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字体∶
国民素质交响曲

老唤 (发表日期:2007-07-16 06:13:06 阅读人次:1533 回复数:3)

   国民素质交响曲

  
序曲

  
1、请允许我在这里给大家演奏《国民素质交响曲》。但这并不表示演奏者的“素质”与听众们有什么大不同,因为演奏者也是中国人。尽管飘泊海外多年,仍逃脱不了作为中国人的宿命。

  
2、交响曲的乐思“素质”在这里主要指精神方面。

  
国民体质的改善可以在几年、十几年内初见成效,但是精神素质的改良却需要几代、几十代人不懈的努力。

  
举例来说:我们可以在不远的将来、在奥运会上获得更多的金牌(暂且不去讨论我国特有的“国家队”是否体现了约十三亿国民的体质状况),但是我们的民主观念、法律观念、道德观念、人权观念、环境保护观念等等的改善却需要数倍的时间和数倍的努力。

  
单就体育来说:我们可以在个人竞技或需要少数人单纯配合的竞技,比如单打双打之类中较快地取得成绩,但是在多数人需要复杂配合的竞技,比如足球中,就很难在短时期取得进展,因为这与选手素质中的精神因素有关。

  
3、精神素质的状态与“经济发展”的程度和钱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就像我国的“企业家”们并不都具有较高的精神素质一样。实际上情况往往相反。

  
第一乐章

  
首先我想请求听众允许我在此省略对国民素质种种表现的演奏,尽管常识要求把这一内容当作第一乐章的主题。省略是因为不想复述我们的报刊杂志电视新闻里司空见惯的东西,其长度足以破坏听众的胃口。而且在我看来“打架”、“骂街”、“损人利己”、“损人不利己”等等等等的各种行为都是表面现象,造成国民素质不断滑坡的还有更深层的原因。而满足于这些现象的演奏反而会影响乐思的进程。省略还因为我相信任何一位不麻木到不仁程度的听众在自己和同胞日常生活的一举一动里都能发现国民素质的这些表现。

  
其次,我还想请求听众允许我省略给我们的国民素质“定位”这一应该是十分重要的部分,包括在时间上的定位和在空间上的定位。

  
我不是不知道“有比较才能有鉴别”的道理。省略是因为无论在欧美还是在亚洲,发达的国家大都基本是“民主”的国家,只有群众的真正的主人翁的自觉心态才能调动人民的最大的积极性和启蒙对国民素质的觉悟。单纯进行空间上的国民素质的比较有本末倒置、舍本求末的嫌疑。何况无论美国还是日本又并非国家体制的样板。更何况我们只能学点儿人家的“皮毛”。

  
就是说我们的“有所发展”只是“水涨船高”的发展。举例来说:外国有了原子弹,我们也有了原子弹,外国有了人造卫星,我们也有了自己制造的人造卫星,外国有了民主,我们也有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外国有了新干线,我们也有了新干线,外国有了LV、劳力士,我们也研制出了LV、劳力士,外国有了航空母舰,我们在不久的将来也将拥有自己的航空母舰……不过一俟战争爆发,我们又将惊呼,我们的“三八大盖儿”还是不如人家的“飞机大炮”!幸亏我们也有长处:人口世界第一。我们就是被他们打死一半儿也比他们人口多!

  
MADE IN CHINA 这个伟大的字眼儿在改革开放初期被国外解释为“货色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很便宜。”这正中我们下怀,只要能卖钱,还管什么质量!于是一夜之间我们的农民摇身一变成了服装设计师、食品制造商……尽管我们的一双鞋的价钱撑死不到人家的百分之一,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的大款儿们开着奔驰出入五星宾馆。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 MADE IN CHINA又有了新一层的意思,竟然像“毒品”一样令人敬畏了。不过我们的国民素质使我们的企业家和领导人还顾及不到人格国格,还预见不到“飞速发展”的结果。

  
跟在别人的屁股后面“发展”,当然容易:照猫画虎就是了。怕就怕连绘画的基本功都没有,那么就更无法奢谈与他人比肩了。我们到现在还很奇怪:曾经号称世界一流的威武雄壮的北洋水师怎么这么快就被日本打败了呢?其实现在的境况比那时也强不了哪儿去……请听众注意,本乐曲并不歌颂战争,只是以战争为例说事儿。

  
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否认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我们的“国军”的素质比鬼子的军队逊色了。国军“抗战”了八年,非但没有把敌人赶出去,反而被敌人赶得满处乱转。如果不是美国给日本扔了两颗原子弹,如果不是苏联出兵对日宣战,这抗战还不知道还得打多少个八年呢……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们以战胜国自居的心情!

