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字体∶
再論“傻屄”

老唤 (发表日期:2022-01-23 20:27:16 阅读人次:76745 回复数:11)

   再論“傻屄”

  
關於“傻屄”,我已寫過一些文字,一點兒也不了解“傻屄”這一概念的同志可以找來作為參考。之所以再論,是因為隨著互聯網的發達,參與其中的人越來越多,我發現傻屄不是越來越少,而是越來越多,層出不窮,後浪推前浪。當然我這樣說並不是想否認自己完全不具備傻屄的特質。我偶爾也會有一些傻屄的言行。雖然我也常常用“人非聖賢,孰能無過”的古訓來自我安慰一番,但是還是覺得有點兒推卸責任之嫌。這也是我再論的原因:通過思考進行反思,尋根溯源。

  
傻屄各國都有,但是作為一種現象,即我曾提到過的“傻屄現象”,卻是我國獨一無二的風景。你可以將傻屄們分門別類,有高級的,也有低級的,並且發現其中確實存在著一些群體,或鬆散,或緊密。有的還有組織紀律。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一遇到什麼問題,傻屄就蜂擁而出。傻屄們秩序井然地分為兩派,唾沫星子亂濺,直到開罵。我本人是並不片面地反對“罵”的。這不僅是因為“國罵”是中華民族優秀的文化遺產,幾乎可以說,沒有一個國家的罵街能像我國的國罵這樣五花八門,花樣翻新。這難道不值得驕傲嗎?還因為平等的原則:“以牙還牙”。否則只能“秀才見了兵,有理說不清”了。這不能全怪兵,誰讓你只是個秀才呢!我甚至覺得一個連罵都不好意思的人,也不會敢於拿槍。在這個意義上,“精神文明”和“繳槍不殺”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罵也是一門藝術,好的罵妙趣橫生,不但令人忍俊不禁,還給人以啟迪。這表現了罵者的智商。然而遺憾的是,大多數的罵只是破口大罵。

  
這是一個象徵。同樣,在辯論中你會發現辯論雙方雖然立場不同,但是思維方式和語言形式卻是同種的,不管是在愛國不愛國,還是在反黨不反黨的問題上。你很難找到更深一層的議論和頗具啟發的見解。其實生活中司空見慣的事情,你只要認真想一想就能發現其中的奧妙。

  
舉個最常見的例子。常說“軍民魚水情”,沒錯兒,“軍”是“魚”,“民”是“水”,因為軍來自於民,就像魚來自於水。盡管可以忽略:沒有魚,水還照樣是水。但是到了“魚兒離不開水,瓜兒離不開秧,革命群眾離不開共產黨”,邏輯就擰了,按照因為有水才有魚、因為有秧才有瓜的邏輯,應該是“共產黨離不開革命群眾”呀?無論從先後順序,還是從因果關係來看都應該是如此呀?怎麼媽了屄的突然反過來了?反邏輯?這和非要肏人家屁股不是一樣嗎?這個歌詞的作者要是我的學生,我肯定會找他的母親來說道說道:怎麼搞出這麼個傻屄來?令我不解的是,我國十四億人口居然沒有一個人對這個邏輯問題感興趣!湊到了一起就齊唱,好像大家都屁眼兒癢癢⋯⋯當然,這裡有一個陰謀,灌輸一種無意識:誰是爺?誰給誰飯吃?

  
這也是一個象徵。說大一點兒。在“黨”的問題上傻屄們也是如此。一方認為黨如何好,一方認為黨如何壞,爭吵不休。很少有人考慮到“黨群關係”:沒有那麼多齊唱“瓜兒離不開秧”的革命群眾,我黨吃什麼?一說到中國的不幸,就把責任歸於馬克思、蘇聯,把它們說得狗屎不如,從來不知道反思我為什麼吃狗屎!這種論調無非證明了我國人民都是傻屄,連香臭都分不清,有什麼吃什麼,一點兒也不知道反思。如果能深挖下去,沒準兒能觸到大中華民族的民族性。然而幾乎沒人能達到這一步。

  
這就好像說中國本來是一匹挺好的馬,不幸卻被蘇聯這頭醜惡的驢給肏了,或說強姦了,結果生出來“黨”這麼一頭騾子來!這種說法分明是在給偉大光明正確的黨抹黑,暗指我黨是雜種,而且還斷子絕孫!這起碼不符合事實,偉大領袖毛主席就認為,這不是強姦,而是你情我願,頂多算是是通姦。不幸的還有,應該說美國比蘇聯更早進入了中國,還對中國含情脈脈。中國如果能被美國肏一下,沒準兒會變成一個多黨制的民主國家。是美國雞巴尺寸不合適?不管是什麼原因,事實是中國沒有愛上美國,因而最終沒有變成一個民主國家。

  
根據遺傳學,只有相近的物種才有可能“嫁接”,而有些物種的基因是互相排斥的。比如馬和驢可以生出騾子,獅和虎可以生出獅虎,但是馬即使被狗強姦了,也不會產生“馬狗”或“狗馬”這麼一個物種來。不是有不少女人和自己的寵物狗發生關係嗎?結果沒見生出什麼東西來,瞎子點燈白費蠟,叫花子肏屁股窮歡樂!梨樹上或許可以結出蘋果,但是很難結出花生來。這說明馬克思的“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和我黨的“打土豪分田地”有著某種“近親”關係。中國這顆樹是否能夠結出含有民主基因的果實來呢?這是問題的關鍵,或說關鍵問題。但是在中國,似乎沒有人有過清醒的認識。也許劉曉波的“殖民300年”算是觸及了問題的核心。

  
中國文化中因為沒有反思的基因,因而中國人總是習慣把破鍋甩來甩去。不是黨不好就是蘇聯不好,不是毛澤東不好就是馬克思不好,從來不會想到自己好不好這樣的問題,因而也不會在自身尋找原因。循環往復,樂此不疲。這是偉大的中華民族最根本的特質,中國如果能有一個好皇帝,那該多好呀!

