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歌颂共产党专集
字体∶
新狂人日记之一 狗日(转贴)

老唤 (发表日期:2008-04-20 05:00:42 阅读人次:4900 回复数:42)

  新狂人日记 (转贴)

  
老迅

  
猴年 马月 狗日

  
一觉醒来,精神十分清爽。遵照医嘱,吃了两片安定。拉开拉门,走上阳台,恍如登上天安门城楼,习惯性地油然而生振臂高呼的欲望。

  
「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我振臂高呼了。

  
没有回声。四周一片寂静,路灯把一切弄得分外朦胧。我猜想邻居们仍在悄悄地性交。

  
「谁反对北京奥运就打倒谁!」我接着振臂高呼……

  
「打倒法国帝国主义!」

  
「打倒英国帝国主义!」

  
「打倒印度帝国主义!」

  
「打倒西藏的地富反坏右!」

  
「打倒青海的地富反坏右!」

  
「打倒宁夏的地富反坏右!」

  
「打倒甘肃的地富反坏右!」

  
「打倒新疆的地富反坏右!」

  
「打倒云南的地富反坏右!」

  
「打倒内蒙的……」

  
「打倒广西……!」

  
对面的一扇窗户亮了……

  
我赶紧一鼓作气:

  
「打倒一切害人虫!」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

  
一扇又一扇窗户亮了……

  
我估计邻居们已经陆续到达了高潮,就按照习惯喊道:

  
「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伟大导师、伟大舵手、伟大统帅、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之后回到屋里,拉上拉门,关了灯。药劲儿正好上来,我钻进了还没凉透的被窝儿,接着睡我的觉……

  





Page: 2 | 1 |

 回复[31]: 表演真的这么性感? 秋止符 (2008-04-21 00:55:49)  
 
  不知道创作《二泉映月〉的阿炳会不会这样问?

 回复[32]: 反正他又看不见.黑黑. 我是局长 (2008-04-21 00:59:10)  
 
  就算全裸,对他也没有任何意义.

 回复[33]: 局长今夜无眠? 秋止符 (2008-04-21 01:25:28)  
 
  阿炳真的无眼睇!话知你性感到死!

  

 回复[34]: 评弹爱好者请进 陈某 (2008-04-21 08:39:33)  
 
  中国评弹网

  
http://www.pingtan.com.cn/

  
上海评弹网

  
http://www.sh-pingtan.com/

  
苏州评弹选集

  
http://music.jschina.com.cn/music/suzhoupingdanxuanji_4705.html

  
苏州评弹专辑

  
http://www.8easy.com/geshou/1572.htm

 回复[35]:  吴卫建 (2008-04-21 21:24:03)  
 
  〉我喜欢「弹词」,始于《蝶恋花》。不知道那位歌手现在还健在否?可谓「一代天骄」!

  
此为余红仙,今安在也。

  
转贴:《蝶恋花》唱响大江南北 余红仙:金嗓子唱不倒

  
评弹早就风靡苏浙沪,但走向全国却是后来的事。

  
一曲唱响大江南北的弹词《蝶恋花》,让世人领略了吴侬软语的迷人魅力。而最早演唱这首作品的,是被誉为评弹界“金嗓子”的弹词表演艺术家余红仙。

  
前不久,余红仙从艺55周年专场演出将在兰心大戏院举办。专场展现了艺术家的精品佳作,如她演唱过的《咏梅》《拜月》,以及长篇弹词《双珠凤》《夺印》的精彩片断,当然也少不了被她唱红的弹词开篇《蝶恋花·答李淑一》。

