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字体∶
向待先生致歉

老唤 (发表日期:2009-01-25 08:01:47 阅读人次:2444 回复数:16)

   向待先生致歉

  
酒醒了之后,发现自己就是唐·吉柯德,在此向待先生表示歉意。

  
回想自己当时为什么就冲了上去,除了酒精的作用和待先生的文章,当然内因,或说自己的心理因素是主要的。

  
「东洋镜」毕竟是个公共场所(一字之差,差点儿打错),在此,我尽可能把我当时的真实感触挖掘出来,作为检讨,也作为一个交待。

  
待先生曾劝我读鲁迅的文章。其实我年轻的时候仔细读过鲁迅的不少文章,以至于有些至今还能不看书就念出来。实在无聊,比如坐飞机的时候,就念给自己听。这不是瞎吹,经常来往的朋友可以作证。下面我就将谈到:就是这个鲁迅害人不浅!

  
我在日本大概花了8年时间琢磨一个犹太人的著作,他是德国新康德派的哲学家卡西尔。并且还写过关于他的文章,被国人自主删节之后发表在山东大学的「文史哲」上。据说网上可以看到,但是我找不到。因为重打一遍很费时间,所以如果有找到原文者,我将以实际行动致谢(「概念说:卡西尔哲学的出发点」)。

  
因为很喜欢这个人,所以觉得自己写得还可以(当然限于国内)。他虽然是个哲学家,但是他的理论在生活中也能闪光。

  
比如他对时间的描述:没有过去,过去只是我们的回忆;也没有未来,未来只是我们的幻想。受了他的影响,我一看到有关过去、未来(突然想起了毛阿敏)的文章就十分小心,因为作者中有不少骗子。

  
只有现在才是真实的存在。

  
现在是个什么样子呢?一个就是刘晓波被关起来了。

  
我仔细看过刘晓波的文章,因此喜欢他。我国大部分的文章可以分作两类:一类是「读后感」式的,一类是「介绍」式的,都没有什么作者自己的东西。刘晓波却不同,几乎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发自内心、经过思考。在中国,这样的人很少。因此我觉得他很可靠,起码儿有责任感。

  
而且他走上绝路不是为了什么个人的、甚至工农兵的「利益」,他只是想做一个诚实的人。这就使我觉得他有点儿伟大!

  
千万不要以为我是个「民运分子」,实话说,我讨厌这个「称呼」,包括「维权人士」什么的「时髦儿的标签儿」。在「民主之我见」一文里,我写到我甚至对中国的民主不抱希望。因为我知道:民主是一种素质,中国人还不具备这种素质!

  
当然,连「同学会」这样的组织都不愿意参加的我,更不会想到「当权」!

  
幸亏「东洋镜」没稿儿费,否则我肯定有赚稿儿费的嫌疑。我很自豪的是,我没有一本书是为了稿儿费,可以说完全是兴趣所至。我认为稿儿费和生活费是两回事儿。影响了我的叔本华早就研究过:特别是靠哲学这样的文科来维持生活的「教授」、「学者」,大部分都是没有血肉的骗子!

  
那我为什么发火儿、并且还打出来呢?责任,鲁迅有一部分!

  
鲁迅在很多地方描写中国人对杀人、特别是杀「进步人士」的态度,还表现得挺心酸、悲愤、乃至绝望。这是众所周知的(坐船、馒头、阿Q……),甚至他的弃医从文都源于见识杀人。照鲁迅的写法:中国人真是没心没肺!或者可以说是一帮傻子!

  
依此类推,「东洋镜」里就好像也有这样没心没肺的傻子!因此我有点儿恼火儿。都过去快一个世纪了还这么没心没肺、还这么傻?不去说什么「民主」,兔死还狐悲呢,我们连禽兽都不如么?

  
我很想看到一篇批判刘晓波的有理有据的文章,纠正他,也纠正我。但是至今没有找到。除了没有灵魂的官样文章,剩下的就是围攻、漫骂。

  
鲁迅虽然说辱骂不是战斗,但是好像也说过以牙还牙。这点儿「柔软性」我也有的。于是我在「东洋镜」就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流氓!

