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我喜欢的东西
字体∶
[鳟鱼]的成立

老唤 (发表日期:2011-07-07 01:27:51 阅读人次:2239 回复数:10)

  [鳟鱼]的成立

  


  
天然的鳟鱼生活在清凉的溪流或积水潭里。

  
这正如舒巴特(Schubart)在他的诗[鳟鱼](Die Forelle)中第一小节所描写的一样。

  


  
In einem Bächlein helle,

  
Da schoss in froher Eil'

  
Die launige (舒伯特改为"launische") Forelle

  
Vorüber wie ein Pfeil.

  
Ich stand an dem Gestade

  
Und sah in süßer Ruh'

  
Des munter'n Fisches (舒伯特改为"Fischleins") Bade

  
Im klaren Bächlein zu.

  


  
日英法中是这样译的:

  


  
明るく澄んだ川で元気よく身を翻しながら気まぐれなマスが矢のように泳いでいた。

  
私は岸辺に立って澄みきった川の中でマスたちが活発に泳ぐのをよい気分で見ていた。

  


  
In a bright little brook

  
there shot in merry haste

  
a capricious trout:

  
past it shot like an arrow.

  
I stood upon the shore

  
and watched in sweet peace

  
the cheery [fish's] bath

  
in the clear little brook.

  


  
Dans un petit ruisseau brillant

  
jaillit dans une hate joyeuse

  
Une truite enjouée

  
Qui passa comme une flèche.

  
Je me tenais sur la rive

  
Et regardais dans une douce paix

  
Le bain du poisson vif

  
Dans la petit ruisseau clair.

  


  
明亮的小河里面 有一条小鳟鱼

  
快活地游来游去 像箭儿一样

  
我站在小河岸上 静静的朝它望

  
在清清的河水里面 它游得多欢畅

  
在清清的河水里面 它游得多欢畅

  


  
刚来日本的时候,跟着我酷爱溪钓的保证人开车到渺无人烟的山里去钓过,那里真可谓山清水秀。而我在中国生活了三十多年,走南闯北,却没有见过野生鳟鱼。因此,那時对[鱒魚]歌词的真实性毫不怀疑,何况歌曲的作者是在我苦難的青春時代一直陪伴著我的舒伯特!

  
但是當我接觸了鱒魚,我發現:第三小節所說的是不可能的事情!

  


  
Doch plötzlich ward dem Diebe

  
Die Zeit zu lang. Er macht

  
Das Bächlein tückisch trübe,

  
Und eh' ich es gedacht,

  
So zuckte seine Rute,

  
Das Fischlein zappelt d'ran,

  
Und ich mit regem Blute

  
Sah die Betrogene an.

  


  
附日英法中:

  


  
ところがその釣り人はとうとうしびれを切らして卑怯にも川をかきまわして濁らせた私が考える暇もなく、竿が引き込まれその先にはマスが暴れていたそして私は腹を立てながら罠に落ちたマスを見つめていた。

  


  
But [suddenly]2 the thief grew weary

  
of waiting. He stirred up

  
the brook and made it muddy,

  
and before I realized it,

  
his fishing rod was twitching:

  
the fish was squirming there,

  
and with raging blood I

  
gazed at the deceived [fish].

  


  
Mais finalement le voleur trouva

  
Le temps long. Il rendit

  
Le petit ruisseau trouble

  
Et avant que j'ai compris,

  
Sa canne à pêche se dressa,

  
Le petit poisson s'agitait là,

  
Et avec la rage au coeur

  
J'ai regardé le poisson dupé.

  


  
但渔夫不愿久等 浪费时光

  
立刻就把那河水弄浑 我还来不及想

  
他就已提起钓竿 把小鳟鱼钓到水面

  
我满怀激动的心情 看鳟鱼受欺骗

  
我满怀激动的心情 看鳟鱼受欺骗

  


  
鱒魚相當警覺,稍有動靜就會逃得無影無蹤。而且溪水和潭水都是無法攪混的,並且鱒魚是用眼睛來尋找食物的。[混水]既不現實,[摸魚]就純屬瞎猜了,因為第二小節明明說:釣魚者用的是魚竿兒!

  


  
Ein Fischer mit der Rute

  
Wohl an dem Ufer stand,

  
Und sah's mit kaltem Blute,

  
Wie sich das Fischlein wand.

  
So lang dem Wasser Helle,

  
So dacht ich, nicht gebricht,

  
So fängt er die Forelle

  
Mit seiner Angel nicht.

