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转载郭沫若诗歌
字体∶
卡西尔哲学的出发点─“概念说”(续)

老唤 (发表日期:2012-04-04 12:25:51 阅读人次:1484 回复数:5)

    四 何为“概念”?

  
卡西尔在《实体概念和功能概念》中,把概念放在数学、物理学、化学等不同的科学分野里进行了观察,并且注意到分野一旦改变,概念的构造也随之变化。由此他针对源于亚里士多德的“实体概念”的理论提出了“功能概念”的理论。据他说,“真正的概念所提供的只是结合特殊因素的普遍‘规则(Regel)’(23)”。存在的真理正是出现在这样“规则”的体系之中。当他把这个概念理论放在“象征形式的哲学”里,放在更加广阔的领域里,即不单放在精确科学里,而且也放在精神科学的各种各样的分野里时,概念便在神话、宗教、艺术、语言、科学等多层意思里,被用作广义的“象征概念”了。他在主张作为知觉经验的材料,“它一成立,便已经包涵了空间-时间-形式的关系”的同时,还强调空间-时间-形式决不止于单一的“终极的、恒常的测定基准”那样的东西(24)。就“时间”而言,他说:“神话根本不知道在数学和物理学的概念中所表现的那种‘客观性’,也不知道‘自在的、毫不顾虑所有外界对象而一味流淌’的牛顿的‘绝对时间’。像不知道有这样的数学的、物理学的时间一样,神话也不知道有严格意义上的‘历史学的’时间(25)”。卡西尔认为,必须承认与科学的时间概念并列的还有“生命的节奏”那样的神话的时间概念、“年代记”那样的历史学的时间概念。同样的道理也使用于空间、数、因果等概念。正是在时间、空间概念的多种形式中,作为“材料”的知觉经验,或说直观世界才能作为神话、艺术、科学的世界向我们呈现出多次元的意思。也是在此意义上,卡西尔把“一根线”及所有“知觉经验”叫做“极限概念”,并以此赋予“概念”作为“象征概念”的资格。

  
在某种意义上,“也许语言概念相对于严格的科学概念,只能被看作前概念或者思考的暂时形态和思考的萌芽,神话概念只能被看作完全的伪概念(26)”。但是对于卡西尔来说,“言语的或神话的概念也是精神‘观看’的多种方式中的一种,它截断不断流动却又永远同一的现象系列,并给其以生气,使其构成牢固的形态(27)”。所以他主张,为了彻底明了“了解世界”的全体像,不能止步于科学意思的层,必须上溯语言、神话等意思的层。他认为“历史的考察”与“体系的考察”是相辅相成的,“不应把体系的考察与历史的考察分开,而应把两者紧密地结合在一起(28)”,真理只有在全体中才得到表现。概念不仅给认识的一个形式提供“规则”,而且表现了多种“象征形式”之间的“功能关系”。概念具有多层的“象征的”意思,并以它们的相互关系为其生命。正是在此意义上,卡西尔才把“概念”看作广义的“关系概念”,或“象征概念”。他说:“当然,所有的关系概念‘既是一又是多(eins und vieles)’,‘既是单一的(einfach)又是双重的(doppelt)’。它是一个独特的意思-统一和意思-全体(Sinn-Einheit und Sinn-Ganzheit)。它是由相对独立的、可以明确地互相区别的部分而构成的(29)”。这样的概念的意思是由它与其他概念的关系及它在概念体系中的位置来决定的。卡西尔说:“这里有的只是概念全体。它体现为严密的相互关系,并且除了这个相互关系以外,并不具有什么独立的内容。在概念中没有什么可以称为‘自在(für sich)’的东西。所有的概念都只能在与其他概念的关系中,确切说,与概念的全体系的关系中得到定义(30)”。这之所以可能,是因为我们有了一个前提,即把概念的内容从实体中解放出来,并使其具有了多层的“象征的”意思。卡西尔正是由于建立了这个前提,才使“概念”成为构成神话的、宗教的、艺术的、科学的等等不同的经验世界的、具有象征功能的概念,并把它看作“象征概念”。他认为,精神只有在“观看”的多种形式中自由地改变观点,让知觉从一个形式向另一个形式自然地移行,才开始获得自由(31)。