  
如果待先生不认为自己的文章是「辱骂」,那么在此我再次表示歉意。因为我认为骂人不一定带「脏字」(可以参见我的「为国骂留一席地位」一文)。

  
当然,我也知道,来「东洋镜」玩儿的人各种各样,比如:有的人看了一本书,知道了一个「新」词儿,就想实用一下。但是,我还是希望在「公共场所」要意识到别人的存在,「东洋镜」毕竟不同于公共厕所。

  
大概和蛇一样,我也曾出入过日本的一些研究机构。一开会,大家就都没话了。轮到不得不说,也战战兢兢。我想,这大概是因为他们怕浪费别人的时间和精力吧,也许他们太希望给别人留一点儿什么了吧?这和我过去在村儿里开会气氛完全两样。我们村儿一开会就争先恐后各抒己见谁也听不见谁说的是什么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在加上「小兰花儿」的烟雾,连是谁在发言都看不见……

  
这算是我的检讨,我将再次自肃。

  
说起来我来日本,最主要的目的是贯彻少跟我国革命群众打交道的方针。在日本也认真执行了将近20年。突然有一天,一个哥们儿从美国来了,说:「你在日本,怎么连东洋镜都不知道?走,我带你去见识见识!」于是我认识了老好人儿陈骏……就像回到了祖国的怀抱……接着就违心地得罪了不少人……完全是误会……

  
实在对不起诸位,我将自肃。

  




 回复[1]: 老唤智商回升中 科长 (2009-01-25 08:18:33)  
 
  

 回复[2]:  唐辛子 (2009-01-25 09:36:24)  
 
  老唤先生:您是一个真正的学者,一个真诚的人。这篇文章令人心生钦佩。

  
年三十的早晨拜个大年。新春快乐。

  
还有唤先生提到的“待先生”,

  
我非常喜欢看TA在东洋镜的发言。

  
也给TA拜个年,健康如意。

 回复[3]: 找到“文史哲”1997年06期详细介绍: 龍昇 (2009-01-25 08:54:57)  
 
  这里有老唤——张唤民的文章(惜尚未还没找到全文)向老唤致敬。

  


  
《文史哲》往年期刊回顾:

  
■1997年01期 ■1997年02期 ■1997年03期 ■1997年04期 ■1997年05期 ■1997年06期

  
1997年06期详细介绍:

  
马瑞芳教授与中国古代小说研究及文学创作 --- 王海燕

  
《文史哲》载文、引文及作者群计量分析评价 --- 白崇远

  
阴阳五行说对道教的影响 --- 刘锋

  
鸟夷的考古发现 --- 刘德增

  
论环境与人问题的三个层次 --- 黄顺基

  
概念说:卡西尔哲学的出发点 --- 张唤民

  
用理性克制情感──斯宾诺莎的一个重要伦理思想 --- 谭鑫田

  
梁实秋的幽默散文与西方的超现实幽默 --- 张积玉,张智辉

  
《沧浪诗话》与清代诗论 --- 朴英顺

  
许兰雪轩与李清照之比较 --- 朴现圭

  
五代闽国文学探论 --- 何绵山

  
评墨子“非乐论”美学思想 --- 曾繁仁

  
山东城市化进程与社会经济发展 --- 赵克志

  
论社区的内源性发展 --- 徐国亮

  
中国县级市现代化指标体系研究──以山东省寿光市为例 --- 吴忠民,孙曰瑶,李芹

  
徘徊于经学与科学之间的20世纪中国学术 --- 夏锦乾

  
实证追求与阐释取向之间的百年史学──兼论历史学的性质问题 --- 王学典,孙延杰

  
论资本运营 --- 朱文兴

  
论邓小平理论及其科学体系 --- 张乐岭

  

 回复[4]: 国内最大的期刊网--中国知网 科长 (2009-01-25 10:19:38)  
 
  http://www.cnki.net/index.htm

  
那是有料的。如果运气好的话,网上能找到免费账号。

  


  


  
http://epub.cnki.net/grid2008/detail.aspx?filename=WSZZ199706013&dbname=CJFQ1997

  
概念说:卡西尔哲学的出发点

  
张唤民;