  
与此同样,在时间上考察国民素质的境况似乎也意义不大。因为时过境迁。虽说我们几百年前曾经似乎有过夜不闭户的盛世, 但我们前不久也有过人人学雷锋的时代啊!尽管“向雷锋同志学习!”这一口号阻碍了我们正视贫穷落后的根源,推迟了摆脱贫穷落后的步伐,但是那时候我们确实是“人穷志不穷”。

  
当我们开始为我们的国民生活水准感到耻辱,我们又偏向了另一个极端,一个“形右实左”的极端:“人人为我”好像更适于我们的民情,就连祖宗留下来的这点儿遗产也要在我们这一代花光,哪里还顾得上下一代!就目前情况看,由于我们的国民素质,我们对这个弊端为下一代、下下一代带来的灾难还缺乏认识。

  
不知是谁,发明了一个好像很和谐却很愚蠢的口号,叫做“人人为我,我为人人。”这个口号之所以曾得以推广,一方面因为其很有“辨证”风味儿,有点儿像数学上的“负负得正”;另一方面由于其与我们国民精神素质水平相当:在一个只具有最原始的行动准则的国家里,我们只能将陋就简,搞点儿简便易行的临时措施……而实际上,两个错误是不能等于一个正确的!

  
第二乐章

  
中国人没有民主的习惯。

  
这是因为在至今为止的漫长的中国历史上,中国没有过一点儿民主的经验。

  
这就像中国人没有吃西餐的习惯一样。当然不否认少数在欧洲生活过的人喜欢吃西餐。更不能否认他们其中一部分人吃西餐只是为了吃给别人看,骨子里还是喜欢吃中餐,因为他从小吃惯了中餐。

  
因此中国人可以说基本上搞不清什么是民主,就是说没有民主也不觉得有什么不舒服。他们只是从书本上和电视上看到过西洋式的民主,但是骨子里还是奴性十足,习惯中式的封建社会。“枪听我的话我听党的话”就是一例。这首是否具备初级作曲素质还尚待商榷的歌曲之所以能够在全国唱红,那是因为它说出了我们的心里话,尽管你现在也许变修了,不这么认为了。

  
奴性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喜欢奴役,一是喜欢被奴役,两者一回事儿。在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所建立的社会主义中国,其本质还是封建社会,还是一个典型的等级社会:有权的和没权的、共产党和老百姓。

  
政权掌握在共产党的一小撮更为特权的人物手中。他们为了掩人耳目,也许会提拔一两个奴性十足的人物来代替自己行驶权利,就像公司的董事雇用经理,当然老板还是董事。我国的法律也只对老百姓发生作用,党另外有“党纪”,党纪当然也是“自上而下”的。

  
党纪、国法是两回事。这是等级社会的根基,不能有丝毫动摇。

  
我国自古就有“刑不上大夫”的传统,刘少奇他们只是权利斗争的牺牲品。虽然有时候也说“天子犯法与庶人同罪”,但是谁敢追究慈禧太后或者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刑事责任?

  
党有时候也会处理掉几个所谓腐败份子,那是因为他们有暴露党的本质的嫌疑,“危害”了党的利益。

  
党本身基本上是没有缺点和错误的。我党有些领导人爱说“以史为鉴”。那是对别人,不能对自己。我党从来不谈“反右”、“文革”、“六四”……,就是因为一旦深究就将使我国的“马克思主义”变成狗肉铺子前挂着的羊头,就会使“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羊皮露出封建社会的尾巴。

  
在不谈的同时,还要鼓励“讲真话”、号召“实事求是”,这是技术问题,是策略问题。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同志务必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

  
在这一点上,毛主席无可指摘。他老人家最讲究策略。从维护自己的权力到解决国内外问题都做得天衣无缝。那时,知识青年是多么诚心地不远千里去向贫下中农学习啊!就连机灵的小平同志被打翻在地还踏上了一只脚之后,仍在做深刻的自我检讨……更何况我们一般人的智商还比不了小平同志!

