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老唤这小子
字体∶
注意,保持距离!

老唤 (发表日期:2009-06-12 16:51:23 阅读人次:5347 回复数:35)

   注意,保持距离!

  
~摘自编队飞行大队长的话

  


  
用冬天的一窝豪猪来比喻人的生存状态不无道理:相互之间离得远了,会觉得寒冷;离得近了,又会感到刺痛。

  
不知道豪猪是否真是处在这种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不过可以肯定:这种尴尬的境地就是人类生存状态的真实写照。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对这种生存状态有所自觉。这是因为在众多的场合,这种生存状态的特征没有得到充分的表现,或者被有意无意地粉饰得面目全非。但是,还是有一些场合赤裸裸地呈现出人类的这种生存状态。

  
日本各地都存在着的大大小小层次不一的古物拍卖市场就是这样的地方。可以说,每一个市场都是一个豪猪的巢穴。

  
[市场]的地点像仓库或者民居一样,并没有什么醒目的标志。只是在一个规定的时间内,一些形形色色的古物商人受利益的驱使,从四面八方来到一个规定的地点,才使这个地方具有了拍卖市场的形态。之后他们又怀着意外的惊喜或者沮丧的心情消失在四面八方的各个角落,于是市场便像幽灵或者梦一样淡出了现实世界。

  
除了世界著名的拍卖行在日本举办拍卖会,日本本土的[市场]是一个封闭的社会。与其说它是拍卖行,不如说是[裏世界]的[闇商売]更为合理。在这种意义上,市场还表现了日本的生存方式和经济运作的典型特征。

  
在巴黎,不管你是谁,你都可以在市中心的大型拍卖行的拍卖会上参加竞拍。没有人有权阻止你的这一行为,甚至没有人问你从哪里来,更没有人问你有没有资本。

  
但是在日本,你必须首先经过警察署的审查,得到[古美术商免許],之后经值得信赖的古物商[保证人]的介绍,交纳会费,才能进入某一市场。

  
市场的地点,有的在繁华市区的华丽的大楼里,有的是高架桥下陈旧而简易的仓库。有的是私人的房产,有的来自一个或几个人合资的租赁。有的具有几代人的经营历史,有的只是瞬间的产物,昙花一现。有的拍品是具有一定价值的文物,有的只是处理垃圾。有的希望以诚为本,有的则吸引了一些高明的骗子。

  
古物商也是男女老少形形色色,大都是专职,但也有兼职。见了面,他们会客客气气地打招呼相互问候,但是当你的身影从他们的面前消失,关于你的记忆也就在他们的脑海里烟消云散了。人们很少来往,即使来往,也一定是与互相的买卖有关。人们只呈现着其经济动物的一面,除了常年接触,否則几乎互不了解,不了解对方的历史,也不了解对方现在的生活,甚至对此漠不关心。相互之间的认识只限于姓名,年龄,居住地等最为一般的登记情报,有的甚至连姓名也不知道。人们只能根据某位古物商在拍卖时的表现来推测他的经营范围,财力和眼力。

  
市场一般选择一个很大的空间,一半儿用来堆放送来的货物,一半儿用作拍卖场。中间是一块大地毯,三周是[阶梯形看台]。最里一圈儿盘腿而坐,是一些发起人和常连客,以及一些实力雄厚的古物商。他们看得最为真切,因而近水楼台先得月。第二层是矮凳,第三层是椅子。再后面是[站票]。按照日本的规矩,初来乍到的只能是站票。站票离实物有一定距离,因此要想不[走眼],需要极其杰出的眼力和经验!

  
货物由拆房业者,搬家业者,古物商,破产公司,倒卖专业户,收集家的家属等各色人种从日本各地送来,由抽签决定先后等待拍卖。像繪畫,傢具之類的大型拍品只放在地毯上供人判讀,而金銀首飾之類的小件則放在托盤里供兢拍者傳閱。一件拍品由主拍者根據經驗喊出底價到落扎大約幾秒到十幾秒的時間,因為時隔三秒無人叫價就算落扎。

  
只要沒有野心,不想一本萬利,有些經驗,受些辛苦,小本經營,這個生意還是維持得下去的。因為只要你有銷路,那些無利可圖的東西往往在很低的價格上就落扎了。就是有一些古物商利用各地市場的貨源差別,東家買西家賣,雖然發不了財,卻能長年靠這些低檔貨維持生活。

  
但是真正的古物商就像妓女,希望躺著就能掙錢。一本萬利是成功的古物商的眼力的象徵,是他的驕傲,就像高級妓女的價格是她們姿色的證明一樣!

