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字体∶
林兄啊,绝望!

老唤 (发表日期:2007-08-21 18:48:33 阅读人次:5310 回复数:46)

  林兄也握着一根笔杆子,却好像一个宝石商分不清天然钻石和人工钻石!!!可怎么工作啊!

  
中国人有没有骨头咱先不论(就连蛇还有根儿脊梁骨呢,虽然经常弯曲),林兄似乎对外国的东西没有过刻骨铭心的爱,因而研究吧?

  
喜欢加缪吗?喜欢尼采吗?喜欢叔本华吗?喜欢别林斯基吗?喜欢卡夫卡吗?喜欢托尔斯泰吗?喜欢……

  
这些是真正的文人!在他们看来,文人要具备两件东西,或者说他们基本上用两个标准衡量文人:一个是灵魂,一个是才能。甚至灵魂要超越才能。这就是他们甚至认为妥斯托也夫比托尔斯泰还要伟大的原因。

  
说起来罗嗦得很,简单说:

  
文人的灵魂是用全心全灵(生命的精华)穿透一切现象去关注最为本质的问题。

  
才能跟天赋有关,其表现就是风格。说绘画比较好懂:大概你能区别凡·高和毕加索吧?

  
在这两点上,伟大的我对你的鉴赏力都表示怀疑!!我原来准备仔细研究一下你的文章,现在看来似乎可以省略了:以三流文人为导师的作家,我们可以期待他写出什么来呢?

  
就雨秋于而言,我虽然难以理解文革中所犯的原则错误,但我说的是今天!他的灵魂怎么能跟沙叶新相提并论呢?他一点儿没改,反而变本加厉:趁火打劫,转移方向!!!中国还是文革时期的中国!这是他走红的原因!!!

  
呜呼!林兄!!!





Page: 2 | 1 |

 回复[31]: >>马兰花开略发卷 老唤 (2008-06-09 17:16:09)  
 
  >>秋雨草长稍嫌蔫

  
这是局长的个人感觉,不算!并且不好续。怎么续?

  
>>马兰花开略发卷似卷发或卷毛狗令人浮想联翩夜不能寐?

  
好像不伦不类。

  

 回复[32]: 狗尾续貂 陈某 (2008-06-09 17:07:32)  
 
  人家那对子多精炼!

  
可能还有典故的,我还没有看出来,又不好意思去问朋友。怕他骂我把他出卖了

  
龙爷的横批也精炼

 回复[33]: 原来是这样的。 我是局长 (2008-06-09 17:16:40)  
 
  我来揭开谜底吧!

  
马兰花开莫莫莫

  
秋雨草长错错错

  


  


  

 回复[34]: 耍流氓谁不会? 蛇 (2008-06-09 17:19:40)  
 
  秋雨に 濡れる馬蘭や 刹那の美

  
+++++

  

 回复[35]: 嘿,庙啊…… 我是局长 (2008-06-09 17:21:19)  
 
  

 回复[36]: 蛇的俳句快给老三送去 陈某 (2008-06-09 17:22:07)  
 
  可以得奖滴

 回复[37]: 文史知识普及 黑白子 (2008-06-09 17:27:41)  
 
  说到对联,想起个传说——

  


  
苏小妹总是不服哥哥苏东坡,一直找机会占上风,哪怕一会儿会儿……

  
时值秋季,一天,早起,堆开窗户,只见对面墙壁上长满了成熟的丝瓜,诗意顿生,信手写来——

  
一墙藤萝垂驴吊

  
下午,见到哥哥,将那得意的上联去难为……

  
苏东坡听了,也向窗外望去,眼光掠过墙壁,落到那铺满残荷的池塘,应声吟出——

  
满池荷叶卷牛逼

  


  


  
妙不妙:

  
一墙藤萝垂驴吊

  
满池荷叶卷牛逼

  


  
爷爷再给来个横批。

 回复[38]: >>秋雨に 濡れる馬蘭や 刹那の美 老唤 (2008-06-09 17:30:26)  
 
  キワ说:「上手い!」

 回复[39]:  黑白子 (2008-06-09 17:37:38)  
 
  >另外,「绿渐黄」不是更有动感吗?

  
“渐”比“带”高!

  
“绿泛黄”如何?

