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字体∶
老喚的职业病

老唤 (发表日期:2009-06-25 02:36:26 阅读人次:1655 回复数:11)

   老喚的职业病

  
据说各种职业,干长了,都会有职业病。比如:挖煤的肺不太好,滑冰的膝盖有伤……

  
对此,老喚没有进行过全面的研究。但是他最近才发现:他自己倒是有了职业病,这职业病还是精神方面的,屬於精神病的一種。

  
追溯他的病历,大概始于年轻時代的教书。因为教的是语文,所以总要看作业,判卷子,打分,写评语。于是时间长了,看到汉字,不管是报纸上的,还是书本上的,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要发现其中的错误,之后打分。有点儿像当工人时的卓别林,拿着扳子扳工头儿的鼻子,或者跑到街上去扳女人乳头似的纽扣,也许是纽扣似的乳头!这个流氓!

  
这个病本来不算什么,但是因為職業的關係却越来越严重。他的大学上的是中文系文学评论专业,这就不单是语文的问题了,还要判断作者才能的高下。因为说穿了,作家和跳高运动员一样,只有那些素质比较好又训练有素的人才能在历史上留下痕迹。而一個天生沒有爆發力的人,不管他怎麼跳,你也不可能希望他跳出甚麼好成績。他們的文學,或者,跳高,只是他們的愛好,只對他們個人有意義,最多能成為他們混飯的工具,但是對別人作用不大。

  
对于一个文学评论者,要想不浪费精力,在浩瀚的书海中,尽快地区别艺术和文化垃圾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

  
也因此,他的病越发严重了。他像尋找優秀作品一樣,总是希望在生活的周围发现一些[素质比较好又训练有素的人],却不管对方从事什么职业,受过什么训练,多么有钱,当多大的官儿……因此得罪了不少人。他的精神病第一次发作是因为他当面管一个部长叫傻逼,多么危险!幸亏部长是老唤的朋友的朋友,并且知道老唤有点儿不正常:居然不知道他当上了部长……

  
老唤變得越來越不通情理,就像一個混蛋!他會把一個默默無聞的年輕畫家捧得天花亂墜,也會把一個公認的文學大師罵得一錢不值。

  
他倒沒说過他自己素质多么好,多么训练有素。归根结底,那只是他的职业病。

  
他帶著這個病進了文學所……大學院……終於病入膏肓,變成了一個不可理喻的傢伙!

  
就是在大學院,他又重新發現了那個令人談虎色變的概念:[智商]!

  
智商是存在的,就像天生的不平等是存在著的一樣!盡管這個概念有些殘酷,就像不平等的現象十分殘酷一樣!他曾樂觀地以為日本是一個相對人人平等的國家,可以提供年輕人平等競爭的機會,但是他錯了,當他知道他的研究室里沒有一個大學院生刷過碗,他才嘗到了幻滅的滋味:這裡也沒有理想中的平等,就像在中國是因為政治一樣,在這裡是因為經濟。

  
隨著他尋找高智商的哲學家,他變得越發神經了:他不但把才能看作智商的一種,甚至把道德也看作智商的表現。他認為國民黨和共產黨里貪官那麼多,就是因為在選拔人才的時候,沒有考慮到智商的問題。而造成這種後果的原因,也是上層領導的智商有問題。

  
他认为所谓[制度之争]的本质也是智商的问题。它甚至发现了一条力学定律,并且把它命名为[老唤定律]:[在没有外力的情况下,高智商的人或人群会选择一种聪明的制度,并且过聪明的生活;与此相反,低智商的人或者人群会选择一种愚蠢的制度,从而过愚蠢的日子。]

  
他就像包丁只看到骨頭看不見牛,他在馬路上看到的是南來北往的智商,盡管這些智商隱藏在服裝,表情,眼神的後面。

  
為了謀生,他兼作古董商。鑒定的嚴酷訓練更加重了他的精神病。因為那是玩錢,跟賭博沒甚麼兩樣,他不得不認真對待。

  
他把投機取巧,製造假貨也看作智商欠缺的一種表現。當他發現大部分假貨來自中國的時候,他有了一個重要的發現:中國人智商在遺傳上出現了問題,一代不如一代是因為高智商的遺傳因子都被低智商的遺傳因子在革命的道路上殺死了。

  
他的精神病甚至影響了他的教學。

  
為了檢驗他的鑒定能力,每年開課的第一天,經過和學生的幾輪問答,他就根據自己所掌握的學生的智商,在學生的名簿上標明學生在年底期末考試可能得到的成績,並且根據學生期末考試的成績來驗證自己鑒定的結果。除了極個別的情況,基本八九不離十……

  
他的精神病使他不自覺地喜歡那些智商高的學生。就在今天,一個被他認為是班里智商最高的女生居然提出了一個令他欣喜的問題:為甚麼說[我等了他好久。]可以,說[我好久等了他。]不可以;而說[我好久沒看電影了。]可以,說[我沒看電影好久了。]不可以?

  
老喚的欣喜不止是因為她才學了一年漢語,更是因為她的提問證實了他對她智商的判斷!老喚油然而生一股子想要擁抱她的衝動!

