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我喜欢的东西
字体∶
中国当代文学屎

老唤 (发表日期:2012-12-11 04:49:47 阅读人次:3459 回复数:28)

    中国当代文学屎

  
——波及莫言诺奖

  


  
中国当代有真正意义上的文学吗?

  
回答是令人沮丧的:没有。当然,这样说有一个前提,即是:如果广告词不能算做文学的话。

  
为什么?

  
其实原因非常简单:文学的生命是想象,而想象的灵魂是自由。在一块彻底失去了言论自由的土地上是不会生长出文学这种东西的,就像在沙漠上不会生长出荷花一样。

  
道理很简单,但它之所以不被考虑主要是因为经过历次革命运动而变得越来越麻木僵化了的国人已经失去了正常思考的能力。

  


  
中国当代的文学屎可以简单地分做两橛儿。

  
解放以后,全国的出版社杂志社报社都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党的宣传工具,其彻底的程度史无前例。因此鲁迅很幸运。他之所以留下了一些有灵魂的文学遗产是因为他生活在旧社会,他还可以办杂志,还可以随心所欲地写作,暂且不管如何评价他的作品。

  
这就像生活在沙俄时代的别林斯基们是幸运的一样。甚至连索尔仁尼琴都应该庆幸他生活在前苏联,而不是中国!暂且也先不问他们是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

  
我党明文和暗文规定了要想当作家就应该些什么,怎么写。其结果是:党需要你,你就是作家;一旦党不再需要你,就是说一旦你的想象超越了党的理解力,你很可能就沦为了流放新疆的劳改犯或者立即枪决的死刑囚。

  
这是中国当代文学屎的第一橛儿:从【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到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结束。中国的所谓文学只不过是毛泽东思想的广告词。

  


  
如果细说起来,这橛儿屎在我党的延安时代就憋在肚子里了。这里当然还要感谢日本鬼子,他们就像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列主义一样,给我国人民带来了爱国主义。

  
顺便提一句:莫言同志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仍然认为参加抄写【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与获奖并不矛盾,并且坦言自己【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是一个问题。

  
如果说得更早,还要感谢伟大的列宁同志,是他最早提出【文学应当成为党的文学】,号召【打倒非党的文学家!】据说胡乔木同志曾经提出列宁著作的中文翻译不大动听,应该把【文学】改为【出版物】,把【非党】改为【无党性】。结果是:一碗豆腐和豆腐一碗。

  
伟大的斯大林同志彻底执行了列宁的这一指示(不得不批评斯大林同志的是:即便如此,仍然有漏网分子,漂亮的俄国作家普宁在1933年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同时,他为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出了一条通往永远胜利的道路。毛主席忠实地捍卫了斯大林主义,为了捍卫斯大林主义,为了使一党独裁永不变色,毛主席甚至不惜与苏联老大哥闹僵,坚决反对批判了斯大林的赫鲁晓夫。事实证明:沿着赫鲁晓夫的道路,苏联瓦解了,俄罗斯变修了。毛主席多么英明!

  
然而就文学而言,现如今还有谁把毛泽东时代鼓捣出来的东西当做文学?当做丰饶自己的人性和灵魂的精神宝藏?它们除了在官办的教科书中还在苟延残喘,基本上已经落进了历史的茅坑儿。

  
实际上【党的文学】是在玩文字游戏,因为文学一旦属于了某个党派,它便不再是原本意义上的文学了。

  


  
第二橛儿从所谓【伤痕文学】开始。

  
【伤痕文学】打破了全国山河一片红的局面,首次在小说里暴露了伟大的文化革命的阴暗面。请注意:主要是文化大革命的阴暗面。因此它们仍然是党的需要,摆脱不了作为党的宣传工具的宿命。它们发表在党的报刊杂志上,是党内斗争的需要,是夺取政权的武器,还是一杆枪。随政权趋于稳固,自然就缴枪不杀了。

  
党章是个招牌,宪法是个摆设。宪法上说的这个自由那个自由是给外国人看的。还剩下什么了呢?党的方针政策。那是一根【猴皮筋儿】,或者叫做【松紧带儿】:松一阵儿,紧一阵儿。紧得万马齐喑了就松松,松得大家不知天高地厚了就再紧起来。这叫一张一弛,不过猴皮筋儿还是原来那根猴皮筋儿。

  
事实上从伤痕文学开始的第二橛儿还是停留在【讲故事】的层次,与第一橛儿不同的是看谁讲的故事新鲜。就连刚刚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在获奖致辞中仍然在讲故事。然而纵观世界文学的历史,优秀的作家都是通过自己独特的叙述风格为读者提供一种,或者说训练读者通过阅读形成一种前所未有的看待人生和世界的视角,比如像海勒那样看待战争,像萨林杰那样看待美国,像卡夫卡那样看待世界、、、、、、

  
听一段儿感人的故事和习惯一种自己不曾有过的看待世界的眼光是两码事儿。要想给没有艺术细胞的人讲清楚这两者的区别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后面我们还会提到。

  
据说也有国人有意识地开始了对后者,即一种新的叙述风格的尝试,比如北岛他们,但是我所知甚少。让我感到耳目一新的,就是说让我看到了一个有着独特叙述风格的作者的,至今只有先靠言情小说立足的王朔在【顽主】中的一闪。据说王朔很不喜欢拿他和别人作比较,那么这里我就比较一下:他在中国很像萨林杰在美国,只是他比萨林杰出现得稍晚了一些。

  