  
尼采認為,這種特質表現為抱怨。抱怨是奴隸的本質特徵。這(命運)也不好,那(環境)也不好,甚至“都是我不好”。那麼你為什麼不好呢?在不好之前,你自己能不能好點兒呢?這是中國人所想不到,也理解不了,更無法普及的問題。

  
特別是在一黨獨裁的國家,黨是人民主流思想的體現。如果人民真的對黨不滿,大家都“躺平”了,黨就沒飯吃了。然而在中國,人民想的是:大家都躺平了,誰給我們飯吃?並且這個大家裏好像根本沒有我個人的位置。這就是中國的人民。如何定義人,即“人是什麼”的問題在歐洲有著悠久的歷史,說法五花八門。至今仍沒被推翻的是:人是文化的產物。人在創造文化的同時也被文化創造。了解人的前提是了解他的文化背景。當然了解中國人首先要了解中國文化。這對中國人來說,又是一個遙不可及的事情。因為中國文化的任務就是把人訓練成不可能了解中國文化的動物。這就是中國人被肏了幾千年,至今仍然被肏來肏去的原因,被肏也能產生快感!

  
其實,我黨很明白這個戲法。無論是中國人,還是中國文化,都是戲法的道具。表面上打著“為人民服務”的旗子,忽悠傻屄們,實際上用權錢名利作為誘餌,吸引那些比較“聰明”且有能力的實用主義者、機會主義者。從你積極要求入黨的那一天,我黨就抓住了你下面的短處,知道了你是個什麼東西,除了個別真傻的,就都是裝屄裝得滴水不漏的。還記得上大學的時候,一個同學勸我向組織靠攏。因為比較親近,所以他說得很直白:“不入黨也得跟黨走,入了黨還可以得到好處。”從你入黨的那一天,你的眼前就展現出一條筆直的光明大道。最起碼過上免費的物質生活就算有了希望和保障。可想而知,這些貪圖權錢名利的傢伙一旦當上某一領域或地區的幹部將會是什麼操性。黨知道,幹部們也都心知肚明,墨守規則,誰也別說誰。我黨所能給的,就是這麼個權力。撈多撈少,適可而止。不知道適可而止的,特別是那些站錯了隊的,必然成為馴猴的雞。刀把子握在黨的手裡。這就是那些貪官一旦落網基本上不上訴的原因,願賭服輸。

  
除了掌握並維持政權的“趙家人”,能夠混進高層的都是“人精”。你如果相信他們不是在為自己的利益,而是在為共產主義而奮鬥,那說明你肯定是個不折不扣的傻屄。這在宗教界也是如此。最高層隨心所欲地把神拿在手裡把玩,中層們靠著神混口飯吃,只有最底層的傻屄才相信真有一個無所不能的神。更不用說那些裝神弄鬼的占卜師呀跳大神的,他們如果相信無比正確的神靈可以顯現,他們如果相信因果報應,怎麼會靠這種缺德的營生來騙錢?他們的存在所證明的不是神的存在,而是傻屄太多。

  
有些傻屄,以為反了黨就可以換一個身分,就不是傻屄了。然而這只是變換了形容詞,名詞並沒有變。他們只是反黨的傻屄。還有一類傻屄,就像阿Q,以為革命了就不是傻屄了。於是他們成了革命的傻屄。與海明威不喜歡使用形容詞不同,中國人看重形容詞,認為名詞並不重要,形容詞才應該是注目的焦點,例如有錢的煤老闆、愛國的商人、拿到了綠卡的中國人⋯⋯當然革命的傻屄、反黨的傻屄也在此列。這是中國人的文化傳統,也是看問題的習慣。

  
從以上這些筆者的言論可以看出,在討論愛國不愛國、反黨不反黨、革命不革命之前,筆者首先關心的是參加討論的是不是傻屄,因為不管哪一方勝出,如果是傻屄,他們建立的還將是一個傻屄的政權,一如既往,星星還是那個星星,月亮還是那個月亮,黨還是黨,傻屄還是傻屄。鑑別是否傻屄,需要看他們在討論這種問題的時候,是否能進一步,是否能理解這些問題所依存前提條件。脫離傻屄的辦法其實並不難,就是多問一個為什麼,對原因進行更進一步的追究。我甚至認為解決了傻屄的問題,其他一切問題就迎刃而解了。

  
所謂“好文章”的讀者一般會分成兩類,一類覺得文章很有意思,而另一類看了文章之後卻很生氣。生氣大多是因為看不懂,還有,與自己的看法不同。或許另當別論的還有一類,即雖然看不懂,卻也跟著叫好,因為作者名氣大,比如魯迅。這種文章可以幫助讀者鑑定自己的智商。我個人很喜歡這種文章,因為這種文章在為問題,例如反黨不反黨,做出結論之前,設定了一個前提:首先要反對傻屄。“群眾是真正的英雄”,大量的傻屄是黨的需要,這是魚和水、瓜和秧的關係,才不管你反黨不反黨呢。這是中國的文化傳統,在過去,叫作“愚民”。

  
網上的傻屄們又在爭論“改良好”,還是“革命”好,就像在戰場上爭論進攻好還是防守好。這些都是傻屄們的紙上談兵。美國海軍上將尼米茲從來不考慮這樣的“既定方針”,戰術多種多樣,因勢利導,隨機應變,因此他的“運氣”總是那麼好!

