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字体∶
差点儿忽视了小林兄的深刻!

老唤 (发表日期:2008-05-23 22:51:18 阅读人次:6434 回复数:71)

   >>「但是,正是在这种所谓的“平等竞争”的考试游戏中,在中榜举子的感恩戴德声中,国家欠下的中断文化教育的孽债被名正言顺地一笔勾销了。」(引自小林札记)

  


  
差点儿忽视了小林兄的深刻!

  


  
首先,我检讨。我是「中榜举子」中的一个,我的「感恩戴德」确实抵消了一部分我对十年不开科举的怨恨。我甚至认为这是一场淘汰赛!是小林的这句话拓宽了我的视野,让我看到了更多想进学校却没有机会的年轻人。在此感谢小林兄!

  
但是事情还没有完!

  
刚才游泳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只是从字面上理解了小林的这句话。而这句话有着更为深刻和广泛的象征意义!

  
这句话可以简化为一个定理:「在A中,B的孽债被钩消了。」

  
多么伟大的发现!!!这不是我们的历史的写照吗?

  
有谁比小林更为精确、简明地总结过我们的历史!?

  
小林希望我们的想像力能够根据这条定理认识到,比如:

  
「正是在打倒四人帮的欢呼声中,毛主席的孽债被名正言顺地一笔勾销了。」

  
……

  
小林在今天提出这一定理,好像有着更为深远的意义:

  
「正是在全国捐款运动的热潮中,共产党官僚的孽债被名正言顺地一笔勾销了。」

  
「正是在灾区温总理忙碌的形象中,国家体制的孽债被名正言顺地一笔勾销了。」

  
……

  
……

  
……

  
是小林兄拨开了我眼前的迷雾,在此我感谢小林兄。我计划从捐款中拨出一部分请小林兄喝酒! 

  


  
为了读者方便,转载小林原文:

  


  
「呜呼!闹了半天,王老您比我还年轻啊!」

  


  
文化大革命”开始至今已有40多年。“老三届”中大的年过花甲之年,小的也年过半百五。保尔.柯察金的那段名言曾经激励过多少“老三届”。一个人在回首往事的时候,只要自觉没有碌碌无为,虚度年华就不会懊悔。作为一个普通人,在回首花季之时,能够在记忆的长河中采到一朵浪花,让它闪现出往日的明媚和鲜艳就可以自慰平生了吗?

  
不是说王老你个人,我是说大多数情况,老三届在1977年,1978年类似安慰赛的高考中,“老三届”中的一些幸运者也曾金榜提名得到深造的机会,他们激动的心情不亚于农民土改期间分到土地时的感激之情,是可以理解的。有数字统计77级,78级入学新生为67万人。而这67万人中有多少“老三届”呢?最乐观的估计不会超过10万人。而“老三届”的总人数大约为一千五百万人。这150比1的比值说明,77,78年的高考确实改变了极少数幸运者的命运,也将国家的教育体制引入正轨。但是,正是在这种所谓的“平等竞争”的考试游戏中,在中榜举子的感恩戴德声中,国家欠下的中断文化教育的孽债被名正言顺地一笔勾销了。而在那些为数可怜的幸运儿中,对知识的渴求已不再是学习的第一目的,人数不乏地表现出来的是对获得一纸文凭的满足和对可以名正言顺地混入知识分子行列的窃窃之喜。而那些浪迹江湖十年之久,把上学读书作为进入官场的敲门砖的人确也不在少数。即使有个别人经过个人努力,事有所成,但绝对改变不了“老三届”作为一代人由于文化水平偏低,而年龄又相对偏大,在各个领域里竞争无力,即将过早地被社会淘汰的必然命运。在前几年的下岗大潮中,“老三届”是首当其冲。

  
我也愿意和你说些实话,我心里也很舒服,就是悲哀我居然比你大!也许我心理上还年轻?





Page: 3 | 2 | 1 |

 回复[31]:  贱人 (2008-05-24 13:38:39)  
 
  有人认为自己很幽默,其实道行比辽宁女差了哪止一个下半身?真是宁愿要1个辽宁豪女,也不要十个不识时务的老古董

 回复[32]:  东京博士 (2008-05-24 13:47:16)  
 
  楼上各位什么都大,羡慕中……

  
老唤「自学成才」

  
科员「无师自通」

  
——————————————————————

  
再加一句:东京[博士],什么都[不是],小学没毕业。

  
苏州去过没有?北方人听苏州话说,北寺塔,不是塔。

 回复[33]: 俺在这里文化最低 四海为家 (2008-05-24 13:50:50)  
 
  俺只是兰大幼儿园中班毕业,表格里没有幼儿园,所以俺假造小学学历。

  
怕暴露,所以不敢写错别字和病句。不像这里真有文化的同志,甩开膀子写错字写病句。

 回复[34]:  贱人 (2008-05-24 14:02:00)  
 
  老四你怎么喜欢揭人家底。都被你弄得不好玩了。

 回复[35]: 关于「东洋镜新条例」的一点说明 老唤 (2008-05-24 14:31:36)  
 