  
后天,姜昆等全国曲艺名家将齐聚申城,举行余红仙表演艺术研讨会,总结她半个多世纪来的书坛生涯和艺术成就。

  
小时候原想学沪剧

  
余红仙生在上海,小时候常随父母到天蟾观看麒麟童、盖叫天等的演出,还常从电台收听越剧、沪剧、滑稽戏等节目。由于她天生有副好嗓子,十来岁就开始学演学唱。她有位邻居是沪剧名家石筱英的妹妹,余红仙很想跟石筱英学沪剧,石筱英也看中了她。但由于家庭经济拮据,父亲建议她学评弹,因为说书不需要多少行头。就这样,12岁的余红仙在1952年拜了评弹老艺人醉霓裳为师。

  
当时,先生试她嗓子,余红仙唱的就是沪剧《碧落黄泉》中的“志超读信”。嗓子明亮的她把沪剧唱得有板有眼,但评弹能不能唱好呢?先生先以蒋调《战长沙》为她开蒙。余红仙学得认真,唱得也动听,老师这才正式收下了她。年过半百的醉霓裳擅长说唱弹词《双珠凤》。勤奋好学的余红仙不久就与老师、师姐拼档演唱《双珠凤》了。那年,她才14岁。两年后,余红仙与王再香拼档弹唱《双珠凤》《贩马记》,受益良多;之后还与李伯康合作弹唱了《杨乃武与小白菜》等,书艺得到了长足进步。

  
周总理关心《蝶恋花》

  
余红仙唱《蝶恋花》是在1958年。当时她所在的红旗评弹队商量如何用弹词曲调来谱唱毛主席诗词,赵开生执笔谱写了《蝶恋花·答李淑一》,由她在西藏书场作为正书前的开篇试唱。新作融化了蒋调、丽调、俞调、薛调等多种流派唱腔的旋律,很有新意。虽不太成熟,但听众非常欢迎。1960年夏季集训后,他们在周云瑞、徐丽仙、张鉴国等前辈帮助下,对《蝶恋花》修改加工,使演唱更富激情。

  
当时正逢中央领导在上海开会,余红仙去锦江小礼堂演唱了《蝶恋花》,陈云听后非常赞赏,刘少奇也在演出后与她亲切握手;周总理更是多次听她演唱《蝶恋花》,并称赞曲子谱得好,唱得不错,还鼓励她多谱唱毛主席诗词。有一次,总理听她演唱的《十六字令三首》,很高兴,并提出配乐单调要再加工的要求。1961年1月22日,经过音乐家黄贻钧、司徒汉等人的精心编配,弹词《蝶恋花》被搬上了交响合唱舞台,在上海交响乐团的伴奏下,在上海合唱团数百人的伴唱下,由余红仙独唱,《蝶恋花》就此享誉全国。

  
“金嗓子”书坛露头角

  
1960年12月,余红仙参加了上海人民评弹团,这成了她艺术发展道路上的重要转折点。人民评弹团名家云集,余红仙如鱼得水,先是与陈希安拼档《党的女儿》,继而与徐丽仙合作《双珠凤》,接着又与蒋月泉拼档现代长篇《夺印》,还参加了《人强马壮》《红梅赞》《晴雯》《点秋香》等多部中篇评弹的演出。在名家指点下,她的演唱艺术日趋成熟。如《夺印·夜访》一回,开始她唱来高亢有余、神韵不足,蒋月泉提醒她不要因天赋好而尽向高音区发挥,一席话使她茅塞顿开,懂得了正确处理演唱与书情、人物间关系的重要。丽调创始人徐丽仙则教她如何谱曲,如何铺排曲词,如何将各种戏曲曲艺提炼并溶化成评弹。此外,余红仙还向朱雪琴学过琴词和《珍珠塔》折子,向郭彬卿学过琵琶。

  
长期的磨砺,“金嗓子”崭露头角。余红仙的弹唱既有蒋调的雍容醇厚,又有丽调的委婉柔美;既有琴调的欢快跳跃,又有俞调的一波三折,且熔铸成自己独有的刚柔相济、热情奔放的艺术风格。

