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老唤这小子
字体∶
為甚麼不能反省文革

老唤 (发表日期:2011-02-06 09:57:23 阅读人次:4565 回复数:27)

  

  
為甚麼不能反省文革

  


  
可以說:古今中外沒有一次災難(不僅是人為的,還包括自然的),像文革那樣給一個國家(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的幾乎所有的人帶來了各種意義和各種程度的不可治愈的創傷(如果他還活著),不論他是[革命者]還是[反革命者],是[領導]還是[群眾],是成人還是孩子,是城里人還是鄉下人……也許只除了一個人:毛澤東。

  
但是繼毛澤東之後,我們党的歷屆領導却堅決、徹底地禁止反省文革。

  
這是為甚麼?

  
其實問題並不難回答,答案甚至就藴涵在提出的問題之中。

  
人類的歷史並不像朝著太陽的方向走去的旅行。這是因為[上帝]在造人的同時並沒有給人類規定一個[美好的未來],讓人類朝著那個方向走去。無可奈何,人類只能依賴自己,自己給自己設計一個[美好的未來],並且克服一切艱難困苦朝著這個方向走去。

  
但是,這個[美好的未來]真就[美好]嗎?

  
這絕不像俗語所說的[摸著石頭過河]那麼簡單,因為在人類的面前並沒有[對岸]!也不像[在沙漠中行走],因為沒有星座的指引。

  
人類賴以避免[誤入歧途]的唯一方法是:[反省]。

  
[反省的能力]是[上帝]為了讓人類能夠避免自我毀滅而賜給人類的最可寶貴的品質。

  
遺憾的是:無論是就種族還是就個人來說,也無論是就過去還是現在來說,中國人十分缺少這種品質!

  
[反省]是[回顧自己的行為],為了[糾正方向]。也因此才需要[歷史]:對過去進行盡可能真實的記載。

  
但是中國人很特別:他們的[歷史]是用來炫耀的,而不是用來反省而[指向未來]的。他們有三千年、四千年、五千年……的[文明史]!那裡沒有記載著任何值得反省的東西!

  


  
不能反省文革的理由十分單純。因為文革全面、徹底地暴露了在假話、大話、空話的遮掩之下的我國政治體制的本質,或說真面目。在此種意義上,[六四]只不過是文革的[補充材料]。它表明了毛澤東的後繼者們不惜犧牲一切、堅決捍衛[毛澤東思想]和[無產階級專政]的不可動搖的決心。

  
而反省文革就意味著承認:毛澤東的[繼續革命]只是為了徹底清除政敵!

  
反省文革就意味著承認:毛澤東是中國歷史上最沒有人性的皇帝!他為了自己的權力不惜犧牲全國人民!

  
反省文革就意味著承認:所謂[社會主義]、[共產主義]都是騙人的鬼話,而毛澤東就是古今中外最大的騙子!

  
反省文革就意味著承認:[憲法]保證不了任何一個公民的權力!那只是一個掛羊頭賣狗肉的[招牌],或說[廣告]!

  
反省文革就意味著承認:党和一切[國家機器]都只能是維護毛澤東統治的權力機構!

  
……

  
反省文革後患無窮。

  
反省文革不但會使人聯想到歷次的[政治運動],甚至懷疑[解放戰爭]是不是土匪和流氓的火併?

  
反省文革會使人聯想到:[打倒四人幫]和[改革開放]會不會跟[繼續革命]一樣是又一次[忽悠]?為了轉移視線、為了蒙混過關、為了混水摸魚……

  
反省文革還會使人聯想到:為甚麼中央禁止反省文革?

  
聯想到:[星星還是那個星星,月亮還是那個月亮。]

  
最可怕的是:反省文革會使人聯想到齊奧塞斯庫和他的弟兄們的財產到底有多少……

  


  
我黨對待[應該不應該反省]的問題採取的是兩種態度:對外高唱[以史為鑒];但是對內却[禁止反省]。

  
這充分體現了我黨仍然在繼續[高舉毛澤東思想的偉大紅旗],玩兒兩面三刀。 這就像說:我們不是沒有一個[像樣的]憲法!但實際上,那[憲法]就像是放了一個[屁]!