  请见「关于错别字」一文

 回复[36]: 年龄一般,资格很老 贱人 (2008-05-24 17:04:30)  
 
  〉〉〉我报的第一志愿是江西师范学院数学系,第二是江西赣南师范专科学校数学系,第三是江西赣南卫生学校。第四我自己都忘记了。第五实在没有比这些更低级的了,只好抱了西北(工业)大学工业玻璃专业

  
江西,江西,江西,老王与魏老教授是同乡?怎么最后来了个西北急转弯?太突然!而且好像只填从高到底3个志愿,如何有四个或更多?让招生办如何按排列组合把你的档案材料

  
扔入某大学的招生自愿箱。

  
奸人没做过乡村教师,但做过2年不必转正。读前,读中连续计算工龄的行政21级,工资61`。5元的正规教师。打算最近回去与原单位谈谈今后的退休金发放问题。

 回复[37]: 另外一种可能 四海为家 (2008-05-24 17:33:33)  
 
  老王是英模。舍己救人,身负重伤,在手术台上入党,然后党把入学通知送到了病房~~~

  
这种例子在那年代很多的。

  
嘿,贱人,你不是锲而不舍地挖老王的底吗?

 回复[38]:  破碎 (2008-05-24 17:26:42)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贱人书记,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回复[39]:  贱人 (2008-05-24 17:35:43)  
 
  77年,我被临时抽到招生办,工作就是扔自愿,很多人的命运就是我的手随机给凿出来的。里面的冬冬我很清楚,只有够分因没有万宝路或人头马上不了第一自愿校,没见过填西江师范学院(江西)能上中山大学(负担)

 回复[40]:  东京博士 (2008-05-24 17:49:35)  
 
  贱人错别字太多,而且屡错不改,大家准备扒。。。。

 回复[41]: 道歉! 贱人 (2008-05-24 18:06:59)  
 
  东波给个像样的中文打字软件把,每次打字都比你要慢4倍,因为我要从新回到开打的地方,越长越不像样,这是不该的立(改例):有时就想懒以(一)下,又是(有时)干脆就想幽默以(一)下,并不是年长轻狂,看各位经营(精英)不起,请各位建两(见谅)

 回复[42]:  酒保 (2008-05-24 18:44:11)  
 
  >我报的第一志愿是江西师范学院数学系,第二是江西赣南师范专科学校数学系,第三是江西赣南卫生学校。第四我自己都忘记了。第五实在没有比这些更低级的了,只好抱了西北(工业)大学工业玻璃专业。

  
★★★结果上了复旦大学★★★

  
NB!

  
不过俺听说过这种传闻,77级的录取是分批地进行,据说是考生太多,改卷来不及。有的第一批报上去的人考分并不高,结果被好大学录取了...

  
到俺读的时候就有直接从77级留级留下来的,结果还是不行,发了个专科文凭了事。

 回复[43]:  贱人 (2008-05-24 18:55:14)  
 
  据我所知,77年是先填自愿,后考试的。只要上了合格分数线,第一志愿的江西就没收了他的报名表,然后调档案政审,通过后即发通知书,不会留给其他学校,老王也许是以高分考上了自己第一志愿复旦,所谓江西共大也许是他为人谦虚而已

 回复[44]: 有点糊涂了 蛇粉 (2008-05-24 18:55:40)  
 
  西北工业大学是全国的重点大学,虽然比西安交大要人气低,但比那些个什么师范 专科 中专还要低级的判断基准是什么?

  
http://www.nwpu.edu.cn/xxjj/xxjj1/

  

 回复[45]:  贱人 (2008-05-24 18:59:44)  
 
  这是老王在幽默大家,这还看不明白,不过玩老魏教授就不大好了。

 回复[46]: >>77年是先填自愿,后考试的。 老唤 (2008-05-24 19:17:36)  
 
  记不清了,好像有这么回事儿。

  
汉语拼音:zi→zhi!(自→志!)不要「怪」软件!要小心:有个成语叫「一斑见豹」。

  
兰大77届还分两种:住读和走读(后来也住读了)。走读是扩大招生的结果,以上海有住处为条件。这个条件后来变得很宽泛。

 回复[47]:  酒保 (2008-05-24 19:21:06)  
 
  又想起一个事儿,77级好像是各省自己出题组织考试,78以后才开始全国统考。

  
这位大侠的当时武功一定很NB。

  
〉西北工业大学是全国的重点大学,虽然比西安交大要人气低...

  
俺也纳闷,那时工科的热门度很高,西工大也还是重点...

