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花束在慢慢旋转
字体∶
[先有作家]還是[先有作品]?

老唤 (发表日期:2010-09-08 23:08:43 阅读人次:1664 回复数:7)

    [先有作家]還是[先有作品]?

  
本文並沒有絲毫商業炒作的意圖,因此有權對讀者提出兩點最起碼的要求:

  
1,讀者至少需具有中等智商。這一要求並沒有歧視某些人的意思,就像殘疾人奧運會沒有歧視殘疾人的意思一樣。相反,這表現了對智障者的深切同情,以免他們因思索而痛苦。

  
2,讀者應受過解答[先有雞還是先有蛋?]這一問題的基礎訓練。盡管[先有作家還是先有作品?]像[先有雞還是先有蛋?]一樣是一個徘徊在歐洲的古老的問題,但是畢竟,前者從後者派生出來,在難度上更勝一籌。因此,受過解答[先有雞還是先有蛋?]這一問題的基礎訓練將有助於解答問題[先有作家還是先有作品?]。

  
提出這兩項要求並不意味著本文的筆者智商有多高,或是受過多麼嚴格的思維訓練,而只說明作者很[酷],起碼因希望很[酷]而摹仿歐洲人:[扮酷]。

  
下面轉入正題。

  
對於先有雞后有蛋的同志們來說,問題很簡單:一定是先有作家,然後才有作品。因為作品是作家寫出來的,沒有作家,誰來寫作品呢?

  
於是問題來了:[作家是如何產生的呢?]

  
[是作協培養出來的。]

  
[作協是如何產生的呢?]

  
[是新中國的產物。]

  
[那麼,新中國呢?]

  
[是偉大的中國共產黨所建立的,正所謂: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那麼,共產黨呢?]

  
[是毛主席一手締造的。]

  
[那麼,毛主席呢?]

  
[是毛主席的媽媽所生。]

  
[那麼,毛主席的媽媽呢?]

  
[是毛主席的姥姥所生。]

  
。。。。。。

  
於是,問題越扯越遠。

  
這就是筆者為甚麼要在本文的開篇提出兩點要求的原因。因為受過基本訓練的同志馬上就會知道:這不是一個[物種起源]的問題。

  
正因為沒有經過解答[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基本訓練,[四人幫]才有了[寫作班子],復旦大學中文系才[史無前例]地成立了培養作家的[碩士班]。由作協的中國著名作家王安憶擔任教授,相信先有雞,才能有雞蛋!

  
(喝點兒甚麼再寫,待會兒見。)

  




 回复[1]: 同学们早上好! 自带板凳 (2010-09-09 09:56:20)  
 
  都吃了么?

 回复[2]: faint~~~~~~~~ 阿蓓 (2010-09-09 10:45:01)  
 
  

 回复[3]: 沒想到 老唤 (2010-09-09 11:24:22)  
 
  喝多了,對不起!

 回复[4]: 早晨起来就喝,那你晚上干什么去了? 自带板凳 (2010-09-09 13:02:09)  
 
  

 回复[5]: UP 秋止符 (2010-09-09 14:40:10)  
 
  

 回复[6]: [王八蛋]? 老唤 (2010-09-10 09:11:41)  
 
  

  
[王八蛋]?

  
為了解答[先有作家還是先有作品?],我想:在此重提一個眾所周知的事實不無益處。

  
需要注意的是:它雖然看上去很像一個頗有幽默感的寓言,但却是千真萬確的事實(雖然細節上有爭議)。

  
王白旦迭事

  
“九大”选举中惟一与毛泽东平起平坐的人

  
1969年4月1日,中共九大在毛泽东主持下开幕。4月24日下午进行正式选举。到会代表1510人。大会主席团提名的170名中央委员和109名候补中央委员全部当选。当宣布中央委员候选人、工人代表王白旦以全票当选时,会场立即响起一片议论声。这名工人代表看来毫无政治生活经验,他不懂等额选举往往是知名度越低得票率却越高。此人在全国毫无名气,谁也不会故意把他划掉,而他自己又不懂得谦虚,结果使自己成了170名中央委员中得票惟一与毛泽东平起平坐的人。

  
王白旦生平

  
王白旦原名王白蛋,1935年出生在河北与山西交界的太行山区。名字“白蛋”意思是又白又胖,像石头一样结实,老辈最大的希望是他长大后成为顶门立户的好庄稼汉。后来乡村的私塾先生根据谐音把他的名字改成了“王白旦”,预示他将来如旭日东升,前程似锦,字面上少了土气,多了文化味儿。

  
再后来,王白旦从农村到了城里,又从山西太原钢厂到了黑龙江的北满钢厂,他先是在太原钢厂当工人,因为机灵,学东西快,后来作为骨干“支援”到齐齐哈尔的北满钢厂。1969年“九大”召开以前,他已是北满钢厂的一名党员技工。当时,上级把一名参加“九大”的名额分配到北钢,条件是:有7年以上党龄的炼钢工人。那时厂革委会成员要么不是党员,要么是党龄不到7年,阴差阳错,王白旦被选为“九大”代表,去了北京,并一下子在会上当选了中央委员。