  
五 结论:“概念说”的逻辑和意义

  
卡西尔认为他的“概念说”具有逻辑的妥当性。他认为它的逻辑源于自古以来就被认为与巴门尼德的“同一性(Identität)”逻辑相对峙的“关系(Relation)”逻辑。“关系”逻辑最初出现在柏拉图的著作中,它是相对“同一性”概念而重视“差异(Verschiedenheit)”概念的逻辑。根据柏拉图的说法,“差异的范畴必须被当作真正的逻辑学的基本范畴来理解。为了构成逻辑,不但此在(Dieses-Sein),而且他在(Anders-Sein),不但同一(ταὐτόν),而且差异(ἔτερον)“都是不可缺少的。(32)”。柏拉图关于“关系”的理论中的辩证法(Dialektik)就是为满足这一要求的逻辑。他的“辩证法的本来目标不是各个概念的存在、意思、即概念的本质(τί ἐστι),而是概念的体系、即‘概念的共同体(Gemeinschaft)’(33)”。对于柏拉图来说,因为真理的王国是由互相关联的多种规定而构成的,所以概念的“共同体”必然包涵了多种规定中的“差异”。他的辩证法正是为了满足这样的“差异”的要求而产生的。卡西尔接受了柏拉图的辩证法的基本原则,并将其在广义的概念的体系中加以充实,由此确立了以具有多种象征功能的“象征概念”的理论为核心的“概念说”,提供了统一“了解世界”的诸“象征形式”的根据,创造了适合于精神科学全体的认识理论所要求的条件。

  
总而言之,卡西尔所企望的可以说是一种方法上的“革命”。这场“革命”以“概念说”为基础,却波及了认识理论的全领域。这场“革命”继承了康德的“批判哲学”的方法,但又把这一方法从“数学及有数学色彩的自然科学的事实”中解放出来。换句话说,“象征形式的哲学”不仅仅为精确科学,而且为精神科学全体打下了认识论的基础。这个基础必须以概念理论的革新为前提。卡西尔是在变“实体概念”为“功能概念”,又变“功能概念”为“象征概念”的同时,扩大和深化概念理论,并使之更加严密的。他要以此为手段来把握基本精神现象的法则。他认为只有靠这一方法,哲学才能接近它的目标。对他来说,“人是什么?”这一问题是哲学的最终的问题。这个问题只有根据人类的成果的分析,即根据人类所创造出的文化的分析才能充分解答(34)。所以他把包涵了“精神科学全体”的哲学看作哲学家的共同目标,并把这种哲学称作“未来的文化哲学”。而且他还把自己的著作命名为它的“绪论”,因为他相信,只有以“概念说”为基础的“象征形式”的理论才是打开“未来的文化哲学”的大门的钥匙。

  
注释

  
(1)参照《象征形式的哲学》第一卷和第三卷的“前言”的开篇处关于这一著作的主题的论述。Ernst Cassirer,Philosoie der symbolischen Formen,Berlin,1923-29,Bd.1,Die Sprache,ⅴ-ⅵ.Bd.3,Phänomenologie der Erkenntnis,Ⅴ.以下略为PsF,1和PsF,3。

  
(2)参照Ernst Cassirer,Wesen und Wirkung des Symbolbegriffs,Darmstadt,1977,229。以下略为WWS。又,卡西尔正是在此意义上,以“人类文化哲学的绪论”作为著作《人论》的副标题。Ernst Cassirer,An Essay on Man.An Introduction to a Philosophy of Human Culture,Yale U.P.1944.以下略为EM。

  
(3)参照WWS203,223。又,为了与Konzeptualismus(概念论)区别开,把Begriffslehre译作“概念说”。

  
(4)Konrad Marc-Wogau的关于《象征形式的哲学》的论文发表于1936年的杂志Theoria(Band 2,s.279ff.)又,关于卡西尔的概念理论及卡西尔与Marc-Wogau的争论的研究可参见Carl H.Hamburg的论文Cassirer's Conception of Philosophy (The Philosophy of Ernst Cassirer,edited by P.A.Schilpp,La Salle,Illinois,1973,75-119.以下略为PEC)。

  
(5)参照Symbol,Myth,and Culture.Essays and Lectures of E.Cassirer,1935-45,edited by D.P.Verene,Yale U.P.,1979,(以下略为SMC)187,189及PsF,3,18。卡西尔在两种意义上使用“概念”一词。其中之一为狭义,或说传统用语的意义;另一个是广义,或说他的独特的概念之意。在前者,概念指“推论的、逻辑的概念”,只限于科学的概念;在后者,指“精神‘观看’的多种方式”,包涵神话、宗教、语言及科学的概念在内。卡西尔的“概念说”正是阐明广义的概念的理论。

  
(6)PsF,3,232.

