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字体∶
我为什么觉得韩寒不错

老唤 (发表日期:2008-05-18 23:22:29 阅读人次:5138 回复数:31)

   我为什么觉得韩寒不错

  
1,有人捐款是为了自己:捐了就安心了。捐了就心系灾区了。捐了就爱国了。……顾不上考虑款项的去向。(贪官会高兴遇到SB,就像演员遇到粉丝,老鼠爱大米。)

  
2,有人进一步:他们想到了对方,希望捐款能到达灾区。甚至希望好钢用在刀刃上。因此耗费一番功夫。

  
3,像韩寒:他的经验告诉他:不能相信任何人:钱在一个废物的手里就是废纸!就像「希望工程」!他要亲自磨一把钢刀!费钱、费力、费心。

  
4,在重建灾区的时候,还要决定把钱捐给什么人:「好人」还是「坏人」、你的「战友」还是你的「敌人」!

  
支援灾区有各种办法,采取什么办法与捐助者的水平有关!

  





Page: 2 | 1 |

 回复[1]:  无悔 (2008-05-18 23:31:18)  
 
  我觉得老唤不错

  

 回复[2]:  蛇 (2008-05-18 23:49:33)  
 
  政府都混到这种不让人相信的程度了,惨了点~~~

  
> 像韩寒:他的经验告诉他:不能相信任何人

  
坚决支持这种观点,没在国内做过生意的人也许不太理解,甚至根本就无法理解,可事实就是这样!

  
也许回去让蛇咬几口之后才会知道什么叫“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回复[3]: 谁知道 老唤 (2008-05-18 23:56:15)  
 
  世界各国捐款的总数?

 回复[4]:  夏雨 (2008-05-19 00:16:45)  
 
  老唤直心直肚肠。

 回复[5]:  蛇 (2008-05-19 00:30:26)  
 
  有个问题一直不明白,任何人捐款的目的都是为了灾民,难道把款捐给日本的机构他们就不给中国灾民了嘛?日本的机构把现金换成物质再送到中国,这样不好嘛?

  
既然目的都是一个,为什么不把款捐给日本机构呢?又方便又快捷,为什么不这样呢?有点怪怪的感觉~~~

 回复[6]:  夏雨 (2008-05-19 00:37:33)  
 
  zt作者: 飞虎队

  
不应该让中国官方来掌管救灾捐款

  


  
据说世界各国以及社会各界的捐款现在已经达到上百亿,这笔巨款虽然还不够中国官方的官僚们公款吃喝半个月,但是对于灾民来说,却是生死攸关的救命钱,所以应该严格管理。

  
但是在灾难当头的这种混乱无序的状况下,很多时候捐赠和管理的程序却是很混乱的。因为很多捐款者特别是民间的个人捐款者,在匆匆捐出善款的时候,都没有进行确切的登记,很多人甚至根本不留名,这样一来,大量的捐款就根本无法得到确切的数目统计,这就为中国官方的贪污侵吞大开了方便之门。

  
而且,中国官方下属的某些国营机构,如中国移动,还借机大发国难财,引诱大家用手机短信的方式进行捐款,并且每条短信还收取手续费。而手机短信进行捐款这种极度分散.极度难以确认.极度难以核实的捐款方式,根本就无法进行总额的确切统计,事后也无法一一核实。

  
相信不会有任何人会不要脸到说中国官方的这些贪官污吏在这么一场灾难来临的时候就突然都变成了圣人君子。平时在公款数目清楚,全国十几亿双眼睛都盯着的情况下,他们都敢肆无忌惮地大肆贪污侵吞,不管是扶贫款还是希望工程款。那么,在现在根本无法即时对捐款数目进行准确统计的情况下,把这笔数目不清的巨款交给他们,无异于把钱交给盗贼管理。在这种没有任何监督的诱惑下,哪怕真是圣人君子都会忍不住不贪,更何况是盗贼呢?

