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字体∶
再論“傻屄”

老唤 (发表日期:2022-01-23 20:27:16 阅读人次:5614 回复数:1)

   再論“傻屄”

  
關於“傻屄”,我已寫過一些文字,一點兒也不了解“傻屄”這一概念的同志可以找來作為參考。之所以再論,是因為隨著互聯網的發達,參與其中的人越來越多,我發現傻屄不是越來越少,而是越來越多,層出不窮,後浪推前浪。當然我這樣說並不是想否認自己完全不具備傻屄的特質。我偶爾也會有一些傻屄的言行。雖然我也常常用“人非聖賢,孰能無過”的古訓來自我安慰一番,但是還是覺得有點兒推卸責任之嫌。這也是我再論的原因:通過思考進行反思,尋根溯源。

  
傻屄各國都有,但是作為一種現象,即我曾提到過的“傻屄現象”,卻是我國獨一無二的風景。你可以將傻屄們分門別類,有高級的,也有低級的,並且發現其中確實存在著一些群體,或鬆散,或緊密。有的還有組織紀律。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一遇到什麼問題,傻屄就蜂擁而出。傻屄們秩序井然地分為兩派,唾沫星子亂濺,直到開罵。我本人是並不片面地反對“罵”的。這不僅是因為“國罵”是中華民族優秀的文化遺產,幾乎可以說,沒有一個國家的罵街能像我國的國罵這樣五花八門,花樣翻新。這難道不值得驕傲嗎?還因為平等的原則:“以牙還牙”。否則只能“秀才見了兵,有理說不清”了。這不能全怪兵,誰讓你只是個秀才呢!我甚至覺得一個連罵都不好意思的人,也不會敢於拿槍。在這個意義上,“精神文明”和“繳槍不殺”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罵也是一門藝術,好的罵妙趣橫生,不但令人忍俊不禁,還給人以啟迪。這表現了罵者的智商。然而遺憾的是,大多數的罵只是破口大罵。

  
這是一個象徵。同樣,在辯論中你會發現辯論雙方雖然立場不同,但是思維方式和語言形式卻是同種的,不管是在愛國不愛國,還是在反黨不反黨的問題上。你很難找到更深一層的議論和頗具啟發的見解。其實生活中司空見慣的事情,你只要認真想一想就能發現其中的奧妙。

  
舉個最常見的例子。常說“軍民魚水情”,沒錯兒,“軍”是“魚”,“民”是“水”,因為軍來自於民,就像魚來自於水。盡管可以忽略:沒有魚,水還照樣是水。但是到了“魚兒離不開水,瓜兒離不開秧,革命群眾離不開共產黨”,邏輯就擰了,按照因為有水才有魚、因為有秧才有瓜的邏輯,應該是“共產黨離不開革命群眾”呀?無論從先後順序,還是從因果關係來看都應該是如此呀?怎麼媽了屄的突然反過來了?反邏輯?這和非要肏人家屁股不是一樣嗎?這個歌詞的作者要是我的學生,我肯定會找他的母親來說道說道:怎麼搞出這麼個傻屄來?令我不解的是,我國十四億人口居然沒有一個人對這個邏輯問題感興趣!湊到了一起就齊唱,好像大家都屁眼兒癢癢⋯⋯當然,這裡有一個陰謀,灌輸一種無意識:誰是爺?誰給誰飯吃?

  
這也是一個象徵。說大一點兒。在“黨”的問題上傻屄們也是如此。一方認為黨如何好,一方認為黨如何壞,爭吵不休。很少有人考慮到“黨群關係”:沒有那麼多齊唱“瓜兒離不開秧”的革命群眾,我黨吃什麼?一說到中國的不幸,就把責任歸於馬克思、蘇聯,把它們說得狗屎不如,從來不知道反思我為什麼吃狗屎!這種論調無非證明了我國人民都是傻屄,連香臭都分不清,有什麼吃什麼,一點兒也不知道反思。如果能深挖下去,沒準兒能觸到大中華民族的民族性。然而幾乎沒人能達到這一步。

