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字体∶
差点儿忽视了小林兄的深刻!

老唤 (发表日期:2008-05-23 22:51:18 阅读人次:6304 回复数:71)

   >>「但是,正是在这种所谓的“平等竞争”的考试游戏中,在中榜举子的感恩戴德声中,国家欠下的中断文化教育的孽债被名正言顺地一笔勾销了。」(引自小林札记)

  


  
差点儿忽视了小林兄的深刻!

  


  
首先,我检讨。我是「中榜举子」中的一个,我的「感恩戴德」确实抵消了一部分我对十年不开科举的怨恨。我甚至认为这是一场淘汰赛!是小林的这句话拓宽了我的视野,让我看到了更多想进学校却没有机会的年轻人。在此感谢小林兄!

  
但是事情还没有完!

  
刚才游泳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只是从字面上理解了小林的这句话。而这句话有着更为深刻和广泛的象征意义!

  
这句话可以简化为一个定理:「在A中,B的孽债被钩消了。」

  
多么伟大的发现!!!这不是我们的历史的写照吗?

  
有谁比小林更为精确、简明地总结过我们的历史!?

  
小林希望我们的想像力能够根据这条定理认识到,比如:

  
「正是在打倒四人帮的欢呼声中,毛主席的孽债被名正言顺地一笔勾销了。」

  
……

  
小林在今天提出这一定理,好像有着更为深远的意义:

  
「正是在全国捐款运动的热潮中,共产党官僚的孽债被名正言顺地一笔勾销了。」

  
「正是在灾区温总理忙碌的形象中,国家体制的孽债被名正言顺地一笔勾销了。」

  
……

  
……

  
……

  
是小林兄拨开了我眼前的迷雾,在此我感谢小林兄。我计划从捐款中拨出一部分请小林兄喝酒! 

  


  
为了读者方便,转载小林原文:

  


  
「呜呼!闹了半天,王老您比我还年轻啊!」

  


  
文化大革命”开始至今已有40多年。“老三届”中大的年过花甲之年,小的也年过半百五。保尔.柯察金的那段名言曾经激励过多少“老三届”。一个人在回首往事的时候,只要自觉没有碌碌无为,虚度年华就不会懊悔。作为一个普通人,在回首花季之时,能够在记忆的长河中采到一朵浪花,让它闪现出往日的明媚和鲜艳就可以自慰平生了吗?

  
不是说王老你个人,我是说大多数情况,老三届在1977年,1978年类似安慰赛的高考中,“老三届”中的一些幸运者也曾金榜提名得到深造的机会,他们激动的心情不亚于农民土改期间分到土地时的感激之情,是可以理解的。有数字统计77级,78级入学新生为67万人。而这67万人中有多少“老三届”呢?最乐观的估计不会超过10万人。而“老三届”的总人数大约为一千五百万人。这150比1的比值说明,77,78年的高考确实改变了极少数幸运者的命运,也将国家的教育体制引入正轨。但是,正是在这种所谓的“平等竞争”的考试游戏中,在中榜举子的感恩戴德声中,国家欠下的中断文化教育的孽债被名正言顺地一笔勾销了。而在那些为数可怜的幸运儿中,对知识的渴求已不再是学习的第一目的,人数不乏地表现出来的是对获得一纸文凭的满足和对可以名正言顺地混入知识分子行列的窃窃之喜。而那些浪迹江湖十年之久,把上学读书作为进入官场的敲门砖的人确也不在少数。即使有个别人经过个人努力,事有所成,但绝对改变不了“老三届”作为一代人由于文化水平偏低,而年龄又相对偏大,在各个领域里竞争无力,即将过早地被社会淘汰的必然命运。在前几年的下岗大潮中,“老三届”是首当其冲。

  
我也愿意和你说些实话,我心里也很舒服,就是悲哀我居然比你大!也许我心理上还年轻?