  


  
老喚親眼見到許多慘不忍睹的事情:

  
一位中國古物商用1200萬買下一幅齊白石的膺作。

  
另一位中國美術商花600萬拍到一幅吳昌碩的假貨。

  
一位留學生辛辛苦苦地刷碗,幾年積蓄了500萬。受到中國大好形勢和朋友的影響,熟讀了幾本中國古瓷的書籍,一頭扎進了市場。結果為了一個乾隆的花瓶,一錘子買賣,可比打扒金宮快多了!

  
老喚知道,這是無法勸阻的,你就是踩他的腳讓他閉嘴,他還是不停地叫。他相信自己的知識,他對未來充滿了希望,你一時無法說服他,就像你和糞青講不清楚一樣。他們必須花了冤枉錢才知道自己有多麼糞青!

  
老喚有一個[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香港同仁。他總是教育老喚要[打倒一切競爭者!]他說:

  
[你只有把他們壓下去,下次他們才不敢跟你競爭!]

  
這是和老喚是完全不同的思維方法。

  
但是他確實實力雄厚,好像搶過銀行!大約三年前他還有一億多資產,但是看來勢頭越來越弱,現在大概到不到一千萬都是問題。

  
但是他確實帮了老喚不少忙。

  
一次市場上出現了兩幅清代的手卷,老喚先看到題跋的書法,心跳驟然加快,慾火上升,聽到[50萬]的叫價後,脫口而出[80萬]!沒有料到又出現了[100萬]!當時老喚已經看到了長達幾米的手卷畫風單調,但是還是叫出了[110萬]!

  
就在全場靜默,老喚感到冒失的瞬間,港兄大喊:[170萬]!

  
他因為遲到剛進會場,甚至沒來得及仔細看一眼手卷,也許他只聽到了叫價人熟悉的聲音!他要打倒一切!

  
還有一次,一大堆掛軸,出品人很不起眼。主拍人只打開一幅,看到沒甚麼價值,起價[一千]。老喚根據幾幅掛軸的軸頭,叫出了[一萬]。此時港兄已經知道了老喚的眼力,馬上連老喚也打倒:[一萬一千]。

  
老喚知道他沒開車來,就沒繼續做聲。

  
果然,拍賣結束後,他找到老喚:[我沒法拿,賣你吧,一萬兩千。]

  
他真有意思,連看也不看!

  
老喚遞給他錢,一邊開始整理這堆掛軸,一邊聽他抱怨:[現在真是沒甚麼好東西!]。老喚先打開了魯迅的木版水印對子[橫眉冷對],他說:[給我吧!]接過來,捲起來就走了。

  
一個月後,北京拍賣行的哥們兒來東京收貨,從這堆掛軸里挑走了趙樸初,王子武等三幅,上了秋季大拍。

  
又過了一個月,港兄來找老喚,說:[你那里有甚麼存貨?北京有朋友來收貨。]

  
老喚又把那堆掛軸拿給他看,他挑了幾幅,開價[150萬]!

  
世界上真是無奇不有!

  
他很高興,認為老喚不跟他講價錢,夠朋友,請老喚吃烤肉。老喚一邊喝,一邊跟他講道理,但是他一直跟老喚的老婆說老喚沒道理。老喚又不好意思把事實都說出來……

  


  
就老唤所知,几乎没有几个美术商对艺术品抱有眷恋之情。

  
据说这是作为专业美术商的条件,就像妓女不能爱上某一个嫖客一样。美术商保留一件艺术品只是为了待价而沽,一旦可以盈利便马上出手。在这个意义上,老唤不是一个专业古物商。

  
老唤瞧不起那些企业大亨在拍卖会上的行为,尽管他们比老唤阔绰得多。他们只是把艺术品作为一种安全并且有可能升值财产,为了显示财大气粗或者爱国精神,或者為了減稅,才一掷千金。他們硬碰硬,絕不示弱,能夠把拍品的落扎價格抬高到拍品實際价值的幾倍,甚至幾十倍。實際上他們平时並不關心藝術,但是因為身份有时不得不熱愛藝術。他們更不了解藝術的價值所在,因為那是關係到藝術家靈魂的深奧問題。但是他們需要某一件被哄炒得無人不曉的藝術品,為了擺在董事長的辦公室里,或者公司的會客廳里,甚至自己的臥室里。於是這件藝術品就成了一個符號,向友人和情人,向世人暗示著所有者的財富,地位和高雅的品味。

  
因為他們缺乏藝術細胞,因為他們沒有感悟藝術的靈魂,他們就習慣地把藝術品看作沒有靈魂的股票!像炒股一樣地炒作藝術品!