  
(有待繼續)




 回复[1]: https://youtu.be/nK-J9_ILQQ8 老唤 (2022-03-08 10:35:07)  
 
  https://youtu.be/nK-J9_ILQQ8

 回复[2]: 續一 老唤 (2023-03-13 12:18:07)  
 
  續一

  
為了避免誤解,這裡不得不首先聲明:本文所論及的“愚公”並非【東洋鏡】中網名“愚公”的所有者,而是著名的中國古代寓言故事「愚公移山」中的愚公。要討論“傻屄現象”就不得不對“傻屄”這一概念追根溯源,因為傻屄並非今日才有,而古文中的“愚公”翻譯成現代漢語就只有“傻屄”一詞可以勝任。幾年前我曾奉勸鏡中的愚公更換一個網名,但是他對此不以為然,似乎對“愚公”這個稱呼情有獨鍾。我們知道,毛主席號召全民學習愚公是因為傻屄更便於領導,這與“群眾是真正的英雄”、“人民萬歲”的初衷如出一轍,都是忽悠。我始終認為要想改變現狀,第一要件是改變思維習慣,特別是從自身做起。但是這對中國人來說就是強人所難了,就如讓他揪住自己的頭髮離開地球。我甚至懷疑鏡中的愚公是否在拉大旗作虎皮,為了禁止他人批判自己和想要移山的愚公。為了追根溯源,盡管讀者或許會在兩個愚公之間產生聯想,但我也顧不上那麼許多了。

  
首先,我對【愚公移山】中的“面山而居”就表示懷疑。因為山應該是先在的,而面山而築的房子應該是後建的。何等的傻屄才會在蓋房子之前不考慮交通問題呢?由此,我認為這個故事是毫無常識和事實根據的瞎編,起碼作者也有傻屄的嫌疑。如果房子是愚公建造的,那麼愚公確實是個傻屄。如果是祖上遺傳的房產,那麼智商欠缺就是祖祖輩輩的遺傳了,因為搬家畢竟比搬山容易得多。自己傻屄也就算了,還讓子子孫孫跟著當傻屄,可見愚公有多麽自私!

  
故事編不下去了的時候,根據慣例,於是就請來了救兵:被感動了的上帝,忽悠於是也就跟著升級了。

  
據說「愚公移山」取自戰國時代的【列子】,這不單說明了古人不但愚蠢,還十分自私,更絲毫沒有保護自然環境的意識。深究下去,我們還會發現,忽悠並不是今天才如此時髦,而是源自於古代,只不過現在上上下下更喜歡說“天道酬勤”。

  
今天看來,偉大領袖毛主席想要搬走的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這三座大山依然還在,而且更加雄偉壯麗。於是偉大領袖習主席接著號召全國人民來搬山,可謂“子子孫孫無窮匱也”。“移山”雖然沒有指望,但是優秀的文化傳統和光榮的思維方式卻絲毫不差地繼承了下來,而且有望千秋萬代永不變色!

 回复[3]: 續二 老唤 (2023-03-18 12:06:49)  
 
  獨裁的本質

  
我個人認為,根據“咬人的狗不叫”的原理,大陸高喊不放棄武統台灣只是一個策略,而且並不高明。盡管對內可以振奮人心,對外可以嚇唬台灣的膽小鬼,但卻會促使台灣防患於未然,並且會使民主陣營空前團結和壯大,就像普京做的那樣。

  
但是,這並不是說台灣可以不必以防萬一,忽略狗急跳牆的可能。台灣只是一個小小的島國,絕不能像烏克蘭那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而應該認真研究以色列立於不敗之地的經驗。例如如何活用“圍魏救趙”,“擒賊先擒王”,“定點清除”等等的道理。考慮到中國是一個定於一尊的國家,只要慈禧感到了生命威脅,李鴻章必然會出來締結和平條約。

  
只要看到了中國生產的勞力士和瑞士生產的勞力士之間的差距,就會理解:這些通過高科技的手段是可以實現的,並且還可以把雙方的犧牲限制在最小的範圍。中國有取之不盡的韭菜和炮灰,喜歡用人海戰術來製造戰爭中“受害者”的慘象,台灣也應該提防。當然,考慮到台灣人和以色列人之間素質的差異,特別是中華文明和蔣委員長傳統思維方式的深遠影響,做到這一點並不容易,並且還需要領導人一定的智商。不管怎麼說,拼人力物力不應該是台灣的選擇。祈求外援又必須先要遭受巨大的打擊。特別是,如果台灣人不能像烏克蘭那樣做到一致對外,那麼西方的援助最終也將毫無結果,就像敘利亞告訴我們的那樣。這也是不少非洲國家在擺脫了殖民統治之後回歸獨裁,結果戰亂不斷、一貧如洗的原因。

  
常說“戰爭是一門藝術”,藝術的本質在於創造,這就像優秀的拳擊手都會找到出奇制勝的一擊。這又是把戰爭限制於最小範圍和最短時間的唯一途徑。

  
由於自身條件,台灣必然命途多舛。就像波蘭,夾在豪強之間,誰掄一拳頭都有可能抽在波蘭的臉上。幸運的是,為了避免被共產,在獨裁和民主之間,台灣最終不得不選擇了民主。然而不幸的是,當小平同志為了給我黨續命並拯救被毛主席搞得一窮二白的中國,大張旗鼓改革開放,甚至把美國的傻屄們都忽悠了:以為我黨要改弦更張了。當時,台灣也像美國、日本一樣滿懷“一笑泯恩仇”,“和平共處”的希望給予了中國極大的便利和經濟援助。不過,中國人就連美國曾經給予中國的巨大援助都未曾放在心上,更甭提台灣的那些雞毛蒜皮了。事後台灣人才發現,由於中美建交,中華民國又一次被美國“拋棄”而成了“孤兒”,像大海上隨風飄蕩的一葉扁舟,仍然沒有擺脫隨時可能被武統的命運。

