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字体∶
魯迅是否是“人渣”?

老唤 (发表日期:2022-01-23 19:30:59 阅读人次:6299 回复数:3)

   魯迅是否是“人渣”?

  
褲子算是個“公眾人物”了。公眾人物意味著他的言行具有一定的影響力。因此人們對公眾人物的要求也比較高。我個人經常給他點讚,因為他的批判精神,盡管還談不上“反思”。因為反思是理性的,不是用信仰和感情就可以取代的。要理解這一點,對於沒有受過正規西方高等教育的人也許要求高了點兒。另一方面,在我的心目中,魯迅是反思中國文化的第一人,或說先驅,因為盡管他沒有論文,但有小說。誰可以找出一個比魯迅的批判中國傳統文化更為深刻、全面的中國人?

  
事情源於“鲁迅确实是个人渣”,褲子說。我認為他“掄過頭了”。我是出於善意,結果事情還沒搞清楚,他居然果斷地把我拉黑了。這使我大為驚訝!不但因為他言行之間的差距,還因為他的理解力。還有,究竟是什麼原因使他拉黑了我?我翻譯過一些弗洛伊德的著作,因而對精神分析學有些了解。弗洛伊德認為,所有的人都有“精神病”,只是程度和類型不同罷了。任何微小的,甚至下意識的言行都可以在他的無意識中找到原因。無意識包括《自我與本我(可參見我的翻譯)》。“本我”來自於本能和慾望,而“超我”來自於在文化環境影響下形成的道德觀念。“自我”則是兩者的調和。這就是人的精神結構。用這麼幾個字來概括只是為了簡明。一個人出生的家庭和社會環境,所受的教育,他的經歷,甚至生理上的缺陷(包括相貌)都會在他的無意識中留下痕跡並表露在他的言行之中。

  
我不大適應推特。上推特無非是尋找一些喜歡的文字點個讚。推特有字數的限制。想在140個漢字裡說明一個較為複雜的問題是不可能的。頂多說出結論,導致這個結論的推論卻不得不割愛。甚至連結論都因為不得不凝縮而“丟三落四”。這就使很多議論流於淺薄,無疾而終。這大概也是推特設計者們的初衷吧。推特更適用於轉引某一新聞,表明某一觀點或者表露某種情感。但是魯迅是否人渣這個問題卻並不簡單,更不應該因為我的被拉黑而不復存在。“渣”是垃圾,毫無一用,甚至連作反面教材的資格都沒有。否定中國文化是否應該把否定中華文化的先驅也否定掉呢?是否通過否定一切才能定於一尊呢?順便提一句,“人渣”這個詞廣為人知與魯迅的使用不無關聯。

  
我好像只被兩個人拉黑過。一個是何清漣。好像是因為金庸的去世。我認為金庸不值得懷念,香港之所以越搞越糟正是因為像金庸這樣的認知水平的香港人太多。我還沒好意思提醒她:她的“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的馬克思理論在中國根本不適用,就已經被拉黑了。這就是中國的所謂學者解決問題的方法,和我黨沒什麼兩樣。按理說,在某個網站開設一個平台,應該像歡迎點讚一樣也歡迎批評。(這裡暫且不論那些惡意的攪屎棍子)。這說明博主懷著共同提高的願望,而不是單純的出風頭。這也是一種民主精神的體現。但是很多中國的博主卻居高臨下,把他的平台看作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不論誰光顧都必須懷著崇敬的心,甚至屏蔽善意的批評,“忠誠不絕對就是絕對不忠誠”。那麼你為什麼不把平台設定為隱私呢?這就是他們對資本主義私有觀念的理解,由此也可以窺見這些博主對待真知的態度。

  
評價魯迅並不那麼簡單。“人無完人”、“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這些說法本來應該是用在他人身上,表示一種寬宏的態度;但是卻被很多人用在了自己身上,用以自我安慰,或者推卸責任。這是否算是“雙重標準”呢?