  
我国国民素质的聪明之处在于总是想办法绕开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经之路。

  
俄罗斯人不是这样。布尔什维克的十月革命好像没像我们打死那么多人就夺取了政权,并且还成了我们的“老大哥”。几十年后,当他们发现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伟大的布尔什维克解决不了那么多根本问题的时候,又出了一个叶利钦!居然以“不流血”的“和平演变”实现了基本上的民主,让所有的俄罗斯人都出来选举、都出来卖力气……

  
但是今天的中国已经发展了,已经强大了,已经有了不叫“老大哥”的实力了……

  
“世界大同”,抛去其天堂般的宗教色彩,不止是一个理念、理想,还是一个必然的发展趋势。

  
这是因为人类必将追求一个相对合理的社会存在形式,不管步伐快慢。接近这一形式的国家给远离这一形式的国家提供了参考,就像在医学、数学、物理学、化学等科学方面提供榜样一样。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也不管你固守什么意识形态,你迟早不得不走上这条通向“世界大同”的道路。现在已有的和不断推陈出新的交通手段和通讯手段也鞭策着人类走上这条通衢。

  
阻碍这一进程的都将被历史划入反面角色,而且阻碍的时间越久,反作用也就越大,牺牲必然就越惨重。这也是历史上我们总是你死我活、大量死人的原因。

  
第三乐章

  
作为《国民素质交响曲》的主旋律虽然时隐时现,但是其中民主与法制的血缘关系却越来越清晰。

  
我们有一个杂志,就叫做「民主与法制」。多么漂亮的一个名字啊!因为它说明了外国有的我们也有,就像暴发户的客厅里摆着的德国三脚钢琴。还因为它把一对儿孪生兄弟又放在了一起。民主催生了法律,法律又维护了民主。此后才有人权而言。

  
演奏至此,大概听众已经可以原谅我在此省略“如何提高国民素质”这种初级音乐教程必修课的内容了。省略是因为这个问题只是树木而不是森林。当然我也知道,其中“教育”一节十分重要,特别是文科教育。

  
我们国民素质里有一个根深蒂固的观念“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好像只具备了理工科的知识就算有了教养。这是十分愚昧的,也是十分危险的!理工科十分重要,但其只是一门“手艺”,就像裁缝、鞋匠等等的“三把刀”,(不可否认,这三把刀救了不少海外华侨的命,给了他们起码的经济保障。)或顶多像我这样的演奏家的演奏。当然他们可以制造出原子弹、氢弹,但是把它们扔到哪儿去,他们却搞不大清楚,也许连想也没想过。理工科也许会带来某些方面的“腾飞”,但是是否能保持社会发展的“平衡”、“不失速”,特别是是否有利于将来,就缺乏理论支撑了。

  
因而没有文科知识,或只有书本上的文科知识而不是像热爱空气那样热爱民主、法制、人权、自然等等的领导人都只属于爱权,因为这权是特权。

  
所谓“教育”是自上而下的,不如让大家“自学”,省钱省力。自学的方法是全民参政,全民选举,从小选到大选,而不是由上级或者党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而指定或任命“候选人”或市长省长。只有这样,民众的学习才会是自发的,只有这样,真正为全民着想的“德才兼备”才能代替贪官污吏。因为“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即使伪装,兔子尾巴也长不了,危害会控制在最小限度。

  
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开始有一部初具规模的法典和一套自己的法制制度。伟大领袖毛主席曾经教导我们说:“阶级斗争是个纲,纲举目张。”我们现在好像已经不是等级社会和封建社会了,应该与时俱进,改成“民主是个纲,纲举目张。”

  
到了那个时候,政府领导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忙、这么顾此失彼了。扫黄、禁赌、打假、反贪、解放童工、整顿交通、精神文明、抄查假药等等的工作量也会减轻。那些为了发财致富变着法儿与中央搞游击战的散兵游勇也就失去了生存的基地。

  
道理再简单不过,其优越性也为先进国家所证实,但是不能采用,因其不适于我们的领导和我们的国民素质。

  
第四乐章

  
没有法典和法律观念的后果如何呢?