  
【作者单位】 东京大学;

  
【文献出处】 文史哲 , JOURNAL OF LITERATURE,HISTORY AND PHILOSOPHY, 编辑部邮箱 1997年 06期

  
期刊荣誉: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 ASPT来源刊 CJFD收录刊

  
【中文关键词】 卡西尔; 功能概念; 象征; 概念理论; 极限概念; 文化哲学;

  
【摘要】 卡西尔变“实体概念”为“功能概念”,又变“功能概念”为“象征概念”,在康德“批判哲学”的基础上,进一步深化和扩大了概念理论,并以此作为自己哲学的出发点,不仅把握自然科学现象,而且把握人类文化成果。

  
【DOI】 CNKI:SUN:WSZZ.0.1997-06-013

  
【分类号】 B5

  
【正文快照】 -“概念说”在卡西尔哲学中的位置卡西尔的独特的哲学思想主要表现在他的代表作《象征形式的哲学》书中。此书以探讨“精神运作”的原理,即广义的“认识”的原理为目标。就是说,在此以前的认识论,以及他自己的《实体概念和功能概念》都把认识限定为“科学的理解及理论的解…………

  

 回复[5]: 唤唤 黑白子 (2009-01-25 10:59:36)  
 
  语无伦次、浅薄粗糙——你还是接着喝酒去算啦!

  
掉书袋——恩斯特-卡西尔?翻了翻我的书架上,居然还有一本《人论》,上海译文出的,二十世纪西方哲学译丛,甘阳译(甘阳由此译本一夜成名),1985年12月第一版,我手上这本是86年6月第三次印刷版,印数33701—83700——那是怎样的一个年代呀,一本哲学书居然能够印到8万多(据说该译本累计已经印到20多万册了)——在扉页上,还留有我的手迹:一九八六年十月二十三日邮购于中国电影出版社。

  
这是一本非常好看的书,先不说其最有名的那句“我们应当把人定义为符号的动物”(P34),光是一句“事实的财富并不必然就是思想的财富”(P30)就足以令人回味……

  
我对恩斯特-卡西尔更为欣赏的是:1933年1月30日希特勒在德国上台,卡西尔愤怒地声称“这是德国的末日”,遂于同年5月2日辞去汉堡大学校长职务,离开德国,开始了他的十二年流亡生活,以后再也没有回到祖国……

  
不知道为什么——宿酒未醒?——突然想起一句卢森堡的名言:“当大街上只剩下最后一个革命者,这个革命者必定是女性”

  
——送给唤唤,你滴明白?

 回复[6]:  待于泥== (2009-01-25 12:06:18)  
 
  唐辛子,谢谢你的祝福,也祝你春节快乐,福上加福,牛辣冲天!

 回复[7]:  敬天爱人 (2009-01-25 13:04:06)  
 
  老唤毕竟是老唤,好样的!

  

 回复[8]: 好,说得好。 自带板凳 (2009-01-25 23:34:48)  
 
  过个好年!

 回复[9]: 有点可悲 乖乖不乖 (2009-01-26 10:52:53)  
 
  琢磨卡西尔的人,会说出这样的话:

  
“刘晓波却不同,几乎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发自内心、经过思考。在中国,这样的人很少。因此我觉得他很可靠,起码儿有责任感。而且他走上绝路不是为了什么个人的、甚至工农兵的「利益」,他只是想做一个诚实的人。这就使我觉得他有点儿伟大!”

  
“民主是一种素质,中国人还不具备这种素质!”