  
這就好像說中國本來是一匹挺好的馬,不幸卻被蘇聯這頭醜惡的驢給肏了,或說強姦了,結果生出來“黨”這麼一頭騾子來!這種說法分明是在給偉大光明正確的黨抹黑,暗指我黨是雜種,而且還斷子絕孫!這起碼不符合事實,偉大領袖毛主席就認為,這不是強姦,而是你情我願,頂多算是是通姦。不幸的還有,應該說美國比蘇聯更早進入了中國,還對中國含情脈脈。中國如果能被美國肏一下,沒準兒會變成一個多黨制的民主國家。是美國雞巴尺寸不合適?不管是什麼原因,事實是中國沒有愛上美國,因而最終沒有變成一個民主國家。

  
根據遺傳學,只有相近的物種才有可能“嫁接”,而有些物種的基因是互相排斥的。比如馬和驢可以生出騾子,獅和虎可以生出獅虎,但是馬即使被狗強姦了,也不會產生“馬狗”或“狗馬”這麼一個物種來。不是有不少女人和自己的寵物狗發生關係嗎?結果沒見生出什麼東西來,瞎子點燈白費蠟,叫花子肏屁股窮歡樂!梨樹上或許可以結出蘋果,但是很難結出花生來。這說明馬克思的“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和我黨的“打土豪分田地”有著某種“近親”關係。中國這顆樹是否能夠結出含有民主基因的果實來呢?這是問題的關鍵,或說關鍵問題。但是在中國,似乎沒有人有過清醒的認識。也許劉曉波的“殖民300年”算是觸及了問題的核心。

  
中國文化中因為沒有反思的基因,因而中國人總是習慣把破鍋甩來甩去。不是黨不好就是蘇聯不好,不是毛澤東不好就是馬克思不好,從來不會想到自己好不好這樣的問題,因而也不會在自身尋找原因。循環往復,樂此不疲。這是偉大的中華民族最根本的特質,中國如果能有一個好皇帝,那該多好呀!

  
尼采認為,這種特質表現為抱怨。抱怨是奴隸的本質特徵。這(命運)也不好,那(環境)也不好,甚至“都是我不好”。那麼你為什麼不好呢?在不好之前,你自己能不能好點兒呢?這是中國人所想不到,也理解不了,更無法普及的問題。

  
特別是在一黨獨裁的國家,黨是人民主流思想的體現。如果人民真的對黨不滿,大家都“躺平”了,黨就沒飯吃了。然而在中國,人民想的是:大家都躺平了,誰給我們飯吃?並且這個大家裏好像根本沒有我個人的位置。這就是中國的人民。如何定義人,即“人是什麼”的問題在歐洲有著悠久的歷史,說法五花八門。至今仍沒被推翻的是:人是文化的產物。人在創造文化的同時也被文化創造。了解人的前提是了解他的文化背景。當然了解中國人首先要了解中國文化。這對中國人來說,又是一個遙不可及的事情。因為中國文化的任務就是把人訓練成不可能了解中國文化的動物。這就是中國人被肏了幾千年,至今仍然被肏來肏去的原因,被肏也能產生快感!

  
其實,我黨很明白這個戲法。無論是中國人,還是中國文化,都是戲法的道具。表面上打著“為人民服務”的旗子,忽悠傻屄們,實際上用權錢名利作為誘餌,吸引那些比較“聰明”且有能力的實用主義者、機會主義者。從你積極要求入黨的那一天,我黨就抓住了你下面的短處,知道了你是個什麼東西,除了個別真傻的,就都是裝屄裝得滴水不漏的。還記得上大學的時候,一個同學勸我向組織靠攏。因為比較親近,所以他說得很直白:“不入黨也得跟黨走,入了黨還可以得到好處。”從你入黨的那一天,你的眼前就展現出一條筆直的光明大道。最起碼過上免費的物質生活就算有了希望和保障。可想而知,這些貪圖權錢名利的傢伙一旦當上某一領域或地區的幹部將會是什麼操性。黨知道,幹部們也都心知肚明,墨守規則,誰也別說誰。我黨所能給的,就是這麼個權力。撈多撈少,適可而止。不知道適可而止的,特別是那些站錯了隊的,必然成為馴猴的雞。刀把子握在黨的手裡。這就是那些貪官一旦落網基本上不上訴的原因,願賭服輸。

