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歌颂共产党专集
字体∶
智商与智商开发续

老唤 (发表日期:2013-07-04 16:40:21 阅读人次:2606 回复数:18)

  

  
同志们大概还记得,我前面谈到【一般说来,一个智商得到了开发的人是一个道德完善的人】。这样说容易造成一种误解,以为在教授或领袖等所谓高智商的群体之中存在着比其他群体更多的值得敬仰的道德品质。我可以很明白地告诉大家,这是一个错觉。这个错觉来源于成见和偏见。

  
不可否认,历史上确实有过感动了我们的知识分子或者领袖,对他们的记忆影响着我们,使我们对他们所代表的群体抱着不切合实际的期待。实际情况如何呢?不用耗费时间去说遥远的古代,就在100多年前,身处哲学最为发达的德国的尼采就毅然决然地辞去了哲学教授的职位。当时他20多岁。很多学者把他辞职的理由归因于健康欠佳,只有伟大的法国哲学家都鲁玆指出,他的辞职是因为【个人思想家与公职教授不能并存】,他无法忍受德国和德国知识分子的,甚至他的友人、大音乐家瓦格纳的肤浅和庸俗。

  
当时崇尚文明的德国尚且如此,遑论今日之中国。

  
今天,在中国,我可以毫不含糊地告诉同志们,最起码50%以上的教授属于智商中等,甚至偏低的档次,更不用说我们的行政领导。并且这是必须的,是由我们的【体制】所决定的。

  
可以说明的例子不胜枚举。仅举一例,继北大教授孔庆东走红,北师大哲学系主任周桂钿最近又冒了出来。可以肯定的是,他的智商比孔庆东还要低,低到一锤子买卖的程度。既没有逻辑思维的能力,又缺乏对史实的正确认识,甚至缺乏最起码的哲学素养:以偏概全,挂一漏万,客气地说是信口开河,胡说八道。风格好像在模仿姚文元,却又不及后者的严谨。

  
但是他就可以混到所谓名牌大学的哲学系主任的位置。同志们可以开动智商想一想:他凭的是什么本事?话如果继续说下去,就又回到了道德领域,正如我前面所说:【一个愚昧的人,在环境允许他自由选择、自由行动的情况下,他则很有可能做出缺德的,即损人利己,甚至损人不利己的蠢事来。】同志们在思考的同时,还可以想象,曾经教育过他的人民大学和社科院研究生院又是什么水平。科研单位的智商情况尚且如此,更何况【行政单位】。

  
要说【行政单位】,就不能避免谈到行政单位的顶头上司,即【领袖】。在我们伟大的祖国,最伟大的领袖当属毛泽东主席。同志们很少谈及主席的智商问题,除了因为对智商缺乏了解,还因为主席属于神的领域,谈论主席的智商颇有亵渎神灵的味道。这也是一种成见,或说偏见,而成见和偏见却正好是科学的死敌。

  
毛泽东用他的一生证明了他的智商在中等水平。如果说他的智商中等微微偏上,就难免有了拍马屁的嫌疑。这里没有时间综述主席的一生,但是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大家,主席的一生,如果不是劳民伤财,就是祸国殃民的一生,而这一切都源于他的智商。

  
主席的智商几乎100%用在了钻研和实践权谋之术,即权术方面,对于其他的一切,他可以说一窍不通。这就像喜爱游泳的他虽然拥有一个游泳池,却自始至终只会狗刨儿一样。同志们或许认为体育运动与智商无关,那么我们可以在他应该最为熟悉的领域来考察他的智商。

  
他出身农民,却对农业毫无知识,他居然认为通过努力,亩产万斤是可以达到的。还有,生长在农村,不懂炼钢有情可原,但他起码见过铁匠。他应该知道,一个铁匠,从学徒开始,经过知识和经验的积累,以及长年累月的手艺的磨练,如果缺乏天分都很难成为一个优秀的人才。而主席却号召全国人民大炼钢铁。结果不是明摆着的么?