  
我个人很敬佩莫言,虽然谈不上喜欢。他是改革开放以来,在一切向钱看的洪流中,不搞历史剧而直面现实的严肃的作家。在网络都要在党的领导下的今天,他可以说已经发挥到了极致。他敢于讲述现实的阴暗,这已经就很不错了。我们似乎不能再要求什么了。如果我们要求他深刻,要求他揭示国人人性世风日下的根源,那么他将会从文坛上消失。他自己也深明这一点,并且还有说辞:【其实不是我敢不敢对社会上的黑暗面进行批判,而是这燃烧的激情和愤怒会使政治压倒文学】(获奖致辞)。说的像是那么一回子事儿:莫言是中国最优秀的走钢丝的杂技演员。

  
实话说,我谈莫言实在是不负责任,因为我没有通读他的所有作品(而莫言总是殷切地希望读者能多读他的作品)。原因有二。其一是我是中文系出身,不得不了解中国当代文学是怎么一回事儿。然而在这一过程中,当代的出身于工农兵的作家的作品实在是倒了我的胃口,就像每天吃窝头的人见到了窝头就反胃。我深知这有违毛主席的教导,但是没有办法。每拿起他们的作品,我总是提心吊胆,怕再一次上当受骗。谁好像都知道:人生是短暂的,时间是宝贵的。特别是这个【我】在认真读过了几乎所有开天辟地的外国作家的精典之后。

  
这个原因又导致了第二个原因。我牢记叔本华的教导:了解一个作家并不需要通读他的所有作品,甚至不必读完他的一部作品。只看几页,甚至几行,你就知道他是否有话要对你说,他能把你带到多远。在叔本华的教导下,我读莫言的小说总是半途而废。他事无巨细娓娓道来,而我就怕有人给我这样讲故事,中国人我见得够多了。我总希望看到一种全新的讲述方法,这种讲述方法又浸透着讲述者的全新的价值观,给你一个观察世界的新的角度:他是你的导师!

  
而看莫言的作品,我总是情不自禁地想呼喊:你枪毙了我吧!

  


  
虽然是这样,我仍然为莫言获得诺奖而高兴。这高兴完全与【我也是中国人】的那种爱国主义无关,因为顽固地爱一个国家而不爱另一个国家的人,在我眼里,就是混蛋,至少是傻屄。

  
我为莫言而高兴是因为他的入选如我所愿:他应该入选。一切都恰如其分,莫言已经尽其所能,诺奖评委也尽其所能了。

  
据说候选人中呼声最高的是大受欢迎的村上春树。如果村上获得了诺奖,我肯定会感到沮丧。因为二十多年前我就被委托为台湾的出版社翻译过村上的【舞舞舞】,至今还没有搞懂村上想说什么。如果让我评价村上,我只有四个字【无病呻吟】。难道是偶然?我偶然翻译的【舞舞舞】偶然是村上最不成功的作品?但是我倒了胃口,再没有勇气读他的其他东西,因为我觉得【立地成佛】也是很偶然的。当然不用说,我的庆幸也与爱国无关。

  
诺奖评委还算有眼。

  
莫言获奖的大背景是近些年,也就是现代派风起云涌之后的文坛太萧条。这只要参照美术界后期印象派前后的反差就能领悟。艺术走进了低谷,也许是在酝酿新一轮的高潮?

  
其次,我早已纠正了一个误解:诺贝尔文学奖是授予世界上最有成就的作家的奖项。

  


  
经过历史长河的洗刷,我们发现:为文学发展做出卓越贡献的开天辟地的作家大都没有获奖:

  
比如:海勒。有谁比他更深刻地揭露了战争的荒谬吗?

  
比如:萨林杰。有谁比他更清醒的嘲讽了美国流行的价值观吗?

  
比如:弗洛伊德。如果柏格森和罗素都能够获奖的话。

  
比如:芥川龙之介。除了他,日本可有一位才能可以与契科夫(无缘获奖)、欧-亨利(无缘诺奖)比肩的世界级小说家吗?

  
比如:杰克-伦敦。一切赞词都难以描述他!

  
比如:卡夫卡。现代文学的鼻祖!

  
比如:托尔斯泰。说什么好呢、、、、、、

  
、、、、、、

  
究其原因:诺奖评委会有一套明文规定。

  
其次,诺奖评委是由学者,确切说学究组成。他们不是革命家(新潮剧作家奥尼尔很幸运,算是赶上了那一拨儿。后来还补上了贝克特),更不是艺术家。而文学属于艺术。正如艺术创作需要才能一样,艺术鉴赏同样需要才能。有着创造才能的人能甘当学究吗?

  
说到才能,因为文学是狭义的【语言艺术】,而世界文学当然不局限在一国或几国语言之内。学究们不得不依靠翻译,按照冈仓天心喜欢的说法:原文和译文的区别就像绸缎的表里。问题在于最好的语言学家也不可能精通多种语言,其结果必然是靠耳朵来【鉴赏】文学,就像用眼睛来欣赏音乐一样。

  
其证明就是历史呈现给我们的,不断引起争议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的名单。这是必然的,就是说这是难以改变的。

  


  
前文提到:莫言是中国最优秀的走钢丝的杂技演员,这是说在我眼里。大概在诺奖评委的眼里,莫言是石头缝里长出来的一颗草吧。

  
而这正是诺贝尔文学奖的魅力所在。

  




 回复[1]: 高屋建瓴,入木三分。 自带板凳 (2012-12-11 08:47:48)  
 
  老唤这篇纲领性的伟大作品,将是下一届诺贝尔文学奖的候选作。

  
一气呵成一次写完而没有待续,更展现了作者的成熟与完美。

  
是一个革命性的伟大进步。

  

 回复[2]: 老唤辛苦 科长 (2012-12-11 10:23:35)  
 
  

 回复[3]: 老唤再辛苦一下吧,翻译成中文 科长 (2012-12-11 10:33:16)  
 
  2012诺贝尔文学奖授奖词全文

  
Award Ceremony Speech

  


  
Presentation Speech by Per Wästberg, Writer, Member of the Swedish Academy, Chairman of the Nobel Committee, 10 December 2012.