  
何况现在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救人上面,根本无法腾出手来对中国官方在暗地里的行为进行任何监管,这样,他们收到这些数目不详的捐款之后,随便捏造个远远小于实际数额的账面数额,然后把剩余的款额吞掉,这样就永远都死无对证了。

  
所以,我建议,如果是个人捐款,完全可以采取亲自前往灾区亲手将钱交到灾民手中的方式,顺便也可以去救灾,或者在灾后重建时直接联系当地灾民进行捐赠,可以采用一对一的帮扶形式。反正个人捐款一般数额较小,操作起来简单。完全没有必要捐给任何官方机构。

  
那么,已经在自己单位上被领导强迫或诱骗进行了的捐款怎么办?这个虽然已经难以追回了,但是也一定要要求他们进行准确的数额统计,并锲而不舍地跟踪捐款的使用情况一直到最后,这一来是为了灾区人民的利益,二来也是为了维护捐款人自己的合法权益,三也是为了有效打击贪污腐败,净化社会空气。

  
因为根据我们一贯的经验,这些在自己本单位进行的捐款,一般来说大部分连本单位的门都出不了就会被所在单位官员侵吞掉。

  
而各国政府以及国内外企业的捐款,就更有必要也更有力量进行独立操作了。因为这笔捐款是救灾捐款的主要部分,且捐献者具有个人捐助者所不具有的强大行政和法律支持力量,完全应该更负责任一点。

  
而不应该像现在这样,各国政府以及各企业将动辄数千万数百万的巨款交给中国官方之后就不问后事了。这既是对灾区人民的不负责任,也是对自己本国纳税人或者公司利益的不负责任。

  
就连两个人合伙做点小生意都知道要两个人共同管帐,何况是国际间众多国家数额达上百亿的资金运作呢。

  
建议各国政府可以协商合作,共同建立一个或者若干个独立的救灾资金管理委员会或者基金会之类的,好比是股东会或者董事会,各国都派人员共同监督管理,或者由联合国出面进行牵头组织,直接面向灾民进行救济,不必交给中国官方代理,这样就可大大减少被贪污腐败消耗掉的成本。

  
各国政府以及各企业可以理直气壮地向中国官方提出这个要求,毕竟这是在出钱救人,而不是来赚钱谋利。如果中国官方对此加以阻挠拒绝,那就说明他们心里有鬼,届时再可采取法律手段对他们阻挠救援的行为提起诉讼,或者向联合国相关机构检举,请求联合国相关机构对此进行制裁。

  
联合国不知道有没有类似的法律机构可以处理此类事件,海牙国际法庭据说可以对任何违反人道主义的罪行进行审判,那么,此次中国官方阻挠拒绝国际救援力量前来救灾,应该就可以算是一种违反人道主义的犯罪行为。对此可提起诉讼。

  
那么,已经转交给了中国官方的那些捐款怎么办?还是不应该放弃监管,各国政府应该要求中国官方始终提供具体到每一元钱的详细使用记录,一直追踪监督到底。而不应该把这些捐款当作是给中国官方送人情,送出去之后就不管了,就不了了之。这才是真正对灾民负责任。

  
如果届时中国官方拒绝提供救灾捐款的使用记录,或者记录与核实的情况对不上号,国际力量就有权要求中国官方退还这笔捐款,或者作出赔偿。并提起法律诉讼,冻结中国官方在海外的财产,并对任何有官方家庭背景的“留学”官崽的在海外财产进行审查,如来源不明也一并当作黑钱进行冻结。

  
国内外的各捐款企业也可参考此进行独立的救灾资金监管运作。

  
我相信其实从中共最高层领导如胡温的角度来说,应该也是乐见贪污腐败能有所收敛的,因为毕竟国家是他们自己的,应该也不会愿意被下面各地方官员的贪污掏空了家底,动摇了自己的统治基础。只不过可能被大量腐败官员包围挟制,无可奈何吧。

  
中国古代,皇帝都是会把地方官员的贪污腐败看作是家贼行为,从而深恶痛绝,严加查办的。

  
所以,借这次抗震救灾的契机,中国社会各界,海内外各捐助企业,以及捐款的各国政府,都应该拿出勇气来,理直气壮地向中国官方最高层提出:自己独立管理使用自己的救灾款。这是完全合理合法的。

  
而且开好了这个头之后,以后还可以进一步要求对任何公款的使用,都要做到有社会力量参与监督,都要对社会公开其使用情况。

  
毕竟这只是要求管好属于自己的钱而已,又不是要跟他们争夺政权。完全是合理合法的。

  
要严厉打击中国官方的贪污腐败,办法很多,就看全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有没有这个决心了。

  

 回复[7]: 各国捐款 老唤 (2008-05-19 00:42:56)  
 
  先要放在银行里生利息。

 回复[8]: 不能白捐 黑白子 (2008-05-19 00:47:30)  
 
  >任何人捐款的目的都是为了灾民

  
蛇在装糊涂——捐款的目的可以有一个,也可以有两个甚至三个、四个……当然,其中一个是为了灾民。

  
更有功夫深厚者,可以将捐款当作手段,借以达到某种目的。

  
从上述角度上讲,当然不能将款捐到日本机构了,一定要捐到中国。

  

 回复[9]:  蛇 (2008-05-19 00:53:42)  
 
  电视报道,日本5亿日元的物质今晚已经到达成都机场!日本政府真聪明!!真心感谢!!!!