  
大概是“永遠回歸”吧,局勢又逐漸回到了幾十年前冷戰時期,台灣重又獲得了選擇的可能。被忽悠過了的美國這次大概不會再放棄台灣了吧。

  
獨裁的本質是自私。歷史告訴我們:中俄之間的友誼並不像雙方吹噓的那麼牢固。中俄雖然屬於“同病相憐”、“唇亡齒寒”的關係,但是中國絕不會傻到去陪葬的地步。中國正在觀望,希望俄國能夠挺住,最好戰勝烏克蘭,避免獨裁政權經歷再一次垮台的危機。但是一旦戰火蔓延到俄羅斯全土,到了無可挽救的地步,勸架如果毫無作用,於是為了保存自己,很可能落井下石。牆倒眾人推,中國隨時會加入正義之師。這樣的話,貝加爾湖、海參威難免又回到中國的懷抱,就像北方四島又回到日本的懷抱一樣。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這是獨裁的本質所致。打個比方,“自私”像洋蔥。最裡面的芯是“我自己”,靠外一層是家庭,再外一層是親戚朋友,再往外是工作關係,還有社團組織、族群、種族乃至國家。包裹著自我的層層洋蔥皮都是自我生存的條件。你會發現一個自私的人會非常熱愛自己的國家。反之,你也可以通過一個人的愛國行為來判斷此人的自私程度。同理,在生活中你也會發現某些人特別喜歡交朋友,和誰都稱兄道弟,十分豪爽。但是在喝酒吃飯之後他們從來不掏錢,為了自己和自己的家庭生活得好一點兒,他的錢必須節省下來。

  
為了保護自我,自私的人一定是從“愛國”開始,因為不需要什麼成本。但他也會為了最終保護自我,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層層放棄國家、民族、組織、同事、親戚朋友,乃至父母、兒女、愛人等等這些洋蔥皮。妻子如果發現丈夫很愛國,一定要多加提防:你這層洋蔥皮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被扔掉。這也是必然的,除非他失去了某些賴以生存的條件只有死路一條,就像某些罪犯誓死不招他的同夥,因為一旦招供,出了監牢死得更快。

  
自私是動物的本能,當然也是人類的本能。但是當人類的精神發展到一定水平,本能的自私中便滋生了一種“理性的自私”,即在承認自己的自私的同時,也承認他人有自私的權利。這便是一種“平等的自私”。“民主”便是這種“平等的自私”的產物之一。民主的觀念催生了民主的制度和國家,但是民主只是精神發展中的一個階段,並不是萬能的。這裡有一個悖論:真正的精英畢竟總是少數。

  
說到底,“獨裁”的本質就是極度的自私。獨裁者便是獨裁國家這個洋蔥頭的芯。這個芯也被層層保護起來,最外層就是韭菜和炮灰。自私的慾望是沒有止境的,就像葛朗台,錢越多越好。權力越大越好,領土越遼闊越好,其他一切都可以犧牲。韭菜和炮灰只是本能慾望的工具,它們沒有自私的權利。這就是戰爭的根源,就如普京大帝所展示的那樣。

  
正因為獨裁是戰亂的根源,作為抵抗,民主必然滋生與蔓延。這是最令獨裁者感到恐怖的事情。他們把這種恐怖視作“威脅”和“侵略”,必然奮起“反擊”。現成的例子就是俄烏戰爭。這是民主和獨裁之間的殊死一搏,直至某一方認栽或者垮台。

 回复[4]:  夏雨 (2023-03-19 15:17:42)  
 
  呵呵 好文如好酒!不由得要啧一下

  
續二比續一好,

  
續一内容似曾相识,数年前网上见过。

  
續二迸发出璀璨的思想火花。

  
老唤宝刀不老 !

 回复[5]: 續三:我是傻屄我怕誰! 老唤 (2023-04-12 05:56:28)  
 
  續三:我是傻屄我怕誰!

  
去世的文人中我最服魯迅;在世的文人中我最服王朔。諾貝爾文學奬如果授予這兩位,那麼我一定會覺得評選委員會的委員們還有那麼點兒文學素養。

  
這兩位的共同點都是有著無比敏銳的直覺,這是天才的徵兆。但是他倆的性格卻十分不同。魯迅好像總是很嚴肅,把自己的文章看作“匕首和投槍”;而王朔總是擺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像個紈絝子弟。這是時代所致。如果王朔像魯迅那樣寫作,肯定早就“拉出去斃了”。這還說明魯迅所生存的時代還算不錯。

  
說到“直覺”,還是舉個例子吧。

  
魯迅開始寫作生涯時在【吶喊/自序】中說:

  
“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

  
不過錢玄同卻不同意:

  
“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你不能说决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

  
固然,錢玄同或許增強了魯迅寫作的決心,但是現在看來,還是魯迅的直覺比較準確,現今,甚至就連魯迅的吶喊聲也日漸式微了。

  
孫大炮搞革命,好不容易皇帝退位了,卻出來個恢復帝制的袁大頭。繼承孫大炮遺志的蔣光頭還沒來得及統一中國,就被共產黨當作“獨夫民賊”趕去了台灣。打著民主旗號的共產黨上了台還是避免不了“獨裁政權”的罵名。中國的情況是誰掌權誰必然是個獨裁者,換湯不換藥。現在打著反共旗號的亂七八槽的“民主鬥士”的素質還不如為共產主義而奮鬥的那些先烈們呢,你能指望他們搞出什麼高級的玩藝兒來?

  
當然,死個幾百萬在中國是不算什麼的,但是那些人死的也太他媽冤枉了吧?為了一個不可能存在的東西而犧牲性命,毫無價值!

  
魯迅的直覺多麽敏銳!而錢玄同不過是在忽悠,不是傻就是壞!