  
《描金凤》劫后获好评

  
粉碎“四人帮”后,评弹重新迎来了春天。劫后的余红仙参加了中篇评弹《丹心谱》《开慧颂》《冤案》等的演出。她再唱的《蝶恋花》被摄入影片《春天》,进一步扩大了评弹的影响。她与杨振言拼档弹唱的长篇弹词《描金凤》,受到了海内外听众的广泛好评。《描金凤》是评弹传统书目,与《大红袍》(又名《玉夔龙》)并称为“龙凤书”。这部书反映的社会面广,上至皇帝宰相,下至书生乞丐,揭露官场黑暗、世态炎凉十分深刻;书情也很曲折,富于传奇色彩。杨振言很早就与其父拼档演唱《描金凤》,驰誉书坛。余红仙与他拼档,上下手配合默契,挥洒自如。在“大闹德贤堂”、“换监救兄”、“劫法场”等回目中,余红仙所起王夫人、徐惠兰、禁班阿二等角色都十分精彩。1978年,陈云在杭州听余红仙与杨振言演唱的《描金凤》,也很赞赏。这一时期,陈云还聆听了她与陆蓓蓓所唱现代短篇《雪鹰》,多次接见时谆谆嘱咐,评弹要就青年,要支持新作品,坚持出人出书走正路,给了余红仙深刻教育和巨大鼓舞。

  
《双珠凤》成就女双档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杨振言退休了。那时余红仙如另外找个上手,既省力,又卖座,然而她却选择了另一条艰难的路。她认为《双珠凤》这部书,历代老艺人都花过不少心血,但目前说的人已很少,如不及时继承,就有失传湮没的可能。另外,翻做上手不仅对自己是很好的锻炼,同时也可以带出一个下手来。于是她决定边整理边演出这部出科书。余红仙听录音,找资料,请教老前辈,吸收各派之长,在砍掉原来一些低俗情节的同时,结合女双档的特长,有意增加了一些抒情唱段,并在唱腔上力求出新,有的地方把朱雪琴的琴调与王再香、王月香的唱腔熔于一炉,有的地方则把蒋调与陈调巧妙嫁接,如淋漓酣畅的数十个“为千金”迭句连唱,脍炙人口。这使得“送花楼会”等重要回目加工后成了精品。她与青年演员沈世华演唱的《双珠凤》,不但得到了广大听众的普遍赞赏,还成就了一对难得的评弹女双档。

  
全身心培养接班人

  
余红仙人到中年,越来越觉得评弹急需年轻人来接班。1979年,卢娜成了她的第一位学生。有一次她的个人演唱会,还让卢娜压台,自己唱中轴,大家都很感动。她说:“我捧学生,是为了评弹事业啊!”1989年,她又收常州潘瑛为徒,接着在1992年又收了周红。

  
余红仙择徒严格是出了名的,她收王惠凤整整考验了两年。王惠凤曾受徐丽仙指点,演唱《真情假意》《望金门》还得过奖。1993年,余红仙提议周红、王惠凤拼双档,由她教《双珠凤》。王惠凤崇拜余红仙的艺术,所以对老师说:“您考验我,认为合格了,就收我。”余红仙让这对女青年在自己家里跟着学,从听录音起步,然后一丝不苟为她们讲解、排书、教唱篇,还让两人轮流担任上手与下手。当时,家在苏州的周红吃住在老师家,周红要交伙食费,她硬是分文不收。就这样,这对全新的女双档不但把书“吃”了下来,还演到哪里,红到哪里。

  
养生之道就在“放松”

  
1997年,余红仙当选为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并出任上海评弹团艺术指导。在为评弹今天和未来倾注精力的同时,年逾花甲的余红仙也讲起了养生之道。余红仙笑道,她以前是个工作狂,由于长时间超负荷工作,严重影响了她的健康。1992年,余红仙在北京开会时突然头晕,舌头变硬,手发抖,血压升高。经医院CT检查为脑梗。经过几个月的住院治疗和在家休养,病情才好转。这一次的疾病经历教育了她,要尊重自然规律和人生规律。于是近10余年来,她主动给自己“放松”,减轻了工作量,并遵照医嘱,坚持服药,保持良好心态,控制饮食,适当参加锻炼,高血压得到了有效控制。

