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字体∶
差点儿忽视了小林兄的深刻!

老唤 (发表日期:2008-05-23 22:51:18 阅读人次:6435 回复数:71)

   >>「但是,正是在这种所谓的“平等竞争”的考试游戏中,在中榜举子的感恩戴德声中,国家欠下的中断文化教育的孽债被名正言顺地一笔勾销了。」(引自小林札记)

  


  
差点儿忽视了小林兄的深刻!

  


  
首先,我检讨。我是「中榜举子」中的一个,我的「感恩戴德」确实抵消了一部分我对十年不开科举的怨恨。我甚至认为这是一场淘汰赛!是小林的这句话拓宽了我的视野,让我看到了更多想进学校却没有机会的年轻人。在此感谢小林兄!

  
但是事情还没有完!

  
刚才游泳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只是从字面上理解了小林的这句话。而这句话有着更为深刻和广泛的象征意义!

  
这句话可以简化为一个定理:「在A中,B的孽债被钩消了。」

  
多么伟大的发现!!!这不是我们的历史的写照吗?

  
有谁比小林更为精确、简明地总结过我们的历史!?

  
小林希望我们的想像力能够根据这条定理认识到,比如:

  
「正是在打倒四人帮的欢呼声中,毛主席的孽债被名正言顺地一笔勾销了。」

  
……

  
小林在今天提出这一定理,好像有着更为深远的意义:

  
「正是在全国捐款运动的热潮中,共产党官僚的孽债被名正言顺地一笔勾销了。」

  
「正是在灾区温总理忙碌的形象中,国家体制的孽债被名正言顺地一笔勾销了。」

  
……

  
……

  
……

  
是小林兄拨开了我眼前的迷雾,在此我感谢小林兄。我计划从捐款中拨出一部分请小林兄喝酒! 

  


  
为了读者方便,转载小林原文:

  


  
「呜呼!闹了半天,王老您比我还年轻啊!」

  


  
文化大革命”开始至今已有40多年。“老三届”中大的年过花甲之年,小的也年过半百五。保尔.柯察金的那段名言曾经激励过多少“老三届”。一个人在回首往事的时候,只要自觉没有碌碌无为,虚度年华就不会懊悔。作为一个普通人,在回首花季之时,能够在记忆的长河中采到一朵浪花,让它闪现出往日的明媚和鲜艳就可以自慰平生了吗?

  
不是说王老你个人,我是说大多数情况,老三届在1977年,1978年类似安慰赛的高考中,“老三届”中的一些幸运者也曾金榜提名得到深造的机会,他们激动的心情不亚于农民土改期间分到土地时的感激之情,是可以理解的。有数字统计77级,78级入学新生为67万人。而这67万人中有多少“老三届”呢?最乐观的估计不会超过10万人。而“老三届”的总人数大约为一千五百万人。这150比1的比值说明,77,78年的高考确实改变了极少数幸运者的命运,也将国家的教育体制引入正轨。但是,正是在这种所谓的“平等竞争”的考试游戏中,在中榜举子的感恩戴德声中,国家欠下的中断文化教育的孽债被名正言顺地一笔勾销了。而在那些为数可怜的幸运儿中,对知识的渴求已不再是学习的第一目的,人数不乏地表现出来的是对获得一纸文凭的满足和对可以名正言顺地混入知识分子行列的窃窃之喜。而那些浪迹江湖十年之久,把上学读书作为进入官场的敲门砖的人确也不在少数。即使有个别人经过个人努力,事有所成,但绝对改变不了“老三届”作为一代人由于文化水平偏低,而年龄又相对偏大,在各个领域里竞争无力,即将过早地被社会淘汰的必然命运。在前几年的下岗大潮中,“老三届”是首当其冲。

  
我也愿意和你说些实话,我心里也很舒服,就是悲哀我居然比你大!也许我心理上还年轻?