  
[應該]和[要]應該有著邏輯的關係,但是我黨是不會這麼書生氣十足的。當然,這是我黨的一貫作風。

  
[反省文革]是必須堅決禁止的,因為中國歷來是一個中央集權的國家,[反省]開始是民眾的反省,但是結果必然導致中央的反省。那就意味著告訴民眾:皇帝實際上甚麼也沒穿,他迄今為止只是在人民的眼睛里穿著華麗的袍子。

  
歷代的[不要反省]或[不能反省]還造成了中國人[不會反省]的思維習慣。[不會反省]的思維習慣反過來又維持著中央集權的存在。這是一個互為因果、相輔相成的關係,雖經劫難,在本質上也絕難改觀。

  
不過,還是需要提防的是:像納粹帝國或大清王朝一樣,中央集權盡管有時候看上去好像十分強大,但是在其統治下的人民注定是沒有自主權的[拉圾]。也因此,這些[拉圾]維護中央統治的行為很難出於[自願]。這就是為甚麼歷史上的[中央集權]總是一有風吹草動就兵敗如山倒、牆倒眾人推的原因。

  


  
(草搞/待賣)

  




 回复[1]: 先聽聽群眾的反映 老唤 (2011-02-06 09:58:05)  
 
  

 回复[2]: 皇帝金口 基度山 (2011-02-06 12:59:57)  
 
  為甚麼不能反省文革呢?因为“皇帝”不会有错,绝不认错。认错了就龙椅不稳。C.Party一致决定,不建文革纪念馆。3000万比夸张的30万还要多两个0啊!

  
南蛮天高皇帝远。可贵之处在于“蛮”。南越国顶住压力,由民间出资2004年在汕头建成规模巨大的文革纪念馆,2005年开放。后改为文革博物馆。

  
http://tianhaixiangrong.blog.hexun.com/33964795_d.html

  
http://bbs.godeyes.cn/showtopic-219958.aspx

 回复[3]:  东京博士 (2011-02-06 13:05:26)  
 
  文革一定会遭清算,我坚信。就像我坚信现在中国是个SB国,但中国人不会永远甘做SB。

  
齐嗷赛斯裤夫妇当年也没有想到过自己这么伟大的一个红色皇帝和皇帝婆居然会被罗马尼亚的人民和历史安排成那样的结局。

 回复[4]:  东京先生 (2011-02-06 13:58:34)  
 
  如果中国人再上街 军队还会开枪的,党养的多如牛毛的新老在日华人华侨会和平统一会联谊会参政会留学生会教授会妇女会将表示坚决拥护镇压的英明决定,文革之后教育出来的不少中国人奴性十足

 回复[5]:  东京先生 (2011-02-06 14:28:36)  
 
  中国的所谓少数民族多,为何都没有能独立,中国依靠的就是汉人的军队血腥镇压,中国的庞大的军队主要用于对内,谁会去侵略中国?党国头领自然明白得很。在中国生活,就算让我当北京的市长,我也不去,害怕北京的空气有毒,水不干净,,,

 回复[6]:  夏雨 (2011-02-06 15:40:08)  
 
  忍不住说一声,我去!

  
哈哈

  
虽然折几年阳寿,但是能做好多事,还是划得来的。

 回复[7]:  夏雨 (2011-02-06 18:26:36)  
 
  為甚麼不能反省文革,

  


  
因为你们这些个刁民,给你们反省了文革,你们就要我们反省反右了;

  
反省了反右,你们就要我们反省镇反肃反了;

  
反省了镇反肃反,你们要反省土改了;

  
反省了土改,还有延安整风,还有肃AB团,还有还有,,

  
(火气上来)你们还有个完没完?