  
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领导下,在中国【三年自然灾害】中【非正常死亡】人数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非正常死亡人数划上了等号。很多同志惊叹希特勒和斯大林的残暴,但是和主席的大手笔比起来,可谓小巫见大巫。

  
这一切说明了什么呢?只说明主席没有最起码的思考能力。如果换了别人,他像主席一样思考问题,我们会毫不犹豫地称他为傻屄。

  
但是主席有本事让全中国的人民不把自己当做傻屄。这里边有两个原因,用主席的辩证法来说就是:一个主观原因,一个客观原因。

  
中国历来是个【人治】的社会,皇帝,或说天子是我们的顶头上司。过去的顶头上司是天生的,或说神授的,不论智商如何;但是今天,我党要想打天下守天下,要想忽悠百姓并且把地痞流氓团结起来,必须人造一个。这就是我党的造神工程。主席也就如此诞生了,好像他像马克思一样,有较高的智商。这就是【客观原因】。打的旗号是马克思,主席就是中国的马克思。前者被说成是【真理】,那么后者也成了【真理】。不过话说回来,任何一个有着哲学素养的人如果对照两者的写作就会看到,完全不是一码子事儿。仅从最小的单位,即概念来看,一个源于德国哲学,一个来自神话传说。由此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就凭主席的智商和外语能力,绝对不可能看懂马克思的任何一本书。

  
还有【主观原因】。

  
伟大的当代作家王朔最为简明、最为准确地,并且生动形象地刻画了主席的人格:【我是流氓我怕谁】!

  
同志们一般不认为主席是流氓,这是由于两个原因。一个是造神运动的结果。还有一个是主席绝不同于走街串巷的普通流氓,说主席是流氓是指他本质上是一个流氓。我们很难把主席和流氓这两个概念联系在一起是因为主席比流氓更流氓。也许称作【高级流氓】更恰当一些。

  
主席披着马克思的羊皮,手里握着枪杆子和笔杆子。我之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能够理解主席,正是因为在最后这一点上我们有类似之处:我们都有点儿文化。

  
说主席比流氓更流氓正是基于以上这一点。但是限于主席的智商,主席耍流氓的手段基本上都源于他书房里的线装书,甚至在【三国志】或【三国演义】里就可以找到原本,他本人的发明创造并不多见。

  
比如主席的【谁说鸡毛不能上天】就是模仿赵高的【指鹿为马】,主席像赵高一样,想看看造神运动的效果,想看看自己分量,壮壮胆儿。由此而一发不可收拾,鸡巴毛果然上了天。

  
说起主席耍流氓,真可以说是罄竹难书。但是我这次演讲的主题是智商问题,涉及主席是因为谈到了领袖的智商问题,这里不可能面面俱到。也许以后有时间我会为此做一个专题讲座,并且,对主席耍流氓的手段感兴趣的同志也可以自行做进一步的研究。同志们可以从主席做过的所有事情入手,比如公私合营时对资本家、土改时对地主、合作社时对农民、反右时对知识分子、文革时对其他的所谓革命干部和知识青年,就连抗战时期他对待蒋介石的手段,我们都可以看到他的流氓本色。

  
我们的同志们很为解放战争统一中国的胜利而自豪,且不说在这场战争中死去了多少同胞,假使刘备打败了曹操统一了中原,谁能保证老百姓的日子就一定比曹操治下的日子更好过呢?

  
主席深谙曹操的【望梅止渴】的手段,于是给中国人民描绘了一个【共产主义】的【中国梦】,而事实已经证明,他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骗子。

  
主席还对【兵不厌诈】情有独钟,并且屡试不爽,难道我们真的没有发现他的反右手法和打倒彭德怀,以及开展文革的手段如出一辙?