Page: 3 | 2 | 1 |

 回复[1]: 举报:引用回复涉嫌抄袭 科长 (2008-05-23 23:00:59)  
 
  关于咱们“老三届”

  
丑陋的“老三届”

  
刘双/文

  
一.“老三届”的基本评价

  


  
………………

  
一位有着四十年教龄的中学老教师曾经在一次家长会上说过,在她教过的所有学生中,“老三届”孩子的综合素质是最差的。这位老师谈的是她的学生,但她无意中涉及了孩子们的家长——“老三届”的整体素质的评价这样一个敏感的话题。直率地讲,就整体而言,“老三届”是一个不但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其大多数也没有接受过完整的中等教育的一个群体。这一代人的群体素质低于他们的父辈,也不如他们的孩子们。在“文革”中,虽然有一些人也去上过三两年“工农兵”大学【2】,可是,那种被“四人帮”推崇的“革命化”大学在文化教育方面的“含金量”之低是众所周知的。在1977年,1978年类似安慰赛的高考中,“老三届”中的一些幸运儿也曾金榜提名得到深造的机会,他们激动的心情不亚于农民土改期间分到土地时的感激之情,是可以理解的。有数字统计77级、78级入学新生为67万人。而这67万人中有多少“老三届”呢?最乐观的估计不会超过10万人。而“老三届”的总人数大约为一千五百万人。这1500比1的比值说明,77、78年的高考确实改变了极少数幸运儿的命运,也将国家的教育体制引入正轨。但是,正是在这种所谓的“平等竞争”的考试游戏中,在中榜举子的感恩戴德声中,国家欠下的中断文化教育的孽债被名正言顺地一笔勾销了。而在那些为数可怜的幸运儿中,对知识的渴求已不再是学习的第一目的,人数不乏地表现出来的是对获得一纸文凭的满足和对可以名正言顺地混入知识分子行列的窃窃之喜。而那些浪迹江湖十年之久,把上学读书作为进入官场的敲门砖的人确也不在少数。即使有个别人经过个人努力,事有所成,但绝对改变不了“老三届” 作为一代人由于文化水平偏低,而年龄又相对偏大,在各个领域里竞争无力,即将过早地被社会淘汰的必然命运。在最近几年的下岗大潮中,“老三届”已是首当其冲。

  


  
参见网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191a9b01000cc2.html

  


  
============================

  


  
你应该请我喝酒~~~~~~~~~~~~~~~~~

 回复[2]:  期刊 (2008-05-23 23:45:58)  
 
  当我接到兵团团部转来的录取通知单时,我悄悄地跑到三江口,着着实实地喊了一嗓子“老邓万岁”。这一嗓子可比“小平你好”震撼多了,这一嗓子也让十几年前被抄家时的惨状在脑门子里变得淡薄,变得好像是很久很久的童话,脑子里想得更多的是我就要离开这个十里无人烟的垦荒点了,要去大城市了,要变相返城了。

  
今天晚上饭桌上摆的是熘白肚,多喝了两口,正所谓酒后吐真言,咱还是话到嘴边儿留半句吧。就此打住。

 回复[3]: 我朝天安门鞠了三个躬! 老唤 (2008-05-24 01:01:14)  
 
  这事儿得从头儿说起。

  
我看到小林兄的「王老您比我还年轻啊!」一文,油然而生了敬佩。因此加上条件发了一贴:

  


  
「如果是小林自己的语言 老唤 (2008-05-23 14:48)

  
>>「但是,正是在这种所谓的“平等竞争”的考试游戏中,在中榜举子的感恩戴德声中,国家欠下的中断文化教育的孽债被名正言顺地一笔勾销了。」

  
献花儿三朵!