 回复[8]:  东京博士 (2011-02-06 18:34:31)  
 
  科长在镜子主页打出的口号“上网浪费时间,照东洋镜也不例外!”,这话说得就像造烟和卖烟的商家印刷“吸烟有害健康”一般假惺惺。

  
但这让我终于找到了回答此帖标题最恰当的中文了——反省有害特权。

  
啥时候中国大陆不再是特权当道的社会了,那也就是真正清算文革历史的时候了。

 回复[9]:  安弟 (2011-02-06 18:38:10)  
 
  等到了那时候,但愿中国人还“会”反省,还“能”反省!

 回复[10]:  东瀛 (2011-02-06 19:41:15)  
 
  其实唐朝是可以反省隋朝的,宋朝可以反省唐朝的,明朝可以反省宋朝,清朝可以反省明朝,现在可以反省民国和清朝。

  
克林顿可以反省老布什,小布什可以反省克林顿,奥巴马可以反省小布什。

 回复[11]:  我 (2011-02-06 21:21:20)  
 
  第一,提问不明确。

  
这里的“不能”,可作各种取义。

  
是指不会? (主观能力)

  
还是不允许?(“客观”条件)

  
还是不应该?(道义约束)

  
或者其他……

  
第二,反省者,乃“事后”自省自责也。

  
提问蕴含了一种强制性的假设:我们已处是文革的“事后”。

  
如果文革只是在形式上收场,而它的酵母仍在起着化学反应,

  
那么反省云云就无从谈起……

  


  


  

 回复[12]:  夏雨 (2011-02-06 21:37:00)  
 
  “我”先生,你好!

  
好久不见您出来了,祝新年好!希望能常常见到您的发言。

 回复[13]: 我太忙! 老唤 (2011-02-06 23:57:32)  
 
  現在是東京時間11點正,[老喚牛屄廣播電台]現在開始廣播。

  
(對不起,喝多了。)

  
首先,廣告一則:有近日去台灣的聽眾請注意!

  
》》:[《無情詩》以現代詩戲弄時尚文化: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7b999e0100ovt0.html

  


  
《現在詩》與2011台北國際書展合辦兩場《無情詩》(《現在詩》10)朗讀節活動(心靈工坊協辦),時間安排如下:

  


  
第一場 2/09(三)上午 11:00~11:45(書展開幕典禮)

  
地點:世貿一館

  
文學時光─朗讀詩

  
現在詩 PoetryNow

  
《無情詩》 part I

  
主持人:楊小濱

  
朗讀詩人:陳育虹、陳義芝、林德俊、顏艾琳、管管、吳俞萱、崔香蘭等

  


  
第二場 2/11(五)下午 17:00~17:45

  
地點:世貿一館

  
文學時光─朗讀詩

  
現在詩 PoetryNow

  
《無情詩》 part II

  
主持人:楊小濱

  
朗讀詩人:鴻鴻、葉覓覓、顏艾琳、管管、紫鵑、吳俞萱、侯馨婷、劉哲廷等

  


  
如想參加第一場,請速電郵我索取貴賓券,留下姓名和電話(到時提前來現場取票,我會再確認),我手頭還有幾張,額滿為止

  


  
yAnG xiaObiN]

  


  
註釋:楊小濱是國外[公認]的學者兼評論家兼詩人。並且屆時有[傑出的現代派詩人]發表不能發表的作品。欲參加者從速報名,過時不侯!(不要錢)

  


  
其次,要由衷的感謝東京博士,他和我一樣想到了[齊奧塞斯庫]!

  
還要感謝基督山,他也想到了[龍椅]!

  
並且不得不感謝東京先生:他的預言比魏京生靠譜。京生居然斷言:我們的戰士們再也不會開槍!我因此懷疑他是否見過我們的農民子弟兵!

  
另外,我激動地看到夏雨同志和我有類似的聯想:她想到了反右等等,我的時間跨度還要廣闊:包括過去的[解放戰爭]和現在的[改革開放]。

  
最後,[我]提出了我在[結論]中提出的問題:[不會],[不能][不許]的區別!這是一個深層次的問題!

