(Institute for Social and Environmental Research)、国家公园和野生生物保护部(Department of National Parks and Wildlife Conservation)以及世界自然基金会(World Wildlife Fund)。

  
这些架设在森林中的红外线照相机拍下了人类只在白天进入保护区,而老虎只在夜间活动的图像。

  
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的有关文章的撰稿人之一刘建国说:“如果我们能很好地理解两个世界之间错综复杂的联系,就能确保可持续性。我们发现一种非常有趣的现象正在尼泊尔发生,这可能能使人类和自然共同蓬勃发展。”

  
美国和尼泊尔的这个科研小组还发现奇旺的老虎数量保持稳定,甚至在公园边缘地区的老虎正在增多的时候也是这样。野生生物保护者一向认为,老虎需要大面积的无人活动的空间,并经常因此而采取措施重新安置人口或限制进入老虎的领地获取资源。

  
卡特说:“看来能找到折衷方式,既能切实保护高密度物种,又能让人们进入森林获取他们在生活中所必需的资源。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在其他地方也能实现,保护老虎的前景将比在其他情况下要光明的多。”

  
这项研究得到了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以及美国鱼类和野生生物管理局(U.S. Fish and Wildlife Service)的资助。

  

 回复[13]: 跟着夏夏后面晒晒我家的虎 独屏 (2012-09-09 11:44:00)  
 
  


  
.優雅で芸者如く

  

 回复[14]:  夏雨 (2012-09-09 12:34:29)  
 
  哈哈,不够。我要看你家虎的可爱俊秀的视频。

  
贴出来吧。不要舍不得。

 回复[15]:  weilin (2019-11-18 13:08:28)  
 
  [那么,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人类才能把自己的良心洗干净呢?]

  
除非,人类能够真正认知并认同,自然界的一切生物并不比人类更低贱。

 回复[16]: 鸭子🦆即非鸭子是名鸭子 weilin (2019-11-20 16:19:38)  
 
  

  
人为的道德,例如,慈悲、怜悯,有一个专用名词叫,“下德”,

  
它们与认知无关,永远也不能解决认知问题,因为它们不能自发地接通到真。

  
唯有从“真处”产生的道德,又叫善,才能让人产生极乐(产生审美的极至),实现真善美的合一。对于自然中的生物也是如此,除非你心中从认知或者推理产生了坚定不移地尊敬。例如,对那只鸭子🦆

  
那个长着长长的脖子,发出独特的声音,,,泰然自若地运水如舟(人类永远也学不会)的有灵性的奇货,人类的科技,再发展一百万年,也绝无可能原创性的造出一只鸭子来。(干细胞培育不是原创)

  
天地间,鸭子是独一无二的,它从哪里来会到哪里去,人类永远也别想知道。

  
人类甚至无法原创性的造出一叶现存的小草。甚至连彻底的理解它们都是不可能!

  
那颗烈日当空下的小草,是怎样享受着猛烈的阳光☀?人类能够体验万分之一吗?

  
人类能够不借助现有的生物创造出全新的生物吗?由此可见,人类的“科学”还处于多么幼稚的阶段,人是什么?人自己有机会彻底解答吗?(由逻辑推理)绝无可能!

  
一个自然人与虎狼,放在旷野,谁胜谁负?那么,作为人有什么值得特别的骄傲而歧视那些人类并不了解、况且自身能力比人类更强大、更特别、无法模仿、无法创造的另类?

  
原本处身被奇迹围绕的人,因为视角和思维,而将身边的神奇视为“下等畜生”和“无知的生物” 而失去了享受 几乎是无限的造物免费提供的极乐,这不是生物的下等,是人类自己的自我作贱!是人对不起自己啊!

  
善,首先包含了善待自己。从真而来的善才会令人产生无尽的美感又叫常乐。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老婆和我的最爱 
    纪念刘晓波 
    悼五道 
     文贵的智商 
    中韩比较 
    【谁不说俺家乡好】 
    【我终于死了】 
    《雷雨》与“俄狄浦斯情结”  
    【信、达、雅】是个假命题! 
    中国还有学问吗? 
    2015年老唤美术金奖 
    智商 续 
    求助 
    我是汉奸我怕谁 
     战争万岁! 
    忍无可忍! 
    中國人為甚麼老被別人肏? 
    也聊韩寒和李承鹏 
    [哭]的机制 
    孙中山和毛泽东 
    韩寒的孤独和老唤的孤独 
    一份来自非洲的报告 
    [善]与[忍]的最简史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