  
刘晓波是北师大黄药眠的学生,学的是文艺理论,在文学和美学之外的很多领域根本不具备足够的知识水平,光思考没用。

  
网上的刘晓波文选有一篇“孙中山的遗产与中共的缅怀——辛亥革命九十周年随想”,这是他的思考,却和日本的那位田母神的论文一样水准很低,如以下这段:

  
“君主立宪和革命共和

  
辛亥革命后,中国面临着君主立宪或革命共和的选择。尽管国内的其它政治力量及知识界的许多名流以及西方各国,都赞成走南北议和、君主立宪之路,但是,以孙中山为首的激进革命党选择了武力共和。正如孙文所言:“革命之目的不达,无议和之言也”。而在同盟会内部,在孙文于1911年12月26日到达上海之后,核心干部讨论政府组织形式和总统人选时,发生了“面红耳赤、几至不欢”的激烈争论。宋教仁基于对权力过于集中的忧虑而主张采用内阁制,以实位相权限制虚位君权。而孙中山基于集权的好处而坚持总统制。他提出的理由是:“在此非常时代,吾人不能对唯一置信推举之人,而复设制之法度……而误革命之大计”。争论的结果,自然是孙中山赢得了同盟会核心成员中的多数支持。在随后的各省选举中,孙中山以17省中16票的绝对多数当选“非常大总统”。

  
法治秩序和暴力革命

  
宋教仁被暗杀后,中国面临着循法治方式或暴力方式解决问题的选择。当时的社会环境对循法治方式解决危机非常有利。独立的新闻媒体已经把袁世凯政府暗杀宋教仁的有关证据爆光于世。相对独立的司法机构坚持公开传唤国务总理出庭。即便一直在关键时刻站在孙中山一边的元老黄兴,也因坚持应该首先寻求法律解决而与孙出现裂痕。孙中山则不顾国内人心思定的民意,一意孤行地坚持激进的武力讨伐,贸然发动所谓的二次革命,使刚刚具有公开、合法性的政党政治毁于暴力革命的失败。孙中山再次亡命海外,重建秘密会党。”

  
这是典型的为了表达自己的理念,用史料削足适履,和中共的官方史观并无二致。历史是简单得如他说的这样么?别说海外的反共、非共历史学者们,即使在大陆的一些历史学者,如杨奎松、罗志田,都对这一段有独立精辟之研究。

  


  


  

 回复[10]:  夏虫语冰 (2009-01-27 01:45:37)  
 
  呵呵

  
现在在镜子上泡的时间少了

  
也许有很多因由我没看到,呵呵

  
祝大家过年好

  


  


  
-----------------------------------

  
汗。。。

  
修改了我

  
困扰我好几天想不明白的事情

  
就在刚才上电梯的一下

  
突然

  
想通了

  
呵呵

  
我智商忒低了

  
汗。。。。。

 回复[11]:  夏虫语冰 (2009-01-26 23:12:58)  
 
  。。。。。。。。。。。。。。。

  
以上是胖子啊醋啊等等一眼就看的出来的马甲。。。。。。。。

  
有一点可以保证

  
我从来没有自己用马甲骂过人,攻击过人,

  
更没有自己发帖,自己顶帖子习惯

  
换马甲有时候就是想换个衣服,换个心情

  
或者刚看了个词,想记住

  
大家也都知道,我是个真文盲

  
汗。。。。。。。。。

  
呵呵

  


  

 回复[12]: 伟大领袖毛主席说了 唤粉 (2009-01-30 12:09:18)  
 
  勇于反省的老唤同学 是个好同学。

  


  

 回复[13]:  joanzhao (2009-12-09 12:53:59)  
 
  要找一个叫张唤民的老师,是想跟他联系《说茶》(冈仓天心著)一书的翻译版权

  
我的email: huaying69@Hotmail.com

  

 回复[14]: 刘晓波也有深浅(定稿) weilin (2020-07-08 13:31:52)  
 
  "学术对话应该是自由的,平等的。自由意味着每个人都有阐发自己思想的天赋权利;平等意味着尊重他人的发言权。俯视众生的是神,仰视权威的是奴隶,惟有自由、平等的对话才是充分人性的。在学术上,我有权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无权剥夺你说出这种观点的自由。应该以生命为代价去捍卫每个人说出自己的真实所想的权利。换言之,敢于并能够做一个自由的思考者的人,就必须尊重他人的自由。