 回复[10]: >>「蛇在装糊涂」 老唤 (2008-05-19 01:03:44)  
 
  同意一大半儿。

  
因为靠捐款谋取个人利益的那一部分不在蛇的考虑范围之内。蛇是一条纯洁的蛇。

  
似乎应该把「任何人」改成「很多人」或者「一些人」。

 回复[11]:  志村犬 (2008-05-19 02:13:17)  
 
  要较真的话这么说也不对阿,那中国方面把物资卖了换钱揣自己口袋里也行啊。

 回复[12]:  老狼 (2008-05-19 07:13:55)  
 
  犬说得不错,有那个可能性,但是动作起来比较扎眼,被发现的可能性要高不少。

  
另外,

  
我发现日本电视上对震区的危机意识都比中国强,对悬湖、水库、瘟疫等方面的分析报告。

  
中国还是报喜不报忧的基调。

 回复[13]:  东京博士 (2008-05-19 09:19:54)  
 
  在一个从上到下见钱眼开的社会,是不可能因为一次偶然的灾害改邪归正良心发现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国有着很多平时没有机会贪污捞钱的红了眼睛的人,志村犬说的假设我早就想到过,所以虽然我小捐了一点,但对那些热血捐款呼吁什么的兴趣不大,因为在那样的社会里,热血往往会被利用(恶用),这不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是有太多的小人构成的那样的社会体制侵吞过无数的君子之财,咱们的钱财也不是飞来的,都是自己挣来的口粮钱。

 回复[14]: 据说,国外的慈善机构 陈某 (2008-05-19 09:39:17)  
 
  募集来的钱财,真正落实到个人手里的,也就是30%,或者更少。

  
据说而已。有没有切确数据,请蛇考证一下。

 回复[15]:  蛇 (2008-05-19 10:13:48)  
 
  > 有没有切确数据

  
确切数据?这个估计很难搞到吧。

  
一般慈善机构筹到钱后也就是汇给受灾对象国就可以了,但是,对于象中国这样的国家,总是和大多数人不一样,是需要特殊关照的,这就没办法了,特殊情况要特殊处理。现在中国人己经满世界了,各国家里的各部门中几乎都有中国人,只能希望这些人向当地的机构提“千万不要把钱直接拿过去,要换成救灾物质,哪怕再多花钱付运费也值啊!”之类的建议了,还能有什么办法?

  
+++++

  
如果不深挖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源,就没什么前途了~~~

 回复[16]:  蛇 (2008-05-19 10:37:42)  
 
  再补充一点:

  
假设国家为补救这次灾害将拿出的预算额为A,按道理这个A就该全部用于救灾;如果再有捐款X,那救灾额就是A+X,这是最美好的事了。

  
可是,如果国家要保持A不变,也就是说把捐款X补进A,只拿出A-X,那其预算额就减少了X,这个X下一步被用来干什么呢?也许用来造“神七”吧,没有西方那种“问责”制度,没法说清楚的~~~

  
+++++

  
如果真的是下面那样,捐款被直接用于灾民的就是“0%”;与其说是给灾民捐款,倒不如说是支援国家建设呢~~~

 回复[17]:  待于泥/ (2008-05-19 10:47:46)  
 
  要较真的话这么说也不对阿,那中国方面把物资卖了换钱揣自己口袋里也行啊。

  
@@@@@@@@@@@@@@@@@@@@@@@@@@@@@@@@@@@@@@@@@@@@@@@@@@@@@@@@@@@@@@@@@@@@@@

  
大概是80年前后吧,我跟朋友在北京的地坛公园玩,看到一堆人聚在那里,钻进去一看,是卖床单的,新崭崭,一色的白色,质地非常好,边上印有我看不懂的蓝色字母,价格非常便宜,几块钱,我马上买了一条,并且一会就卖光了,买者卖者全做鸟兽散.回来后,找那帮知识分子问上面的字母是什么意思,有个文革前的大学生,在查字典后告诉我说那是德语,是德国一个慈善机构的全拼.

