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我喜欢的东西
字体∶
小说「梦」(续完)

老唤 (发表日期:2008-03-12 08:04:26 阅读人次:1908 回复数:17)

  

  


  
[保]狄米特·塔列夫(DIMITER TALEV)

  
她们正解衣上床,母亲突然说:

  
「我找到了一个房客。」

  
两个月前,母亲也是这么突然地告诉女儿:

  
「我给你在烟厂找了个活儿。」

  
她们平常没什么话。母亲是个粗俗、阴沉的女人。而女儿到家已经精疲力竭,她在烟厂拣选烟叶,每天十个小时,烟末呛得她头昏脑胀。

  
她们上了床,一会儿就睡着了。母亲睡床,女儿睡在对面角落的沙发上。房客租了她们这套窄小住宅里的另一间屋子。

  
第二天,女儿在工厂不无自豪地对工友说:

  
「我们找到了一个房客。」

  
「嚯,一个房客!哎,年轻的?要是年轻,可以撩逗撩逗他。他没准儿带你去看电影。也许还有什么别的好事儿,你知道……」

  
但是姑娘还不知道「别的好事儿」是什么意思,虽然她已经十七了。她只是模糊地感到了什么,从「爱」这个陌生的字眼儿,从工友们在暂短的午餐时间毫无遮拦的谈吐,特别是在假日之后。从男人莽撞的玩笑中,从街上他们盯着她的眼神中,她也感到了什么。这一切都是在朦胧的悸动中感到的,它们有时会从她的心底冒出来,把她弱小而又疲惫的身体从倦怠的泥沼中拽出来,向她展现出一个清晰的意念或形象。但是这种情况很偶然。姑娘活得既艰难又令人窒息地单调。家里总是她那没有顺心时候的母亲。她没有朋友。在她找到工作之前,母亲总是说:

  
「去哪儿找个活儿吧,我不能再养活你了,我得送你去当保姆啦。」

  
姑娘有了工作,但还得五点起床,把两间屋子和小厨房收拾干净,七点准时赶到工厂。在那儿整天拣选烟叶,用手掌把烟叶抚平,捆成小把。晚上沿着同一条路回家,晚饭的时候,常常嚼着嚼着就睡着了。疲劳和单调乏味的生活把她拖垮了。

  
几天以后,也许是因为厂里的伙伴儿老是拿那个房客来撩逗她,姑娘问母亲:

  
「房客在哪儿呢?我还没见过呢。」

  
「他很晚才回来,要后半夜。」母亲说:「他晚上工作,白天睡觉。」

  
「他是干什么的?」

  
「他是乐师。」

  
稍微犹豫了一下,姑娘又问:

  
「他年轻吗?」这个问题刚一出口,她羞得满脸通红。

  
「管他老小呢,只要一个月付二十列弗。」

  
不过母亲想了想又追加道:「是个年轻人。」

  
一反往常,这天夜里,姑娘被两间屋子中间的狭窄过道发出的声响弄醒了。她们的屋门半开着,过道的灯光照了进来。母亲起来为刚回来的房客打开了前门儿。姑娘清楚地听到一个男人明朗的嗓音:

  
「晚安,房东太太,对不起,我又把您吵醒了。」

  
母亲回到房间,一切复归寂静。这时,夜已经快过去了。

  
从此,姑娘每天在房客回来的时候醒来,现在她知道了,他总是敲前门,于是母亲起来为他开门。她听得见最微弱的声响,渴望听到他的嗓音的欲望每天都在增强。她开始在他敲门之前就醒来,等着他,怀着越来越难以压抑的渴望。这个男人有力的嗓音就像一支迷人的歌曲。她那么盼望一见这位素不相识的房客,但是她怕她母亲,也羞于在他面前露面。她希望能在礼拜天见到他,但是休息日他从来不回来,休息日他整天工作。为了节省往返约克布纳这个偏远地方的时间,他有时在城里随便找个地方就睡上一觉。母亲常常听不见房客的第一声敲门,而姑娘在夜里的这个时候总是醒着,她渴望能跳起来,打开门,但是又怕她那严厉、挑剔的母亲不让她去。休息日,房客不回来,于是姑娘很伤心。她像丢了魂儿,单纯的心灵变得很空虚。没有了他的声音,而只有这声音才给她带来快乐和安慰。

  
一个乐师。他喜欢什么呢?姑娘见过来自克尼奥维萨的吉普赛乐师,但是那是吉普赛人。她还见过在铜管乐队里演奏的军人。她实在想像不出他喜欢什么, 于是一天早上,她问母亲:

  
「他是当兵的吗?」

  
他不是军人。他在一个有钱人常去的大餐馆儿里拉小提琴。

  
爱情就这样溜进了少女的心。这爱情来自少女被压抑了的对快乐和幸福的渴望。点燃爱情之火的只是男性有力而又快活的嗓音中的几个明朗的音符。姑娘所看到和听到的一切、她那可怜的想像力所能构想的一切,都只是滋养了萌生在她心灵之中的爱。