  
魯迅的生活經歷了幾個時期。魯迅的主要成就在文學領域,是他的小說,還有散文。這些都出現在他生命的中期。其特徵是對“國民性”的挖掘,觸及了中國的傳統文化。其深刻至今無人超越。我是通過對西方哲學的了解才更清楚地理解了魯迅的卓越。德國哲學家卡西爾用他的著作證明了人的定義應該根據他的文化,是為“文化哲學”。而魯迅似乎本能地就理解了這一點,盡管他沒有用論文來證實他的理解,而是用小說。

  
魯迅的“轉折”出現於統治者對自由思想,特別是對學生們的迫害。他改寫雜文了,以筆作槍,直來直去。這樣,共產黨就看到了他們之間的共同點,當然魯迅也看到了這一點(盡管最終目標並不一致):兩者都反對國民黨,還有日本鬼子。魯迅加入“左聯”發生在魯迅的晚年,這是中共多方運作的結果。“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當然少不了魯迅這隻令人生畏的筆桿子。但是沒有跡象表明魯迅想加入組織,他只是七常委之一,而且常委的上面還有上司和頂頭上司。不可否認的是,即使在“左聯”時期,魯迅也是個右派。假如當年不死於肺病也會在反右時死於非命。在“群眾是真正的英雄”時期,他的“國民性”問題早就沒有了利用價值。

  
魯迅對斯大林的紅色蘇聯確曾抱有幻想,但也止於幻想。沒人把魯迅看作一個馬克思主義者。這就像法國的薩特也曾讚美過紅色蘇聯,但是沒人把他當作一個共產主義者一樣,他仍然是存在主義的倡導者。這也像魯迅也曾憧憬著未來的美好一樣。但是他也不是一個進化論者。早年他接觸過《天演論》,但是他的經歷常常使他絕望,甚至可以說他是一個悲觀主義者,“我不知道這樣的世界何時是個盡頭”就是他的哀嘆。這並非我的獨斷,在《吶喊/自序》中,他甚至覺得不必喚醒“鐵屋”中沈睡的人,以免使他們經歷不必要的瀕死的絕望。是錢玄同的到訪又喚起了他一絲“微茫的希望”。《吶喊/自序》中的“在《藥》的瑜兒的墳上平空添上一個花環”,已經說明了這種畫蛇添足的無奈。

  
“鐵屋”,100年過去了,情況彷彿變得更糟。幸福感是最為主觀的東西,你很難使那些幸福感爆棚的主流們相信他們生活在不幸之中。我甚至猜想,即使實行了普選,被選上的還是更加自信的共產黨。事實是,即使在魯迅的作品中,他也從沒有像那些左翼們那樣主動地用這個“希望”去忽悠誰。

  
魯迅確是個無神論者,“倘使我能夠相信真有所謂在天之靈”便是證明。據說早年他曾深受尼采的影響。尼采是《反基督教》的(全名:《反基督:對基督教的詛咒》

  
),尼采不相信一個信教的人能夠貫徹獨立思考的精神,因為兩者是矛盾的。基督教是瘸子(弱者)的拐杖,只有扔掉拐杖才能學會獨立行走。大概在尼采看來,“《聖經》教導我們說”與“毛主席教導我們說”是同樣的東西吧。在這裏,人創造了上帝還是上帝創造了人是另一回事,歷史上基督教的功過也是另一個問題。在美國,基督教使美國人有了歸屬感和認同感,但這也是造成價值觀混亂的原因,因為《聖經》裡並沒有現成的答案,隨你解讀。不過從魯迅後來對尼采的評論看,他並沒有完全理解了尼采的精神。

  
這是我眼中的魯迅,所謂“吃水不忘挖井人”,我對魯迅是懷有感激之情的。至於我的認識是否客觀,當然不是我說了算,可以討論。但畢竟有真相,不能像中國人理解的“民主”那樣:不管三七二十一誰都可以出來喊一嗓子。

  
(暫且至此,歡迎指正。) 




 回复[1]: 鲁迅看清了只可能是“吃人”的“铁屋” weilin (2022-01-24 09:24:32)  
 
