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转载郭沫若诗歌
字体∶
卡西尔哲学的出发点─“概念说”

老唤 (发表日期:2011-09-09 09:20:20 阅读人次:3489 回复数:41)

  案:一篇文章,至少对它的作者來說,是一個整體。

  
這篇論文最初發表在東京大學美學藝術學研究室的[美學藝術學研究](1995)上。其中譯文被刪節后,先是登載在[文史哲]上,后被收入[中国学术期刊网络出版总库],其收益與作者無關。為了方便貧窮的讀者,也為了保留其整體印象,作者將中譯文原稿張貼於此。

  
卡西尔哲学的出发点─“概念说”

  
一 “概念说”在卡西尔哲学中的位置

  
卡西尔的独特的哲学思想主要表现在他的代表作《象征形式的哲学》(1923-29)一书中。此书以探讨“精神运作”的原理,即广义的“认识”的原理为目标。就是说,在此以前的认识论、以及他自己的《实体概念和功能概念》(1910)都把认识限定为“科学的理解及理论的解释”,而在《象征形式的哲学》中,卡西尔企图以“了解世界”的多种“方式”,即“象征形式”来说明认识。对他来说,世界不仅在精确科学中,而且也在神话、宗教、艺术等文化的所有领域中向我们呈现其意义。所以,真正的哲学必须是包括文化的所有领域、包涵“全部精神科学”的“文化哲学”。 《象征形式的哲学》正是要为“全部精神科学”打下基础、即建立一种适应于“全部精神科学”的认识理论的尝试。它的任务是“区别‘了解’世界的各种基本形式”,并根据它们的固有倾向来把握它们①。卡西尔正是在此种意义上把《象征形式的哲学》称作包涵所有知识领域的“未来的文化哲学的绪论”②。

  
但是,这样的认识理论怎么可能成立呢?换句话说,把各个文化领域的“了解世界”的诸“象征形式”统一于一种认识理论的根据是什么呢?

  
本文所要论述的即是卡西尔作为根据的“概念说(Begriffslehre)”,即他的独特的概念理论。因为“概念说”对他来说,是《象征形式的哲学》的最基本的“原则”,并被他看作《象征形式的哲学》的“出发点”和“体系的中心”③。卡西尔的哲学经过“功能概念(Funktionsbegriff)”的理论、“象征形式”的哲学及“文化哲学”的设想这三个阶段发展而来,以“功能概念” 、“象征形式”和“文化哲学”为各自的中心概念的《实体概念和功能概念》、《象征形式的哲学》和《人论》可以称作他的三部曲。他的概念理论就像一支乐曲的主题被变奏为各种各样的形象,自始至终在三部曲中回荡着。“概念说”的雏形在关于精确科学的“功能概念”的理论中就已经可以看到。卡西尔进而在《象征形式的哲学》中,在精神科学领域里重建了他的概念理论,形成了“概念说”,以适于有多种认识形式的认识论,并以此为基础构成了象征形式的哲学的体系。正是因此,卡西尔才在《象征形式的哲学》的第一卷和第三卷的“前言”的开篇处反复强调象征形式的哲学的构思源于“功能概念”的研究这一事实。因此,要想理解象征形式的哲学以及文化哲学的构思,首先明了作为它们的基础的“概念说”的意义是十分重要的,这也是本文的主题。

  
二 “概念说”的前提:认识的“形式”和“材料”的关系

  
“概念说”一词见于“象征概念的逻辑学”(1938)一文中。这篇论文是针对瑞典哲学家马克-沃高(Marc-Wogau)在批判《象征形式的哲学》时所表现出的对卡西尔的概念理论的误解而发的反论。在反论、或针对柏拉图、康德等哲学家的概念理论而强调己见的特征时,卡西尔使用了“概念说”这一词④。他虽然像康德一样,认为概念是“构成经验内容的条件”,是“思考的形式”,但是在象征形式的理论中,他进一步主张“经验的客观化”是在神话、宗教、艺术、科学等多种形式中实现的。所以,概念并不像康德所认为的那样只限于科学概念这一种形式,而有多种形式⑤。这样,卡西尔就不得不面对一个原则性的问题,即概念是如何在上述多种形式中构成神话的、宗教的、艺术的、科学的等等多种的经验内容的这一问题。

  
卡西尔认为要想解决这个问题,首先必须准备回答认识的形式和它的“材料” 、即认识的“对象”之间有着什么样的关系这一提问。在这里,先要对这一提问的要点进行严密的规定。

