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我喜欢的东西
字体∶
我看常艳儿

老唤 (发表日期:2012-12-18 18:05:44 阅读人次:9360 回复数:43)

    我看常艳儿

  
一 写实与虚构

  
从常艳儿在网络上发表小说【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2012.12.9?网上情报删除,难以考证,据常艳儿在【道歉信】中说:前几日。)到公布【道歉信】(写于2012.12.12日夜,公布于2012.12.13 09:38:45?)的短短几天里,常艳儿的说法转向180度。她在小说的【序】中说“本文不是小说,是自己的亲身经历,以第一人称叙述---如是自己的主观感受,我会在文字上予以注明,否则都是对真实情况的一种再现”;然而在【道歉信】中却说【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系我在业余时间虚构出来的小说---我把自己理想中的人与事当作现实的存在进行了一番文学性的描述”。

  
那么两种说法中哪一种可信呢?

  
使用真实的时间、地点、人物,然后毫无根据地丑化这些人物,不用说一个法学博士,就是一个受过初等教育的人也知道,这种行为犯了“诽谤罪”,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如果还敢于声言:“本文爆出丑闻,便有承受各种不良后果、法律责任及社会效应的心理准备,涉及事件的当事人愿意起诉我的,我在等待官司及人身攻击。”那么此人不是智商严重欠缺,就是患有精神分裂症。因为即使患有所谓“严重的忧郁症”,在漫长的写作过程中也绝不会不意识到这一点。

  
显然,常艳儿的所谓“我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常常陷入一种幻想甚至狂想的状态”是事后推卸责任并息事宁人的编造。可以相信,她有些忧郁(可有毫不忧郁的“诗人”吗?),但是一个患有“严重的忧郁症”的人是不可能写出如此冷静的文章,从叙述的角度来看,她的文笔甚至可以说相当严谨。

  
还有一个猜想就是,只有受到了伤害,才可能发出嚎叫或者吼叫。不管是为了发泄,还是为了报复;或是像王立军跑进了美国领事馆那样处于绝路的鱼死网破,因此说,常艳儿肯定经历了希望、努力、牺牲和绝望的过程。

  
为什么会有180度的转向呢?

  
这种事情并不稀奇。

  
可以肯定的是有外力的作用,即“与同事、亲人---有效的沟通”。不可能知道“同事、亲人”是谁,但是可以知道他们对常艳儿发表小说持反对意见。

  
常艳儿失望了。

  
并且,她以为她的小说在网上会有读者,或许会引起共鸣------但是网上很难找到她的小说。

  
她或许认为自己的小说多少会起到反腐的作用,但是读者看到的是她虽向腐败者投怀送抱,但最终没有进入腐败者的行列。

  
她或许把自己当做“潜规则”的牺牲者,但是读者却把她看做“潜规则”的参与者,而且是一个不成功的参与者。

  
她以为发表了小说就可以彻底告别了“潜规则”,但是无处不在的“潜规则”却更深地伤害了她,让她不得不一反初衷为自己的小说公开道歉。

  
实际上,不管她的小说是写实还是虚构,它都尖锐地指向了现实中的腐败,这腐败已经深入骨髓。

  
二 冒险家常艳儿

  
根据简历,常艳儿先毕业于沈阳农业大学食品科学系,获工学学士学位;后毕业于山西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获法学硕士学位。

  
这种专业的转向表明她并不是按照自己的爱好来选择专业,而是为了选择一条更易攀登的捷径。她很聪明,或说明智。可以说她精心为自己设计了一条上进的道路,这种精心从她为小说积累素材上就能看出。

  
之后,她按部就班,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获法学博士学位;进入中央编译局博士后科研工作站。

  
这说明她深知一步是不可能登天的。她还深知,单凭她的学历和论文,她也很难工作在中央编译局,生活在首都北京。

  
于是故事就开始了。根据故事的进程,男女主人公都清楚地意识到这是一场交易,当然不排除怀着希望或说错觉:或许在有限的生命旅途上再次迸出爱情的火花。

  
对常艳儿来说,这是一次豪赌,并且把赌注押在了一个人的身上,而且还是押在了一个人的感情上。绝望的幻影在故事的开始就已经出现,随着赌注的增长,幻影变得越来越清晰------为了最后的一点儿希望,她甚至押上了最后的赌注:破釜沈舟!

