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花束在慢慢旋转
字体∶
我的故事

老唤 (发表日期:2009-01-22 15:40:48 阅读人次:1808 回复数:9)

   我的故事

  


  
我把她转让给别人,绝不是因为我们之间没有了感情。

  
绝不是!我还清楚地记得分别的那一瞬:我把她抱在怀里,亲吻她的脸颊;她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紧紧地楼着我的脖子,惊恐而绝望地仰望着我……很长一段时间,我的耳畔都回荡着分手时她那撕心裂肺的哭喊……我喜欢她,胜过我接触过的任何一个人。这一点,她应该明白。

  
但是我还是把她送人了。

  
我实在受不了她!我和她越是亲近,就越加感觉到:我们之间不存在和谐!

  
她本来不抽烟,大概是因为我不断地抽烟:也许是生理上的原因,屋子里总是乌烟瘴气;也许是心理上的原因,香烟仿佛能缓解我的苦恼。她一见我从烟盒里抽出一只香烟,就不紧不慢地凑过来,坐在我身旁,满怀期待的目光望着我。我不得不递给她一支,她接过来衔在嘴里,一动不动地望着我。我只好用打火机给她点燃。这样,她才心满意足地回到沙发上,像我一样一口一口地吸。

  
一支香烟,她一口接一口,吸得比我还快!

  
她本来也不喝酒,并且好像也不喜欢喝酒。我第一次给她酒喝,她只尝了一口,就不再理会她的杯子。那还是啤酒。我觉得这也不坏,别像我一样:一身毛病。

  
但是慢慢儿的,她还是学会了喝酒!开始是葡萄酒,接着,啤酒、白兰地、白酒、威示忌……只要是酒。不过还好,她酒量不大,喝到晃晃悠悠,就回到沙发上去打盹儿。

  
在我们相处不久的那段儿日子,我们还算和谐。

  
直到有一天下午,我大吃一惊!她居然偷偷摸摸地打开冰箱,拿出一瓶昨天没有喝完的红葡萄酒,拔开瓶塞儿,举起瓶子,嘴对嘴地喝了起来!

  
她居然不通过我而自己打开冰箱!顿时我毛骨悚然!第一个冲动是想冲上去夺走她的瓶子,但是我没有挪窝儿,我想起前一天我们之间的不愉快:因为制止她吸烟,惹得她大声尖叫、上窜下跳,还故意碰倒了我心爱的清代花瓶!

  
我是相信平等和自由的。我相信平等和自由是相互理解的起码的条件。因此我从没有限制过她,就像她从没有限制过我一样。我相信她喜欢我,就像她相信我喜欢她那样……

  
但是她后来的变化确是令我不得不认真考虑:她已经不再看我的眼色,她可以自己打开一包香烟,甚至学会了使用我的打火机!

  
……有一天,她一定会打开一瓶密封的香槟酒!我不能总在她身边盯着她,而我的酒柜里有那么多烈酒!

  
我开始怀疑我的信念:是我错了么?是我把她惯坏了么?

  
我只能呆呆地望着她:她那么漂亮!斜靠在沙发上,醉眼惺忪地望着我,两只小手还抱着怀里地酒瓶,仿佛怕我会突然过去把酒瓶从她怀里夺走。她那蓬松的毛发闪着金色光泽,一样金黄色的长长的尾巴搭在沙发的扶手上,尾巴的尽头卷成一卷儿,时不时做出某种形状来表达她的愉悦或不满。

  
我这么望着她,油然而生走过去和她亲近的欲望,但是我没有动。我已经模糊地感觉到我的亲热就是怂恿,不但会伤害她的身体,而且最终也达不我的理想:和平共处。

  
我已经清楚地意识到了:我应该和她保持距离,同时,我应该更多地了解她的种族的历史。

  


  
最终让我下定决心把她送人的,是一部法国电影。

  
这部电影拍摄了非洲草原上鬣狗与狮子你死我活的生存状态,它颠覆了我对美好事物的期待。

  
如果投票选举:谁是非洲草原上最丑陋的大型动物,我想,人们一般会想到鬣狗。一只鬣狗几乎一无是处:模样含糊不清的皮毛,给人肮脏的印象。一样表情含糊不清的嘴脸……至今没见过有人穿鬣狗皮的大衣。当然,它们的牙齿和骨头也不适于做装饰品来挂在女人的脖子上。这大概也是鬣狗这一种族得以延续至今的原因之一。

  
鬣狗看上去前腿长后腿短,跑起来就像个瘸子。它们既没有惊人的速度,在战斗中也没有什么个人技术。尽管如此,不管你待见不待见,鬣狗仍然是非洲草原上一支不容忽视的强大的队伍。

  
首先,它们具有顽强的繁殖能力:鬣狗在少年时代就开始以性交作为游戏来联络感情,以备大量繁殖后代!

  
其次,它们一出生就配备了锋利的牙齿!

  
就此两点,任何大型肉食动物都望尘莫及!

  
并且鬣狗有着传统的团队精神。它们是母系社会,由雌性担任族长,族长有权与自己的意中人交配、繁殖后代。因而鬣狗的组织结构相对稳定。并且族长的地位还是世袭!女皇不是经过竞选产生:公主就是将来的女皇!

  
尽管鬣狗过于兽性:童年的鬣狗为了争权夺利甚至会杀死自己的同胞,它们甚至不以同族相食为耻,但是那是权力斗争的结果,一般说来,鬣狗的组织纪律性还是出类拔萃的。

  
它们不怕牺牲,在战斗中采取人海战术,采用敌驻我扰,敌疲我打的方针。只要它们下定决心,任何强大的敌人几乎都不在话下!