  
卡西尔在有的场合这样说:“意识内容本身既不单是‘现存的(präsent)’,也不单是‘表现的(repräsentativ)’。毋宁说,所有真正的经验都把这两种要素作为不可分的统一包涵于自身之中⑥。”而在别的场合,他又说:“我们可以对一定的知觉经验,根据我们把它嵌入其中的关系,根据我们把握它的形式范畴而赋予它完全不同的意思⑦”。在这两个主张的前者里,卡西尔把“现存的”看作先于精神的形成作用的纯粹的“材料”,并否定它的存在。他又把“表现的”看作独立于“现存的”之外的纯粹的“形式”,也否定它的存在。卡西尔意在强调意识内容的形式和材料的不可分离的统一。但是在上述两个主张的后者里,卡西尔认为,相对一定的知觉经验存在着不同的形式范畴,不能无视这些形式范畴和作为“材料”的知觉经验的各自的相对独立性。这样,立刻就出现了下面一个问题。就是说,如果认识的形式和材料是不可分离地统一在一起的,那么在什么意义上区别这两者,并承认它们各自的相对独立性才有可能?而且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正是由此产生了对象征形式的理论的各种各样的误解。也正是在卡西尔对这些问题的解答中,我们才可以找到作为《象征形式的哲学》的出发点的“概念说”的基础,或说它的前提。

  
在论及在何种意义上,形式和材料的区别才有可能这一问题时,卡西尔首先把“存在”意义上的两者的区别与“观念(Idee)”意义上的两者的区别严格区分开来分别考虑。对他来说,形式和材料的区别是“观念”意义上的区别。卡西尔把感觉主义者及纯粹的经验哲学家看作主张“存在”意义上的两者的区别的代表人物,而对其进行了尖锐的批判⑧。根据这些人的说法,先于精神的形成作用、直接所给的感觉“印象”的复合体由于观念联合及再生产的方向的改变而发展成为不同的概念。但是对于卡西尔来说,“感觉材料决不仅仅以其本身,并‘先于’所有的形成而被给与,它一成立,便已经包涵了空间-时间-形成的关系⑨”。“感觉材料”由于其可以被感觉,所以从一开始就已经具有了形式。卡西尔把这样的“感觉材料”看作“知觉经验”,也称其为“直观”。正是这个“直观”,对他来说,才是认识的起点。因为神话、宗教、艺术、科学的认识都基于这个起点。就此他曾说:“神话、宗教、艺术及理论认识的世界都基于具体的直观。因此《象征形式的哲学》认为,在某种意义上被称作‘精神的(geistig)’的一切最终都只能在可以感觉的东西(Sinnlichen)上获得它的具体的实现,并且也只能显现于其中并靠其而显现⑩”。卡西尔所说的“直观”及“可以感觉的东西”与感觉主义者所说的“纯粹的材料”不同,它从一开始就已经带有了一定的“形式”。从而卡西尔坚决地反对“存在”意义上的形式和材料的二元论,不管它有何种理由。但是尽管如此,他还是承认某种意义上的“材料”和形式的区别,并且称其为“观念”意义上的“相对的区别(relative Trennung)⑪”。他的理由是什么呢?