  
。。。。。。

  
總之,感謝!

  
我像尼采一樣病了,只是不像他病的那麼嚴重。

  
他的大腦不由自主地不停地旋轉,以致瘋狂。

  
我為了避免瘋狂,絕不思考,並且晚上拼命地喝酒,以便早點兒入睡。但是不管喝多少,後半夜會突然醒來,毫無睡意!我從來沒有主動思考過的問題會出現在腦海里,那答案也條理清晰地湧現出來,像在看電影。

  
我只得爬起來,把他們紀錄下來,直到[電影]閉幕,再重新鑽進被窩,好好地睡上一覺。

  
我也曾反抗自己被[鬼使神差],但是我翻閱詞典和事典,他媽了屄的他們說的並沒有甚麼錯誤!

  
因此我只好認命。這也就是科長為甚麼奇怪:[老喚甚麼時候睡覺?]的原因。

  


  
比如昨天,雖然喝了日本酒+葡萄酒+白酒,但是今天,天還沒亮,突然醒來。只好把突然出現的[反省文革]一文紀錄下來。之後去拍賣市場(那裡就像賭場一樣危險),之後去車檢(我覺得我的破車好像每個月都車檢,不巧碰到一位推銷新車的,多耽誤了2個小時),之後喝酒,之後上網:由於感動於諸位的認真的回帖而回帖。。。。。。

  
我活得好像挺[充實],其實忒忙!

  


  

 回复[14]: 无产者是没有国界的! 采夫 (2011-02-07 00:41:17)  
 
  

 回复[15]: 板凳 老唤 (2011-02-07 01:26:55)  
 
  你上小濱網,聽聽他的[歌劇]怎麼樣?他父母像我的親人一樣,是我在上海蹭飯的地方。父親在上海交響樂團高音(還唱過一陣兒郭建光),母親(老復旦樂團)在民族樂團(古琴),他從小彈鋼琴,突然唱歌劇。好像還不如我當初。。。。。。

 回复[16]: 最简单的答案 水双 (2011-02-07 08:48:00)  
 
  文革ing.

 回复[17]: 固然 老唤 (2011-02-07 10:15:00)  
 
  [星星還是那個星星],但是水雙的和[我]的第二個提法是還是抹殺了[階段性]和主動/被迫之分。

  
[反省]是[隨時的],按照尼采更加嚴格的要求,甚至是所謂[事前的]。

  
或者可以這樣解釋:錯誤是為傻屄準備的,而最傻的傻屄是[事後]也不知道反省。

  
當然可以這樣說:我們的民族是一個不會反省的民族。

 回复[18]: 解釋一下 老唤 (2011-02-07 10:35:54)  
 
  尼采眼中的傻屄:

  
a,[不是我的錯,一切都是命運,上帝的安排!]

  
b,[是他的錯!]

  
c,[是我的錯!](注:你他媽了屄的早幹甚麼去了?!)

  
都是怨恨,a/b是外向的,c是內向的。怨恨是腐蝕靈魂的毒藥。

  
老喚對尼采的發展:

  
d,中國傻屄:[沒錯兒!]

 回复[19]:  东京先生 (2011-02-07 11:20:25)  
 
  魏京生居然认为不会再开枪,这是把希望和现实混淆了。

  
现在开枪的可能性远远超过当年,当年没有的腐败残暴,现在都有了

 回复[20]: 老魏也有糊涂的时候啊。 自带板凳 (2011-02-07 12:02:44)  
 
  

 回复[21]: 这还让不让人活 自带板凳 (2011-02-07 15:29:17)  
 
  a,[不是我的錯,一切都是命運,上帝的安排!]

  
b,[是他的錯!]

  
c,[是我的錯!](注:你他媽了屄的早幹甚麼去了?!)

  


  
三种都是傻逼?啊?????

