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字体∶
“鸡巴主义”

老唤 (发表日期:2008-06-05 02:15:59 阅读人次:3453 回复数:31)

   “鸡巴主义”

  


  
“少谈点儿主义……” -胡适

  


  
假如非要让我信仰一种“主义”,那么我只好选择信仰“鸡巴主义”。

  
“鸡巴主义”是一个新词儿,为了避免误解,先得对其进行一番解释。

  
“鸡巴”和“主义”虽然都是我们的日常用语,但是在《辞海》这样的大号儿词典里也查找不到它们的下落。这一现象不单表明了我们的学者的水平,而且还进一步使人联想到他们的人格。

  
“鸡巴”属于现代汉语,在古代汉语里称做“尸吊(diao、三声)”,意指“男性生殖器”。就是说,凡是男人都应该具有一个鸡巴。“鸡巴”还有一个象征意义。根据我国的传统观念:虽然生殖与排泄都是我们正常的生理现象,但是凡与生殖和排泄有关的器官却具有否定或污辱的贬义。因而“鸡巴”自然成了骂街或骂人的词汇之一。

  
本文正是在这个传统的引伸意义上使用这一词汇的。

  
比起“鸡巴”来,“主义”更不便被我们列入词典。因为它意指“持久不变的理论、观点、方针和立场”。说得好听点儿,它类似俗世的信仰,即“迷信”;说得难听点儿,它就是“教条”或者“信条”。按照我们的大众哲学对“形而上学”的解释,它应该是形而上学的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因此可以理解,无论如何美化和粉饰“主义”,这个词儿也很难超脱它僵尸般的本质,因而也很难被单独列入我国的词典。

  
为了掩盖“主义”的这种缺陷,这个词儿必须和其他词汇捆在一起才能出现,并且利用狐假虎威的原理,把它自己和前面的词汇一起提高到“信条”或者“教条”的高度。

  
马克思并没有发明“马克思主义”,他只是找到了一种解释社会的方法。

  
同样,萨特也没有发明“存在主义”,他关注的是人的生存状态。

  
很难猜测他们的在天之灵对后人加封给他们的“主义”是否感到满意。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任何独具匠心的哲学一旦被群众“掌握”,就像一支华丽的烟斗落到了猴子的手里,立刻失去了它的本意与功能。他们可以不了解马克思,但是他们认为自己了解马克思主义。他们可以不了解社会,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以社会主义者自居……

  
给“鸡巴”加封“主义”,即这里所说的“鸡巴主义”。它绝不是“大男子主义”。

  
正如上面的说明,这里使用的是“鸡巴”的贬义。因此,如果给“鸡巴主义”这个概念下一个最为简明的定义,可以这么说:“主义是个鸡巴!”

  


  
就像近代任何一种思潮几乎都是发源于欧洲、之后渐渐流行到其他“后进”地区一样,“主义”也走了这样一个过场。20世纪是各种“主义”满天飞的世纪。尤以魅力十足的德国“民族主义”和俄国的“马列主义”最为显赫。到了20世纪中期,马列主义几乎在半个地球取得了辉煌的胜利。但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人们才发现了“主义”带来的巨大灾难:愚昧和随之而来的贫困,以及无穷无尽的人间悲剧。因为个人必须服从“主义”。 “主义”是他们的新皇帝!

  
在20世纪后期,几乎臭满街的“主义”不得不撤离它的大本营苏联,退守以中国为中心的亚洲大陆。它在亚洲继续制造着人间悲剧,直到进入21世纪……

  
“主义”就像蛆虫追逐腐朽那样喜欢中国的劳苦大众。它在西方的短命让它找到了更加适合生存的土壤。当西方经历文艺复兴、重估人的价值的时候,东方则在瓷器、家具、建筑方面进行了一场改革。同时以西方为反面教员,完善和巩固了封建体制。而后,这种体制再冠之以“主义”,就实现了“政教一体”,变得更加“完善”和“巩固”。

  
但是不管“主义”如何在东方如鱼得水,它在本质上还是毒品。毒品的麻醉作用能使人暂时脱离现实、产生某种美好的幻觉,但最终将逐渐麻痹你的神经系统和大脑。同样,“主义”会让人产生找到了信仰的力量,找到了有着共同信仰的伙伴……但是最终,他们终将发现:为了这个“主义”,他们牺牲了最可宝贵的自由思考和自由创造的能力。

  
毒品和人的关系呈现三种状态:一是贩卖毒品却不吸毒、一是用贩卖毒品的所得吸毒、一是为了吸毒宁可倾家荡产。

  
这三种状态也是“主义”和人的三种关系。凡对“主义”有所了解的人在现实生活中就能发现这三种关系。当然,兜售“主义”却不信仰“主义”是最高状态。他们掌握着“主义”,他们才是社会的主宰,就像毒贩子是吸毒者的上帝。当然,和贩卖毒品一样,不管兜售什么“主义”,都是为了用僵化的“主义”换取独立思考和独立人格。

