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字体∶
我的1978

老唤 (发表日期:2008-12-27 07:28:13 阅读人次:2133 回复数:19)

   我的1978

  
我他妈了个逼的考了三次大学!

  
第一次考场在太原10中,发榜也在太原10中。

  
那次发榜挺有意思,跟他妈的清朝似的,白纸黑子,在围墙上贴了长长的一大溜。

  
我一看,我操,第一个名字就是我!(相当于解元、起码儿是个举人!)妈了逼的,可算是扬眉吐气了!

  
那时是根据考分儿和所在单位分配学校,我被分配到了北京化工学院。尽管我腻味化工,但总算回北京了。

  
操他妈还没高兴几天,报纸上出了个鸡巴张铁生!

  
考试成绩作废,重新「凭出身和表现」推荐入学!妈了个逼的,又没戏了!

  
我气愤之余,填了一首词,还记得前几句:「学府筑高台,门向官宅子弟开……」自我感觉还不错……

  
后两次考试在1977年秋冬。当时我在太原教高中语文。

  
山西大学艺术系提前专业考试。我重打鼓另开张:你他妈了逼的有什么,我就考什么。我报了声乐,男高音!

  
凭我的嗓子(那年头儿在电台歌唱毛主席),加上我姨下放在山西大学艺术系当钢琴教授(现在广州音乐学院或澳大利亚教琴),估计八九不离十。

  
没承想,比我后门儿硬的还真有!军区的、省委的、市委的……静静的山大一时车水马龙!什么都不行的鸡巴都来唱歌了,跟刘大卫似的。要不王朔怎么会感叹:「现在流氓都当作家啦」呢。

  
艺术这玩艺儿,真是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长个鸡巴脑袋就有发言权……

  
全省的笔试就在艺术系吵成一锅粥的时候开始了。

  
那时很科学:先公布招生名额、报志愿,然后才考试。兰大中文系一名、北大中文系一名……后来听说全省有500多不怕死的报了兰大中文系。我心说:就是半名也他妈是我!

  
因为有哥们儿在这两个大学当工农兵学员,所以两个大学都去过。根据兰大学生食堂有「东坡肉」,北大常常吃「熬白菜」,我又喜欢体育,伙食不能太差,只好选择了兰大,其实那会儿我挺迷信朱光潜的。

  
我当然知道地方大学和所谓「名牌儿大学」之间的差距,为了前途,也因为赌气,我来了个破釜沉舟:第一志愿、第二志愿、第三志愿都填了兰大!

  
你这个鸡巴山大不是「还要研究研究」么,我他妈还得考虑考虑呢!

  
数学我没问题。事实证明确是如此:我得了78分儿,后来听说山西省比我高的还真没几个……

  
问题是作文儿!我本人挺喜欢文学的,可是学生时代的作文能及格就算不错。记得有一次,我的作文儿还作为班上最差的、「狗屁不通」的「范文儿」被语文老师拿到别的班上去朗读,弄得我在全年级名声大震!

  
这次可不能露怯。根据经验,我本能地感觉到:对付我党要两条腿走路,不能太实诚。

  
有了思想准备,考试的时候我发挥得淋漓尽致!我一边儿写一边儿流泪:写我爸爸如何给地主放羊,如何走上了革命道路,如何在枪林弹雨中成长……我被「我爸爸」感动了,泪水湿透了考卷儿……

  
在1978年1月1日的日记上,我写道:「这是我最后一次对我的生命负责,如果命运再一次欺骗我……」

  
1978年开始了。

  
为了麻痹等待的焦虑,我和几个哥们儿每天到冰场上去「拍婆子」,结果手气挺好,还真拍到一个不错的,把考试的事儿忘得一干二净……

  
可惜的是,只当了一个多月的流氓就又开始了另一种生活……

  
真是不可思议……就凭一张考卷儿,还是虚构的……

  
真是他妈了个逼的不可思议……

  


  
睡觉吧,都他妈快七点半了……都是让陈骏和食蟹猴儿搅的……跟这帮子混不出个好儿来!