  
简单说就是“穷了老百姓,富了国民党。”

  
在春雷般震天响的“先富起来”的“新观念”的指导下,我国人民群策群力,人工污染的空气、水源、食品、药品、蔬菜水果、水产肉类,乃至建筑家具玩具等等五花八门层出不穷,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的聪明才智。只要能赚钱、什么都不吝。我国人民对此也不像西方人士那么神经过敏,吃什么不是吃,用什么不是用?别说假包子了,如果不知道吃得还不是照样香。我们有句俗话,叫做“眼不见为净”,比“睁眼儿瞎”好听一点儿……

  
大概是由于“物以稀为贵”的道理吧,中国人的命相对便宜。我国人口众多,就是死掉十分之一仍然是世界第一!何况早死几年,那算得了什么!这才充分显示我们民族不怕牺牲!

  
受到污染的不单单是物质方面,还有精神方面,假冒伪劣,八仙过海各显其能。

  
就拿最为喜闻乐见的影视来说。你共产党不是严格把关让我们回避现实吗?我们著名编导并不比你中央领导笨,当然拥护中央的精神。“现实”有多麻烦,费力不讨好。而且那是才能的试金石,一亮相就露馅儿。咱们玩儿“历史剧”,来点儿打斗,来点儿色情,照葫芦画瓢,这有多方便。弄完乾龙弄雍正,操完清朝操明朝。好在中国历史那么悠久,时不时就改朝换代,还怕这辈子吃完喽?反正“群众是真正的傻逼”(内行的专业术语,或说行话),没有比从他们那儿弄钱更容易的了。

  
与此雷同的是报纸杂志,还有五花八门的出版物。当然还有我们的教育阵线、医疗卫生阵线等等等等。我们的国民素质在经历了战争、反右、大跃进、伟大的文化大革命、第二次大跃进……的洗礼已经发展到了空前低劣的水准。

  
经常在报纸和电视上又看到从首都到地方的五彩缤纷的“无法无天”“惊动”或“震惊”了中央,想想中央也真不容易!长此以往,就是没有神经病也会被惊出神经病来。但这并不能触动广大人民群众的同情心。

  
罗贯中、施耐庵如果活在当今,中宣部如果能高抬贵手,他们一定写出超过《三国》、《水浒》那样永垂千古的好作品来。

  
因为没有一部可以依据的详尽并不断完善的法典,又因为没有法制的制度和观念,我们敬爱的中央首长只好自己动手,头疼医头脚疼医脚。今天扫黄、明天禁赌、今天打假、明天反贪、今天解放童工、明天整顿交通、今天抓精神文明、明天抄查假药……这是我们的传统:一个运动接一个运动!因而我国领导人比国外任何一个总统都忙,忙得焦头烂额顾此失彼。不过这样也好,更显出“为人民服务”的“英明领导”的本色!试想,中国没了谁都可以,如果没了中央领导,中国可真是乱成一锅粥了!目前这碗粥再难喝,还是可以喝的粥!

  
至于天高皇帝远的地方,中央也搞不清楚。责任应该由地方承担,不行就撤他两个省长什么的。中国人不是喜欢“包青天”吗?中央演的就是包青天的角色,碰上了包青天算你小子倒霉!或者, 算你小子运气!

