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字体∶
《没有如果》

老唤 (发表日期:2008-03-07 22:10:47 阅读人次:1434 回复数:3)

   《没有如果》

  
老唤

  
前奏

  
我收到一封信,信的内容如下:

  
“老唤:你好!

  
千万别来探监,让我在死前保持平静吧!

  
我知道你对我好,如果几年前我们相识,我也许能够理解你对我所说的一切,但是世上没有如果,一切都太晚了。而造成这一切的就是因为我没有一颗平静的心来接受上帝赐给我的一切。

  
父母死得太早,从我记事儿我就没有过家庭,这也许是造成我‘不通人性’的原因之一。但是我还是不无自豪地认为你是我真正的朋友、是我的唯一亲人,我珍重这份儿友情。

  
现在再来忏悔,谁还来听?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更多地知道我,尽管无法宽恕。也许这又是我的奢望。

  
和平公园碧心湖濯足亭旁的那棵老垂杨柳下,靠东埋着我的一本笔记,你取来看吧。我不希望它落在别人手里,因为我知道没有人会理解它。

  
请不要挂念。死对于我,一点儿都不可怕,甚至可以说是解脱:我终于熬到头儿了!

  
再见!

  
胡子”

  
一个月以后,胡子被枪毙了。对于他的死,我也认为是罪有应得。并且作为他的“唯一亲人”我并没感到多大的悲哀,虽然有一点儿惋惜,惋惜他也许可以过另一种生活。

  
事情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过去了。在日新月异的现实生活中,对我来说,应该有许多比胡子更重要的事情来占据我的心灵,然而我却无法忘记他,眼前的很多事情使我联想起他……

  
难道他要永远活在我的心中?……那么,是什么使他的亡灵充满了活力?……他似乎在向我要求着什么,呼喊着什么?

  
那么他要求什么、呼喊什么呢?

  
难道他真的想借我之手把他的笔记公诸于世?难道他对世人的理解和宽恕还抱着一线希望?

  
记得我们见最后一面的时候,我因为感叹他身世的悲凉而多喝了一点儿,想起了《雷锋之歌》里的一句诗,便不知不觉地念了出来:

  
“如果让我再一次开始……开始我生命的航程……”

  
他端着酒杯斩钉截铁地打断我:“没有如果……起码对我来说!”

  
真的“没有如果”吗?

  
“如果”是逃避现实的借口吗?

  
我决定公开他的笔记,兴许有人能在他的一生中找到一个“如果”作为他走上坦途的起点。

  
我不得不承认胡子虽然没有念完中学,但是文笔十分流畅,娓娓道来,就像一篇小说。字迹虽有些潦草,但因为字体有它自己的风格,并不难于辨认。仅从这些我就能做出结论:他的智商绝不低于我们一般人。

  
除了改正一些错字,为了阅读方便,我把笔记分成几个小节,这样也好给读者喝杯茶、休息休息的时间。

  


  
我不信有上帝,如果有,他也是个混蛋!不然他为什么这么不公平?

  
我从一出生就被剥夺了作一个普通人的权利。我没有见过父亲,据说他死于癌症。母亲在我的记忆里也是模糊不清的。她消瘦、苍老、衣衫褴褛。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她整天在阴暗的屋子里转来转去,嘴里不停地唠叨。还有就是,有时候晚上在黑暗中会进来一个陌生人,骑在她的身上。每当这种时候,如果我醒着,我会觉得十分恐怖,怕这个人也会骑到我的身上。

  
待续 




 回复[1]:  蛇 (2008-03-07 22:27:24)  
 
  同时待续了三个

 回复[2]:  零 (2008-03-07 22:32:02)  
 
  等待待续。

  
老唤真会召唤。这个开头太吊胃口了。

 回复[3]: 永远的广告 老唤 (2008-03-07 22:46:32)  
 
  但是,这是真的,难忘!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小題大做] 
    我肏! 
    论[谁忽悠就拍谁] 
    论泡菜 
    这篇文章 
     關於[群眾是真正的傻屄] 
    科長先生 
    家拿大是什么东西? 
    關於[愛情] 
     我坦白交代 
    先把自己的屁股擦乾淨,再。。。 
    關於[老王陽痿]一案的調查報告 
    論局長打蒼蠅 
    论智商与婚姻的关系 
    如何寫作文 
    自私与智商 
    今天 
    回101 
    老喚的职业病 
    学习陈X 
     關於[软柿子] 
    流氓本性? 
    捧沙和棒沙 
    「就」字的研究 
    向待先生致歉 
    泛精神分析学 
    一个没有灵魂的高级混子 
    我的1978 
     「日中商报」和韩寒   
    「民主」之我见 
    “鸡巴主义” 有3天内的新回复 
    最近我确实不像话! 
    人家讨厌的是你的吹!!! 
    关于错别字 
    差点儿忽视了小林兄的深刻! 
    答龙之醒问 
    乱来!!! 
    我为什么觉得韩寒不错 
    震灾的教训 
    新浪网贴这篇东西的家伙是个他妈的什么玩艺儿呀! 
    laoniaor考 
    甭跟着瞎操心 
    《没有如果》 
    再说两句实话 
    连看三个 
    「作家就是编故事的」 
    再说几句爱玲的事儿 
    也谈余虹 
    电影剧本「圣诞礼物」 
    苏州河还那么臭吗? 
    纪念我爸爸 续 
    纪念我爸爸 
    一位粉丝的日记 
    林兄啊,绝望! 
    猜迷(打一人名) 
    亲爱的姑娘们 
     喝了酒终于想起来了!  
    你是不是想活活气死李泽厚? 
    好题目! 
     包子与麻雀 
    声援章诒和小姐 
    “一小撮”这个观念在日本适用吗? 
    王朔现象 
    誓死保卫马克思! 
    日本牙医颂 
    国民素质交响曲 
    给“国骂”一席地位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