  
遺憾的是這樣的學生太少了。

  
而對於那些智商欠缺的學生,老喚總感到頭疼,因為要讓他們明白,需要花去大量的時間。

  
老喚知道作為教師,他是失職的;但是他已經病入膏肓,無法改變自己的感覺了。

  
如果上帝是公平的,那麼他造人為甚麼不賦予人們平等的智商呢?

  
老喚常常在夜深人靜,想念他小學一年級的同桌。她出身於普通的工人家庭,但是長得就像童話里的貴婦人,那麼完美!盡管老喚還甚麼也不懂,但是還是在課堂上止不住隔幾分鐘就看她一眼。那是老喚初次體驗到的美感享受,老喚再也沒有見過這麼可愛的小姑娘。

  
但是他們只同桌了一年就分開了,因為她怎麼也理解不了:為甚麼1+1=2,因此這個可憐的小姑娘不得不重上一年級!

  


  
先寫這些作為自我精神分析的第一步!

  




 回复[1]:  邓星 (2009-06-25 02:41:54)  
 
  夜深人静,老唤晚上好!

 回复[2]:  敬天爱人 (2009-06-25 08:23:22)  
 
  好事还是坏事?老唤在朝不正常方向发展了。

 回复[3]: 老唤的自我批评好 科长 (2009-06-25 08:37:38)  
 
   继续继续

 回复[4]: 结果呢,抱了没有? 自带板凳 (2009-06-25 08:55:18)  
 
  

 回复[5]:  不思不想 (2009-06-25 15:56:24)  
 
  个人认为,老唤的文字水平绝对是一流的。

 回复[6]: 谁知道为什么? 老唤 (2009-06-25 16:24:47)  
 
  》》:為甚麼說[我等了他好久。]可以,說[我好久等了他。]不可以;而說[我好久沒看電影了。]可以,說[我沒看電影好久了。]不可以?

  


  

 回复[7]:  laowu (2009-06-25 16:32:44)  
 
  瞎子摸象一下,否定句"好久"要放在句中 ?

 回复[8]: 废话! 老唤 (2009-06-25 21:13:11)  
 
  问的是为什么!

  
你这连象在哪儿呢都不知道。

  
客气点儿:0分!

 回复[9]:  待于泥== (2009-06-25 21:16:46)  
 
  谁说[我沒看電影好久了。]不对?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 有哪里不妥?

  
语序这东西,跟语言一样,约定俗成而已,颠倒一下,只要大家认可,反而生动活泼.就象

  
现在流行的一样

  
等我喝杯茶先.

  
那女孩很清纯地说.

  
这种说法现在很流行地说

  
哪管你什么主谓宾,定状补了?.

  

 回复[10]:  kalichen (2009-06-25 23:55:56)  
 
  愚见,你的问题是,老以为自己是个人。 于是天天看人, 说人,还唠叨智商。

  
阿猫阿狗就没有这个毛病,只要味对了,就好。

  
虫,也是如此。

  
草,随风。

  
上帝创造的是万物,其中也包括人。

  

 回复[11]:  laowu (2009-06-26 02:08:49)  
 
  [10] 零分,和和。 猫和狗不一样,对猫味的很难,养了好几年还有偷偷溜掉的。我觉得上帝造万物就是让你们互相掐,然后懂得共存的道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小題大做] 
    我肏! 
    论[谁忽悠就拍谁] 
    论泡菜 
    这篇文章 
     關於[群眾是真正的傻屄] 
    科長先生 
    家拿大是什么东西? 
    關於[愛情] 
     我坦白交代 
    先把自己的屁股擦乾淨,再。。。 
    關於[老王陽痿]一案的調查報告 
    論局長打蒼蠅 
    论智商与婚姻的关系 
    如何寫作文 
    自私与智商 
    今天 
    回101 
    老喚的职业病 
    学习陈X 
     關於[软柿子] 
    流氓本性? 
    捧沙和棒沙 
    「就」字的研究 
    向待先生致歉 
    泛精神分析学 
    一个没有灵魂的高级混子 
    我的1978 
     「日中商报」和韩寒   
    「民主」之我见 
    “鸡巴主义” 
    最近我确实不像话! 
    人家讨厌的是你的吹!!! 
    关于错别字 
    差点儿忽视了小林兄的深刻! 
    答龙之醒问 
    乱来!!! 
    我为什么觉得韩寒不错 
    震灾的教训 
    新浪网贴这篇东西的家伙是个他妈的什么玩艺儿呀! 
    laoniaor考 
    甭跟着瞎操心 
    《没有如果》 
    再说两句实话 
    连看三个 
    「作家就是编故事的」 
    再说几句爱玲的事儿 
    也谈余虹 
    电影剧本「圣诞礼物」 
    苏州河还那么臭吗? 
    纪念我爸爸 续 
    纪念我爸爸 
    一位粉丝的日记 
    林兄啊,绝望! 
    猜迷(打一人名) 
    亲爱的姑娘们 
     喝了酒终于想起来了!  
    你是不是想活活气死李泽厚? 
    好题目! 
     包子与麻雀 
    声援章诒和小姐 
    “一小撮”这个观念在日本适用吗? 
    王朔现象 
    誓死保卫马克思! 
    日本牙医颂 
    国民素质交响曲 
    给“国骂”一席地位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