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字体∶
如何寫作文

老唤 (发表日期:2009-11-19 01:43:09 阅读人次:2799 回复数:22)

   

  
如何寫作文?

  
其實這個問題並不難回答,一般說來,和所謂[文學理論]沒甚麼關係。

  
簡單說:寫文章和做人一樣。

  
做人,聰明而不失之油滑,誠實而不失之呆傻,這就不錯。

  
作文也是這樣。

  
當然,要寫出前無古人的文章來,還需要有創造力,創造一種前無古人的風格來。

  
在這一點上,文學史和文學理論有那麼點兒作用,可以帮你別白費功夫,玩兒別人玩兒過的東西;但是更主要的是[天賦]。好像是元稹說的:[到老方知非力取,三分功夫七分天。]這[天]有[時運]的成份在內,也有[天賦]的意思。

  
就是說,風格出自[天然]。

  
一個誠實的作者不撒謊。

  
一個聰明的作者不被假象蒙蔽。

  
舉一個相反的例子。

  
看到一張照片,還附有一段說明:

  


  


  
》》:[废弃的自行车被运送到指定地方集中处理,看有些自行车其实还挺好的,要是在国内卖给修车摊估计还能赚点钱,呵呵。]

  
沒來過日本的人看了以後會以為日本富得流油:從車舖買來自行車騎到家就[廢棄]了。並且還有一些好心人帮他們把自行車拉走銷毀:像共產主義一樣。

  
這就是不誠實和不聰明的文字,當然,也許是偶然的。

  
但是文章寫出來多少會有些影響,在這些影響里,最壞的就是誤導,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

  
筆者因為和拉自行車的老人兒們有些來往,因而知道他們為甚麼起早貪黑那麼辛苦,也知道這些還挺不錯的自行車為甚麼被[廢棄]了,它們來自何處,去向何方,能產生多少利益,車舖的老闆如何高興。。。。。。

  
在資本主義社會,一切都是純粹的生意!像我這樣無料教書寫作的,還真少見!

  
寫起來恐怕是一篇不短的文章。簡單說,和攝影家的結論正相反:做這種生意,真是窮瘋了(如果不說[缺德]的話)!

  
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去核實,不用費甚麼事兒,各地都有!

  




 回复[1]:  大象 (2009-11-19 03:04:20)  
 
  

 回复[2]:  老赵 (2009-11-19 06:17:09)  
 
  哈哈哈

  
周日能来的话来啊

  
五粮液已经备好了,你来我就开,不来咱就不全开了

  
那天掌柜得珊你帖子了

  
我作证

  
周恩来被陈毛头刷了

  
嘎嘎

  
不过也符合掌柜得一贯声明,重女轻男

  
呵呵

 回复[3]:  东京博士 (2009-11-19 07:33:21)  
 
  筆者因為和拉自行車的老人兒們有些來往,因而知道他們為甚麼起早貪黑那麼辛苦,也知道這些還挺不錯的自行車為甚麼被[廢棄]了,它們來自何處,去向何方,能產生多少利益,車舖的老闆如何高興。。。。。。

  
————————————————————————————————

  
看了这段,不知道在说哪国的事,但是看到了后面批判资本主义了,才觉得好像是在说日本,这我就奇怪了,处理这么大一堆自行车,通常是日本的有关部门(区市役所)才有资格这么做的,而且不难判断这是违章停车被收留后又超时无人取回的自行车,私人根本无法处理这些,而且是违法的(盗窃罪论处),当然如果市役所谓托民间业者搬运处理,那是有许可证的另一回事,这么简单的常识,没有日本生活经历的人还情有可原,老唤,你能证明这些自行车是你说的跟你来往的老人兒們擅自“盗窃”的话,我就把文字说明改为“日本偷自行车的人”,我的文字是对这张照片的日本常识性说明,你倒是从这张照片上说说你想“正导”读者的依据。

  
再说到自行车,日本普通的新自行车也就1万日元前后,像KD2,ドンキホーテ都不足1万,最便宜的我买过5980日元(26英寸带前兜的),也就是一个高中学打一天临时工的钱,难道不是很便宜的吗?

 回复[4]: 题目应该改一下 自带板凳 (2009-11-19 09:02:23)  
 
  “论如何写作文”.