  
卡西尔常常用下述的一个速写的例子⑫来说明“材料”和形式的关系。我们可以根据速写的一定的空间形式的特征,把它看作一根单纯的曲线。如果我们欣赏它的装饰性,这根曲线的单纯印象、或说空间形状就会变成美的形象。但是当我们把这根线理解为一个艺术家的语言(Sprache)的时候,我们又会从中看到一个历史时期的风格。就这样,根据观察(Betrachtung)的不同,这个速写就有可能是一个神话式、宗教式的表现,或魔法、礼拜的记号、也有可能是纯粹的逻辑概念关系的一个例子,或数学中函数的表现。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卡西尔把“一根线”这样的“可以感觉的东西”,或说“直观”看作认识的多种形式的“材料”。但是这样的“材料”与感觉主义、经验论的先于所有精神的形成作用、直接所给的感觉“印象”的复合体那样的东西不一样。卡西尔说:“我们叫做知觉的‘材料’的东西不是一定的‘印象的总计’,不是处于艺术、神话、理论的直观底部的一个具体的基体。毋宁说它仿佛只是一根线(nur eine Linie),各种各样的形成方式交错于其中的一根线⑬”。这“一根线”在任何时候都是以一定的形式被我们所感知的。可以说,是由于精神的形成作用,这“一根线”才作为有形象和有多层意思的东西被我们所感知的。所以卡西尔说,“材料”和“形式”之间并没有“存在”意义上的“绝对的区别”,但是那里有“观念”意义上的“相对的区别”,对于一定的知觉经验,“根据我们把握它的形式范畴,可以赋予它完全不同的意思”。卡西尔像康德一样,把“形式”和“材料”看作“反省概念(Reflexionsbegriff)”把两者的区别叫做“方法上的相对化(methodische Relativierung)”或者“观念的区别(distinctio rationis)”⑭。正是在“观念的区别”的意义上,卡西尔才没有拒绝使用“材料”这个概念。用他的话来说:“知觉的‘材料’并不是孤立的、并在孤立中作为单纯的所给和心理学的资料、可以被指明的现实存在。毋宁说它是一个极限概念(Grenzbegriff),认识批判的反省和分析都被导向它。只要意识到它的固有的论理构造,即把它理解为极限概念并洞察它的意义,便没有必要拒绝使用它⑮”。卡西尔正是由于确立了“材料”或说“极限概念”的理论,才使认识的“材料”和“形式”的“相对的区别”成为可能,并且赋予了认识的多种形式以基础。

  
三 作为“极限概念”的“材料”与“形式”的多样性

  
但是,要解决概念是如何在多种形式中构成经验内容的这一课题,还须更加详细地说明“极限概念”的意义和它的作用。因为“极限概念”的理论是认识“形式”的多样性的条件,也是概念的象征性质或说“象征概念”的条件。

  
卡西尔的“极限概念”的理论的雏形在《实体概念和功能概念》中已经可以看到。他在这一著作中主张:要构成并解释数学理论,不是靠数的概念“存在”,而是靠数的固有的概念“功能(Funktion)”或说“函数”,数列中的“要素不可能脱离关系关联”。“因为要素本身除了关联以外并不意味着什么,要素可以说是用凝缩了的形式表现这一关联⑯”。也就是说,数列并不是由数列中的各个要素而构成的,反而这些要素必须以内在于数列的一定的秩序观念为前提。这个观念赋予要素以意义,并靠要素来表现自己。正是在这里,他提出了“极限概念”。根据他的说法,“极限概念”是确立“逻辑原则(logischen Richtlinien)”的东西,而这个“逻辑原则”则表示了内在于要素的一定的秩序观念。

  
“极限”一词原本是数学概念,在变化点X向固定点A无限接近时,它指相对于X而言的A。但是与经验论者不同,对于卡西尔来说,A并不是外在于X的东西,而是确立X的规律的概念,或说“理想概念(Idealbegriff)”。他说:“自然科学的理想概念也并非主张一个孤立的绝对对象的新领域,它只不过是要确立必不可少的‘逻辑原则’,只有靠着这个‘逻辑原则’,在多种多样的现象内部的彻底的定向才能成功⑰”。在《实体概念和功能概念》中,卡西尔已经把“极限”这一概念应用于“现实”。他说:“一个现实只能作为变化多端的理论的理想极限被提示、被定义。但是,这个极限的确定本身却不是任意的,而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只有通过它,‘经验的连续性’才确立起来⑱”。后来,卡西尔在《象征形式的哲学》中再次强调了这个作为“现实”的“极限概念”,并在哲学的意义上对其进行了解释。根据他的说法,作为“理想要素(idealen Elemente)”的“极限概念”的起源在毕达哥拉斯学派的哲学中可以找到,“在这一学派的哲学里,数和极限是作为相互概念出现的”。“在毕达哥拉斯学派的体系里,数是由于它表现了极限概念所提出的要求的实现可能性,才获得了它的明确排列和基本意思的。‘极限(Grenze,πέρας)’和‘无限(Unbegrenztes,ἄπειρον)’是存在的两极,也是知识的两极⑲”。毕达哥拉斯学派关于“极限”的见解在柏拉图那里变成了哲学的基本问题。“‘限定(Bestimmung)’和‘无限定(Unbestimmtes)’的对立现在包涵了其他的对立,即根据柏拉图的基础学说,包涵了理念世界和现象世界之间的对立⑳”。因为对柏拉图来说,现象世界依存于理念世界,并且被理念世界所规定。但是当柏拉图的“现象世界”被卡西尔重新解释,当作“变化多端的理论的理想极限”,或者当作“形式现象的世界中的一定的关系”的表现物时,柏拉图的“限定”和“无限定”的对立就变成了现实世界和它的多次元的意思,或说认识的“材料”和神话、宗教、艺术、语言、科学等多种形式的关系。对卡西尔来说,作为“极限概念”的“材料”并不意味着与“纯粹形式现象的世界”相对立的“独立的绝对存在”,而只是“形式现象的世界中的一定的关系”的表现物(21)。这个“一定的关系”不仅仅存在于或神话、或语言、或科学等一种认识形式中,而是这些多种多样的认识形式的相互间的“功能关系(funktionalen Zusammenhang)”。就像我们在“一根线”的例子里已经看到的那样,一根曲线并不只表示一种意思,而表示了神话的、宗教的、艺术的、科学的等等多层的意思。可以说,这些意思都是基于这根曲线,并且都构成了这根曲线的“现实”。而且,“根据某个特定的观点可以称为认识的‘材料’的东西,根据另一个观点,把它看作已成形的,或至少带有形式的东西,这不但决不矛盾,而且是完全必然的事情(22)”。也就是说,我们必须承认在“一根线”的多层的意思之间存在着“功能关系”。正是在此意义上,卡西尔把“极限概念”看作他的“概念说”的不可缺少的部分。因为作为“极限概念”的“材料”具有功能性质,认识才有可能具有多种形式。并且,概念才能在多种形式中作为“象征功能”来发挥作用,也才能成为具有多层“象征的”意思的概念并获得作为“象征概念”的条件。“象征概念”只有在多种形式中才能构成多种经验内容。

