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字体∶
“一小撮”这个观念在日本适用吗?

老唤 (发表日期:2007-07-16 06:28:11 阅读人次:1361 回复数:0)

    “一小撮”这个观念在日本适用吗?

  


  
与共和国同龄的我们这一代,小时候看电影的时候,对几乎每个出场人物都抱着一个疑问:“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对于这种单纯的思维方式,电影泡制者负有一定责任。如果用文革时代那种“揪出背后一小撮”的劲头儿追究责任深挖下去的话,我国负责宣传的领导乃至中央领导都应该分担责任。

  
这种思维方式之所以根深蒂固历久不衰,也许是因为它植根于我们崇尚单纯的国民性。我国国民的这种典型的思维方式,说得哲学一点儿,叫做“一分为二”,说得通俗一点儿,就是“一刀儿切”。

  
当我们分析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国的情况时,我们认为那是“希特勒和一小撮好战分子及他们所缔造的纳粹党”的责任。说到日本,我们则说那是由于“极少数军国主义分子”。就好像我们论断一块肉为瘦肉是因为它只有不到5%是白色的肥肉一样。我们甚至无视偷袭珍珠港之后日本举国欢腾的景象,似乎也不为欢迎希特勒的人山人海的热烈气氛所感染。

  
顺便提一句:上述这种单纯的思维方式也阻碍着我们对我们所切身经历过的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的进一步反思。打倒了四人帮就算万事大吉。我们从没有胆量敢考虑我们的「国民素质」这样严峻的问题,更不敢联想到完美地体现了这种国民素质的代表人物。

  
我们还喜欢不是把原因归于领导,就是抱怨我们的社会制度,却从来不想到我们自己,从来不想到是我们每一个人建立了这个社会制度,从来不想到领导人是靠我们支撑着的。

  
100多年前尼采就说过,只有弱者才满足于抱怨。或者可以说,抱怨是软弱的特征。不是抱怨上帝就是抱怨他人(外向的),甚至连抱怨自己(内向的)都只能削弱能动的意志。应该说,有什么样的人种就有什么样的社会制度以及与之相应的领导人才。这是在同一水平上的和谐的关系,这大概就是黑格尔的名句“凡存在便合理”的一个体现吧。这在日本也是一样。

  
由于上述思维方式,在今天,我们仍然把中日之间的矛盾归因于“日本的一小撮右翼分子”。我们也绝不会把小泉参拜靖国神社与小泉作为首相受到了国民“史无前例的拥戴”这两件“似乎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联系到一起。

  
如果换一种方式来看待问题,事情就会呈现出另一种样子。如果我们想到,日本是一个民主国家,日本的首相是由自由选举所产生,自民党之所以能长年执掌大权,是因为它是受到大多数国民支持的大党,小泉之所以能够当选首相是因为他得到了大多数选民的拥护。只有他才能代表大多数国民的意志。这时,我们的思维能力就遇到了一个无法解释的矛盾:多次参拜靖国神社的小泉不但没有遭到广泛的爱好和平的日本人民的反对,反而人气不断上升。也许这时候我们才会想到:是日本人民出了问题,还是我们的思考方式出了问题?

  
不管真心与否,我们主张“群众是真正的英雄”,我们喜欢说“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我们不敢怀疑群众的选择,我们不敢想到群众就是“群盲”。这样,我们就无法解决眼前的这个矛盾。事情虽然匪夷所思,不过大约此时,我国爱好和平的人士和领导人才觉出自己的一厢情愿有了点儿被强奸的滋味儿。

  
如果实在对日本人、对日本民族感到困惑,如果实在不能看透代表日本人民的日本政府的真意,不用看那么多参考资料和知名人士的文章,只要稍微有一星半点儿判断能力的人,通过以下简单的事实就能够得到答案。

  
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了,但是日本政府对于二战中细菌战、慰安妇、劳工、化学武器等在中国遗留下来的问题究竟解决了多少? 这难道还不能说明日本政府的态度?

  
又有多少日本人关心这种不能挣钱、反而需要花钱的问题呢?大概真正关心这一问题的日本人才称得上“一小撮”。如果没有残存着的几个八九十岁的慰安妇、劳工和细菌战化学武器的受害者在那里叫屈喊冤,世界上仿佛就没有发生过那些事情似的。

  
在纳粹横行的年代,甚至在纳粹内部也有着暗中同情和援助犹太人的例子。同样,在抗日战争时期的八路军队伍里也有日本人的战士。但是他们在他们的同胞中的比例到不到5%呢?他们才佩称得上是“一小撮”。如果我们能有机会长期深入日本社会,能够把各行各业的、抱有各种想法和政见的日本人“合成”一个整体,“合成”一个人,那么这个人的想法就难免令我们寒心了。也许这时,我们就会对我们所喜爱的词汇,或说观念“一小撮右翼分子”产生怀疑了。

