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朱东润
字体∶
朱东润 5

老唤 (发表日期:2008-03-27 09:18:02 阅读人次:5411 回复数:33)

  五

  
陈平老师有点石成金之手,他是第一位使我懂得什么是摹仿、什么是创造的人,他让我说出了第一句自己的台词,因而也让以摹仿为能事的我放弃了单纯的摹仿,而尝到了创造的喜悦。

  
就是这些经历,让我在文伯伯面前有了「抛砖引玉」的可能。我发现文伯伯是这样一种人:当他觉得希望与他对话的人和他毫无共同点的时候,他就会趋向沉默,并且变得坐立不安;但是,他如果发现你能听懂他的话、或者你说的有独到的见解、思索的火花,他就会变得滔滔不绝、手舞足蹈,并且像一个孩子。

  
我有打开文伯伯「心灵之窗」的钥匙!有一次,我因为不明白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为什么有这么多「著名的」狗屁文人,也想让文伯伯判断一下我的审美趣味,就对他说起茅盾,我知道文伯伯与很多「著名的」人物有过私交:

  
「茅盾实在是缺乏才气,除了「子夜」的头三篇儿(页)还能看,其他的东西真是不堪卒读,看了也记不住。」我说。

  
于是我得到了回报。文伯伯打开了话匣子:他和沈雁冰,他和杨绛,他和钱中书,他和郭沫若,他和毛泽东……他向我打开了一本儿和大学课堂上不同的文学史。

  
我有文伯伯不同时期的名片,虽然地址变了,但是名片的开头儿却总是不变:「述而不作」。每次和文伯伯聊天儿,我都会为这个「述而不作」感到遗憾,一种痛心的遗憾:我真希望他写。我的一个朋友、一家著名出版社的社长因为仰慕文怀沙,想重印文老的旧作,我把他引荐给了文伯伯。而这位社长从提出希望到实现他的夙愿:再版楚辞「今绎」竟用了十年的功夫,直到他们成了朋友之后。

  
这位社长还有一个希望:由出版社出钱,由我作为「记者」,跟随文伯伯,最终出一本「文人旧事」。但是从他提出这个希望至今,十年已经过去了,文老已经快100岁了……

  
我当然喜欢屈原的文才,最喜欢他的「九章」里的「涉江」,尽管文伯伯取名「怀沙」。那天我说:

  
「我给您朗诵「涉江」吧。」

  
凭着我对文伯伯的录音的记忆,再加上自我发挥,我力图进入屈原……

  
我本来希望得到文老先生的评点,结果,我完了事儿,他却坐在那里什么也不说。过了好半天,他嗫嗫嚅嚅地说:

  
「大家都纪念屈原,但是没人知道屈原……可悲啊!……这就是我们的现实……」

  
我不知道他是说我呢?还是说谁?也许他又想起了什么?想起了自己的经历?想起了秦城监狱?……我最好保持沉默。

  
「老毛想什么我都知道,……他想试试指鹿为马还灵不灵,就写了「暮色苍茫看劲松」,……「劲松」是什么?就是老毛的那根儿鸡巴!……」

  
我暗自惊讶。惊讶的倒不是文伯伯的解释。我琢磨过弗洛伊德,这层意思并不难理解。文伯伯知道我是搞西洋的,大概也才这么说。我惊讶的是他那带儿化韵的量词。鸡巴有论「根儿」的吗?一般都说「个」,比如:「你这个鸡巴!」什么的。

  
「「仙人洞」也不单单是江青……但是谁这么解释?……没人能这么解释,也没人敢这么解释,……郭沫若看得懂,他敢说么?……除了我……」

  
我想起第一次去文斯家看到的主席和文老、文老和郭老坐在沙发上论诗的相片儿,想到文老和郭老的人生路程,不由被一种凄凉的感觉控制了。我估计文伯伯比我理解「涉江」要深刻得多!

  
我看过「胡耀邦追悼会」的录像,第一个登场的是文怀沙。因此我至今不敢相信文伯伯那天对我说过的一句话:

  
「我今生有幸结交了三个朋友:一个是胡耀邦,一个是方励之,还有一个是张唤民。」

  
我当然受宠若惊。我的名字居然和伟人的名字沾上了边儿,有了永垂不朽的可能性!但是我还是不知道:文老这么说,是逢场作戏呢?还是初步肯定了我对屈原的理解?或许是对我人格的全面赞许?当然,我期待的是后者……但是文老说的是:「还有一个」,「还有」是什么意思呢?是不是有点儿勉强的意思呢?