Page: 3 | 2 | 1 |

 回复[61]:  我是局长 (2008-05-24 23:28:37)  
 
  >>「实在没有比这些更低级的了,只好抱了西北(工业)大学工业玻璃专业。」

  


  
真不知道老王这次是不是在开玩笑。

 回复[62]:  期刊 (2008-05-24 23:49:52)  
 
  老了,没怎么看明白。

  
对号入座,兰大就是复旦,你看,连王网都是复旦毕业的,镜子就是复旦的同窗坛子啦。对不?

  
惭愧,我不是兰大的,没那么大造化。

  
那时候,我们那个垦荒点闭塞得很,就连张铁生,我知道有这个人的时候,他已经进了局子。

  
虽然有幸在77年成了「中榜举子」,但志愿一栏还是团部的人代填的。

  
团部:就你这水平,报考中专,兴许能过关,报考大学,可就有点儿···

  
我 : 我就跟你说吧,我都快三十了,就来个破釜沉舟吧。宁可报考最次的大学,也不报考最好的中专。

  
团部:好你个臭小子,算了,我就看着给你填了。

  
就这样,我就稀里糊涂地进了一所不带色的大学。

  


  

 回复[63]:  蛇 (2008-05-24 23:45:48)  
 
  > 不带色的大学

  

 回复[64]: 回答众多的问题 王者非王 (2008-05-26 11:18:37)  
 
  今天上网,看了几个帖子,有些没多大特色,有些有似乎非常高明,以小子的智商,很难理解。就不跟了。再往前查。哦,一看,坏事了,居然有那么多的老兄老弟在调侃我。就随便应几句吧。

  
使我印象最深的似乎是那位三胞胎了。首先他给我的印象是记忆力惊人(23楼),他居然能够记得当年他自己的体检表号码和自己的档案号。比比自己真是很可怜,那挡案自己压根儿就没见过,他不光能看到而且居然还能记住。建议有关部门应该重用此人。还有那个招生办的,事情已经过了几十年,我还不知道有招生办这回事,居然他还进过招生办,还能操纵别人的命运,“扔自愿(?)”(39楼)。啊,真是失敬了。在43楼,他说了一句实话,那一年是先填“自”愿,然后考试,这说明他可能确实是经历了这一个过程,但我觉得他有点象井底之蛙呀,在36楼,他写道,从高到低,三个志愿,我觉得当初应该让他到中央级别的招生办去才合适,否则他总把自己看到的那一片天空当成了天空的全部就不好了。还有,在36楼,我还发现这位三胞胎居然还做过正儿八经的教师,我哑然了。这可怎么说好呢?做过教师,时间还不算短,而且是正式拿工资的,居然连录取人数一定,考试时题目难易对每个个人的录取与否关系不大这个基本道理都不懂。如果真是这样,我要收回我刚才的要重用此人的建议了。因为做了教师,竟然不懂教师这一行,说明他心并不在本职工作上,至少不够认真,这样的人,在什么工作岗位上,都肯定不会有重大建树的。恕我言重了。现在我相信了42楼酒保说的“不过俺听说过这种传闻,77级的录取是分批地进行,据说是考生太多,改卷来不及。有的第一批报上去的人考分并不高,结果被好大学录取了...到俺读的时候就有直接从77级留级留下来的,结果还是不行,发了个专科文凭了事。”大概就是39楼三胞胎说的“工作就是扔自愿,很多人的命运就是我的手随机给凿出来的。”捏一把冷汗,幸亏这位招生大人不在我所在的那个招生办,否则也许就给他那么一下子“凿”死了。