  





Page: 2 | 1 |

 回复[1]: 犹豫了半天, 老唤 (2011-09-09 09:42:05)  
 
  还是贴吧。

  
犹豫是因为这里不适于这类文章,因为这里正如陈老板所说,是茶馆儿。

  
茶馆儿里三教九流,但也难免聊出与科学/哲学/宗教等有关的话题。其实只要在座的有点修养,任何话题里都有[真善美]在其中,只是一般人不在意而已。

  
为了区别[真善美]的概念和逻辑的真实性,我曾研究过卡西尔,这篇就是就[概念]的多样性而发。只是后半部分还没打出来,我抓紧时间。不过[一斑全豹],多少能知道其中的用意。

  
希望各位能看懂。

  
我上学单为求知,所以各位不必怀疑有剽窃的可能。

  
我这个人其实很低调,但是还是有在茶馆儿出风头的嫌疑!

  

 回复[2]: 想出风头很正常啊! 科长 (2011-09-09 09:48:47)  
 
  

  
我不是说了好几遍勒

  
在网络上,人人都是芙蓉姐姐

  
只不过芙蓉姐姐在展示她自以为美妙的魔鬼身材

  
而他人则在展露自己的思想身段

  
或高雅深沉或平庸浅薄,一丝不挂一览无遗

  

 回复[3]: 》》:[出风头很正常] 老唤 (2011-09-09 10:01:34)  
 
  出风头不正常!

  
求知才正常!

 回复[4]:  旅人 (2011-09-09 10:12:48)  
 
  我支持老唤上贴,原因有三

  
1)这是老唤原创,写出一篇文字,即使是短文也是自己的心血。不易。

  
2)表明了老唤的思想,观点,让人点评也是有的放矢。值得。

  
3)不是一贯的“傻逼”漫谈。有新意。该在“镜子茶馆”里有一席之地。

  

 回复[5]: 哈哈。不宜?不易! 科长 (2011-09-09 10:07:45)  
 
   俺求知欲很强滴

 回复[6]: 旅人:1)之不宜改不易 龍昇 (2011-09-09 10:10:25)  
 
  才通吧。

 回复[7]: 嘿!我入力时他先贴了. 龍昇 (2011-09-09 10:12:02)  
 
  

 回复[8]:  旅人 (2011-09-09 10:13:27)  
 
  回科长,龙升

  
已改正。

 回复[9]: “傻B”漫谈的另一种形式 鬼 (2011-09-09 10:34:09)  
 
  将此高深复杂的理论应用于实际,即可推出“傻B”的结论!