  
回忆起这场病,余红仙感慨道:“人生有两个轮子,一个轮子是工作,一个轮子是养生,只有两个轮子一起转,车才跑得快。只转一个轮子,跑不远就会停歇。我之所以患重病,就是忽视了养生,忽视了保健。”她提醒人们,平时要多看些健康方面的文章,多懂得些保健知识,才能提高生活质量。

  

 回复[36]: 吴卫建这条新闻看到没有 陈某 (2008-04-21 22:13:38)  
 
  数千群众自发送别一代滑稽戏大师周柏春

  


  
新华网上海频道3月26日消息:昨天晚上7点50分,一代滑稽大师周柏春先生那颗86岁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在华山医院的病房里,到处是悲痛欲绝的哭声,这位滑稽大师生前给人们带来了无数欢声笑语,因为这笑声太刻骨铭心,所以他的离去,才让人如此不舍。

  
疾病:

  
肺功能衰竭带走大师

  
柏春先生已经病了很久,半年来,他一直静静地躺在华山医院的病床上,时而清醒,时而陷入昏迷。柏春先生的儿媳妇王女士告诉记者,柏春先生晚年饱受严重心血管疾病的折磨,他去年9月曾经脑梗,行动失去自由,后来又发展为肺功能衰竭,连说话都变得吃力了,而先生又是一个爱说爱笑的人,所以疾病给他带来的痛苦是不言而喻的。

  
王汝刚最后一次见柏春先生是在今年春节期间,他和家人走进病房的时候,柏春先生已经陷入了昏迷。他看到眼前的这位原本就消瘦的老人,愈发的瘦了,脸上失去了血色,他昏睡的样子似乎进入了一个茫然的境地。王汝刚不忍心打扰老人,他放下营养品后匆匆离去。没想到几天后,王汝刚突然接到柏春先生女儿的电话,说爸爸醒了,要和他说话。电话那头传来了柏春先生微弱的声音,他一再对王汝刚的探望表示感谢。柏春先生曾有一个学鸡叫的绝活,可是此刻听到的却是先生如此微弱的声音,王汝刚的心都要碎了。

  
遗憾:

  
滑稽戏全国申遗未成功

  
当年,柏春先生和哥哥姚慕双以及其他一批上海滑稽戏泰斗,开创了滑稽戏的最全的局面,可是到了晚年,他却目睹了滑稽戏面临的种种困境,这让他非常着急。柏春先生素有“冷面滑稽”之称,他最拿手的就是表演那种“哭不出的笑”,用他自己的话说是“眼睛在哭,鼻子在笑”。可是在上海滑稽界真正算是继承了柏春先生冷面滑稽的却寥寥无几。柏春先生时常在为滑稽传承的事而忧虑,尤其当他多次因病住院之后,这件事便成了先生心里的一块石头。

  
一位柏春先生的朋友昨天告诉记者,柏春先生晚年希望上海滑稽戏走向全国,他认为这份祖辈留下的遗产不能在当今人的手上丢掉。所以当滑稽戏被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正式立项后,他很高兴,但他显然更想到滑稽戏成为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滑稽戏已经向全国申报了,但直到柏春先生逝世,也暂时还没有传来立项的消息,所以应该是柏春先生的一大遗憾。”这位朋友说。

  
情谊:

  
哥哥的走对他打击很大

  
柏春先生以86岁高龄辞世,而他的哥哥,滑稽泰斗姚慕双恰巧也是在86岁离世的。姚慕双去世是在2004年的9月,这件事情对柏春先生打击非常之大,在哥哥走了很久之后,他还时常念叨过去的兄弟情谊,一个人不声不响久久地坐在那里。