  
那条床单我用了很久,但常常想到这床单是不是应该有它本来的主人? 那个慈善机构在寄出这批床单的时候,有没有想到会有人以这种方式得到它?

  


  

 回复[18]:  蛇 (2008-05-19 11:16:02)  
 
  算了,这时候,只能相信党和政府会A+X了!

  
+++++

  
上面的话就当放屁了~~~

  
↓仅限于回答陈某的问题:

  
但是,如果是 A+30%X,那陈某听来的信息就是正确了!!!

 回复[19]: 我说的是国外慈善机构哦 陈某 (2008-05-19 11:27:24)  
 
  好像那个帖子看到过,找不到了。

  
因为慈善机构的运行成本,也要算在善款里面的。。。

 回复[20]:  蛇 (2008-05-19 11:33:56)  
 
  慈善机构的运行成本会占那么大比例?如果搞一次捐款,有70%被当运行成本消耗掉了,那还叫什么慈善机构啊?如果这样,日本皇太后还能挂名誉会长的名头?直觉上这种说法不可信~~~ 反过来倒有可能,70%+30%(运行成本)!

 回复[21]:  王者非王 (2008-05-19 11:44:20)  
 
  如果把派到当地人员(包括直接的救人和灾后重建所需的人员)的工资也要算在成本里面的话,70%也是可是理解的。但不是这样的话,我也不相信成本需要70%。

 回复[22]: >>「A+X……」 老唤 (2008-05-19 13:07:32)  
 
  数学不错!100分。

  
>>「这个X下一步被用来干什么呢?」

  
???……国家机密!

 回复[23]: 韩寒:捐款20万元,用以建希望学校 陈某 (2008-05-20 14:34:05)  
 
  韩寒:贸然进灾区不如拿起笔

  
捐款20万元,用以建希望学校

  
17日14点,晨报记者陪同韩寒一起来到位于成都市大慈寺的红十字会捐助中心。“违背”最初“不捐款”的承诺,韩寒和黄健翔、李承鹏分别捐出了20万元,当时,黄健翔、李承鹏先开车到达捐助点,韩寒打车过来。记者去接他时,他一身白衣配迷彩裤,加上一头乱长发,站在街口再普通不过。从街口到捐助点,韩寒挤过志愿者扎堆的人群,极少被认出。

  
据介绍,韩寒这笔捐款指向清晰,用以建设灾区的一所希望小学:“具体校址将在彭州、都江堰、绵阳等几个地方选。我们三个会担任名誉校长,亲自参与设计整个学校,包括走廊的宽度,让它经得起灾难。”而尽管有三人60万元捐款,这所希望小学的大部分筹备资金还是来自当地某房地产商:“首先,建设一所合格学校,起码需要三四百万元,这是我们的力量达不到的;另外,校舍建立是个很专业的事情,包括选址、审批等,更不是个人力量能达到的。”

  
此外,他也了解到,收养孤儿也远非想象中那么简单:“一大早我就收到了很多朋友的电话,说你给我在成都带几个孤儿回来,我们收养。但是收养一个小孩必须要有很多条件满足,不是那么简单的。”

  
如今,在灾区身体力行的经历,更让他决定,不再试图深入灾区,而是老老实实地在成都充当一个物资中转站的作用:“这样比较能帮上忙。我觉得,个人的力量实在渺小,不是你有冲动就能实现的。”

  
怕被说“做秀”,行动保密

  
韩寒告诉记者,地震发生后不久,在还没有充分了解灾情的情况下,他就来到了成都。

  
“那是在北京场地赛完了以后,我听到消息就觉得应该去四川做点什么,正好一个朋友给我打电话,我们就马上一起来了。因为是从北京出发,而不是从家里上海,徐静蕾、梁朝辉等朋友提供了大部分装备上的帮助,那时候还没有进行交通管制,我们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事情。”随着被告知灾情越来越严重,韩寒感觉人手和物资都不够,又让北京朋友带了一些装备过来:“那时的想法就是自助救援,从人力武力上支援,包括救人。另一方面,希望担当起前线记者的职责,在自己的博客上即时发布些最真实的灾区情况,让更多人了解到。”