  
在历史上,“主义”横行的国度,必定都有着惨不忍睹的人间悲剧,这是因为游戏规则规定:个人必须服从“主义”。由此,我们也可以得到一个经验:我们在发现有“主义”这个词儿出现的地方要特别小心!当然,如果想要参加游戏,能区别对待使用“主义”这个词儿的三种人,也许还可以得到不少便利和收益。

  





Page: 2 | 1 |

 回复[1]: 理论工作者,奇谈怪论多. 大象 (2008-06-05 03:44:18)  
 
  

 回复[2]: 鸡巴还是个动词。精彩。 我是局长 (2008-06-05 09:04:38)  
 
  关于鸡巴的词根,局长拙作《关于鸡巴的闲言碎语》里略有涉及。

  

 回复[3]:  贱人 (2008-06-05 09:35:09)  
 
  管好自己的鸡巴和嘴巴,在理论别人的把。

 回复[4]:  王者非王 (2008-06-05 09:35:50)  
 
  此文一看题目似乎甚为不堪,但细读之下,还真还有点意思。值得深思。至少胡适说的话没错。

  
但还是有一个问题,按照本文的定义,“主义”“意指“持久不变的理论、观点、方针和立场”。说得好听点儿,它类似俗世的信仰,即“迷信”;说得难听点儿,它就是“教条”或者“信条””。这句话本身应该不会有大错。但反过来考虑,如果所有的具有“持久不变的理论、观点、方针和立场”的东西都可以归纳于“主义”的话,有些概念虽然不会被冠以“主义”二字,其实却是在行使着“主义”的功能,比如说“礼义廉耻,孝悌忠信”等等有关伦理道德的东西。那么,如果连这些东西也统统都被抛弃的话,人人都只追求自己的私利,那么这世界岂不是会有更多的“惨不忍睹的人间悲剧”了吗?“礼义廉耻,孝悌忠信”在中国延续了几千年,文化大革命把它们当作所谓的“四旧”统统都扫地出门了,这才使现在的拜金主义(哦,对不起,又出来了一个主义)如此横行。难道这样好吗?说实在的,在现在的中国,相信这些冠着主义名称的主义的人已经不多了,而我们应该提倡这些不冠以主义之称的“主义”。换句更简单的话说,现在不是唾弃“主义”的时候,而是应该宏扬“主义”的时候了。不知作者然否?

  
另外

  
》》毒品和人的关系呈现三种状态:一是贩卖毒品却不吸毒、一是用贩卖毒品的所得吸毒、一是为了吸毒宁可倾家荡产。

  
请教,我想另外还有一种人,既不贩卖毒品,自己也不吸毒,这种人与上述三种人的关系又是如何呢?

  

 回复[5]:  蛇 (2008-06-05 10:14:39)  
 
  > 既不贩卖毒品,自己也不吸毒

  
这种人和毒品没关系,所以,不属于“毒品和人的关系”所述三种状态。

 回复[6]: 5楼说得好。 我是局长 (2008-06-05 10:16:21)  
 
  那是个伪问题。

 回复[7]:  蛇 (2008-06-05 10:42:17)  
 
  > “主义”意指“持久不变的理论、观点、方针和立场”

  
> “礼义廉耻,孝悌忠信”等等有关伦理道德的东西

  
伦理道德≠理论、观点、方针和立场 => 伦理道德≠主义

  
+++++

  
主义(理论、观点、方针和立场)有正确和错误(主观成分大)之分,但一般来说,伦理道德(客观成分大)是人人该遵循的、几乎都是正确的东西。

  
所以,没必要为伦理道德涂金抹粉,套上一个主义的名头,自然的东西还是让它自然地存在最好。

 回复[8]:  王者非王 (2008-06-05 11:15:57)  
 
  可是伦理道德也有它们自己的一套“理论、观点、方针和立场”啊!

 回复[9]:  王者非王 (2008-06-05 11:19:20)  
 
  接8楼,而且,伦理道德虽然说是人人应该遵循的、几乎都是正确的东西,但事实上有多少人在遵守呢?问题就在这里、

 回复[10]:  蛇 (2008-06-05 12:06:53)  
 
  伦理道德是一种规范;主义是指某种特定的思想、宗旨、学说体系或理论,对客观世界、社会生活以及学术问题等所持有的系统的理论和主张,指人思想最终确立的对某类事物发展的认知状态,通常表达所持有的一种目标、观点或立场,以及与其相适应的某种行为的总括,比如人本主义、理想主义、社会主义、自由主义、现实主义、马克思主义、资本主义、唯物主义、唯心主义、保守主义等等。

