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字体∶
震灾的教训

老唤 (发表日期:2008-05-17 08:42:17 阅读人次:2356 回复数:14)

  震灾的教训

  
我们是一个中央集权的国家:中央是我们的大脑,地方是我们的手脚。

  
过去,以皇帝为代表的官僚集团是我们的大脑。后来,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取代了皇帝。现在废除了皇帝的终身制: 中央领导轮流当。总而言之:换汤不换药。

  
在一个中央集权的国家里,地方的行动是通过层层上报→中央决策→层层下达来实现的。在今天,这一费时的过程已经变得十分快捷。这倒不是因为我们的体制发生了变化,而只是电报、电话、还有电脑代替了跑步和骑马。

  
中央集权的弊病在节奏缓慢的日常生活里并不明显。它的运作似乎顺乎天理、按步就班。但是在分秒必争的关键时刻,中央集权的体制就是一具僵尸。这也是我们经常改朝换代、总是被外族或外国打败的原因。

  
作为补救,我们想出了一个办法,叫做:「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但这只适用于战争这种特殊时期,并且只限于「将」。当然,地震是不在其范围之内的。

  
地震还没有完:重建灾区还有漫长的道路。

  
但是在地震开始的那一刻,中央集权的弊病就明显地暴露了出来。

  
北京也在震,但是大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他在等待手脚的通报。村、镇、县、省也在震,但是它们没有大脑。它们只能从上至下一级一级地等待汇报。它们的任务就是汇报,无需额外的行动。

  
更有甚者,它们本着「报喜不报忧」的原则,正在犹豫:是捂还是报、是大捂小报、还是小捂大报。因为这关系到领导的官运。

  
时间在流逝,死亡率以级数攀升……

  
大脑终于接到了左手的一些情报,接着又接到了右脚的汇报……大脑在思考……

  
国外的情报也到达了外交部,外交部也没有大脑,各部委的任务就是把情报传达给大脑……

  
这是一具僵尸,作为生命的象征:只有血液还在流动……全国处在瘫痪之中,在等待大脑的消息……

  
大脑终于决定要全力救灾了……但是因为手脚平时缺乏运动,呈现出麻痹症状……大脑,先是左脑,然后是右脑只好亲临前线督战……

  
中国从来都是一笔糊涂帐,我们更无法得到内部情报,但是我们在各种媒体中看到的是瘫痪的地方、亲自督战的总理和书记、还有他们的嫡系:军队……

  
中央集权是我们具有中国特色的传统,我们不熟悉外国的自治:省的自治、县的自治……因为那意味着可怕的「民主」……

  


  




 回复[1]:  蛇 (2008-05-17 09:33:32)  
 
  

 回复[2]:  流氓无罪 (2008-05-17 09:42:42)  
 
  

 回复[3]:  王者非王 (2008-05-17 11:00:01)  
 
  这是一篇讲道理的文章。我喜欢讲道理的文章,也喜欢文中揭露出的一些问题,虽然话讲的太尖刻了一点。虽然我的立场在中国一方面,也不觉得西方式的民主在现在的中国就一定好,但我承认僵化的体制是有很大的弊病的,一些下级官员的素质也太差。但我觉得,在看到房屋倒塌,父老乡亲被压在倒塌的房屋下时,也不会无动于衷,光是等待上级的指示的,除非他本人也正动弹不得。

 回复[4]: 一个友人这样说 水双 (2008-05-17 11:36:07)  
 
  灾难和灾民也在拯救政府和国民。

 回复[5]:  我是部长 (2008-05-17 11:44:37)  
 
  “虽然我的立场在中国一方面”,还不如说“虽然我的立场在独裁集权一方面”,别老是那中国俩字作挡箭牌。

 回复[6]:  东京博士 (2008-05-17 11:47:00)  
 
  老唤好文!

 回复[7]:  王者非王 (2008-05-17 11:55:53)  
 
  我同意4楼水双的精辟见解。灾难唤醒了很多人的良心,绝大多数人的良心,除了一小部分的莫名其妙的,我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无法理解。人心向善,一切都会好起来。

 回复[8]:  水双 (2008-05-17 12:09:47)  
 
  那是我的一个在祖国的友人(小姐或女士)这么说的。还有一句:

  
让权力学会靠近人性,叫人心学会仁厚悲悯。

  

 回复[9]:  酒保 (2008-05-17 12:49:53)  
 
  老唤说的是软件方面,俺再从硬件方面加点,要这两方面都NB了,咱的国家就是真正的大国了。

  
下图是俺今年黄金周到山口县岩国美军基地看飞行表演拍的美军宿舍。照片的右上角是F-16战斗机。

  


  
请注意看这宿舍横梁的高度,几乎和阳台或窗子的高度一样儿!俺估计高度在1.2M以上!