 回复[5]: 請往里再深入一下 老唤 (2009-11-19 12:45:56)  
 
  這種事情已經討論了很多年了,我就不重複了。

  
還來談談作文的問題。

  
我並沒說[盜竊],說的就是[合法],也與自行車的價格無關,請不要扭轉方向。

  
不過和[盜竊]也不是沒關係:

  
其一:偷自行車的人就是用這種手法[銷贓],請調查一下:其比例並不低。

  
其二:收繳自行車的[偷襲]手法:這與他們的飯碗有關。

  
但我說的還不是這個,我是想問問:為甚麼車站會有那麼多違章駐車的現象。

  
因為這與[說明文]給人的美好印象有關。

  
還有:這些自行車造成了多大的浪費和污染。。。。。。算了

  
有空兒可以和這方面的[業者]喝幾杯:[聰明]意指[耳聰目明]。

  
和有的人討論問題還挺累,只好相信[靈犀]了。。。。。。

  
歸根到底,咱們前提不一樣:鬼子總是正確嗎?鬼子們真的很闊嗎?

  

 回复[6]:  东京博士 (2009-11-19 15:55:04)  
 
  不足一万日元的自行车,的确人们“あまり大事にしない”,有人因为乱停被收容后,鉴于要支付3000日元的保管费,就懒得去取,自然造成了大量无主车,这不是阔不阔的问题,而是一个社会一个时代对物品的价值观,正如前不久电视上报道的塑料雨伞问题,100日元的雨伞大量被遗忘,大家的感觉就是雨停了拿着麻烦,就“忘记”在车厢街头,这是使い捨て时代的一个消费特征,很难说好坏,以前我也对此持批判态度,但是现在不这么简单认为了,因为在有充分回收技术处理系统的社会,这些东西不一定扔掉了就是对环境的污染,其次,如果没有这么高的周转率,一把雨伞用10年,一辆自行车用20年的话,那种社会有几个是今天的先进国?我们节约闹革命的年代,还不是越节约越穷吗?

 回复[7]: 我也纳闷。 小草 (2009-11-19 16:47:55)  
 
  说到自行车,我倒想起自己前不久刚买的一辆新型跑车,不到一星期,就被人偷去了座垫,心疼了好半天。就停到一个没有很多人走的小停车处,大约2、3个小时的功夫。

  
你说,干脆把这辆车整个儿偷去得了,干嘛只偷座垫呢?

  
有位朋友也遭此厄运,据说他们住的那栋楼还有好几辆车都遭此一劫。

  
这是谁干的呢?偷座垫的目的是什么呢?

 回复[8]: 》》:[如果没有这么高的周转率] 老唤 (2009-11-19 22:41:04)  
 
  請再往深處深入一下!

  
像日本的政治一樣,日本的經濟也在[空轉]!注意[空]字!中國話叫:[拆東牆補西牆,拆了褲腿補褲襠。]

  
自行車的週轉就是一例!除了製造大量的拉圾,根本問題推遲到永遠。

  
日本是破壞世界文明的急先鋒:一人一個百元打火機就覺得了不起了!

  
頂多跟修水庫一樣,臨時解決某些人的吃飯問題,然後再拆,再解決另一些人的吃飯問題。

  
日本是個生意人,做生意當然要有點兒大款的樣子。但是目前,到了連賣個西瓜都琢磨半天的份兒上,日本人都不吹了,卻還有人在那兒給它塗脂抹粉。這就是引起我寫字的理由。

 回复[9]:  东京博士 (2009-11-19 23:19:20)  
 
  一个社会,其实完全没有空转,估计人类是无法生存的,就好比再精密的齿轮,因为有了些许空隙才能更圆滑运转。

  
单纯的大量生产,的确如老唤所说,问题是如果解决了一个回收再生系统,那就发生了你老唤固定概念无法理解的社会良性运转,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我刚出国时,中国罐头饮料还像高档品似的,尤其是铝罐,那时新房子造好了只能用钢窗(其实就是很容易生锈的铁架子涂上油漆),国家禁止民用建筑使用铝合金,因为我国铝产量不多,需要消耗外汇进口,大部分罐头也是马口铁,很少有铝罐,偶尔吃完一个铝罐也决不会扔掉,要等小贩收购时卖个好价钱,可是到日本后,铝罐饮料就像我们国内2分钱喝碗大麦茶似的,喝完了,铝罐还不能卖钱,要扔进指定垃圾箱,那几口饮料谁都知道根本不值100日元(那时不是150,也不是120).