  


  


  
马兰花开红发紫

  
秋雨草长绿渐黄

  


  


  
马兰花开红发紫

  
秋雨草长绿泛黄

  


  


  
要推敲推敲……

  


  


  

 回复[40]: >>老太太骑瘦驴——严丝合缝 老唤 (2008-06-09 17:45:56)  
 
  记得小时候看到一幅对联:

  
横批:新婚之禧

  
上联:新机器新零件严丝合缝

  
可惜,下联忘了。

  
另外,龙爷的这个俏皮话儿没有别的意思吧?

 回复[41]: 老唤:是有别的意思。 龍昇 (2008-06-09 22:02:17)  
 
  刹那:标准国语。任“红发紫”“绿泛黄”或拉的更长,对于宇宙时空,总是刹那间。

  
大概班长和胖子懂了别的意思:那“刹那”谐了上海话“擦那”的音。

  


  
刚想起来,你问的:“这个俏皮话儿没有别的意思吧? ”是指的“老太太骑瘦驴——严丝合缝”吧, 仍可用那“刹那”——“擦那”说明。

 回复[42]:  黑白子 (2008-06-09 19:40:41)  
 
  印度《僧只律》记载:“刹那者为一念,二十念为一瞬,二十瞬为一弹指,二十弹指为一罗预,二十罗预为一须臾,一日一夜为三十须臾。”意思是24小时有480万个“刹那”,24万个“瞬间”,1.2万个弹指,30个须臾。推知“一刹那”是0.018秒。

  
——比一二三买单还快

 回复[43]:  雪非雪 (2008-06-09 20:19:20)  
 
  那边东风西风忙乎人生布局

  
这边上联下联调侃生人局部

  
各自快活

  
………………

  
也算扯平了。

 回复[44]: 给非雪扯平的对联献花 龍昇 (2008-06-09 20:31:41)  
 
  

 回复[45]:  雪非雪 (2008-06-09 23:13:59)  
 
  谢谢龍爷宽宏大量。

  
闯了禁区,自知已被拍成粉末了。

  
拍死拉倒。

  

 回复[46]:  小林 (2008-06-10 10:01:13)  
 
  马兰开花送暗香

  
秋雨草长丰收忙

  
妻唱夫写同欢乐

  
陪着娘子唱二簧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小題大做] 
    我肏! 
    论[谁忽悠就拍谁] 
    论泡菜 
    这篇文章 
     關於[群眾是真正的傻屄] 
    科長先生 
    家拿大是什么东西? 
    關於[愛情] 
     我坦白交代 
    先把自己的屁股擦乾淨,再。。。 
    關於[老王陽痿]一案的調查報告 
    論局長打蒼蠅 
    论智商与婚姻的关系 
    如何寫作文 
    自私与智商 
    今天 
    回101 
    老喚的职业病 
    学习陈X 
     關於[软柿子] 
    流氓本性? 
    捧沙和棒沙 
    「就」字的研究 
    向待先生致歉 
    泛精神分析学 
    一个没有灵魂的高级混子 
    我的1978 
     「日中商报」和韩寒   
    「民主」之我见 
    “鸡巴主义” 
    最近我确实不像话! 
    人家讨厌的是你的吹!!! 
    关于错别字 
    差点儿忽视了小林兄的深刻! 
    答龙之醒问 
    乱来!!! 
    我为什么觉得韩寒不错 
    震灾的教训 
    新浪网贴这篇东西的家伙是个他妈的什么玩艺儿呀! 
    laoniaor考 
    甭跟着瞎操心 
    《没有如果》 
    再说两句实话 
    连看三个 
    「作家就是编故事的」 
    再说几句爱玲的事儿 
    也谈余虹 
    电影剧本「圣诞礼物」 
    苏州河还那么臭吗? 
    纪念我爸爸 续 
    纪念我爸爸 
    一位粉丝的日记 
    林兄啊,绝望! 
    猜迷(打一人名) 
    亲爱的姑娘们 
     喝了酒终于想起来了!  
    你是不是想活活气死李泽厚? 
    好题目! 
     包子与麻雀 
    声援章诒和小姐 
    “一小撮”这个观念在日本适用吗? 
    王朔现象 
    誓死保卫马克思! 
    日本牙医颂 
    国民素质交响曲 
    给“国骂”一席地位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