  
两次改名

  
王白旦做梦也没有想到被选为中央委员,更没有想到竟会有“大人物”热心给他改名。在那个议政座谈会上,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也参加了,他听了周总理的话,略有所思后说,“我给他改个字,‘旦'字底下加一竖为‘早',音变意不变。”如此,从北京回到黑龙江,王白旦不但身份变了,名字也变了。

  
1970年8月在庐山召开的中共九届二中全会上,陈伯达因为支持林彪在政治上被判了死刑。有人就提出了陈伯达为“王白早”改名一事,提议成立专案组,幸而周总理解了围:“改名是我提议,陈伯达改的。这件事我负责,不能叫工人背包袱。”没想到,江青知道此事后说:“我再给他改一个名,在原基础再加几笔,叫王百得吧。”再次改名,王白旦很不情愿,他想:“又改名,上次有总理保护,我和陈伯达没牵联上,下次,谁又能为我说话?”不过,江青毕竟是主席夫人,当时他还是服从了“中央决定”。以后,在党的“十大”上,王百得成为100名中央候补委员的成员。

  
1978年,不测的政治风云再次向这个家庭袭来。他那段被陈、江二人改名的历史,使他被列为市“揭批查”的重点审查对象,从1978年起,先是被审查8个月,等待处理则延续了3年多。王百得积极配合组织审查,所有电文、信函查了个底朝天,也看不出他与陈、江有什么“特殊关系”。有人建议王百得把名字改回去,免得沾晦气,王百得却来了倔劲儿:“名是名,我是我,改不改有什么关系。”也有人动员于淑彦跟王百得离婚,她不为所动:“他是啥人我最知道。相信群众、相信党,我家老王的事情总有一天会正确解决的。”结果,电视台机构变动时,于淑彦的职务还是由副台长降为部门主任。

  
弃官为民

  
终于,黑龙江省委对王百得的问题作了实事求是的结论:“属一般性问题,材料归还本人,工作另作安排。”两种职务安排,请他选择:另任新职,或易地做官。已经厌倦官场的王百得明确表示:弃官为民--回钢厂重操旧业。 但是,王百得毕竟当过“中央领导”、市委副书记,工厂给他安排了一个平炉分厂“顾问”的衔,既指挥不了人,又不用参加一线劳动。可王百得一回厂就三班倒,真正当起了工人。

  
为了工作方便,“编外炉长”王百得从回厂的第一天起就吃住在厂区宿舍,连续15年与市里上班的妻子分居,隔断了丈夫对妻子和父亲对孩子的照顾。15年间,爱女和长子相继病逝。然而悲痛没有动摇王百得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完炼钢人生的决心。

  
晚年

  
1989年王百得临近退休。妻子为他设计好了退休后的生活:受聘到市内一家区办企业,每月可轻松地多拿400多元报酬。然而,分厂领导愿意再留他一段时间,搞好“传、帮、带”,他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他1990年后就不属于编内职工了,在待遇上除100元的补差费,什么加班费、奖金、升级等统统没他的份。然而,他说:“只要炉上需要,我就干!”他又在炉前奋战了5年。

  
1994年,王百得正式退休,每月只有300元退休金。老伴也退休了,退休金1200元。王百得曾开过一段饭庄,小本经营,利润不大,不到一年就亏本停业了。以后,他赋闲在家。近年,他的退休金已逐渐增至600多元,但自从老伴得了胃癌,他患上了糖尿病后,家中经济状况就每况愈下。

  
2005年初,他的老伴于淑彦患胃癌去世。被糖尿病困扰多年的他又患上了病毒性疱疹,疼痛难捱、行走不便,王百得的生活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黑龙江省委闻讯后很关心,嘱北钢予以照顾,北钢领导亲自上门探望,并补助了他3000元。一辈子第一次拿补助金的王百得羞愧难当,他说他不想给组织添麻烦。如今,王百得过着普通人的生活,由在市电视台工作的儿子照顾着安度晚年。

  
這件事情的寓意何在?

  
就是說它告訴了我們甚麼呢?

  
用當前流行的說法是:[它含有多少信息呢?]

  

 回复[7]: 信息很多。 自带板凳 (2010-09-10 09:36:21)  
 
  你怎么不给我回信呢?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花束在慢慢旋转
     小男孩和胖子 
    独幕剧[做贼心虚] 
    找罵 
    眼鏡和助聽器  
     日本是中國的[集體無意識] 
     [三國演義]中羅貫中最大的[敗筆] 
    我心目中的钓鱼岛 
     日語版[十萬個為甚麼] 
     詞條:[党] 
    [先有作家]還是[先有作品]? 
     何等的浮淺! 
     [先有雞]還是[先有蛋]? 
    我的故事 
    欢迎参加「东洋境」 
    花束在慢慢旋转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