 回复[10]: 要改。 自带板凳 (2011-09-09 12:02:49)  
 
  本文所要论述的既是卡西尔作为根据的“概念说(Begriffslehre)”,即他的独特的概念理论。

  


  
这句话不通顺,第一个“既”字是多余的。

  

 回复[11]: 十分感谢 老唤 (2011-09-09 12:43:20)  
 
  打错了,改[既]为[即]。

  

 回复[12]: 第一个字是不是也错了? 自带板凳 (2011-09-09 13:16:54)  
 
  对文字的敏感度在下降。

  
案,是不是“按”?

 回复[13]: 好像都行 老唤 (2011-09-09 13:51:19)  
 
  》》:[编辑人员对一篇文章或一条消息所加的意见、评论等,常常放在文章或消息的前面。也称作编者案。。。。。。]

  
原来是[案语],后来也用[按语]。是不是?

 回复[14]:  海边星空 (2011-09-10 00:31:04)  
 
  有才華。

  
祝早日突破框框。

 回复[15]: 蚂蚁咬大树 鬼 (2011-09-10 02:06:08)  
 
  喝了你半瓶威士忌,就得咬你几口,从简单到复杂,如下:

  


  
《1》

  
〉但是党我们把这根线理解为一个艺术家的语言(Sprache)的时候

  
显然,其中的党是当的笔误。此乃挑毛,无所谓。

  


  
《2》

  
〉根据他的说法,“极限概念”是确立“逻辑原则(logischen Richtlinien)”的东西,而这个“逻辑原则”则表示了内在于要素的一定的秩序观念。

  
然,前一句是:

  
〉也就是说,数列并不是由数列中的各个要素而构成的,反而这些要素必须以内在于数列的一定的秩序观念为前提。这个观念赋予要素以意义,并靠要素来表现自己。正是在这里,他提出了“极限概念”。

  
所以,“而这个“逻辑原则”则表示了内在于要素的一定秩序观念”这句话中的“要素”应该是“数列”,否则无法自圆其说。

  


  
《3》

  
关于“极限概念”的表述

  
文中有:

  
〉在《实体概念和功能概念》中,卡西尔已经把“极限”这一概念应用于“现实”。

  
〉“极限”一词原本是数学概念,

  
等之记载。

  
当说:XX这一概念,或YY这一功能时,一般说“XX”概念,或“YY”功能,

  
所以,文中的“极限概念”应该是:“极限”概念。

  
千万别小瞧这引号,这是该文的致命伤。本来就很难懂的文章,被引号的乱用搞得更加难懂。类似地,文中的“象征功能”,“象征概念”等也应该是“象征”功能,“象征”概念。

  

 回复[16]: 1,十分感谢 老唤 (2011-09-10 02:23:40)  
 
  党》》》当。又打错了。

  
2,这是后来的结构主义的基本观念之一,極端地說:不是单词组成了句子,而是句子赋予单词以意義。(其實是相互的)

  
比如;0的構想,它安排了12345678。。。。。。。的秩序,同樣,2(要素),也一樣,秩序在2之中。

  
再比如:根據[真善忍]就可以知道,它安排的秩序是:9書3v年‘。wjioq/。,。。。。。。

  
你別費勁啦,這跟數學一樣,不是一看就懂的。你們公費的很幸運,沒進過地獄。並且你也沒這種愛好。

  
根據3的提問,知道你沒受過德日語哲學的基本訓練。這是德語和日語的[約定俗成],也是用既有的中文無法正確地理解外國哲學的原因。有一個訓練和適應的艱苦過程。(不是故弄玄虛)

  
我發現你有點兒像毛主席了,比如:[这是该文的致命伤],有點兒[凡是毒草,凡是牛鬼蛇神。。。。。。]的味道。

  
幸虧您不是我的導師!

 回复[17]: 你去查查: 老唤 (2011-09-10 02:32:14)  
 
  佐佐木健一,我跟了他九年。像你說的那樣,他非抽我不可!

  
我唯一對不起他的就是,他希望我回國把中國的美學搞好。我說:[你這不是讓我進監獄嗎?]

 回复[19]: 鬼啊鬼! 老唤 (2011-09-10 08:56:20)  
 
  那麼好的威士忌,你算是白喝了!

  
望文生义的典型!令我惊讶!!!

  
跟我一个大学同学一樣,還沒看過[紅樓夢],就跟我討論王熙鳳!

  
记住黑格尔所说:哲学讨厌大众。

  
不像法輪功,農民工人幹部職員都可以練。

  


  
按你的[理论],Grenzbegriff 怎么加引号?

