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花束在慢慢旋转
字体∶
欢迎参加「东洋境」

老唤 (发表日期:2008-01-24 02:02:55 阅读人次:5822 回复数:57)

   欢迎参加「东洋境」

  
宗旨:

  
1、 对象:同胞及非同胞。

  
2、 日语不通不必害臊。

  
3、 汉语欠佳亦非不可。

  
4、 脸皮需厚。

  
5、 敢于斗争。

  
6、 死不悔改最好。

  
7、 榆木脑袋甚佳。

  
8、 无师自通,一通百通,自学成才!

  
喝多了……待续……睡吧!

  





Page: 2 | 1 |

 回复[1]:  蛇 (2008-01-24 10:16:59)  
 
  真不像话,你们两位昨晚居然25时之前就到家了,我可惨了。

  
新宿站,24时5分:跑到琦京线站台一看,末班车已经开走了,郁闷啊,是打车回家呢?还是用那打车的钱继续喝酒呢?犹豫不绝时,就给老唤打电话,连打了两次,也没人接,于是就想,干脆先到池袋看看吧,然后就上了山手线。

  
池袋站,24时20分:从车上下来,再下了阶梯,本来还在琢磨到底是打车回家还是继续喝酒呢,抬头一看信息屏,没想到这里的琦京线居然还有车,尽管终点是赤羽,但一想,也不错啊,反正离家也越来越近了,干脆到了赤羽再作打算吧,然后就上了琦京线。

  
赤羽站,24时35分:还没下车呢,就发现有人做冲锋状,就想,估计是赶末班车的了,于是莫名其妙地自己也跟着蠢蠢欲动,等下车随着人流走到了地下走廊一看,原来那边的京滨东北线还有车,是到大宫的末班车,不错不错,也就不再犹豫了,上车。

  
某站,24时58分:下车了。琦京线和京滨东北线在这里几乎是平行的,站名里也有很多重合的地名,所以两条线的两个车站之间的距离也不是特别远。

  
出了车站,一看等出租的人排了一长列,就开始散步了,白天刚下过雪的晚上,空当当的路上连个猫影都没有,走了5分钟左右,突然发现左前方有霓虹灯在闪烁,上书“sports bar - 营业中”,就钻进去要了杯生啤,里面正有几个浦和足球队的粉丝在高谈阔论,但都是men,觉得没劲,喝完啤酒就走人了。

  
25时40分,终于到家了~~~

 回复[2]: 9.酒量要好 陈某 (2008-01-24 10:09:26)  
 
  给老唤加一条

 回复[3]: 嘿嘿。 我是局长 (2008-01-24 10:41:31)  
 
  向住在郊区的同学们表示亲切的慰问。

 回复[4]:  无悔 (2008-01-24 11:39:57)  
 
  死不后悔

  
死不反悔

  
死不悔改

  

 回复[5]: 全怪局长 老唤 (2008-01-24 12:19:26)  
 
  唱起来没完。

  
电话居然没有任何信号,大概因为在地下。早知道就去墨西哥了,那里到早上,有野球的粉丝,基本是女同志、夜游神。只是第二天上班辛苦点儿。

 回复[6]: 嘿嘿。 我是局长 (2008-01-24 12:52:45)  
 
  你非跟我斗么!

  


  
除去专业人士,唱歌谁斗得过我呀。

  
水兵那段,歌词查清楚了,你还得请我一顿呢,打的赌可别忘了。

 回复[7]:  蛇 (2008-01-24 12:47:49)  
 
  我可是证人哟,不管你们谁赢谁输,反正我是肯定赚了,哈哈~~~

  
++++

  
昨晚漫游了一下也长知识了,以后再有这种情况,直接坐山手线到田端转京滨东北线,就不用这样瞎折腾了。

 回复[8]: 我也有点玄。 我是局长 (2008-01-24 12:55:40)  
 
  上了丸之内线,我突然感觉或许跟你们一起去新宿更好一些。山手线收车晚。

  
结果我坐到四谷急忙跑下来去转总武线,心想至少到了秋叶原就不怕了,推理的逻辑跟你是一样的。到了秋叶原,地铁还有呢,不过是末班车!好玄。

 回复[9]:  夏夏 (2008-01-24 13:19:26)  
 
  可以一起喝酒,真好.

 回复[10]: 这3只鬼又喝又唱的 陈某 (2008-01-24 13:27:14)  
 
   山手线是通宵的吗

 回复[11]: >>歌词查清楚了 老唤 (2008-01-24 13:54:07)  
 
  闹了半天,你的「水兵」和「兴安岭」都是新版,那时我的兴趣已经转移了,因而没听过。国内我家还有老版的唱片。老词儿:

  
"江水在舷边汹涌奔腾,战士的心好象那滔滔万里长江......"

  
......"想不到,守卫着毛主席的舷窗":)

  
网上也可以查到。

  
蛇来作裁判:号称学历史的不了解历史,是不是得请!