  
↑ 都是抄来的~~~

  
根本就是两回事。

  
+++++

  
看来理论和我楼上的体会差不多~~~

  

 回复[11]:  王者非王 (2008-06-05 12:05:50)  
 
  我可是从原著的定义开始推论出来的,而且还说明了那是“反过来考虑”得出的体会啊。

  
虽说规范,却成不了大多数人的规范。

  
虽说主义,却主不了大多数人的主意。

  

 回复[12]:  蛇 (2008-06-05 12:09:58)  
 
  > 换句更简单的话说,现在不是唾弃“主义”的时候,而是应该宏扬“主义”的时候了

  
一旦把伦理道德和主义等同了,因为主义不一定就是对的,不一定要去遵循,所以伦理道德也不一定就是对的,也就不一定要去遵循,那就麻烦了哟!

 回复[13]: 回12楼 王者非王 (2008-06-05 12:28:50)  
 
  问题是现在很多人都在唾弃伦理道德,确实是很麻烦的。象蛇这样认为伦理道德一定是对的人不多了。

  
比如说,

  
当官的说,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因此在在任期间,巧取豪夺,搜刮民脂民膏。

  
经商的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因此尔谀我诈,卖假药,做豆腐渣工程。

  
当老子的挣了钱不拿回家,在外面花天酒地,说什么今朝有酒今朝醉。

  
当儿子的挣了钱不拿回家,对老子说“你怎么还不去死啊,你这个光会吃饭的老东西”。

  
踢足球的喜欢吹黑哨。

  
当会计的喜欢做两本账。

  
还有当小偷的和当强盗的说,你的就是我的,当然喽,我的也是我的。

  
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这些人也认为“礼义廉耻,孝悌忠信”一定是对的吗?不,他们在嘲笑这些伦理道德,他们在说那是傻子才会遵守的东西。

  
世道就是这样的可悲。

 回复[14]: 嘴巴、尾巴、鸡巴 黑白子 (2008-06-05 12:38:41)  
 
  闭紧嘴巴

  
夹住尾巴

  
缩起鸡巴

  
闭紧嘴巴是有话不说

  
夹住尾巴是偷偷摇给自己看

  
缩起鸡巴是为了让别人忘掉雄起

  
如果,

  
嘴巴——主义

  
鸡巴——道德

  
那么,

  
摇摆在嘴巴和鸡巴之间的尾巴又是什么?

  


  

 回复[15]: 重读一遍 王者非王 (2008-06-05 12:53:50)  
 
  >>>毒品和人的关系呈现三种状态:一是贩卖毒品却不吸毒、一是用贩卖毒品的所得吸毒、一是为了吸毒宁可倾家荡产。

  
再读一遍上述原文,感叹道德与人的关系何尝没有这三种关系呢?当然这也许是两个极端,但“高明”的还是兜售道德却不遵守道德的,与原文中这段话类似:

  
》》“兜售“主义”却不信仰“主义”是最高状态”。

 回复[16]:  黑白子 (2008-06-05 12:56:57)  
 
  》》“兜售“主义”却不信仰“主义”是最高状态”。

  
最高状态——光打炮而不谈情说爱

  


  

 回复[17]:  蛇 (2008-06-05 13:06:57)  
 
  > 世道就是这样的可悲

  
王老别急,处方还是有的,两个字的关系:“欲·戒”。

  
欲望是人的本性,有人有大欲,有人有小欲,你那个“和谐拯救社会”的观点,只不过是通过修行等手段达到除本身的“欲”的目的,但基本来说,那是理想状态,即:现实中实现不了的境界(但也不能说那是错的,通过自身的完善,达到人人向善的目的,绝对是好事)。

  
↑一般来说,这是当政者最喜欢听的。

  
“欲”是除不掉的,但可以约束,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戒”,也就是规范啦、伦理啦、道德啦、司法啦等等,再有一个就是各种监督,包括舆论等。

  
↑一般来说,这是当政者最不喜欢听的。

  
+++++

  
欲·戒

  

 回复[18]: 欲·戒 龍昇 (2008-06-05 13:20:38)  
 
  革你命

  
延我寿

  
戒了你

  
欲了我

  
赐主义

  
收伦理

  
阉割你

  
舒坦我

  

 回复[19]: 嘿! 我是局长 (2008-06-05 13:22:21)  
 
  编得够快的您!

