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我喜欢的东西
字体∶
論Salinger和丫的the Catcher in the Rye

老唤 (发表日期:2009-05-29 02:05:25 阅读人次:4278 回复数:37)

  你丫要問我最喜歡哪位作家,我還真不好回答。這就跟你丫問我最喜歡哪個女人一樣。女人,有的屁股大,有的奶大,真是不好選擇!並且屁股大的不一定聰明,奶大的不一定賢惠,是吧。反過來說也一樣:聰明不一定非要屁股大,賢惠也不一定絕對奶大,對吧?各有千秋!

  
但是你丫要是把[最]字兒去掉,問我喜歡哪些作家,我可以說出一大串兒名字來。當然喜歡的地方各不一樣。就像我喜歡有的女人是因為她屁股大,有的是因為她他媽奶大。是不是?

  
不過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我喜歡Salinger,特別是丫的the Catcher in the Rye!

  
我喜歡丫不單單是因為丫書里的人物嘴里不大乾淨,跟我似的!不僅如此,我還有更深一層的原因:丫通過丫的主人公表現出來的出類拔萃的價值觀!

  
我倆不同的只是丫在美國,我他媽了逼的在中國和日本。

  
遺憾的是我沒有受過正規的英文教育,到底我倆是否能溝通還是個問題。我這半吊子英文都是年輕的時候跟普林斯頓大學的一個美國流氓學的。丫也是滿嘴臟字兒。我剛到日本的時候丫來東京看我。我倆去銀座的三越買東西。丫下樓的時候從來不走樓梯,而是坐在電動扶梯的扶手上滑下來。丫就有這類技能。店員一沖丫說:[いらっしゃいませ!]丫就笑嘻嘻地說:[元気?]

  
我就教了丫這麼一句日語,丫他媽到處亂用。

  
我要是英語沒問題,肯定能跟Salinger成為好朋友。

  
聽說Salinger對東方哲學和佛教禪宗挺感興趣,要是丫中文沒甚麼障礙就好了。

  
我這樣說是有根據的,別看丫一生不跟外界來往。據說丫一生只接受過一個16歲的女中學生的採訪,因為她要給校刊寫稿。丫還堅決拒絕書的封面採用丫的照片。甚至不許把丫的作品拍成電影!

  
丫最討厭美國電影,討厭到嘔吐的程度。丫說:

  
The goddam movies。They can ruin you。I’m not kidding。

  
這些雞巴電影。能把你毀嘍。我不開玩笑。

  
丫還說:

  
All I can say is,don’t see it if you don’t want to puke all over yourself。

  
我只能勸你別去看電影,如果你不想把腸子嘔出來。

  
丫在談到電影,電影院,好萊塢,百老匯,電影明星,電影觀眾的時候,總是習慣性地在這些名詞的前邊兒加上[雞巴]。怪不得丫堅決不允許把自己的作品拍成電影呢。

  
我和丫有同感,只是表現方式不太一樣。我有時候他媽了逼的晚上閑極無聊,又趕上電視里沒甚麼好看的,只好看雞巴美國片兒。看完之後使勁兒抽自己兩個嘴巴,睡覺。

  
和我一樣,丫有時候也認真看電影:

  
After the Christmas thing was over,the goddmas picture started。It was so putrid I couldn’t take my eyes off it。

  
聖誕節目演完,雞巴電影就開始了。電影如此之臭,我倒不能不看了。

  
我也是這樣。在網上看到有人說,中國某著名導演又拍了一部片子,比上一部還臭!這我就不信了:上一部就已經臭得不能再臭了,怎麼可能比上一部還臭呢?於是好奇心驅使我去看一看,結果驚奇地發現:臭也是可以不斷創新的。正是由於這種創新才贏得了票房!

  


  


  
我和丫有不少共同點,這就是作朋友的基礎。

  
丫不信宗教,跟我差不多。丫說:

  
Old Childs said the trouble with me was that I didn’t go to church or anything。He was right about that,in a way。I don’t。In the first place,my parents are different religions,and all the children in our family are atheists。

  
老柴爾茲說我的問題是從來不去教堂甚麼的。他說的有道理。我從來不去。主要是因為我的父母信仰不同的宗教,因此我家的孩子們就都成無神論者了。

  
丫還覺得像耶魯那類名牌兒大學的學生都單調得跟傻逼似的:

  
All those Ivy League bastards look alike. My father wants me to go to Yale,or maybe Princeton,but I swear,I wouldn’t go to one of fhose Ivy League colleges,if I was dying,for God’s sake.