  
再說王朔。繼含沙射影的“我是流氓我怕誰!”,王朔又推出了【無知者無畏】。可謂恃才傲物。懟天懟地懟空氣,把魯迅也擠得了一通。強詞奪理,嫌魯迅沒有長篇⋯⋯我猜想,王朔恐怕原想把書名直接定為“我是傻屄我怕誰!”又怕通不過,因而才搞了個文雅點兒的“無知者無畏”。不幸,又被他言中了!他的直覺真是敏銳!他總是以身作則,或者說,寧可犧牲自我也要追及事物的根本。用“自嘲”或“抖機靈”這樣的詞彙都無從概括他的全貌。

  
遺憾的是,了解他還需要時間⋯⋯

 回复[6]: 呵呵,跟老唤抬一杠! 夏雨 (2023-04-12 23:00:35)  
 
  我倒赞成錢玄同

  
老唤说:

  
---中國的情況是誰掌權誰必然是個獨裁者,

  
蔣光頭被趕去了台灣,共產黨说他是“獨夫民賊”。

  
共產黨上了台還是避免不了“獨裁政權”,,,----

  


  
问题是台灣这个曾经是獨夫民賊的铁屋子,确实被几个人先大嚷起来,例如施明德等人,李敖也算一个吧,,,最终毁坏了的。

  
有台灣的实例,还能说錢玄同是忽悠,是傻,是壞么?

  
魯迅的直覺也有破功的时候!呵呵。

 回复[7]:  回復“回复[6]” 老唤 (2023-04-13 08:48:21)  
 
  你在回复[4]中說:“續二迸发出璀璨的思想火花。”

  
但是看了你在回复[6]中的敘述,覺得你好像並沒有看懂續二,因為你前後矛盾。

  
續二中有這樣的句子:“幸運的是,為了避免被共產,在獨裁和民主之間,台灣最終不得不選擇了民主。”請注意“不得不”!

  
類似(相反?)的例子是香港。在我看來,香港人的素質並不比台灣人低,英屬香港本來也還有點兒民主的意思。總不能說香港人最終選擇了回歸獨裁吧?他們連選擇的權利都沒有,或者說,都不了解!盡管有“民主鬥士”前仆後繼,但是還是“不得不”。這叫“大勢所趨”。

  
魯迅的絕望在於很難指望“龍的傳人”,否則也不會吶喊了。“龍的傳人”應該也包括馬英九以及推舉他成為總統的台灣人。假如,我是說假如,有一天中國變成了民主國家,那也一定是大勢所趨。靠龍的傳人?沒戲!

  
“不作不死”,我黨如果遵循這條原則,而不是像普京大帝那樣,一定會永垂不朽!

  
至於錢玄同,說他非傻既壞是很苛刻。平心而論,他在文化方面提出了不少有益的倡議。那樣說是在與魯迅比較的情況下。我的觀點是,在不了解中國人是怎麼一回事兒的前提下,不管什麼改革或革命都是忽悠,跟他媽三國演義一球樣!誰統一中國都一樣!從歷代造反,到孫文到軍閥混戰到國共內戰到朝鮮戰爭到越南反擊戰⋯⋯鬧了半天,不還是現今這麼個屌樣嗎?中國人還以為那是什麼光榮的歷史!外國人如果不發明汽車,中國肯定今天還是馬車。不過據說馬車也是外國人發明的⋯⋯死了那麼多傻屄,傻屄也是人呀!只說明中國人垃圾不如!不是說統治者不拿我們當人,而是說我們自己也不把自己當人!革了半天命,還不如不革!如此而已。

 回复[8]: 補充說明 老唤 (2023-04-13 12:42:06)  
 
  我和我黨不大一樣。我黨的情況是:他革命的時候,你說閒話,那你就是反革命;他掌權的時候,你呼籲革命,那你還是反革命。得以他為中心。

  
我是個“唯心主義者”,關注的是“心”。和魯迅一樣的是:對阿Q鬧革命並不看好,不管他成功與否。這點我早說過。阿Q的思想是不是能夠改變和發展,那是另一個問題,我和魯迅恐怕也會有分歧。

  
喜歡一分為二的唯物主義傻屄們一定會像我黨那樣立馬下判斷:不支持革命的一定就是反革命。too simple!

 回复[9]: 續四:傻屄與流氓 老唤 (2023-04-16 03:10:41)  
 
  續四:傻屄與流氓

  
“傻屄”與“流氓”彷彿是兩個互不相干的概念,但是進一步追究就會發現:兩者之間有著近親的關係。

  
還是先從字源開始。 “傻屄”的“屄”特別充分地表現了象形文字的優點,令人過目不忘。因而也是我們祖先聰明才智的證明。下體有穴,人在其中。偉大的法國畫家庫爾貝就有一幅名畫,叫作「世界之源」,熱情的謳歌了這個部位。

  
“屄”字在發明之初僅指代女性生殖器。隨著源遠流長的中華文明的發展,它又泛指女人,並帶有了貶義,進而才不分男女,普及為日常用語中“國罵”的常用詞。“屄”的演化過程體現了中國文化的博大精深和中國人的聰明才智。因而“傻屄”一詞也就成為了對某一類人的指稱。這樣做還可以掩耳盜鈴:男女平等,好像隱去了性別歧視的嫌疑。

  
現今,這種掩耳盜鈴的現象更是被發揚光大,人們用“傻逼”“傻B”“SB”等等來代替“傻屄”。這些不倫不類的詞彙不是歪曲了詞法就是糟改了拉丁字母,越加表明了當代人文化素養的低劣和道德品質的敗壞!不管這種行為是出自上面的旨意還是下面的自發,我認為:純屬裝屄!太他媽了屄的虛偽。作為男人,誰不喜歡屄?越是有錢有勢的人擁有的屄就越多,這就是證明。屄也是一份財產!而他們大概也是心裏有鬼,一個個冠冕堂皇的,好像都是“怕屄和尚(出自【何典】)”似的!好屄都被他們搜刮殆盡,好多韭菜甚至連一個屄都沒有。