  


  
日本人“反思”战争不是根据战争的性质,不是根据“正义”“非正义”之类的概念,而主要是根据经济核算。他们对于二战中对各国的加害事实尽可能一笔带过,甚至避而不谈,而对美国扔给他们的两颗原子弹却刻骨铭心,大肆宣传。这里还有一个“技巧”问题:好像战争不是他们发动的,他们只是受害者。他们是站在受害者的立场上反思战争,不希望再吃二遍苦,再受二茬罪。因此他们选择了“爱好和平”。

  
近年,在慰安妇等问题上,安倍政府又使出了同样的手法:在国际舞台上死死抓住北朝鲜诱拐日本人事件大做文章,以此来打消日本法庭上二战期间慰安妇、劳工、细菌战等遗留问题的审判在国际上的影响。这种混淆视听的手法颇使人联想到一个图景:流氓如果穿上了西服系上了领带并且彬彬有礼,你就会搞不清他是不是一个流氓了。

  
对待战争,日本人本能地抱有“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观念。美国曾企图占领朝鲜、越南,现在还在伊拉克进行着坚苦卓绝的奋斗,但是这些国家的人们不会简单地屈尊,最后美国也只能不了了之。但是日本人不同:头天还在与敌人进行殊死的浴血奋战,转天就会对占领军热烈地夹道欢迎,并且真心地把美国人看做高人一等。这就是日本人,这就是日本人的战争观念!你能理解吗?

  
侵略战争,说白了,就是拿着武器去抢钱,不管抢的是领土、是自然资源还是现钱。当然现在,日本政府也知道自己的实力,真刀真枪明目张胆的抢钱是行不通了,顶多跟着美国的屁股后面捡点儿洋捞儿。

  
就像当年侵略战争需要严格的军纪、优良的武器和武士道精神一样,现在做国际贸易需要穿上西服系上领带,彬彬有礼地干,不但要拿出精良的商品,还要打着友好和援助旗号。特别是要做出一付“大款儿”的样子,否则谁来和你做生意?但是如果没有赚钱的可能,那是绝对不能友好的。

  
说到日本人就不得不谈到钱,虽然俗了点儿,但是这是本质问题。

  
日本创造了一个彻底的以钱为轴心的能动的社会。钱,可以说是日本的动力,或说灵魂。日本人给人一个勤勤恳恳不分昼夜地工作的形象。但是他们真是这样热爱工作吗?只有在日本长期生活过的人才知道:那是钱逼的。日本的社会制度逼迫着每一个日本人为了钱而奔波一生。

  
了解日本需要长时间的亲身经历。这是因为日本是一个讲究表(建前)里(本音)不一的国度。一个表里一致的人在日本起码会被看做半拉傻子。日本人所表现出来的、常常挂在嘴头的,往往是他们希望自己有而实际上、本质上却没有的。例如:他们会为鸡毛蒜皮不断地道歉,但是在关键问题上绝对含糊其辞,为的是留下逃路。再例如:连普通的日本人到了国外也给人一个有钱人的印象,但是日本人真的是那么有钱吗?

  
由于美国的占领和提携,日元经历了漫长的涨价过程。这使日本可以相对廉价地购买国外的资源。就这一点,日本是幸运的,也应该感谢美国。日本的富庶主要表现在日元的相对优势上。这很像英法德等欧洲国家的情况。但是就日本人在日本的普通生活状况而言,日本人是那么有钱吗?

  
只要稍微计算和比较一下就可以得出结果。以一般职员购买西瓜为例,在日本一般职员的月工资平均大约在30万日元左右,一个10斤以上的西瓜大约在3000日元左右。那么一个月的工资可以买多少个西瓜呢?答案是100个。在中国,以一般职员月工资2000元、大西瓜20元来计算,也可以买100个西瓜。

  
以西瓜为例只是因为计算方便,并且它像黄瓜一样与日常生活有关,西瓜本身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位。跨国考虑,日本的工资是中国的10倍,但物价也是如此。这就是日本旅游团为什么在中国大吃大喝,回国后却精打细算哆哩哆嗦的原因,当然一小撮大款儿例外。

  
世界一流的物价逼迫着日本人拼命地工作,并且想尽一切办法搞钱,战争期间如此,战后还是如此,个人是如此,公司也是如此。

  


  
谈钱是想通过钱来呈现日本人的一般生活状态及由此产生的心态。这或许有助于避免对“一小撮”、“日中友好”这样的观念产生误解。

  
再举两个很能表现日本民族心理的例子:

  
其一是日本刀。

  
在《水浒传》里,杨志无奈出卖的宝刀据说也是“削铁如泥、吹须得过”,但是我们现在活着的人谁也没见过。即使真有,那也不过归类为上好的武器像一匹好马。但是日本不同。不但博物馆,很多个人都珍藏着日本刀。日本人崇拜日本刀,一是因为日本刀凝聚着多少代匠人的汗水和智慧,与其说是武器,不如说是艺术品。在日本,有名匠人制作的日本刀和世界一流的艺术家的作品价值不相上下。还有一个原因:日本人认为那是神器,因为那里寄居着“大和魂”。

  
顺便提一句:伟大领袖毛主席好像不太喜欢匠人。他老人家主政以来,工匠的店铺便被合营,其地位也被排在了地富反坏右之后。特别是自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我国伟大的传统工艺被扫荡余烬,谁还想当小业主呢?我们的祖先曾用点石成金的手法创造了瓷器,但是今天我们最优秀的匠人做出的一件瓷器不到今天迈森的匠人做出的同样一件瓷器的价格的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

  
取消匠人的后患也将随岁月流驶而逐渐显现,我们要磨出尼康那样的镜头、要制造出精工舍那样的精密轴承,需要多少年啊!

  
另一个例子是“忍者”。他们白天和常人一样庸庸碌碌,但是夜里,他们身着只露眼睛的黑色服装溶解于黑暗之中,蹿房越脊杀人放火,这才是日本人民心目中的英雄。可不像我国的英雄总是风风火火风风光光的。

  
推荐一本关于日本民族心理的小册子: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的《日本人的背影》,那里说得比较详细。

  
自明治维新以来,钱越来越成为日本的轴心,伦理道德的地位可是一日不如一日。其所造成的后果像癌症是慢慢儿地显现的。由于道德的沦丧,新一代的年轻人不但失去了学习和工作的欲望、造成人的素质和生产力的低下,甚至杀人放火的现象也与日俱增。就连以自民党为首的日本政府也开始感到了头疼。今年终于下定决心在学校添设道德教育科目。不过道德培养可不是一朝一夕临时抱佛脚可以解决的问题。衷心希望日本人民真正能够理解道德的真意。

  
作为结尾,笔者想申明一下自己的态度:作为策略,提出“一小撮”好像很聪明,一方面可以孤立少数,一方面可以团结多数。但是这在日本是行不通的。不过,虽然我不认为“一小撮”在日本是一个恰当的概念,但是并不否认日本有着不少有良知的日本人,例如我的老婆就是日本人。遗憾的是他们构不成力量。因为日本是一个典型的歧视个人意志的、“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的国家,一旦战争爆发,爱好和平的人士就下落不明了。

  
4月1日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小題大做] 
    我肏! 
    论[谁忽悠就拍谁] 
    论泡菜 
    这篇文章 
     關於[群眾是真正的傻屄] 
    科長先生 
    家拿大是什么东西? 
    關於[愛情] 
     我坦白交代 
    先把自己的屁股擦乾淨,再。。。 
    關於[老王陽痿]一案的調查報告 
    論局長打蒼蠅 
    论智商与婚姻的关系 
    如何寫作文 
    自私与智商 
    今天 
    回101 
    老喚的职业病 
    学习陈X 
     關於[软柿子] 
    流氓本性? 
    捧沙和棒沙 
    「就」字的研究 
    向待先生致歉 
    泛精神分析学 
    一个没有灵魂的高级混子 
    我的1978 
     「日中商报」和韩寒   
    「民主」之我见 
    “鸡巴主义” 有3天内的新回复 
    最近我确实不像话! 
    人家讨厌的是你的吹!!! 
    关于错别字 
    差点儿忽视了小林兄的深刻! 
    答龙之醒问 
    乱来!!! 
    我为什么觉得韩寒不错 
    震灾的教训 
    新浪网贴这篇东西的家伙是个他妈的什么玩艺儿呀! 
    laoniaor考 
    甭跟着瞎操心 
    《没有如果》 
    再说两句实话 
    连看三个 
    「作家就是编故事的」 
    再说几句爱玲的事儿 
    也谈余虹 
    电影剧本「圣诞礼物」 
    苏州河还那么臭吗? 
    纪念我爸爸 续 
    纪念我爸爸 
    一位粉丝的日记 
    林兄啊,绝望! 
    猜迷(打一人名) 
    亲爱的姑娘们 
     喝了酒终于想起来了!  
    你是不是想活活气死李泽厚? 
    好题目! 
     包子与麻雀 
    声援章诒和小姐 
    “一小撮”这个观念在日本适用吗? 
    王朔现象 
    誓死保卫马克思! 
    日本牙医颂 
    国民素质交响曲 
    给“国骂”一席地位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