  
更有甚者![昭和造紙]的社長花掉空前的100來億日元買來了凡高的作品,竟當作[私物]鎖進了地下室,不許任何人觀賞,並且揚言:等自己死後一起燒掉!多麼愚昧!愚昧得可怕!

  
當然,老喚也深知,正是由於他們的炒作,藝術家們才不至於餓死。

  
但是遺憾的是,歷史證明:很多優秀的藝術家都是窮困潦倒終其一生的。這就是說:藝術創作和市場運作並沒有直接的關係!

  
就我所知,老喚是熱愛藝術的。他不是畫家,卻為了了解西洋美術,有了錢和時間就跑到法國,泡在盧浮爾,奧郎杰里,特別是奧爾塞等博物館和美術館里。辉煌的奥尔塞!它告訴老喚:你可以在西方藝術里理解西方哲學,用西方哲學来理解西方藝術。

  
日本姑娘的背影(於江之島) 老喚作

  


  
老喚的處女作[叫作蘇格拉底的小貓]

  


  


  
他為了保持獨立的見解,盡可能自食其力,寧可窮困也不愿受雇於任何機關和單位。他進入市場,開始完全是為了一種眷戀和一種愛戀。

  


  
老喚認為他不應該說實話,起碼不應該深談。

  
如果他說他有眼力,那麼肯定會惹出一些麻煩:一些人認為他吹牛;另一些人就來找他鑒定。如果他談起他的失敗:這不但會令他心酸,還會揭開別人的傷疤。

  
20年前的一天下午,老喚和他的前任日本夫人路過上野的中國畫廊。因為有中國二字,他們便走了進去。一樓是中國雜貨,二樓才是中國古董。

  
老喚在二樓懸掛著的一幅鄭板橋的掛軸前停住了腳步。標價15萬,在當時中國經濟尚未起步的時候也算便宜。但是當老喚看到竹林下邊臥著的一隻狸貓的時候不禁哼了一聲。這一哼不單是沖著這幅畫,更是沖著這家店和他的老闆。

  
站在老喚旁邊聚精會神地審視著這幅畫的一位老者大概憑著這一哼就知道了老喚是個中國人,他側過身輕聲問:[您看怎麼樣?]

  
老喚以為他是個外行,便不經心地回答:[就憑鄭板橋,他能畫狸貓?]

  
大概是老喚的回答引起了老者的興趣,他執意要請老喚夫婦到外邊去暍一杯咖啡。

  
交談中,他知道老喚在一所大名牌里專功美學藝術學,於是遞上名片,殷勤地邀請老喚到他的店里來。

  
接下来的三天,老喚都接到了他的電話。后来老喚才知道:他是華僑界大名鼎鼎的Z先生!他的名聲不僅僅是因為他的飯店在東京,名古屋,夏威夷,德國,美國本土都享有盛譽,是成功華僑的代表,還因為他是海外華僑中中國古畫最大的收藏家。

  
老喚雖知道開飯店的也有好人,但是總是對他們抱有偏見。因為老喚覺得,但分有點兒本事,也不至於開飯店,只除了老闆本來是廚師。並且開飯店的一般都是抠兒屄,因為他們的利潤都是一個子兒一個子兒地從客人的嘴里抠下來的。天長日久不知不覺不抠兒屄也必然變成抠兒屄了。

  
後來的事實證明,老喚的感覺基本正確。他需要老喚是因為他需要一隻眼睛!

  
他也盛情邀請過像劉海粟,故宮博物院,瀋陽博物院的大名家來鑒定他的收贓,但是因為他的邀請太盛情,並且又患有心臟病,誰敢說,或者好意思說一個[偽]字呢?但分是聰明人,誰不來個大團圓呢?