  


  


  
Your Majesties, Your Royal Highnesses, Esteemed Nobel Laureates, Ladies and Gentlemen,

  
Mo Yan is a poet who tears down stereotypical propaganda posters, elevating the individual from an anonymous human mass. Using ridicule and sarcasm Mo Yan attacks history and its falsifications as well as deprivation and political hypocrisy. Playfully and with ill-disguised delight, he reveals the murkiest aspects of human existence, almost inadvertently finding images of strong symbolic weight.

  


  


  
North-eastern Gaomi county embodies China’s folk tales and history. Few real journeys can surpass these to a realm where the clamour of donkeys and pigs drowns out the voices of the people’s commissars and where both love and evil assume supernatural proportions.

  


  


  
Mo Yan’s imagination soars across the entire human existence. He is a wonderful portrayer of nature; he knows virtually all there is to know about hunger, and the brutality of China’s 20th century has probably never been described so nakedly, with heroes, lovers, torturers, bandits – and especially, strong, indomitable mothers. He shows us a world without truth, common sense or compassion, a world where people are reckless, helpless and absurd.

  


  


  
Proof of this misery is the cannibalism that recurs in China’s history. In Mo Yan, it stands for unrestrained consumption, excess, rubbish, carnal pleasures and the indescribable desires that only he can attempt to elucidate beyond all tabooed limitations.

  
In his novel Republic of Wine, the most exquisite of delicacies is a roasted three-year-old. Boys have become exclusive foodstuff. The girls, neglected, survive. The irony is directed at China’s family policy, because of which female foetuses are aborted on an astronomic scale: girls aren’t even good enough to eat. Mo Yan has written an entire novel, Frog, about this.

  


  


  
Mo Yan’s stories have mythical and allegorical pretensions and turn all values on their heads. We never meet that ideal citizen who was a standard feature in Mao’s China. Mo Yan’s characters bubble with vitality and take even the most amoral steps and measures to fulfil their lives and burst the cages they have been confined in by fate and politics.

  


  


  
Instead of communism’s poster-happy history, Mo Yan describes a past that, with his exaggerations, parodies and derivations from myths and folk tales, is a convincing and scathing revision of fifty years of propaganda.

  


  


  
In his most remarkable novel, Big Breasts and Wide Hips, where a female perspective dominates, Mo Yan describes the Great Leap Forward and the Great Famine of 1960 in stinging detail. He mocks the revolutionary pseudo-science that tried to inseminate sheep with rabbit sperm, all the while dismissing doubters as right-wing elements. The novel ends with the new capitalism of the ‘90s with fraudsters becoming rich on beauty products and trying to produce a Phoenix through cross-fertilisation.

  


  


  
In Mo Yan, a forgotten peasant world arises, alive and well, before our eyes, sensually scented even in its most pungent vapours, startlingly merciless but tinged by joyful selflessness. Never a dull moment. The author knows everything and can describe everything – all kinds of handicraft, smithery, construction, ditch-digging, animal husbandry, the tricks of guerrilla bands. He seems to carry all human life on the tip of his pen.

  


  


  
He is more hilarious and more appalling than most in the wake of Rabelais and Swift — in our time, in the wake of García Marquez. His spice blend is a peppery one. On his broad tapestry of China’s last hundred years, there are neither dancing unicorns nor skipping maidens. But he paints life in a pigsty in such a way that we feel we have been there far too long. Ideologies and reform movements may come and go but human egoism and greed remain. So Mo Yan defends small individuals against all injustices – from Japanese occupation to Maoist terror and today’s production frenzy.

  


  


  
For those who venture to Mo Yan’s home district, where bountiful virtue battles the vilest cruelty, a staggering literary adventure awaits. Has ever such an epic spring flood engulfed China and the rest of the world? In Mo Yan’s work, world literature speaks with a voice that drowns out most contemporaries.

  
The Swedish Academy congratulates you. I call on you to accept the 2012 Nobel Prize for Literature from the hand of His Majesty the King.

  

 回复[4]: BBC的中文版 科长 (2012-12-11 10:37:13)  
 
  2012诺贝尔文学奖授奖词(全文)

  
诺贝尔奖颁奖典礼上,文学委员会主席帕·瓦斯特伯格介绍了莫言的作品,阐述了授予他诺贝尔文学奖的原因。瓦斯特伯格的颁奖辞全文如下:

  
莫言是个诗人,他撕下了程式化的宣传海报,让个人在芸芸众生中凸显而出。莫言用讥讽和嘲弄的手法向历史及其谎言、向政治虚伪和被剥夺后的贫瘠发起攻击。他用戏弄和不加掩饰的快感,揭露了人类生活的最黑暗方面,在不经意间找到了有强烈象征意义的形象。