  
三 小说家常艳儿

  
首先,这篇小说既不是色情小说,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言情小说。因为它既不具备色情小说所必需的细节的描绘,更不以此为目的。它也不是以男女之爱作为主题。这就像不能把厌恶等级观念并强调在两性关系中性的重要性的劳伦斯的【柴特莉夫人的情人】看做言情小说一样。在常艳儿的小说里,如果有所谓的爱情,与其说是情爱不如说是性爱更为恰当,当然,这里并不排除性爱能带来瞬间的快感,这快感也可能成为爱情的一个成分。但问题是,性在他的小说中像钱一样,只是进行交换或说做买卖的道具之一。因此,只就小说而言,这是一篇暴露腐败现实的作品。

  
这就是我给这篇小说的定性。

  
小说的写作方法并不新奇,可以说完全遵循了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教导: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男主人公衣俊卿为中共中央编译局局长,曾任黑龙江大学校长,黑龙江省委宣传部长。是有知识的官员。可称典型人物。而中共中央编译局全称为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是为我党和全国人民生产精神食粮的印刷厂。可称典型环境。说其是暴露腐败现实的作品,是因为故事就发生在这块应该是我党最纯洁的“处女地”。

  
遗憾的是小说的写作过于仓促,因而显得潦草。更没有妙笔生花的情景、人物的细节描绘。但是小说的可读性和震撼力并不逊于刚刚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的故事,因为它直指今天的现实,没有虚饰。它也不像莫言那么绘声绘色拖泥带水,因而更像一篇檄文。

  
不用阅读常艳儿为了晋升而辛辛苦苦写出的那些论文就可以断定:她的这篇小说的价值要远远超过她所有论文的价值的总和!因为有那么一类论文,仅就题材而言,在它们印出来那天就已经是文化垃圾了!

  
可以想象,如果有一位出色的剧作家把常艳儿的小说改编成剧本,如果有一位出色的导演把剧本拍成电影,那会多么吸引观众的眼球啊!那将对我国的反腐起到何等巨大的推动作用啊!

  
四 最后我想谈谈对常艳儿的态度。

  
我写此文的目的是出于爱护,也希望此文仅有的几个读者也能爱护常艳儿。因为责任并不仅仅在她,甚至也不能只怪老衣。这里有制度的合理性问题。一些先进国家之所以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控制腐败,是因为他们的法律是至高无上的,连总统也不在话下;而我们的法律掌握在我党的手里,党才是至高无上的。在这样的状态之下,反腐就像拔着自己的头发想离开地球一样困难。

  
党是腐败的温床,每一个党员都存在着腐败的可能性。记得现已是高官的我的一位朋友曾教导我:“入党要跟党走,不入党也得跟党走,何况入了党,党还会给你好处。”他是我敬佩的十分正直的党员,我也觉得他说的没错儿,应该考虑入党的问题。现如今还有谁为了一个虚妄的奋斗目标而入党呢?不敢说全部,起码大多数人的入党动机都是为了自己的能力可以得到更大的发挥,能够获得更大的权利,因而生活的更加荣耀和幸福。这就是腐败的可能性,当然不排除他们顺便儿也给别人带来好处。

  
就是这些人还常常是法律的代言人!

  
不管怎么说,常艳儿揭露了社会上已经深入灵魂病入膏肓的腐败现象,尽管她也沉浮于这一现象之中。对于真正反腐,希望祖国精神健康的人来说,常艳儿做了一件好事。说其出卖肉体也好,说其出卖灵魂也好,说其出于报复也好,说其破罐儿破摔也好---,都是本末倒置,当然,这样说的人之中不乏腐败制度的拥护者。

  
应该体谅她的是:作者是靠作品说话,更何况没有亲身体验也很难写出这么具有真实性的作品来。

  
仅就这几天的情况来看,我也为常艳儿的处境担忧:她本来想一吐为快,或许侥幸还能得到读者的同情,结果网上已经很难找到她的小说;她本来准备为了捍卫“事件的真实性”而不惜打官司,结果却不得不以“忧郁症”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仅此,我对新一轮的“反腐”的前途也很担忧。又是在唬傻屄吧?

  
幸好,看常艳儿的【道歉信】,她的“忧郁症”好像还没有达到被进精神病院从而人间蒸发的地步。

  
仅从常艳儿的经历来看,她是“这山望着那山高”的那种性格,她绝不会不惜一切代价爬上一座山。刚刚写了一篇小说,又来否定自己写作的初衷。付出了如此昂贵的代价,难道又要半途而废吗?所谓“柳暗花明又一村”,再迈出一步,面前就会呈现出全新的景象,那里才有真理,那里才有祖国!

  
我相信:以伟大领袖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要是真心反腐的话,他们看了常艳儿的小说一定会拍案叫好!

  
如果真心实干的话,仅以此小说为切入口也一定会有所作为!