  
下面再答疑,有包括44楼蛇粉在内的疑问,为何把西北工业大学放在中专的后面。说来惭愧。77年恢复高考,老三届多如牛毛,还有实力不弱的应届生小朋友们。我非常想读书,读什么书都可以,觉得自己实力不够,对自己要求不高。因此,在填志愿时窝窝囊囊的。当第四个志愿填完后,对着第五个志愿发愣,填什么好呢?一个人在山村,连个可以商量的人都没有。那时,就想当然地认为西北艰苦。大概竞争可能会没这么大,不管怎么说,比不填要好一点,就这样出来了现在让大家都感到奇怪的怪胎。说实在的,并不像42楼说的那类人,也许我的考分还不错呢。当我进了复旦我去质问为什么我报了数学系却把我弄进了生物系,得到的回答是居然是:复旦派到江西省去招生的老师们是生物系的,他们把高分学生往自己系里拉,没办法,我们管不了。

  
最后谢谢有人提出我又出了个错别字。把报写成了“抱”,见笑了,贻笑大方了。其实我自己也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但我奇怪的是当我在跟主页的右边一栏的帖时,发现错别字可以更改,而当我在跟主页的中间一栏的帖时,却不允许我改错。纳闷。

  
说起高考,我还有一个神神鬼鬼的故事,用现在的唯物主义观点没法解释。如果大家有兴趣,愿意让大家分享。

 回复[65]: 等一下 我去找个小板凳子 蛇粉 (2008-05-26 11:36:35)  
 
  听听神神鬼鬼的故事,一定好听

 回复[66]:  蛇 (2008-05-26 11:55:56)  
 
  > 陕西汉中已有4人因青川余震遇难 另有20人受伤

  
> 陕西省宁强县已有20人在青川6.4级余震中受伤

  
还有心在这里看热闹?已经进入陕西的地面了哟~~~

  
+++++

  
汉中被突破了的话,就直指西安了!但愿别这样!

 回复[67]:  王者非王 (2008-05-26 11:51:23)  
 
  接受蛇的忠告,把神神鬼鬼的故事掩埋起来,担心地震灾民。

 回复[68]: 蛇,俺们那里皇天后土 蛇粉 (2008-05-26 12:48:32)  
 
  不怕!

  

 回复[69]: 老不戳怎么行。 我是局长 (2008-05-26 12:38:17)  
 
  早晚要戳开啊。

  
头一次戳的时候会痛,以后就不痛了,会越来越舒服的。

 回复[70]:  王者非王 (2008-05-26 12:56:29)  
 
  蛇粉,虽然是皇天后土没错,但还是怕一点的好,防患于未然吗。光靠那些死去的老皇帝是靠不住的。小心一点好。

 回复[71]: 局长不要乱戳 高沐 (2008-05-26 19:04:44)  
 
  转一个无名帖

  
没屁眼的社会不可能和谐

  


  
据《创屎记》记载:上帝在造人的时候,忘了给人安个屁眼。亚当夏娃在饱餐之余,跪在主的跟前,一边赞颂主的恩德,一边呕吐,把肠胃里的便溺吐在主的身上,连最后那一声“阿门”也不忍卒闻。弄得耶和华煞是不爽,竟然不顾自己全知全能的光辉形象,承认这是他的杰作中最大的一处败笔,并对此作出了修改和补充——礼拜天的晚餐后,上帝说:要有屁眼!于是,就有了屁眼。

  
无独有偶,我们的主在炮制我们这个社会的时候,只安排下了不计其数的喉舌,却忘了给社会安个屁眼。

  
喉舌是脑袋的一部分,成天吃香的喝辣的,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不至于沦落到下半身去做屁眼,便只管照着美声唱法引吭高歌主旋律,置身体的排泄需求于不顾。草民们吃下去的亏、咽进去的恨、憋过去的气、吞回去的声,一切消化不了的冤屈和愤怒,没个地儿可以泄粪,全都一股脑儿憋在肚子里。没了屁眼的社会整日价腆着一肚皮的牢骚,行走于市,脸上却笑逐颜开红光满面,嘴里咕哝着和谐之音,只是腔调里仍透出掩藏不尽的屎臭和屁味。世界上、历史上那些没屁眼的社会鲜有善终,不被憋死,就总有一天会爆炸,我们的主尽管明白这个理儿,却不屑一顾,仍旧是只准代表拉屎,不许草民放屁。