  
主席超越一般流氓的地方在于他有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涵养,就像对待刘少奇。

  
他有杀人不见血的手段和杀人不眨眼的沉着,他站在一个巨大的舞台上,在这个舞台上红旗飘飘,歌声嘹亮,这是古今中外的流氓都无法比拟的,这也使他看上去不像一个流氓。

  
言归正传,智商与道德有着直接的关系:主席的智商决定了主席的言行,主席的言行,不管如何神化和美化,还是带着流氓的本色。中国目前道德沦丧,世风日下,都根源于伟大领袖毛主席本质上就是一个流氓。

  




 回复[1]: 哈哈 独屏 (2013-07-04 16:52:32)  
 
  我有和老换想到一起的地方。

  


  
昨天看到愚公网友说,放弃了马列中国就能变好。

  
我认为绝对不可能!

  
支那人至少99.9%,什么马列驴列,根本就不懂,

  
不懂的东西,如何放弃?

 回复[2]: 已经被毛主席的教育给弄成了一群白痴 自带板凳 (2013-07-04 17:01:32)  
 
  一代传一代,想改良,还真不容易……

  
5000殖民地不知道行不行……

 回复[3]:  与禅寺 (2013-07-04 17:12:56)  
 
  当有人宣传他自己也不相信的东西 他就准备好要干一切坏事了

 回复[4]:  东京博士 (2013-07-04 17:18:31)  
 
  “昨天看到愚公网友说,放弃了马列中国就能变好。

  
我认为绝对不可能!”

  
我不是很通俗地说了吗,比如中国人长期的随地吐痰乱扔垃圾什么的,不是马列带来的,日本人的卫生习惯也不是。

 回复[5]:  大汉临离 (2013-07-04 17:52:48)  
 
  嗯,5000年差不多可以改变遗传基因吧

 回复[6]: 这么说还算有点盼头 自带板凳 (2013-07-04 18:06:21)  
 
  

 回复[7]: 只有时间是不够的 四海为家 (2013-07-04 18:50:53)  
 
  还需要大规模杂交、改良品种,由有理想有道德,真正代表先进文化、先进生产力的殖民者统治上千年,兴许还有救。

 回复[8]: 房东勇气可嘉 水双 (2013-07-04 20:29:36)  
 
  只是,谈论阿共智商,很需要勇气嘀。弄不好要把自己的智商都赔光耶。

 回复[12]: 我是主席我怕谁? 老唤 (2013-07-04 22:21:04)  
 
  谁把这么好的帖子都删了?多管闲事!

 回复[13]:  二进宫 (2013-07-05 02:11:47)  
 
  尼采有可能这么说:网上浏览本身没什么快感,快感在于发表言论之后感觉自己接近圣贤了。

 回复[14]: 老喚週末快樂 科长 (2013-07-05 21:40:46)  
 
  

 回复[15]:  二进宫 (2013-07-06 15:32:07)  
 
  楼上这贴照见麻痹一切皆空,实属经典。

 回复[16]: 孙中山也是个傻瓜 夏雨 (2013-07-09 13:16:23)  
 
  [转帖]《纽约先驱报》记者端纳评孙中山:他是个傻瓜 比疯子还疯 不讲实际 缺乏常识

  
作者:锦瑟华年 在 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1912年的下半年,在宋教仁积极筹备组党、组织竞选时,孙中山则正醉心于他的铁路计划。早在8月26日,孙中山在与同盟会籍参议员汤漪谈话中即表示:“袁总统才大,予极盼其为总统十年,必可练兵数百万,其时予所为之铁路20万里亦成,收入可决每年八万万,庶可与各国相见。至铁路借款,须向欧美大银行直接议借,不必由在京银行团经手,袁总统意欲中美联盟,予不谓然。至首者地点,宁、鄂两处最好。无已,则宜在开封,容当与袁力商”云云。

  
在京期间,孙中山曾与袁世凯密谈多次,其中有一次即提及此事:“国家建设首在交通,兄弟打算在十年内造筑铁路廿万里,望君能练成百万精兵。如此,中国可达到富强境地了。”对于孙中山的倡议,袁世凯的回答是耐人寻味的,他微笑着说:“办铁路,我知先生是有把握的,若练成精兵百万,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袁世凯以练兵为出身,其中甘苦想必是身同感受的。