  
他不但找到了第一只眼睛,而且找到了第二只。

  
他喜歡中國N畫院院長的作品,不但不惜高價購買他的作品,還不辭勞苦跑到N市去拜訪A院長,並且把還在畫院學畫的院長的寶貝兒子Y辦到了日本來留學。Y既不喜歡日本,也不喜歡日語,甚至不大喜歡藝術,儘管還算有些感覺和才氣。養尊處優的他來到了東京就像下了苦海,身在日語學校卻無所事事。唯一的愛好是下圍棋。

  
認識了老喚的第一天就死氣白咧地跟到老喚家裡要[下一盘儿],结果連輸三盤。這下算是找到了救星。可是老喚得寫論文交差,沒功夫下棋。

  
不過他因為學過畫,有名師指點,又見識廣,鑒定還是有一手。

  
為了保駕,老喚又向Z先生推薦了第三只眼。

  
那時正是泡沫經濟時期,大家都爭著花錢。老喚和他的前妻在御徒町開著一家畫廊,兜售法國版畫和中國畫。也因此,老喚曾接濟了不少有才能卻窮困潦倒的中國畫家。

  
一天中午,大概是看到了畫廊里的中國畫,推門進來了個正宗中國人:小平頭,旧體恤衫,旧牛仔褲,旧旅遊鞋,手裡拎著一個旧紙袋。

  
當時老喚為了裝老闆,穿了一身西服。他結結巴巴地用日語跟老喚打招呼,老喚一看乾脆用中文。但是發現他說中文也結巴,不過倒是一口北京話。

  
他問老喚能不能寄賣他的作品。於是老喚看了他從紙袋里拿出來的宣紙。既沒裱,也沒托,簡直不能作為商品。大概是為了拹帶方便,畫幅又很小,皺皺巴巴,都是些寫意靜物花卉,大概是八大山人齊白石的路子。

  
老喚也就不客氣地問了他的來歷。

  
結果他的來歷不但使老喚驚訝,還產生了好感。他出身北大77界中文系,因為喜歡繪畫,四年沒干別的,光畫畫了。畢業分配根據他的專長分到了琉璃廠榮寶齋負責收購中國畫,幾年來也煉就了一雙好眼睛。後來的事實證明,專業就是厲害,大多數的掛軸,不用打開,他光看裱工就能說出真假,年代,八九不離十。

  
老喚知道沒裱沒框肯定是因為境況窘迫,答應他盡可能標高價,並且無償代賣:[一張一千,賣賣試試。]老喚見了才能總是十分愛憐。

  


  
聰明的美國作家海勒在[第22條軍規]里愛說:[這裡有一個圈套!]

  
啊!說得真漂亮!

  
他說的[圈套]好像不是誰設計的,而是自然形成的。世界就是個大圈套!人們就生活在這個圈套里!不論你是誰!

  
老喚的這位榮寶齋的新哥們兒就是B。

  
老喚嘴上勸他不要冒險,還是找一份臨時工,靠賣畫生存沒有保障:一般的日本人也一樣,不是靠眼睛買畫,而是靠耳朵。但是心裡卻決定了把他介紹給Z先生,弄好了的話,他們才能取長補短。

  
於是B就成了Z先生的第三只眼睛。

  
Z先生當時年近70,已經事業有成,卻突然煥發了前所未有的青春!他要重新篩選自己的收藏,像集郵配套一樣收全[四家],[四王],[八怪]……做到又全又精。他要出一本[zzz藏畫大全]作為他的紀念碑,他要建一座博物館,讓他的名字和他的收藏永垂不朽!

  
正是這一野心,醞釀了一場鬧劇。

  
偉大的導師傑克倫敦在[野性的呼喚(the call of the wild)]中把一條貴族出身的狗的坎坷命運歸因於一個賭徒,又把這個賭徒總是輸錢歸因於他的一個信念:he had one besetting weakness-faith in a system ;and this made damnation certain。

  
十幾年後,在江南的一座美麗的城市確實出現了[ZZZ珍藏館]。Z先生把他的收藏都捐獻給了他的故鄉,但遺憾的是:其中還是沒有一幅他至死朝思暮想的石濤的作品!