  
至于捐款,韩寒很怕“中计”:“地震一开始我就捐了款,但我实在不愿意说。后来发现,不少人还真给捐款树立一个标杆,在那比拼,感觉就像喝喜酒送红包一样,捐得不达标,就被说成小气或者道德问题,变了味。但是,作家和车手的收入都比较少,大部分文字工作者还不算有钱,我不想让人有误解。基于这些考虑,我才会说,我的捐款为0元,说不捐款,实际上是抵制不好风气。”除了“捐款变味”的担心,韩寒的另一重顾虑就是怕被人说成是做秀,所以一开始就对自己的行动保密,希望低调:“后来媒体还是报出来了,很多媒体说要跟着,但我还是尽量低调处理,不愿意有媒体跟着。总之不想给人口舌,自己做事就是了。”

  
屡次行动受阻,放弃深入灾区

  
韩寒一行进行的第一个大动作就是“营救被困作家李西闽”。当时,这个“救援队”住宿在四川朋友家里,交通工具是车队赞助商提供的轿车,配备有油、通行证、照明和定位设备、卫星电话等。当时,大家都觉得应该有能力进行机动救援。

  
第一个想法是去报道的震源所在地汶川,但被告知都江堰到汶川的交通仍没打通,计划放弃。韩寒等转而试图到彭州银厂沟营救被困的作家李西闽,一路艰险,沿路状况远比他们想象的更复杂、更危险:“经过考量,我们不具备那个能力。贸然乱闯,很可能救人不成反被救,没帮上忙反倒添乱添堵了,还是希望救援队和吊车早日到那里,道路早日打通。”于是,又一个动作不得不放弃。

  
此后,韩寒等还前往江油、北川等地,其中北川因为交通管制等原因未能进入:“江油的状况还行,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太大的忙,就是留了些在成都购买的药物,还算起点作用。北川呢,一路上有难民出来,救援部队很艰难地进去,还有交通管制,我们根本进不去。”这样,北川救援计划最后也选择了放弃。

  
几次失败,考量形势,韩寒已经不再有深入灾区救人的打算,他还建议个体志愿者不要驾车去灾区,以免添乱:“建议现在个体志愿者不要自发来四川,也不要驾车去灾区。按照规律,可能已经或者将会有疫情,而且交通已经管制。”

  
充当“物资中转站”,同时博客传递实情

  
相比之下,韩寒的物资储备起了作用,尤其是他的博客成了储备物资的基地。韩寒表示,没能深入灾区,但他还是希望能留下来多帮点忙:“现在还不能确定我离开四川的时间。我觉得我还能帮上忙,很多朋友都要捐款或捐助药品等物品到灾区,我在成都可以充当物资中转站,让他们的捐助有个去处。我个人也会将捐款直接在当地转为物资。我也会注意什么物资是比较匮乏但我在当地没有办法解决的,到时候就需要大家的帮助。”

  
韩寒的博客也起到了一定作用,比如“这里需要帐篷”、“希望大量的水可以到成都”、“比较急需的是药物”、“需要一辆能够搭乘二十五人的卡车”等,都很快得到响应。同时,韩寒还在博客上澄清“成都水污染”等谣言。最后,韩寒表示,作为一名普通志愿者,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但他希望为赈灾做出自己的努力。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彭骥

  

 回复[24]:  王者非王 (2008-05-20 14:40:14)  
 
  韩寒是个真正聪明的人。

 回复[25]: 转贴 王者非王 (2008-05-20 14:45:18)  
 
  网上护国息灾百七系念法会

  
三时系念祈请文

  
近日中国四川大地震与缅甸风灾给我们学佛人很大警示,欲消除宿业,挽救劫运。吾人必须勇猛断恶修善,戒杀茹素,一心念佛,方有免难的机会!

  
净空在家乡中国安徽省庐江县,协助实际禅寺启建护国息灾百七系念法会(从2008年4月2日起至2010年3月25日圆满)。专为祈求中国境内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一切众生化解怨恨,消灾免难,祈愿全球各地净宗四众同修响应此无比殊胜的法会因缘,每日至诚念颂中峰三时系念法事全集一部,挽救劫运!南无阿弥陀佛!

  
净空顶礼

  
2008年5月19日

 回复[26]:  夏雨 (2008-05-20 19:22:27)  
 
  这个“被困的作家李西闽”,后来怎样?

