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字体∶
苏州河还那么臭吗?

老唤 (发表日期:2007-11-15 21:25:13 阅读人次:1856 回复数:20)

  苏州河还那么臭吗?

  
二十多年前,在上海近郊上学的时候,要是进城,一定得路过苏州河。每过苏州河,我就屏住呼吸,加快脚步……我从没见过这么臭的河!空气里充满着一种令人窒息的腥臭!那不是我熟悉的死鱼的腥臭,河里早已没有了鱼影。

  
不过本地人好像与我的感觉不同,他们依然悠闲地在河边散步、聊天儿……我因此很敬佩上海人:大城市的人就是有涵养!

  
在我的记忆里,有一条美丽的河,她叫海河。她流过我少年时代曾生活过的小城塘沽。那时,一到夏天,我就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小哥们儿,在夜色朦胧时分,带上一些塑料网袋,游过静静流淌着的辽阔的海河。河面上泛着月光,还飘着一层蚊虫,护送我们前行……河对面是一片广阔的菜地,其中最受我们欢迎的是又大又红的西红柿!

  
登岸之后,我们分散开来。我一边儿竖着耳朵听远处看地的老头儿们聊天儿,一边儿以迅速而又熟练的动作,挑拣最完美的西红柿装满两大网袋,之后潜回水中。而每次那个叫做“新新”的哥们儿总是落在最后。

  
我从水面儿露出头悄声催促:

  
“新新,快点儿!”

  
他一口天津口音儿:

  
“我们家人口多!”

  
回程要轻松得多,因为西红柿有浮力,漂在水面上……在我的少年时代,海河有着母亲般的慈爱。

  
因着这美好的回忆,以及对苏州河的蔑视,七八年的暑假,我决心重游海河,当然不再是为了西红柿。

  
那天下午,我走到海河边儿,沿河已挤满了厂房设施和小码头。我很奇怪:尽管是炎夏,河里却不见了昔日戏水的人影!我走了好半天才找到了一个能够下水的角落。我环视四周,觉得冷冷清清,一点儿没有游泳的气氛……

  
既来之则安之,我换上游泳裤勇敢地走下河堤。

  
河面已不再飘浮往日泥土的气息,我闻到一股油腥。但我还是果断地朝前游了十几米。这时,我才发现问题不这么简单:不但眼睛感到了刺痛,而且胳膊上粘了一大块油腻!我赶紧向后转。

  
等我爬上岸,朝身上一看,坏了!我一下子就联想到了斑马!

  
我先用背心儿擦了一遍,发现越擦越擦不掉,反倒有点儿像非洲人了。只好扔掉背心、穿上衣服直奔澡堂。

  
搓了泡、泡了搓,搞了一个多钟头儿,皮肤都块冒血了,毛孔里黑色的油腻还是粒粒在目。只是在这时,我才终于省悟大夏天海河里没人游泳的道理了……但是木已成舟!

  
总之,浑身的腥臭陪我度过了一个多星期懊恼的时光……

  
也是这个暑期,大学最要好的同学李光(据说目前是北京晚报的头目)约我去大连他家小住,也见见他当时引以为傲、婚后却总是吵架的女友……我还清楚地记得那幅美丽的画像, 我在海水里像毛主席一样畅游,他们在老虎滩的岩石上谈情说爱……

  
在我们回上海的客轮甲板上,面对阳光下茫茫的大海,我突然想念起我那像大海一样的初恋情人,终于发了感慨:

  
“人们用千百吨垃圾

  
污染了江、河、湖、渠,

  
宽宏大量的海啊,

  
永远那么清澄、碧绿!”

  
……但是今天,我发现我错了!

  
我刚看到了一则报告:

  
“中国海洋专家的调查证明:渤海早已成了死海!”

  
要回到几十年前,需要几百年的时间!!!

  




 回复[1]:  夏夏 (2007-11-15 21:38:35)  
 
  沙发!

 回复[2]:  夏夏 (2007-11-15 21:44:10)  
 
  我刚看一文,说,300亿吨垃圾排第一河 长江变超级污水池

 回复[3]: 共产党万岁!!! 老唤 (2007-11-15 22:05:15)  
 
  

 回复[4]: 你们这些人! 我是局长 (2007-11-15 22:16:21)  
 
  怎么就不说我们祖国的好话!

 回复[5]: 伟大的祖国万岁! 老唤 (2007-11-15 22:17:42)  
 
  

 回复[6]: 狼子野心哪! 我是局长 (2007-11-15 22:19:47)  
 
  我们伟大的祖国,怎么也伺候不了你们了……怎么也不满意,啊,你们……,你们……

  
让我喘口气儿…………

 回复[7]:  雨 (2007-11-16 01:43:32)  
 
  今年夏天的一个早上,和朋友约到了海河边儿,那会儿没人游泳,不过一大爷正溜狗。他把拖鞋扔到海河里,小狗儿就跳下去捞,再扔,又跳......仔细看,牛人,真得没穿鞋 记得从前,还是不少人游泳、钓鱼的。

 回复[8]: 那还算好的 我是局长 (2007-11-16 09:45:41)  
 
  我记得我小时候,家乡有好几条河,还有好几个很大的水塘,可以游泳,抓鱼摸虾,非常快乐。

  
现在,偶尔回乡,那些河和水塘,一个也没有了!哪儿去了??