  


  
怨天(上帝的错)不行;尤人(别人的错)也不行,这还好说,

  
反省自己(我的错)也不行啊?

  


  
我靠,这还让不让人活?那到底谁错了呢?

  


  
“早干嘛去了”,操,你以为大家都是鸡把诸葛亮啊?

  
人犯个错都不行?这还怎么活?

  
尼采这个他骂了隔壁的浑蛋!曹他妈!

  
别让老子碰上这个混蛋,老子一枪毙了这狗娘养的。

 回复[22]: 想起來了 老唤 (2011-02-07 16:17:32)  
 
  還沒給全世界的華人拜年!在這裡拜一個晚年吧:大家晚年好!

 回复[23]: 全能的上帝 老唤 (2011-02-07 16:25:08)  
 
  我虔誠地向您懺悔,請原諒我吧:昨天受到魔鬼的引誘,強姦了三個。。。。。。我正在深刻地反省,請原諒我吧!

 回复[24]: 拉出去嘣了。 自带板凳 (2011-02-07 18:09:15)  
 
  

 回复[25]:  黑白子 (2011-02-08 21:21:36)  
 
  》為甚麼不能反省文革

  
為甚麼要反省文革?

  
》昨天受到魔鬼的引誘,強姦了三個。。。。。。

  
剛剛引誘了三个魔鬼,××了三個……深刻地不反省中……

 回复[26]: 哭笑不得 老唤 (2011-02-09 23:48:00)  
 
  一个人(目前还不知道他是谁)读了我的翻译[解读尼采],并且辛辛苦苦地写了一篇满含褒义的评论,这使我很高兴,觉得我的工作好像没白干:

  


  


  
》》:

  
<< 《尼采与哲学》·结论 | 首 页 | Greenberg, or who the hell do you think you are? >>

  
2011-01-14

  
《解读尼采》·笔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positron.blogbus.com/logs/99419449.html

  
回想起来,这本薄薄的小册子《解读尼采 —尼采哲学导读图》竟是我接触过的第一本德勒兹的书。这本书让我一下子想起了还在文三路那个小巷子里的枫林晚,纵深的书店布局,高高的书架……我清楚地记得某一天我从架子上取下这本薄而又薄的小书,可我应该没有买它,因为我不记得我拥有过这本书。或者,我曾在那个据玉泉一箭之遥的浙江图书馆里借过这本书?接触,是啊,因为我记得当时我没有读懂,也许转天就顺便还了。那时候我只是个热衷于新鲜事物热衷于新思想的甚至都不算知道分子,只是茫然地为什么激动着。混乱、没有头绪,被俘获……青春的岁月,我们身不由己……

  
这是一本被湮没了太久的书了。我知道它,但我不知道它在哪——多么像我们的爱情。湮没,也许这可以从两方面说,首先,这本书早已脱销了,在国内两个有名的购书网站上都找不到它的踪影;其次,或许这也是被德勒兹研究者——Am I one of them?——所一直忽略了的一本著作。在学校的图书馆里,它也一直被湮没在某个阅览室,能看、不能借,哦对了,最近图书馆修改了它的借阅规则,可借、七天,超期一天一元,幸好这是一本薄薄的小书,否则也许它要一直湮没下去了,——对我而言。

  
翻开,欢乐一下子奔涌而来。我说的是在我借的这本书第一页上由可爱的无名氏们做的可爱的批注:

  


  
你可以看到,这里是曾翻开这本书的三个无名氏就这本书是否是“赚钱的工具”以及作者是不是“可耻”展开了针锋相对的辩论。“你觉得怎样才不可耻呢?不写这本书就不可耻么?”相对,他们相对的是谁呢?也许他们只是想表达他们的意见并希望这意见流传下去?“可耻”、“赚钱的工具”,青春的岁月,我们身不由己……