 回复[12]:  蛇 (2008-01-24 14:42:07)  
 
  军港之夜啊,静悄悄,···年轻的水兵···

  
心好象那滔滔万里长江···

  


  
该局长找证据了,裁判要以证据为准嘛。

  

 回复[13]: 你就会嘴硬 我是局长 (2008-01-24 15:11:32)  
 
  “江水在船边轻声地歌唱,我的心好象那滔滔万里长江。

  
天天想,年年望。

  
天天想,年年望……

  
想不到!我守卫着毛主席的舷窗……”

  
这是正词儿。

  


  
毛主席在船舱里,或者在睡觉,或者在跟女服务员谈心,你让那江水汹涌奔腾,把船掀翻了怎么办,想当现行反革命啊你?!

  
吕远他也不敢那么写!

  


  
准备请客,甭废话了。

 回复[14]:  蛇 (2008-01-24 15:11:41)  
 
  转证据之一:

  
《毛主席来到军舰上》

  
歌 词

  


  
江水在玄边轻声歌唱,我的心好象那滔滔的万里长江。天天想年年望,天天想年年望,想不到我守卫着毛主席的玄窗。

  
今天傍晚他走到我身旁,轻轻抚摸着我的肩膀。问我穿的暖不暖,问我睡觉香不香。舰长告诉他我是个新兵,就象红土地没见过太阳。毛主席他紧紧的握住我的手,他鼓励我说要把海疆当作家乡。

  
哎…,您是我我世界上最亲的人呀,亲爱的毛主席。您就象知冷知热的亲爹娘啊亲爱的共产党。您给我阿金新的生命啊,敬爱的毛主席,您给我带来光辉的思想啊亲爱的共产党。

  
哎…哎…哎…;

  
有了您,我们就有了方向啊,亲爱的毛主席。有了您,大地上就象有了阳光,敬爱的共产党。我永远做您的好战士,亲爱的毛主席。清晨站在您的身旁敬爱的共产党。

  
哎…哎…哎…。

  


  
这是一首十分动听的歌曲。 相信,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我和我的同龄人都是十分喜爱的歌曲。 根据音乐整理的歌词,转帖出来与歌友们一同分享。

  

 回复[15]:  蛇 (2008-01-24 15:15:35)  
 
  转证据之二:

  
> 文革时的革命歌曲无数,我最喜欢的就是“毛主席来到军舰上”组曲中的<水兵的光荣>,好像是吕远作曲,是海政文工团的歌唱家吕文科演唱的,他的演唱声情并茂,无以复加。在那个年代,不论在工厂劳动还是下乡插队,我常常学习唱这只歌:“江水在舷边汹涌奔腾,战士的心好象那滔滔万里长江。天天想年年望,天天想年年望,想不到我守卫在毛主席的舷窗......”一晃30年过去了。

  

 回复[16]:  蛇 (2008-01-24 15:17:13)  
 
  NND,看来两个版本都有啊,不过,不论哪个版本的我都没听过,看来作这个裁判还挺累的。

  
到底哪个是正宗呢?

 回复[17]: 来来来。 我是局长 (2008-01-24 15:49:37)  
 
  你的第二个证据是别人的回忆文章,不是正宗的歌词记录,跟老唤一样记错了。

  
第一个是对的。嘿嘿。

  


  
来听听看吧!

  


  
http://www.zgyyzs.com/.../2006113105836.mp3

  


  
我一听,把我自己佩服得五体投地。我怎么一个字儿都记不错呢!

  


  
唤哥,啥时候请我们喝酒啊?

  


  
长虫,你见证了两次我的记忆力了。第一次是电影名,这次是歌词。呵呵呵。

  
下次你当裁判心里就有数了。

 回复[18]:  蛇 (2008-01-24 15:52:05)  
 
  哈哈哈,轮到老唤再次出示证据了!

  
另,局长,你老父的那篇文章只要你用你父亲的名字和爷爷的名字在百度里一检索,马上就出来了。

  
http://www.baidu.com/

  
输入检索字:父亲名字+爷爷名字

  
(中间那个加号是半角的,把二老的真名换上就OK了。)

 回复[19]: 《兴安岭》也是吕远的那首吗? 龍昇 (2008-01-24 16:37:30)  
 
  走上这呀高高的兴安岭啊,我了望南方啊,山下是茫茫的草原噢,它是我亲爱的家乡噢。清啊清的昆都仑河哟,我在那里饮过马哟,连绵的大青山大青山哟,我在山下放过牛羊噢,亲爱的汉族兄弟哟,和我们并肩建设哟,在那些野草滩上噢,盖起了多少厂房噢。

  
隔着这呀重重的山岭啊,我听见黄河歌唱啊,隔着那层层的白云噢,我闻见江南的花香噢。从啊我的家乡到祖国边疆,都是我心爱的地方噢,辽阔的祖国所有的民族,象一家人欢聚一堂噢,我们大家建设的是同一座哟,社会主义大厦哟,我们大家走的是同一条道路,通向共产主义远方噢。

  

 回复[20]:  蛇 (2008-01-24 16:42:26)  
 
  优美的旋律配上蹩脚的歌词,一个时代的悲哀!