  
高密东北乡体现了中国的民间故事和历史。很少的旅程能超越这些故事和历史进入一个这样的国度,那里驴子和猪的叫嚣淹没了人的声音,爱与邪恶呈现了超自然的比例。

  
莫言的幻想翱越了整个人类。他是了不起的自然描述者;他知道饥饿的所有含意。20世纪中国的残酷无情从来没有像他笔下的英雄、情人、施暴者、强盗以及坚强、不屈不挠的母亲们那样得以如此赤裸裸地描述。他给我们展示的世界没有真相、没有常识、更没有怜悯,那里的人们都鲁莽、无助和荒谬。

  
这一苦痛的证据就是中国历史上经常出现的吃人肉的风俗。在莫言的笔下,吃人肉象征着毫无节制的消费、铺张、垃圾、肉欲和无法描述的欲望。只有他能够跨越种种禁忌界限试图加以阐释。

  
莫言的小说《酒国》中,最美味的佳肴是烤三岁童子肉。男童成为很难享受到的食品。而女童,因无人问津反而得以生存。这一讥讽的对象正是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因为这一政策女婴被流产,规模之众多达天文数字:女孩子不够好,都没人愿意吃她们。莫言就此话题还写了一部完整的小说《蛙》。

  
莫言的故事都伪装成神话和寓言,将所有的价值观置于故事的主题中。在莫言笔下的中国,我们从来没有遇见过一个理想具有合乎标准特征的公民。莫言描写的人物都充满了活力,不惜用非常规的步骤和方法来实现他们的人生理想,打破被命运和政治所规划的牢笼。

  
莫言所描述的过去,不是共产主义宣传画中的快乐历史,而是他用夸张、模仿以及神话和民间故事的变体重现五十年的宣传,令人信服、深入细致。

  
在他最杰出的小说《丰乳肥臀》中,女性角度一直占据主导位置。莫言描述了大跃进和1960年代的大饥荒。他嘲笑试图用兔子精液让母羊受孕的伪科学革命派,他们把所有对此表示怀疑的人斥为右派分子。这部小说的结局是90年代的新资本主义,所有的骗子因为兜售美容产品而致富,仍在试图通过异体受精孵化出凤凰。

  
在莫言的作品中,一个被人遗忘的农民世界在我们的眼前崛起、生机勃勃,即便是最刺鼻的气体也让人心旷神怡,虽然是令人目瞪口呆的冷酷无情却充满了快乐的无私。他的笔下从来没有一刻枯燥乏味。这个作家知道所有的一切,并能描述所有的一切,各种手工艺、铁匠活、建筑、开沟、畜牧和土匪的花招诡计。他的笔尖附着了所有的人类生活。

  
他是继拉伯雷和斯威夫特之后,也是继我们这个时代的加西亚·马尔克斯之后比很多人都更为滑稽和震撼人心的作家。他的辛辣是胡椒式的。在他描写中国最近一百年的宏大如挂毯的故事中,既没有跳舞的独角兽,也没有跳绳的少女。但他所描写的猪圈般的生活如此独特以致我们觉得已经在那里呆了太久。意识形态和改革运动来来去去,但是人类的自我中心和贪婪却永存。所以莫言为个体反抗所有的不公,无论是日本侵略还是毛主义的恐怖以及今天的狂热生产至上。

  
莫言的家乡是一个无数美德与最卑鄙冷酷交战的地方。那些敢于去的人,等待你们的将是一次踉跄的文学冒险。中国以及世界何曾被如此史诗般的春潮所吞噬?在莫言的作品中,世界文学发出的巨吼淹没了很多同代人的声音。

  
瑞典文学院祝贺你。请你从国王手中接过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

  

 回复[5]: 我也觉得村上无病呻吟 独屏 (2012-12-11 13:45:20)  
 
  有一次这么直说了,结果受到一群人的攻击

  
说我不懂文学

  
我想,可能是这么回事吧,反正不能说人家说错了

  
咱确实不懂文学,连票友的水平都谈不上

  


  
不过现在见老唤也说“无病呻吟”

  
我有点儿觉得可以自我安慰了

 回复[6]:  采夫 (2012-12-11 13:53:08)  
 
  读了莫言诺贝尔文学奖演讲文《讲故事的人》感到被忽悠。

  
想想人家明明说了是讲故事嘛,讲故事就是编段子嘛,编段子就是忽悠嘛,哈哈!就是有点儿萌萌的。

  


  
读了老唤《中国当代文学屎》感到踏实了。

 回复[7]:  夏雨 (2012-12-11 14:10:54)  
 
  顶老唤!

  
我得读过三遍,才能谈感想。呵呵。

 回复[8]:  邓星 (2012-12-11 14:35:57)  
 
  斗胆和1楼同感。第一次读老唤的大作如此顺畅。

  

 回复[10]: 公平一点 南海浪 (2012-12-11 22:01:42)  
 
  诺贝尔文学奖评委应该得到孔子奖

 回复[11]: 村上的小说在B型血的天才人群中很受推崇。 深层次 (2012-12-12 14:01:12)  
 
  我看独屏多半是A或者AB型血的。

  
应该是性格的关系理解不了吧。B型血的人中出了大量的艺术家和出名人士。可能思想有其独到之处吧。当然村上获得如此高的成就也是没有想到。在我看来他不光是无病呻吟,简直就是有病,而且想把别人也传染。

 回复[12]:  东京博士 (2012-12-12 16:02:00)  
 
  老唤下面描述容易引起误解——

  
“经过历史长河的洗刷,我们发现:为文学发展做出卓越贡献的开天辟地的作家大都没有获奖:

  
比如:托尔斯泰。说什么好呢、、、、、、”

  
泰戈尔获1913年诺贝尔文学奖。

 回复[13]: 回复11【B型血的天才】 老唤 (2012-12-12 17:37:17)  
 
  是说我吗?

