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字体∶
回复【回复2】

老唤 (发表日期:2023-01-20 22:04:06 阅读人次:93483 回复数:3)

  》》》“想想李泽厚,也不过这样”

  
不能这么比。

  
就我个人的感受,李泽厚虽然没什么正经的哲学研究和系统的哲学思想,但是走了一条比较专业的道路:倡导译介外国思想。他认为中国的那些美学上的争论太业余,没什么意义,连启蒙都算不上。正赶上我党稀里糊涂地也想发展一下,那些年就出现了许多美学、哲学的译著。他可谓功不可没,可惜好景不长,接着就反对“精神污染”了。他对我的影响也很大,我最早的翻译就是他的授意,例如【弗洛伊德论美文选】。这与德国、日本培养专业人才的方法也接轨:首先要了解那些伟大的人物是如何思考的。他可以说是“引路人”,起码对我来说。

  
在此之前,我在山西大学住过几年,和不会外语的外国文学教授姚青苗可算是忘年交。他外国文学的藏书比图书馆都齐全,可是从不外借,除了我。不知是不是因为我是“野路子”,他教不了我,最终把我推荐给了他的老朋友、中国社科院外文所的荒芜老先生。老先生和我聊了聊,于是写了信,又把我转交给了他的老朋友。

  
他的这位老朋友的书我可是看了不少,于是我兴冲冲地跑到了北大。当时是夏天,朱光潜老先生在他住宅前宽阔的树荫下摆了两只藤椅欢迎我的到来。我也不客气,把准备好的“满腹经纶”抡了一遍。几个回合下来,老先生意味深长地说,你小子是“好读书不求甚解”!

  
对我来说,这打击不可谓不大!这等于说这些年我都白干了?“甚解”?何为甚解?如何甚解?

  
现在想来,李泽厚的鼓励和朱光潜的“打击”对我选择以后的人生道路真是影响深远啊!

  
相比之下,赵鑫珊似乎始终没有走进我的内心,也许他还处于“蛰伏”期,还没有形成什么独到的见解?也许是因为我突然离开了所处的环境?他仿佛没有触动过我的心弦……只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在日本遇到了我们共同的友人,正在大量购买旧书,说是受了赵鑫珊之托。但是那些书除了便宜,真说不上有什么价值。不过对于国内的见识来说,或许算是一扇天窗吧。没拜读过他的作品,不能妄作评论。不过看他的书名和目录,他像个“杂家”,用“灵感”作为佐料来翻炒已有的材料。

  
进社科院之前我就看上了那里不用坐班还可以挣稿费。但是我还是离开了,因为我知道了社科院不过是党的宣传机构。

  
在我看来,“走红”是一件悲惨的事情,特别是在思想界。那说明你被众多的傻屄所理解和爱戴。相反的例子同样不少,比如:林昭。她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现实、真实,因而不可能走红,甚至不为人知。走在时代的前面,只是听上去不错,但是要等到时代跟上你的脚步,还需要猴年马月。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回复[1]: 关于“专业”和“业余” 老唤 (2023-01-21 06:16:14)  
 
   文中提到了一对儿概念:“专业”和“业余”,但是要想理清这对儿概念却并不容易,特别是对中国人来说。

  
日本人的定义比较宽泛:“专业”指以此(某种行业)为生,而“业余”则指兴趣、爱好,不但没什么经济上的收益,反而为此用去不少钱财。按这样的标准,翻译和写作应该是我的爱好,而“废品收购”才是我的专业。因为我不但具有“古董商”的资格,而且其收益远大于出卖文字。

  
日本的这个观念特别不适用于中国。由于中国有着“定于一尊”的传统,因而造成所谓的“专业人才”都很业余,而业余爱好者之中偶尔会闪现出具有专业精神的人才。

  
对于没有概念的同志来说,这话听上去像绕口令,还是举个例子吧。

  
伟大的一尊毛主席应该算是个“专业人才”,但是无论他搞工业、搞农业还是搞文化、搞外交,都很业余。什么“大炼钢铁”呀、“亩产万斤”呀、“超英赶美”呀、“文化大革命”呀,看不到一丝一毫专业的素质,直到把国家真的搞成了一穷二白。这就像他酷爱的游泳,常年占着一个游泳池,到了还是只会“狗刨儿”,而世界各国的竞泳中都没有狗刨儿这么个项目。

  
毛主席还算好的,起码识字,而且在没被打倒的知识分子之中还有几个友人,不时找来聊聊。现今的习主席就更没有“专业”的观念了。例子就省略吧,因为在明眼人那里比比皆是。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的死亡人数比起三年疫情可谓小巫见大巫,连数字都忽略不计了。我最敬佩毛主席的是,他能把中国人都变成傻屄(指软件不行,硬件还凑乎);而习主席更近一步,认为中国人都是傻子(连硬件都残缺)。他不知道的是,实际上只有傻子才觉得其他人都是傻子!

  
照猫画虎,习主席也推出一堆“著作”,如果说毛主席的文章是“行草”,那么习主席的文章则可称为“狂草”,没一句具体到位、切实可行、能见结果的文字,就像“雄安新城”:样子货!

  
伟大领袖习主席领导着十三亿分不清“专业”和“业余”的傻子,这个事实也证明了这十三亿几乎就是傻子。

  

 回复[2]:  科长 (2023-01-21 06:44:28)  
 
  老唤说什么都非常有道理

 回复[3]: 我也是: 老唤 (2023-01-21 12:51:52)  
 
  “专业的事很扯蛋,扯蛋的事很专业。”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回复【回复2】 
    上帝的起源 
     再論“傻屄” 
    魯迅是否是“人渣”? 
    回复愚公 
    如何写信? 
    我老婆和我的最爱 
    纪念刘晓波 
    悼五道 
     文贵的智商 
    中韩比较 
    【谁不说俺家乡好】 
    【我终于死了】 
    《雷雨》与“俄狄浦斯情结”  
    【信、达、雅】是个假命题! 
    中国还有学问吗? 
    2015年老唤美术金奖 
    智商 续 
    求助 
    我是汉奸我怕谁 
     战争万岁! 
    忍无可忍! 
    中國人為甚麼老被別人肏? 
    也聊韩寒和李承鹏 
    [哭]的机制 
    孙中山和毛泽东 
    韩寒的孤独和老唤的孤独 
    一份来自非洲的报告 
    [善]与[忍]的最简史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