  
都怪解放前留下来的学校太少,我们新盖的学校又不结实! 」

  
但是没有了后文。

  
我曾建议小林兄,大意是:扔掉所有的书籍和资料,用自己的脑袋思考。不管好坏,起码是自己的东西。因此估计:由于经常思考,智商有了发展,因而写出了不朽的文句。……也因此我没有多想,何况又没有引用符和出处说明。

  
不想我又错了!怎么办?还得想一想……

  
首先这样吧:如果经过核实,科长的举报确有实据,捐款里的那部分钱就先请科长吧!小林兄下次再说。

  

 回复[4]: 突然想起八十后的家庭出身 四海为家 (2008-05-24 09:29:12)  
 
  乃是老三届、老红卫兵……

  
这些人前些年高喊“青春无悔”。

  
有道是:父是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

  
还有一说:出身不可以选择,道路可以选择。

 回复[5]: 中国的民主化有待几代人的进化 科长 (2008-05-24 09:36:09)  
 
  

 回复[6]:  王者非王 (2008-05-24 10:04:51)  
 
  小林兄,对不起了。昨天没从你的角度去看问题。没正确理解你的心情,或者还说了一些可能使你不愉快的话。我想这原因可能是我不是老三届,比你们这些老三届还小了一点儿,还有一个原因可能是我是你们所说的恢复高考的幸运儿之一。不完全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我想要说失学的痛苦,在一开始的时候,我比你们还严重得多。你们多少还接受了一些正规的中等教育,而我呢,连小学都少上了一个月呢。但是,我想说我们可以回忆历史,但不要沉溺于历史中不拔。现在还不是后悔过去的时候,要面向未来。

  
在主帖及以后的跟贴中,老唤兄等大大评价了这句话

  
>>「但是,正是在这种所谓的“平等竞争”的考试游戏中,在中榜举子的感恩戴德声中,国家欠下的中断文化教育的孽债被名正言顺地一笔勾销了。」(引自小林札记)

  
但我想说这句话还不完全正确。确实,大多数老三届失去了在大学里深造的机会。这是事实。这谁也不能否认。历史是不容篡改的。但是“一笔勾销”?恐怕不行吧。在80年代,在各行各业都能听到“科研队伍断层了!”的声音。老的老了,年轻的还挑不起大梁,青黄不接啊。十年浩劫造成了巨大的损失,这不光是老三届本身,对全国的发展进步也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当然从一些渴望进学深造而没有达到目的的老三届们的角度来看,有怨气是正常的,毕竟自己失去了求学的最佳时期。但是如果来个换位思考,国家领导人又何尝不难受呢?原来可以有一大批精兵强将的,现在弄得。。。。。。说实在的,从整个形势来看,那确实是个大倒退,国民整体素质的大倒退。不光是少了这么一大批原来应该有的精兵强将,在那段时间里,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伦礼道德,全完蛋了。孝道给“与反动的老子划清界限”搞没了,师道给批判孔孟之道唾弃了,一片混乱。但稍微放大一点视野来看,这都是十年浩劫形成的。那时,发动文化大革命的走了,紧紧跟着的也要么走了,要么失去了手中的权利。那时的掌权人又要顶着别人的骂名,又要努力地弥补那个“断层”,还真不容易呢。我们有什么理由要让后任者去背前任的黑锅呢?况且,一切已成既成事实,就是前任复活也已经没有办法让时光倒转重来一遍,你说是不是?

  
另外,

  
>>在最近几年的下岗大潮中,“老三届”已是首当其冲。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老三届这个名词本身就已经被届定为某一时间段内出生的人,到了一定的时候,退休也是很正常的啊,别说没受到过高等教育的人群,有些高等学府的教师不也退下来了?

  
怀念当年是人之常情。当我接到入学通知书我都楞住了,因为我认为自己实力不够,根本就没敢在志愿书上填报这么高级的大学。冲动之下,马上冲邮电局,打了个电报向父母报喜,说很快回家,但事实上因为手头上好多事要办交接,拖了好久,让父母担心了一阵子。内疚。

 回复[7]: 请教科长 四海为家 (2008-05-24 10:43:01)  
 
  〉中国的民主化有待几代人的进化 科长

  
你说得很对,进化,需要几代人才能完成。

  
可是,若是没有进化,而是在退化呢?小龙要贴《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那可是退到毛爷爷那一代去了~~~

 回复[8]: 这个问题问得好。 我是局长 (2008-05-24 10:45:21)  
 
  且看科长如何回答。

  
嘿嘿。

 回复[9]: 退是为了进呀 科长 (2008-05-24 10:54:21)  
 
  先退到66年再退到49年,用老唤下棋的术语叫悔棋,不算,重新来过。

  
然后转弯(这个动作很重要!),再向前

 回复[10]:  科员 (2008-05-24 10:56:47)  
 
  从来就没进化过,何来退化?