 回复[14]: 回复12 老唤 (2012-12-12 17:47:41)  
 
  原文中有【大都】,即大多数。

  
诺奖评委最成功的就是把诺奖授予了文学天才加缪{1957},好悬啊,再晚两年又没戏了{1960死于车祸}。

  
而泰戈尔人格很伟大,但是好像算不上【开天辟地】。

 回复[15]: 【开天辟地】 老唤 (2012-12-12 17:58:04)  
 
  这里的【开天辟地】意为改造了文学,创造了新的流派,或说提供了新的世界观、价值观等等。

  
莫言是福克纳、马尔克斯的继承人,是20世纪初象征派的后继者。而此类文学的鼻祖是伊索的寓言。

 回复[16]:  东京博士 (2012-12-12 20:12:24)  
 
  我已经注意到了原文在罗列之前用了“大都”,所以没有说你“写错”,而是说“容易引起误解”,当然误解是读者的事情,但尽量不让人误解的描述会更好,如何表达更妥我也没有细想,仅仅是一路读下来的直觉随口而说,当然只是我个人的直觉。

 回复[17]: 错误在这里: 老唤 (2012-12-12 22:18:59)  
 
  【村上的小说在B型血的天才人群中很受推崇。】

  
天才和人群是矛盾的,就是说天才不可能成群。从数量上,也从性格上。因此【天才人群】不成立。

  
也因此可以得出结论:深层次在没有根据地瞎编。

  
不过这倒有点儿毛泽东思想的味道;【群众是---英雄】:中国人民都是元帅。

 回复[18]:  东京博士 (2012-12-13 08:52:57)  
 
  同样是诺奖获得者,这个是现代科技社会的绅士形象,家属(妻子和两个女儿)穿的是民族服装的和服。

  


  


  


  


  


  


  
另一个就是农民进城的样子。。。。。

  


  

 回复[19]: 情有可原 老唤 (2012-12-12 23:55:31)  
 
  世界就是这样:

  
科学奖就像100米赛跑,有秒表在那儿,裁判没的说,最靠谱。

  
和平奖就像柔道或者花样滑冰,和实力比,运气在其次,裁判还比较靠谱。

  
文学奖就像短道速滑,基本上靠运气,全靠裁判高抬贵手了。

  
我个人比较喜欢奥巴马,比前几任人品正,但是怎么凭着一张没有兑现的支票就得了和平奖了呢?

 回复[20]: B型血的人除了天才多。 深层次 (2012-12-13 14:31:24)  
 
  变态和偏执狂也不少,比如毛泽东和希特勒都是。

  
所以我看老唤的回答特别理解,这思路真不是盖的。

  
据说B型血是日本最不受待见的人种。

  
而德国日本最多的血型是A。中国是O。

  
■日本 O型31% A型38% B型22% AB型9%

 回复[21]: 燕尾服穿着挺好看 自带板凳 (2012-12-13 17:03:39)  
 
  等我发财了,我也去做一套,天天穿,多神气

 回复[22]:  夏雨 (2012-12-14 14:09:09)  
 
  读过几遍了,由衷地得出,老唤的人格,老唤的语言水平在莫言之上!

 回复[23]: 总结出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规律 夏雨 (2012-12-14 20:06:25)  
 
  zglnjz 于 2012-12-14 15:08:2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看了莫言的获奖感言,觉得并不出乎意料,貌似平中见奇,大有深意,其实不过是絮絮叨叨,故作高深。不过,近来翻看了近几十年来一些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品,发现几条规律,可供一些有志为中国再拿一次诺贝尔文学奖金的文学青少年们借鉴。本来想留着自家使用,不过想一想,莫言获奖后,至少十年内不会有中国作家获奖,等得令人心焦,颇有些不耐,索性献出来,供青少年们参考,如果如法炮制,十年以后在你们当中,一定会有第二个莫言出现,再次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几乎就是指日可待,如同探囊取物,手到擒来。

  


  
莫言这次获奖于国于民于他自己,好处多多,别的不谈,单说一点,这次莫言获奖大大激发了中国作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热情,坚定了许多业余文学爱好者获奖的信心。大家忽然间,恍然大悟,“啊,原来写成这个样子就可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啊”,可惜我们几代作家如盲人摸象般在黑暗里摸索,苦苦追求着诺贝尔文学奖,完全不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要领。以前我们只是傻乎乎地抱着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品的外文译本,读着那些似懂非懂的译文,想象着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的神秘与莫测高深,神往不已,这次诺贝尔文学奖委员会体谅中国人民的苦衷,用一位中国作家的汉语文本为中国作家立了一条标杆,简明易懂,喜闻乐见,如果我们不总结出几条获奖作品的规律,实在是有负诺贝尔文学奖委员会的一片苦心。

  


  
闲言少叙,马上总结几条规律,以飨未来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

  


  
一、 要想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首先要在作品的语言上下功夫。作品的语言必须先用母语写作,语言令人晕晕乎乎,似懂非懂,不明不白,大俗若雅,然后请精通英文的一位译者(最好是已经在西方颇有文名的翻译家)删繁就简,加工为简明易懂的英文作品。造成一种本国知识分子都读不懂,而翻译成英文后,连外国的小学生都能看懂的神奇效果。

  


  
二、 要写农村的生活(越偏远越荒凉越好),而且要把这个地方作为自己的精神故乡。这个地方越原始越粗俗越好,最好是有茹毛饮血,生吃人肉,杂交裸浴等原始部落的风俗。

  