  


  


  
我也开始不说中国的好话了,哎……想说点中国的好话怎么这么难…………

 回复[9]:  小林 (2007-11-16 09:58:31)  
 
  雨是天津的哥儿们?在海河什么地方游泳?我在天津时是在解放桥右边游,用的是侧面开口的游泳裤。游完了两眼像红耗子。呵呵!

  

 回复[10]: 苏州河 vs 隅田川 蛇 (2007-11-16 10:05:11)  
 
  隅田川也有臭名昭著的时代:

  
> 日本が高度成長に浮かれていた頃、周辺の汚染物質をすべて飲み込んで「生き物は生息できない」と言われ、悪臭の為に市民から川に近寄るのも敬遠されるほど汚染されていた。

  
至于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就不明说了~~~

 回复[11]: 怎么着到底? 我是局长 (2007-11-16 10:17:32)  
 
  今日はどうするって聞いているのに。

 回复[12]:  蛇 (2007-11-16 10:18:26)  
 
  找人啊!实在没有就没办法了

 回复[13]: 怎么着到底?我找到了人: 龍昇 (2007-11-16 10:54:12)  
 
  又有人带小肚儿来了,加上近日镜友赠酒,今晚聚十六人,摆两桌开喝。

 回复[14]: 难怪唤唤有味道 黑白子 (2007-11-16 10:55:25)  
 
  难怪唤唤家里身上老有股味道,原来是二十多年前在苏州被熏的

  
苏州河现在臭不臭,黑白子不知道;

  
苏州人现在臭——满身铜臭气——却是黑白子的切身感受,且就在今年春天。

  
一个课题就是:是苏州河熏臭的苏州人,还是苏州人熏臭了苏州河?

  
如果有苏州朋友不愿意,那就改,改成——

  
是中国河熏臭的中国人,还是中国人熏臭了中国河?

  

 回复[15]:  小林 (2007-11-16 11:00:05)  
 
  好唤哥的那股味道是鸟儿的味吧!

  

 回复[16]: 小林兄大错特错 黑白子 (2007-11-16 11:16:49)  
 
  小林兄,您这不是诚心糟蹋鸟儿吗——那是多么有灵性的活物啊——您居然去侮辱鸟儿!告诉您,我很愤怒!我代表所有长翅膀的飞禽想你提出严重抗议——就像你所熟悉的某国外交部总是像另外一个也是你熟悉的某国所做的那样……

  
唤唤的那股味道怎么能够相提并论鸟儿的味道!

  
唤唤的那股味道到底是什么味道只有唤唤自己知道。

  
唤唤的那股味道到底是什么味道或许连唤唤自己都不知道。

  


  
最后,问小林一个问题:知不知道鸟儿为什么不撒尿?

 回复[17]:  小林 (2007-11-16 11:29:13)  
 
  我真诚地向好唤哥道歉!并希望得到好唤哥的原谅。

 回复[18]:  雨 (2007-11-17 02:23:31)  
 
  小林兄,在下也曾在解放桥一带出没过,可惜旱鸭子不会游泳 常拿本书,在那一带装蒜 汗颜。

  

 回复[19]:  东京博士 (2007-11-18 21:00:50)  
 
  苏州河没有以前那么臭了,但是苏州的河比以前臭多了。

 回复[20]:  蓝色海洋 (2007-11-19 19:29:07)  
 
  老唤兄,辛亥中、申之二。保重!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小題大做] 
    我肏! 
    论[谁忽悠就拍谁] 
    论泡菜 
    这篇文章 
     關於[群眾是真正的傻屄] 
    科長先生 
    家拿大是什么东西? 
    關於[愛情] 
     我坦白交代 
    先把自己的屁股擦乾淨,再。。。 
    關於[老王陽痿]一案的調查報告 
    論局長打蒼蠅 
    论智商与婚姻的关系 
    如何寫作文 
    自私与智商 
    今天 
    回101 
    老喚的职业病 
    学习陈X 
     關於[软柿子] 
    流氓本性? 
    捧沙和棒沙 
    「就」字的研究 
    向待先生致歉 
    泛精神分析学 
    一个没有灵魂的高级混子 
    我的1978 
     「日中商报」和韩寒   
    「民主」之我见 
    “鸡巴主义” 有3天内的新回复 
    最近我确实不像话! 
    人家讨厌的是你的吹!!! 
    关于错别字 
    差点儿忽视了小林兄的深刻! 
    答龙之醒问 
    乱来!!! 
    我为什么觉得韩寒不错 
    震灾的教训 
    新浪网贴这篇东西的家伙是个他妈的什么玩艺儿呀! 
    laoniaor考 
    甭跟着瞎操心 
    《没有如果》 
    再说两句实话 
    连看三个 
    「作家就是编故事的」 
    再说几句爱玲的事儿 
    也谈余虹 
    电影剧本「圣诞礼物」 
    苏州河还那么臭吗? 
    纪念我爸爸 续 
    纪念我爸爸 
    一位粉丝的日记 
    林兄啊,绝望! 
    猜迷(打一人名) 
    亲爱的姑娘们 
     喝了酒终于想起来了!  
    你是不是想活活气死李泽厚? 
    好题目! 
     包子与麻雀 
    声援章诒和小姐 
    “一小撮”这个观念在日本适用吗? 
    王朔现象 
    誓死保卫马克思! 
    日本牙医颂 
    国民素质交响曲 
    给“国骂”一席地位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