  
姚慕双周柏春不仅是亲兄弟,更是60多年的滑稽戏搭档,两个人同台的戏有《宁波音乐家》、《英文翻译》、《各地堂倌》、《啥人嫁拨伊》。而“周柏春”这个艺名,正是姚慕双给起的。“哥哥的去世,给柏春先生打击很大。”王女士说,“也就从那个时候开始,老人的身体渐渐地坏了,最终发展为了脑梗。”

  
●追忆

  
姜昆:曲艺界痛失一位宗师

  
昨晚柏春先生离去的消息,迅速在全国曲艺界传开,一位地方戏剧大师能得到如此广泛的关注,本身就在说明,柏春先生一生为滑稽戏所做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记者昨晚获悉,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姜昆得悉此噩耗,在第一时间给柏春先生的家人发去慰问的短信。在短信中姜昆称,周柏春是南方独角戏的一代宗师,他的离去,是全国曲艺界的重大损失。姜昆是周柏春的好朋友,他曾翻说过周柏春的一个老段子,叫《宁波音乐家》。

  
王汝刚:周先生教诲后辈无保留

  
老上海的滑稽界有着很深的门第之见,一派与一派之间总是相互构陷,不很太平。但是从上海走过来的周柏春,却丝毫没有这点习气,这是柏春先生给王汝刚留下的深刻印象。王汝刚昨天告诉记者,柏春先生最喜欢培养青年人,他自己虽然和柏春先生分属两家滑稽剧团,但他仍得到柏春先生毫无保留的教诲。

  
柏春先生的教诲很特别。他总是先来看王汝刚的演出,但当面提意见的是少数,大多他总是通过写信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看法。这些看法可能涉及到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幽默的笑,总之都是非常细致的建议。为什么喜欢用写信的方式呢?王汝刚自己也没想明白。也许是写出来比当面说出来,能给晚辈保留一些面子,使他有充分的时间思考吧。

  
●周柏春生平

  
周柏春原名姚振民,祖籍浙江宁波,1922年生于上海。一级演员。

  
1939年与胞兄姚慕双搭档在电台演播独脚戏,开始了滑稽艺术生涯。1950年与兄共同组建蜜蜂滑稽剧团,任团长。并曾先后担任过上海市滑稽戏剧改进会主席、传统剧目整理委员会滑话分会主任委员等职。在人民艺术剧院滑稽剧团及上海曲艺剧团期间,主演过十数部大型滑稽戏,塑造出不少性格鲜明的喜剧人物形象。如《满园春色》中的先进工作者2号服务员,《出色的答案》中的马家骏,《路灯下的宝贝》中的小业主蒋阿桂等。其表演动作和语言柔软娇曲,富有弹性,铺垫从容,具有“冷面滑稽”特点。其创作演出的独脚戏获奖的有《解放千字文》、《啥人嫁拨伊》等。《学英语》由美国ABC广播公司录像后在美国播放。1985年和姚慕双去中国香港演出,颇为轰动,当地报纸誉为“大陆超级滑稽双档”。1992年获国务院颁发的文化突出贡献证书和政府特殊津贴。

  
2006年,周先生获得中国曲艺牡丹奖的终生成就奖。

  


  

 回复[37]: 狗日的 黑白子 (2008-04-21 22:55:04)  
 
  

  

 回复[38]: 俺也爱听 水双 (2008-04-21 23:21:18)  
 
  最早是听无线电的《李双双》。以后常去西藏书场听书。不用藏语,是苏白。

 回复[39]: 谢谢陈老板·吴老板 老唤 (2008-04-22 14:00:05)  
 
  去网上转了一圈儿,听了几种版本的「蝶恋花」。主席的这首顺口溜让余红仙一唱就永垂不朽了。

 回复[40]: 伊索寓言 老唤 (2008-04-22 22:25:24)  
 