  
三、 要有宗教神秘色彩,写一些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人和事,一定要违背常理,令人惊出一身冷汗。如果缺乏宗教神秘色彩的人和事,可用自然灾害(台风、火灾、地震、海啸等等)和智障脑瘫儿、精神病人代替,但是切记:这个智障者或精神病人一定要远远超过正常人的智商,可以用诗一般的语言来叙述自己。

  


  
四、 最好要有乱伦的事情出现,或者是家族乱伦,或者是人兽恋之类,乱得越离谱越好,如果实在编不出来可以用男女的性乱交、野合之类代替。

  


  
五、 想象一定要奇特,一会天上一会地下,八竿子打不着最好,比如菠萝象猴腚,萝卜象玻璃,蘑菇象阴茎等等,要大量采用通感描写,比如听到香味,嗅到锣鼓声,

  


  
六、 场面描写一定要肮脏,令人作呕,比如描写鼻涕、粪便、溃烂的伤口等等,最好有一些动态描写,比如大小便的细节,往饮料里撒尿,往面条里吐痰之类。

  


  
七、 情节一定要血腥,比如杀人剥皮,天葬切人肉,红烧婴儿,割下人的耳朵喂狗,活活剁下人的胳膊钓鲨鱼。

  


  
八、 故事发展千万不能有头有尾,一气呵成,那就俗气了,一定要有头无尾,无头有尾,如果达到无头无尾,东一榔头西一棒的境地,那是最好的。总之,你可以讲故事,但绝不能像故事,最好是像《狂人日记》一样,东一句西一句。

  


  
九、 最好再点缀点本民族的地方文化因素,比如天津的杨柳青年画,东北的二人转、陕西的秦腔、河北梆子、河南豫剧等等,各位可以根据自己的家乡所在地,自由选择。

  


  
十、 一定要声称,几位在西方有名的现代派作家是自己的偶像,比如卡夫卡、乔伊斯、福克纳、伍尔芙等等,近几年最好再加一位拉美的马尔克斯。

  


  
本来,我一共总结出三十八条规律,现在先公布十条。因为这篇文字太长了,怕大家不耐烦,另外我也想留下二十几条规律,将来办个函授班啥的,收点学费。

  


  

 回复[24]:  夏雨 (2012-12-15 22:10:11)  
 
  斯德哥爾摩裸奔記

  
作者:吳虹飛

  
2012年12月9號,給莫言拿諾貝爾獎的前一天,作家廖亦武,陪同藝術家孟煌去瑞典斯德哥爾摩,去追查一個多星期前,孟煌從柏林寄出的空椅子。我作為一名不合格的記者,純屬過去打醬油,看雪景。

  
這是個觀念作品,起源於2010年,關押於中國錦州監獄的政治犯劉曉波,被挪威授予諾貝爾和平獎。因為得主不能來,所以評審團就在台上擺了一把象徵 性的空椅子。孟煌覺得不像話,幾杯悶酒下肚,正義感就上升,於是次日就在柏林的跳蚤市場,買了一把據說比共產黨的歷史還要長的椅子,萬裏迢迢給獄中的劉曉 波寄去,還寫了封情意綿綿的信,希望老劉可以舒服地歪在椅子上讀書。當然,大家都曉得白費力氣,別說進監獄了,就是進海關都成問題。

  
哪知孟煌愚蠢至極。今年莫言獲獎,他又燃起新希望。他盤算着莫言出生農民,言必稱「高密鄉」,如此朴實的作家,肯定能幫他帶椅子給老劉。他的酒友廖 亦武,前政治犯,曾竭力勸阻,説像莫言這種體制內的扯謊大王,咋可能幫這種忙?孟煌卻說,雖然他的書我看不下去,可據說他參加過1989年天安門運動的請 願團,人性不是太糟糕。恍眼23年過去了,歷史紛爭一時半會兒也在酒桌上理論不清楚,所以口齒本來就不清的廖亦武,就只得「你,你,你」了。

  
孟煌堅定不移地寄出第二把空椅子。從柏林到斯德哥爾摩,諾獎評審團收,並轉交莫言先生。孟煌依舊從網上追蹤,得到確切信息,就忽悠廖亦武陪他上路。 還得自掏腰包。廖亦武哈哈笑,説搞錯沒有,我前幾天才寫了《致諾貝爾文學獎評審委員會的公開信》,頭版頭條刊登在瑞典最大的日報上,還用得着親自去麽?孟 煌陪着笑臉,連稱「用得着」,你是德國最高文化奬得主,相當於重型轟炸機,你不去我摸不着門。

  


  
天還麻麻黑,我們三人就出門,搭地鐵去東邊機場。抵攏之際,才曉得晚點。並且一晚就晚9個小時,我們三個起義的心都有了。當天色重新變成一團墨,我 們又困又乏,感覺不行了。廖亦武説,莫言必定是妖怪,在雲的那端發功,讓飛機去不成。我說既如此,我們三個一起發功,頂回去如何?