  


  
日英法中:

  


  
釣竿を手にした一人の釣り人が岸辺に立って魚の動き回る様子を冷たく見ていた。

  
私は思った川の水が澄みきっている限り、釣り人の釣り針にマスがかかることはないだろう。

  


  
A fisher with his rod

  
stood at the water-side,

  
and watched with cold blood

  
as the fish swam about.

  
So long as the clearness of the water

  
remained intact, I thought,

  
he would not be able to capture the trout

  
with his fishing rod.

  


  
Ein Fischer mit der Rute

  
Wohl an dem Ufer stand,

  
Und sah's mit kaltem Blute,

  
Wie sich das Fischlein wand.

  
So lang dem Wasser Helle,

  
So dacht ich, nicht gebricht,

  
So fängt er die Forelle

  
Mit seiner Angel nicht.

  


  
那渔夫带着钩竿 也站在河岸旁

  
冷酷的看着河水 想把鱼儿钓上

  
我暗中这样期望 只要河水清又亮

  
他别想用那钓钩 把小鱼钓上

  
他别想用那钓钩 把小鱼钓上

  


  
以後,每當我在魚店看到鱒魚,或者聽到舒伯特的[鱒魚],就會想到:這個不可能的事情如何就可能了呢?

  
舒巴特是一位少見的/多才多藝的/意志堅強的鬥士,據說席勒就是受到了他的影響。當然還有舒伯特,否則他也不會為那麼多舒巴特的詩歌作曲。

  
據說舒巴特也曾為自己的[鱒魚]譜曲,但是影響不大。而他的詩歌經過舒伯特的手却傳遍了全世界。舒伯特還以[鱒魚]為主題譜下了[五重奏],也被稱為[絕響]!

  
因此我挺奇怪:舒伯特釣過鱒魚嗎?他是否有過和我一樣的猜疑呢?那麼多偉大的歌唱家演唱過[鱒魚],那麼多傑出的演奏家演奏過[鱒魚],他們想過我想過的問題嗎?

  
為甚麼從來就沒有一個人提出過這個問題呢?大家都很忙?

  
當然,這大概是一個[不是問題的問題]。

  
其實,舒伯特刪掉了舒巴特的詩歌[鱒魚]的四小節里的最後一小節:

  


  
Die ihr am goldenen Quelle

  
Der sicheren Jugend weilt,

  
Denkt doch an die Forelle,

  
Seht ihr Gefahr, so eilt!

  
Meist fehlt ihr nur aus Mangel

  
der Klugheit, Mädchen, seht

  
Verführer mit der Angel!

  
Sonst blutet ihr zu spät!

  


  
いつまでも続く青春の黄金の泉のもとにいるあなたがた

  
マスのことを考えなさい

  
危険に出会ったら落ち着いてはいられない。

  
あなた方にはたいてい用心深さが欠けている

  
娘たちよ、見なさい。

  
釣り針を持って誘惑する男達を!

  
さもないと後悔するぞ!

  


  
At the golden fountain

  
of youth, you linger so confidently;

  
But think of the trout,

  
and if you see danger, flee!

  
Mostly it is from lack

  
of cleverness that maidens

  
miss the angling seducers.

  


  
à la fontaine dorée

  
Vous les jeunes, vous vous attardez avec confiance,

  
Mais pensez à la truite,

  
Si vous voyez le danger, dépêchez-vous !

  
Généralement vous échouez par manque

  
De prudence, jeunes filles, voyez

  
Le séducteur avec sa canne à pêche !

  
Sinon vous pleurerez trop tard !

  


  
大概因為它過於[直白]?也許另有原因?因為這一小節使詩歌有了多重意義:除了[男はこのようにして女をたぶらかすものだから、若いお嬢さんは気をつけなさい]以外,還有影射當時的[政治欺騙]的可能。

  
因此我想,舒巴特為了達到[影射]的效果,甚至不惜犧牲[細節的真實]:[偽造現場]。

  
這种坚决也許也是他坐牢的原因。

  
我小時候也寫過詩,現在還記得一些。其中也有與魚有關的,但不是鱒魚,而是傻瓜一樣的白鰱:

  


  
白鰱

  


  
姑娘坐在岸邊

  
拉起了彎曲的魚竿,

  
一條貪吃的白鰱

  
吞下了誘人的鉤線……

  
啊,

  
我却願作那白鰱,

  
只要和姑娘有一線相連。

  