  
(7)WWS211.

  
(8)参照WWS212。又,参照Introduction by Carles W.Hendel(Ernst Cassirer,The Philosophy of Symbolic Forms,Yolume 1:Language,Yale U.P.,1955,57.)。

  
(9)PsF,1,146.

  
(10)WWS210.

  
(11)WWS212.

  
(12)参照PsF,3,232-3,WWS211。Carl H.Hamburg在Cassirer's Conception of Philosophy一文中论及了这“一根线”。参照PEC111-2。

  
(13)WWS213.

  
(14)参照PsF,3,13及WWS211-2。

  
(15)WWS212-3.

  
(16)E.Cassirer,Substanzbegriff und Funktionsbegriff,Berlin,1910,80.以下略为SF。又,参照Cassirer's Theory of Mathematical concepts(PEC244)。

  
(17)SF170.

  
(18)SF427.

  
(19)PsF,3,454-5.

  
(20)PsF,3,455.

  
(21)参照WWS213。

  
(22)PsF,3,13.

  
(23)SF25.又,参照《卡西尔、象征形式和历史》。在此书中,作者简明地概述了卡西尔的“功能概念”的理论。John Michael Krois,Cassirer Symbolic Forms and History,Yale U.P.1987,46-9.

  
(24)《象征形式的哲学》第二卷第二部第二章第三节“神话的时间概念”详论了这一点。PsF,Bd.2,Das mythische Denken,129-145.以下略为PsF,2。

  
(25)PsF,2,136.

  
(26)PsF,3,18.

  
(27)PsF,3,18.又,参照“论卡西尔的关于语言和神话的理论”一文。在此文中,Susanne K.Langer论及了卡西尔的关于语言及神话的概念作用的理论。PEC381-400.

  
(28)PsF,3,ⅤⅢ.又,参照《象征形式的哲学》第二卷“前言”,特别是其中关于瓦尔堡图书馆的记述。PsF,2,ⅩⅢ.卡西尔在《象征、神话、文化》中再次谈及瓦尔堡图书馆给予他的影响。参照SMC105。

  
(29)WWS207.

  
(30)WWS226.

  
(31)参照PsF,3,263。

  
(32)WWS206.

  
(33)WWS206.

  
(34)参照《人论》第六章“根据人类文化的人的定义”。EM63-71.

  




 回复[1]:  夏雨 (2012-04-04 13:42:18)  
 
  呵,好难啊。这不是要叫“鬼”来读了嘛?

 回复[2]: 啊!“象征概念”。 鬼 (2012-04-05 10:20:30)  
 
  > 卡西尔把“一根线”及所有“知觉经验”叫做“极限概念”,并以此赋予“概念”作为“象征概念”的资格。

  
“一根线”能象征什么呢?

  
夏雨:医院里打滴流的输液管。

  
老十:料理中的土豆丝。

  
板凳:小提琴的琴弦。

  
...

  


  


  
+++++

  
Symbolbegriffs = 象征概念?

  

 回复[3]: 卡西尔,他都想些什么呢? weilin (2020-06-27 13:36:25)  
 
  为什么西方许多“一眼”就能看见“违背基本常识”(?)的“大部头”仍然有人痴迷?我想可能有以下原因:

  
1. 西方人对于未知 的无限兴趣,趋使好奇的人非要将一切看得见的弄个明白。这给“玄奥的理论”提供了巨大的市场。

  


  
2. 将别人无法理解的“玄奥”解释清楚是一种创造性思维和成果。(就像鄙人对老子的《道德经》、正着和反着、两种决然对立的、肯定与否定的解释。当然,这必须是思维能力和境界脱胎换骨的结果。)

  


  
3. ”逻辑的真实“代替或者掩盖”存在的真实“,作为一种有益的思维游戏,或许是,许多西方明显自相矛盾的众多”学问“得以不停滴可以耗费那些偏爱”学术“的知识阶层的大量时间和精力的原因之一?就像下象棋,或许还有意外的收获呢?