  
Z先生把三只眼睛介紹給了他的幾位特級廚師,並且囑咐:[不管甚麼時候,只要他們誰還沒吃飯,馬上做!]於是位於竹橋的C飯店就成了三只眼睛的據點。

  
盡管Z先生有自己既省錢又辦事的如意算盤,但是老喚還是挺尊敬Z先生。其中原因之一就是C飯店。倒不是因為那裡隨時管飯,老喚曾吃遍了橫濱中華街,但是沒吃出甚麼正宗中國味兒;只有在C飯店,老喚才找到了故鄉的感覺。这大概是因为C饭店的厨师都是Z先生亲自从中国的知名饭店高薪聘请来的特级厨师吧。

  
還有,Z先生感動了老喚。他每天晚上九點睡覺前都要給老喚挂一個電話,聊聊古人,成了習慣。最終使老喚死心塌地為Z先生賣力氣的是在老喚的一次學會。老喚那時像個學者似的,經常要參加一些學會。而老喚最怕開學會,正兒八經地寫一篇文章,正兒八經地到台上宣講一番,既要彬彬有禮,還不能罵街。不過學會常常在風景優美的地方,這大概算是一個補償。輪到別人發言,老喚就開溜。

  
一次,老喚沒有通知Z先生就離開了東京。當天晚上學會正在聚餐,主持人走過來告訴老喚有他一個電話,弄得周圍的人都盯著老喚看,好像老喚是個大忙人。老喚很感動,雖然不知道Z先生是如何找到了這裡的電話號碼,但是可以猜想他是費了一番周折。

  
三隻眼睛在C飯店正式開會是制定統一的口徑,就像黨代會。

  
B首先表態:[我聽你們的,你們怎麼說,我就怎麼描繪。]

  
Y認為一定要照顧老人的血壓高和面子:[不能都說是假的,先要問清楚是多少錢買來的!便宜的小名頭可以說,但是貴的不能說,老爺子夜裡心疼,睡不著覺!老爺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

  
老喚能理解Y的苦心,也知道Y的行為規範是正宗的家傳。但是還是亮出了自己的觀點:[你這樣早晚要漏餡兒,還是盡可能有一是一,有二說二……]

  
經過討論,最後,保持中立的B說:[都有道理,見機行事,具體問題具體分析,但是事先得統一口徑……]

  
不管怎麼說,基本上算是開了一個團結的大會,成功的大會,勝利的大會……

  
萬事俱備,他們不但重組了Z先生的收藏,而且真正地鑄成了一道防衛假貨的銅牆鐵壁!但是只忽略了一點:騙子是在你最不相信你會受騙的時候出現的。

  
他騙了你,你還要喊他[萬歲,萬歲,萬萬歲!]

  


  
老喚認為中國的騙子屬北京,因為北京的騙子最出類拔萃的特點是:他根本不像一個騙子!一個上海人,或者天津人,他一張嘴就令你警惕。但是北京人不!北京人像日本人一樣給你一個誠實的概念。他們生活在祖國的首都,离毛主席最近!他們受過正規的党的教育,說一口標準國語。他們都有些覺悟,來歷和見識,用不著騙人……

  
老喚是經歷了很多事情才糾正了這種難以糾正的成見。19歲那年,他在太原郊區插隊。一天傍晚在太原站等車回村兒,一個和他年齡相仿,文弱書生樣兒的北京知青來到了老喚的身旁。草綠軍裝,黑邊兒懶漢鞋,好像還是個幹部子弟。他問老喚去哪兒?老喚說回村兒。他說他在臨汾插隊,已經沒有車了,能不能在老喚的村兒里借宿一宿?

  
老喚學習過雷鋒,也知道應該窮帮窮,況且老喚村兒的知青都住在一個地主大院里,地方有的是,就一口答應下來。

  
第二天一早,知青都去地里上工。中午回來吃飯的時候卻發現,屋子里值點兒錢的東西都沒影兒了。

  
那時還是繼續革命的年代,竟然有如此傑出的北京青年!並且老喚仔細琢磨起來才悟出:這是那小子的專業!

  
話說回來,三只眼帮Z先生剔除了一些偽劣字畫,重新安排了畫集中排列的順序,凡[拿不准]的,就寫明:[傳X代XX作],這樣大家都有台階可下。

  
在商討明清畫家的時候,Z先生又舊話重提:[就是缺一張石濤……要是有一張石濤……]

  
Y的爸爸在國內是公認的石濤專家,Y當然知道石濤。Y悄悄對老喚說:[石濤的東西90%以上都登錄在冊,哪兒找石濤去?]但是這話不能對老爺子說,你不能說:[你斷了這門兒心思吧!]因為人到老年也應該有一線希望!