  





Page: 2 | 1 |

 回复[1]: 文老的书法 老唤 (2008-03-27 12:12:42)  
 
  1,文老的名片「述而不作」。

  


  
2,文老的书法

  


  
文老送给我老婆一幅字,笑着说:

  
「我现在值钱了,一个字3万块!」

 回复[2]: 我说哥哥。 我是局长 (2008-03-27 09:45:30)  
 
  您题目是朱先生,内容都是文伯伯,这算哪一出啊?

  

 回复[3]: 大连唱 老唤 (2008-03-27 09:53:32)  
 
  根据你的意见,改折子戏了。

 回复[4]: 用这幅字可买40亩山林地, 龍昇 (2008-03-27 10:30:44)  
 
  直接变成老地主,而且六年后还可以把树木卖掉得到回报48万——看老唤文联想陈某文。

  
老唤:上次说象牙球,忘记说你那箱邮票(7千吧),看到的国票虽较新,但那是一箱子啊,怎么也得有千枚几千枚的,太值了!(还不提好好找找说不定会有几张珍品在)看到你老能发财,羡慕死我了。

  

 回复[5]: 正巧 老唤 (2008-03-27 12:25:29)  
 
  陈某的爸爸这两年又存了不少钱,买这幅字估计足够。大字12万,小字便宜点儿,一字儿一万,算8万,两个印白送。一共20万。日元可不行,得人民币。

  
我这可不是诈骗,保证升值!

 回复[6]: 我准备组织旅游团, 老唤 (2008-03-27 12:30:53)  
 
  去冲绳海边儿。不是去游泳,是去收集从我国大陆漂洋过海的垃圾,估计又能赚一笔!

 回复[7]: 拷贝 陈某 (2008-03-27 12:37:09)  
 
  「我今生有幸结交了三个朋友:一个是XXX,一个是XXX,还有一个是张唤民。」

  

 回复[8]: 蒋介石? 老唤 (2008-03-27 12:42:55)  
 
  

 回复[9]: 前2个再想想看 陈某 (2008-03-27 12:45:06)  
 
  或许把老唤放在第一

 回复[10]: 我先说我的吧。 我是局长 (2008-03-27 12:51:31)  
 
  我今生有幸结交了三个朋友:一个是李保昌,一个是王老庄,还有一个是张唤民。

 回复[11]: 一段逸事 黑白子 (2008-03-28 13:13:30)  
 
  既然说到文怀沙、钱钟书、胡耀邦,那就讲一段三人间的逸事。

  
胡耀邦好书,附庸风雅,常常涂鸦,写几句像诗的句子……

  
大权在握之际,一日,心血来潮,想请名人看看自己的诗到底如何。请谁呢?想到了钱钟书。由于并不直接认识钱,于是就委托相熟的文怀沙从中牵媒搭线,因为知道文怀沙与钱钟书及其稔熟。文怀沙将此事告之钱,钱答曰:我不帮忙。

  
胡耀邦下台后,犹如在婆婆面前作错了事的媳妇,战战兢兢艰难度日。大约不仅愤怒出诗人,害怕也同样出诗人,胡耀邦又写了些诗,又委托文怀沙转钱钟书指教。钱还是回答了四个字:我不帮闲。

  
据说,胡耀邦听到文怀沙传来的钱钟书的四字真言后,放声哈哈大笑,连连称赞道:说的好,说的好!

 回复[12]: 都是有智慧的人啊! 我是局长 (2008-03-29 00:30:56)  
 
  但是,坦率地讲,因为他们的智慧太狠,我理解不上去。

  
比如,我就不能明白“我不帮忙”和“我不帮闲”到底是什么含意。

  
惭愧。

  

 回复[13]: 黑白子这段野史 陈某 (2008-03-28 14:17:17)  
 
  可能是真的,好像还是首发呢

 回复[14]:  黑白子 (2008-03-28 18:12:20)  
 
  独家发表,保证真实;

  
版权所有,欢迎剽窃。

  

 回复[15]: 这里边儿的原因 老唤 (2008-03-28 21:19:36)  
 
  我听文老说过,但是很难公开。

 回复[16]: 你们都是掌握国家机密的人 陈某 (2008-03-28 21:55:11)  
 
  