 回复[21]: 龙爷要在就好了 老唤 (2008-01-24 18:18:09)  
 
  《兴安岭》正是那个时代的歌曲:局长过门坎儿还费劲的时代。

  
「走上~这呀~高高的兴安岭啊~,我了望南~方啊~」

  
我惊讶地发现:局长的「~」和我的「~」很多地方不一样!

  
记得从71年底到73年中,我唱过1百多场「杜鹃山」(当然不是样板儿团),其间唱词(剧情)大的改动两次,小的改动好几次。比如「大火熊熊照亮天」最先没有了,后来「手握番薯浑身暖」也没有了,改成交响乐伴奏之后,几乎面目全非了。

  
那时电台放歌儿不报歌手名字,但能听出谁谁谁。有那么一段儿,我妈妈每天早上六点就打开收音机听我唱歌。也唱过「亚非拉人民要解放」、「兴安岭」等流行歌,不是凭大脑记忆,而是只会那么唱。

  
怎么会错?是不是?

  

 回复[22]: >>跟老唤一样记错了 老唤 (2008-01-24 18:23:31)  
 
  局长就甭客气了!

  
哪儿有两个人的记忆错误都一样的!

  
蛇没学过法律?

  
证据1:学历史不尊重历史。

  
2:推理不成立!

  
结论:请客!

 回复[23]: 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陈某 (2008-01-24 18:46:25)  
 
  >>我妈妈每天早上六点就打开收音机听我唱歌。

  
我记得早上六点是气象预报

 回复[24]: 这个广告启示太幽默了 向宣 (2008-01-24 18:49:00)  
 
  估计这种幽默在没喝酒时是做不到的。

  
哈哈哈哈

 回复[25]: 你这个强词夺理的贼。 我是局长 (2008-01-24 19:59:13)  
 
  老唤!

  
每次我唱歌你都纠正我的歌词,现在,我拿出了录音,你总不能再说我不对了吧。

  
起码我有一个证据么!

  
我可以承认你的歌词是另一个版本,但是你仍然缺乏证据。

  
我还是胜你一筹。

  


  
我请客?还是你请客?

  
你说吧,我听你的。

  
爷爷,走上这高高的兴安岭,以及卡拉玛依之歌,都是吕文科的代表作啊,吕远的。

  
不好唱!难度大。我们河北老乡唱得不错。

 回复[26]: >>早上六点是气象预报 老唤 (2008-01-24 20:39:19)  
 
  上过4个台,三个省台和一个北京台,另外还有一个省电视台。

  
早上六点有「每周一歌」,没听说过吧。

  
当然得承认一点,比我实际唱的效果好。那归功于录制的手段。难度较大的唱段多次录音,之后挑选最好的再拼接。但是听众听不出来,好像一气呵成。

  
我常常不能说实话,一说实话就像吹牛。

 回复[27]:  雨 (2008-01-24 20:35:05)  
 
  

  
>>我常常不能说实话,一说实话就像吹牛。>>

  
哈哈哈哈

 回复[28]: >>我拿出了录音 老唤 (2008-01-24 20:52:41)  
 
  听了很惊奇,但知道这是后来录制的,因为还加了一些「花儿」。这大概也是吕文科这样的歌唱家的风格,总在不断改进,就像裘盛荣。

  
但是还有另一类,比如李双江。他的「小小竹排江中游」什么时候都一样。

  
吕文科还在世吗?正好儿咱俩都喜欢他,局长有空儿咱们一起去拜访他,问问详情,之后写一篇报告文学,肯定受「老人儿」欢迎。发表在「著名」报刊或杂志上,这一点你知道我不是在吹牛吧!

 回复[29]: 到底4还是5个 陈某 (2008-01-24 21:26:12)  
 
  〉〉上过4个台,三个省台和一个北京台,另外还有一个省电视台。

  

 回复[30]: 可惜他不在廖。 我是局长 (2008-01-24 21:49:30)  
 
  好像是96年去世的。不到70岁吧我记得。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花束在慢慢旋转
     小男孩和胖子 
    独幕剧[做贼心虚] 
    找罵 
    眼鏡和助聽器  
     日本是中國的[集體無意識] 
     [三國演義]中羅貫中最大的[敗筆] 
    我心目中的钓鱼岛 
     日語版[十萬個為甚麼] 
     詞條:[党] 
    [先有作家]還是[先有作品]? 
     何等的浮淺! 
     [先有雞]還是[先有蛋]? 
    我的故事 
    欢迎参加「东洋境」 
    花束在慢慢旋转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