 回复[11]: 没有进化也可以退化 四海为家 (2008-05-24 11:00:38)  
 
  退回森林去做北京猿人也不错嘛!

  
至少,北京猿人的生活方式很环保,地球に優しい~~~

 回复[12]:  贱人 (2008-05-24 11:34:10)  
 
  〉〉〉当我接到入学通知书我都楞住了,因为我认为自己实力不够,根本就没敢在志愿书上填报这么高级的大学。

  
老王是谦虚还是当我们是傻瓜,那时候只有够分数没后门上不了自己心仪的学校,没填志愿能上自己不想上的高级学校简直是天方夜谭。那时党风已开始败坏了,只不过当时要的是高级烟酒,黑白12春电视而已。所以一个腐败头顶的政党持续30多年统治,这恐怕也是中国的特色了。

  
本减人也在次回科举中恭陪末座。全班40多人年龄最大45年,最小62年,分布呈两头大中间小,老山界因文革前上过中学,基础扎实,刚毕业的学的知识记忆较新,古录取量较大,最惨是与奸人相近年龄层的,同年没有,下一年1个,下下一年没有,下下下年一个,上一年1个。小学学的是毛主席语录,中学学的是农村实用会计,怎样防备原子弹,识别美帝苏修飞机的方法等等。说老实话科举题目相当容易,要不然,本减人离开学校几年了,边上班,边自学了半年,就糊里糊涂地蹬板了。一句话不是贱人聪明过人,而是题目太浅了,作文是“大治之年气象新“。各位就照版煮糊。来一篇“奥运之年好兆先”吧

 回复[13]: 请老唤同志批阅一下12楼 四海为家 (2008-05-24 11:29:29)  
 
  

 回复[14]:  王者非王 (2008-05-24 11:39:11)  
 
  可怜啊,可怜啊,可怜的贱人,你缺少的就是“信任”二字。要不你去调查调查?不过我不会给你调查经费的。

  
另外,你说题目太容易了。这话也说得不错。不过,你大概没当过教师,没出过考卷。当录取人数确定以后,题目容易不容易对每一个个体来说,有多大区别呢?你懂得水涨船高的道理吗?算了,说了你也不懂,浅薄。

 回复[15]:  蛇 (2008-05-24 12:52:02)  
 
  挖塞,都挺老的。

  
知道恢复高考的第一天,俺老爸就把俺拎到家附近的大学门口,告诉俺什么叫大学,可那时俺才小学1年(好象是),哪知道什么叫大学?不过,老爸那时的那种表情,恐怕这一辈子也忘不掉了!

 回复[16]:  期刊 (2008-05-24 11:38:12)  
 
  减人、奸人、贱人是三兄弟吗?

 回复[17]:  贱人 (2008-05-24 11:39:01)  
 
  你告诉我你是那个招生办录取的?你是哪一个高级学校,哪一级?我叫人去查查你当时的志愿书。

 回复[18]: 减人、奸人、贱人是三兄弟吗? 四海为家 (2008-05-24 11:39:14)  
 
  

  
三胞胎~~~~

 回复[19]: 我觉得77,78,79,80的时候 科长 (2008-05-24 11:41:58)  
 
  大家凭分数入学,基本上没有走后门的。除了老唤。。。

 回复[20]:  王者非王 (2008-05-24 11:49:36)  
 