  
真正的聪明人高喊“人民万岁!”“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这是因为他知道他可以听到回声、拿到回扣。只有傻子之类才演奏“国民素质”、“国民素质之民主要素”这样的乐曲!这不是找挨骂吗?且不管这骂出于什么立场观点,或者现实利益,最起码应该看到傻子们不是为自己,而是在为听众演奏。

  
以前在很多场合,我们常常不得不唱“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这是上级在强奸下级,但是双方的奴性并不影响互相配合。以至于唱的次数太多了,随口而出,竟搞不清歌词的意义了。这也是我们可爱的国民素质:好唱歌不求甚解。

  
尽管如此,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像我国这样“同心同德”,党代会上总是“一致通过”。演节目的心安理得,看节目的也心安理得。这是一个再和谐不过的和谐的国家了。节目反复上演,以至于连观众都觉得国外的“民主”也不过如此,就像我们研制的LV、劳力士,比法国瑞士的也不相上下。这就是说,我们的国民只配享受这样的民主。

  
那么,我们的国民素质、特别是国民素质中的民主要素有没有转化的可能性?

  
这个目前只为少数人考虑的问题随着时间的流驶将为大多数人感到头疼。那时候,这个问题才能真正成为话题。

  
当然,战争、革命之类改变不了国民的素质,这已经被很多聪明人,例如托尔斯泰,甘地等指出过,也被我国历史证明过:换汤不换药。

  
那么……什么时候呢?

  
当惜权如命的领导人和惜钱如命的企业家围坐在餐桌前开始点菜的时候……而且当他们理解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时候。

  
“鳝丝!”

  
“你不要命啦?”

  
“木樨肉!”

  
“算了,我国木耳已经被外国禁售,何况再加上猪肉!”

  
“干脆,辣子鸡丁……”

  
“我操,你没看报纸?”

  
“那你说吃什么!”

  
……

  
“还是先点酒水吧!”

  
“来几瓶茅台!”

  
“我看国货就算了吧,还是喝法国葡萄酒吧。女士们就来法国矿泉水儿……”

  
“你敢保证那是真货?”

  
……

  
我们可以没有民主、我们可以没有法律、我们可以没有人权……但是我们不能不吃饭!正所谓“民以食为天”。

  
当吃饭与国民素质产生了联系,当国民素质的问题不单单是与领导人和群众无关的少数人的“认识问题”的时候,国民素质就有了提高的前提。

  
于是乎大家开始骂街:“这是什么世道!”

  
于是乎大家开始追究刑事责任:“这他妈的归谁管?”

  
于是乎大家开始犹豫……

  
于是乎有所领悟:“ 我们正在制造大量的垃圾!而我们却把它们称做发展”!

  
于是乎大家开始考虑:“我是否能逃脱干系?”

  
于是乎大家突然发现了新大陆:“原来是国民素质的问题!”

  
于是乎大家在有了借口的同时也有了“共识”或说“共同语言”。

  
于是乎“相逢一笑泯恩仇”……

  
周而复始……

  
最后, 当人们终于理解了尼采一百多年前声嘶力竭的叫喊的时候,当群众终于发觉我们并不需要一位神、或者众神、或者党领着我们、导着我们走路的时候,当我们发现我们的国民素质里缺少民主与法制的要素的时候, 当大家感到国民素质与民主法制有血缘关系的时候,当民主法制不再是几个“精英”的奔走呼喊,而是像明治时代那样成为大众的“时髦”的时候,当我们认为应该是“党听我的话”的时候……世界仿佛就要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了:

  
“原来事情并不那么复杂!”

  
“原来国民素质和社会体制是一回事儿!”

  
“但是我们这些人的特权呢?谁来保护我们这些人的特权呢?”……

  
尾声

  
日本的法律禁止饲养乌鸦,但是我在日本的时候却悄悄地养了一只乌鸦,因为我是中国人。这还因为我虽然饲养过麻雀、猫头鹰之类,却不理解日本的乌鸦。它们为什么在东京生活得衣冠楚楚聪明过人?而在我国,乌鸦一般只瘦弱地傻乎乎地生活在荒野的自然环境。

  
我的乌鸦和我同名,从一降生就把我和我爱人当成她的衣食父母。有一天当她突然看到我从抽屉里拿出的弹弓时,她震惊了……

  
同时,我也震惊了……为她的震惊而震惊……

  
她的震惊表现在她立即起飞并惊恐地大叫。

  
我的震惊却是长久的沉默。

  
在日常生活中因为工作关系,我见过大量的日本刀,但是几乎没见过弹弓。我的乌鸦从小和我生活在一起,更不可能见过弹弓,更何况我的弹弓还是根据童年时代的记忆自制的!