  
所有這些名牌兒大學的雜種看上去都一樣。我爸爸希望我上耶魯,或者普林斯頓,但是我發誓死也不進任何一個名牌兒大學,饒了我吧。

  
特別是我驚喜地發現,丫對軍隊和戰爭的看法跟我一模一樣!丫也不喜歡列隊:

  
They kept telling you to look at the back of the guy’s neck in front of you。

  
他們老是叫你盯著你前邊那個傢伙的脖頸子。

  
我也患有[列隊恐怖症]。我的這種精神病來源於小學時的一次經歷。清明節我校去烈士陵園掃墓。事前老師一再叮囑這是極為嚴肅的事情,一定要保持沈默。對於這個要求,我認為並不難。那天天氣陰沈沈的。一路上大家克制著誰也沒說話。我們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前列好了隊。教導員站在紀念碑前莊嚴地喊道:[脫帽],戴帽子的同學都默默地摘掉了帽子。我突然發現我前邊的同學剃的是光頭,並且長了一頭禿瘡,加上抹了一層藥膏,就像地球儀一樣!要是平時,我准會笑出聲來,但是我死死地咬住了嘴唇。

  
教導員喊道:[默哀!]

  
大家都低下了頭。我也低下了頭。但是地球儀卻印在了我的腦海里,我甚至看到了崑崙山脈!開始我還強忍著腹部的顫動,但是終於還是冒出了聲音。這聲音引起周圍同學的注意,他們偷偷看我,自然也看到了光頭。於是像漣漪似的,笑聲在擴大。。。。。。

  
好像順理成章,我成了罪魁禍首,父親也被叫到了學校,因為我的檢查不深刻,認為這是偶然的,自己運氣不佳。。。。。。

  
因為軍隊和列隊有聯繫,我對軍隊自然本能地敬而遠之。就像Salinger說的:

  
but I really think he hated the Army worse than the war。

  
但是我真的認為他痛恨軍隊遠遠超過痛恨戰爭。

  
老婆因為是日本人,她很擔心中國和日本的摩擦會影響到我們的愛情。她有時候會問我:要是中日之間發生了戰爭,你帮哪一頭?

  
我說:正好兒去法國。如果不是第三次世界大戰,法國大概不會湊熱鬧!

  
我的這種徬徨跟Salinger一樣:

  
if he’d had to shoot anybody,he wouldn’t’ve known which direction to shoot in。he said the Army was practically as full of bastards as the Nazis were。

  
如果他不得不開槍殺人,他都不知道朝哪個方向開槍。他說軍隊里都是畜牲,簡直跟納粹一個樣。

  
。。。。。。

  
我倆的共同點還有很多:關於女人,關於美國人,關於酒吧,關於音樂,關於專業和非專業的妓女。。。。。。我甚至想,作為友情的見證,我將忠實地把丫的the Catcher in the Rye翻譯成中文!

  
我倒不是說the Catcher in the Rye沒有中文譯本,據說有他媽好幾種,但我只看過一種,是施咸榮先生翻譯的。據說是最好的一種,因為其60年代曾作為內部讀物[黃皮書]少量盜譯出版,供高檔人物過癮。之後83年又重譯,由灕江出版社大量發行。

  
我還沒有對照原文仔細看,但是光看被施先生引以為榮的書名翻譯,就覺得容易產生誤解,好像是我們村兒里[看麥子地的],最起碼不知所云。

  
不過這也不能怪施先生,這個書名確實不好譯。

  
再看第一頁:Salinger印成了[塞格林]!真他媽了個逼的倒胃口!

  
我要說的還不是這些,我要說的更高級,是[風格]!

  
我也不是說施先生的英文有問題,丫是社科院外文所的美國文學專家,英文哪能有問題呢?

  
但是這里說的不是英文好不好的問題。關鍵問題是丫是個純粹的學者。丫可沒有流氓習氣,至少不是流氓。不像我,即使評不上正宗流氓,起碼常常和流氓同吃同住。人們不是說:就怕流氓有文化嗎?這事兒得我干!