  
我不使用那些被糟改了的字眼是出於對傳統文化的尊重,還有,就是對裝屄的厭惡。

  
“裝屄”一詞像“傻屄”一樣,也是一個“偏正結構”,重點在於“裝”,比如“裝模作樣”“裝正經”“裝得像個沒事兒人似的”等等。“屄”意味著形成此種習慣的那類人。中國人自古以來就特別喜歡裝屄,要想當官兒,必須先會裝屄。俗話說的“滿嘴仁義道德,一肚子男盜女娼”就是這樣的有中國特色的裝屄。你到我黨的幹部中去找裝屄,十拿九穩。

  
還有一種解釋認為:“裝屄”的裝不是形容詞,即不是“會裝的屄”,而是動詞,即“裝成屄樣兒”,似乎也說得通,但是卻把重心放在“屄”上了,有點兒踩空了的感覺。遺憾的是,你在任何一部牛屄吹得山響的漢語詞典裡都找不到這些日常用語,更甭提它們的解釋了。居然還號稱最權威的辭典。這也是一種裝屄,其表現是“吹牛屄”。

  
中國的傻屄並不是隨著這個詞彙的出現才有的,而是反之。自古以來就有傻屄,只不過那時不叫“傻屄”,而是叫“愚民”(見【墨子】)。前面的「續一」中已經提到過:「愚公移山」據說是出於【列子】。我對列子這個人物是否真實存在過就表示懷疑。中國文化博大精深的特點就是在於讓人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列子最有名的修行就是可以“御風而行”,像孫悟空一樣,信不信由你。是不是忽悠過頭了?可是這個事蹟就連聰明的莊子都例舉過,不過莊子還是指出了列子的局限性:得有風把列子刮起來。【列子】一書是否有過更是存疑。據說原著早已遺失,現存的【列子】是後世篡的。中國人有個古老的習慣,就是喜歡說人好時就把什麼好事兒都歸他,說人壞時就把什麼壞事兒也歸他。(在這個意義上,我好像不是中國人。因此人們總是想搞清楚:他到底愛不愛國?)其結果是不倫不類!列子,一個主張虛無的道家人物怎麼會看上一個挖山不止的傻屄?

  
但是「愚公移山」的作者肯定是存在的,正好和商鞅前後腳,前呼後應,說明在當時就有這麼一種思潮。“愚民”可以是動詞:“使民變傻”。也可以作名詞用:“傻瓜”或“傻屄”。但與“傻子”不同,“傻屄”的重點不是在生理學或病理學的意義上。就是說硬件還行,但是軟件不行。當然,精神分析學依然會把傻屄看作一種精神上的疾病,至少是一種缺陷。而“愚公”就是對傻屄的尊稱,意味著以傻為榮,給傻屄以一定的名譽和地位。

  
“傻屄”的“傻”本來是指不明事理、不知變通,俗稱“少根弦兒”。而 “傻屄”則引伸開去,主要指像機械一樣程式化運轉的大腦,與其說是思考,不如說是“停機”,因為已經和能動的精神脫離了干係。回憶起來,我有個初中同學叫瀋大東,應該就是這樣的人。生得五大三粗的,因為特別奇葩,至今我還清晰地記得他。我們去農村勞動,遇到一條水溝,也就一米來寬,連女同學都能跳過去。他卻站在溝邊兒停住了,嘴裡念念有詞:“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同學們都在為他加油,他也不加助跑,一抬腳就邁進溝裡去了。真是不可思議!我甚至覺得他是不是故意的?外國文學裡也有傻屄。最知名的應屬唐/吉軻德。因為其太可愛、又太幽默,反倒沒人覺得他是傻屄了。如今,中國的傻屄甚至成為一種現象,還有有組織的傻屄,例如“五毛”。

  
接上面說,秦國之所以強盛,第一步,先要用恐怖手段把民眾變成傻屄,不服從的殺頭。這點和今天差不多,很好理解。繼而再把他們訓練成“戰狼”,即所謂建立一支“虎狼之師”。傻屄在先,是戰狼的條件,或者說,只有傻屄才可能成為戰狼。據司馬遷的說法,商鞅其實知道這是急功近利的下策,終將毀於一旦,但是為了當官,他還是選擇了秦孝公喜歡的這個富國強兵、窮兵黷武的下策,開啟了中華民族血流漂櫓的新時代。

  
如果能夠理解傻屄和戰狼的因果關係,那麼舉一反三,理解傻屄和流氓的關係也就不再困難。

  
综上所述,我们多少对傻屄的大脑有了一些初步的了解。自古以来中国就是个农业国家,自然科学并不发达。希望傻屄在自然科学方面能够有所贡献,那自然是奢望。那么在社会科学方面呢?康德的认为,真正的道德是自觉的,因而也必然导向自由。这里借用康德并不是要拉大旗作虎皮,而是为了省略大量的论证。就目前来看,他说出的仍然是真理。不了解的读者可以先去了解康德。像自然科学需要一定的知识积累和才能一样,道德也是如此,因为它也是一种科学,屬於社会科学。根据这样的看法,我们就会知道,傻屄是没有道德观念的。一个傻屄可能行善,也可能作恶,但那都出自偶然,出自他大脑中的“软件”与身处其中的环境的随机的碰撞,没有必然可循。这就是所谓坏人做了好事,好人做了坏事的說法的原因。

  
都说中国农民善良朴实,這是個誤解。根据统计,城市中的犯罪率大部分被迁徙或流窜到那里的农村人口所占有。其中很多人像习主席一样只有小学学历,甚至没有学历。而来自“老革命根据地”的人們更为兇殘。农民善良朴实是因为他们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还没见过钱,还没经历过金钱的洗礼,不知道钱的重要性。这里说的并不只是那些打工的,也包括雇佣他们的老板。当然,这与不懂经济、“闷声发大财”的高层有着直接的关系。