  
尽管人与人之间的对话时时发生,但并非所有的对话都富于启发性。相反,有太多太滥的对话毫无价值。造成此种现象的原因是复杂的,但虚伪是最大的祸魁。特别是在一个具有崇高权威癖的民族中,虚伪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变成了真诚,甚至只有虚伪社会才承认你真诚。"----刘晓波:《与李泽厚对话》后记 送花在前,批评在后。

  


  
老唤说,“从没见过批判刘晓波的文章。”这激发了我“质疑的天性”,于是立即找了一篇刘晓波最著名的文字,“就”是想再次证明我的结论:一切人言,皆可质疑。

  


  
这里我要特别批判的是下面这段话:

  
“尽管人与人之间的对话时时发生,但并非所有的对话都富于启发性。相反,有太多太滥的对话毫无价值。造成此种现象的原因是复杂的,但虚伪是最大的祸魁。”

  


  
我认为,这段话从刘晓波嘴里说出来,具有特别的含义。因为,思想的深刻睿智如刘晓波也会犯这种错误,那么,中华民族的思想灾难,就不得不如刘晓波倡议的“殖民三百年”也未必能变得人人都如刘晓波这般特别爱好挑战“崇高权威”(如李泽厚之二流)而不会犯“崇高权威癖”。可惜,刘晓波想得够深,却没有想透。

  
崇高权威癖染上一丝,在对于中国文化的反思就永远摸不到根,就会一事无成。

  
显然,刘晓波没有想透彻,虚伪是结果不是原因。虚伪永远不是最大的祸魁。刘晓波已经道出了虚伪的原因却“习惯性地”将因果倒悬将虚伪当着原因,进而蒙蔽了绝不该蒙蔽的根本原因:崇高权威癖。这才是真正的“最大的祸魁”。

  
如是,我们将上面句子中的“虚伪”换成真正的“祸魁--崇高权威癖”会不会让中国人享受被“殖民”的时间缩短点呢?

  


  
“特别是在一个具有崇高权威癖的民族中,虚伪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变成了真诚,甚至只有“崇高权威”社会才承认你真诚。" 注:崇高权威,指崇尚和抬高权威。

  


  


  
中国文化中,这样普遍存在的因果倒悬,从刘晓波的文字判断,连刘晓波自己也未必知道其害到底有多大?

  


  
“虚伪”,乃最普遍的人的流行病,虚伪的人多得去了,不会让人痛恨。“崇高权威癖”却是让中华知识阶层至少两千多年里“浩然地”保持屁眼高过头,犯贱到骨髓里之特色“礼仪”,自诩、自嗨、自淫,自我作贱还会自豪,一群最爱、最善于对着权威、主子、大大……,吟唱颂歌的两脚狗,就像名字居然也有叫“三畏”的人,可想而知,其祖上的贱癖,有多麽的深重!

  


  
顺便说一声,中国人最大的孽根,绝不是老唤批评的所谓“自私”。自私二字,太过“崇高”,中国人不配!

  
中华民族“最大的祸魁”正是刘晓波有心无意的这五个字:崇高权威癖。它产生的结果,就只剩下一个字:贱!

  
由此看来,严复的八字真言,“始于作伪,终于无耻。”应该改写成“始于犯贱,终于无耻。”

  
胞们,崇高权威,只是低能动物的本能。如此的低贱堕落,是如何演变成了民族的“伟大”的呢?

  


  

 回复[15]: 再说刘晓波(定稿) weilin (2020-07-09 23:03:10)  
 
  在刘晓波文集中有一篇:

  
20010227-刘晓波:讲道德的代价——中国式腐败论之七

  


  
其中引用了一句,中国社会家喻户晓的名言:“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由此文可见,刘晓波对这句话,到其生命的最后,仍然是非常认同、高度肯定。

  


  
那么,刘晓波认同的到底是什么呢?毫无疑问,刘晓波认同的是,那些“一肚子男盗女娼”的坏蛋们,确实是“满口仁义道德”,心口不一,而不认为他们是“满口胡言乱语”,或者“满口大话谎言”。刘晓波完全无意质问,他们满口的“仁义道德”与文明世界人格意义上的“社会道德”,有任何关系吗?

