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字体∶
 「日中商报」和韩寒 

老唤 (发表日期:2008-12-26 10:57:53 阅读人次:2308 回复数:17)

  

  
「日中商报」和韩寒

  
晚上躺在床上看华人报,这是我尽快入眠的一个手段:华人报是我的「安眠药」。

  
但是昨天晚上在「日中商报」上意外发现了韩寒的文章「必须抵制法国货」,感到了双重「意外的惊喜」。

  
我们很多「搞报纸工作」的中国人,不但自己不懂什么叫「写文章」,而且就是让他或她从网上抄一篇文章来,他或她都发现不了一篇「像样儿的文章」。比如:一整版的所谓「超级笑话」让你看得想骂街!

  
我看文章喜欢根据文章来判断作者的智商和灵魂,但是在发行于国外「自由国度」的华人报上,我看到的仍然是撑死了可称为中等的智商,还有就是怯懦而迷茫的灵魂。

  
据说华人报一般不要钱。白送是因为「华人买不起报」。我想:华人是很会做生意的,恐怕没有中国人会傻到肯花钱去买废纸!

  
意外的是昨天晚上在「日中商报」上看到了韩寒的文章「必须抵制法国货」!

  
文章并不长,但是我从中发现了「大师」级的才能,这才能就表现在智商和灵魂上。并且这「大师级的才能」不是在「中国」的意义上,韩寒比世界上的许多文学大师并不稍逊风骚!我惊讶他的「发展」之快!

  
我看过不少外国的「好书」,因此我敢预言,如果不是意外的夭折,韩寒将成为世界级大师!

  
自「延安文艺座谈会」以来,包括不少诺贝尔文学奖的被提名者和获奖者,在我国的作家之中,我只在王朔的作品中看到过「大师的影子」,他的智商高人一等,但是却驾御了本来就有所迷茫的灵魂。他太难了,想成为现代的曹雪芹!在党的领导下,谈何容易!

  
目前的韩寒却不一样,他似乎更珍爱他的灵魂!

  
就「商报」本来的意义,和韩寒有什么关系呢?

  
原来是「法国货」!

  
我不知道是「日中商报」的谁人发现了「必须抵制法国货」一文(恐怕不是投稿吧?),但我知道这是一种「共鸣现象」,起码说明了「报人的眼光」!

  
难得!

  
难得!

  




 回复[1]: 老唤的智商 科长 (2008-12-26 11:02:40)  
 
  「日中商报」的总编辑是黑白子

  
所刊韩文抄袭自韩寒新浪博客,还没有付稿费

  
他们从来是不付稿费的!

  


  


  
所谓「报人的眼光」,只不过黑白子更流氓一点而已

  
其他中文报纸一般不敢转发如此有名的作者的文字

  
万一韩寒或者韩寒的代理人找上门来,你就玩完了

  
这也是老唤看到的中文报纸抄来抄去都是一些无名作者的垃圾文字的根本原因

  

 回复[2]:  待于泥== (2008-12-26 11:32:18)  
 
  并且韩寒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跟艺能人一样,有一个专门为之包装的智囊团,换句话说,他是现代社会中商品化了的作家之一.

  
三个臭皮匠,就成为老唤眼里的大师了,强!

 回复[3]: 科长说得好! 科员 (2008-12-26 12:16:10)  
 
  黑白子那流氓专抄有名人的,狗胆子还贼大,对共党极尽挖苦讽刺之能事——刘晓波、鲍彤、余杰、焦国标、李劼、朱大可、龙应台、冉云飞、赵达功、朱学渊、曹长青、刘柠、王丹、杨恒均、李银河、陈希我、龙升、老唤、东博、金文学……多啦去了,反正不受共党待见的,他都奉为座上宾。

  
那流氓说啦,就盼着谁来跟他打官司呢——正愁着如何扬名立万呢。

  

 回复[4]: >>「三个臭皮匠」 老唤 (2008-12-26 16:28:18)  
 
  顶个诸葛亮。

  
这是国人比比皆是的又一谬误!

  
但分有点儿智商的人,谁信三个臭皮匠能顶个诸葛亮呢?!中国皮匠多了去了,但诸葛亮只有一个!

  
这就是李白「天子呼来不上船」的原因。

  
也是贝多芬不肯晋见皇帝的原因。照贝多芬说法:「皇帝太多啦,而贝多芬只有一个!」

  
因为李白和贝多芬都不相信「三个臭皮匠」的故事。

  
好文章和好音乐一样,不是「俗人」能够理解得了的。理解「好文章」需要「脱俗」,就是说:得有自己的脑袋!给我十个「智囊团」,我也写不出韩寒那么潇洒的文章来!

  


  
不过,以上的观点也不是我的发明,我是从康德的「天才论」那里剽窃来的……

 回复[5]:  邓星 (2008-12-26 16:33:48)  
 
  老唤,有无看见你的雅致围巾在我的店里?

 回复[6]: 关于概念「灵魂」的说明 老唤 (2008-12-26 16:40:33)  
 
  文学意义上的「灵魂」一词多见于俄罗斯文学,它并没有神话和宗教的含义。

  
比如:

  
陀思妥耶夫斯基说:「我要欣赏你的灵魂。」

  
契可夫说:「短篇小说要像一根棍子,一下子打中读者的灵魂!」

  
……

  


  
老唤的「灵魂」概念来源于俄罗斯文学,也是剽窃来的……

 回复[7]:  邓星 (2008-12-26 16:46:29)  
 
  为什么有人无视我的呼叫??

 回复[8]: 为了见到你 老唤 (2008-12-26 16:47:35)  
 
  为了见到你,

  
我故意

  
把围巾

  
落在店里……

  
好诗!