  
那么她为什么认识弹弓?……

  
以后我又试了几次,屡试不爽。我还发现,她不但对弹弓表现出震惊和恐惧,而且与我的气枪、甚至橡皮筋之类的东西不共戴天。一旦看到便立即起飞,把屋里搞得杯盘狼籍,好像在和一个无形的敌人做斗争,直到这些东西从她的视野消失,而她的视觉又是令我惊讶地敏锐!

  
这使我想到了弗洛伊德先生的“无意识”学说,使我想到了李泽厚先生的“积淀”学说……我相信那是乌鸦的本能,是乌鸦的先祖为了和人类共同生存而在自己的精神素质中种下的“法律”要素!正是这一“法律”要素才保护了乌鸦们在都市得以发展壮大!

  
我曾在被禁的《日本人的背影》中流露过我对作为群体的日本乌鸦的厌恶,但是我不得不敬畏日本乌鸦的素质,特别是素质中的“法律”观念!它们绝不是我们的成语所误解的“乌合之众”,它们生活在严密的组织纪律之中。

  
“向乌鸦同志学习!”

  
全曲终

  




 回复[1]:  唐辛子 (2007-07-16 12:42:28)  
 
  台风四级

  
文章六篇

  
向老唤同志学习!!

 回复[2]: 你说咱们怎么办? 老唤 (2007-07-16 23:37:41)  
 
  晓鹤每天盯着我老婆要稿子,你说咱们怎么办?

 回复[3]:  唐辛子 (2007-07-16 23:49:32)  
 
  回复[2]: 你说咱们怎么办? 老唤 (2007-07-16 23:37:41)

  
晓鹤每天盯着我老婆要稿子,你说咱们怎么办?

  
-----------------------------------------------------

  
答:让你太太也每天盯着晓鹤要稿子。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小題大做] 
    我肏! 
    论[谁忽悠就拍谁] 
    论泡菜 
    这篇文章 
     關於[群眾是真正的傻屄] 
    科長先生 
    家拿大是什么东西? 
    關於[愛情] 
     我坦白交代 
    先把自己的屁股擦乾淨,再。。。 
    關於[老王陽痿]一案的調查報告 
    論局長打蒼蠅 
    论智商与婚姻的关系 
    如何寫作文 
    自私与智商 
    今天 
    回101 
    老喚的职业病 
    学习陈X 
     關於[软柿子] 
    流氓本性? 
    捧沙和棒沙 
    「就」字的研究 
    向待先生致歉 
    泛精神分析学 
    一个没有灵魂的高级混子 
    我的1978 
     「日中商报」和韩寒   
    「民主」之我见 
    “鸡巴主义” 有3天内的新回复 
    最近我确实不像话! 
    人家讨厌的是你的吹!!! 
    关于错别字 
    差点儿忽视了小林兄的深刻! 
    答龙之醒问 
    乱来!!! 
    我为什么觉得韩寒不错 
    震灾的教训 
    新浪网贴这篇东西的家伙是个他妈的什么玩艺儿呀! 
    laoniaor考 
    甭跟着瞎操心 
    《没有如果》 
    再说两句实话 
    连看三个 
    「作家就是编故事的」 
    再说几句爱玲的事儿 
    也谈余虹 
    电影剧本「圣诞礼物」 
    苏州河还那么臭吗? 
    纪念我爸爸 续 
    纪念我爸爸 
    一位粉丝的日记 
    林兄啊,绝望! 
    猜迷(打一人名) 
    亲爱的姑娘们 
     喝了酒终于想起来了!  
    你是不是想活活气死李泽厚? 
    好题目! 
     包子与麻雀 
    声援章诒和小姐 
    “一小撮”这个观念在日本适用吗? 
    王朔现象 
    誓死保卫马克思! 
    日本牙医颂 
    国民素质交响曲 
    给“国骂”一席地位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