  


  
言归正传,

  
关于卡西尔,仅贴出些许,对老唤的论文“我的读书笔记”(还有谁像我这样,如此认真的阅读老唤的文章吗?)其下面的内容,都是老唤的原文,除了括弧里面是我的疑问。

  


  
1. 而在《象征形式的哲学》中,卡西尔企图以“了解世界”的多种“方式”,即“象征形式”来说明认识。对他来说,世界不仅在精确科学中,而且也在神话、宗教、艺术等文化的所有领域中向我们呈现其意义。所以,真正的哲学必须是包括文化的所有领域(“包括文化的所有领域”?严重质疑?这等于说,哲学是万精油,无所不适?)、包涵“全部精神科学”的“文化哲学”。(“文化哲学”?)

  
2. 正是这个“直观”,对他来说,才是认识的起点。因为神话、宗教、艺术、科学的认识都基于这个起点(NO!神话、宗教并非基于”直观“而是”想象“或者”象征形式“它们与”哲学“没有丝毫关系 )。就此他曾说:“神话、宗教、艺术及理论认识的世界都基于具体的直观(???毫无根据的论述!)。因此《象征形式的哲学》认为,在某种意义上被称作‘精神的(geistig)’的一切最终都只能在可以感觉的东西(NO!幻想也是“精神的”)(Sinnlichen)上获得它的具体的实现,并且也只能显现于其中并靠其而显现⑩”。

  
。。。。。。。。。。。太多了!

  
一切人言,皆可质疑。

  


  
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反复提出下面的疑问。因为,它是一个大问题。

  
为什么 當神話語言/宗教语言進入了政治/哲學/科學/藝術諸領域,災難必將來臨!呢?

 回复[4]: 给人文学者的参考 weilin (2020-06-28 12:12:32)  
 
  周密精准的逻辑思维的穿透能力,是一切不朽的思想成果的最根本的基础之一。

  
当然还有之二。之二也是以之一为基础。

  
因此,自以为,绝大多数中国人文学者的天然缺陷,或许是,数学基础训练的严重缺乏而难以辨识一切思维中最普遍的逻辑缺陷,而这又是最容易发现思想创新之机会的所在。别人的缺陷就是你的机会。

  


  
所以,对于文科学生,最好能将数学修习到,解析几何、复变函数,加上概率统计的水平。理工科大学本科的标准数学水平。否则,很难具备必要的逻辑思辨能力。

  


  
思想创造,需要最犀利的思维工具。你有吗?那么,你凭什么与人辩论?

  
顺便提醒,如果没有数学功底,最好不要学哲学,不然,脑功率不够用会烧坏大脑。这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国特别稀罕哲学家。

 回复[5]: 什么叫 概念? weilin (2020-06-27 18:12:12)  
 
  概念是对“存在”的定义它满足对该“存在”所具备的本质要素之各自独立和完全包含的文字化描述。

  
——weilin Sat 27 Jun 2020

  
简单地说,概念与存在,是名与实的关系。其中的“实”可以是人为的创造。

  
因此,概念的质量,与名与实的吻合度成正比。质量越高的概念越有易于实现思维过程中的名实相符,也就越利于走向真理和发现真理并创新学问和知识。

  
可见,概念本身的缺陷,是除了概念混淆之外的,导致思维混乱的一大原因。

  
中华文化的最大缺陷,便是古代的全部中文文献中,没有任何一个,经过严格定义的概念。

  
再加上毫无逻辑思维工具、能力、习惯,概念与逻辑的空白,直接导致三千年思想的空白成为必然。

  
它证明了中国文化在思维层次不可能创造深层复杂的思维成果的绝对的无法超越的原始低级的本质。

  
中国文化为什么会停滞于原始低级的思维层次?因为,利益!

  
因为,以儒学为基础的等差金字塔《中华秩序》,最终体现在特权利益,

  
只有将中国人的思想固化于“真理之外”才可能实现万年永续。

  
如此邪恶的儒家思想,任何人只要染上一分,便会愚蠢十分;染上十分/10%,就会将人彻底变成脑残。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转载郭沫若诗歌
    卡西尔哲学的出发点─“概念说”(续) 
    答老十 
    卡西尔哲学的出发点─“概念说” 
    给一个叫木鱼的孩子 
    广告一则 
    「主席慧眼」 —仿郭老诗风 
    二 黄浦江口 
    一 疯狗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