  
稳固的社会制度,再加上优秀的战略战术,使它们无往而不胜!

  
与此相比,狮子的社会就暴露出不少先天的缺陷。

  
狮子是父系社会。族长常常是由激烈的竞选产生。这就使许多优秀的雄狮因落选而遍体鳞伤、沦为鬣狗的盘中餐。

  
而且在狮子的社会里,男女分工不同。雄狮除了及时与排卵期的雌狮交配,还要负责维护狮群的安全,随时准备消灭一切入侵之敌。

  
除非遭遇大型动物,比如野牛,雄狮一般不参与捕杀猎物。因此很大一部分狩猎的任务就落在了雌狮的肩上。此外,雌狮还担负着生育的天职。

  
这种表面上的各尽所能实际上却掩盖着极大的危机。因为长途追捕猎物常常会进入他人的领地,雌狮在意外受到鬣狗或其他狮群的围攻时,雄狮甚至毫不觉察,即使有所觉察也鞭长莫及。

  
这样,即使雌狮们保住了性命,她们的猎物也会被鬣狗夺走。

  
其次,待产的雌狮必须离开狮群,独自料理产前产后的一切。而且幼狮要经过几个月的哺乳期才能跟随母亲去寻找狮群。而在群雄割据的草原上,独处常常意味着死亡!

  
这就是幼狮常常成为鬣狗的猎物的原因。而鬣狗因为天生具有深挖洞的技术,因而能保护孩子们不受狮子的侵犯。

  
两种不同的社会制度预示着这两个种族的生存潜力。

  


  


  
鬣狗和狮子之间的战争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它们生存在同一片草原上。而且,这场战争将伴随着鬣狗和狮子的历史,直到一方消亡。

  
这是一场种族之间的战争。鬣狗当然认为战争是由狮子引起的,因为狮子夺走了它们的猎物。

  
狮子有同样的理由指责鬣狗,甚至还加上一条:它们自己就是鬣狗的猎物,而在一般情况下,它们却不以鬣狗为食。因而狮子有充分理由认为自己的战争是自卫之战、是正义的战争。

  
如果用投票表决的方式来决定谁说出了真理,那么鬣狗肯定掌握了真理,因为它们在数量上占有绝对的优势。

  
至今,生活在非洲大地上的非洲人没有在统计学方面给出一个相对精确的数据:究竟是谁更多地侵犯了对方的利益。也许他们的漠不关心是正确的:正是由于狮子和鬣狗之间的战争,才维持了生态的平衡,才使更多的斑马、野牛、长颈鹿等草食动物得以生存。这就像我们中国人历来不大关心在地震、洪水、干旱、战争和文革中非正常死亡的人数一样。

  
不过根据鬣狗和狮子的生性,不管你支持鬣狗,还是支持狮子,如果不固执己见,应该还是可以得出正确的答案。

  
狮子以大型动物为捕杀对象,它们凭借速度和力量称雄于草原。可以说,它们是草原上的有产阶级!相比之下,鬣狗就是无产阶级。它们为了生存,必须具有「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作天下的主人」的气魄。当几只雌狮跟踪、围攻、扑杀了一头野牛,鬣狗们便闻风而至,它们发出狂笑一样的叫声,这叫声又引来更多的鬣狗。它们缩小包围网,让狮子顾头不顾尾,最终让狮子丧失信心和耐心,落荒而逃。

  
这是一场革命,是弱者战胜强者的革命!

  
有空儿接着写

  




 回复[1]: 老唤养了一只狮子? 科长 (2009-01-22 16:55:32)  
 
  

 回复[2]:  东京博士 (2009-01-22 17:13:12)  
 
  上海话念[虱子]为[色子],这次上海话比普通话优秀了,普通话的发音[狮子]跟[虱子]一个样,1楼在说“老獾养了一只虱子”。

 回复[3]:  邓星 (2009-01-22 17:25:53)  
 
  哦,金毛虱子。。。

 回复[4]: 怎么越写越反动? 老唤 (2009-01-22 17:55:04)  
 
  小猴子。狮子不抽烟!

 回复[5]: ??是女的狮子? 杜海玲 (2009-01-22 19:14:26)  
 
  

 回复[6]: 嘿嘿。 酒保 (2009-01-22 21:33:48)  
 
  图文并茂才很有意思嘛!

  


  

 回复[7]:  小小鸟儿 (2009-01-23 10:44:13)  
 
  鸟儿死了,狗也被你治了,如今又要和猴子保持距离,与动物无缘?

 回复[8]:  伴我醉 (2009-02-05 17:29:54)  
 
  老唤,怎么没下文了?我还等着看呢

 回复[9]: 老唤是烂尾楼专家 科长 (2009-02-05 18:50:25)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花束在慢慢旋转
     小男孩和胖子 
    独幕剧[做贼心虚] 
    找罵 
    眼鏡和助聽器  
     日本是中國的[集體無意識] 
     [三國演義]中羅貫中最大的[敗筆] 
    我心目中的钓鱼岛 
     日語版[十萬個為甚麼] 
     詞條:[党] 
    [先有作家]還是[先有作品]? 
     何等的浮淺! 
     [先有雞]還是[先有蛋]? 
    我的故事 
    欢迎参加「东洋境」 
    花束在慢慢旋转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