  
再加上我黨為了給自己臉上貼金,講起了文明,不許罵街。施先生本來耳聞目染的不多的幾個臟字兒還得不到充分地發揮。因此丫的翻譯使原文的風格受到了影響。

  
丫把Fuck you譯成X你。不懂英文的讀者怎麼辦?並且即使想像出是[肏你],這也不像中國的日常用語呀,倒好像羞答答地吞吞吐吐地跟情人調情。

  
就說上邊引文中的for God’s sake吧,丫譯成[老天爺],這就有點兒不倫不類。一般可譯成[拜託],但是不夠味兒。應該是我們哥們兒常說的[饒了我吧]。

  
各國不良青少年的生活和語言都有類似和對應的一面,要翻譯the Catcher in the Rye,關鍵是找到這些類似和對應的地方。這顯然是施先生所力不從心的。

  
比方:moron,丫譯成[癡子]。[癡子]是甚麼意思?地方話?我活到現在不但沒用過這個詞兒,甚至沒聽人家說起過。還不如譯成[傻子]呢。要想忠實原文的風格,只能譯成[傻逼],因為這個詞兒帶有感情色彩!

  
把goddam譯成[混帳]也不是事兒。說[混帳]的人都自我感覺良好,有著年齡和身分的自我意識,並且常常針對某人而言。但是Salinger的goddam只是一種情緒,厭惡,蔑視的情緒。是吧?如果忠實地翻譯,好像只能譯成[雞巴]。比如:雞巴地板,雞巴電影,雞巴耶魯甚麼的。

  
我在[給國罵一席地位]一文中三番五次重申:雞巴就是生殖器,本來是個好東西,男人也愛,女人也愛,不知道甚麼時候讓中國人給搧了,變成了無與倫比的[廢物],並且還習慣了這種雞巴思維方式。

  
Salinger!我要譯就譯成[薩林傑],起碼外國人能猜出來我說的是誰。

  
我真是喜歡他!他不是傻逼!他的書一版再版,供不應求,這是怎麼一回事呢?他的書雖然屢遭教會和傻逼學校列為禁書,今天還是成了美國學生必修的課外讀物,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這真是一個有意思的現象:Salinger好像是個男子漢!丫好像不相信[群眾是真正的英雄]。丫把周圍的美國人幾乎都看作傻逼盡情嘲諷了一通,而美國人卻像瘋了一樣購買閱讀丫的書!

  
丫是不是暗地里在代表美國人作自我批評呢?

  
不管怎麼說,丫的勇氣是令我敬仰的!

  


  
我國也有必修課,比如楊朔的散文,其目的就是要把中國人都變成傻逼,起碼是勃起不能症患者。因為丫的散文就患有陽痿!說那是[雞巴散文]都有抬舉之嫌!

  
而Salinger的小說卻讓人聰明,勃起,因為丫展示了丫的價值觀,一種獨特的價值觀,一種當時美國人都無法理解,今天中國人還無法理解的價值觀!

  
不過丫也有煩惱:全世界到處都他媽了逼的有他的主人公的摹仿者,都有他的粉絲,比如:老喚之流!

  
I swear to God,if I were a piano player or an actor or something and all those dopes thought I was terrific,I’d hate it。I wouldn’t even want them to

  
clap for me。People always clap for the wrong things。If I were a piano player,I’d play it in the goddam closet。

  
我對天發誓,如果我是鋼琴家或者演員甚麼的,如果這帮子傻逼覺得我了不得,我就會厭惡。我甚至不希望他們給我鼓掌。人們總是為不該鼓掌的鼓掌。如果我是鋼琴家,我寧可在他媽了逼的密室里演奏。





Page: 2 | 1 |

 回复[31]:  算了  老唤 (2009-06-30 10:39:36)  
 
  肯定还得消失。

  
如果真有人想看这篇大作,[新浪]上有。

 回复[32]: 我帮你搬来了 科长 (2009-06-30 10:41:03)  
 
  再查查原因。可能繁体,还有好多洋文

 回复[33]: 谢谢 老唤 (2009-06-30 10:47:20)  
 
  据说国内骂街没问题,

  
只要不提[柳丝长,柳丝短]的就成。

 回复[34]:  东京博士 (2009-06-30 12:40:36)  
 
  给老唤的建议,我也估计是里面有什么特殊的代码,一个简易方法是,你可以把文章全屏拷贝后,先贴到paint上,然后分隔截取为不超过660x660像素并保存为JPG文件,按照图片上传。

 回复[35]: 以此旧文紀念偉大的老賽 老唤 (2010-02-10 19:26:31)  
 
  請相信:美國人民慢慢地會理解你的!