  贱人啊,你说的这个问题多少有点涉及隐私,本来不太好办。但如果不提供必要的条件,你还真的没法去查。好吧,为了让你认识到你自己的浅薄,以后正儿八经地做人,多给人一些信任,我认了。

  
复旦大学,学号为7723049。

  
我想凭这些信息,你可以查到你所想知道的东西。没办法。为了给你一点教训,我只好牺牲一点了。

 回复[21]: no.no.no. 贱人 (2008-05-24 11:49:59)  
 
  入围后,选大学的时候,招生办收到的字条就多起来了,荷包就富起来了。说句不好天的hua ,我令准,不是带我去大学激动,是到管教育的市委副书记那里活动活动。那时是你不活动刷下来活该。

 回复[22]: >>「说了你也不懂,浅薄。」 老唤 (2008-05-24 11:57:32)  
 
  支持老王!

  
>>「减人、奸人、贱人是三兄弟吗?」

  
并不幽默!根据我党光荣传统:看在面子上,党内警告处分一次!

  
正确书写汉语是对读者的尊敬!!!

  
请设想:如果贱人是大夫,谁还敢得病?

  
如果贱人开饭馆儿,谁还敢吃饭?!

  

 回复[23]:  贱人 (2008-05-24 11:57:49)  
 
  那个招生办?这个最重要,还有体检表号码,你的档案号?

 回复[24]:  老狼粉 (2008-05-24 12:12:23)  
 
  老唤刚刚倡议“别错字”新条例, 减人、奸人、贱人三兄弟就一起来了。

  
黑白12春电视(看来贱人送过,哇塞!)

  
腐败头顶的政党(卖糕的!)

  
老山界(小林到底是老三届还是老山界?)

  
古录取量较大(???)

  
老王你肯定是谦虚了,看了贱人自己的实证,明明他说的更接近事实:那时候只有够分数没后门上不了自己心仪的学校,没填志愿能上自己不想上的高级学校简直是天方夜谭。而且是:“我令准(???),不是带我去大学激动,是到管教育的市委副书记那里活动活动。”

  
附原文:

  
回复[12]: 贱人 (2008-05-24 11:34:10)

  
〉〉〉当我接到入学通知书我都楞住了,因为我认为自己实力不够,根本就没敢在志愿书上填报这么高级的大学。

  
老王是谦虚还是当我们是傻瓜,那时候只有够分数没后门上不了自己心仪的学校,没填志愿能上自己不想上的高级学校简直是天方夜谭。那时党风已开始败坏了,只不过当时要的是高级烟酒,黑白12春电视而已。所以一个腐败头顶的政党持续30多年统治,这恐怕也是中国的特色了。

  
本减人也在次回科举中恭陪末座。全班40多人年龄最大45年,最小62年,分布呈两头大中间小,老山界因文革前上过中学,基础扎实,刚毕业的学的知识记忆较新,古录取量较大,最惨是与奸人相近年龄层的,同年没有,下一年1个,下下一年没有,下下下年一个,上一年1个。小学学的是毛主席语录,中学学的是农村实用会计,怎样防备原子弹,识别美帝苏修飞机的方法等等。说老实话科举题目相当容易,要不然,本减人离开学校几年了,边上班,边自学了半年,就糊里糊涂地蹬板了。一句话不是贱人聪明过人,而是题目太浅了,作文是“大治之年气象新“。各位就照版煮糊。来一篇“奥运之年好兆先”吧。

  
回复[21]: no.no.no. 贱人 (2008-05-24 11:49:59)

  
入围后,选大学的时候,招生办收到的字条就多起来了,荷包就富起来了。说句不好天的hua ,我令准,不是带我去大学激动,是到管教育的市委副书记那里活动活动。那时是你不活动刷下来活该。

  

 回复[25]:  王者非王 (2008-05-24 12:02:39)  
 
  算了,贱人,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报的第一志愿是江西师范学院数学系,第二是江西赣南师范专科学校数学系,第三是江西赣南卫生学校。第四我自己都忘记了。第五实在没有比这些更低级的了,只好抱了西北(工业)大学工业玻璃专业。如果你信了,就可以省下几个钱去做做善事吧,如果你还是不信,那你就去查吧。没关系。等着你的醒悟或者说进化。

  
诸位,对不起,下线了。

 回复[26]: >>「原来贱人是罗书记」 老唤 (2008-05-24 12:03:05)  
 
  这不可能吧……

  
如果四海为家有事实根据,那么上文中的「如果贱人开饭馆儿,谁还敢吃饭?!」算我没说。

  
并对贱人表示歉意!