  
Substanzbegriff und Funktionsbegriff 怎么加引号?

  
还有Begriffslehre?

  
德國哲學不是[毛選],它有自己獨特的語言(思維方式)!!!要努力去追尋作者,不能都改寫成[大眾哲學]。

  
你看過原文的哲學著作嗎?只要是外國人的,誰的都行,說出一本來,我跟你討論。

  

 回复[20]:  夏夏 (2011-09-10 09:20:26)  
 
  真高深.看不懂.只好不懂装懂老老实实看下,留个记号.....

 回复[23]: 不要东拉西扯的! 鬼 (2011-09-10 14:39:59)  
 
  搞阵地战,先看下面一战:

  
> 也就是说,数列并不是由数列中的各个要素而构成的,反而这些要素必须以内在于数列的一定的秩序观念为前提。这个观念赋予要素以意义,并靠要素来表现自己。正是在这里,他提出了“极限概念”。根据他的说法,“极限概念”是确立“逻辑原则(logischen Richtlinien“的东西,而这个“逻辑原则”则表示了内在于要素的一定的秩序观念

  


  
再仔细看看上面这一段中的两处标黑处。

  


  
上面的标黑处:“要素内在于数列”,也就是说,数列是个集合,其中包含要素。

  
下面的标黑处:“内在于要素”。内在于要素是什么意思?难道此时的各要素本身又成了新的集合?所以,此时的表现绝对是个错误,只能是内在于“数列”。

  


  
有何反驳?

 回复[24]: 聲明 老唤 (2011-09-10 14:36:38)  
 
  太傻屄的跟貼一律刪!

  
[太傻屄的跟貼]就是中文不通,或沒有論據只有論點,並且論點不著邊際的文字。還有其文字證明腦殘者。

  
開始刪貼,發現挺好。

  
並告誡傻屄們,別白浪費自己的時間和精力!

 回复[25]: 我的回帖看了嗎? 老唤 (2011-09-10 14:55:56)  
 
  最簡單的說法:

  
5在012345678。。。。。。中;同時,在創造出5的時候,012345678。。。。。。的數列觀念已經形成,並體現在5中,靠5或者每一個[要素]來實現。

  
這並不難理解啊!

  


  
》》:[内在于要素是什么意思?难道此时的各要素本身又成了新的集合?]

  
你正是卡西爾批判的[實體概念]的持有者!

  
5是一個要素,但是更是一個[機能概念]或[象徵概念]!!!它象徵著一個有秩序的[數列]!

  


  
我真為你,我的哥們兒的[理解力]發愁!趁著年輕,仔細讀一本大家的哲學著作吧!一通百通。如果實在讀不懂,對改造思維方式只好斷念!

 回复[26]:  鬼 (2011-09-10 15:02:51)  
 
  > 5是一個要素 它象徵著一個有秩序的[數列]!

  
这就是你的解释?有点失望。算了吧。

  

 回复[27]: 補充 老唤 (2011-09-10 15:03:56)  
 
  常識性的理解:數字組成了數列。

  
卡西爾的理解:數列的觀念[在先],它賦予數字以意義!

  
因此,數字是一個[機能概念]或[象徵概念]。

  
這樣說還不行?

 回复[28]: 不是我的解釋 老唤 (2011-09-10 15:09:07)  
 
  是卡西爾的解釋!!!

  
我們的討論必須以[紅樓夢]原著為基點和標準!這是學術的基本原則!!!

  
也是國外評價論文的尺度!

 回复[29]:  鬼 (2011-09-10 15:16:12)  
 
  再回头去看那段标黑处。没人说你把卡西爾理解错了,而是那段中有错误,我怀疑也是一种笔误。很简单的问题,你却要无限的复杂化,那我也没办法了。

 回复[30]: 算了吧 老唤 (2011-09-10 15:17:44)  
 
  是甚麼意思?

  
1,冠冕堂皇地撤退?

  
2,實在理解不了?

  
3,對[象徵概念]的失望?

  
。。。。。。

  
如果你能理解上面的解釋,可以提出它令你失望的原因:它的錯誤。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转载郭沫若诗歌
    卡西尔哲学的出发点─“概念说”(续) 
    答老十 
    卡西尔哲学的出发点─“概念说” 
    给一个叫木鱼的孩子 
    广告一则 
    「主席慧眼」 —仿郭老诗风 
    二 黄浦江口 
    一 疯狗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