  
很多大企業家從小打拼沒機會上學,因此都對文化抱著美好的憧憬。他們捐款辦學,贊助學生……其中最慘的就是收集文物。因為這不是錢和爱国精神就能解決的問題,它需要眼力。而眼力除了天生的藝術資質,歸根結蒂還是文化經驗的積澱。有多少收藏家一生抱著河北的夜壺還以為是宋代的官窯?

  
時間就這麼過去了。其間也收到一些近代的東西,但都無關緊要。直到有一天!

  
B打電話告訴老喚:他的一個朋友來東京了。他家是旗人,和B家是世交。文革時期的抄家物資終於發還了。現在他家也想通了,賣!這次他帶來了一幅仇英和一張石濤!

  
老喚問:[你看了麼?]

  
[看了,沒錯兒。]

  
他都說[沒錯兒]了,老喚當然無話可說。[多少錢?]老喚問。

  
[石濤一千萬。咱們十分之一。]

  
[價錢還可以,我通知Y,咱們一起再看看。]

  
老喚通知了Y,Y当晚又把事情告訴了Z先生。

  
第二天一早,老喚就接到了Z先生的電話:[我一夜沒睡……]

  
老喚深知道:眼力是重要的,但是眼力是用來鑒定作品的,有眼力而不去看,跟沒有眼力一樣!老喚受過騙,但是都是因為他相信了自己的耳朵,相信了他所信任的人,不管是中國人還是日本人,其實也許他們本身並不是騙子!

  


  
[有眼力]是個[模糊概念]。就跟[會外語]一樣。

  
[會外語]?會幾國外語呢?

  
就說會一國外語,比如日語,會到甚麼程度呢?

  
不用說外語,就是母語,比如中國人說中國話,好像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大部分的人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其中更有一半兒,連中國話也說不利索。

  
語言表達能力說穿了是思維能力的表徵。一碗白開水一樣的語言就意味著一張白紙一樣的大腦,一篇漏洞百出的文字也是一個支離破碎的心靈的象徵。因此,我們很難期望一張白紙一樣的大腦說出甚麼深刻的道理;一個支離破碎的心靈會寫出一篇不漏洞百出的文字來。

  
與此相反,嚴謹的語言意味著受過嚴格訓練的邏輯思維能力,而幽默的語言又表現了對現實的深刻認識及其帶有批判態度的個性。

  
只是由於日常生活的壓迫剝奪了很多人感受語言的機會,天長日久便磨滅了他們對語言的感受能力,因此他們對語言並不追究。因為無論是日常的生活還是工作,人們更多的是遵從習慣/規矩/常識等等,並不需要甚麼語言能力,甚至思維能力。

  
同樣,[有眼力]也是如此。

  
在人類幾千年創造出來的浩如煙海的物質財富之中,你懂甚麼呢?

  
好,你只懂中國。

  
那麼,你是懂瓷器呢?還是懂繪畫?……

  
你懂繪畫?

  
甚麼時代?

  
……

  
就老喚所知:出入市場的古董商們,那些便宜買便宜賣和蒙著買蒙著買的另當別論,大部分只在一個狹小的範圍里比較精通。用[比較]這個字眼兒是因為精通的程度不同。他們就是靠著這點兒他懂而你不懂的知識長年維持在古董界,也因此,他們配得上[古董商]這一稱號。

  
但是港兄還不能算在其中。

  
老喚第一次在市場注意到港兄是因為一個盤子。他拿在手裡看了一會兒:[8萬!]冷靜地宣告了他的鑒定結果,於是這個盤子歸他所有。而這種盤子在景德鎮的地攤兒遍地皆是,幾塊錢一個。

  
還有一次,是一個殘缺的紅木櫃子。一個專搞傢具的北京哥們兒叫了20萬,港兄馬上回道:[40萬!]

  
這位北京哥們兒扭頭兒小聲對我說:[賠死他!]

  
這麼搞了一陣子,他似乎改變了方針:專功字畫。並且,他把注意的目標從拍品轉向了兢拍者:只要有專功字畫的人叫價,他就跟著叫。

  
這著兒確實有效,因為精明的古董商在叫價的時候會充分地考慮到自己將來能夠得到的利潤,必須留有餘地。這就給了港兄可乘之機:你想得十倍的利潤,我只得五倍;你想得三倍,那麼我得兩倍……並且我只要精品:500萬的利潤就是500萬……因為一般說,市場上的落扎價格總是比商品的行情低。

  
港兄就是這樣得出了[打倒一切!]的結論。並且因為財大氣粗,確實賺了幾筆。

  
但是港兄的方針不久就被大家領教了。於是市場上又出現了另一種局面。也就是本文前面出現過的局面。

  
面對突然出現的兩幅清代手卷,市場的場主先喊出30萬。他是古董世家,專功字畫。而且這個市場是他的私產,已經有兩代人的歷史,現在他的兒子也在市場上磨練。

  
接著一位京都的實力派:50萬。

  
場主:60萬。

  
老喚:80萬。

  
京都:100萬。

  
老喚:110萬。

  
港兄風風火火地沖進來:170萬!