  鲁迅看清了,中国文化只可能是“吃人”的“铁屋”,这在民国文人中只怕是唯一。

  
这证明,鲁迅对中国文化的否定,是最彻底的。且不仅如此,

  
比喻为铁屋,这是对中国文化准确地说是对儒家文化,彻底的否定。

  
鲁迅撕掉了装逼群的遮羞布。遭骂,遭禁,在历史上,一直是对卓越的证明。

  


  
唯有彻底的否定,才会用“铁屋”这个恶毒的诅咒。而我的诅咒比鲁迅更恶毒,称之为 猪笼。高手还有机会逃离。

  
我因此而称,鲁迅为中华旧世界的天花板,思想境界他站的最高。其中的中华旧世界可以包括今天的中国吗???

  


  
鲁迅用自己的文字表明了,他捅破了“女娲补的天”之后,

  
他看见了,哇!这高喊“道德的国度”,原来是“吃人”的“铁屋”

  


  
或许,鲁迅没有想明白的是,在整个中国文化里,其中任何一家,从来都,没有“独立的人”,

  
而只有金字塔权贵结构中的各类不同等差级别的“社会角色”在“天定合理的”上欺下强吃弱中高唱“仁者爱人”。

  
其中几个化妆成“圣和贤”的傻逼和恶棍,领着一大群装逼的儒棍,贩卖“忠君爱国”为了实现“和谐的天下一家”,

  


  
再经过最新几代的“继续革命”,开始了“绝对忠诚”地,为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的“新时代”。

  


  
用什么“屋”才能彰显“新时代”的“厉害”呢?“铁屋”加“网屋”???铁网之屋里,中国人有出路吗???

 回复[2]: 鲁迅可不是周树这个地方的人啊 采夫 (2022-01-24 19:55:32)  
 
  维基百科

  
鲁迅共做了14年的中华民国北洋政府的公务员,主要的业绩有:担任国语统一会教育部代表,协调制定注音字母(与马裕藻、朱希祖、许寿裳、钱稻孙共同提议并执笔文案“统一读音,不过改良反切,故以合于双声叠韵的简笔汉字最为适用”);与钱稻孙、许寿裳2位科长合作中华民国国徽设计案,执笔《致国务院国徽拟图说明书》(说明书全文详见2005年版《鲁迅全集》);并设计了当时北京大学的校徽,系“北大”二字的美术字体;分管图书情报(图书资讯)业务:督导京师图书馆(后来的北京图书馆,现在的中国国家图书馆)等。直到1925年4月章士钊章受北洋政府任命成为司法总长兼教育总长,支持当时被任命为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校长的杨荫榆压制反对其校务施政的学界浪潮,鲁迅在当中是非常积极带领学界与章多次交锋抗争,而被章免职。

  

 回复[3]: 【鲁迅的写作技巧】 南洋居士 (2022-03-25 19:49:53)  
 
  @揭密历史

  
【鲁迅的写作技巧】仔细研究鲁迅杂文发现其写作有技巧:①不骂当权流氓、军阀,不骂日本人 ②骂制度危险,就可劲骂没有危险的文化、人性、传统 ③把握好时间差:满清时,不骂满清,骂百姓麻木;辛亥成功,开始骂满清;袁世凯死了,开始骂北洋;北伐成功,开始骂军阀;日本来了,他开始骂国民政府…….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再論“傻屄” 
    魯迅是否是“人渣”? 
    回复愚公 
    如何写信? 
    我老婆和我的最爱 
    纪念刘晓波 
    悼五道 
     文贵的智商 
    中韩比较 
    【谁不说俺家乡好】 
    【我终于死了】 
    《雷雨》与“俄狄浦斯情结”  
    【信、达、雅】是个假命题! 
    中国还有学问吗? 
    2015年老唤美术金奖 
    智商 续 
    求助 
    我是汉奸我怕谁 
     战争万岁! 
    忍无可忍! 
    中國人為甚麼老被別人肏? 
    也聊韩寒和李承鹏 
    [哭]的机制 
    孙中山和毛泽东 
    韩寒的孤独和老唤的孤独 
    一份来自非洲的报告 
    [善]与[忍]的最简史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