  


  


  




 回复[1]: 老唤晚安 陈某 (2008-12-27 08:50:02)  
 
  

 回复[2]: 老唤,你不是东西 开明乡绅 (2008-12-27 10:08:39)  
 
  〉〉〉写我爸爸如何给地主放羊,如何走上了革命道路,如何在枪林弹雨中成长……

  
〉〉〉这是我最后一次对我的生命负责,如果命运再一次欺骗我……

  
老唤,你又欠了老地主一笔血债。老地主招你、惹你了?怎么又拿他来垫脚?这笔帐30年过去了,看来要好好算一算。

  

 回复[3]: 老唤顺搭着就把局长踩惑了,哈! 龍昇 (2008-12-27 12:25:45)  
 
  您78年还「拍婆子」哪。我们那会儿叫「奔蜜」,蜜——蜜司。

 回复[4]:  东京博士 (2008-12-27 12:09:36)  
 
  [拍婆子」这个词是最近看北京胡同里那些小混混题材的影片才知道的。

 回复[5]: 老唤早安 食蟹猴 (2008-12-27 12:47:43)  
 
  真是有激情的人,不过也要保重身体。

  
第一次看到“拍婆子”这个词,很好,很实用,又简单,比泡妞,沟女,搓小姑娘(上海话)court girl 这样的词都好,我收下了。

  
很想看看镜子里高人DB老兄的1978

 回复[6]: 哈哈哈哈!你大爷! 自带板凳 (2008-12-27 13:15:14)  
 
  我年轻的时候也不是什么都不行的鸡巴!虽然最近差了点儿意思,嘿嘿……

  


  
我还得给你献花哪,大爷的,

  

 回复[7]: 我抓住你的小辫子了! 自带板凳 (2008-12-27 13:16:59)  
 
  你走题了,你走题了!

  
你写的内容,好看归好看,但大部分都不是1798年的事儿!

 回复[8]: 我抓住你的大辫子了 科长 (2008-12-27 13:22:11)  
 
  〉〉部分都不是1798年的事儿!

  
绝对不是1798年

 回复[9]: 这不算! 自带板凳 (2008-12-27 13:22:56)  
 
  

 回复[10]:  書記 (2008-12-27 15:03:40)  
 
  赫,甘沟撇楞既野,居然有甘多七头系到恋拒萝柚,尼个世界真系冒良已极啰。

 回复[11]:  东京博士 (2008-12-27 15:21:53)  
 
  我的1978不谈了,是摩拳擦掌准备进入高考的起点,在这之前非常“不务正业”,1978之后,我被父母关进某大学强化训练数理化(主要是理化),因为我本来是文科的,父母非要我考理工科类,因为朝鲜的近代史给了父母辈的人太多惨痛的教训,他们不希望后代再钻在文科的世界里。

 回复[12]: 长见识了。 自带板凳 (2008-12-27 17:42:32)  
 
  〉〉那时是根据考分儿和所在单位分配学校,我被分配到了北京化工学院。

  
----原来只知道“大学分配”,没想到还有“分配大学”。

  


  
想起来了,王者非王老先生就是这么被“分配”到复旦大学的。

  
他自己根本就没报复旦,他报的都是江西赣州卫生学校之类的。

  
上级把他分配到了复旦,他就糊里糊涂地进了复旦。

  


  
你数学能考78分,真不错。

  
我当年考了87分!(不过那时满分120分),对于我这个数学盲来说,这87分就奠定了我进复旦的基础。一进校,大家互相打听考试分数,我才知道,我们班里数学考110分以上的有一大堆!我那个汗……不过这也说明,我数学以外的课程是何等优秀,把总分拉上去。

  
我们那年文科数学题特别容易(不然我就完蛋了),理科的数学非常难。理科数学考完以后,真有人哭了。我记得理科的数学,河北平均才40多分……那年理科的数学能靠20多分就算不错了……

  

 回复[13]:  書記 (2008-12-27 16:25:38)  
 
  局长,考考你既广东语水平,体体你有没有枉系番禺撸左几年。翻译被大家听下啦。

 回复[14]: 对不起 老唤 (2008-12-27 16:42:35)  
 
  昨天晚上喝多了。

  
并且是先喝四川的,再喝贵州的。这两省的酒掺着喝,最容易产生骂街的效果。

  
不信你就试试!