  
但是不久因为工作关系,我在三菱マテリアル、東洋製罐等公司出差,完全了解了日本几乎是100%的回收铝罐,循环使用的技术,三菱マテリアル进门大厅内供客户休息的凳子全部是用大块的铝锭制作的,上面还有说明这是回收罐头精制而成,可以造多少个罐头云云,老唤你少跟那些拣破烂罐头的流浪汉们混,多看看人家的资源回收和自动处理流水线是怎么24小时无人运作的,可惜估计你没这样的机会去接触,遗憾!当然你本来就是靠从破旧货里鉴定价值谋生的,让你怎么把旧东西重新再生成为新物不是你的专业。这不是你我看日本的视角问题,而是你跟我文化上的差异,当然你可以说我不会写你认为的作文,或者说我根本就没文化。

 回复[10]: 老唤,谈谈你所知道的自行车没收行业吧。 深层次 (2009-11-19 23:51:27)  
 
  我比较好奇。

 回复[11]: 你這個博士 老唤 (2009-11-20 00:26:38)  
 
  很像我的一個天津同學。。。。。。從自行車到罐頭。。。。。。我沒研究過罐頭。。。。。。

  
我一般不跟罐頭打交道,就像我不玩百元打火機一次性筷子。。。。。。甚麼的一樣。

  
想喝茶,自己泡!我認為罐頭里的東西沒法兒喝。。。。。。不過我和撿罐頭的混得還可以。。。。。。

 回复[12]: 我終於發現了 老唤 (2009-11-20 00:36:53)  
 
  我們是兩股道兒上的車:

  
我討厭罐頭,卻喜歡撿罐頭的。。。。。。

  
博士喜歡罐頭,卻討厭撿罐頭的。。。。。。

 回复[13]:  东京博士 (2009-11-20 12:29:46)  
 
  老唤搞错了,认为我喜欢罐头,其实我提出罐头是因为谈论你涉及的自行车回收利用问题,要说罐头,果汁还马马虎虎,咖啡和绿茶,我是绝对抵制罐头派。

 回复[14]: 我所謂的[再深一點兒] 老唤 (2009-11-21 05:03:32)  
 
  我所謂的[再深一點兒]

  
不知甚麼原因,大概是天性,我年輕的時候喜歡幾個作家,比如:卡夫卡,勞倫斯,喬伊斯甚麼的。對不起,說得有點兒[深刻]了。這網上大概除了黑白子,沒人知道這幾個名字意味著甚麼。

  
他們有兩個共同特點,都是上上世紀出生的,都不大滿意現代文明。

  
對了,我還喜歡甘地。我認為他是人類歷史上[最有靈魂的人]。他也不隨現代文明的大流。

  
噢,我還喜歡卓別林。我認為在電影界他當然前無古人,並且是後無來者的天才。

  
就拿卓別林說事吧,好懂。丫他媽的也反對現代文明!

  
丫很有生意頭腦。因為窮得沒轍,當了玻璃匠。為了促進生意的發展,丫收養了一個孤兒。這個孤兒每天拎著磚頭上街去砸人家玻璃。然後他拎著玻璃在大街上吆喝安裝玻璃。於是生意做得很火。

  
我估計日本人就是受了卓別林的啓發,甚麼都搞[一次性]的,包括自行車。這邊銷毀,那邊生產或是進口,一派繁榮景象!

  
卓別林覺得還不過癮,在[摩登時代]里,丫發明了[喂飯機]!因為忙得沒時間吃飯,就讓喂飯機來伺候,吃完還給擦擦嘴!

  
日本的推銷商們就是根據卓別林的創意在發展[機器人]:屁事兒不頂,還他媽挺貴。不過還真有人信!這就是傻逼唬傻逼的典型例子。

  
其實明眼人一看就明白:連他媽市販電腦都沒甚麼突破,還雞巴機器人呢!

  
這還是表面現象。

  
卓別林在[摩登時代]里所嘲笑的美國文明在日本比在美國還登峰造極:人比美國還忙!東西只好都成了一次性的:[便當]+[一次性筷子]+[罐兒茶]!那他媽了屄的是人吃飯嗎?還有沒有做人的尊嚴啦?

  
一個好茶杯,賞心悅目,可以用一輩子。泡上一杯好茶,溫度適中,對做人來說,這要求不高吧。可鬼子窮得連這點兒也做不到!一邊兒弄幾個[茶室]裝裝門面,號稱[保留人文傳統];一邊兒大量生產推銷罐兒茶。。。。。。喝過好茶的人知道:那他媽是人喝的東西嗎?還不如自來水呢!還就有不知道茶為何物的窮屄聽信廣告喝那玩意兒!

  
而且有多少人有能力去茶室呢?

  
就連文化,思想也變成一次性的了!跟百元打火機一個樣兒!怪不得日本沒有哲學家呢!除了不倫不類的日本語言概念沒有傳統的哲學內涵,無法嚴格界定哲學概念以利思辨;還有,正如普希金在[歐根-奧涅金]開篇引用的一句話:[活得匆忙,來不及思索。]

  
因而,人也是一次性的。跟機器一樣!頂多,像[摩登時代]開篇的那群羊,枉有一次暫短的生命。腦子里除了幹活兒做生意活人買個車搞個對象甚麼的,再沒別的了。

  
以前說日本是[戰爭機器],後來說是[經濟動物],都不是人了,還有傻逼為此叫好。人都成拉圾啦!