  
給流氓下一個完美的定義是十分困難的。雖然流氓自古以來就存在,但是卻很少有論及流氓的文章。也許“都曾經有過”,但是因為有礙觀瞻、有損中華文明,又都銷毀了。我們或許可以在文學作品中看到流氓的影子。比如楊志賣刀時遇到的牛二,林娘子逛街時遇見的高衙內。高衙內的主要身分是幹部子弟,所以人們一般不叫他流氓。還有富商西門慶,只不過就是追求愛情,和現在的某些高官、富商比起來,怎麼能叫流氓呢?強搶民女的好漢王英算不算流氓呢?按照階級鬥爭的觀點,他搶的是官僚的老婆,應該是英雄⋯⋯

  
“流氓”一詞的本意是流離失所的盲流。他們的情況就像現在一樣,找工作很難,就是有了工作還是錢不夠花,加上本來就沒有道德意識,所以就坑蒙拐騙偷搶,加入了流氓的大軍。“流氓”有狹義和廣義之分。狹義的“流氓”實際上就是我們今天所說的“小流氓”,以調戲婦女為主要特徵。但是流氓是有等級的,小流氓可以是散兵游勇,但是想要往上爬,必須加入組織。“大流氓”,可就不一樣了。他手下必須有眾多的流氓,從事的工作也分各行各業。“流氓頭子”便是領導。這說明流氓們必然形成組織,還得有規矩。我們習慣於把這種規矩叫作“紀律”。這種情況各國都一樣,比如義大利的黑手黨⋯⋯

  
因為很難給“流氓”定義,所以現在的法律取消了曾有過的“流氓罪”。這是因為廣義的“流氓”範圍太大,因此流氓罪也被稱為是“口袋罪”,什麼都能往裏塞,連同性戀也算。現在分得細多了。比如你調戲婦女,之後上了床,然後又拿了人家的錢包或首飾,她反抗,還要報案,結果你把她殺了。現在每個過程都有一個罪名。但是根據流氓的本質特徵,這些都能算進去。這就是廣義的“流氓”。

  
我們經常說“流氓土匪”或者“土匪流氓”,這說明兩者之間有著血緣關係。土匪是流氓的“高級階段”,就像共產主義是社會主義的高級階段一樣。土匪是武裝起來的流氓,佔山為王,有更加嚴密的組織紀律,甚至還有“家法”那樣的法律。定於一尊的土匪頭子說一不二,明目張膽地打劫土豪、霸佔田地。不過,辭典裡沒有關於“土匪”的詳述。在文獻中,關於“土匪”的論文比關於“流氓”的論文更加稀缺。這大概是因為過於容易使人們產生聯想的緣故吧。

  
土匪也會建立起一套自己的道德觀念,也可以稱作“理論”,只是與官方宣稱的道德不一樣。除了孔孟之道以外,中國就沒有一套系統的道德觀念。因此對於土匪的看法十分混亂。官民之間總是對立,官逼有官逼的道理,民反有民反的道理,所謂“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沒有共通語言。比如說宋江,他算是個土匪頭子呢,還是一個替天行道的英雄呢?還有座山雕,他是一個堅定的反共義士呢,還是一個雙手沾滿了鮮血的土匪頭子呢?看你站在什麼立場上,立場不同觀點當然也就不同。特別是兩者之間好像沒有一個道德評判的標準。就是說,在中國,你無法站在一個公正、中立的立場上。這就像蔣軍說我黨是共匪,我黨叫蔣軍為蔣匪,你無法分清誰是土匪。有時候還可以“兵匪一家”,“國共合作”。土匪可以搖身一變成為正規軍,比如「杜鵑山」裡的雷剛,「洪湖赤衛隊」裡的劉闖,我們的元帥裡不就有土匪出身的嗎?正規軍也可以瞬間變成土匪,比如抗日英雄兼盜墓賊的孫殿英⋯⋯

  
有沒有一個可以供大家遵循、不再朝三暮四的道德準則呢?

  
沒有道德準星的傻屄是流氓的培養皿,或說原生態。當代的“五毛”“戰狼”“粉紅”什麼的就生活在其中。他們還只是動動嘴,如果把語言付諸行動,那就是正經的流氓,甚至土匪。土匪是流氓的升级版。就是说,如果說傻屄没有道德观念,流氓失去了道德底線,那么土匪就連法律都可以棄之如敝履。毛主席說的“和尚打傘,無法無天”指的就是這種人。土匪凌駕於法律之上,即使有法律,那法律也像鬆緊帶兒,或者猴皮筋兒。這樣的東西能叫“法律”嗎?能夠滿足法律最基本的要件嗎?

  
土匪一旦掌握了政權也就不叫土匪了。或者說沒人再敢叫他們土匪了。因為他們是土匪,“我是土匪我怕誰?”馬克思的偉大在於粉飾和美化了土匪的道德,他用一種嶄新的、革命的說法為土匪配備一套充足的理論,並授予其無上榮耀的桂冠。因此也就抹消了“土匪”這一概念的內涵和外延。我們現在已經根本搞不清楚誰是土匪,誰不是土匪了。就像我們已經搞不清楚普京是在侵略還是在自衛一樣。由於道德觀念的缺失,在台灣的問題上也很難談得攏。

  
現在我們該知道商鞅有多麽偉大了吧。把秦國人的大腦清空,再為他們安裝一套先進的軟件。當時還沒有電腦,如果有電腦,那麼商鞅一定會建造一道“防火牆”。我們的先人連建造偉大的萬里長城都不在話下,還在乎建造一道防火牆嗎?!

 回复[10]:  夏雨 (2023-04-15 23:25:35)  
 
  这几天忙,没照镜子。刚才上来转贴二文,

  
见老唤写了那么多, 哇塞!