  

 回复[27]: 老唤到隔壁去看吧 四海为家 (2008-05-24 12:07:59)  
 
  人家叫罗书记,贱人跑出来:“嗳,来嘞~~~~”

  
回复[4]: 待于泥/ (2008-05-24 11:50)

  


  
再看看这个吧.罗书记是不是跟你的亲戚通报一下?

  
http://news.creaders.net/headline/newsViewer.php?nid=344851&id=801760&dcid=3

  
--------------------------------------------------------------------------------

  
回复[5]: 贱人 (2008-05-24 11:55)

  
谢待于你的关心,您看到的已经晚了,星期二晚,在与珠海市长的晚宴上。我已向他通报了。

  

 回复[28]: 这点我跟老王不一样 老唤 (2008-05-24 12:07:45)  
 
  第一:兰大

  
第二:兰大

  
第三:兰大

  
我们只有三个。除了兰大,我就「自学成才」了。

 回复[29]: 这点我和老唤不一样 四海为家 (2008-05-24 12:14:41)  
 
  第一:兰大

  
第二:屎大

  
第三:裤子大

  
第四:鬼大

  
第五:屁大

 回复[30]:  科员 (2008-05-24 12:23:09)  
 
  楼上各位什么都大,羡慕中……

  
老唤「自学成才」

  
科员「无师自通」

Page: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小題大做] 
    我肏! 
    论[谁忽悠就拍谁] 
    论泡菜 
    这篇文章 
     關於[群眾是真正的傻屄] 
    科長先生 
    家拿大是什么东西? 
    關於[愛情] 
     我坦白交代 
    先把自己的屁股擦乾淨,再。。。 
    關於[老王陽痿]一案的調查報告 
    論局長打蒼蠅 
    论智商与婚姻的关系 
    如何寫作文 
    自私与智商 
    今天 
    回101 
    老喚的职业病 
    学习陈X 
     關於[软柿子] 
    流氓本性? 
    捧沙和棒沙 
    「就」字的研究 
    向待先生致歉 
    泛精神分析学 
    一个没有灵魂的高级混子 
    我的1978 
     「日中商报」和韩寒   
    「民主」之我见 
    “鸡巴主义” 
    最近我确实不像话! 
    人家讨厌的是你的吹!!! 
    关于错别字 
    差点儿忽视了小林兄的深刻! 
    答龙之醒问 
    乱来!!! 
    我为什么觉得韩寒不错 
    震灾的教训 
    新浪网贴这篇东西的家伙是个他妈的什么玩艺儿呀! 
    laoniaor考 
    甭跟着瞎操心 
    《没有如果》 
    再说两句实话 
    连看三个 
    「作家就是编故事的」 
    再说几句爱玲的事儿 
    也谈余虹 
    电影剧本「圣诞礼物」 
    苏州河还那么臭吗? 
    纪念我爸爸 续 
    纪念我爸爸 
    一位粉丝的日记 
    林兄啊,绝望! 
    猜迷(打一人名) 
    亲爱的姑娘们 
     喝了酒终于想起来了!  
    你是不是想活活气死李泽厚? 
    好题目! 
     包子与麻雀 
    声援章诒和小姐 
    “一小撮”这个观念在日本适用吗? 
    王朔现象 
    誓死保卫马克思! 
    日本牙医颂 
    国民素质交响曲 
    给“国骂”一席地位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