  
确实,如译者所言,这本书只是一部介绍性的小册子,它“作为大学的教材,为哲学专业的学生,以及希望了解尼采哲学的人而作。”查阅德勒兹的著作目录,你可以确认它写于1965年,在篇幅更大的《尼采与哲学》出版三年之后。在德勒兹的著作中,它也许确实算不上什么,目前我只在由Anne Boyman编选(?)并翻译的另一本薄薄的德勒兹文集Imanence里看到了这本小册子中相应文章的英译文,且其中删掉了由法国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原书Nietzsche中德勒兹编辑的“尼采文摘”这一部分。(Imanence中还收录了德勒兹生前所写的最后一篇文章Imanence: A Life以及另一篇关于Hume的专文;当然,就这本《尼采哲学导读图》而言,我们要考虑到其时法国学术界甚至没有把尼采的著述视为一种“哲学”,正是德勒兹……)或许我们可以把这本小册子看作是《尼采与哲学》的一个简写本(“赚钱的工具”?),前者自然延续了后者的思想线索,并以一种更为简明扼要的方式表述出来。但即便如此,这本小册子还是值得阅读的,就像任何值得一读再读的经典一样。在某种意义上,这的确是最好的一本尼采哲学的介绍性著述("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而要做笔记,于我而言,在《尼采与哲学》之后,或许只能以如下零散的、片段性的摘录方式完成,零散、片段,但已足够:

  
对于尼采来说,放弃陈旧的信仰并不构成危机(构成危机或断裂[rupture]的毋宁是灵感,是新思想的启示)。

  
疾病对于思考着的主体并不是动力,对于思考更不是一个对象:毋宁说,它在这个病人的内部构成了秘密的相互主体性(intersubjectivité)。把疾病作为对健康的价值判读,把健康的时刻作为对疾病的价值判断:这就是“转位(renversement)”,就是“视角的移位(déplacement des perspectives)”,尼采在其中看到了他的方法的本质和他实行价值转换的使命的本质。但是实际上,在两个观点之间,在两个价值判断之间,并没有相互关系。从健康到疾病,从疾病到健康,这种可动性仅仅在观念上是高度的健康,这个移位,这个移位的轻快是“非常健康”的征兆。

  
未来的哲学家同时也是远古世界、山顶和洞穴的探险家,他只创造出那基本上被遗忘、经过努力才想起来的东西。根据尼采,这种东西就是思考和生存的统一。……我们只有这样一些例子:思考束缚生存、截断生存的手足、使生存变得安分;还有,生存进行报复、使思考狂乱、与思考一起灭亡。我们只有在平庸的生存和疯狂的思想家之间进行选择。对思想家来说太安分的生村,对生存者来说是太疯狂的思想:这就是康德和荷尔德林的情况。

  
(连今天的存在主义也保留着对担负、背负的极大兴趣,以及对严格意义上的辩证法的兴趣,这种兴趣是存在主义与尼采的不同之处。)

  
(对“是”与“否”,对它们的真实性或欺骗性进行了深思的现代的两部著作出自尼采和乔伊斯之手。)

  
尼采的诸概念是无意识的诸范畴。

  
因此,在虚无主义的支配下,哲学把自己作为阴暗的感情的动机,例如“不满”、莫名的不安和对生活的焦虑:一种模糊的罪恶感的动机。相反,价值转换的最初的形象是把多样性和生成提升为最高的权力,即使它们成为肯定的对象。在多样性的肯定之中有各种各样的实践的欢乐。欢乐作为从事哲学的唯一动机而出现。给否定的感情或者悲伤的情感标价是欺骗,而虚无主义的力量即以欺骗为基础。(卢克莱修和斯宾诺莎关于这一点已做了决定的论述。在尼采之前,他们把哲学看作肯定的力,看作反对欺骗的斗争实践,看作驱除否定的工作。)

  
在零散的断片之后,作为一部介绍性的小册子,对”哲学专业的学生,以及希望了解尼采哲学的人“来说,也许下面的一段话才是最重要的,值得全文摘录:

  
尼采的读者必须避免四个可能的误解:1. 关于权力意志(即相信权力意志意味着“支配欲”或者“渴望权力”);2. 关于强者和弱者(即相信在一个社会体制中,最“有力者”是由于最有力而成为“强者”);3. 关于“永远回归”(即相信它与从希腊人、印度人、巴比伦人那里借来的一个旧观念有关……;相信它与循环,或“同一”的回归、向自身的回归有关);4. 关于后期著作(即相信这些著作由于精神失常而走了极端或已经失去信用)。

  
其中第2条献给饼哥~

  
关于上述“出自尼采和乔伊斯之手”,可参考《差异与重复》(法文版159-160页,英文版121-122页)中的如下语句:

  
L'extension cosmique ne fait qu'un avec l'amplitude d'un mouvement forcé, balayant et débordant les séries, Instinct de mort en dernière instance, "non" de Stephen qui n'est pas le non-être du négatif, mais le (non)-être d'une question persistante, auquel correspond sans y réponde le Oui cosmique de Mme Bloom, parce que seul il l'occupe et le remplit adéquatement.

  
关于上面提到的“永恒回归”与旧观念,可参照同书(《解读尼采》)第59页的一个注:

  
尼采说,他把扎拉图士特拉这个人物当作委婉的托辞,或者进一步作为反用法和换喻,故意让他拥有他不能构成的新概念。(注):请参照《瞧!这个人·我为何是一种命运》第3节。——严格地说,永远回归的观念在古代世界曾被主张过这一说法很值得怀疑。希腊的思想对这一题目大体上是保持沉默的。请参照查理·缪格勒(Charles Mugler)最近的著作《希腊宇宙论的两个题目:周期性生成和诸世界的多元性》(Klincksieck,1953)。根据专家的证言,中国的、印度的、伊朗的、巴比伦的思想也是如此。古代人的圆环时间和近代人的历史时间的对立是一个肤浅的、不正确的观念。无论从哪一方面看,我们和尼采一样可以把永远回归看做尼采的发明,只是它有古代的诸前提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德勒兹另一本少见人提、湮灭已久的中文译著《康德与伯格森解读》(这个中译本是对德勒兹两本著作《柏格森主义》-Le bergsonisme与《康德的批判哲学》-La philosophie critique de Kant的合译),这本《解读尼采》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译本(译者张唤民),翻读全书,我只找到了一个在对德勒兹哲学理解上的小错误:

  
尼采是一个使观念“戏剧化”的思想家,就是说,他把这些观念作为紧张的不同程度上的连续事件来表现。(页61)

  
不用查原文,就知道这里的“紧张”实际上应是德勒兹哲学中非常重要的、我要说是基础性的概念:强度(intensité/intensity)。

  


  
那天,我还随便翻开了另一本有意思的书(不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时候能继续翻下去…),这也就是莫里斯·迪克斯坦(Morris Dickstein)写的那本著名的《伊甸园之门:六十年代的美国文化》(Gates of Eden: American Culture in the Sixities)。这也是一本……OK,在我上大学的时候,作为一个混乱、没有头绪,被俘获的摇滚青年,这是一本传奇性的书,hear-say,其中充满了未知的新鲜事物新思想。可我竟一直没看过这本书(倒是借过),可能我自己也不满足于只做一个hear-say的知道分子吧(为什么我们不能听点其他的事物?为什么我们不能说点其他的东西?为什么我们不能读点其他的书?hear, hear, hear-say)。十年后的今天读这本书,其间似乎已经隔了无限的距离;而读到该书作者在20年后写的“新版前言”,尤其是最后的几段,实在是有点被“震到”的感觉:

  
我在七十年代写作此书时,六十年代在迅速远去,但并没有完全消失。在某种意义上,我们不可能完全忘却自己的青年时代,虽然我们对当年使我们忘乎所以的激情和幻想感到难堪。1973年后,年轻人更关心如何在一个弱肉强食的经济环境中就业和生存,逐渐丧失了对精神冒险的热情,尽管他们享有人们在六十年代为他们争得的种种新的自由。……醉心于激进变革的呼唤或我们自身动机的纯洁始终是有风险的。六十年代某些旷世奇想幼稚得令人瞠目结舌。然而,不知为何,这恰恰是那个十年最吸引人之处。虽然它有时将年轻人引入……

  
据说,青春都被浪费在年轻人身上了,据说,人的智慧或成熟就意味着用他的后半生来反思前半生犯的错误。这些话都是对的,——在30岁亦即新世纪第二个10年的门槛,你拥有一种平静、坦然、快乐的心态是多么幸运而幸福。它一直都在,她或她或她一直都在,什么都没有被浪费,在生命中,智慧与错误也许本就是同一。ready, ready for everything, for nothing, for anything. 你始终没变,是吗?

  
青春的岁月,我们身不由己……]

  


  


  


  
但是在最後,他的批评却令我惊讶!他说: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德勒兹另一本少见人提、湮灭已久的中文译著《康德与伯格森解读》(这个中译本是对德勒兹两本著作《柏格森主义》-Le bergsonisme与《康德的批判哲学》-La philosophie critique de Kant的合译),这本《解读尼采》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译本(译者张唤民),翻读全书,我只找到了一个在对德勒兹哲学理解上的小错误:

  
尼采是一个使观念“戏剧化”的思想家,就是说,他把这些观念作为紧张的不同程度上的连续事件来表现。(页61)

  
不用查原文,就知道这里的“紧张”实际上应是德勒兹哲学中非常重要的、我要说是基础性的概念:强度(intensité/intensity)。]

  


  
多么武断,武断得令人难以相信!

  
[不用查原文,就知道这里的“紧张”实际上应是德勒兹哲学中非常重要的、我要说是基础性的概念:强度(intensité/intensity)。]!!!

  


  
而实际上,这里的原文是tension,只能译作[紧张]!

  
我觉得[批评]比[表扬]难得多,因为真正的[批评]不僅要有十足的根據,里边還应该包含着正确的答案!

  


  

 回复[27]:  李德胜 (2011-08-10 02:50:02)  
 
  楼主完全疯了吧

  
中国从邓开始就一直反思批判文革,芙蓉镇没看过?

  
中国一直以来都批判否认文革,全盘否定。而且今天又开始兴起新的批判文革的浪潮。

  
你也没看?你长眼睛了吗?谁告诉你不批判文革了?

  
应该说为什么不歌颂文革,不赞扬文革,不再来一次文革才对。

  
你居然还在纠结个人的境遇,你也想想广大受苦群众。你反倒自己以为自己很小众,然后利用群众的苦难装的好像照顾群众一般来报复党,还有比你更小心眼更恶毒的杂种吗?嗯?

  
中国一直以来都否认文革你居然还说一直以来不准批判?那是不敢提及。你这都不懂?提多了反倒就导致别人好奇啦。现在政府就怕别人文革,你知道吗?

  
薄熙来搞个活动都被说成文革罪了。啧啧。还要不要脸啊?

  


  
你能别那么怨妇纠结吗?你纠结你就获得尊重了吗?你就站直了吗?嗯?脑残怨妇哟。重度洗脑患者,一直以来都没有像你希望的一样痛苦撕咬叫骂文革,你就不高兴了吧!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老唤这小子
    难哪,智商鉴定 
    战争是一条主线 
    真是为安倍的智商犯愁 
    老唤书信选 
    上海老婆和日本老婆 
     [弱智]和[傻屄] 
    我國古人有時候忒傻屄 
    為甚麼不能反省文革 
     他媽的[組織] 
    老屋离我愈远了…… 
    中國人有良心嗎? 
    [作品的靈魂]附件 
    作品的靈魂 
    無題 
    如何避免錯誤 
     關於[傻屄] 
     注意,保持距离! 
    我的盗墓经历 
    老唤这小子 1~3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