  
另外,對不起。你的書我還沒有動手翻譯。因為我打聽到:如果我照直了翻譯,在中國還是不能出版。除非刪改一些你常用的辭彙。但是那樣,我覺得對不起你!因為那就不是你了。

  
不是嗎?

  
再等等看吧。。。

 回复[36]: 巴金谈《望乡》节选 老X (2010-02-10 17:03:52)  
 
  ···

  
我生在到处都有妓院的旧社会,一九二三年五月我第一次同我三哥到上海,当时只有十九岁。我们上了岸就让旅馆接客人用的马车把我们送到四马路一家旅馆。旅馆的名字我忘记了,我只记得斜对面就是当时的一家游乐场“神仙世界”。我们住在临街的二楼,到了傍晚,连续不断的人力车从楼下街中跑过,车上装有小电灯,车上坐着漂亮的姑娘,车后跟着一个男人。我们知道这是出堂差的妓女,但我们从未因此想过“搞腐化”之类的事。后来我在上海住下来了。上海大世界附近、四马路一带,每天晚上站满了穿红着绿、涂脂抹粉的年轻妓女,后面跟着监视她们的娘姨,这是拉客的“野鸡”。我们总是避开她们。我从未进过妓院,当时并没有人禁止我们做这种事情,但是生活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在军阀、官僚、国民党反动政府封建法西斯统治下的旧社会,年轻人关心的是国家和民族的命运,他们哪里有心思去管什么“五块钱”不“五块钱”?那个时候倒的确有黄色影片上演,却从未见过青年们普遍的腐化、堕落!

  
难道今天的青年就落后了?反而不及五十几年前的年轻人了?需要把他们放在温室里来培养,来保护?难道今天伟大的现实,社会主义祖国繁花似锦的前程,国家和民族的命运就不能吸引我们的年轻人,让他们无事可做,只好把大好时光耗费在胡思乱想、胡作非为上面?我想问一句:在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正面的东西是不是占主导地位?那么为什么今天还有不少人担心年轻人离开温室就会落进罪恶的深渊,恨不得把年轻人改造成为“没有性程序”的“五百型”机器人呢?

  
···

  


  


  
同理:

  
不就是有几个脏字嘛?读了这几个脏字,年轻人就会落进罪恶的深渊?

 回复[37]: [論Salinger和丫的the Catcher in the Rye]注一 老唤 (2010-05-12 07:45:37)  
 
  》》:[我對天發誓,如果我是鋼琴家或者演員甚麼的,如果這帮子傻逼覺得我了不得,我就會厭惡。我甚至不希望他們給我鼓掌。人們總是為不該鼓掌的鼓掌。如果我是鋼琴家,我寧可在他媽了逼的密室里演奏。]

  
偉大的Salinger多麼偉大!他討厭[粉絲],並且遠離[粉絲]!

  
歷史是這樣記載的:[刺殺列農的凶手只帶了三件東西來到紐約:一張剛上市的列農的唱片(為了得到並得到了列農的簽名),一把手槍,一本the Catcher in the Rye!]

  
多麼危險!

  
請試想:一個真的理解了the Catcher in the Rye的人會去刺殺列農嗎?

  
一切被Salinger言中!

  
並且被Salinger預言了的未來還在繼續:杰克遜也栽在了自己的[粉絲]手裡!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喜欢的东西
    偷梁换柱  
    这回的美国选举 
     围棋难吗? 
     漫画弗洛伊德 
    江铸久大师谈吴清源祖师 
     反腐就是反党! 
     我看常艳儿 
    中国当代文学屎 
    未未和[艺术] 
    太有才! 
    大题小做和小题大做 
     沉痛悼念岛田绅助 
     哎呀,鲁迅的翻译! 
    [鳟鱼]的成立 
    论论[走红] 
    [李逵日記](盜版)作者:倉土 
    致星兒的信 
     关于第一期[老唤文学奖]的说明 
    请修改作文 
    剽窃[韩寒语录] 
    論Salinger和丫的the Catcher in the Rye 
    转载:于奇智;德勒兹;生与死;张国荣;哲学 
    灵感制作秘方 
    由「期刊」所引起的 
    橡实和南瓜 
    请教:关于李佩芬 
    象征符号 
    想起了武训 
    老唤美术馆(观赏无料) 
    论风格 
    小说「梦」(续完)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