  
孙中山对铁路的兴趣与计划绝非一时的心血来潮,这一次他是来真的。9月6日,孙中山前往张家口视察了由中国工程师詹天佑主持设计修建的京张铁路并顺道游览了长城,3日后,孙接受了袁世凯的任命,负责督办全国铁路。

  
受命后,孙中山首先规划了三大铁路干线,其一由广州经广西、云南、四川进入西藏,绕到天山之南;其二由上海经江苏、安徽、河南、陕西、甘肃、新疆到伊犁;其三由秦皇岛绕辽东折入蒙古,直穿外蒙到达乌梁海。按孙中山的估计,在之后的10年内修建这20万里的铁路,大概需要60亿元资本。

  
革命因“保路运动”而起,而保路又因盛宣怀的铁路大借款引发,在经济民族主义依旧盛行、各方人士提及借债即谈虎色变的情况下,孙中山提出修建铁路乃民国当务之急、举借外债更不应因噎废食,这无疑需要极大的勇气。在孙中山看来,借洋债“有万利而无一害,中国今日非五万万不能建设裕如”,但前提是,借外债必须“一不失主权,二不用抵押,三利息甚轻”。

  
孙中山的想法固然是很好很善良的,但天上不会掉馅饼,世界上的好事也不可能让一个人占了去。1912年7月4日,《纽约先驱报》记者端纳(澳大利亚人,后担任张学良的政治顾问并在“西安事变”中充当重要的斡旋人)在写给莫理循的一封信中即对孙中山的规划颇具微词。大概在6月底7月初的某天,端纳在上海拜访了孙中山,谈话中,孙向他提起自己的铁路计划,但又声明暂时还不能公布。孙中山的话不说则罢,一说反而吊起了端纳的胃口,于是他软磨硬泡了好一阵子,孙中山这才走进内室拿出一张6英尺见方的大地图,并铺在地上向他详细介绍。

  
孙中山拿出的是一张包括西藏、蒙古和中国西部最边远地区的地图,但在端纳的信中,当时的情形却是这样描述的:“……从这张地图完全可以看出,说明孙不仅是个疯子,而且比疯子还要疯。他丝毫不讲实际,缺乏普通常识,而且对他自己目前所倡议的事业缺乏最基本的概念。”

  
作为这次访问的见证人,端纳说孙中山“手持毛笔和一块墨,不时随心所欲的在各省和各属地的位置上画满了许多线路。他用双线表示沿着海岸线从上海到广州的铁路干线,又从那里穿越崇山峻岭通往拉萨,再向西绕来绕去伸到西部边界进入新疆,再穿出去到达蒙古。他的另一条干线是从上海经四川再到拉萨。他还有一条线路是从戈壁沙漠的边缘进入蒙古。其他几条线路是通向北方、西北和东北的,各省都有很多支线”。

  
在端纳看来,“孙所描绘的这幅地图只不过是一幅怪诞的中国之谜。孙坐在地板上向我解释他的大事业。看着他坐在那里,使我想到他这幅样子比什么都更能说明这位中华民国首任总统的不称职了。——他发疯了,为什么?并不是因为他画了这幅地图,因为只要有钱和充分的时间,他划的每一条铁路和更多的铁路都可以建成,而是因为孙突然冒失的认为,由于他划出了这些条铁路线,外国的资本家就会给他足够的钱把这些铁路在五年到十年的时间里全部建成!”

  
端纳说,当时孙中山问他:“您认为外国资本家会给这笔钱吗?”他反问道:“条件是什么?”“啊”,孙说,“如果我们给他们以筑路权和由他们经营铁路40年的权利,40年期满后将铁路完整无偿的交还给中国。”端纳告诉他,除非有一个稳固的政府,否则在一个人口最多的省份修建一条最实用、最有利可图的铁路,也没有希望得到一文钱的外国投资。但让端纳大跌眼镜的是,孙中山回答说,“政府稳定与否有什么关系,只要各省同意!”