  
在唸唸有詞中,我們果真登機。午夜入住斯德哥爾摩市中心某小旅館。孟煌和廖亦武又開始喝酒扯皮。廖亦武還是堅持莫言不會帶椅子,孟煌説你對人性又太 絕望了。椅子又不是炸彈,况且莫言是作家,也許很樂意參加這種行為藝術呢?廖亦武説我們打賭100歐元,莫言不帶我贏,反之你贏。我作為旁觀者,別無選擇 充當裁判。

  
次日上午,廖亦武和孟煌並排接受電視採訪,公開了這個賭博。廖亦武還沖着着名的瑞典美女主持人説,你帶頭下注啊,萬一孟煌凍死在冰天雪地的异鄉,你 可得答應收尸啊。」旁邊好幾個記者也説,根據莫言幾天來的言行,黨性已經壓倒了人性、獸性和文學性,不太可能幫你忙。孟煌有些急。於是我就逗他,你急就裸 奔去麽。廖亦武説對對對,裸奔是個好主意,至少可以提醒大夥兒對空椅子和劉曉波的關注麽。

  
還有對百年文學謊言的抗議,我義正詞嚴地補充,窗外雪景好美,孟煌脫光去跑兩圈兒吧。廖亦武説不不,要脫也得去頒獎現場脫。孟煌底氣不太足,我和廖亦武就一唱一和,我們的頭腦不太簡單的孟煌,階級覺悟轉眼就提高,還握拳入黨宣誓一般:臨陣脫逃或不脫,此生不再做人。

  
廖亦武的瑞典出版商,一個頭發稀疏的高個子,滿口應承去偵查地形,並聯係媒體。北歐的冬季,兩點多鐘天色黯淡下來。我們開始行動。諾獎儀式四點半開 始,六點結束,七點正,各品種諾獎得主將一起去晚宴。而我們在四點半,趕到一燈火燦爛的購物中心,以來來往往的人流為背景,慫恿廖亦武開始一個人的空椅子 演唱。

  
廖亦武雖然有江湖賣藝的經驗,可其時火燒眉毛,音竟然起高了,嗓子一劈,比殺猪還難受。我恨不得悟耳朵逃跑,孟煌卻稱贊他「有爆發力」,不愧是好基友。瑞典的電視台拍了下來,自由亞洲電台也拍攝了,廖亦武還朗讀他的朋友、三次判刑共24年的政治犯李必豐的詩:

  
但是冬季過早地來臨

  
我們的樹木開始乾枯

  
我們再也沒有養份去供奉

  
於是我們的黑髮被歲月的雪

  
凍得漸漸斑白

  
我們的皮膚像龜裂的田野

  
冬季來了

  
我們都愛冬眠.

  
心臟累了

  
血液累了

  
我們在雪底下冬眠.

  
在這樣的國家

  
我們只有冬眠

  
廖亦武還匆匆説「莫言褻瀆了文學,也褻瀆了人類精神之美,繼經濟末日和政治末日之後,文化的末日也要來了」之類的話。接着收拾行頭,我們一行,中外 混雜共八人,魚貫狂奔着,趕到音樂廳外面的廣場。路已被封死,密密匝匝的警車和警察,方圓三十米還拉起了警戒繩。我們原來計劃,雇一出租車,開來開去,隨 機而動,孟煌也可以在暖和的車裏脫光了,伺機而動。稍後證明是胡思亂想,因為瑞典人規矩,沒可能協助這種犯罪的嫌疑舉動。

  
在警戒繩的這端,記者們早已架好攝像機,長長短短有七、八台,瞄準黑洞洞的前方。我們的英文翻譯孫晟説,必須要卡在五點四十五分裸奔,要不就錯過 了。孟煌鐵青着臉點頭。接着他和廖亦武去商場脫褲子。廖亦武不斷催促,孟煌三下五除二就扒光了,還出來招呼我去拍照。我雖然平時張牙舞爪,聲稱啥都見過, 但直面真相時,就一眼沒看他的裸體,以示婦德。

  
這雪可真大啊,真浪漫,真美啊,大過了北京!但——沒時間欣賞雪景了!孟煌衝出戶外,跳過警戒繩,廖亦武緊隨其後。我們事先約定,在孟煌裸奔時,要 有伴奏的。廖亦武說用拇指琴吧。我説拇指琴聲音太小,十多米外就隱隱約約了。可沒料到,廖亦武突然沒來由地吼叫起來,並且連續不絕,在茫茫黑天中,石破天 驚。一圈兒攝影燈嘩啦全亮了,幾個警察衝過去攔截,孟煌白花花的身體,劃了一弧形,閃過了警察;而廖亦武憑着蠻勁,直接過去了。接着是第二波,大約有七、 八個警察,眨眼就將孟煌和廖亦武按倒在雪地上。我情不自禁地衝過去,到了廣場中央,哈哈大笑。,孟煌在廖亦武的吼叫中,屁股在後,鶏巴在前,挑釁東方獨裁 和西方終極權勢的合作頒獎,兩人被按翻在地,精神高貴,形體醜陋。我舉着相機,竟然忘了拍照,還是止不住笑。我想要是孟煌的屁股上紋着他夫人的名字就好 了。

  
我也被警察抓住。架着往外拖,他大聲說:「who are you?who are you!」我心下感動,那麽英俊的警察,居然問我我是誰,我在天朝都沒人在乎我是誰,警察約我喝茶他們也不買單。禁我演出也不給理由,關鍵是他們外貌都不 行。到了這裏,我都恨不得多被警察抓幾次。我說我想和我的朋友一起進去同甘共苦。可他還是將我帶離現場。孟煌和廖亦武被送進了瑞典監獄。因為是瑞典國王在 給莫言這個文學侏儒頒獎,所以戒備森嚴,所以他倆被關押了六個小時,直到將近午夜12點才釋放。我去警察撈人,警察是個美女,讓我回去等。我一人吃着簡 餐,當時想,要是48小時不回來,我就坐飛機溜走,我反正也沒錢。想着屌絲真是可憐。