  
除了掌握並維持政權的“趙家人”,能夠混進高層的都是“人精”。你如果相信他們不是在為自己的利益,而是在為共產主義而奮鬥,那說明你肯定是個不折不扣的傻屄。這在宗教界也是如此。最高層隨心所欲地把神拿在手裡把玩,中層們靠著神混口飯吃,只有最底層的傻屄才相信真有一個無所不能的神。更不用說那些裝神弄鬼的占卜師呀跳大神的,他們如果相信無比正確的神靈可以顯現,他們如果相信因果報應,怎麼會靠這種缺德的營生來騙錢?他們的存在所證明的不是神的存在,而是傻屄太多。

  
有些傻屄,以為反了黨就可以換一個身分,就不是傻屄了。然而這只是變換了形容詞,名詞並沒有變。他們只是反黨的傻屄。還有一類傻屄,就像阿Q,以為革命了就不是傻屄了。於是他們成了革命的傻屄。與海明威不喜歡使用形容詞不同,中國人看重形容詞,認為名詞並不重要,形容詞才應該是注目的焦點,例如有錢的煤老闆、愛國的商人、拿到了綠卡的中國人⋯⋯當然革命的傻屄、反黨的傻屄也在此列。這是中國人的文化傳統,也是看問題的習慣。

  
從以上這些筆者的言論可以看出,在討論愛國不愛國、反黨不反黨、革命不革命之前,筆者首先關心的是參加討論的是不是傻屄,因為不管哪一方勝出,如果是傻屄,他們建立的還將是一個傻屄的政權,一如既往,星星還是那個星星,月亮還是那個月亮,黨還是黨,傻屄還是傻屄。鑑別是否傻屄,需要看他們在討論這種問題的時候,是否能進一步,是否能理解這些問題所依存前提條件。脫離傻屄的辦法其實並不難,就是多問一個為什麼,對原因進行更進一步的追究。我甚至認為解決了傻屄的問題,其他一切問題就迎刃而解了。

  
所謂“好文章”的讀者一般會分成兩類,一類覺得文章很有意思,而另一類看了文章之後卻很生氣。生氣大多是因為看不懂,還有,與自己的看法不同。或許另當別論的還有一類,即雖然看不懂,卻也跟著叫好,因為作者名氣大,比如魯迅。這種文章可以幫助讀者鑑定自己的智商。我個人很喜歡這種文章,因為這種文章在為問題,例如反黨不反黨,做出結論之前,設定了一個前提:首先要反對傻屄。“群眾是真正的英雄”,大量的傻屄是黨的需要,這是魚和水、瓜和秧的關係,才不管你反黨不反黨呢。這是中國的文化傳統,在過去,叫作“愚民”。

  
網上的傻屄們又在爭論“改良好”,還是“革命”好,就像在戰場上爭論進攻好還是防守好。這些都是傻屄們的紙上談兵。美國海軍上將尼米茲從來不考慮這樣的“既定方針”,戰術多種多樣,因勢利導,隨機應變,因此他的“運氣”總是那麼好!

  
(有待繼續)




 回复[1]: https://youtu.be/nK-J9_ILQQ8 老唤 (2022-03-08 10:35:07)  
 
  https://youtu.be/nK-J9_ILQQ8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再論“傻屄” 
    魯迅是否是“人渣”? 
    回复愚公 
    如何写信? 
    我老婆和我的最爱 
    纪念刘晓波 
    悼五道 
     文贵的智商 
    中韩比较 
    【谁不说俺家乡好】 
    【我终于死了】 
    《雷雨》与“俄狄浦斯情结”  
    【信、达、雅】是个假命题! 
    中国还有学问吗? 
    2015年老唤美术金奖 
    智商 续 
    求助 
    我是汉奸我怕谁 
     战争万岁! 
    忍无可忍! 
    中國人為甚麼老被別人肏? 
    也聊韩寒和李承鹏 
    [哭]的机制 
    孙中山和毛泽东 
    韩寒的孤独和老唤的孤独 
    一份来自非洲的报告 
    [善]与[忍]的最简史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