  
老喚事後回想起來,落扎價格越高,手續費也越高,場主的收入也就越高,這自然不必說。但是他們真的是沒有[看懂]嗎?

  
還有一次,一張齊白石的鵪鶉出現了,從一千起價。經過了幾個回合,升到了30萬,港兄還要戀戰,老喚不忍心,狠狠地踩了港兄一腳,但是他還是以70萬畫了一個句號!

  
出品者十分聰明,他會在一些有價值的古董中似無意卻有意地夾雜一件膺品,以表明所有這些都是來自一個富豪的遺物。事實證明:這件膺品的落扎價格常常高出其他物件的幾倍,甚至幾十倍……這次就是這樣:市場上熱氣騰騰,這熱氣感染著每一個人。

  
事後,港兄看著這幅作品發呆,

  
[你這個傻逼!]老喚說。

  
[沒關係,能賣。]港兄說。

  
[賣給誰呀?哪兒找比你傻的去?]

  


  
不久,港兄又改變了方針。

  


  


  


  


  


  


  
待續

  


  





Page: 2 | 1 |

 回复[1]:  黑白子 (2009-06-12 17:05:39)  
 
  真诚建议改名为:豪猪与妓女。

  
如果非常喜欢“距离”这个字眼儿的话,那就叫“豪猪与妓女的零距离”好啦

 回复[2]: 学习了! 孙秀萍 (2009-06-12 17:32:33)  
 
  

  
有机会很想去上面写的那种现场去看看!

 回复[3]: 很快 老唤 (2009-06-12 18:39:54)  
 
  襤尾樓之二

 回复[4]: 真快 老唤 (2009-06-12 19:05:58)  
 
  三還配圖

 回复[5]: 老唤还会画画 科长 (2009-06-12 19:20:44)  
 
  

 回复[6]:  小草 (2009-06-13 09:53:19)  
 
  这猫真可爱。

  

 回复[7]:  伴我醉 (2009-06-13 00:15:15)  
 
  老唤,我的藏画能不能推荐给那个港商啊

 回复[8]:  酒保 (2009-06-13 01:06:52)  
 
  真诚建议改名为:北京牛细说男友老唤。

 回复[9]: 伴我醉 老唤 (2009-06-13 06:48:17)  
 
  第四也有鄭板橋和圍棋。

  
》》:[我的藏画能不能推荐给那个港商啊]

  
板橋太有名,大家都認識他了。

 回复[10]:  旅人 (2009-06-13 07:03:20)  
 
  隔行如隔山------

 回复[11]: 很好看 尚未注册 (2009-06-13 09:46:42)  
 
  相对于镜里其他文章,题材内容清新。

  
「白」里透「红」――与众不同!

  
========

  
期待下面的···

 回复[12]: 第一次听到 开明乡绅 (2009-06-13 14:42:02)  
 
  老唤,过去从未听您说过,心里总琢磨着,老唤的第一桶金是怎么来的?现在好像有点明白了。

 回复[13]: 好幾桶了, 老唤 (2009-06-13 17:56:46)  
 
  可現在還是窮光蛋!

 回复[14]: 豪猪祭 老唤 (2009-06-15 10:32:51)  
 
  


  


  


  
[亲吻里有一片谎言,

  
推托中是无限欢喜。

  
骗人真是心情舒畅,

  
受骗更是乐不可支!]

  
…………拜伦诗抄(仅凭记忆)

 回复[15]:  黑白子 (2009-06-15 10:28:18)  
 
  豪猪祭就算了,妓女祭的时候知会一声

 回复[16]: 第5:展開 老唤 (2009-06-15 15:53:43)  
 
  

 回复[17]: 想去看看! 孙秀萍 (2009-06-15 16:06:18)  
 
  

  
谢谢情报! 唤老师也出展吗?