  





Page: 2 | 1 |

 回复[31]: 果然是鱼死网破,呵呵 自带板凳 (2013-01-18 09:01:38)  
 
  竹篮子打水

 回复[32]: 现在看来中央内斗频频啊。 深层次 (2013-01-18 10:31:52)  
 
  南方周末事件是中宣部和广东汪洋的大对决。看起来习近平真是在对李长春下手了,南周事件让双方近乎撕破脸了。

  
前一阵子,常艳改口的代价,我估计是有人许诺她等风头过去调她进北京。如果衣局长下了台,常艳的美梦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如果是如我猜测,这姐们的点也太背了。

 回复[33]: 继续八卦:女博士老公发声明 (ZT) 自带板凳 (2013-01-21 18:06:39)  
 
  女博士老公发声明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妻子常艳与衣俊卿演绎了颇惹眼球的事情,使她也使与她有关的亲戚朋友都陷入到媒体YU论的中心。作为她的老公,无端被戴上绿帽子,我的心情大家可想而知。我很沉重,我很悲哀,我很愤怒,我也很无助。妻子红杏出墙,对任何一个男人都是不可容忍的。但事情已发展到这里,我只能客观面对。由于事情的发展,我有必要向各位领导,各位朋友及所有关心本人,关心常艳及常艳与衣俊卿事态发展的所有网友们表明我自己的态度:

  
第一:常艳迈出红杏出墙的第一步,就意味着我们的爱情已走到了尽头。对爱人不忠,不管有多少理由,都是不能成立与原谅的。我们可以贫穷,可以困难,可以平庸,但不可以出卖自己的身体,如果管不住自己感情的阀门,随意向别人廉价地倾泻自己的感情及忠贞,而不顾及亲人的感受,尤其是老公的感受,这种行为是自私的,也是BIEBI的,常艳走到财色尽损,名誉扫地的地步,也可是咎由自取的。

  
第二:衣俊卿道貌岸然,满口马列,逼良为娼,巧取豪夺,十分令人讨厌与愤恨。虽不敢确认,但也差不多,常艳只是其中的一个牺牲品,还有不知多少的女博士,女硕士倒在其设定的圈套中,表面上文质彬彬,其实满腹肮脏。常艳与其决裂,表面上是其不能解决编制问题,还有一个因素是,他有太多的女友,常艳吃醋了,受不了。常艳们太傻了,以为自己MAO似天仙,就能填尽其胃口,其实,他色胆暴天,无恶不作,被其染指的女人不知有多少呢!如果有在其读的其他女博士,女硕士,建议她们的老公扯下脸皮,问问自己的老婆,是不是衣俊卿也对她们有所染指,事情都这样了,咱们也不要脸了,早一些对他揭露,让他得到应得到的一切,对衣俊卿们绝对是一个教训,可以拯救很多的常艳们,你们的勇敢站出,是绝对需要和重要的。

  
第三:出了这么一个风流倜傥的衣俊卿,绝对是对我们国家官场与人事制度的一个极大嘲讽。在常艳的日记中,衣俊卿可以成为一个副部级官员了,中译局也是一个副部级单位,他是一把手。在黑大,在中译局,衣俊卿干过的风流韵事肯定不止一件。然而,就是这种官员,却屡屡获升迁。其研究的马列主义,对现实有多少指导意义?真的不敢说。马克思之于燕妮,其爱情故事深得人心,而衣俊卿在研究马列,不知汲取的是何营养,其学术水平是不是欺世盗名尔?学术变成了一种机械,象工程机械中的挖士机,只是机械的挖掘,而缺少了冶炼,能提练出多少价值的东西呢?

  
第四:常艳是一个牺牲品,可怜可恨更可怒。记得白毛女有句台词,叫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常艳走到博士这个位置,付出了很多艰苦的努力,她也想通过走正规渠道,以实现自己的功成名就,是当下潜规则害了她,是当下个别权贵害了她,是自己的虚荣心害了她。原因可能很多,但最重要的是,在中国学术界,总要一群学霸,他们潜移默化成一种钱权交易,权色交易的规则,逼着良人就范。常艳错在意志不够坚定,但也说明了学霸们的器张与野蛮。他们操纵学术圈子,掌控各大建湖论坛,,唯为独尊,排斥异已,在中国,这个不改变,是要逼很多学姐学弟流汗流泪又流血的。