 回复[27]: >>李西闽劫后口述: 老唤 (2008-05-22 03:26:05)  
 
  李西闽劫后口述:

  
口述时间:2008年5月16日 9:00

  
余一梅:大哥现在好吗?

  
李西闽:挺好的。

  
余:你当时到底怎么被压到房子里的啊?

  
李:当时我正在写稿子,就看到墙壁在动,东西哗啦哗啦往下掉,我就赶紧躲到柜子下面,楼就塌了,东西全部压下来,压在柜子顶上,把我的脖子压住了,动不了,头也动不了了。左手被压住了,动不了,右手可以动,但是什么都拿不到。

  
余:是什么柜子?

  
李:书柜。

  
余:是不是书柜掉下来和地面之间有个小空间。

  
李:是的,我就被卡在里面,手脚都动不了,想喝尿都喝不到。

  
余:听网友说当兵的都知道,喝尿的话能活5天,还说你一定知道。

  
李:我动都动不了,手脚都被卡住了,喝不到……

  
余:我听山庄的员工说你的房间里有箱新买的牛奶……

  
李:是啊,但是在厨房里,是早餐奶,喝不到。

  
余:那你就真没喝水就这么干熬了76小时?

  
李:72小时……那天下午2点……对76小时。

  
余:那你成英雄了!人类的脱水极限据说是72小时。

  
李:那些救我的人才是英雄,空军的那几个小伙子,干活很利索的,胆子很大,当时情况非常危急,房子都倾斜了,一半在河边悬崖上。他们冒险把我挖出来,稍有不慎,房子一垮,就大家都没命了。

  
余:他们挖你?不明白,你不是在顶楼吗?难道空投下来……房子不会垮掉吗?

  
李:他们爬到顶楼上来,从上面往下挖,一层一层地揭开,我也在里面配合,告诉他们先揭哪里再揭哪里,最后把我挖出来。就在我头顶上挖,很危险的。接连砸开了两堵天花板才能冲进来,每一次砸在天花板上,沙石和渣滓就往身上压得更厉害。没过多久,喉咙里就是很浓的痰,我就使劲咳,否则会窒息。到最后咳出来的痰已经浓得不成样子了……

  
余:受伤了吗?

  
李:左手一直被压着,所以现在整个左边都是麻的,左半身不能动。右手都压烂了,到处都是血。有个硬块块一直顶着我的头,流了好多血,流在我的眼睛里。想擦都擦不了,手动不了。后来解放军都觉得很吃惊,说流了那么多血还没死,简直是奇迹。

  
余:什么硬东西?

  
李:大概是铁片,柜子上的铁片,或者钢筋。当时是震了一下立即倒了,根本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身上全是压的砖块。

  
余:被困了那么久,你没有绝望吗?

  
李:没有,刚好被压的地方有个很小的空隙,我可以看到外面的光透进来。有人过的时候,我就呼救,我想总会有人来救我的。

  
余:恩,是的很久才有人来。

  
李:当时我还把掉在面前的电脑都打开了,想通过网络求救,但是连接不上。幸好没连上。

  
余:为什么?

  
李:当时一直以为是山体滑坡,所以才能坚持了那么久。如果当时知道是大地震,绝对坚持不了三天。

  
余:为什么?

  
李:如果是山体滑坡,心里想着会很快有人来救,而如果是大地震,山路断绝,到处都在救人,肯定情形就不一样了,很难会有人专门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救人的。

  
余:到最后的时候感觉如何?

  
李:我每隔三个小时就要使劲力气大喊“救命,救命”,希望有人能听见。不断有余震,老听见山上轰轰地滚石头下来。到第三天都差不多要绝望了,准备放弃了,但是仍然坚持了下来,幸好……

  
余:……

  
李:右手的伤,不是被挂伤的,是自己故意擦伤的,到后来怕自己睡过去了,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感到痛。

  
余:不过现在好了,小坏的爸爸又回来了,嫂子一直都还很坚强,一直都很冷静,一得知你有可能活着的消息,马上就飞成都了。见到你的时候她哭了吗?

  
李:恩……

  
余:你呢?

  
李:恩……

  
余:打算什么时候回上海?

  
李:就这两三天吧,现在动都动不了,哪怕能坐轮椅的话,现在都想坐飞机走了。这边医院伤员太多,我们都没有病房,全部睡在帐篷里。

  
余:有没有想感谢的人?