  
端纳简直被气疯了,他在信中恨恨的对莫理循说,“即使吉尔伯特和沙利文的喜剧(吉尔伯特是英国剧作家,善于写讽刺时弊的打油诗,以与作曲家沙利文合写喜歌剧而闻名)中也从没有比这样更可笑的角色……我真想花100美元请人给孙画张像,他坐在地板上,旁边摊着一张地图,幻想着10年后中国布满铁路线。从(越南的)老街到(中国)云南省的小铁路就花了800万英镑。老天爷!一条从云南到拉萨的铁路要花多少钱呢?这条铁路究竟有什么用?除非要举办到世界屋脊去的夏季旅游,或者供有些人逃跑之用。”

  
端纳把这幅地图说成是“孙逸仙之梦”,他断言,孙中山是成不了事的,而且他对这点早就知道——可那时他已经被尊奉为大总统了。他记得议和时期有一次孙中山曾夸口说他要亲自领兵到北京去,但端纳问他财政问题如何解决时,孙中山“嗯”了一声,然后一边用拿破仑式的姿势挥舞着手臂,一边盯着端纳表示他才不去考虑那些肮脏的钱,他说:“财政是我最后才考虑的问题!”端纳简直被气疯了,他认为此人不可能担任任何需要常识的工作,更不要说担任需要政治家度量的工作了。

  
说了那么多气话之后,端纳不得不在信中对莫理循说:“请您原谅我的愤怒情绪。因为我一想起这个狂人认为他可以在这个愚昧的国家里鼓吹排外主义、社会主义和十几种其它的什么主义,并且认为只要他孙逸仙一挥手,全世界的资本家都会打开钱包,把金币抛洒在中国的焦土之上。一想到这些我就怒火中烧。”最后,端纳下了个结论,“他是个傻瓜”。

  


  
孙中山提出给予外国资本家以筑路权及40年的经营权,这在当时无疑是一种石破天惊的言论,而且比盛宣怀的“大借款”条款恐怕要遭到十倍的攻击。或许,孙中山真的在这个问题上闹了笑话,但这并不是问题的全部,因为最关键的问题实际上在于,孙中山的身边缺乏足够多的专业幕僚,正因为他身边的人才储备过于薄弱,所以无法具备像袁世凯那样掌控局势的能力,而自古以来成大事者,非充分聚集人才所不能为也。

  


  
1921年后,孙中山在《建国方略》中提出了一个更宏伟的蓝图:10年内给中国修建10万英里(约16万公里)铁路,100万英里(约160万公里)公路。但直到1949年,全中国的铁路加起来也不过2万公里,而到目前为止(2011年底),全中国铁路营业里程大概在8万公里左右,公路通车里程在360万公里以上。看来,经过近100年的努力,孙中山的公路计划已经实现,但铁路则勉强过半(似无此必要)。就事实而言,孙中山终其一生也没有修建过一公里铁路,也没有修建一公里公路。

  


  


  


  
鲍罗廷评价孙文

  
他非常落伍,对政治事务的判断力也极差!他经常像市井闲人一样以简单的方式来进行判断。他认为自己是英雄,其他人是群氓,虽然他至多也只是一个开明的小太守。

  


  

 回复[17]: 他和我观点有点儿像 老唤 (2013-07-19 10:39:28)  
 
  

  
イェール大元学長が中国の大学を批評、「人類史上最大のお笑い草」―米華字メディア

  
Record China 7月16日(火)23時0分配信

  
イェール大元学長が中国の大学を批評、「人類史上最大のお笑い草」―米華字メディア

  
14日、米イェール大学の元学長が同大学の学報に「人類史上最大のお笑い草だ」と中国の大学を批評する記事を寄稿した。資料写真。

  
2013年7月14日、米華字メディア·多維新聞によると、米イェール大学のベンノ·C·シュミット·ジュニア元学長が同大学の学報に中国の大学を批評する記事を寄稿した。これをきっかけに米国の教育界において中国の大学に関する議論を呼んでいる。

  
シュミット元学長は「講義や教員、学生、校舎が多いだけ」とし、中国政府とその下部機関によるランキングや「世界トップ100大学」のようなものばかりが評価の尺度になっていることについては「経済的な成功を教育的な成功と勘違いしている」と指摘。中国人がそうしたランキングにプライドを感じてさえいることを「これは人類史上最大のお笑い草だ」と痛烈に批判した。