 回复[15]: 关于“拍婆子” 龍昇 (2008-12-27 17:16:20)  
 
  50年代,京城氓爷管女同类叫“蜜”,管追女同类叫“奔蜜”,那时的“蜜”也是有两下子的,比如“九龙一凤”那“凤”能玩的转九条龙。此“蜜”词源自30、40年代文明词“蜜司”。

  
50年代后期——60年代初期,有种女氓爷被称为“圈子”,相当于上海的“拉三”,见到过一位上海拉三,大号“南京路上小红花”。

  
60年代中期,流氓圈里出现了“婆子”用语,它很快地就被文革中的“老红卫兵”和“大院子女”引为己用。它最盛期是1967——1968年,是造完人家反后,那“反”又要造到他们老子甚至自己头上的那一段迷茫期中产生的东西。抽烟喝酒骑锰钢车打群架朦胧地追求异性时期,那女异姓就叫“婆子”,追求就叫“拍”。

  
“婆子”虽有些氓味儿,但和“圈子”是截然不同的。“圈子”是赤裸裸的直接发生性行为。“婆子”是坐男孩子车后座搂其腰过街兜风,一起玩一起看个电影吃个饭什么的,“婆子”也“涮夜”,但她和男孩子是在唱《二百首》,拥抱接吻,极少有动真格的,因为他们在“朦胧”。动了真格的也别想在那圈子了混了。。

  
老唤在1978年“拍婆子”,晚了十年。

  
50年代的“蜜”又回来了,现在叫“小蜜”,享用专利也不是氓爷独占了,而是那些有头有脸的人了。

  


  


  

 回复[16]: 哦,长学问了。 自带板凳 (2008-12-27 17:44:59)  
 
  听您这意思,圈子就是破鞋呗!

 回复[17]: 打油1978 黑白子 (2008-12-27 18:51:43)  
 
  话说一九七八年

  
少爷翩翩尚处男

  
骑车撒欢不扶把

  
顶风尿它三米三

  


  

 回复[18]: >>「你走题了!」 老唤 (2008-12-29 13:00:06)  
 
  我的语文老师也是这么说:「你怎么总跑题?!」

 回复[19]:  雨 (2008-12-28 21:48:56)  
 
  支持语文老师,这篇作文也该拿隔壁班念去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小題大做] 
    我肏! 
    论[谁忽悠就拍谁] 
    论泡菜 
    这篇文章 
     關於[群眾是真正的傻屄] 
    科長先生 
    家拿大是什么东西? 
    關於[愛情] 
     我坦白交代 
    先把自己的屁股擦乾淨,再。。。 
    關於[老王陽痿]一案的調查報告 
    論局長打蒼蠅 
    论智商与婚姻的关系 
    如何寫作文 
    自私与智商 
    今天 
    回101 
    老喚的职业病 
    学习陈X 
     關於[软柿子] 
    流氓本性? 
    捧沙和棒沙 
    「就」字的研究 
    向待先生致歉 
    泛精神分析学 
    一个没有灵魂的高级混子 
    我的1978 
     「日中商报」和韩寒   
    「民主」之我见 
    “鸡巴主义” 有3天内的新回复 
    最近我确实不像话! 
    人家讨厌的是你的吹!!! 
    关于错别字 
    差点儿忽视了小林兄的深刻! 
    答龙之醒问 
    乱来!!! 
    我为什么觉得韩寒不错 
    震灾的教训 
    新浪网贴这篇东西的家伙是个他妈的什么玩艺儿呀! 
    laoniaor考 
    甭跟着瞎操心 
    《没有如果》 
    再说两句实话 
    连看三个 
    「作家就是编故事的」 
    再说几句爱玲的事儿 
    也谈余虹 
    电影剧本「圣诞礼物」 
    苏州河还那么臭吗? 
    纪念我爸爸 续 
    纪念我爸爸 
    一位粉丝的日记 
    林兄啊,绝望! 
    猜迷(打一人名) 
    亲爱的姑娘们 
     喝了酒终于想起来了!  
    你是不是想活活气死李泽厚? 
    好题目! 
     包子与麻雀 
    声援章诒和小姐 
    “一小撮”这个观念在日本适用吗? 
    王朔现象 
    誓死保卫马克思! 
    日本牙医颂 
    国民素质交响曲 
    给“国骂”一席地位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