  
这是一栋6层建筑,各位在国内见过6层住宅的横梁有1M以上的吗?

  
记得N年前美国西海岸的一个城市好像是旧金山也发生过一次大地震,大概只死了10来个人,大部分是在高速公路上开着车的司机还有就是骑摩托巡逻的警察。

  
中国大陆有地震灾害的地区,建筑设计上的规范是7度设防,也就是说如果建筑物能够抗住地震强度7度(相当于5级强)就合格了。超过了这个强度,房子到了是天灾,是不可抗拒力量。

 回复[10]:  夏雨 (2008-05-17 14:18:56)  
 
  大脑终于决定要全力救灾了……

  
嘿嘿,人也快死完了

  
急得俺心头火起

  
这样的大脑要它做甚

 回复[11]:  小小鸟儿 (2008-05-17 21:40:54)  
 
  老唤 我比蛇多竖一个大拇指!

 回复[12]: 老唤,这是你的朋友写的诗 陈某 (2008-05-20 18:41:52)  
 
  给一个叫木鱼的孩子

  


  


  


  


  


  
杨小滨

  


  


  


  
当我听说你名字的时候

  
你已经不在了,再也不在了

  


  


  


  
以前你笑的时候,我不知道你

  
你会唱歌的时候,我没想起过你

  


  


  


  
我不能和你一起玩捉迷藏了

  
那么我们比比脚掌吧,哪怕你不再怕痒

  


  


  


  
你脸上的灰土还是黏的

  
你背上的树枝仍然在生长

  


  


  


  
为什么只有你消失了,我才看得见你

  
为什么不能早一些让你

  


  


  


  
在钢的殿堂里书声琅琅

  
为什么你的呼吸不再,我才听得到你

  


  


  


  
我认出了你,是因为你已经不痛的伤口

  
这是我没有伤口的痛,无法愈合的痛

  

 回复[13]: >>哪怕你不再怕痒 老唤 (2008-05-20 21:01:47)  
 
  节奏里的感情!这才叫诗!

  
什么时候玩世不恭的小滨也动了真情?

 回复[14]: 诗一首 老唤 (2010-04-14 08:39:59)  
 
  [谁都不怪]

  


  
旱灾不怪中央,

  
中央两会正忙。

  
何况前有奥运,

  
世博还得开张。

  


  
旱灾不怪地方,

  
地方服从中央。

  
不能扰乱大局,

  
即便有了情况。

  


  
要想解决旱情,

  
把旱一分为两。

  
日字归于中央,

  
干字分给老乡。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小題大做] 
    我肏! 
    论[谁忽悠就拍谁] 
    论泡菜 
    这篇文章 
     關於[群眾是真正的傻屄] 
    科長先生 
    家拿大是什么东西? 
    關於[愛情] 
     我坦白交代 
    先把自己的屁股擦乾淨,再。。。 
    關於[老王陽痿]一案的調查報告 
    論局長打蒼蠅 
    论智商与婚姻的关系 
    如何寫作文 
    自私与智商 
    今天 
    回101 
    老喚的职业病 
    学习陈X 
     關於[软柿子] 
    流氓本性? 
    捧沙和棒沙 
    「就」字的研究 
    向待先生致歉 
    泛精神分析学 
    一个没有灵魂的高级混子 
    我的1978 
     「日中商报」和韩寒   
    「民主」之我见 
    “鸡巴主义” 
    最近我确实不像话! 
    人家讨厌的是你的吹!!! 
    关于错别字 
    差点儿忽视了小林兄的深刻! 
    答龙之醒问 
    乱来!!! 
    我为什么觉得韩寒不错 
    震灾的教训 
    新浪网贴这篇东西的家伙是个他妈的什么玩艺儿呀! 
    laoniaor考 
    甭跟着瞎操心 
    《没有如果》 
    再说两句实话 
    连看三个 
    「作家就是编故事的」 
    再说几句爱玲的事儿 
    也谈余虹 
    电影剧本「圣诞礼物」 
    苏州河还那么臭吗? 
    纪念我爸爸 续 
    纪念我爸爸 
    一位粉丝的日记 
    林兄啊,绝望! 
    猜迷(打一人名) 
    亲爱的姑娘们 
     喝了酒终于想起来了!  
    你是不是想活活气死李泽厚? 
    好题目! 
     包子与麻雀 
    声援章诒和小姐 
    “一小撮”这个观念在日本适用吗? 
    王朔现象 
    誓死保卫马克思! 
    日本牙医颂 
    国民素质交响曲 
    给“国骂”一席地位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