  


  
刘晓波,与他的全体人文知识阶层同胞,在这个问题上,没有本质区别,这也许限定了他的学术境界和思想成就。他们从来都没有尝试过,不惜想到烧坏脑袋也要追问到底,下面的这个中华民族最大的问题:

  
那些“一肚子男盗女娼”的坏蛋们嘴里说出来的确实是“满口仁义道德”吗?

  
丛林社会吃人的秩序中,存在“道德”吗?没有人权的地方,存在道德吗?

  


  
道德是个结果需要合道的逻辑支撑由道与德之因果合一而成。

  
中华民族三千年走的是一条什么“道”呢?奴役之道。道德从何而来?

  
一个满脑子被填满了悖论,人人为着不是“权力一尊”,就是“思想一尊”,或者“金钱一尊”,而心甘情愿自我作贱的民族,怎么会存在符合大众的利益公平的道德呢?

  


  
没有(以及因为利益而故意不要)逻辑思维的几乎整个中华(“国学”)知识阶层,因为“崇高权威癖”而彻底脑残僵化,怎么可能质疑他们心中最伟大的“圣人”嘴里跑出来的“满口仁义道德”是真?是伪?是胡说八道?还是关猪、驯狗、圈羊的心灵牢笼呢?

  
话由心生。我从来就不信“好心办坏事”,这类不经过大脑的悖论。

  
人世间只有“恶心办坏事”和“黑心(无明)办坏事”。“办坏事”的绝不会是“好心”。

  
那些“一肚子男盗女娼”的坏蛋嘴里绝对说不出符合利益大众的“仁义道德”的逻辑自洽的语言和思想。

  


  
我再问:毛猪犀大书“向雷锋同志学习”是为了人民“办好事”?还是“办坏事”呢?是为了,他挥手你拼命!

  
神马“五讲四美、三热爱、四忠于、五捍卫、六坚持、七不讲、八荣八耻、、、”是为了中国人民“做好事”还是“做坏事”呢?是为了,韭菜永远无私的为特权阶层奉献特供。

  
同样的道理:孔儒高喊“仁义礼智信”它的根本目的是为“老百姓办好事?”还是“办坏事”呢?

  
当三纲通奸五常,会是个什么东西呢?“三纲五常”的现代版,便是“做毛猪蟋的好战士”。明白了吗,共产党才是名副其实的中华文化核心价值观的真谛传人。

  
他们千年不断、与时俱进、一以贯之的,不是“满嘴仁义道德”而是“满嘴驯奴谎言”。

  
几千年里,是道德还是谎言都区分不清的“中华知识分子”,不断地歌颂、重复、创新“驯奴的谎言”,从跪着叩头,进化到满地找钱的“叫兽群”,中华民族还能依靠他们给大众“启蒙”不成?造孽啊!

  


  
“仁义礼智信”是结果,不是原因。用嘴喊“仁义道德”不仅没用,而且在“邪恶目的”的奖励之下,在以特权利益为尚、为贵、为尊的等差金字塔社会中,只能将人引诱、压迫、堕落成虚伪的男盗女娼。

  
社会具备什么条件才能培养出具备“仁义礼智信”的人,孔孟和中国人,思想过吗?谈论过吗?

  
对于每一个中国人,最简明的问题今天香港十三岁的中学生都知道:从来都没有人权的你,你还能算个什么东西?

  
胞们,什么叫道德?你有过用自己的大脑,认真、刻苦地,思考、推敲、锤炼、验证过吗?

  

 回复[16]: 三说刘晓波 weilin (2020-07-10 05:38:18)  
 
  以下是刘晓波关于五四的一篇文章

  
19881200-刘晓波:启蒙的悲剧——“五·四”运动批判

  
(这是我读过的,关于五四,最具真知灼见的文章。)

  


  
在文中,他用重笔讨论和批判了“救世主意识”,他认为这是中国人实用主义的典型案列,被他称之为:寻找救世主的实用化启蒙(作为小标题)

  


  
作者由于没有认真的思考和讨论“救世主意识”产生的根本原因,而使得“功利主义”、“实用主义”,“临时抱佛脚”“有奶就是娘”成了“救世主意识”和“大救星”的共同助产士。

  
失之毫厘 谬之千里!

