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歌颂共产党专集
字体∶
我是这么想的

老唤 (发表日期:2008-02-28 06:24:08 阅读人次:1894 回复数:8)

   我是这么想的:再过几年我就死了。我死了以后呢,用不了多久中国也就解放了。到了那个时候,历史肯定得重写。重写的话,肯定得有一章专门记叙海外中国文化的生存与发展。海外不受国内的限制,没准儿更能反映中国人的精神面貌。于是就有教授呀、研究生呀、研究员呀什么的开始搜集整理海外的资料。

  
研究日本方面的呢,肯定先从华人办的报纸开始。他们马上就会发现:哪个国家也不如日本的华人报纸种类繁多。接着又发现:虽然多,但是大同小异,除了转载就是广告,还有一些应景的文章。既没有什么有真情实感的原创,又没有有真知灼见的论文。总而言之,只能归于「时代垃圾」一类。

  
在失望之余,他们又把目光转向「东洋镜」,于是眼睛一亮。嚯!这儿好像有点儿东西……

  
首先那个陈骏就值得研究研究,是吧。他不但开辟了一块园地,而且不设什么限制,有点儿哈佛、剑桥的味道。好像他自己也能舞文弄墨,……这得大书特书。

  
接着又发现,还有个叫「我是局长」的,文章算是有真情实感,也不乏真知灼见……局长、吾丁、大卫是不是一个人?是的话,是否有统一的文风?或是多重性格?……且慢!首先他算不算中国人?还是属于白求恩那种?这点首先得弄清楚……

  
……

  
……

  
……

  
砂里淘金……终于发现:还有个叫「老唤」的!我操,差点儿忘了!不记上一笔有点儿可惜!他那个文章,我操!

  
……我就是这么想的:跟着陈骏混,弄好了,没准儿就永垂不朽了!




 回复[1]: 老唤慢点走! 陈某 (2008-02-28 08:49:52)  
 
  

  
1,要抓紧时间撰写《老唤正传》

  
2,要积极养生,争取看到解放的那一天!

 回复[2]: 行,有出息! 我是局长 (2008-02-28 09:01:42)  
 
  想得远啊。

  
我就不行,老想着眼门前儿这点事儿,没有远大的目光!

  
比如哪天得空儿,给谁喝酒之类的……

 回复[3]:  書記 (2008-02-28 09:23:07)  
 
  怪不得最近如此活跃,原来自知大限将到,给现世多留点箴言。墓穴和棺材定了没有?八宝山还是青山,是楠木还是橡木?遗嘱执行人是谁?

  
其实您老跟魏老差不多嘛,可人家魏老可还是干劲冲天哟。人生80,如果没有绝症,想得早了点。

 回复[4]: 唤哥!瞧瞧人家的生命力! 小林 (2008-02-28 10:03:23)  
 
  八十二岁上战场

  
老牛嫩草嚼出声

  
一床锦被爷孙睡

  
枕边呼爷又叫翁

 回复[5]: 小林好诗 陈某 (2008-02-28 10:22:26)  
 
   这是小林成为诗人以来写得最好的诗

 回复[6]: 给老唤献诗一首 小小鸟儿 (2008-02-28 12:11:50)  
 
  

  
分一根唤哥抽的烟

  
味道原来是淡淡的怨

  
纤细和粗犷

  
才能与平凡

  
麻木和清醒

  
温情与杂谈

  
历史纵然不能改变

  
现在的你

  
金不换

  


  


  

 回复[7]: 你们献诗吧。 我是局长 (2008-02-28 12:40:32)  
 
  下次我献酒。

 回复[8]: 唤哥还没起? 我是局长 (2008-02-28 14:03:01)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歌颂共产党专集
    从【记念刘和珍君】看鲁迅眼中的中国人 
    我为什么这么说 
    关于【傻屄】的问题 
    智商与智商开发续 
    智商与智商开发 
    日本官僚是傻屄呢,还是毛泽东的狗? 
    我國當代悲劇的根源 
     谁当头儿都一球样! 
     中国人有想像力吗? 
     [装B] 
    论论[算命]吧 
    堅決支持黨中央的方針政策! 
    希特勒和毛泽东 
    论论中国足球 
    论中国造露易威登和中国造马克思主义 
    热烈庆祝全国粪清代表大会隆重开幕!!! 
    “论”「华人周报」的「每周一论」 
    新狂人日记之一 狗日(转贴) 
    我是这么想的 
    我爷爷那孙子 8,9, 
    年终总结 
    建议伟大领袖胡主席 
    怀念我的励济芳老师 
    狗改不了吃屎! 
    自我批评 
    我是流氓我怕谁? 
    啊!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