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字体∶
论[谁忽悠就拍谁]

老唤 (发表日期:2010-04-23 20:41:15 阅读人次:1927 回复数:9)

   论[谁忽悠就拍谁]

  
(未完,待续) 




 回复[1]: 据说 老唤 (2010-04-23 21:07:04)  
 
  一 关于概念[忽悠]

  
据说[忽悠]一词来自东北,属于[东北话]。根据我的考证,

  
(未完,待续)

 回复[2]: 續 老唤 (2010-04-24 06:36:52)  
 
  毛主席教導我們說:自我上任以來,從上到下,從北到南,從里到外,有一股風,我叫它[忽悠風]。這股風不是越刮越弱,而是越刮越強,東風壓倒了西風。

  
(未完,待續)

 回复[3]:  安弟 (2010-04-24 08:41:26)  
 
  老唤连续了两次。

  
难得难得,继续继续!

 回复[4]: 盖烟囱 老唤 (2010-04-24 20:22:59)  
 
  郭德纲:一来就接了个好活儿,盖一个70多米的烟囱!

  
于谦:还真不错!

  
郭德纲:起早贪黑把活干完了,人家来一验收,死活不给我们工钱!

  
于谦:质量不行?

  
郭德纲:开始把图纸拿倒了,人家让修口井!

 回复[5]: 升国旗 安弟 (2010-04-24 20:34:42)  
 
  台湾光复。第一次升国旗---中华民国国旗。

  
结果弄反了。

  
委员长大怒。旗手喊冤:

  
升了50年太阳旗,没正没反!

 回复[6]: 大忽悠 老唤 (2010-04-24 22:13:55)  
 
  http://www.youtube.com/embed/2KbZIMwNFGk

 回复[7]: 请所长鉴定在日华裔杰出人物: 三国天下 (2010-04-25 11:48:23)  
 
  

  


  
谢您了~

  


  
PS:

  
弱弱地问一声:国务院任命的老唤为我国“智商鉴定所第一任所长”是唤老的第几个头衔儿?

  


  

 回复[8]: 比我能忽悠 老唤 (2010-04-25 17:17:53)  
 
  我辛辛苦苦混了一輩子,就混上了這麼一個頭銜,我容易嗎我?

  
可是居然還有群眾反應,說我是[山寨版]!

  
甚麼世道!只許州官放屁,不許百姓打嗝!!!

 回复[9]:  ABCDEFG又凑到了一起喝啤酒, 老唤 (2010-04-27 09:54:47)  
 
   ABCDEFG又凑到了一起喝啤酒,因为闲极无聊,又提起了[忽悠]这个话题。

  
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大家很容易在大大的[中国谁最能忽悠?]这个问题上取得了一致意见,却在小小的[镜子上谁最能忽悠?]这个问题上争论不休。

  
老D说:[如果搞个排行榜,非老魏莫数。他正是发现了群众中懂字画的并不多,因此才搞起了书画。]

  
老F马上说:[对!并且他脸不变色心不跳!]

  
老F不管老D说什么,总是马上赞成。

  
但是老C却认为:不能这么轻率地就下结论。他说:[既然大家都认为毛主席在中国最能忽悠,那么,我们就应该把毛主席作为一个标准,用这个标准来衡量所有的镜友。如果你们认为老D说得有道理,那么我可以认为老九也能评第一,他俩不同的只是:一个搞美术,一个搞音乐。。。。。。]

  
老C还没说完,老D就提高了嗓门儿插了进来:[你没有搞懂我的意思。就像毛主席把全国人民作为忽悠的对象一样,老魏的对象也相对广泛,老九怎么能比?他的对象只偏重妇女。。。。。。]

  
随着小姐送来第三轮啤酒,讨论渐渐变成了争论,谁也再没有完整地表达自己意见的机会了。

  
老G刚说到[老李和老王与老魏和老九根本不是一个档次,前两者甚至都不配称作忽悠,因为他们只是想自我表现一下,但是又缺乏表达能力。。。。。。],就被老E的嗓门儿淹没了:[老。。。。。。

  
(待续)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小題大做] 
    我肏! 
    论[谁忽悠就拍谁] 
    论泡菜 
    这篇文章 
     關於[群眾是真正的傻屄] 
    科長先生 
    家拿大是什么东西? 
    關於[愛情] 
     我坦白交代 
    先把自己的屁股擦乾淨,再。。。 
    關於[老王陽痿]一案的調查報告 
    論局長打蒼蠅 
    论智商与婚姻的关系 
    如何寫作文 
    自私与智商 
    今天 
    回101 
    老喚的职业病 
    学习陈X 
     關於[软柿子] 
    流氓本性? 
    捧沙和棒沙 
    「就」字的研究 
    向待先生致歉 
    泛精神分析学 
    一个没有灵魂的高级混子 
    我的1978 
     「日中商报」和韩寒   
    「民主」之我见 
    “鸡巴主义” 
    最近我确实不像话! 
    人家讨厌的是你的吹!!! 
    关于错别字 
    差点儿忽视了小林兄的深刻! 
    答龙之醒问 
    乱来!!! 
    我为什么觉得韩寒不错 
    震灾的教训 
    新浪网贴这篇东西的家伙是个他妈的什么玩艺儿呀! 
    laoniaor考 
    甭跟着瞎操心 
    《没有如果》 
    再说两句实话 
    连看三个 
    「作家就是编故事的」 
    再说几句爱玲的事儿 
    也谈余虹 
    电影剧本「圣诞礼物」 
    苏州河还那么臭吗? 
    纪念我爸爸 续 
    纪念我爸爸 
    一位粉丝的日记 
    林兄啊,绝望! 
    猜迷(打一人名) 
    亲爱的姑娘们 
     喝了酒终于想起来了!  
    你是不是想活活气死李泽厚? 
    好题目! 
     包子与麻雀 
    声援章诒和小姐 
    “一小撮”这个观念在日本适用吗? 
    王朔现象 
    誓死保卫马克思! 
    日本牙医颂 
    国民素质交响曲 
    给“国骂”一席地位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