  
また、中国の大学における試験でのカンニングや論文の盗作、データの改ざんなど学術界の不正に関しては、「政権が腐敗すると、政府機関や社会機関もショッキングな腐敗や不正を起こすものだということを私たちはこれまでの経験から知っている」とした。

  
さらに「現代中国の教育者は尊敬に値しない。特に一部の知名度の高い教授だ」と指摘。中国の大学には本当の意味での学術的な自由はないとし、「政治に寄り添い、一部の人間の利益に迎合することは、大学における知と真理の探求を阻害する」と中国の大学を厳しく批判した。(翻訳·編集/岡田)

  

 回复[18]: 自業自得 老唤 (2013-07-19 10:38:39)  
 
  http://www.xinhua.jp/socioeconomy/photonews/338979/

  
使い捨て食器、安全性に疑問の声 “割り箸”の抜き取り検査は全て不合格―中国

  
2013年03月26日

  


  
【新華社南寧】 

  
中国でこのところ、割りばしや皿など、使い捨て食器の衛生面や安全性に対する疑問の声が高まっている。

  
箸殺菌消毒機はただの乾燥機で、全く消毒効果がない。また割り箸のほとんどが衛生的ではないと言われる現在、信頼できる箸は果たしてあるのか。広西チワン族自治区南寧市がこのほど殺菌消毒機で消毒をした箸10膳に対する抜き取り検査を実施した結果、全てが「不合格」だったことが分かった。

  
またインターネット上では、レストランで提供されたきれいに包装された割り箸を湯に浸したところ、鼻を突く刺激臭がして、湯が黄色くなったとの書き込みが話題を集めた。

  
広西大学環境学院の莫創栄博士は「使い捨て食器をよく使うことは良好ではない消費概念を浮き彫りにするもので、箸を白くするために漂白剤を使う現象が一般的で、国民の健康に大きな影響を与えている」と指摘した。

  
広西チワン族自治区疾病予防制御センター食品安全リスク監視測定評価所の陳興楽医師によると、政府と企業が経済上の利益だけを追求した結果、無秩序な生産が深刻で、国民の健康にも大きな脅威をもたらしている。

  
中国の割り箸の年間生産高は約800億膳で、樹齢20年の木2000万本が犠牲になっている計算だ。これが深刻な環境汚染と資源の浪費を招いている。また、生産·使用が禁止されて14年になる発泡プラスチック製の食器も復活する可能性がある。

  
陳医師によると、使い捨てのプラスチック製品が幅広く使われることは、人の健康に良くない化学成分をもたらし、使用後にも適切に処理されずに捨てられることが一般的だ。これまでに整ったごみ分類処理システムがなく、処理技術も遅れ、国民の環境保護意識が薄いため、使い捨て食器の氾濫は国民の健康に隠れたリスクをもたらし、環境にも悪い影響を与える恐れがある。

  
(翻訳 孫義/編集翻訳 恩田有紀)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歌颂共产党专集
    从【记念刘和珍君】看鲁迅眼中的中国人 
    我为什么这么说 
    关于【傻屄】的问题 
    智商与智商开发续 
    智商与智商开发 
    日本官僚是傻屄呢,还是毛泽东的狗? 
    我國當代悲劇的根源 
     谁当头儿都一球样! 
     中国人有想像力吗? 
     [装B] 
    论论[算命]吧 
    堅決支持黨中央的方針政策! 
    希特勒和毛泽东 
    论论中国足球 
    论中国造露易威登和中国造马克思主义 
    热烈庆祝全国粪清代表大会隆重开幕!!! 
    “论”「华人周报」的「每周一论」 
    新狂人日记之一 狗日(转贴) 
    我是这么想的 
    我爷爷那孙子 8,9, 
    年终总结 
    建议伟大领袖胡主席 
    怀念我的励济芳老师 
    狗改不了吃屎! 
    自我批评 
    我是流氓我怕谁? 
    啊!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