 回复[18]: 喚老可真沒看頭兒, 老唤 (2009-06-15 16:32:10)  
 
  我是帮[豪豬祭]做義務廣告。

 回复[19]: 再请教唤老,兼呼唤邓星,鸟儿 孙秀萍 (2009-06-15 17:18:58)  
 
  

  
呵呵,不是想去看您老,您的尊容早就在照片上仰望过了!很帅地!

  
想去买些家庭可用的,比如加居摆设什么的,喜欢古旧的品位。不是收藏的,然后是去欣赏了。不知道是否能达到目的呢,如果都是很贵的,俺买不起,也不想凑热闹了。请指教。

  
邓星,鸟儿不感兴趣?去不去?

 回复[20]: 》》:[都是很贵的] 老唤 (2009-06-15 21:53:02)  
 
  你應該去哪兒都有的リサイクル商店。

  
看你的提問,猜想可能你是外行,古董雖然旧,但是不等於舊貨。你如果要買18世紀法國的椅子,可以去碰碰運氣。

  
一天出場費就3萬多,沒法兒便宜。只有一個例外,你有傑出的眼力,撿古董商的漏。那裡是[趣味(しゅみ)]的世界,俗話說:[有錢難買喜歡]。

 回复[21]: 谢谢唤老师! 孙秀萍 (2009-06-15 22:42:48)  
 
  

  
呵呵,リサイクル商店早就腻了,不好玩儿,没文化。俺就琢磨看看日本人眼中的古董啥样地,合适的话就买上两件儿,不合适就当玩儿了,谢谢指点!

 回复[22]: 唤老师请进! 孙秀萍 (2009-06-20 22:32:19)  
 
  

  
今天下午去了你的平和岛,收获颇丰!接下来写文章,刊登之后,再贴到镜子上,以至谢意!先通报一声。

 回复[23]:  夏雨 (2009-06-21 05:23:53)  
 
  好看!好看!

  
俺現在在西班ya,這幾字還是贴的.

 回复[24]:  夏夏 (2009-06-21 11:39:21)  
 
  夏雨看起来玩得真不错.

  
归期快到了,期待回来.

 回复[25]:  小木樨花 (2009-06-21 11:39:37)  
 
  可惜这3天我走不开。不然也去开开眼。遗憾。

 回复[26]: 史上最低成交额! 老唤 (2009-06-22 08:04:09)  
 
  大概是苏轼说过:[水暖鸭先知]。其实,他是想说:[天寒鸡先觉],但是因为[鸡]有妓女的意思而改为前者。

  
老唤说过:[妓女是经济走向的晴雨表。]还说过:[骨董商像妓女一样,希望躺着就能赚钱。]

  
因此可以说:骨董商像鸡一样,也是先觉。

  
事实证明:骨董的价值也是经济走向的晴雨表。

  
因此可以得出结论:日本还没完全走出泡沫经济,日本经济还要在很长一段时间以不知不觉的速度下滑,并且找不到像战争那样可以暂时逃脱悲惨命运的出路!

  
现在是钱最值钱,以后是黄金。老唤想起战后的年代:一条黄金只可以换一袋大米!

 回复[27]: 廣告:[保持距离]7 老唤 (2009-06-30 17:59:41)  
 
  

 回复[28]: 唤兄,您给掌掌眼。 自带板凳 (2009-06-30 18:12:30)  
 
  这幅画能卖多少钱?

  

 回复[29]: 卖钱有多种因素 老唤 (2009-06-30 19:30:10)  
 
  是她吗?

  
》》:1985年出生于山东孔孟之乡,2007年毕业于曲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系北方作家创作中心签约书画家.

  
各方面都不错,最起码态度(姿态)可嘉,但还看不出明显的风格(灵魂),大概因为还年轻。

  

 回复[30]: 推荐 老唤 (2009-06-30 19:41:12)  
 
  第7还可以。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老唤这小子
    难哪,智商鉴定 
    战争是一条主线 
    真是为安倍的智商犯愁 
    老唤书信选 
    上海老婆和日本老婆 
     [弱智]和[傻屄] 
    我國古人有時候忒傻屄 
    為甚麼不能反省文革 
     他媽的[組織] 
    老屋离我愈远了…… 
    中國人有良心嗎? 
    [作品的靈魂]附件 
    作品的靈魂 
    無題 
    如何避免錯誤 
     關於[傻屄] 
     注意,保持距离! 
    我的盗墓经历 
    老唤这小子 1~3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