  「家狗和狼」

  
一条饥饿的瘦狼在月光下四处寻食,遇到了喂养得壮实的家狗。他们相互问候后,狼说:“朋友,你怎么这般肥壮,吃了些什么好东西啊?我现在日夜为生计奔波,苦苦地煎熬着。” 狗回答说:“你若想像我这样,仅只要学着我干就行。” “真是这样,”狼急切地问,“什么话儿?” 狗回答说:“就是给主人看家,夜间防止贼进来。” “什么时候开始干呢?”狼说,“住在森林里,风吹雨打,我都受够了。为了有个暖和的屋子住,不挨饿,做什么我都不在乎。” “那好,”狗说,“跟我走吧!” 他们俩一起上路,狼突然注意到狗脖子上有一块伤疤,感到十分奇怪,不禁问狗这是怎么回事。狗说:“没什么。”狼继续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点点小事,也许是我脖子上拴铁链子的颈圈弄的。”狗轻描淡写地说。 “铁链子!”狼惊奇地说,“难道你是说,你不能自由自在随意地跑来跑去吗?” “不对,也许不能完全随我的心意,”狗说,“白天有时候主人把我拴起来。但我向你保证,在晚上我有绝对的自由;主人把自己盘子中的东西喂给我吃,佣人把残羹剩饭拿给我吃,他们都对我倍加宠爱。” “晚安!”狼说,“你去享用你的美餐吧,至于我,宁可自由自在地挨饿,而不愿套着一条链子过舒适的生活。”(译者不明)

  

 回复[41]: 是老唤原创的吧 陈某 (2008-04-22 22:55:02)  
 
  

  
莫非你头颈里也有伤疤

 回复[42]: 什么是爱国主义?爱国不需要变成主义 weilin (2020-06-24 07:28:39)  
 
  什么是爱国主义?

  
爱国主义是弱者非要扮成强者时用的伟哥。

  
因为,人类文明的走向,是为追求自由的人(它的本质,是从个性独立,到高度独立)

  
创造越来越自由的环境,最大可能的成就、发挥、体现个性,它只属于强者的选择。

  
所以,人类的天才,都是孤独的。

  
反之,便是群居动物的依赖性选择,弱者的选择,最简单、最容易、也最合算的方式,就是通过属于群体的自诩自嗨爱国主义来体现。

  
爱国主义为什么能如此广泛持久的迷惑民众?

  
因为,它不知不觉地,将爱国,与爱国主义,这两个有本质区别的概念,混为一体。

  
爱一个属于自己、保护自己的国,这是爱自己保护自己的根本权力和利益的自然行为,它不需要鼓动宣扬,不需要变成主义,也不会改变影响和左右社会的核心价值和政治生态,例如,保护了民众的人权和自由的民主宪政国家,大众的爱国是真正的保家卫国。

  
而爱国主义,则是无视国家性质,无视国家与人民的真实关系,将政府政党偷梁换柱代表“国家”,将爱国鼓吹成主义,高于一切,用来绑架全民使屈服于、牺牲于公权力高举的爱国大旗之下,它成了一种公权力控制操纵民众的方式。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歌颂共产党专集
    从【记念刘和珍君】看鲁迅眼中的中国人 
    我为什么这么说 
    关于【傻屄】的问题 
    智商与智商开发续 
    智商与智商开发 
    日本官僚是傻屄呢,还是毛泽东的狗? 
    我國當代悲劇的根源 
     谁当头儿都一球样! 
     中国人有想像力吗? 
     [装B] 
    论论[算命]吧 
    堅決支持黨中央的方針政策! 
    希特勒和毛泽东 
    论论中国足球 
    论中国造露易威登和中国造马克思主义 
    热烈庆祝全国粪清代表大会隆重开幕!!! 
    “论”「华人周报」的「每周一论」 
    新狂人日记之一 狗日(转贴) 
    我是这么想的 
    我爷爷那孙子 8,9, 
    年终总结 
    建议伟大领袖胡主席 
    怀念我的励济芳老师 
    狗改不了吃屎! 
    自我批评 
    我是流氓我怕谁? 
    啊!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