  
李:要感谢那几个来救我的空军小伙子,感谢我的战友易延端,还有那位自己进山来找到我的志愿者,姓席的小伙子,还有朱大可、蒋蓝、王海翎、韩寒还有很多很多网上的朋友,志愿者朋友,为我的事情到处奔走的朋友,谢谢你们。

  
这次会在我主编的军事小说丛书《集结号》上,特别策划“温暖集结,感恩回报”专题。我将会把本书的版税全部捐出,以帮助更多的灾区人民!

  


  

 回复[28]: >>陈希我心中憋的那口气该怎么吐出来 老唤 (2008-05-22 03:31:53)  
 
  陈希我心中憋的那口气该怎么吐出来 (2008-04-10 09:16:01)

  
标签:杂谈 分类:胡说八道

  


  
从《新京报》上得知,陈希我台湾版的《冒犯书》被当成淫秽书籍遭海关扣压,心里十分不是滋味。《冒犯书》是一本很有个性的和文学价值的小说,把它当成淫秽书籍是十分悲哀的事情。

  
陈希我认为,《冒犯书》是一部极为严肃的小说集,叙述的文学话题是:日常生活究竟是如何将激情、诗意和自由消磨的,体现的是作家孜孜以求的写作精神。陈希我并不讳言其中有一些“性”描写,但他认为这些“性”描写无论从内容还是篇幅来看,都不在于猎艳,不在于渲泄,更有别于法律规定的“淫秽传播”,这里的裸露类似于手术台上的裸露,是文学病理学意义上的裸露。

  
早在2005年,《冒犯书》的书稿就到了我的手中,当时我想将它出版,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成功。但是,我对这本书的感觉和陈希我是一样的,我不认为这是一本淫秽书籍。后来人民文学出版社将这本书出版后,我替陈希我长长出了一口气,我想,陈希我也长长地出了口气。

  
可是现在,陈希我的心里又憋上了一口气,这口气折磨着这个严肃认真的作家。他心中憋的那口气该怎么吐出来,这是个严重的问题。

  
我想不光是陈希我心中憋了口气,很多作家心里同样也憋了一口气。很多作家的优秀作品,因为种种“限制”而难于见天日。这让我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去年查处《死亡日记》盗版恐怖书和今年查处“恐怖音像制品”的事情,这个事情同样影响到了图书的出版。尽管“有文学价值”等的同类作品不在查处之列,但是不少出版社完全成了“惊弓之鸟”,连“有文学价值”等的同类文学作品也禁止出版。在这个问题上,我是个受害者,我有一本叫《腥》的小说,上半部分在去年下半年的《收获》长篇小说专号上发表过,可就是这样一本书,被多家出版社拒绝,而我不知道任何理由。

  
现在市场上的确有不少小说低俗不堪,败坏着人们的阅读胃口,对这样的小说进行“禁止”,我想只要有良知的人都会支持。但是,不能总是搞一刀切,只要有个什么风吹草动,就好的坏的一起切掉。文学创作是多元化的,要允许多种文学形式的并存,任何一种文学的类型,都会有优秀的作品存在,为什么要人为的限制这些优秀作品的出版呢?我想应该真正做到"区别对待",否则就把孩子和脏水一起泼掉了。

  
应该让陈希我心中憋着的这口气痛快地吐出来,海关应该归还陈希我的那些样书。也应该让其他心里憋着一口气的作家把气吐出来,不要过多地限制作家创作出版的自由。我比较赞同法律专家,上海知识产权委员会副主任斯伟江律师的观点:“目前我国对于文学作品是否淫秽的判断标准模糊不清,但在美国,这样的案件最终是由法官裁定的,而不是行政单位说了算。社会日益开放,尺度应该放宽,甚至也可以对文学进行分级。”

  

 回复[29]:  夏雨 (2008-05-22 14:29:36)  
 
  这就放心了。

  
谢谢老唤,谢谢老唤

 回复[30]: 毒蛇进来,喝酒去了? 陈某 (2008-05-23 18:54:51)  
 
  转一个帖子,也就是你说的AX什么的……

  
http://bbs.99read.com/dispbbs.asp?boardID=18&ID=126640&star=16&page=1

  


  
园外郎

  


  
MCA惨遭点爆

  