  
姑娘的生活发生了变化。房客的脚步声、他对母亲的问候、尤其是当她从仓库回来,等待外面的敲门声的时候,所有这些她颤栗着盼望的时刻,不管多么简单、多么平凡,都滋润了她那年轻而又焦渴的心田。艰苦的工作、母亲的粗俗、可怜的孩子每天的烦恼,都不算什么了,都消失不见了,就像那些她每天不得不忍受的事实一样。现在,她接受了这一切,没有痛苦,也没有眼泪。

  
初次的迷乱慢慢过去了。姑娘发现自己正一步一步走进一种新的生活。「我必须见到他,」她想:「他到底知道不知道我也在这儿?知道不知道我们住在一起?母亲肯定没有跟他提起过我。」姑娘决心要见到他,也让他见到自己。

  
她每礼拜六从工厂领回一周的工钱:180列弗,一天30,一周6天。这个星期她从工钱中取出五列弗,之后像往常一样用手帕把工钱包好准备交给母亲。天已经黑了,但是姑娘打算不直接回家,而是快步向比罗斯卡走去。她知道有一个吉普赛女人在那条街上向过路人兜售鲜花。进入晚秋,家家的花园里已经没有鲜花了,但是姑娘知道,每天晚上这个吉普赛人都会挎着满满一花篮开着粉红色、紫色、白色的小花的紫菀。她很快就找到了这个女人,买了一束紫菀带回家。她悄悄溜进她家的小院儿,把花束插进一个盛了水的铁罐儿里,然后把花儿藏在屋后的板条箱里。姑娘决定悄悄地把花束摆在房客房间的桌子上,并且在当夜他敲门的时候起来为他开门。

  
「今天怎么这么晚?」母亲厉声问道。

  
「我在等工钱,」女儿回答,同时把手帕包着的工钱递了过去。

  
母亲立刻开始点钱。姑娘耐心地等着将要发生的一切。

  
「少了五列弗。」母亲抬头问。

  
「我丢了。」

  
「小心丢了你的魂儿!丢钱也不看时候!现在正缺钱。今天早上房客退掉了房子就走了。」

  
「走了?」姑娘机械地问道,接着她突然感到全身的血液都涌向了自己弱小的心脏,而心脏急速增加的重量使她感到剧烈的疼痛。

  
「走了,」母亲重复了一遍。「我们马上得再找一个房客。你怎么了?」

  
「没什么,」姑娘回答,却发不出声音。

  
当母亲睡去了的时候,姑娘在坚硬的沙发上感到了极度的孤独,她开始无声无息地抽泣,这是一个美丽的梦想被无情地打碎了的孩子的眼泪。

  
老唤译自Marguerite Alexieva的英译

  


  




 回复[1]: 又是待续! 陈某 (2008-03-12 08:27:37)  
 
   独家经销东洋镜烂尾楼

 回复[2]:  唐辛子 (2008-03-12 13:13:47)  
 
  老唤:你翻译得真好!这是我在东洋镜所读过的最美的一篇,期待你的继续。

 回复[3]: 中文功底西文原韵!赠象牙球: 龍昇 (2008-03-12 15:27:43)  
 
  老唤翻译的好!

  
另,上回说的那四十层的象牙球让我给“摄”来了,请您展眼.

  
全照:

  


  
下段一部:

  

 回复[4]:  黑白子 (2008-03-12 19:14:28)  
 
  唤唤,你还是改行吧——

  
起码在翻译的时候,你不需要自己的思想。

  
给我打电话!

  

 回复[5]: 简洁·隽永 老唤 (2008-03-12 20:01:58)  
 
  像欧·亨利,令人难忘。

  
不知道这位保加利亚的作家是否有作品译成中文。

 回复[6]: 这个牙雕 老唤 (2008-03-12 20:38:52)  
 
  比我想像的辉煌得多!什么年代的?不准备出手?咱们联手,如果是老牙,可以赚一笔酒钱。

  
一位集邮的死了,前天,家属把一箱子邮票卖给了我,7000日元。我不懂邮票,摊了一屋子,发现有世界各国的,都是崭新的,中国的好像也挺值钱。龙爷在东京就好了,咱们合伙卖。

  


  


  


  


  


  

 回复[7]: 东洋镜烂尾楼 老唤 (2008-03-12 22:46:03)  
 
  我已失去了生活的目标,对名对利对人都失去了兴趣,所以也懒得写东西,所以就出现了「东洋镜烂尾楼」现象。喝多了,稀里胡涂地登一份广告。酒醒了之后,只好写一点儿。对不起,把「东洋镜」当草稿纸了。

  
以前没尝过退稿的滋味儿,现在却不想出版什么,得罪了各党不说,还得罪亲朋好友。只好借「东洋镜」「登广告」鼓励自己。我有点儿喜欢BANKSY这个美国人(见YOUTOBE),他画画儿画在墙上,不收费。还有那位俄罗斯手风琴家(见YOUTOBE),世界第一,却天天在街头拉琴。感动!