 回复[48]: 老唤也是兰大77的 科长 (2008-05-24 19:28:25)  
 
  估计和老王在食堂打过架 好像被我看到的

 回复[49]: 打过一次,就在大食堂。 老唤 (2008-05-24 19:44:57)  
 
  当时我正端着碗,一甩手就……后来发展成两个班打群架,有几个现在的中央·地方干部也帮我打。不过对手不是老王,记得是76届的。最后不知怎么搞的,关系还不错。大团圆。

 回复[50]:  我是局长 (2008-05-24 21:32:42)  
 
  〉〉〉我报的第一志愿是江西师范学院数学系,第二是江西赣南师范专科学校数学系,第三是江西赣南卫生学校。第四我自己都忘记了。第五实在没有比这些更低级的了,只好抱了西北(工业)大学

  


  

 回复[51]:  我是局长 (2008-05-24 21:33:00)  
 
  〉〉第四我自己都忘记了。

  

 回复[52]:  会长 (2008-05-24 21:24:22)  
 
  〉〉〉这是老王在幽默大家,这还看不明白,不过玩老魏教授就不大好了。

  
贱人已经做了结论了。

 回复[53]:  期刊 (2008-05-24 21:37:22)  
 
  这个坛子怎么这么多兰大的,莫非是兰大的同窗坛子?也许我走错门了?

  
另外,以为这个兰大是兰州大学,听话音儿又好像在上海。进了糊涂瓢了。

 回复[54]: 注意:不是「低」,是「低级」! 老唤 (2008-05-24 21:44:43)  
 
  >>「实在没有比这些更低级的了,只好抱了西北(工业)大学工业玻璃专业。」

  
根据弗洛伊德,「误字」是「无意识中被压抑的性欲逃脱监控之后的表露」,那么「抱」则是老王的无意识的欲望的表露。「抱」的谓语一般是「女人」,或者「姑娘」(当然也有抱大树的)。

  
一般认为:大城市的女人比较「高级」,所以按照精神分析理论,老王的句子可以翻译成:

  
「实在没有比这些更低级的了,只好抱了西北的女人。」

  
这还说明老王有歧视地方女人的倾向。

  
怎么一到晚上就不见了?老王和龙之醒平时晚上刷碗刷到几点?

 回复[55]:  我是部长 (2008-05-24 21:56:02)  
 
  哈哈,[期刊]缺少的不是有关“兰大”的历史知识,而是缺少“镜子”的历史知识。

 回复[56]:  我是部长 (2008-05-24 22:00:09)  
 
  老唤漏了一些常见的“抱”,还有抱大腿的——奴才,抱小孩的——你得让座。

 回复[57]:  期刊 (2008-05-24 22:21:29)  
 
  >>缺少的不是有关“兰大”的历史知识,而是缺少“镜子”的历史知识。

  
哪路猴斗。

  
看来这糊涂瓢是钻不出来了。

  

 回复[58]:  蛇 (2008-05-24 22:26:37)  
 
  期刊请看此文∶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10&&kno=006&&no=0001

  
里面有兰大的由来~~~

 回复[59]: 蛇比我快了一步 陈某 (2008-05-24 22:31:54)  
 
  莫非期刊也是兰大的?

  
那里有局长拍的照片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10&&kno=004&&no=0003

 回复[60]:  我是部长 (2008-05-24 22:33:17)  
 
  [蛇]长的是戈尔巴乔夫的脑袋,普京的眼神,镜子上的头号KGB。下次去美国不容易了啊

Page: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小題大做] 
    我肏! 
    论[谁忽悠就拍谁] 
    论泡菜 
    这篇文章 
     關於[群眾是真正的傻屄] 
    科長先生 
    家拿大是什么东西? 
    關於[愛情] 
     我坦白交代 
    先把自己的屁股擦乾淨,再。。。 
    關於[老王陽痿]一案的調查報告 
    論局長打蒼蠅 
    论智商与婚姻的关系 
    如何寫作文 
    自私与智商 
    今天 
    回101 
    老喚的职业病 
    学习陈X 
     關於[软柿子] 
    流氓本性? 
    捧沙和棒沙 
    「就」字的研究 
    向待先生致歉 
    泛精神分析学 
    一个没有灵魂的高级混子 
    我的1978 
     「日中商报」和韩寒   
    「民主」之我见 
    “鸡巴主义” 
    最近我确实不像话! 
    人家讨厌的是你的吹!!! 
    关于错别字 
    差点儿忽视了小林兄的深刻! 
    答龙之醒问 
    乱来!!! 
    我为什么觉得韩寒不错 
    震灾的教训 
    新浪网贴这篇东西的家伙是个他妈的什么玩艺儿呀! 
    laoniaor考 
    甭跟着瞎操心 
    《没有如果》 
    再说两句实话 
    连看三个 
    「作家就是编故事的」 
    再说几句爱玲的事儿 
    也谈余虹 
    电影剧本「圣诞礼物」 
    苏州河还那么臭吗? 
    纪念我爸爸 续 
    纪念我爸爸 
    一位粉丝的日记 
    林兄啊,绝望! 
    猜迷(打一人名) 
    亲爱的姑娘们 
     喝了酒终于想起来了!  
    你是不是想活活气死李泽厚? 
    好题目! 
     包子与麻雀 
    声援章诒和小姐 
    “一小撮”这个观念在日本适用吗? 
    王朔现象 
    誓死保卫马克思! 
    日本牙医颂 
    国民素质交响曲 
    给“国骂”一席地位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