  
好诗!

  

 回复[9]:  邓星 (2008-12-26 16:59:21)  
 
  哈哈,总算看见了。。

 回复[10]: 运气 老唤 (2008-12-26 17:05:59)  
 
  在今天拍到的外国金币银币之中,居然发现了两枚中国银币!

  


  


  

 回复[11]: 請問老唤先生: 江南 (2008-12-26 18:22:09)  
 
  

  
上面的外国金币银币在那里拍到的?

  

 回复[12]: 对不起 老唤 (2008-12-27 01:07:19)  
 
  咱们不谈「灵魂」了,还是说点儿简单的吧。

  
刚躺下,又起来了。

  
因为最近去了奈良,就从华人报里挑了一篇与奈良有关的文章来看,希望学到一点儿什么,至少发现点儿新玩艺儿。

  
这是12月18日的报纸。咱们就事论事,隐去报纸的名称、文章的题目、作者的姓名。

  
作者写道:「鉴真大师为了向日本传道,一生历经磨难,他曾在11年中6次东渡日本,每一次均以失败而告终,当他第六次东渡成功,踏上日本的土地时,已经是一名双目失明的老人。」

  
我瞬间想起一个笑话:一个患了健忘症的人在庄稼地里拉屎。当他拉完,擦了屁股,站起来系好裤带,转身一迈步,一脚就踩在了还冒着热气儿的屎上,接着就破口大骂:「谁他妈拉的狗屎,踩了我一脚!」

  
我曾怀疑这个笑话的真实性,哪儿有忘得这么快的?

  
但是看了上面那位作者的文字,才觉得恐怕确有其事。

  
6-1=6!!!

  
根据推理,我认为作者和鉴真和尚不是同时代的人,因而不是亲历,而是转述。

  
转述够简单了吧……却不能达到忠实……

  
责任编辑(如果有的话)却视而不见……

  
报社(如果有的话)的负责人却事不关己……

  
……

  
幸亏日本人不大看华人报……

  
或许中国人就是这样的麻木不仁?……

  
……

  
我找不到答案……

  
……我想,我们要是像爱护党的声誉一样地爱护汉语,该有多好啊……

  
大概是一年前,我就对该报发过牢骚,辛辛苦苦地发牢骚是寄希望于身居国外的报人会有所改进……但是毫无反应……连个屁都没有……

  
这么简单的都干不好,还想干什么?……

  
是啊,在日本的中国人还是中国人!

  
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回复[13]: 该歇班儿了, 老唤 (2008-12-27 01:12:48)  
 
  净得罪人!

 回复[14]: 老唤真乃性情中人 食蟹猴 (2008-12-27 01:14:35)  
 
  这样的个性,值得敬佩!!

  
新年快乐!!!!

 回复[15]: 新年快乐! 老唤 (2008-12-27 04:08:59)  
 
  上次晓鹤来,对我夸奖你的文章。

  
你认识他吗?

 回复[16]: 过奖了 食蟹猴 (2008-12-27 12:31:16)  
 
  我不认识晓鹤,居然有人夸奖我的文章,小弟顿感受宠若惊,诚惶诚恐。

  
其实我在镜子写blog的初衷,是为了使自己中文表达不退化,我的工作语言是英语,真正的专业,是写Methylenetetrahydrofolate reductase gene polymorphisms in patients with cerebral hemorrhage.这样枯燥题目的东东,使用中文的机会太少。

  
老唤,有幸结交您这样一位朋友,有机会也引荐一下晓鹤。

  

 回复[17]: 晓鹤现在忙着搞腐化! 老唤 (2008-12-28 16:11:37)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小題大做] 
    我肏! 
    论[谁忽悠就拍谁] 
    论泡菜 
    这篇文章 
     關於[群眾是真正的傻屄] 
    科長先生 
    家拿大是什么东西? 
    關於[愛情] 
     我坦白交代 
    先把自己的屁股擦乾淨,再。。。 
    關於[老王陽痿]一案的調查報告 
    論局長打蒼蠅 
    论智商与婚姻的关系 
    如何寫作文 
    自私与智商 
    今天 
    回101 
    老喚的职业病 
    学习陈X 
     關於[软柿子] 
    流氓本性? 
    捧沙和棒沙 
    「就」字的研究 
    向待先生致歉 
    泛精神分析学 
    一个没有灵魂的高级混子 
    我的1978 
     「日中商报」和韩寒   
    「民主」之我见 
    “鸡巴主义” 
    最近我确实不像话! 
    人家讨厌的是你的吹!!! 
    关于错别字 
    差点儿忽视了小林兄的深刻! 
    答龙之醒问 
    乱来!!! 
    我为什么觉得韩寒不错 
    震灾的教训 
    新浪网贴这篇东西的家伙是个他妈的什么玩艺儿呀! 
    laoniaor考 
    甭跟着瞎操心 
    《没有如果》 
    再说两句实话 
    连看三个 
    「作家就是编故事的」 
    再说几句爱玲的事儿 
    也谈余虹 
    电影剧本「圣诞礼物」 
    苏州河还那么臭吗? 
    纪念我爸爸 续 
    纪念我爸爸 
    一位粉丝的日记 
    林兄啊,绝望! 
    猜迷(打一人名) 
    亲爱的姑娘们 
     喝了酒终于想起来了!  
    你是不是想活活气死李泽厚? 
    好题目! 
     包子与麻雀 
    声援章诒和小姐 
    “一小撮”这个观念在日本适用吗? 
    王朔现象 
    誓死保卫马克思! 
    日本牙医颂 
    国民素质交响曲 
    给“国骂”一席地位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