  
自受赠额直逼天文数字后,各界关注度“刷”地从前线移向后方,即捐赠款物的使用情况。五部门十万火急地发了加强救灾款物监督管理的文件,财部表态凡拨款两天到账,MCA就被推到了聚光灯下。今天各门户网站均挂出MCA公布捐赠详单,至十七时网友评论已经上千条。嘱有关机构及时悉数抓取这些评论编辑《舆情摘报》。随后,再上MCA网(其副网曾被网友誉为“很H很BL”第二名),早已无法登录,信息中心称下午已被点爆。热切的网友象关注自家亲人一样,盯牢了捐赠款物的使用。信息公开使政府机关面临的挑战是前所未有的,而应对这样的大灾所体现的对公信力和综合能力的怀疑也是前所未有的。

  
下午的协调会C主任(目前是全机关老二)建议了捐款使用的两个原则:一是定向捐赠“随来随走”,即不再进入财政专户,以体现捐赠人意愿第一;非定向捐赠则“款来款去”,主管某司则对第二条有所保留,认为目前灾区最急需的是帐篷和活动板房,应以购买这两样为主。恰恰这两样大头们更操心,财政一定会保证需求的。我们前两天所担心的群众捐款会被冲抵中央拨款看来不是什么天方夜谭。瞎参谋烂干事,就看大头、大大头们如何定夺了。

  
九八年大水灾,我在“准一线”,至今佩服华为公司的低调和守信。彼时与大型慈善义演相关联的,是各大企业的捐赠,到最后时刻几乎是“少于三百万元免谈”(即上不了电视直播),“开后门捐赠”一时传为佳话。华为两名代表悄悄从怀中掏出7000万元支票递上,拿到捐赠证书后又悄悄离去,即刻全额到账。但许多企业承诺捐款时脑袋发热,到义演后又屡出“赖账风波”,反正广告效应已经产生。最后俺们也有招,在人报登出一整版赖账企业名单。其实,慈善捐赠也应该建立“黑名单”。

  
今次到账率也属不高,此外,也确实存在一个财政专户“锁定”问题,年初低温冰雪冷冻灾害的捐赠款至今仍未拨磬。C与我们几个闲侃,有限政府只能承担有限责任。尽管MCA负责归口综合统计全国的捐赠,但MCA只应该管自己所接收的捐赠款物的公布和被监督,其他系统接收的捐赠款物则由其自己公布和被监督。

  
然也,然也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小題大做] 
    我肏! 
    论[谁忽悠就拍谁] 
    论泡菜 
    这篇文章 
     關於[群眾是真正的傻屄] 
    科長先生 
    家拿大是什么东西? 
    關於[愛情] 
     我坦白交代 
    先把自己的屁股擦乾淨,再。。。 
    關於[老王陽痿]一案的調查報告 
    論局長打蒼蠅 
    论智商与婚姻的关系 
    如何寫作文 
    自私与智商 
    今天 
    回101 
    老喚的职业病 
    学习陈X 
     關於[软柿子] 
    流氓本性? 
    捧沙和棒沙 
    「就」字的研究 
    向待先生致歉 
    泛精神分析学 
    一个没有灵魂的高级混子 
    我的1978 
     「日中商报」和韩寒   
    「民主」之我见 
    “鸡巴主义” 
    最近我确实不像话! 
    人家讨厌的是你的吹!!! 
    关于错别字 
    差点儿忽视了小林兄的深刻! 
    答龙之醒问 
    乱来!!! 
    我为什么觉得韩寒不错 
    震灾的教训 
    新浪网贴这篇东西的家伙是个他妈的什么玩艺儿呀! 
    laoniaor考 
    甭跟着瞎操心 
    《没有如果》 
    再说两句实话 
    连看三个 
    「作家就是编故事的」 
    再说几句爱玲的事儿 
    也谈余虹 
    电影剧本「圣诞礼物」 
    苏州河还那么臭吗? 
    纪念我爸爸 续 
    纪念我爸爸 
    一位粉丝的日记 
    林兄啊,绝望! 
    猜迷(打一人名) 
    亲爱的姑娘们 
     喝了酒终于想起来了!  
    你是不是想活活气死李泽厚? 
    好题目! 
     包子与麻雀 
    声援章诒和小姐 
    “一小撮”这个观念在日本适用吗? 
    王朔现象 
    誓死保卫马克思! 
    日本牙医颂 
    国民素质交响曲 
    给“国骂”一席地位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