  
互联网终于出现了,在这个封闭的社会身上戳出了无数破绽。一时间只见屁滚尿流,从破孔处淋淋漓漓喷涌而出,令总是红光满面的那张老脸尴尬不已。在成长过程中,其中一些和喉舌一个鼻孔出气的社区如铁血、强国,正在主的引导之下努力进化成辅喉舌;另一些讴歌与排泄功能兼备的社区如天涯,排泄功能不够完整,唱出来的声音也不够和谐,等于是在喉咙里插了根导尿管,只能以通俗唱法哼哼几声民间小调。而漏子捅得较大的几个社区如凯迪、燕南,逐渐的发育成我们的社会天生不可缺少、却一直没能长出来的器官——屁眼。

  
可主还是不愿正经给社会安个屁眼拉屎放屁,估计是嫌成天忙于擦屁眼会耽误吃喝玩乐,在场面上应酬的时候一不小心放屁会有失体统,只想把这些漏洞封住,好继续保持他健康和谐的光辉形象。于是他先把拉硬屎的先锋论坛,燕南社区,给封了,对拉稀放屁不止的凯迪,大约是怕弄脏身子不好看,招人耻笑,还踌躇着尚未下手。殊不知没屁眼的社会不可能是健康的社会,不健康的社会更不可能和谐,弄到最后只能是把自己弄成个臭不可闻的东亚病夫。如果有一天,凯迪这个刚刚发育起来的屁眼也被堵住了,又没别的屁眼应运而生,我们只能在念“阿门”的时候,把排泄物吐在主的脸上。

  
主啊,愿你赐给我一个屁眼

  

Page: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小題大做] 
    我肏! 
    论[谁忽悠就拍谁] 
    论泡菜 
    这篇文章 
     關於[群眾是真正的傻屄] 
    科長先生 
    家拿大是什么东西? 
    關於[愛情] 
     我坦白交代 
    先把自己的屁股擦乾淨,再。。。 
    關於[老王陽痿]一案的調查報告 
    論局長打蒼蠅 
    论智商与婚姻的关系 
    如何寫作文 
    自私与智商 
    今天 
    回101 
    老喚的职业病 
    学习陈X 
     關於[软柿子] 
    流氓本性? 
    捧沙和棒沙 
    「就」字的研究 
    向待先生致歉 
    泛精神分析学 
    一个没有灵魂的高级混子 
    我的1978 
     「日中商报」和韩寒   
    「民主」之我见 
    “鸡巴主义” 有3天内的新回复 
    最近我确实不像话! 
    人家讨厌的是你的吹!!! 
    关于错别字 
    差点儿忽视了小林兄的深刻! 
    答龙之醒问 
    乱来!!! 
    我为什么觉得韩寒不错 
    震灾的教训 
    新浪网贴这篇东西的家伙是个他妈的什么玩艺儿呀! 
    laoniaor考 
    甭跟着瞎操心 
    《没有如果》 
    再说两句实话 
    连看三个 
    「作家就是编故事的」 
    再说几句爱玲的事儿 
    也谈余虹 
    电影剧本「圣诞礼物」 
    苏州河还那么臭吗? 
    纪念我爸爸 续 
    纪念我爸爸 
    一位粉丝的日记 
    林兄啊,绝望! 
    猜迷(打一人名) 
    亲爱的姑娘们 
     喝了酒终于想起来了!  
    你是不是想活活气死李泽厚? 
    好题目! 
     包子与麻雀 
    声援章诒和小姐 
    “一小撮”这个观念在日本适用吗? 
    王朔现象 
    誓死保卫马克思! 
    日本牙医颂 
    国民素质交响曲 
    给“国骂”一席地位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