  
他們到底是回來了,我非常興奮地說,歡迎大英雄!孟煌你了不起啊,你是第一個在諾獎前裸奔的人啊!主要是斯德哥爾摩不流行在冬天裸奔讓你拔了頭籌。你看,你很快成為斯德哥爾摩最有名的2個華人了,另一個是康有為,他在流放期間,在斯德哥爾摩買了一個島,還建了園林。

  
當地媒體竟然當晚就放了孟煌裸奔的視頻了。不過我沒看到,馬悅然後來寫信譏諷廖亦武,你可真是個大英雄。廖亦武笑眯眯回說,你不要執迷不悟了。由於 我們現場直播,艾未未和王力雄在推特上,知道了孟煌裸奔,都笑抽了。王力雄一個大學者,一副惟恐天下不亂的樣子做事後諸葛,給孟煌又出了不少壞點子。艾未 未對莫言獲獎的「獎狀」評論說,用來擦屁股比較合適。又在推特上評論說,莫言一但說真話,比假話還難聽,還是讓他繼續說假話吧。

  
廖亦武問孟煌,感覺又回到中國了?孟煌説是啊,空椅子沒下文,人卻被關了。不過西方挺文明,我一進去人家就扔一內褲。我一穿,直接就到腋窩裏了。廖 亦武説你真誇張。孟煌説不誇張,權勢就是一個笑話。我說,下次我們去天安門裸奔,他立刻臉上變了色:天安門!還不會被機槍掃射成篩子啊!我們三人覺得,在 諾獎獲獎大殿前裸奔還是比較划算,至少不用送命或者勞教2年。感謝國王!

  

 回复[25]: 裸奔 老唤 (2012-12-16 00:25:13)  
 
  http://youtu.be/_aixbr6QAFI

  


  
http://youtu.be/O2xDngpRGrg

 回复[26]: 老唤,不知你是否注意到 科长 (2012-12-16 11:51:57)  
 
  你的同学陈思和给莫言拎包去了

  
混得比你有出息啊

  


  


  
陈思和:陪莫言赴瑞典领奖 深感不虚此行

  
http://www.chinanews.com/shipin/2012/12-15/news142955.shtml

 回复[27]:  閻語 (2012-12-16 12:05:45)  
 
  年底返台,拜訪師長時,要問問對莫言得獎的感想,還得到書店偵察一番。

 回复[28]: 段子[科长] 老唤 (2012-12-16 17:18:42)  
 
  处长与漂亮的秘书跳舞,舞曲高潮时处长有点激动,下面挺了起来,秘书察觉后问:“你下面是什么?”处长:“我下面是科长。”秘书:“官不大还挺硬。”

  


  
某高官追问夫人出轨几次.夫人含羞答三次,第一次你要当处长,局长不同意;第二次你要当局长,市委书记不同意;第三次你要当市长,85位人大代表不同意!

  


  
赵本山赠刘翔上联:赚了八年广告费;下联:骗了两届奥运会。横批:残奥再见。刘翔回赠上联:大款演农民上了二十年春晚台;下联:外籍装土鳖骗了十三亿中国人。横批:谢谢啊!

  


  
丈夫在外打工,给留守的老婆写信:亲爱的老婆,全球经济危机,收入受到影响,没钱汇给你,就汇一百个吻吧。不久,妻子回信:亲爱的老公,吻已收到,开支情况如下:1.给娃娃的校长20个,孩子上学不用交费了;2.给电工10个,家里不再断电了;3.给水管员10个,不交钱也可以用水了;4.给村长10个,村里没人敢来烦俺了;5.给隔壁邻居,牛老大10个,他每天都来帮你犁田,还陪着你老婆开心!就说到这吧,就不吻别了,能省一个是一个,如今呀,用吻的地方还多着啦!哈哈周末愉快!

  
警校毕业的小张结婚两年,近来总感觉妻子有些异样。一日,张先生发现妻子手机上有一则陌生人的短信,内容是这样的:“赵兄托你帮我办点事。”!晚上十点半,张先生一举将出轨的妻子和那个正在苟合的男人擒拿。张先生大骂:太小看我了吧!你以为那短信我不懂?倒过来读试试?

  


  
某市长因贪污受贿被判刑。女儿探监烦恼工作安排事。该市长:不怕,以前这事我一句话,现在还是!以前我想让谁上谁就上,现在我让谁进来谁就得进来!

  


  
转引自:【《编译局言情录》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衣俊卿小N实录】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喜欢的东西
    偷梁换柱  
    这回的美国选举 
     围棋难吗? 
     漫画弗洛伊德 
    江铸久大师谈吴清源祖师 
     反腐就是反党! 
     我看常艳儿 
    中国当代文学屎 
    未未和[艺术] 
    太有才! 
    大题小做和小题大做 
     沉痛悼念岛田绅助 
     哎呀,鲁迅的翻译! 
    [鳟鱼]的成立 
    论论[走红] 
    [李逵日記](盜版)作者:倉土 
    致星兒的信 
     关于第一期[老唤文学奖]的说明 
    请修改作文 
    剽窃[韩寒语录] 
    論Salinger和丫的the Catcher in the Rye 
    转载:于奇智;德勒兹;生与死;张国荣;哲学 
    灵感制作秘方 
    由「期刊」所引起的 
    橡实和南瓜 
    请教:关于李佩芬 
    象征符号 
    想起了武训 
    老唤美术馆(观赏无料) 
    论风格 
    小说「梦」(续完)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