  
不觉羞愧,

  
呵呵,我就不回了,下次补吧

 回复[11]: 續五:关于老片儿的一点建议 老唤 (2023-04-22 19:04:40)  
 
  关于老片儿的一点建议

  
最近,因为闲极无聊,重新翻看了不少青少年时代看过的国产电影,不觉大吃一惊,更感大事不妙!

  
这些电影几乎无一不是在打着红旗反红旗,借口批判国民党,含沙射影、指桑骂槐地批判我们伟大的党!那些镜头几乎无一不令观众联想到今日之中国,甚至会使人怀念起旧社会来!什么坑蒙拐骗、巧取豪夺、争权夺利、勾心斗角、欺压百姓、为非作歹、贪污腐败、道德沦丧、欺男霸女、掠夺财产、警匪一家、刑讯逼供、逼良为娼、镇压学生运动、禁止言论自由、查封报刊杂志、监禁自由知识分子、搜刮民财、民不聊生……这一切无一不针对今日之中国,无一不在暗讽今日之政权!因此,为了维护我党的尊严,我建议一定要查封这些电影。

  
这些电影,越是把国民党描绘得凶残、狡猾、无耻、下流……就越是容易产生联想,对我党就越是不利!很多年轻人正是因为受了这些电影的鼓动才对现政权产生了不满情绪,甚至加入了民主抗争的行列。他们有样儿学样儿,为了博取眼球,在网上打着“打倒共产党”的旗号,俨然正义的化身,而实际上却是因为缺乏生存的手段,为了获得同情和一点儿经济上的援助,有的甚至不惜坐牢也要获取政治庇护的资本。

  
那些阴谋家更加可恶,他们利用手里掌握的一些资料、资源大力传播、扩散这些不良影响。他们进一步发扬“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传统,专搞我们的“地下党”那一套,像是在为党站岗,而实际上在鼓吹“不断革命”,企图用“高级黑”的手法来骗过我党,颠覆政权。是可忍孰不可忍!

  
举例说明。众所周知,渣滓洞集中营是中国最残酷的监狱,但是在【烈火中永生】里,囚犯们竟还有为被打死的囚犯开追悼会的自由!放在今天,你敢想吗?这不是在明目张胆地歌颂国民党吗?这不是在暗指今不如昔吗?这不是在说:国民党输就输在还有那么点儿人性上吗?这样的反党文艺作品不封杀能行吗?

  
他们在暗中告诫那些民主斗士们:要想推翻共产党,就要比共产党更加不讲人性!非此,如何对付得了共产党?这是在鼓吹一种恶性循环,使人性在中国消失殆尽。他们似乎在说:中国的独裁还处在发展中阶段,还没到达巅峰的辉煌时代,我们还有希望,还需要一代接一代不懈的奋斗和牺牲!

  
细细品味,这些电影无一不借古讽今,有哪一部不在号召民众起来革命推翻共产党?这就是我建议查封老片儿的缘由。

  
自古以来,中国就是分裂的社会,辩证法把这种现象叫作“对立的统一”。当官儿的为了享受荣华富贵,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拼命地往上爬。嘴上喊着“爱民”,实际上把老百姓看作自己的钱包儿。老百姓表面上看上去都是忠厚老实的顺民,实际上对当官儿的恨之入骨,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甚至连城管那样的“芝麻官儿”也不放过!这就是为什么毛主席教导我们:“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而要达到“统一”就需要“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不断创新,彻底打破一切伦理道德的规范,进入更高的境界。

  
前面续里也提到了人類的“自私本能”。由這個本能衍生出來的次級本能是“愛與恨”的本能。愛一切利己的,恨一切異己的。“愛情”也不能例外。就如自私本能一樣,初級的“愛”是利己的,它常常被叫作“占有欲”。好像在愛他人,實際上愛的還是自己。這也是有些“愛”會轉為恨的原因:得不到就毀掉,就像法治节目中常常看到一些人会杀死自己的性伴侣一样。性质上和希特勒没什么两样儿。精神的發展使得愛也隨之升華:在肯定自己的愛的權利的同時,也尊重對方的愛的權利。希望對方更加美好會使自己也變得更加美好。只不過因為精神的培育並不容易,高貴的愛情也就十分少見罷了。

  
“愛”像精心培育的鮮花,而“恨”卻像遍地的野草。正所謂“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如果把基督教比作宣揚“愛”的宗教,那麼马克思主义便是宣扬“恨”的宗教。它符合人的原始本能,最易被没有文化的群众所接受。从消灭阶级开始到消灭异己。然而阶级是消灭不完的,旧的阶级逝去,新的阶级诞生,这就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阶级斗争将永无止境。如果真有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建立起来的共产主义,可想而知,这个天堂里最终只会有一个人存在。他将是一个“拔剑四顾心茫然”的真正的勇士,因为按照“斗争”的理论,只要存在着两个人就必然存在着“异己”。不过这个勇士也将因为彻底贯彻马克思主义精神而后继无人了。

  
如果有外星人,他们一定会手指草木繁盛的地球教导孩子们说:“那里曾经生活着一种无比愚蠢的生物……”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回复【回复2】 
    上帝的起源 
     再論“傻屄” 
    魯迅是否是“人渣”? 
    回复愚公 
    如何写信? 
    我老婆和我的最爱 
    纪念刘晓波 
    悼五道 
     文贵的智商 
    中韩比较 
    【谁不说俺家乡好】 
    【我终于死了】 
    《雷雨》与“俄狄浦斯情结”  
    【信、达、雅】是个假命题! 
    中国还有学问吗? 
    2015年老唤美术金奖 
    智商 续 
    求助 
    我是汉奸我怕谁 
     战争万岁! 
    忍无可忍! 
    中國人為甚麼老被別人肏? 
    也聊韩寒和李承鹏 
    [哭]的机制 
    孙中山和毛泽东 
    韩寒的孤独和老唤的孤独 
    一份来自非洲的报告 
    [善]与[忍]的最简史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