 回复[17]: 还有什么话可说呢?都是牛人啊! 老地主 (2008-03-28 22:03:06)  
 
  「我今生有幸结交了三个牛朋友:一个是张唤民,一个是黑白子,还有一个是陈某。」

  

 回复[18]: 老地主不是还有一位尊敬的小林叔吗! 处长 (2008-03-29 09:57:06)  
 
  

 回复[19]: 嘿嘿 老地主 (2008-03-29 11:09:31)  
 
  「我今生有幸结交了三个尊敬的朋友:一个是龙升龙爷爷,一个是小林叔,还有一个是XXX。」

  


  
前几天到早稻田大学图书馆收集资料,在那附近发现一家“升龙”的中华料理店,价格极其优惠,一碗烧肉面,放了整整5大块烧肉,只要530日元。是不是龙爷爷家开的连锁店呢?那掌柜的长得和龙爷爷挺像,老地主差点就叫他一声叔。

  
另外,龙爷爷我们大概也8年没见面了,您老人家也算是上海的女婿吧,如您老还看得起老地主这个乡下人,到了上海别忘了见个面啊。见面礼就不用了,带点您老人家挖的野菜就可以了。

 回复[20]: 谢谢你拿我当朋友: 龍昇 (2008-03-29 11:38:11)  
 
  我知道老地主的真名的。

  
看完樱花你就要走了,祝愿那里有片土地任你种,种出好粮食好菜来,顺便种些花。

  
已经晒好一提兜野菜了。说来怪,改革以来往家带一次性打火机、丝袜——录音机、电视机、音响——数码——一盒点心——不知带啥好……怎么现在往国内背野菜了?

  

 回复[21]: 龙爷爷!带大銀洋啊! 处长 (2008-03-29 11:47:29)  
 
  要不、象牙的蝈蝈笼子也行。

 回复[22]: 那些要给老唤留着。 龍昇 (2008-03-29 11:54:15)  
 
  

 回复[23]: 龙爷爷! 处长 (2008-03-29 12:02:53)  
 
  把青龙白虎给老唤爷爷留着就行!象牙的蝈蝈笼子嘛,您还是带到北京拍卖市场。

 回复[24]: 你这话是要挨局长批滴 龍昇 (2008-03-29 12:14:28)  
 
  指这句话:“把青龙白虎给老唤爷爷留着就行!”

  
我不点破,你请示下局长吧。

 回复[25]: 打油龙爷 黑白子 (2008-03-29 12:21:41)  
 
  龙爷老来俏

  
开始娇滴滴

  
鸭子忒油腻

  
还是得个鸡

  

 回复[26]: 把老唤的文章提起来 陈某 (2008-07-16 16:08:35)  
 
  

  


  
这朵花是送给文老先生的。

  
老唤相邀去拜访99岁的文老先生,公务在身不得自由,抱歉!

  

 回复[27]:  ζ (2008-07-16 16:26:04)  
 
  陈某,星期日有事?发个邮件够来!

  
对了往这个邮箱里发:

  
姓@名.net

  
上述“姓”和“名”分别是本人的姓和名的汉语拼音,拜托!

 回复[28]: 没什么大事,已经发信了 陈某 (2008-07-16 16:49:37)  
 
  我怎么没有你这个信箱?好像只有蛇的。。。。。

 回复[29]: 国学大师文怀沙新浪网发表独家声明 陈某 (2008-07-16 16:51:21)  
 
  


  


  
http://www.rendb.com/people/r9471/shownews_36242.html

  
12月6日,国学大师文怀沙就近日网上冒用其名义发表文章的恶劣行为在新浪网发表独家声明,对这样的行为予以了强烈谴责。以下为声明全文:

  
凡以文怀沙名义开设之网站 、论坛、博客,凡非本人通过法定授权者,本人概不负道义及法律上责任。

  
本人离休家居,述而不作。数十年来,淡泊名利 ,抱残守阙而已。

  
近日偶闻或以文某贱名开设网站、博客等等。自愧愚钝,老来犹不识英特网为何物 ,所有谬赞虚誉皆于本人无涉,谨此声明。

  
燕堂 文怀沙 于乙亥年冬


  


  

 回复[30]: 贴两张昨天的照片,不是我拍的 陈某 (2008-07-17 17:49:36)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朱东润
     怀念范嘉 
    朱东润 5 
    朱东润1,2,3, 
    朱东润 4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