  
第五:我想劝劝类似于我的常艳老公们,不要希望自己的老婆有多少野心,古人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有学问的老婆也绝非是好事。哪些有野心的老婆更是可怕,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她们不择手段,出卖金钱,出卖身体,出卖良心,出卖忠贞,出卖老公的名誉与幸福,这种女人是十分可怕的,建议男士们找女友,一定要睁大眼睛,看看自己的女友是不是也是这种类型,如果是这种类型的,千万别与这种女人交往,否则,早晚有一天,会在你的头上飞来一顶绿帽子,让你躲也躲不了,逃也逃不了。

  
想法很多,言不由衷,请大家体谅我。走到这种地步,真是生不如死啊。算了吧,愿自己翻过这一页,开始一段新的旅程。

  
新年到了,祝大家新年愉快,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女博士常艳老公于即日

 回复[34]: 有一个细节 自带板凳 (2013-01-21 18:29:16)  
 
  根据常雁儿提出的条件儿,局长9月3日给常雁儿打了100万人民币进帐。

  
但是到了12月,常雁儿还是把这篇东西给发表了。

  
这就不好办了。

  
----------

  
注意,捉拿局长的罪名是因为这100万,而不是因为搞破鞋。

  
局长也不容易呀,早知如此,100万不给,可能啥事儿也没有。嘿嘿

 回复[35]:  多层次 (2013-01-21 18:41:18)  
 
  简直其怪自败。窜上去的会有好人?

 回复[36]: 常艳的老公者作为广大绿帽者出声的第一人,其发言非常宝贵。 深层次 (2013-01-22 11:29:16)  
 
  我都学习了良久,感觉欲哭无泪,却无话可说。

 回复[37]: 你真的以为是常老公亲笔?哈哈 科长 (2013-01-22 13:25:35)  
 
  

 回复[38]: 我怀疑 开明乡绅 (2013-01-22 14:03:53)  
 
  镜子上伪造名人手迹的人不少,我看这篇文章不大可能是老唤炮制的,因为少了不少“儿”字。论嫌疑度,科长第一,板凳第二。

 回复[39]: 谁那么无聊啊!?! 深层次 (2013-01-22 14:44:49)  
 
  

  
带绿帽都有人抢的?

  
不过我还是怀疑是常老公的手笔。

 回复[40]:  东京博士 (2013-01-22 14:47:08)  
 
  肯定是带绿帽者所写,但肯定不是常老公。

 回复[41]: 我认为那很可能是常老公写的。 自带板凳 (2013-01-22 16:42:22)  
 
  我没有证据否定。

  
科长断定不是常老公所写,而且科长可疑度第一。

  


  
目标很清晰了。

  
嘿嘿

 回复[42]: 感人至深! 老唤 (2013-02-24 22:56:36)  
 
  仿佛又回到了青年时代、、、、、、

  
http://youtu.be/jWpTJXfN5To

 回复[43]: 党不是腐败的温床,中国人民才是 weilin (2020-03-20 11:01:38)  
 
  中国共产党是什么?它是个结果。一个中华民族共造的恶果。

  
党什么都没有。它就是一群野心家、识字的蠢货、愚民、流氓、地痞的大杂烩。它是一个掠夺的超级机器。

  
所以,党不是腐败的温床。中国人民才是腐败的温床。

  
是中国人民心甘情愿或者忍受着压迫为党送上三千年集成的与时俱进的超级腐败。

  


  
十四亿中国人民,何止是那几千万党员腐败?如果有机会,你,你,你,我们,会不会腐败?

  


  
愚昧虚伪懦弱贪婪邪恶的中华文化养育的中国人民,是中国人民,

  


  
中国人民,才是制造人类最大的腐败政党、腐败政权、腐败社会的腐败的温床。

  
腐败的人民自造腐败,害人害己,自己首先承受灾难再祸及天下。这就是天理!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喜欢的东西
    偷梁换柱  
    这回的美国选举 
     围棋难吗? 
     漫画弗洛伊德 
    江铸久大师谈吴清源祖师 
     反腐就是反党! 
     我看常艳儿 
    中国当代文学屎 
    未未和[艺术] 
    太有才! 
    大题小做和小题大做 
     沉痛悼念岛田绅助 
     哎呀,鲁迅的翻译! 
    [鳟鱼]的成立 
    论论[走红] 
    [李逵日記](盜版)作者:倉土 
    致星兒的信 
     关于第一期[老唤文学奖]的说明 
    请修改作文 
    剽窃[韩寒语录] 
    論Salinger和丫的the Catcher in the Rye 
    转载:于奇智;德勒兹;生与死;张国荣;哲学 
    灵感制作秘方 
    由「期刊」所引起的 
    橡实和南瓜 
    请教:关于李佩芬 
    象征符号 
    想起了武训 
    老唤美术馆(观赏无料) 
    论风格 
    小说「梦」(续完)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