  
天才是甚麼,天才是起碼相對的永遠,能是一次性的嗎?今兒說的話到了明天就成了屁?今兒的東西到了明天就成了拉圾?

  
就連聰明的日本人都發現[走進了死胡同],卻有人還在帮倒忙!想讓全世界都變成[和式]的?

  
我說這話並不針對某人,而是就事論事,當然事是人做的,這有點兒遺憾。

  
我也不會因為生在中國就說中國好,活在美國就說美國好;或者就戰爭說[日本鬼子],說[打你活該]。我認為那是井蛙之見。我還是就事論事。當然出發點是人的[實存]。

  
我也知道大局[積重難返]和個人[螳臂當車]的意思,但我還是認為好的社會能給人盡可能多的相對自由:這個自由不單是法律上的,而且更是實際生活中的。

  


  

 回复[15]: 给坑蒙拐骗者无空可钻的相对完备的法制体制(+_+) 边走边瞧 (2009-11-21 09:07:18)  
 
  回复[14]: 我所謂的[再深一點兒] 老唤

  
……“我也知道大局[積重難返]和個人[螳臂當車]的意思,但我還是認為好的社會能給人盡可能多的相對自由:這個自由不單是法律上的,而且更是實際生活中的。”

  


  
好社会!应该给遵纪守法的人更多的相对自由,给坑蒙拐骗者无空可钻的相对完备的法制体制 使社会相对趋于平等

 回复[16]: 说实在的 自带板凳 (2009-11-21 13:31:42)  
 
  我也厌倦了现代文明。

  
我现在非常向往南北朝时代。

 回复[17]: Swifter, Higher, Stronger !错 边走边瞧 (2009-11-21 14:17:06)  
 
  Swifter, Higher, Stronger !错

  
追求:更慢、更低、更弱

 回复[18]:  邓星 (2009-11-21 16:55:07)  
 
  老唤,星期天去不去吃饭??

 回复[19]: 星星 老唤 (2009-11-21 17:06:21)  
 
  十分想念!哪天去你那兒添亂?

  
如果局長,蛇,小木,伴我醉夫婦都去,我就去。我得找幾個陪綁陪鬥的,省得批鬥我一個!

 回复[20]: 老唤 邓星 (2009-11-21 17:10:59)  
 
  我也很犹豫,如果老唤,局长,蛇,小木,伴我醉夫妇(?我不认识哦)都去,我也去。。

 回复[21]:  邓星 (2009-11-21 17:14:53)  
 
  还有,秋止符去不去啊???

 回复[22]: 小木去的話, 老唤 (2009-11-21 17:19:52)  
 
  秋止符肯定去!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小題大做] 
    我肏! 
    论[谁忽悠就拍谁] 
    论泡菜 
    这篇文章 
     關於[群眾是真正的傻屄] 
    科長先生 
    家拿大是什么东西? 
    關於[愛情] 
     我坦白交代 
    先把自己的屁股擦乾淨,再。。。 
    關於[老王陽痿]一案的調查報告 
    論局長打蒼蠅 
    论智商与婚姻的关系 
    如何寫作文 
    自私与智商 
    今天 
    回101 
    老喚的职业病 
    学习陈X 
     關於[软柿子] 
    流氓本性? 
    捧沙和棒沙 
    「就」字的研究 
    向待先生致歉 
    泛精神分析学 
    一个没有灵魂的高级混子 
    我的1978 
     「日中商报」和韩寒   
    「民主」之我见 
    “鸡巴主义” 
    最近我确实不像话! 
    人家讨厌的是你的吹!!! 
    关于错别字 
    差点儿忽视了小林兄的深刻! 
    答龙之醒问 
    乱来!!! 
    我为什么觉得韩寒不错 
    震灾的教训 
    新浪网贴这篇东西的家伙是个他妈的什么玩艺儿呀! 
    laoniaor考 
    甭跟着瞎操心 
    《没有如果》 
    再说两句实话 
    连看三个 
    「作家就是编故事的」 
    再说几句爱玲的事儿 
    也谈余虹 
    电影剧本「圣诞礼物」 
    苏州河还那么臭吗? 
    纪念我爸爸 续 
    纪念我爸爸 
    一位粉丝的日记 
    林兄啊,绝望! 
    猜迷(打一人名) 
    亲爱的姑娘们 
     喝了酒终于想起来了!  
    你是不是想活活气死李泽厚? 
    好题目! 
     包子与麻雀 
    声援章诒和小姐 
    “一小撮”这个观念在日本适用吗? 
    王朔现象 
    誓死保卫马克思! 
    日本牙医颂 
    国民素质交响曲 
    给“国骂”一席地位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