  


  
这种对问题的根本原因,不求甚解,的颇具特色(本质上是弱智低能)的中华思维,即使在刘晓波的文章中,同样不会少见,原因何在?对此,本文不做讨论。本文要探讨的是:

  


  
对问题的根本原因,不求甚解,或者因果倒悬,会导致什么后果呢?我的答案是,永远无法看清真相,永远无法解决问题。

  
例如,对于“救世主意识”,如果摸不到产生它的根本原因,它便会“野火烧不尽 春风吹又生”。

  


  
中国人难道不是百年前异常兴奋地“引进国际歌”的时候,就已经高声唱响了“从来都没有救世主,也不靠人间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多么浩然豪迈的歌声!多么伟大挺拔的自己!

  
可结果呢?就像放了一串屁,屁还在作响,中国人却已经全部趴在地上,心甘情愿、五体投地的做起了人间“最大的救世主”的“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奴隶梦。

  


  
贱!这个字,不“就”是为中国人专门打造的吗?可是,中华民族为什么会如此的下贱呢?

  


  
刘晓波没有答案,可以肯定,连刘晓波也没有弄明白,所以,中国人的犯贱,还在继续,还会继续,并且弘扬到了地球的那一边。

  
从国内贱满之后,再犯贱到大洋彼岸,将“伟大的中华文化”中“最伟大”的“救世主意识”完全彻底、心甘情愿、五体投地的不远万里、全盘照搬、一丝不漏、全部倾注在了

  
“当代最伟大的”美国总统川普一一,这一坨一辈子最善于钻空子、坑蒙拐骗、唯利是图、垃圾加蠢货的身上。中国人的“救世主”除了黑眼睛的土鳖恶魔,现在又多出了一类金黄卷毛的西洋贱货。

  


  
这难道就是今天的中华主流知识阶层贱到骨子里的“觉悟和担当”!

  
他们,学了“中国文化”之后,为什么到了今天,仍然会如此的犯贱?

  
中国人的贱根,到底生长在哪里?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小題大做] 
    我肏! 
    论[谁忽悠就拍谁] 
    论泡菜 
    这篇文章 
     關於[群眾是真正的傻屄] 
    科長先生 
    家拿大是什么东西? 
    關於[愛情] 
     我坦白交代 
    先把自己的屁股擦乾淨,再。。。 
    關於[老王陽痿]一案的調查報告 
    論局長打蒼蠅 
    论智商与婚姻的关系 
    如何寫作文 
    自私与智商 
    今天 
    回101 
    老喚的职业病 
    学习陈X 
     關於[软柿子] 
    流氓本性? 
    捧沙和棒沙 
    「就」字的研究 
    向待先生致歉 
    泛精神分析学 
    一个没有灵魂的高级混子 
    我的1978 
     「日中商报」和韩寒   
    「民主」之我见 
    “鸡巴主义” 有3天内的新回复 
    最近我确实不像话! 
    人家讨厌的是你的吹!!! 
    关于错别字 
    差点儿忽视了小林兄的深刻! 
    答龙之醒问 
    乱来!!! 
    我为什么觉得韩寒不错 
    震灾的教训 
    新浪网贴这篇东西的家伙是个他妈的什么玩艺儿呀! 
    laoniaor考 
    甭跟着瞎操心 
    《没有如果》 
    再说两句实话 
    连看三个 
    「作家就是编故事的」 
    再说几句爱玲的事儿 
    也谈余虹 
    电影剧本「圣诞礼物」 
    苏州河还那么臭吗? 
    纪念我爸爸 续 
    纪念我爸爸 
    一位粉丝的日记 
    林兄啊,绝望! 
    猜迷(打一人名) 
    亲爱的姑娘们 
     喝了酒终于想起来了!  
    你是不是想活活气死李泽厚? 
    好题目! 
     包子与麻雀 
    声援章诒和小姐 
    “一小撮”这个观念在日本适用吗? 
    王朔现象 
    誓死保卫马克思! 
    日本牙医颂 
    国民素质交响曲 
    给“国骂”一席地位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