 回复[20]:  王者非王 (2008-06-05 13:26:18)  
 
  所以,悲哀啊。

 回复[21]: 注:「主义」 老唤 (2008-06-05 14:13:52)  
 
  一

  
根据讲谈社「日本语大词典」:1、守って変えない一定の主張·方針·立場。2、継続して持っている思想上の立場·理論。

  
「主义」是一个圈套儿,像「第22条军规」:不长久坚持,它便不是「主义」,长久坚持,它就是僵尸。

  


  
「我们」:既不吸毒,也不贩毒;既不骗人,也不受骗。

 回复[22]:  王者非王 (2008-06-05 14:31:34)  
 
  那就与“主义”无关,也就没有必要去谈论主义。

 回复[23]: 来自广州的问好! 秋止符 (2008-06-08 20:06:54)  
 
  报告一下最近在广州上镜的情况:家庭网线不行

  
五星酒店不行

  
网吧可以

  
DX们的大作回去再细读,先送花

 回复[24]: 继续狠批资产阶级人性论! 老唤 (2008-11-13 01:25:33)  
 
  我们要特别警惕:最近,一小撮阶级敌人利用我们在改革开放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在各个领域里刮起了一阵资产阶级人性论的歪风!

  
我在此要提醒大家注意:是要党性,还是要人性,是服从党性,还是服从人性,这是识别真革命,还是假革命,甚至反革命的试金石!

  
党性是我们的革命传统。在战争年代、建国初期和文化大革命中,我国人民由于坚持了党性,因而取得了伟大的胜利。在史无前例的改革开放大潮中,我们要一如既往,坚持党性,批判人性,要党性,不要人性,我们中国人就是没……

  
未完待续

 回复[25]: 党性党性,党即是性 自带板凳 (2008-11-13 08:55:42)  
 
  那还应该有党欲。有了党欲,才会想到入党。

 回复[26]:  黑白子 (2008-11-13 09:28:16)  
 
  你们太老土了,都什么年代了,还党性人性的……

  
现在,讲究的是兽性……

  
再不济,也是无性……

  
这回上个什么图呢……

  


  

 回复[27]: 濑越宪作手书「座右铭」 老唤 (2008-11-13 15:42:30)  
 
  围棋博物馆级

  


  


  


  


  

 回复[28]: 是真迹吗? 陈某 (2008-11-13 15:57:11)  
 
  

 回复[29]: 毛笔手书 老唤 (2008-11-13 17:38:16)  
 
  

 回复[30]:  weilin (2019-11-22 04:26:55)  
 
  ““主义”就像蛆虫追逐腐朽那样喜欢中国的劳苦大众。它在西方的短命让它找到了更加适合生存的土壤。” 这句话会成为“经典”不过要将主宾换位才是真言,

  
写成“ 中国的劳苦大众就像蛆虫追逐腐朽那样喜欢“主义”,它在西方的短命让它在中国找到了更加适合生存的土壤。”

  
毫无疑问,中国的劳苦大众只能理解主义而且最喜欢任何时候都有个“现存的主义”自己就可以一门心思“面朝黄土背朝天”直奔小康。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小題大做] 
    我肏! 
    论[谁忽悠就拍谁] 
    论泡菜 
    这篇文章 
     關於[群眾是真正的傻屄] 
    科長先生 
    家拿大是什么东西? 
    關於[愛情] 
     我坦白交代 
    先把自己的屁股擦乾淨,再。。。 
    關於[老王陽痿]一案的調查報告 
    論局長打蒼蠅 
    论智商与婚姻的关系 
    如何寫作文 
    自私与智商 
    今天 
    回101 
    老喚的职业病 
    学习陈X 
     關於[软柿子] 
    流氓本性? 
    捧沙和棒沙 
    「就」字的研究 
    向待先生致歉 
    泛精神分析学 
    一个没有灵魂的高级混子 
    我的1978 
     「日中商报」和韩寒   
    「民主」之我见 
    “鸡巴主义” 
    最近我确实不像话! 
    人家讨厌的是你的吹!!! 
    关于错别字 
    差点儿忽视了小林兄的深刻! 
    答龙之醒问 
    乱来!!! 
    我为什么觉得韩寒不错 
    震灾的教训 
    新浪网贴这篇东西的家伙是个他妈的什么玩艺儿呀! 
    laoniaor考 
    甭跟着瞎操心 
    《没有如果》 
    再说两句实话 
    连看三个 
    「作家就是编故事的」 
    再说几句爱玲的事儿 
    也谈余虹 
    电影剧本「圣诞礼物」 
    苏州河还那么臭吗? 
    纪念我爸爸 续 
    纪念我爸爸 
    一位粉丝的日记 
    林兄啊,绝望! 
    猜迷(打一人名) 
    亲爱的姑娘们 
     喝了酒终于想起来了!  
    你是不是想活活气死李泽厚? 
    好题目! 
     包子与麻雀 
    声援章诒和小姐 
    “一小撮”这个观念在日本适用吗? 
    王朔现象 
    誓死保卫马克思! 
    日本牙医颂 
    国民素质交响曲 
    给“国骂”一席地位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