  
顺便说一句:比较几种译文,中文译文好像是离题最远的一种。虽然舒伯特删去了舒巴特的第四小节,但是还是用第三小节的改变旋律来强调了钓鱼者的狡诈和旁观者[我]的愤怒。而在中译文里,这一[迹象]已经难觅踪影了:[我]成为了一个纯粹的旁观者。

  


  


  




 回复[1]: 是不是這麼回事兒? 老唤 (2011-07-07 01:33:15)  
 
  

 回复[2]: 不懂啊 自带板凳 (2011-07-07 11:41:00)  
 
  不知道。

 回复[3]: 老唤剧场 大汉临离 (2011-07-07 16:33:13)  
 
  

  

 回复[4]: 这是我去年在纽约演出时的广告 老唤 (2011-07-07 20:30:55)  
 
  越来越有本事了你!

 回复[5]:  夏雨 (2011-07-07 21:32:49)  
 
  呵呵,看着老唤这篇文章,想起他的上一篇“论论[算命]吧”

  
忍不住笑出声来。

  
比起那一篇从头骂到底,老唤风格式的骂来,这一篇高雅,上品,溢满着贵族气息。

  
幽默 诙谐刻薄有时又恶狠狠的老唤,身在喧嚣浮躁的世间,心灵里还保留一个纯净

  
的角落,充满童稚,为一条小鱼而较真。

  
人的心灵如此奇妙,不由得令人感动。

  


  

 回复[6]: 我说,楼主 蛋蛋虚发 (2011-07-07 21:52:48)  
 
  麻烦你能不能在网上拷贝原文糊到镜子上之后,把乱码——也就是各种不常见的字母或中圆点之类的标点等——处理一下

  
你不尊重我们也就罢了,起码得尊重一点自己吧,更不要说尊重你口中的“我苦難的青春時代一直陪伴著我的舒伯特”了……

  
——In einem Bächlein helle

  
——(舒伯特改为„launische")

  
——(舒伯特改为 „Fischleins")

  
——Im klaren Bächlein zu.

  
——明るく澄んだ川で&#8232

  
——元気よく身を翻しながら&#8232

  
——気まぐれなマスが&#8232

  
——
私は岸辺に立って&#8232

  
——澄みきった川の中で&#8232

  
——マスたちが活発に泳ぐのを&#8232

  
……

  
……

  
……

  
我都不好意思再挑了

 回复[7]: 第二版 老唤 (2011-07-09 10:05:13)  
 
  等东洋镜接受德法俄语时再出第三版。好在不懂的可以忽略不看,懂的一看就知道:äöß

 回复[8]: 》》:[心灵里还保留一个纯净的角落] 老唤 (2011-07-09 10:16:19)  
 
  不是[角落]。

  
雷锋教导我们说:[对待自己要像春天一样温暖,对待姑娘要像夏天一样火热,对待敌人要像秋天一样幽默,对待同志要像冬天一样严格。]

 回复[9]: ä就是a上边两点,以此类推。。。 老唤 (2011-07-09 10:21:12)  
 
  

 回复[10]:  夏雨 (2011-07-09 18:16:34)  
 
  哈哈 与老唤较真一下。

  
[角落]太小吧?改成“心灵里还保存一片纯净的天地”,怎么样?

  
但是,不太可能。

  
鲁迅先生叮嘱我们,对手如狼便成狼,对手如羊便是羊。

  
你不变成狼在中国人堆里早就被弄死了。你若变成狼,还能在心灵里保存一片纯净的天地?

  
呵呵。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喜欢的东西
    偷梁换柱  
    这回的美国选举 
     围棋难吗? 
     漫画弗洛伊德 
    江铸久大师谈吴清源祖师 
     反腐就是反党! 
     我看常艳儿 
    中国当代文学屎 
    未未和[艺术] 
    太有才! 
    大题小做和小题大做 
     沉痛悼念岛田绅助 
     哎呀,鲁迅的翻译! 
    [鳟鱼]的成立 
    论论[走红] 
    [李逵日記](盜版)作者:倉土 
    致星兒的信 
     关于第一期[老唤文学奖]的说明 
    请修改作文 
    剽窃[韩寒语录] 
    論Salinger和丫的the Catcher in the Rye 
    转载:于奇智;德勒兹;生与死;张国荣;哲学 
    灵感制作秘方 
    由「期刊」所引起的 
    橡实和南瓜 
    请教:关于李佩芬 
    象征符号 
    想起了武训 
    老唤美术馆(观赏无料) 
    论风格 
    小说「梦」(续完)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