  

 回复[8]:  蛇 (2008-03-12 21:38:37)  
 
  这位保加利亚人1944年被当时的保加利亚共产当局逮捕,随后就开始他的流放生活。

  
估计他是共产社会里不受欢迎的那种人,所以,中国人估计很少有人知道他,作品就更谈不上了。

  
+++++

  
老唤如果有时间的话,不妨去找找他的这本小说∶《The Iron Oil Lamp》(1952)

  
然后把他翻译成中文,也许就能永垂了!

  


  
+++++

  
小心啊,老唤,是Dimitar,不是Dimiter。

  
还别说,其反马克思、反共产党的思想真和老唤差不多!

 回复[9]: 老唤,关于象牙球: 龍昇 (2008-03-12 23:57:07)  
 
  

  
一九八九年三月十七日至九月三日,福冈市配合建市一百周年,举办了“福冈亚洲太平洋博览会”,参展的国家达三十九国之多。中国馆里有福冈市的友好城市广州……其主展品之一是一个象牙球。

  
那不仅仅是个象牙球,而是一座底座长55公分宽52公分、高88公分的大型象牙雕塑。它的底座上托着高山流水、万年松柏、楼宇仙阁,自那里飘出袅袅云层直上九天,云层之上两位天女围拢一轮满月在飞舞……那满月才是我说的象牙球,直径12公分,雕花镂空四十层,就是说那是环环相套着四十个象牙球!它是广州工艺美术公司的作品,名字叫《月中霜裹鬥婵娟》。

  
它能出国是有一纸《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 允许进口·出口·再出口证明书》在……

  

 回复[10]:  唐辛子 (2008-03-12 21:35:32)  
 
  

 回复[11]:  赵然 (2008-03-12 21:44:56)  
 
  》我又心生将这宝贝送回祖国的念头,但调查半天却发现是难以将它送回去了。

  
难得龙爷一片爱国之心

  
说啥我也得帮您圆了这个梦

  
不帮您园这个梦

  
我都不好意思,

  
这么着,这个宝贝

  
还有那个什么大碗小瓢地全一块给我

  
我看那天没月亮时候,海上风浪小时候,我潜水游回去送给他们

  
您让他们在天津接着我

  

 回复[12]: 我倒有个好主意 陈某 (2008-03-12 22:05:17)  
 
  这次不是大家翘首盼望的老大要来了吗?

  
送给老大

  
老大是乘专机来往的,谁敢查

 回复[13]: 我坚决拥护共产党! 老唤 (2008-03-12 22:44:10)  
 
  英译确是Dimiter,我得查查,看来有缘。谢谢蛇的情报。

 回复[14]:  夏夏 (2008-03-12 22:58:55)  
 
  支持老唤返璞归真!

 回复[15]: 龙爷这篇应该单发。 老唤 (2008-03-12 22:59:53)  
 
  太湖石据说也在飞涨。

  
有《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 允许进口·出口·再出口证明书》的话,应该可以进口,现在正是火候,因为象牙紧缺。当然,有的东西是至死不肯撒手的,但是干我这行的都知道,人一撒手,什么好东西都流离失所了。

 回复[16]: 老唤已阅,则删去大部文, 龍昇 (2008-03-12 23:50:47)  
 
  只留几句关键的。不打算单发了,因为这是一部传记的一小段。

 回复[17]:  蛇 (2008-03-26 12:09:45)  
 
  唉!这小说翻译的多棒!

  
就因为我乌鸦嘴说了一句原文作者是反马克思反共产党的,立马就没人再献花了,就躲的远远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喜欢的东西
    偷梁换柱  
    这回的美国选举 
     围棋难吗? 
     漫画弗洛伊德 
    江铸久大师谈吴清源祖师 
     反腐就是反党! 
     我看常艳儿 
    中国当代文学屎 
    未未和[艺术] 
    太有才! 
    大题小做和小题大做 
     沉痛悼念岛田绅助 
     哎呀,鲁迅的翻译! 
    [鳟鱼]的成立 
    论论[走红] 
    [李逵日記](盜版)作者:倉土 
    致星兒的信 
     关于第一期[老唤文学奖]的说明 
    请修改作文 
    剽窃[韩寒语录] 
    論Salinger和丫的the Catcher in the Rye 
    转载:于奇智;德勒兹;生与死;张国荣;哲学 
    灵感制作秘方 
    由「期刊」所引起的 
    橡实和南瓜 
    请教:关于李佩芬 
    象征符号 
    想起了武训 
    老唤美术馆(观赏无料) 
    论风格 
    小说「梦」(续完)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